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 速战速决

    当我到客栈楼下时,让我更惊讶的是从宅里面也射出一支箭,虽然没什么力道,倒还挺准,射进客栈的窗了。

  我暗忖,这个小姐倒有几分本事,而且居然让他们找到这么奇怪的交流方式。

  已是黄昏打烊时分,店家好像没注意到一身黑色的我,我也没管他注意没注意到我就直接上楼去了,可能他也以为我是客人回房。我拉开了那屋的门,烈牙正趴在地上往纸上写着什么,看见我来立刻用身体遮住,脸涨得通红。

  “你继续,不用理我。”我知道我这样在这里站着不好,所以,我决定在他对面稍远处坐下,既免得他难为情,又让他放心我没有偷看,还能恶趣味般的观察热恋男子的脸部变化。他写好一段情书,便插在箭上射过去,然后就在窗前等待射回之箭,一有回箭,他则赶快绰箭看信,有时候,还会贼眉鼠眼地瞥我一下,估计是怕我偷看。看完信立刻又趴在那里开始写,中间还叫过店家,再拿纸来,我还叫他顺便带坛酒上来。自从身体虚弱时喝过他们的兑血的烈酒后,我也开始贪这一口黄汤了,尤其是现在好的差不多了的时候更馋。

  看来那个姑娘的芳心已被这个身材健壮,相貌秀气的鲜卑少年速战速决,攻破城防,最后的矜持早已缴械投降。而我们的破六韩烈牙似乎魂都不在身上,早去了见那屋的美娇娘。

  两人就这样箭来箭去传情直到上弦月升起屋内掌起了灯,不过每次,破六韩烈牙都是用七分力,估计是瞄准那姑娘屋内的摆设射过去的。而那姑娘似乎是在用尽全力,因为一箭比一箭没有力,现在,破六韩已经要探出头去拿箭了,估计是那女孩的气力不足。不过,我感到事情有些不妙,哦,果真如我所想,这一次少年没稳住平衡掉出去了!

  我赶快探出头去,窗下屋檐上的瓦片被撞坏了不少,破六韩脸朝天背朝地的摔在了大街上。但他手中还紧紧拿着那支爱情的箭,让我知道相爱的力量和他皮有多厚,看到他迫不及待的躺在地上就侧身看着信,店家跑出来看我这里楼上发生了什么情况,他应该是认为我和他打架,将他扔了出来。而我则知道赔钱这种事又落到我的头上了。

  看完信后,他立刻兴冲冲爬起来跑回屋内,又是奋笔疾书,接着又是一箭回去。然后,他就直接站到窗外檐上等着下一箭。我就在他的身后看这个坠入甜蜜爱情的鲜卑少年,仿佛感悟到什么,到总找不到话来描述,我在想当我遇到我喜欢的女孩时,会不会如他这般的疯狂。他至少还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孩,我连我喜欢什么样的心里都没数,郁闷之际,只好一边喝着酒一边先替外面的破六韩烈牙操心了。

  他这回又跳出去了!我赶快跟过去,以为他又摔下去了。不过,这回他的一只胳膊正抓在那棵窗外大树的树枝上晃悠,然后用一只手借着嘴的帮忙,扯出箭上的信,就在原处看起来了,树枝摇摇晃晃终于没撑住这个壮汉,断了。不过,烈牙好像没事一样,两脚一落到地上,转身就回了客栈。我猜店家快受不了了,果真,烈牙才上来,店家就跟着上来了,想请我们离开。不过,看见屋内的状况,尤其是我身边倚着的天狼,他就决定转身下去了。我想他可能会去报官,告诉县尉这里有很可怕的两个怪人。想到这里,我赶快下去,直接给他看了诏书,我还先拿出了一些金子以示赔偿,还叫他再来点酒。我忽然发现我的酒量很大,一坛浊酒没怎么感觉就见底了,店家给我的酒盏都还没用过。不过这次,我让他拿着温酒的器具上来,我也想学着稍微文雅一点,一边温酒,一边闻香。

  这温酒的味道是和冷酒不一样,香味一下子浓郁了不少。那边烈牙射完一箭后,就朝窗外招手。然后,就一个人幸福的坐下看着那厚厚一叠的情书。我想今天到此结束,那个小姐再没力气射出院子了。瞧他开心的样子,看来只有我一个人喝闷酒了。

  他又看完一遍信,脸上的表情几乎到了……无法描述,我差点让他再次飞出窗。不过,他发现了屋内的酒香,立刻就靠了过来,学我一样拿起酒勺,舀入盏中,一饮而尽,皱了皱眉头。他抽出腰中酒袋,将那红红的血酒倒了进去,立刻屋内的味道变了样。

  “有浓重的杀气。”我深深的吸了一口,发出感慨。

  “这才是真正的酒,原来那酒太淡,简直就没有酒味。”破六韩烈牙说道,看来他是很喜欢烈酒。

  “果真不错。”尝了一口,果然有一种冲至头颅的蛮荒野性的感觉,三盏下肚,我就开始明显的兴奋了,我知道我还没醉,但我一定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我。很兴奋,很嚣张,什么都不放在眼里,什么顾忌都没有了。我站起身来拍拍破六韩的肩膀,你在此待我,我去你岳丈家看看。他也要去,我还没有把理智全丢掉,劝道,我是从正门进去,不是趴墙进去。他说,我也从正门进去,说完,还背起了弓,还说了一句,忘了带斧子。我大骂,你以为我们是去抢亲啊,我是去见你未来岳丈提亲。他感到自己有点不好意思忙说,那我也去。我说等你那一身兽皮换下来再说。

  我从客栈出来才发现手中也拿着天狼,没办法,现在好像习惯了走着骑马的时候手中都提着它,怪不得他也要带武器。我忽然又想到骂他穿着兽皮,自己身上不也是一件兽皮甲吗?我没回头看楼上,我断定他在看我,我不想显出自己错在什么地方了,只得继续往前走。一摸胸中,诏书还在,那就好。我进去就没什么人会拦我了,我可不想真的强攻正门,硬闯进去。

  来到宅门口,抬头一看,没匾,门口,没人。心中暗忖:怎么会这样?就直接进门,门关着,我捂着着脑袋往后退了两步,心想这有点太难看了,我难道真醉了。

  总算脑袋不是很疼了,也有人来开门了。这个人问我,要敲门怎么这么大声。他忽然看到我手中的家伙,吓了一跳,就要关门。开了你还想关吗,心里想着,门就被我应生生推开了。忽然感到不太礼貌,我就留在门口,随便那个吓得半死的家仆回去搬救兵了。

  本来我想坐门槛上歇歇,就要坐下去了。忽然感到不妥,立刻起身在门口直直站着。忽然又觉得自己太过拘谨。把肩膀一塌,又觉太过随便,太不庄重。我还在想进去后是居高临下的大说官话,还是朴实的普通言语了事。

  正自左右为难之际,一商贾模样之人领众家丁已至,“尔等匈奴泼贼,竟在我大汉的土地上如此猖狂。一人便敢来我刘府滋事,岂不是视大汉无人,府中无将。来人,替我教训这恶贼则个。”口称我为匈奴恶贼,此中必有蹊跷。忙大声喝道,“住手,吾乃汉人,官授万户侯,非汝口中之匈奴恶贼。”

  众家将身形一滞,回身看向那商贾,那商贾亦迟疑。倒是身后一仆,言曰,观此型,视其兵,此人似传言中之荆州谢子睿大人。

  吾心中暗喜,未想此处亦有吾之传言,忽有一仆说道,否,传此人未及弱冠,体长九尺,或文质彬彬,或风liu倜傥,岂是这般凶神恶煞模样。又有人道,谬,传此人身高一丈五,颇似新莽巨毋霸。又有人道,我亦常闻,此人为天将下凡,骑灵犀上阵,无人能挡。又有人道:汝等不知,此人为二十八宿中之奎木狼在世,在月圆之夜,就化身天狼,四处啮人。此语说完,众人惶恐,朝天观望,视月为上弦,方心定。

  吾忙挥手,长此以往,谁敢见我。忙将诏书取出,观毕,众人忙拜倒。

  甚不放心,进厅时,还指示给众人,何谓灵犀,何谓天狼,以免以讹传讹,恐以后再传:如见月圆之夜一狼驭灵犀而飞天,此之谓谢智是也。

  忽一少年撞出,见我曰:汝真为谢智?吾曰:然。视之,呼萨烈南国是也。思之,莫非他族人寻仇,他正于他舅家躲藏。呼萨烈又言:吾常听人言谢智,尝问表姐谢智为何物。表姐言:此物传说中之异兽也,类羊,能辩曲直,见坏人则以角顶之,今见汝,故知其词谬也。吾一时无法言明。大喝:取纸笔来。

  须臾,纸笔皆至,我写下“谢智”“獬豸”二词,言明,此是我名,那为彼兽,同音不同字而。遂释然。

  总算把一切都解释清楚了,我松了一口气坐在了厅中。那商贾上前行礼,“尊侯来鄙府,不知所为何事。”他没有和我客套什么,我看出他忧心忡忡,看来真是有事。

  “你们府上出了什么事?”我想还是先搞清楚这个情况,如果他有什么难事,我要是再替他解决了的话,那再提破六韩的婚事岂不大有希望。

  “这,不好与尊侯讲。”他一脸为难,不愿意说,还招呼人将那少年带去休息。

  “好吧,如果有什么难处需要本侯帮忙,请到官驿来找我平安风云侯即可。”我想算了,还是说正事吧,“我来贵府有一事相求,我有一弟,一表人材,此次随从我去乐浪赴任,曾闻贵府千金贤良淑德,今日市上相见,果如人言,我弟心甚爱之,吾忝为其兄,愿为吾弟做媒,望贵公……”我发现整个气氛更怪了。“莫非,贵府的难言处就在此。”

  “诚如尊侯所言”果不其然,我这句话终于让他说出了他们发愁的原因,“此去向东北令支县有一城名唤孤叶城,为今圣上钦赐南匈奴贵族须卜族世袭之地,我有一甥,就是您刚才所见之呼萨烈南国,乃舍妹与另一南匈奴部族呼萨烈族的通婚之子,后舍妹病故,妹夫因部族仇杀战死,他自幼就在此,吾视若己出。一日须卜族人来海阳,发觉小甥呼萨烈南国,未想到原来呼萨烈族与须卜族就是世仇,自此,须卜族常来滋扰,后发现老夫小女小婉,言须卜族少单于缺妻,见小女有几分姿色,欲娶之。老夫不愿小女去那里受苦,又不敢招惹这些匈奴人。本这已很为棘手,没想到,城中县尉之子亦看中小女,嫁于匈奴人吧,必惹县尉不欢,嫁与县尉之子,匈奴一族大军来问罪,谁敢招惹?这会尊侯也提亲,你岂非让小老儿两边得罪,你叫我如何是好?”

  “哈哈……”我开始想办法了,但是一开始我要大笑以拖延时间给我想主意,并表示他不能选择那两个的肯定性,“就算不考虑两边为难,就单其一家,你便麻烦异常。让我为你一一道来。”

  “您是商人吧?”看见他点头,“你们这里的县尉肯与你结亲?你就没感到有问题吗?他恐怕是贪你之财吧?待娶之过门,你只此一女,先贪你一口嫁妆,再从你身上猛咬一口,然后以妻不贤之名休之,你便如何是好。”现在天下重农抑商,士族皆不愿与商人结亲已是不争的事实。

  “匈奴与你结亲,不仅你小女性命忧矣,你全家亦不得安宁。恐怕还要搭上呼萨列南国一条性命。”我继续我的理直气壮的危言耸听,“吾尝游历北方,匈奴喜食半生之肉,爱饮牲畜之血,且问汝之千金何能堪?况匈奴人好斗,若须卜少单于与他族战殁,汝女必将被殉,君何堪?呼萨烈与须卜有世仇,待少单于一殁,则少年命不久矣。”我想我的有想象力有些根据的雄辩,估计已让他彻底软化。下面该问我如何是好了。

  “那如何是好?”果不其然。

  “汝为商贾,现幽州征汝赋税几何?”

  “三十分于货。”我心想比我们荆州是心黑多了。

  “我有一处好去处,征十八分税,汝可愿去。”

  “何处?怎有这样地方,我怎么没听说过?”同行必是冤家,荆州商人怎么会告诉你等你去和他抢生意,除了商人,又有谁知道,我们没事干知道告诉你作甚。免得天下皆知,朝中又会对我们有所压制。我示意他耳朵过来。

  “荆州!你可迁你生意过去,我自为你修书,你到荆州襄阳直接递此信于荆州牧,荆州牧自当与你找人安排。”

  “好了,就这样了。”我离开了他的耳朵,又大起声来,“吾弟与你家千金结婚后,我与你自也沾亲,我不会欺你。如有见欺,当如此箭。”我从后面箭壶中拔出一箭,折为两段。

  “那是自然,再好不过。”他是完全相信我了,“不过婚事……”

  “不宜久拖,明日你便收拾准备离开此地,便在你走前办完,我明日亦会带吾弟前来。不过此事,切勿让须卜家和县尉知道。”

  “那就依尊侯之计吧。”

  我与他写下给老师的书信,别道,“来的匆忙,没有聘礼,实为不礼,此为天狼,为神器,避邪镇妖。先暂搁于亲家,明日吾自当再行奉上大礼。”

  出得门来,暗赞自己编起瞎话太有水平,有三分既可让我吹成圆满。但兄弟的婚事终究是让我给定下来了。

  我没去客栈,直接回了驿站,我倒要让破六韩烈牙紧张一个晚上,不能让我这样忙,他却什么事都不用担。一路上,总感觉手上少了一个东西,不知道少了什么,回去后倒投就睡了。

  但我不知道我犯了一个大错误。

  实际上,这个错误也不大,只是没让我睡好觉,天还没亮,那个杀千刀的破六韩烈牙就把我从塌上弄醒。这时,我困的要死,他急得要死。

  “大事已成矣。”我懒懒地告诉他,不过他依然不让我睡,叫我一起去拿衣服,他要去,我说等等,该来的还没来,不用急。

  我不知道有没有人来,这只是对他的缓兵之计,想多睡一会。不过他一点没有离开的意思,最后我让他去准备一些礼物,比如绸缎快去买,让他族里的汉人陪他去,良马找几匹颜色差不多的,再弄一些名贵的补品药材,他自己也有的。都给我准备好了,正午时跟我去他丈人家。

  把他打发走,我想继续睡,却怎么都睡不着了,心中大骂烈牙害人。不过这时,县尉也来了。襄平离此尚有两百里,他就是快马去报,也不会敢于晚上去闹公孙伯圭的觉吧。他来该不会是公孙瓒之事。为那刘姓女子?他按理不会知道,那老头不可能不信我,我以侯爵的身份赌咒发誓,他就算不信我,也决计不敢出卖我。这回我倒真是一点头绪都没有了。

  和我互相行过礼后,他抱拳一拱手道,“下官昨日已派人加急传书至襄平,刘伯安大人命我等就地替尊侯置办旌旗。还命人让我们带来些仪仗马车今日正午时分就该到了,还有他给大人在幽州沿途各县通关的文牒。”我心下一惊,这刘虞刘伯安大人当真处事快捷,丝毫不漏。有他在公孙瓒边上,我看来这趟去襄平还会有点麻烦。

  此事先不提,这置办旗子就有些麻烦,我看过来使,还看过两批,结果一帮差点被我剁了,一帮完全被我骗了。他们的旌旗样式我倒还知道,但是,那两批人和我稍微不一样的是,我好像官阶上比他们较高。不过我有招,一切困难下交。我让他自去办理,不过,我还是在纸上,写下了“平安风云侯谢,厉,刘”几个字,让他分别以主将,随行校尉之规格置办大旗。

  交待完后,我还满脸阴郁的说:“听说贵地有匈奴滋扰,却是为何啊?”

  他赶快解释道:“当年,匈奴内讧,分南北匈奴,南匈奴与皇上有宗亲血缘,不愿与北匈奴那些凶悍无礼之厮一同犯我大汉,故而南迁进入我大汉版图,成为我大汉之民。皇上故而封赏他们,其中一支须卜部,就封在我海阳东北六十里之令支县的孤叶城。匈奴人好勇善战常生些小事,但他决计不会侵犯我大汉的使节仪队,尊侯大可放心。”

  我作安心状,“知道了。”实际上心中又出了一个坏主意。

  “好吧,明天早上我就赶去襄平见公孙伯圭大人。”

  来到街上去迎厉北海,因为从此后,他就得叫这个名字。当写大旗上的字时,我还犹豫是否用破六韩这姓作旗。但想到这是在大汉疆土上,破六韩这个鲜卑贵族大姓,不免有些招摇,而且,老师叫韩楚公,他的姓却唤作破六韩,是有点触霉头。虽然老师应该不会太在意,但我觉得我还是注意点好。

  他居然还没离开裁缝那,正问那裁缝哪件好。

  “哪件都好。”我夸了他一句,虽然我的嘴一向很坏,这句倒是真心的。他长的确实清秀了些,甚至有些脱俗翘寻之感,再加上他身体挺拔,体格强健。我得说是衣服被撑得很好看,而不是裹在衣服中的人被衬得帅气起来。

  想到此处,禁不住朝那大铜镜中对比自己,看上去还行,也算仪表堂堂,威风凛凛,身材在这身甲中显得魁梧异常,确犹如天人一般。

  我正在难得一次的自我欣赏和少年争强好胜的性情中,又是那个该下油锅的厉北海拉我和他一起走。我说,你的部众呢?他说,安排好了。

  “好吧,与我来。”

  “大哥,你的天狼呢?”

  “昨天,当你的聘礼先押在刘府了?”我看了看他脸部变化,“不用感激我了,谁叫我们交换过头巾了,既是兄弟,不必如此。”

  “大哥知我鲜卑习俗?”

  “来之时,我的师傅告诉我的。就是你这头巾颜色不是很配我这身甲。”我笑着和他说。

  “聘礼好像没带。”

  “我知道,不能太过招摇,让县尉知道就不好了。”我给他讲昨晚刘老头给我讲的事情。

  “那大哥决定怎么办?”

  我便把我的计策告诉他,他听得虽然频频点头,但还有些迷糊。我说,“我知道你读过兵法,但有些我们汉人的习俗礼仪你也得懂。否则,熟读兵法也没用,结婚后,和你夫人好好学学吧。”

  我最受不了就是这个小子忽然陶醉于爱情的样子,“好啦,够了,别老是这副样子。还有记住,斯文。斯文一点,我知道你知道一些我们汉人的礼仪,给你再讲一下。”

  当下,给他讲了唱诺,跪,坐,长跪,长揖这些基本的动作给他讲了一遍。

  “还有,从此你叫厉北海,字龙行。我的随行校尉。知道了?”

  “龙行明白。”他立刻在马上给我作了一个揖,倒也像模像样。一个鲜卑少年族长就这样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翩翩的汉人美少年。我忽然发现北海确实聪颖过人,想到这里,我还想到另一个兄弟,我立刻就摇了摇头,周仓咋就这么笨呢?

  “把你弓收起来,太过招摇。”看完他作揖后,我还是发现了一些问题。六尺长弓确实有点太碍眼了。

  “是,侯爷。”他摘下背后的长弓箭壶,挂在马上,他还很仔细的整理了自己的衣服。他还看了看我。“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你学的好像有点过了吧?就我们两个人你还叫我侯爷。”我笑着,“不用打扮了,已经很好了。你看来穿过汉装,居然怎么整理衣衫都知道。”

  “小时候,族里来的汉人,曾给我一套,我后来嫌太过宽大,不适合拉弓射箭,就不穿了。”

  “是啊。”这次来幽州的路上我也想到过很多这些类似的问题,我们的盔甲要么太重,要么没有什么防护作用,我们的长武器又多为木柄,架不住骑兵刀砍……问题很多,这次回去后,整饬军务时,看来有很多事要做。

  到了刘府,家丁一见我立刻让路请我们进去。他是立刻就窜了进去,而我还四处张望了一下,命人将马也全牵进去。

  见到那老商人,立刻介绍新郎给他认识,龙行也像那么一回事的行礼致意。看来他对未来女婿还是很满意的。

  “聘礼我已经备好,明日,我派人送出西城门,只您一人携随从带齐细软明日早上以出外办货为名,到城外去取,那县尉必不疑你。顺势直接南下走幽州,司隶一线直达襄阳,此为幽州公孙瓒的通关文书,在幽州没人会盘查你,但有人问你,你便言你为荆州使臣谢智所派先行回荆州之校尉,你的官制大旗,仪仗旌旗可为证。我再与你修书一封,如有人阻拦,便让人携此信直去洛阳,找忠信伯钟子圣大人或都信伯姜子涉大人即可。”我现在特别喜欢给那两个人找麻烦,因为我知道这对他们肯定不算什么问题。

  “多谢尊侯,那婚礼……”

  “吾弟就在此处,值此危急时刻,只好到荆州再正式来一次,现在先当着你的面和我的面先走个过场吧。”我的提议得到了他的同意。便互报生辰,未免消息外泄,没有请媒人,就以那神器天狼为媒,我和那老人为父兄之命,定下了他们的婚事。

  就这样,不到十个时辰,我兄弟的婚礼便在我的一手策划下进行了。

  我还记得那是中平二年七月初五立秋,有些风沙,天灰蒙蒙的,还有些热,但秋天还是到了,打来给我洗手的水都比昨天忽然凉了不少了。

  那时,厉北海十七岁,刘婉小姐十六岁。

  忘了一个重要的人,呼萨烈南国十五岁。

  

第四十七章 速战速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