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或跃在渊

    “你的想法真是太奇怪了。我有这么老吗?”我心里想笑,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句话。

  “你不老啊,你二十八九,她十四五,父女俩正好啊。只能说你姐姐驻颜有术了。”那倒是,我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同时姐姐的手也在上面,不过那个动作不能用摸来轻描淡写。

  “小子,打完仗给我剃掉,要不然小心将来没有人嫁给你。”不过姐姐很开心,我估计是登夸她年轻造成的。

  不过当登知道我的年岁后,惊讶之余,我感觉出了他有和我互称弟兄的想法,对这种想法,我立刻给于扑灭。因为我感觉他想占我便宜的成分据大。

  与登交待完新的事情,在地图上给他指明好如何如何,便让他回去与部众先行休息。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临阵方知此言不差。”他一走,我才放下那一脸的自信和豪情,略微有些沮丧的对姐姐说。

  “我知道。”姐姐坐在我的旁边,将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你才十七岁,这种事情对你来说太早了,我不知道老师为什么让你来。你不觉得陈梁一个人就够了吗?”我点点头。

  “啊,姐姐,你没事吧?”姐姐也是初临战阵,眼前的血肉横飞对她难道没影响?我心中经忽然生出一种愧疚,因为,时我让姐姐来帮我的。

  “没事的,我给你讲个事情吧,那是我很小的时候了,我曾经看见过杀人……那次我们碰上强盗……那时你还是个话都不会说的孩婴,哭个不停,我们躲在小山洞里,外面还有人追杀我们……我当时模模糊糊只知道不能让你出声,我就捂住你的嘴,外面的坏人终于走了,我松开了手,你却再也哭不出声了,甚至连气也没有了,我吓得哭了出来。”

  “我死了?不对啊,我还活着啊?”

  “后来我的老师和一个大夫路过,听到我的哭声,是那个大夫救活了你,不过后来,你就再也不哭了,每天就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吃饭或者要解手时,才哭一声。你不怪姐姐当时差点杀了你吧?”

  “哪能,我刚才还在怪我自己真不懂事,差点害了姐姐你也害了自己。不过那个大夫我真该认识一下,他怎么说救了我一条命,这救命之恩不能不报。”

  “那时你还小吗?大概就这么大,谁想到你后来胀出来这么大。”姐姐那手比划了一下一个大小,大概现在把那时的我放在现在的我的手里,我的两只手作的摇篮都够用。“啊,那个大夫叫华陀,当时他还很年轻,是老师的一个故人的学生,正好当时在老师那里,正好救了你。医生就是救人的,这也没什么,不过以后见了是得好好感谢一下人家,可当时我们都太小了。”

  “华佗?”我的脑子里想到了什么,但一时想不起来是什么事了。

  “嗯,是华佗,后来我们就被他们送回到了荆州老家,就这样一直到现在。怎么对你说呢,当我看到厮杀时,我脑子里就想起以前那个小山洞,开始有点担心,有点难受,后来就没什么了。当我看见你冲出去时,我心里很担心你。我就想起了那件甲,就赶快换上,不过等我换上出来,你已经往城这里走,董卓的军队也开始败退了。”

  “你换上甲能有什么用?你还能去厮杀吗?”我笑着问姐姐,脑中想的就是姐姐提着天狼在阵前的形象。

  “小东西又乱讲话,看不起我,看看姐姐教训你。”姐姐拿起旁边架上的剑,就向我刺来,我知道姐姐在和我开玩笑,因为她没有摘掉剑鞘。我则顺来势一手抓住她的剑柄。

  “松开,快松开。”姐姐对我说,见我笑着不动,“你捏疼我手了。”这一吓,我赶紧松开了。一脸歉意的看着眼前揉着手的姐姐。

  “你是大了,个子也比我高了,力气也大,也比以前壮实很多了,我还想起你六岁那年,我们……”

  “在路上遇到恶狗挡路是不是?我也记得,在战场上我还想起这件事。”

  “我看到对方大军向你冲过来的时候真想帮你把他们赶开,就像当年我拿竹竿赶走那条狗一样,不过看来你已经不需要姐姐来保护你了,你真的长大了。”

  “以后就让我来保护姐姐,让姐姐再也别被那些野狗欺负。我明白了,害怕和逃避不会是一样的。我会害怕,但我不会逃避了,为了我的姐姐。”我挺起胸膛,但怎么也无法义正词严,只能还是那种似乎开玩笑的口气。

  “希望这样就好了。说正经的,你刚才交待了斯巴达克斯……”姐姐对这个绕口点的名字还不是很叫的顺,“你还想再榨董卓一下?”

  我点点头“今日之战,你已见登族人之骁勇善战。”我指着地图上的那个我指给登的地方:“因此地过于狭小,只能埋伏个千余人马,西凉兵彪悍难敌,而用兵之法,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本我已不打算捞这便宜,但董卓倾巢而动,必携辎重紧随其身后,当他们追我军至此,截断董卓大军和辎重,利用登族人之战力一举截获此辎重,必要时我们从后面帮助截杀。”

  “哦,你终于关心其辎重物品了。”

  “那是自然,因此战我们损耗太多,老师虽同意我之计,若其亲来,必心责我不体恤百姓之苦。”我想着还笑了笑。我的计划就是一个巨大的工程。

  “姐姐,待今天之战结束,今夜你就带领城内的百姓,和伤兵并登族之人离开此地……”

  “平安风云侯谢智大人!”这时候能有什么事?打完了,不会这么快吧?这才刚到未时,想到这里,我肚子忽然感觉有点饿,确实时间拖了太长了,只是与姐姐谈话忘了时间。

  “何事?”

  “董卓大军已至斜谷口外,现正与培将军之伏兵作战。”

  “这么快!”我大惊失色。“不是应该明天才到吗?”

  “镇定!”姐姐的话让我冷静下来。

  我沉吟片刻,“姐姐,你立刻和登行动吧。”

  “你呢?”

  “我是主将,我会走,但我会最后一批走。”

  姐姐想说些什么,我想她会说小心这些话,但姐姐最后只是对我点了一下头。

  “陈鸥,速领你部兵马跟着我。政哥,此处之事和汉中之防就劳烦了。”

  “子睿保重,……你嫂子不懂我军的鼓声,劳烦看顾。”说完,他第一次给我一个这么标准的长揖之礼,我有点手足无措,马上回礼都给忘了。

  从坡下的尸体排布我知道了董袭的后队的位置,在哪里发生了较大的规模的抵抗。我们到目前的损失不是很大,只是董卓本队的到来确实太快了。

  在谷内还有一些零星的抵抗,不过,李真周玉带着绝对优势的兵力已经将那些西凉人分割开来团团围住,半个时辰之内,应该可以解决。

  我们的军队正在斜谷口外列队,后面士兵一看见我,立刻给我让路,那条路一直引我到陈梁的身边。

  “董卓来的好快啊!”陈梁一直看着前方,只凭感觉便知道了我的到来,待我靠近时对我说。

  我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前面谷的战斗。西凉人如早上般下马脱甲,在后方强弓硬弩掩护之下,强攻两边山梁,培刚带着我们所有的弓箭手,与滚木擂石相拒。血肉之躯岂能和土石相抗。

  我正思董卓为何如此不智,董卓鸣金了。

  “董卓果急躁之人,见前队困而急进,中吾伏而忙退,须臾而归,强攻我军伏兵,久攻不下,方听策士之言暂退。似此等人,子睿之计必可成也。”董卓的意外先到没有打乱陈梁的手脚,相反,让他对我的计更有信心,就是这份沉着,便让我钦佩不已。

  “不过,董贼何以进兵如此神速?”

  “细作打探回报时,子睿当时未问明对方军力配置,人马组成。只问通常情况之下即日可到,因在朝堂之上我未点破,可知,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水无常形,兵无常势,董卓自可先领骑兵大军脱离粮草辎重各种随从官员,昼夜兼程,赶到这里。”他看了看我的脸部表情,“无妨,以后注意便是。未及弱冠即上阵为帅,世所罕见,我朝至此,亦只有霍去病一人十九岁征西而已。”

  “弟受教。”

  在我们这里打退董卓军的进攻后不久,正在原地休息,商议对策时,李真周玉也回来复命,不过,李真的左胳膊好像受了伤。垂在那里不动。

  “你左臂怎么了?”李真有点懊丧的不想说,不过我不担心我会不知道这些事。

  “他呀,看见那个牛肉干就火大,一个人冲着他就追杀过去。”果不其然,我立刻就能听到整个故事的添油加醋版了“那牛肉干一见真杀过去,吓的立刻拍马即走,李真知道他箭术厉害,小心防备,等到他又翻身射箭时,被李真赶将向前挥起一枪打下马来。”李真用枪方法确实奇怪。不知他在老师那里时他手低下的老鼠都是什么死法。脑子中立刻出现鼠的饼一张,“然后他也下马,拿起枪杆就揍那个家伙,后来干脆就直接动手了,肉干连滚带爬的逃,他就在后面连踢带打地追,直到追至树林中,然后……然后你问他吧,他挥拳打肉干时,没留神左臂挥到了一棵小树上,树折了,他胳膊也……”说是叫我们问他,她还是把所有的过程告诉了我们。

  “你快回城中,找师娘帮你看一下吧。”李真点点头。

  “董卓在谷内烧起火来!”李真才走不久,随着前面谷内烟雾大起,斥侯来报,董卓想火攻山上的伏兵,不过,我想了这么多遍我的计划,倒真没想到他来这么早。

  “哎呀,我真是笨啊?董卓早来反倒是好事,我不用麻烦再想着如何拖过他一天了。他的弟弟死在我手里,他岂不暴跳如雷,非追而杀我而后快。”我忽然想到此事,整个人都轻松了。

  “不至于此,这牛脯是董卓的女婿。下次对细作打探的消息要问的仔细。”大凡和老师待的时间长了,都有学老师口气的坏毛病,陈梁兄也不能脱俗。

  “哦,那看来我是死定了。”我很认真地说一句。

  大家都笑了出来,连嫂子都明白了我的意思,也在那里笑。

  “让培刚把大家撤出来。找人去砍点柴火,帮他们一起烧,一定要把这个斜谷烧的像炉膛一样,可惜忘了作点纸钱给他的兄弟,女婿捎上。”

  看到谷内火光一片,前排的士兵承受不住热浪,纷纷向后退。培刚就像被烧着屁股一样带着一种焦头烂额的样子过来冲着我说:“好兄弟,烧这么大火干什么?”

  “玩!”我面无表情的说。“我们撤吧。”

  我拨转马头,留下目瞪口呆的培刚,不明所以的胡玉君,阖首微笑的陈梁,裂开嘴的陈鸥和面无表情的师父。

  “哦,我忘了,在谷口设一个牌子,旁边摆好他兄弟的头颅和他女婿的尸首,牌子上写,若想如此下场,请向前。……大家撤的时候,嗯……回城的时候不用了。”我不想造溃败造的过假反让人怀疑。

  撤离在傍晚时到了最后的时候,透过大敞的城门远远还可以看得见谷中的火依然没有熄灭,不过已经比开始小了很多。我看了看天,应该不会下雨。我们是在师娘那里等待这最后一批撤离者,几个伤兵,师娘和她的几个徒弟,一个伤将——李真,他要效法先人最后受治,我也觉得这样好,不过陈鸥没给他留面子,认为他是因为周玉在旁的缘故。

  我还见识了师娘的治疗手法,只能说令人惊奇,李真坐在那里,她看了看,用手指点点,摇摇头,李真还不明就里,师娘的手忽然就搭上了李真的肩,帐内所有人都人都清晰的听见骨头之间清脆的响声,李真刚想喊,不过他晃了晃胳膊,就惊喜的说,“接上去了!”

  “以后小心吧。”师娘一边收拾行装,一边对李真怪道,“你怎么这么晚才来,你的左肩得小心,以后可能很容易受伤。如果师兄在,给你肩头上拉一刀,给你把骨头上的息膜去掉就好了,现在我只能这样,你让它伤的时间太长了。”

  李真忙老实受教。不过听到拉一刀时,确实让他脸上有些惧色。

  “师娘师兄是否为华佗大夫。”忽然脑中一闪,我赶忙上前询问。

  “正是。”师娘手中没停,还嘱托了其他徒弟一些其他事情,笑着对我说,“你认识他?”

  “小子性命曾为华医士所救。”

  “这没什么,他二十岁后,就没让他手底下的病人死过。”师娘说得很轻松。师父脸上也很轻松,不过其他人脸上就有了些变化,多为惊奇。

  “可能告诉学生,华医士现在何处?我想当面道谢。”

  “不知道,他好像在南岭一带山上,他要研究一种什么‘麻沸散’,那个东西给他弄出来的话,小子。”师娘指着李真,“拉那一刀时,你就不用怕疼了。唉,你们怎么还在这里啊,走啊?”

  我和师父在队伍最后面压阵,前队是由陈梁,陈鸥带领,李真等作为伤号在队伍中间被马车拉着,周玉自告奋勇的去赶这辆马车,和李真一马车的是轻,正好让这两个人探讨胳膊脱臼的相关问题,而我那一路就没说什么话,一直在想着我的计划,师父也没有来打搅我。

  汉中南边不远就是汉水,由西边山间向东流出直流到荆州的汉口进入长江,今年春天雨水丰厚,河水水位很高。汉水上的大木桥是我们南下的必经之路。我们第一站就是先到哪里。

  我让人把所有的南边城门大开,其他城门紧闭。脑中又开始想下面的步骤。谷中的火在天黑前肯定会熄灭,等能走人还的有半个时辰,我们的行军速度与董卓军相差甚远,但有这下面的一个多时辰时间,足够我们全部渡过汉水。董卓肯定没想到,我们在他到来之前就解决掉了他的前锋部队,不过我们的损失也很大,但已是我们可以接受的胜利了。当我那么蔑视而具有挑衅的话以及自己亲弟和女婿的尸首和人头出现在谷口的董卓眼前时,他会一定会发狂的追上来,他手下的策士估计是劝不住的,就算劝住了,他们也会发现我们的逃跑也是极端的混乱的。帐篷有的带走了,有的丢下了,有的摊在了路上,各种马蹄印,车辙,足印,所有的一切,还有两边的城门到处都可以见的旗帜,他们应不会怀疑我们有诈,因为这个诈,简直是一旦识破,损失巨大。董卓脑海里的荆州军,还是平黄巾的那一帮软蛋,这次火一烧,没了屏障,就逃跑了。他兄弟们被击败全歼也是中了埋伏,而且是面对三十万大军,因为锅灶数是我们商量好的,城内营帐痕迹也是算好了数量的,姐姐一直在忙这个事,只是不知道他们来不来得及查验。我们精心准备所有的东西,我甚至觉得是不是有点过了。现在,我想的就是在董卓的辎重身上打主意补回点损失。只是本来他如果是明天早上到,我们在圈套外可以诓到他的辎重,现在,我怕他们不带着辎重去,那么他的辎重和各种随从会留在汉中!先不想怎么再打汉中吧,先把眼前的问题解决再说。蒙老师吉言,我用计设计总是过险过绝,但是希望这次能彻底骗过西凉人。

  全军经过汉水桥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了,幸好今天是晴天,又近月中。今天晚上,我是不允许打火把的。阴谋是适宜在黑暗中进行的。

  “烧了桥。”我终于下了这一个决心,直到最后一刻,我心里还在斗争,董卓会不会被这汉水所挡,不过,我还是决定烧,希望他手下有这些铺路架桥的能人。倒不是怕董卓追上来,我怕就怕他今夜追不上来,明天早上睡完一觉,回过神来感到不对劲就不好了。既怕他耳朵根软听手下策士谋臣之言,却又怕他完全不听。总之,我的一切部署,要让董卓认为我想避战,手下谋士也认为我不想打,需要一鼓作气赶快灭了我军主力,以绝后患,我要让这董卓军中的意见总是保持一致的受骗就可以了,至少让一方开始有怀疑时另一方不同时起疑心就可以了。因为我连我们自己的粮草辎重都丢了,所以我们撤得极快,简直就像是溃逃。现在董卓应该在汉中里看见那片破败萧条乱糟糟的景象了吧?老师一向说我比较乱,让我来布置一个大乱的场景真是恰到好处,现在,董卓肯定的命令是大军带上一天干粮,叫嚣与我一起杀掉那谢智小厮,也许他会用黄毛小子这个词吧,我扯过我的头发看了看,是有点变黄了。

  汉水在我们这一路上有好几条支流,一路上我们要过好几个桥,为了表示公平对待我们全烧了。

  到了最后一座桥,前面有些骚乱,我知道这是肯定的,三千匹布,没被董卓要去,全被我派人早早带过来了,铺在了桥上以及下面的十五里地上。子玉在桥头迎接我,我还要和他最后合计一下。

  “这片土地踩过了吗?”我指了指不过桥顺着河的另一条路,“差不多,今天我让两万人走了十几遍,让马车来回了几趟,都是混在一起走的,没什么问题。哦,那个斯……过来了……”

  “斯巴达克斯。”我帮他发音。

  “对,就是那个斯……什么的,你让他过来,你还要敲董卓一把?”

  “嗯,你到时看着,董卓带辎重,收口袋口时就把他辎重收在外面,如果,他没带辎重,就留他一二百人,让斯巴达克斯的人活动一下。”

  “知道了。”

  “剑阁哪个口堵上了吗?”

  “堵上了。”

  “保重!”互道珍重后。我也踏上了那条可能是最奢华的专门栈道。

  这座桥侥幸逃过我们的毒手,因为,董卓不会认为我们过去了。他派人看十五里也不会看到什么足迹的。

  在这条路上,我再一次见识到了我们士兵的可爱,或者说当年“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黄巾贼”的可爱,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都蹲下来摸了摸地上的布,然后脱了鞋小心地在上面走。只是弥漫在这月空下的味道在这吹着微风的夜里,实在让人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还好,十五里一晃而过,后面开始有人开始收那些被踩的一塌糊涂的布匹。我想那些布匹洗洗还可以作衣裳,脑子中又出现老师大骂我的场景。

  我们在离桥三十里开外的山坡边宿营,再往东就是一段极长的夹山谷,眼前东去的汉水从这谷中过,流过陈仓,如果,……如果董卓最后聪明一下,选择这条路,我们只有在陈仓和他决战了,我们从两端夹击,加之地形狭长我们倒还有胜算,可那牺牲就太大了,如果他是我们的最后一个对手就好了,因为,那我就可以不至于这样,还要考虑这么多事情。

  时间在流逝,就像眼前没有停息的汉水,原来路上就寂静无声,在这里就更加静寂,士兵全部被要求去睡觉,马匹都被拉倒休息。没有火光,没有响动,这眼前的漆黑一片就如同这里根本没有十五万人的大军。我们酉时出发,寅时到了这里,整整五个时辰,走了一百四十多里路,可让董卓的骑兵大军走只需一两个时辰。他们现在到了哪里他们是过桥呢,还是被我们骗到圈套里。这让我根本睡不着觉,我站在水边,在路上还能开些玩笑得我,现在连微笑一下都困难了很多,站在水边,夜里的寒冷让我不是就要长长的呵出一口白气。站在水边,有时候我真的想跳下去,将这一切烦心之事全部丢光。站在水边,探马的消息一直没有来,董卓是不是扎营了,是不是我的谋划太过精细,以至于弄巧成拙;站在水边,时而低头看水,时而仰望苍穹,月亮就要落下,星光成为今夜最后的闪光,卯时将至,天就要亮!站在水边,实话讲,心很慌!

  “谢智大人!”天已微亮,远处探马疾驰而来,我的心一下子跳的如要破胸一般。

  他座下之马似乎有点疲累,使我手足已觉无措的我也不得不朝他跑去。

  “董卓大军顺着河向南追过去了。”我感觉今天早晨的感觉真是非常美妙。

  “董卓老贼,在益州安度你的残年吧!”我几乎是疯狂的叫了出来“当江玮把入川之路封起来之时,你就进了你的坟墓了,如果不服气,就试试爬过那几百里蜀山吧!”

  中平二年三月十三日晨,当太阳出现在东边的河谷中时,显露出的是无比的灿烂辉煌。将整个河谷两旁的绵延百里的群山闪出一片金光。脚下一溪清冽活泼河水,带着一种少女的羞涩向东跑去,令我如此温情的手都没能丝毫挽留住她的脚步。

  那天早上卯时三刻,江子玉,周仓在董卓大军通过入川峡谷六里车厢峡后,以巨石土块填死来路。至此,算上二日前,填死的益州西北部另一要冲剑阁以北的摩天崖,至此,益州向北之交通全部被截断!

  作为整个计划的提出者的我正在河边陶醉于这山水之间,那年,我十七岁。

  

第三十九章 或跃在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