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二章 徐州

    在临淄礼节性地待了一天,我就赶快带着大家南下了,因为那天晚宴我还知道了不少其他事情。我感到我有必要赶快南下。

  这一路地形依然平整,一直展到天边,路上依然有屯田军,有些破坏这初冬早晨的静谧。

  我和许子将也继续我们的谈话,于吉则静静地坐在车上看着竹简,那竹简还是他自己带来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那卷竹简上能有多少东西,居然要带出来看,而且还看了这么长时间。这是我感到奇怪的地方。

  许子将看见我的目光看向于吉,便道别理那臭老道,于老头老喜欢想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什么是死,什么是生,我们由何而来,我们向何而去。他还叫我别和那人一样尽想一些乌七八糟的东西,对世事无益。

  我就很奇怪了,便问为何许叔叔不入仕,既然这么关心世事,为何不谋个官职,一展胸中才学。

  “置身事外,看事情才能透彻明晰,如果真作了官,反倒会被蒙蔽;而且我对入仕没有兴趣,只是喜欢琢磨一些事情,我只希望作些能对世事有所裨益的事情。所以我钻研相人之术,相事之机,洞悉天下时事,思前因臆后果。而于老头却认为古往今来各种兴衰更替都是必然之事,无需多加研究,只要研究那些他认为该研究的事情就行了。我到现在想不通,为什么我会和这种人是好朋友。这种蠹虫于事无益,不如找条河扔掉算了。”他看着他的好朋友带着微笑却故意说得恶狠狠的。

  “那许叔父,您认为荆州以后该如何是好?”我还是有些困惑,以前我想去问老师的,但我觉得现在有更专精的人在旁,不如赶快问比较好。

  “俯耳过来,最好的办法是……”因为只有我一个人听到了他说的话,所以我尽量装得很镇定,免得其他人来问讯发生了什么事。

  “难道非得这样吗?”我的声音已经在颤抖。

  “你们能躲吗?能去讲理吗?能去把持朝政统领天下吗?”

  我摇头。

  “我们得赶紧往南走。”我定下了神,“自秦岭而南,水祸兵灾已并起,现在荆州需要我。”

  “我也是前天晚宴时才得知荆州已被要求出兵扬州江北地区平叛,这何进好像想挑起你们和刘氏宗亲矛盾。”

  “扬州江北尹不是陶谦吗?和刘氏宗亲有何关联?”

  “但那里有合肥郡王刘繇,这次扬州江北的****主要是在他的辖下各郡。这陶谦是个文官,手下没什么能征善战之人,想来何进也不想让自己的实力受损,故不调邻近的徐州刺史朱隽来征剿,以徐州南部也有水患为由而让荆州助军。正好今夏你老师趁此之机控制了沿江南岸。何进也没想到今年大水,无可奈何之际,便让你老师出来去九江郡平乱。这刘繇本不是什么人物,但因为身系刘氏血脉,虽然没什么恶迹,但却很难相与。颇看不起布衣,还视合肥、钟离、全椒等地为其后院,不容他人插手,这陶谦是个忠厚长者,从不与刘繇争,倒也相安无事。这次你们派人去,如果乱被平,你们撤了,则何进会要求扬州江南各地照搬九江例,如不撤,必与刘繇交恶。算我许老儿乱讲话,虽然,现在刘氏宗亲实力远不如大汉初建,何进自黄巾事败后越发骄横跋扈,连天子也不放在眼里,但何进可以搬这个出来当理由说们对皇亲不敬,治你们的罪,而至少这个理由是说得通的,一下子就可以陷你们于不忠,如果这样,他就终于找到一个合情合理的借口了。”

  我对许子将佩服得五体投地,恭敬地说:“您也是才知道事情的大概,现在就能分析得这么透彻,子睿佩服。”

  “子睿啊,有时候牵扯事中,会因为一些利害关系而使你看不清事情的本质,只要跳出来,你也可以如此。”我忽然感到这个老滑头是这么可爱可敬。

  “那我荆州以后该如何是好?”

  “此事不消你着急,很简单,让他们在合肥那里一直待着,等到其他地方闹出大事为止。”

  “就是说让我们在那的人光点卯不办事。”

  “对,马上就会大乱,何进现在已经配剑上朝,还当朝斩杀了一个胆敢插嘴议政的宦官,虽然那没捻子的宦官该杀,但皇帝在位,陛阶之下,朝堂之上,众大臣眼前,立时血溅七步,这何进也太没有国法礼数。此举已留祸根,且北方黑山贼未平,西凉韩遂又要动,一年之内,恐怕明年开春就又要大乱了。”

  “许叔父,您自称隐居不入仕之人,您何以对这些事情这么熟悉。”我不得不问这个问题,因为许子将知道的东西简直是多得吓人。

  “你看我说话的样子,就该知道这天下什么样的人我都能和他聊上百句,而很多人的说的事情统一到你这里,你就要自己去整理它分析它,然后就能得出一个完满的事情的前因后果和解释,而且我虚名在外,很多达官贵人也会和我攀谈,所以,我连一些宫帷之内的艳媚密事都知道。你别这么有兴趣的眼神,我只是举个例子表示我知道的事情多而且方方面面都知道,这事我不会和你讲的。现在的小孩怎么都这样,你那几个同学听我说这话,立刻就是你现在这个眼神。这么充满期望。”一番话让我觉得很不好意思。

  “这位许前辈,”龙行忽然驰马上前,一拱手道,“我听我大哥讲过您会识人,小子好奇,想问问你看我若何?”

  “子睿,你为何不和他讲?我不是告诉你了吗?”

  我是俯身过去说地,龙行想把身子凑过去偷听,我瞪了一下眼睛,把他吓退两步,我知道我一脸凶相是比较可怕的,挺能唬住小孩的,“你把他讲得太好了,我怕你告诉他后,他可能以后就会有些轻飘飘的,不再象现在这样好学,再怎么说,他才十七岁,所以,同样,我不想听到你对我的评价,太好了,我就会懒惰而不上进,差了,我又会灰心而不上进,还不如不知道得好,这样没有那么多的顾虑和烦恼。”

  这是我难得一次的好想法,因为不属于急中生智。

  “那能不能请指点我如何识人辨色,小子觉得这个以后颇有些用,因为我觉得你们汉人中有些人实在是心机太深了。”龙行还真是好学,什么都想学一学,他说得也确实对,我想许子将会教的,因为,他对这先辈少年族长颇为喜欢。

  “不需要,这个没有岁月的积淀,你学不会,等有了岁月的积淀,又不需要我教。只是以后要注意观察,别放过细末之处就可以了。”不仅龙行频频点头,我也觉得有所悟解。

  许子将还看了我两眼,“没想到你倒真能看得开,你说的确实有道理,如果因为我以前给人的褒奖造成什么不好的后果的话,我不是糟踏了人才吗?”

  “也不尽然,如果把持不住,不能将这个话当动力的话,失败也不可惜。”

  “那你呢?”许子将笑着反问。

  “因为我想成大器啊。但我对自己的把持能力不报很大信心,老师也说过,我们这种年级人实在不是很令人放心,各种心志脾性都不稳定,我想这种事情上,还是不要顾虑太多比较好。”

  “看来,我需要重新审视你一下了。”许子将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还说了一句她重新审视我的结果,“你的胡茬子又出来了。”

  现在我的胡子的生长之势真是不可抑制,所以我还请教了许子将如何安全不留伤口的剃干净胡子,我知道在扬州九江可能就可以见到自己的同学,我想我得精神一点。我真是想他们了,实际上我希望姐姐在那里。我希望她看见一个精神焕发,神采飞扬,还很俊逸的美少年,想到这里我发现我居然没有脸红,自我感觉脸皮又厚了;至少她见到的不再是离开时她那个身心俱疲,颓唐衰老的满脸胡子的倒霉兄弟,否则我想她会很心疼的,而且以后这种剃胡子的工作,不能总叫下面人来帮着干,还得自己做。正好旁边有个几乎什么都懂的世内高人。

  “这都来问我,”许子将很无奈,但是还是教了我方法,主要是如何避免将脸挂破。用他的黑话,那就是,妆了幌子,日落月升也看不到。我问他什么意思,他说这是当年反新莽时绿林军中说来笑的,后来被做为切口,意思就是,做贼的脸上落了伤疤,官府就容易抓到你,因为你显眼,所以只好躲起来,因为日月还指阴阳之分,还有一说是脸上有了伤就不容易被女孩子看上。所以总的来说,就是说脸很重要,不过看来我条件还不错,而且目前还没妆了幌子。我忽然隐约知道了襄阳的女孩子们聊什么了,不过,我的身高也可能是别人的谈资。这个我知道,以前就这样,现在许子将和于吉也在那里讨论有没有人超过我的身高,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古来历史上肯定有一个,那就是新莽的巨毋霸,身高一丈八,今世恐怕只有天将军吕布,有一丈二。

  后来,他们还谈了吕布,许子将说,此人有异族血统,确实是个练武的奇才,身虽高而不笨,说完两人还看了我一眼,许子将这个挨千刀的还故意叹了一口气。但必须承认,我虽然感觉良好,可是确实在有些小处显得笨手笨脚。

  但他们还是表扬了我更多,许子将还故意把声音放小到我只能隐约听见,以便满足我的虚荣心,同时又让我对一些听不很清楚的话,充满了遐想。

  吕布是个软耳朵根,有些偏听偏信,自己没什么主张见解。武艺武德上没什么问题,可以别人多个人打他一个,他却绝不允许自己这边多个打别人一个。也可能是太自信了,因为他确实武艺冠绝天下。他也爱招揽战将,他手下有不少猛将,那些猛将不服其他人,只服吕布一人。如他有个好的谋士,那将非常的可怕。

  我也有这样的感觉,有点再突出有时没有用,关键是没有什么缺陷,像董卓,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好的谋士,但如果他不能听手下策士意见或者根本没有人给他意见,那么尽管他有三十万精兵良将,也只能中计上当。想到董卓我就把牙咬得狠狠地,这个混蛋绝对不是人,老百姓那毕竟是活生生的人,就想我没入仕之前一样,没有老百姓他怎能那样作威作福,但他居然能这那样滥杀百姓。自己是这林中吃树上叶子果实的猴子,却要把这些树全弄倒,也不清楚他是怎么想的,现在只能说幸亏这林子大。

  我这么想的时候,我们正穿过一个树林,林中的有几只猴子正疯狂地摇树,很多猴子正受惊吓一般的望林中深处逃窜。

  龙行靠了过来,我比他先说这意味着什么:“他们怕人,但这很正常,这条路常有人经过,而且现在应该没有伏兵。否则这里不该会有猴子。”

  龙行的话就这样被憋回了肚子,我知道他在训练自己的观察力,而我也是一样。

  又过了一天,那天早上,我们踏入徐州,想着就要回家了,心情开始急迫起来。我现在就想着回去,就算一时没回到荆州,但看到兄弟们就要心里定当很多,我太想他们了,其他什么事,等见到他们在想吧,我的心已经先于我到南方去了。许子将还想和我谈谈那天和袁绍手下策士论战的事情,但我说等回去再说吧。我的心已不在身边了。

  我心已归,已容不得其他事情来叨扰我,我知道我们已进了徐州,我还知道再向南就是扬州,再向西南就是九江。其他的我就不理会了。

  我心已归,已不能让什么烦心事来烦扰我,我想着我会见到我的姐姐,我还想着老师、师父和同学,还想着那可爱的小孔明。其他的我就不关心了。

  我心已归,已不能让忧愁来袭扰我,我只会大声的欢笑,我还会与龙行他们大侃荆州风物和娇俏,还会看着小南和文文一路嬉闹。其他的我甚至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到中午时,我稍微从上午的头脑发热中稍微清醒过来,知道我们还有些路程,而且前面可能还会碰到些意外和危险。

  今年的冬天不是很冷,感觉着徐州的冬天的晚上比我们那里还暖和一点。不过,这里的河流的水势有些大,很多浮桥都被冲坏了,这让我们这天的行程受了点影响,很多时候是靠大船将我们的马车运过去的。

  看来南方水患不小,今天早上头脑发热,胡乱嬉闹,居然没有注意到这里的河岸上水流侵蚀的痕迹。

  朱俊手下的人也来迎接我。刚由渡船过一条湍急浑浊的河。江都郡守孙坚便来迎接我,这是个嘴唇上留着一撇小胡子的中等身材,体格健壮的中年人,充满了沧桑感,炯炯有神的眼眸中流露出些疲惫。脸色也不太好,可能心里还对我有些怨恨,估计心里说:这时候你来干什么。

  他们没有说出城多少里来接我,只是说朱大人暂时不能来,因为洪水侵袭,忙得脱不开身,徐州东部地势低洼,整个江都郡已有七分淹于水下。他还告诉我们的若想再向南行程必须向西走了,这倒正合我意。

  我过徐州北部东海时就没人来接我,看了孙坚的眼神我知道他们现在对这洪水有些束手无策。回城这一路,我们走走绕绕,地上没有什么阻碍,地势很平,只是路泥泞了些。不知为什么要绕路。

  不过到了射阳县,我心里明白过来了:这段路差不多正是四舍!他们在这个时候还专门给我挑了加起来为四舍的路,看来是何进的命令。因为在这种大灾的关头他们还想着这个,有些不太现实,而且他们也完全有理由不来接我。射阳的城内城外有很多逃难的人,不知道再南边的扬州现在怎么样了。

  进射阳时的这种感觉不是很好讲,这里的地势相对比较高,很多各地地逃难的百姓在这里临时安下了居所,很多都是几个草席封着顶。更多人都是住在城外,他们的窝棚都是采的水边的芦苇草草编制而成的。

  我让大家把一些钱物衣物拿出来赈济百姓。这种逃难在外的场景让人很难受,我想我有点想哭,你无法描述那种惨状:冬天,阴着天,我们这一路都被人讨要,虽然孙坚的人不断驱赶,但稍微松懈一点,又有人把上了我们的车边,各处都是赈济的旗子,但是却没有人在那里放米,只有人在那里等。墙角到处都有蜷缩成一团的人。

  “孙大人,”我叫住了孙坚。

  “尊侯有何吩咐?”虽然很恭敬,但是有些冷淡,这一路他说话就是这个味道。

  “今日晚膳我们自己解决,不劳您费心了,赶快去做您要做的事吧。”我感觉出他是个勤勉的官员,而不是个昏官污吏,这一脸的辛劳告诉我这些。

  “多谢侯爷。”第一次我在他的声音里听到了炽热而真实的味道,他有些感动。

  我们在驿站住下,我让大家自己解决晚饭。我没有吃饭,因为一点胃口都没有。我带了些钱和干粮出去看看这里的情况。

  银子没出百步就给完了,干粮则十步就没了。再有人请我施舍一些时,我只能表示我没有了。这里的民风还是很纯朴,没有人死缠着我,看见我的带着歉意的目光,他们也报以抱歉的目光。我没走多远,很快跑了回去,让大家留下两天的干粮,其他的全部给出去,驿站的余粮也被我全部买下,驿站的驿吏有些勉强,但我在字据上大大的写下我的名字,以及购了多少米面,还给他盖了戳。让他感觉稍微轻松了一点。

  夜深,我睡不着,我感到了伤心,为这受苦受难的黎民百姓,因为我也是他们的一员,至少我还这样看。因为我是在他们中间长大,虽然没有吃过别人一样的奔波劳碌之苦。但少年的我是在他们中长大,看过他们的欢笑,忧愁和悲伤,虽然没有身受,却能感觉到那种辛苦和操劳。

  百姓苦!

  我一跃而起,在院中舞起我的天狼,那天晚上我的感觉特别好,不知道是不是心里憋屈,反能让我的身体更能协调好。

  心中忽然有些恼怒,那天晚上和人论战,虽然他们都满腹经纶,才华横溢,但我没有落下风,事后想想虽然惊讶于袁绍手下如此多优秀的策士谋臣,但对自己的表现还有些得意,但现在我简直极为羞耻去想那些事情。斗嘴皮子斗赢了又能怎样,能给老百姓好日子过吗?现在老百姓都成这样了。

  狠狠的将天狼砸在地上,天狼……我想到了点什么,虽然与天狼的感情越来越深,但是看来得和它分手了,谁让它是纯银的。

  我双手拿着它,像和它道别一般静静地走出我的院子。我想让龙行去做这事,因为我心硬不到自己去做这事。

  不过事情最近总是和我想的不一样,因为,龙行拒绝了。而且他也给我讲了一些事情,他们散发东西的时候,粮食被抢空了,衣物被拿走了,唯独钱财没有什么人拿。对于他们来说,银子没有什么用,因为他们最需要的是食物,食物,食物!他们要得只是吃的而已,另外因为天寒地冻,他们也需要御寒的衣物,而钱财在现在的射阳什么都买不到。

  “大哥,你的想法是很体恤百姓,但你却不知道百姓缺什么,好心未必能让人领受啊。”

  “受教。”我被一个异族人这样教训,我却能这样恭敬地接受。因为我深刻地发现我想的似乎是很好,也能走下去,但却不能真正体会别人所想。我是不是老是去逃避什么,我看不得百姓受苦,做的却是逃回来不去看,我真是个混蛋。

  我还把这句话念叨了出来,弟妹赶快劝我,说我是侯爵还能这样考虑百姓已比很多虽然只是小官,却贪收钱财,搜刮百姓的好多了,当年海阳县尉就是这样。

  “我没有说错,我是个混蛋,而且还是个大混蛋,只会逃避。好像是清高,但和那些官有什么两样。”我有些过于亢奋。我好像不是第一次认为我自己有些故作清高,这次我是感觉最深刻的。虽然好像是无意的,但却没法让自己原谅自己。

  我决定去做些事情,便装策马,找到了射阳的县衙,路上我的披风也给人了。虽然风吹的我很冷,但是我感觉却舒服得多。

  已是一更时分,我忽然想到我是不是太兴奋,结果选错时候来了,不过我打算还是去看一下。可能是孙坚疲惫的神色让我感到,可能他们还在处理公事。

  虽然不能说灯火通明,但衙门口是开着的,门口的衙役正在打瞌睡。我下了马,将马拴好,便进去了。我知道凭借我的身份不需要顾忌什么。没有摇醒那个人,让他通传,便自己进去了。

  大堂里还是传出了灯光,只是有些昏暗,孙坚威严的声音正将他的手下的声音压下去。我也停下来,就坐在外面的台阶上听了起来,免得我进去听不到一些他们认为不方便的话。

  “静下来,这今冬的赋收我们还是得交上去。”

  “何进不知道今年这里遭灾吗?为何还要我们按常年额度上缴。”一个洪亮而不平的声音响了起来。

  “小声点……我等无所谓,但那不是陷朱大人于险地吗?”孙坚平静但有些无奈的说。

  “可今年实在不能这样缴啊。”另一个厚重的中年人的声音响起,“就说我们怎么运出去吧。我们怎么面对这几万灾民的眼睛吧。这些百姓虽然是逃难,但到现在没有起乱子啊,如果让他们知道我们一直攒着粮食不放,不起乱子才怪。”

  “但朱俊大人不是州牧,只是刺史,他无权给我们减免啊,其他地方也交不出来。朱俊大人自己也在头疼。我们该为朱俊大人想想吧。”孙坚依然在劝导。

  “去年黄巾之乱,江都就没有征赋收,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让百姓造反好,我们可以帮着起哄。”一个青年人的声音响起来了,带着戏谑和不屑。

  “不要这么大声。”孙坚有些紧张。

  我也有些紧张,赶快出来,又到了门外。还好看来没有出什么事,这院内也没人巡逻。我摇醒了门口的衙役,报明身份,让他赶快去通报一下。

  孙坚迅速出来迎接我,我表示深夜叨绕,有些唐突。他很客气将我迎接进去,他的手下很恭敬地坐与两边。

  我则开宗明义,直接说,能不能从官库中提出些粮食赈济百姓。如我所想,他面有难色,他大概是除了这一县军民口粮外,全是上缴的。

  但我不怕他怀疑我已经偷听到了他们谈话,尤其是那些有些叛逆的话。其中一个高个的青年明显脸色都有变,显然他怀疑我偷听了他们的话。但门口那个衙役怎么可能承认他刚才在偷睡。肯定像模像样的说如何盘问我,结果知道我是平安风云侯就过来通报了。他们又不会来问我有没有偷听,这显得他们心中肯定有鬼,而且我也不会承认。

  我很坦然地坐在那里,等他们的回话,孙坚相对来说比较沉静。他走了出来,道:“尊候不知,圣旨上要我们将这两年冬天的赋税交上,今年因为遭灾,可以减免,但去年的我们得交上。”

  开始觉得他的说法有些怪,后来忽然想通,开始是因为想不到他会为何进开脱,何进所做的,确实非常的过分,但一想便有了主意,可能是因为我的这个忽然有了京兆郡王之后的身份,让他有些疑惑,他可能觉得我已是何进手下的人。

  我忽然有了主意,心想吃个亏算了。

  “这些赋收发下去赈济百姓吧。我修书给何进,让他免收江都等涝地的赋收,说我以我的官阶压你们的。如果他想要那些赋收,就找我的父亲要。”

  说完,当着他们的面,给何进写了一封信,说道,孙坚他们如何不放粮赈济百姓,并要运出,说这是赋收,然后被我拦了下来,发了下去,因为,依照何进的人品,他肯定会同意这么做的。最后还盖上了我的印戳。

  整篇马屁不断,还把孙坚等人恪守命令的“丑恶嘴脸”描写了出来。看得孙坚想笑,其他人也想笑,因为我当着他们的面写,写完了还读给他们听。他们是一身轻松,既没了责任,又在何进前表现了一把忠心,尽管我没看出他们对太尉大人的那种忠心,我是一心喜悦,感到自己终究还是做了件大好事。

  我还是和他们交待了一些事情,这人情算在何进和他们头上,如果实在要加,就加在我那位挂名的父亲申公望身上。总之,此事与我无关。我可不是那种争功的人,因为我觉得有些清高的姿态还是要做做。

  可是他们不同意,尤其是那个青年,他是个风风火火的弱冠少年,直来直去,直接给我叩拜下来,表明救百姓的大恩,凌操不能忘,也必须给老百姓讲,让老百姓记住。其他人的岁数都是三十左右的中年,都很稳重,都是给我一起行了谢恩的大礼。我表示这没什么。

  我离开了府衙,一身轻松。虽然不见月色星光,却感到今天的阴云下这空气都那么清新。

  第二天我便表示要离开,孙坚怎么留我我都说要走,因为这百十号人,几十匹马,每一天的消耗都很大,毕竟他们还是在遭灾。孙坚这才终于松了口。

  孙坚的动作很快,粮食已经被拖了出来,开始发放,我这几天看到的最美妙的情景就是路边带着笑对我们招手送我们走的百姓。

  孙坚提到了我是否要见一下朱俊,我表示不叨扰了,大灾之年,礼仪不兴。以后再拜访。孙坚称是,这回他又送了我整整两舍到了渡口才回,而且口气明显恭敬后加了敬重。这江都水网密集,其他的东西可能会少,但船只却一定很多,而且现在由于很多县都在水下或水中,船只也没什么用的地方,所以,这一路送我们的船只航路他都安排好了。我们顺着淮河、羊河,走高邮水驿,下洪泽走西自全椒入扬州九江,因为那里地势较高,有水患,但不严重。我多谢他的好意,他则很恭敬的在岸上冲着我们行了一个大礼,让我很是感动。

  没想到这个地方也有如此人物。他手下那几个人显然都是久经征战的将领,身上的感觉气势和陈哥颇为相似,让孙坚当个郡守可能是有点屈才,虽然才和他接触不长时间,但光他能在深夜还和大家讨论政务,接我时,以一种恭敬而冷淡的语气和我叙话,这都让我觉得他的不寻常。

  我们船上有一个人也向他回大礼,与我们一起拱手回敬差别很大,这引起了大家的注意,这人似乎是送我们出江都的礼官。细看之下,觉得他和孙坚倒有些面貌相似之处。细问之下,却是孙坚的胞弟孙静。是他的哥哥特别让他来送我的,孙静是个很忠厚的青年,二十八九的年纪,他一路便给我们讲些典故,免得我们路上无聊,实际上他过虑了,倒是因为他,我们有些拘谨,其他船上可能就要好得多。

  天气一直阴着,我记不得什么时候开始就是这样了。天气倒不是很冷,有些奇怪。因为闹水灾,一路不见人烟,虽然我们是在河里,其实说是大湖更贴切,因为在薄雾中看不清四处是否露出了陆地,一片灰色的汪洋。只是船工不时的用测水深的竹竿探下去,告知我们我们一直贴着羊河的右岸边航行。因为不在河道中走,我们会被搁浅,因为船太大,吃水深。我说怪不得我们怎么好像一直在转弯,不时左拐不时右拐。

  我们问了他羊河的来历,他告诉我们一个传说:以前这里没有河,女娲娘娘赔了一只神羊来为百姓开河,这神羊才产下一只小羊羔,在开河时,那神羊用她巨大的羊角挖掘泥土,每过几步都回调头看看自己的孩子怎么样了,由于一次次的回头,角在地上忽而拐向东忽而拐向西。最后,这条羊河就这样弯弯曲曲的了。

  我们对这个故事见仁见智,至少龙行和弟妹和大家的想法都不同,他们眼光对识一下,然后都向下看去,我当然想到是怎么回事了。

  我便走过去,带着有些恶劣的表情,问问他们打算给孩子起什么名字。他们说还没想好,但两个人的脸红得让大家聒噪起来。

  中平元年十月初九晨,阴,无雨无雪,薄雾。实际上好像到徐州后,就一直是这样的天气。那一日,我醒得比较早,大家还没起身,船也没起锚。稍微在船上晃了一圈晃了晃手臂,活动一下,忽然发觉雾中,有船驶来。这两天,除了我们,很难得看见人了,我自然而然地挥挥手致意,却没想到挥来了一排箭矢!

  

第六十二章 徐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