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黄天已死

    一个虬髯大汉策马来到阵前,“谁叫我,你是……”

  我在马上行了个礼,“裴兄,借一步说话。”然后我调转马头对着周仓大喝,“带队退后三百步。”

  看到他们都退下去了,我立刻回身对裴元绍低声发问:“地公将军和人公将军是否已遭不策。”

  “啊,你是那个小道士……是,我刚收到消息,地公将军已战死广宗,我们阵亡和投水自尽者达八万人,八万人啊,人公将军也被围在了曲阳,去救恐怕已经来不及了,所以我想攻打长沙,希望他们分兵过来,希望能解曲阳之急。”

  “裴大哥,天公将军的话你可忘了?他们还在冀州苦苦支持,就是为了南下的几十万黄巾义士,你这区区五千人前来,皇甫嵩和朱儁谁也不会来,荆州现在也有近十万士兵,他们过来干吗?你来这里我就是让你打下长沙,反让你在官军前留下踪迹,现在,就算你打下长沙又有何意义,你啊,天公将军真是白白牺牲了。”

  裴元绍忽然开始有点手足无措,“那我该如何是好?”

  “我听说你来就知道大事不好。”我回头指了指素旗白旌,“没想到果真如此。”

  我惊奇的发现我居然一直没有骗人的感觉,我说的如此自然,好像我就是张角在交待后事。

  “唯今之计,我们马上打一架,必须打,然后你假装败退走,否则我也会受牵连,还有你现在安身的地方安全吗?粮草可还支持得上?我让人带来了一些粮草,不能带多,免遭人怀疑,我会让他们把粮草丢下,然后你们过一会到这个地方来取。不够,我会再想办法,你找个信得过的兄弟来长沙找我,我是现在的长沙太守,找我比较简单。”

  “兄弟高义,我裴元绍感激不尽,不瞒兄弟,我们在山里也快支持不住了,过冬的寒衣也没有,山上也风大,已经有兄弟冻死了,你能不能帮个忙。”

  我略一思索,一个大胆的念头在我脑海里产生:“我们先打一架你撤退后,我会以防黄巾攻城之名在城内开始募兵,你每天都让一些士兵过来参军,我自会向襄阳荆州牧讨要寒衣。”

  “我们当官军?这行吗?”

  “放心,我以性命担保你们的安全,否则你叫我怎么筹集这些寒衣,只有这个办法,明年开春,你们再想起事,我也不想管你们了,只是到时给我留条活路就行了,我对天公将军也算尽心了。”

  “好吧,看刀!”

  “喂,你打得也太快了吧。”

  我们还是装摸作样打了几个照面,裴元绍还和擦面而过时对我说了一句:“我想不败退恐怕都难。”确实,裴大哥也算一条壮汉,可他的大刀被我一顿乱砸砸得刀都快脱手了,接着,下个照面时他又说了“兄弟,你能不能留点面子给我,你,我后面可有好几千兄弟。”

  再下个照面时换我说了:“下一刀你砍我左肋。”

  …………

  我们俩就这样打了八十个回合,我想差不多了,就在这个照面说:“咱们得快点打完了,兄弟们都冻得差不多了……”

  “知道了。”我还没说完怎么打呢,他知道什么,可是两马又错开了。没办法,拉回来再和他说吧,两马再次错蹬时:“裴……”我还没说出口,就听他大喊,“好小子,你厉害,下次再和你打。”说这骑马继续跑下去,不再拨转马头了,可是没跑出一百步,他还是跑回来了,再次错蹬时和我说了一句:“不好意思,逃错方向了。”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忍住没笑掉到地上的,看着黄巾军都撤走了,我才打马回到阵前,嘱咐大家都回去,还嘱咐周仓把带来准备追击时吃的干粮全部扔下赶紧回城。

  回城后,我先到了黄忠师父的家,想把兵器还掉。这个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为好的人笑着出来了,笑声无比诡异。

  “打完了?你真是神将啊,没有损折一人,没有杀敌一人,就赢了,战争要是都是如此,我想我肯定会迷恋上打仗的。”

  “师父,您好像在取笑我……您去了?”

  “是啊,开始我还不太放心,怕你有失我还跟过去,防你有失时,我可以助你一箭,可似乎一切都在你掌控之下,我很感兴趣,好像你们很熟。”

  “师父……”我有些紧张。

  “没关系,你做的很好,今天这仗打起来的话,长沙必不保,又不知要死多少人,你制止这一切的发生,我该怎么嘉奖你呢?”

  “师父,我是长沙太守,这不是我的职守吗?”我也立刻正经起来,只是脸上有点发热,不过师父似乎不再问下去。

  “师父,这件兵器,我用完了,还给您吧?”

  “用的感觉怎么样,我注意到你昨天选用的是锤,你可能喜欢的是抡起来砸的感觉,是吧,我猜你用这个的感觉挺好。”我点点头,确实,今天我用的是右手仍然很顺手,看来我是比较适合这种武器。

  “这个东西叫狼牙棍,不是我们中原的兵器,这是我在幽州作军官时,从来犯的异族头目手中夺得,纯银打造的,当时我得到的时候,还是闪亮闪亮的,现在已经这么久了,黑了,我留着也没用,归你了。”说着,他似乎又开始回忆自己年轻时的岁月了。

  而我,却被这个东西是纯银打造这事把好奇心抬的大增。我用自己衣服使劲擦,果真在黑色中看到了几丝银子的光芒。

  “师父,太贵重了,我不要。”我忽然有点像回到了孩子的身份,对忽然而来的奖赏有点不知所措。

  “拿去吧,用它去作战,否则,它就失去存在的价值,用真正敌人的鲜血让它再次放出银子的光彩。现在,你回去养伤吧。你一直在用右手,而我知道你是个左撇子。”他一挥手,不再听我的推辞。

  我也很快释然了,和带着它去城外一样,把它挂在带钩上,策马就回府了。

  “你觉得不会有问题吗,五千人?”我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姐姐,虽然姐姐对裴元绍撤军这一段也笑得腰都弯了,但她还是对裴元绍五千人进城表示了担忧。不过,我把事情给她分析一遍之后,尤其是我在黄巾之中的事,也告诉了她。姐姐才打消了疑惑。但是姐姐还是拽着我的胡子,又把我骂了一通,我立刻表示,以后有什么事,一定及早告诉她,不再隐瞒这么长时间了。为了分散她在我胡子上的注意力,我给了她讲了我得到的新武器。尤其是纯银这一点,姐姐也感到了兴趣,一松开了我的胡子,姐姐就想从马上把这个家伙拿下来,最后还是我来把它放到地上,姐姐还是有些力气,她居然把这件武器拎了起来,然后她还是放下了,“好沉,这么多的银子,我们靠拿俸禄哪年能拿到。”摇摇头就走了,忽然转身,加了一句,“别让周玉知道。”

  我立刻着手给襄阳向韦老师请求发给寒衣,理由就说是长沙大雪成灾,急需救济过东寒衣。我想韦老师肯定会给,但天知道他知道不知道我不想让他知道的这些事情,不过就是让他知道我想他也会理解我吧。

  几天之内,长沙就多出了五千青壮士兵,五千身经百战的黄巾军战士,这会儿看着姐姐一脸坦然的处理事务,我倒是心里有点忐忑不安了。不过对于裴元绍我决定继续让他当头,让他成为长沙守备,他和周仓这个城守很处的来,周仓还觉得他们似乎在哪见过。我想周仓小时候肯定脑袋肯定被撞过。周玉没出城,所以她不知道,否则这个大嘴巴不知会说什么。裴元绍经常来我家,周玉认为他好像看上我姐了,我说也是,有些人还太小,想吸引人也很难。引得她又去告我的状,不过这次我不怕。但是她的话还是让我担心,裴大哥倒确实是个直来直去的好汉,但他似乎是老了一点,这样姐姐太吃亏了。

  裴大哥是我们家的开心果,每天他都会来我家吃饭,他和周仓就成为我们其他三个人打击的对象,而当我们三个人在一起时,那个倒霉蛋肯定是我。我们还建议裴大哥改个名,因为他原来的名字太过招摇。他也同意了,他本来要改名裴绍元,看了我们的脸色后,就说绍元裴,我说就不能不用裴这个字吗,他同意了,他决定叫绍元培,我们皆跌倒,我说就不能不用三个字吗?他说那就叫培元,要么叫培绍也行,我实在觉得裴大哥和周仓真是一路货。最后忍无可忍之下我说你叫培刚吧?他欢天喜地地走了,姐姐对我说,我本来认为他和周仓是一路货,现在他认为我们三个人是一路货。我问为什么,姐姐说,他忘了还没吃饭就走了。周玉问我为什么起名字叫刚,我说,我们家有了仓,有了玉(盂),还差个刚(缸),现在这个家就基本上全了。她就立刻想在我的“智”上打主意要反驳我,但我很放心,我知道她想不出来。

  没想到我给老师的信中的理由变成了现实,雪下了数天也没见停的意思。我就发动长沙的几千军队清扫各处积雪,很多地方雪已厚过了我的膝盖,就快埋下我的半身了。不过我的左臂的拉伤也快好了,我想再隔几天,我就得去师父那里好好练一下了。这几天不怎么动,身上总感觉痒。

  由于一直大雪,道路不怎么通,大批寒衣这种辎重也一直没送过来,但城中没有那么冷,培刚倒也没有很着急的要寒衣的意思。他每天做的事就是到我家来吃饭,这天,邸报又送到了,我看完就立刻递给了裴元绍,因为这时他是裴元绍,绝不是培刚。

  曲阳粮尽被攻破,张宝战死,十几万黄巾将士全部被屠杀。

  五天前,就是中平元年十一月二十日,史书上会记载那一天,因为这那天平定“黄巾之乱”。

  

第二十三章 黄天已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