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 老师回来了

    我和姐姐匆忙赶到子圣家时,钟姨正紧紧的搂着可怜的小孔明,裹在厚厚褥子中孔明整个脸还是发青,一直在发抖,钟姨就这样抱着他一直在抽泣,接着姐姐也凑过去,拨下峨冠抚mo小孔明的脸,泪也从她的脸上留了下来。

  五岁的生命就这样要走到尽头了吗?我忽然觉得自己这几天,匆匆忙忙来回周旋,忽然没了意义,我的心一直就没怎么在正事上,知道孔明的病好点,时间就过得快点,加重了,就慢下来。早知道孔明就这几天的命,我根本不会和那些人多罗嗦。我会一直陪在他身边。不过我还是相信奇迹,我觉得孔明不会就这样……他会好起来的。

  子详兴冲冲进来:“子睿,张大叔说你……”他的嗓门被大家的眼神喝退。他看到孔明这个样子也吓了一跳,声音一下降了很低,“打摆子?”我点点头,“怎么会这样?”我挥手打断他的话,示意出去谈。

  “你找什么什么事?”

  “老师回来了,叫我来找你过去。”

  “这么快?”我很惊讶于老师回来的速度,我想肯定是荆州北部大雪的消息,催得他赶紧回来了。我回头看了看屋里,心一硬,还是翻身上马,“老师现在何处?”

  “草堂。”一骑绝尘而去。

  路上行人恐怕第一次看见有人如此快得在街道上纵马狂奔,都躲得远远的,幸好雪尚未停,路上行人稀少,况且雪后的襄阳分外的静谧,致使我的马蹄声成为这个城中唯一的响动,这一路无事。

  我想着早点和老师说完,就赶快回去。还没进草堂的门,我就大喊起来了:“老师,我来了!”

  “哦,是我的好徒儿吗?”先出来的是师父,后面跟着同样笑着的老师,师父看我一眼,回头对着老师就发起了脾气:“猴啊,子睿还是个孩子,你就把荆州一州交给他一个人,你看,孩子都憔悴成这样了。”我一摸脸颊果真深陷下去了,陪着已经很长的胡子,我想,我现在看上去和十七岁的人差了肯定很多。老师也没有争辩什么,只管笑着,拍拍我的肩膀,“一切都还好吗?”

  “还好。”我耸耸肩膀。

  “大水牛!过来帮我着药包。”忽然听到屋内有个中年妇人的声音,看来就是韦老师夫人我的师娘了。看着师父屁颠屁颠的跑进去,老师笑的更欢了。对我说,“你也进去帮忙吧?”我点了点头就进去了。

  老师的屋子还是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只是这次里面弥漫着浓浓的药的味道,师父正将门口堆着的一个个袋子,搬到墙边的架子上,我随手抄起一大袋时,路过那妇人身边时,那妇人还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好小伙子!定国啊,你学生和你不太一样,他蛮有力气的,和大水牛更像。”

  师父听见了,停下来回头看着老师,老师也看着他,两个人又笑起来了。韦老师夫人和襄阳这里的女子不同,倒颇有那个胡玉君的那个劲头,想着我也笑起来。我将药紧贴着师父的放下。就随着师父一趟趟地去搬药,来回之时还留意看看师娘,师娘是个很清秀的人,但身材却要比一般女子要高大一些,一身完全像农家妇人的装束恐怕无法把他和州牧夫人联系在一起,不过看看我这时的老师,也就和一过年的农民一般无二,幸亏他脸上那无以言表的自信还是使我想起,他就是我的老师,这荆州的第一长官。

  搬完东西,我们一起坐下,老师和师娘一起把头偏向内室,说到:“为何过来。”“何事过来。”

  “啊,不是您叫我过来的吗?”

  “不是,呵呵,你……”老师笑着一指内屋门口,一下子就见一七八岁男孩冲了出来,跑到师娘那里坐下,而另一个大一些约摸十一二的男孩则有些拘谨,慢慢走过来也在师娘边上坐下了。

  “一个叫韦何?一个叫何事?”我算明白过来了,不过这名字起的确实是很有意思,我虽然满腹心事但用手指着这两个小家伙还是不禁笑了出来。

  “除了这猴,谁能起出这名字?两个男孩一个随父姓一个随母姓,我不告诉你你又怎么想到?”

  “喂,在我学生前面你别老猴啊猴啊的。”

  “姐还在我徒儿前,水牛水牛地叫我,我都不在乎,你在乎个啥。”师父说到最后,口音都变了,好像在北地时我听过这种口音,对师父在北方做过将军。会说那儿的话倒不稀奇,不过敢情师父是三人中的老幺。不过,我脑子中忽然意会过来什么了,大骂自己太过迟钝。

  “师母,是个大夫?”

  师母点点头,很奇怪地说:“你才看出来吗?”说实话,在子圣家我就一直闻着药味,到这来还是这样闻着,我的脑袋是有点迟钝了。

  “她这个大夫,很厉害的。襄阳没有医生超过她。”

  “所以猴一直活到现在,还是活蹦乱跳的。这么说吧,我这老姐,可以讲基本上只要还有一口气,让她揉拨揉拨就成他那样了。”说着师父还指了老师一指,老师也只好一笑。

  “那快救救我家孔明吧?”我赶紧跪伏于地,“有劳师娘了。”

  三人中只有老师知道孔明的事,师父很惊讶:“你都有孩子了,没这么快吧?”我感觉周仓肯定去和师父学武艺了,因为师父的脑袋也开始笨成这样了。

  老师转身瞪了师父一眼,回身对我说:“什么病?”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师娘更为爽快,“在哪?”

  我赶紧出去对着门外的卫兵说:“速护送州牧夫人去忠信伯钟文杰府上。”

  回过身来:“师娘,有劳了。”

  “包在我身上。”师娘很自信。这让我一直焦躁不安的心放了下来。

  “你叫卫兵带路就带路,说什么护送啊?”师父笑着,“你不知道,按年纪,是你老师,师娘,最后才是师父我。但武艺呢,那就要完全反过来,我大概可以打十个你师娘,你别看我,我只是打个比方,我哪敢打姐,我一旦病了怎么办?再说了,我哪找十个去,而你师娘呢,可以打倒大概外面现在全部的十几个,……再加一百个你的老师。”

  我觉得再谈论这个下去老师的面子上挂不住,就打岔问老师道:“师娘的医术很好吗?”

  “我说的你忘了,你师娘的医术没话讲,全天下只有你师娘的师兄华……”师父接过了话头,不过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师父还是停了下来,看了老师一眼,决定停下来了。

  “说啊,你咋不说啊!”老师也用那种北方口音开始说了,老师云游四海,再加上他的悟性,我一直认为根本没有他不会的东西。那个姓华的人肯定和老师有过节。

  “算了,今天我们的学生都在这,你儿子也在这,我就不说了。”说实话,这时的师父和老师绝对是两个顽皮的少年般的互相看着。

  “子睿啊,我们来谈正事,韦何,带弟弟出去玩,把门给我们关上。”老师转入了正题。韦何和他的弟弟绝对是两种类型的人,韦何一直不言不语,偶尔看说话人一眼,绝大部分时候,都是静静地看着地面。而弟弟我就没见停过闹,师娘不断的就要安顿一下那个小子。如果说二人有一点相同的话,那只能是两个人都没有那种官宦子弟的傲气。很朴实的两个小孩子。

  “子睿啊,这次你的事,我都知道了,总体说来,你做的是对的,尤其是你今天早上哪一招,可谓绝了。现在的董卓肯定知道丁原和我们有瓜葛,你给那些看他们卫兵教的话很有意思,我听了都信丁原和我们有协议了。丁原的使节也真不容易,不救直接承认,救了还是会被怀疑。他们真的被你坑了,呵呵……董卓这回难了,不打颜面丢尽,打了后面有狼。本来丁原只想看热闹,让我们拼光,现在,说不定他们只好讨论怎么对付董卓,不过不要指望他们来和我们结盟分土地,他们会趁董卓一走远,就赶快拿下董卓的地盘。所以这回,董卓不来则已一来估计就是……”

  “整个鸟窝,全搬走。”我想起了那幅画。

  “对,就这个意思,这个形容不错,因为这次大雪对他们影响很大,估计他们是来定了,董卓还是相信他比我们强很多,事实也确实如此,我们比较麻烦,但好像你有了计划,什么样的计划?汉中你去抢了吧?先拿下那里我们才有一点主动权。”

  按时间算,昨天傍晚时分他们差不多就该到了,汉中地处益荆凉三州交汇的益州地界,益州暂时无州牧,只有当地官府,他们不敢拦忠勇新野伯的大旗,如果不是现在这个时候,哪个诸侯藩镇都不愿跑到这种地方成为众矢之的。我点了点头,“现在汉中的城头,应该已经飘满陈字大旗了吧?”

  “你的计划是什么?”

  “老师师父你们看。”我摊开姐姐给我的那张图,指着我给姐姐指的地方,“我们给他设个大圈套。封住他的口……”

  “这……”老师和师父面面相觑,过了一会,老师说:“会成功的,一定会的,因为这是绝对是谁都想不到的,这个圈套太绝了。”

  我还和老师和师父讨论了一些细节问题,“等各地人马一到齐,我们就走,这次老师在这里继续做您的荆州牧,师父和我一起去吧,让西凉人看看您的手段。”

  “早知道你安排的这么好,我就在长沙乡下老家继续再待一段时间再回来了,不是李真有一天忽然来找大水牛说北方降雪,大水牛感到不对劲,来找我,我怕你这里太乱,我才不想这么早回来呢,你知道为什么吗?”

  “老师想好好休息一下?老师实在太累了。”我说的是真心话。

  “我歇?哪歇的住啊,天下不乱,我就想找个地方先躲起来,让你在外边顶着,现在要乱了,我就可以出来了。本来江东基本平静,北方的黄巾残军也快被清剿干净,如果天下一切安生,何进就会来找我们,我们就得到京城被人监视着过下半辈子了。我躲出去,他也一时没处找我和继任传递印绶。这次时出,我可以不用有这担心,和进巴不得我们打的两败俱伤,不过你安排的这么好,我到真是可以先好好歇歇的。”这段话语气很平淡,但我的身上却感觉冷冷的,确实,我就一直没有受到子圣子涉二人的消息,他们甚至都没托人来带个话,估计已经被何进监视住了吧,不过,以此二人目前地位加之他们加他们老丈人的关系,他们性命当无忧,这些烦心事很令我头疼。但是当我忽然想到孔明的性命得保时,我又觉得这一切没什么值得去想的。可我接着忽然又想到子圣子涉这两个家伙这时说不定正愁着春xiao苦短呢,让我想想就甚觉不爽。

  “哦,小孔明得什么病?”老师忽然想起来了刚才被他夫人打断的问话。

  “小孔明打摆子了。”

  “哦。”两个人同时作知道的应了一声,接着两个人又统一的用同样的话说:“按说,这时他已经好了。”

  “是打摆子啊?而且他才五岁。”打摆子在我们这里一旦发作,基本上就没什么可救的了,只能听天由命。现在才过一个时辰,不会这么简单吧。我疑惑得看着眼前的两位。

  “哎,没问题。”两个人都不容置疑的挥了挥手,这让我彻底放心了。不过师父还是如周仓般地加了一句:“你姐姐的孩子这么大了?”

  这回是我和老师一起瞪了他一眼,让他又不吭气了。

  “师父一家可全来了?”我忽然想到了黄小姐。

  “他们还在长沙,不过老猴和他们说过了,说你马上会把李真周仓他们全调走,等替他们的人到了他们就和你师娘和芸儿一块过来。”

  “我有师娘?……好疼。”我知道我说错话了,但平心而论,我从来没见过,以为他和姜老头一样,我怕让师父想起难过的事才从来没问这事。

  “干吗打我学生?你也知道弟妹的性格,吃饭都在自己房内吃,如果是个生人去他家吃饭,说不定以为他就一个人过活。你师母我是说他老婆连我这个当大哥也没见过几次,见过她给你做的衣服比见过她的次数要多的多。子睿没见过他这样想不很正常吗?”老师就这样在我和师父中间斡旋。

  我明白了,师娘从来都不露面!我忽然明白黄小姐的那种脾气怎么来的了,应该说,黄小姐要勇敢多了。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不过,师父是怎么娶这位师娘的着实令人疑惑,老师倒是看出了我的好奇。“他定的娃娃亲,他还没生,就有老婆了,当时他老婆也没生。他到结婚那天,还不知道他老婆长什么样,不过现在……现在你知道了吧?不要告诉我你是根据你女儿的长相才知道的。”

  “喂,猴你这是什么意思?”师父和老师眼看就要扭打在一起,我赶忙拉架,其实不用我拉,他们很快就放开了。

  “那老师也是这样了。……好痛。”我知道我又说错了。

  “我也很疼。”老师捂着打我的手。“看你再瞎说。”

  “你师父当年骗女孩子很厉害的,你师娘她……猴,你别闹啊,不是打不过你,是因为大家兄弟。”老师在这个时候与我们几乎一般无二,即将打大仗了,他们却一点都不担心。

  “子睿,你好像还有点忧心?是说董卓吧?”

  我点点头。

  “不用担心,他肯定会上当的,因为他必须速战速决。他没有时间感觉出上当时,他就已经中圈套了。”

  “我回来了,……啊,你叫子睿吧,你们家那个小孔明没事了。”这是这天我听到得最悦耳的话语。

  “好的,老师师父,你们好好休息。我去安排一下。两天内我亲率我荆州大军赴汉中与董贼决一死战。”我第一次感到自己的信心如此的足。

  

第三十三章 老师回来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