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四章 扬州

    我的最后一句,所有人都听见了,因为说到最后我的声音也大了起来。说完最后一句时,我无助地伸出臂膀指着阴沉的天,才发现自己身体还是很虚弱,虽然只是随便地吟唱,但是我还是很累,等我自己都感动完后,也把身上所有的体力全部用光了。

  接下来了几天我好像睡觉的时间比较多,我临走时,师娘还和我说过这方面的事情,说了睡觉是我们自己用自己的身体去治疗自己的疾病的一种好方法,而且身体自己会知道什么时候该去做这些事情,虽然我是第一次听到那么奇怪的理论,但我却立刻相信了。可能是因为师娘将打了摆子的小孔明从死亡线上救了回来。而且确实我总是觉得很困,所以我就一直睡。

  一天后,由于风有些大,我们加快了速度,“提前”到了高邮。但我错过了,因为我进了高邮湖才醒,这时已看不到高邮了。高邮是当今天下最大的驿站,整个县就是一个大驿站。那里水网密集,道路四通八达,南来北往很多东西都要从那里转运,往来官吏商人都要经过那里。赶上大灾,那里肯定很繁忙,我还没见识过什么是天下第一驿的规模,确实有些可惜。实际上再往前数,盐渎我也很想去看看,因为那是天下盐的主要产地,我还想看看是怎么晒盐的;而且两个名动天下的孝子出于那里:王祥卧冰求鱼,董永卖身葬父。确实值得去瞻仰一下,那里的水土肯定很有灵气。而且,孙静在第一天时还和我讲了一个故事,关于董永与天上仙女的爱情,所以我还想去那个据称是他们认识的那棵大柳树去看看,看看上天是否会赐给我一段姻缘。

  睡睡醒醒之间,周围的风貌是有了很大变化,不再是浑浑的洪水,而成了清澈的湖水,高邮湖的水上人家似乎还没受到这场洪水的影响,还在平静地打鱼,看来这里没有什么乱事。

  龙行把我摇醒的时候,我们正在一条河上,虽然水面宁静,但是确实非常的宽阔,但是在云中躲躲闪闪的太阳告诉我们我们在向西北,应该不是长江,而且如果是长江,拿我这一觉睡的时间也太长了。

  “孙静他们走了。”他有些如释重负,“我们要进洪泽了,现在已是扬州,陶谦的船等在高邮湖口,把我们接过来后,孙静就带人走了。”

  许子将也过来叫我:“不要装死,于老道告诉我,你慢慢好起来了,快点起来吧。好好活动活动。”

  “要不要也哄哄陶谦,毕竟陶谦也是何进的人。”我作很小心状,实际上我有些懒,虽然一直躺着我有些不耐烦,但真叫我起来,我又不想离开这舒服的床铺。有些像午睡,以前姐姐一直哄我去午睡,我不肯,但一旦睡下去,黄昏时,姐姐又要发愁怎么把我叫起来。

  “我建议你还是起来见见陶谦派来的人。”于吉对我说,于吉的声音有些怪,有点像许子将,所以我知道肯定有玄机,不会是姐姐吧,难道老师派姐姐到九江来了,不对,如果是姐姐,她铁定早进这屋在我床边了。

  我感到身上充满了无匹的力量,猛然爬起来,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眼前一黑,又昏了过去。

  这一次醒来,于吉就一直在我旁边,提醒我不要起来那么猛,我的个子高,气血上来有些比常人慢,要小心。虽然心中急切想见见那位陶谦的代表,但是毕竟吃过亏,我就只好慢慢地起来。

  “也没叫你这么过分得慢,如果你这么慢,你大概可以在明天黄昏见到他。”于吉也开始学会调侃了。

  我终于站起来了,有些晃,头还有些晕,脚下也有点站不稳。我顺着他的指向去了船头,今天是个好天气,只是这一晕一醒,等起来时又到晚上了,半月,星稀,微风。许子将正和那人扶在船头聊着什么,显然他们似乎比较投机。

  “宏伟兄,半年多没见,请受弟一拜。兄弟我想念各位同学好苦。”我有些激动,也有些说不出话,见到杨哥,我才真是感到我这次离开家真是太长时间了。

  “你没事吧。”他很关切地指指我的腿,这让我自己也去看看,看不出来,被包着了,我动了动,还有些酸麻,其他的感觉还好。

  “没事,我身体可好了!”我觉得我简直有些大言不惭到一定水平了。我说完后就知道我要遭到围攻,杨硕兄本身就是一个很会打击人的人,他能第一句问候我已经让我很感动了,但是我还是决定让他把他打击人的本事拿出来,好长时间没人斗嘴,确实有些闷得慌。

  他们倒是没说什么,只是一起整齐地嗤之以鼻,并提醒我我已经躺了十天多了。不过他们显然不打算在这个无聊的话题上留得时间过长,不过我知道杨哥已经把这个当作一个打击我的素材,只是攒到以后用了。

  “你太坏了,为什么把我派去江陵?”杨哥开始了他认为最重要的问题。

  “为什么?江陵怎么了?”

  “子玉和我道别时,和我很热情的拥抱,我以为他认为自己西去凶多吉少,表示道别,后来才知道,他和我那种拥抱的原因,是因为我真的凶多吉少了。”

  “你堂堂江陵太守,谁敢动你?”我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子玉让我住在他在江陵的官舍,还给我留下了一个他家领养的孩子……”我立刻恍然大悟,他继续说:“我不是他的收养人,我还真拿他没办法,幸亏我们家王粲还留在我父母那了,否则非给他整死,最后没过两天,我就住到府衙里了,不敢着家。”

  “那魏延真那么可怕?”

  “你还知道那个人?那你简直是坏透了,你不是让我自讨苦吃吗?那个小霸王在江陵除了杀人越货不干,好像没他不敢做的事。”他一脸苦笑。

  “你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总不能让那小子这样吧?”

  “我写信让文盛过来一趟,让他多带些人手,说路上可能不太平,然后,让人把魏延哄到阎兄来的路上,你也知道阎兄这个人,人很本分老实,也没什么心机,但是有点急,急起来,脾气还不小。幸亏魏延小,文盛只让人打了他二十下屁股。”

  “这魏延这回又做什么事了?”

  “他远远看到马来了,就准备了绳索,绊了文盛的马。你想想文盛那种不怎么活动之人,这样摔一下,那还得了。他的手下把魏延这小家伙抓到了,文盛摔得是不轻,但文盛人还是好,被个小孩子整了他开始也没生太大气,但魏延有些有恃无恐,结果最后还是惹火了文盛,替子玉好好教训了一顿了顿他。现在他收敛多了,我干脆致信韦老师,我去长沙,文盛来江陵。”

  “你是不是有些太纵容他,总不能这样让他总是胡闹。”

  “你教训他吧,他也会哭,还很伤心的样子,让你也没办法,毕竟那也只是一个小孩。可等到事情刚一过去,他又是老样子,我们教训了他何止一顿?现在据说被文盛整得老老实实去读书了。”

  “阎兄好厉害啊!”

  “当然,他还结婚了。”

  “他也结婚了?”

  “是啊,他刚过十八岁,就被家里要求去结婚了,好像是家里给他小时候就安排好了。我回去可能也要成亲了,也是家里给我早就安排好的,是西凉的,我还没见过呢……好像你也要过十八了了吧?”他有些无奈。

  “可是,我们家不可能给我安排这个的。”三分调侃,七分凄凉,虽然我觉得这种上面父辈安排婚姻也不是很好,但那至少是种父母的一种关爱操劳,可惜现在连我姐姐都没嫁出去,姐姐快二十二了,虽然师娘是二十五岁嫁给老师的,但那至少是因为他们是从小玩大的,同学们一个个都开始成亲了,可姐姐……要是姐姐变成老姑娘,那可怎么办:“我姐姐现在怎么样了?”

  “这你绝对想不到。”杨哥的脸上又挂上了奇怪的笑容。“她领兵平叛了。注意是她当统帅。”

  “真的?”我很惊愕,“老师不是来真的吧?”

  “你在北面看不到有些邸报,晚上湖面上风大,你身体才好,我们进去谈。”

  “宏伟兄,我的那帮手下你都认识了吧?感觉如何?”在回去的路上,我还是找到点其他轻松的事情说,显然,许子将于吉和他已颇为熟悉。

  “都见过了,不错啊,相当不错,就是为什么他们都是异族人?就算是汉人,也都是在异族中长大的汉人。”这句话有点让我伤感,因为那些我们汉人中的良才不肯跟着我,或者说是跟着老师。

  “不知道,也许是我看上去像野蛮人吧?”我还下意识摸摸胡子,这十几天又是乱糟糟的了。

  “问题不在这里,主要是我们特殊的身份吧?”我点点头,同意他的看法。

  我们到杨哥暂住的舱房中坐定,我先发言了:“杨哥,这船上没什么陶谦的耳目吧?”

  “没有,我们和陶谦在一起,他很和气,对我们也客气,粮草辎重也给我们提供的不错,我们得到你遇袭受伤的消息后,我和阎言就和陶谦合计,我过来接你,这里的人全是我们的,陶谦也没什么意见。”

  “哦,你和文盛过来了?”

  “当然,要不然文盛走了,我可能又要被调去管理江陵了,你也知道那魏延好可怕,我镇不住他。所以我主动要求和文盛一起过来。”

  “这样也好,文盛兄处事认真但有些急,你有些闲散但沉得住气,真是好搭配。”稍微调侃了几句,我还是很快把话题转到正题上:“我姐姐怎么会做统帅,我师父呢?”

  “也在领军啊?”

  “南边闹起来了?还闹得很大?”我想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杨哥从案上摊开一张羊皮,上面是扬州荆州江南的地图,和我这张有些不一样。

  “这是现在扬州和荆州南边的样子,你可记得古书中子虚乌有之论?现在洞庭和鄱阳已经成一个湖了!看来以前可能真存在云梦泽这个大湖,只是被淤积成陆了,这场大水把这里又彻底变成了一片汪洋。幸亏啊,幸亏我们作了四个月的准备。即使这样,很多城镇现在已成为孤岛了,不过老师给我们下的命令很有意思,我们发现他交待下来修堤坝的位置连起来加上本来就有的山脉,正好围成了这个云梦泽。”杨哥像介绍一个奇迹般的给我指点各处堤坝“只是这场大水过后,二十多个郡县颗粒无收,虽然我们尽力去调动粮食,还是有困难。结果当然会有人闹起来,现在这个湖太大,以九岭山为南界。黄将军带着子玉、轻以长沙为据平定幕阜山,现在可以叫幕阜岛上的区星一众,文栋兄带着陈鸥在秭归和巫的流寇为战,现在还不知道流寇的头是谁。在鄱阳一带出了一个锦帆贼甘兴霸。姜政正带着他老婆和李真夫妇在南野对付他,现在这一路麻烦最大,那甘兴霸很是厉害,在陆上,胡玉君,李真,周玉三个人夹攻他一个才把他打败,到了水上还用流星锤伤了周玉。姜政还要分兵戍卫江边,幸亏我们到江北来,才给他分了点压力,我们和他们相反,他们是越快越好,至少要在开春前结束,我们是得准备拖到明年夏天再说,正好我们兵也不多,五千多人,也没能冲锋作战的将领。”

  “我姐姐呢?”我知道杨哥调我的胃口。他还给了我很多疑问,但我现在还没这时间去问他,我现在最关心的就是姐姐。

  “就知道你急,东边吴郡也闹起来了。老师是实在派不出人来了,你知道我们荆州缺统兵作战之人,派到姜政已是因为他参予了汉中之役。”

  “不是还有培刚吗?”

  “乌程的管亥是黄巾余党,你让培刚怎么下得了手?”

  “可宏伟兄,咱们整个荆州军,恐怕都是黄巾军吧?”

  “如果我们的士兵全是黄巾军,这还好让他们的士兵投诚,但是如果是培刚领军,会让那管亥军心生隔膜的。因为……他们两个以前也是结义弟兄。”他叹了一口气,“他认为裴元绍,是叫裴元绍吧?在管亥心中,他是投降过来的,他背叛了黄巾义军,因此断绝了两人的兄弟情谊。老师再让培刚去不是更惹得管亥带人拼命吗?”

  “那就让培刚去对付其他地方的毛贼,让姜政去吴不就行了?”

  “这夏,我们荆扬二州南部乱事何止这四处,光吴郡还有东吴德王严白虎,景兴王朗,娄地周昕,都有上千人,其他几百几十人的小队伍更多。中间黄巾那帮顽固分子就有十几支。士卒之间没什么大碍,但怎么说培刚以前也是黄巾中一员大将。这四路除了要对付那四个大的,还要对付一大堆这种小毛贼,你让培刚怎么面对他以前兄弟,实际上就是不让他上阵,培刚也很苦恼,他也希望这黄巾兄弟投过来。但是,我们招了这么长时间他们都不来,现在又岂是他说几句话就可以的。”

  “那最后怎么让我姐姐去了?”我想摊到谁也摊不到姐姐的头上。

  “还不是因为你跑了,你啊,你是有点太孩子气了。不过这次你带回来的好像全是能打的人。也算抵掉你这次临阵脱逃的罪过了。”虽然话有些开玩笑感觉,但是杨哥似乎还是很认真的,我也点了点头。他继续说道:“是你姐姐最后自己站出来的,她说本来这事是她弟弟该做的,但现在他不在,作为他的姐姐,她必须站出来填补这个空缺。老师开始不让,最后是你姐姐一直坚持,最后因为军情紧急,最后只好这样了。培刚都急了,他说他兄弟不在,要是银铃出事,他怎么和你交待。最后,培刚给你姐姐做副手,在军队后面运送粮草,以作后应,还让盛斌做你姐姐的副手,你想想吧,我们缺人到什么程度了,小斌才过十六岁啊!这次都给调出去了。你好想想吧!”

  一直没有说话,我真是被教训的一点脾气都没有,姐姐为了我去和贼寇作战了,我却在干什么?

  “你快点回荆州吧,老师缺人缺得厉害。你回来,我们至少用人上宽裕了很多。”

  第二天,已经需要杨哥给我讲笑话了,因为在一望无际的洪泽上,想着遥遥无期的归日,想着我的种种不智之举。我的心就有些低沉,杨哥可能感到昨天和我说的话可能太重了,今天就给我讲的全是一些好事,实际上他昨天他已经故意留下了很多地方让我发问,但是昨天我最后一直在伤心自责而没有问他,今天他主动给我讲了那些高兴的事情。

  子玉本来在汉中,后来因为南方有乱,将他调了回来。而且,也是因为周密周仓二人干得确实不错,才放心让他回来。而那两个人,周仓十七,周密十六。恐怕从来没有这么年轻的太守和关隘守将。而且他们的人望还不错,周密有着与年龄不称的成熟,既有少年特有的顽皮同时又还能很稳重的处理政务。周仓则是一个彻底的老实巴交,但又办事认真踏实,而且比我们还更平易近人的好孩子。

  他们还成功的打退了董卓一次奇袭,按说,能打退是有些侥幸。董卓自仲夏初开始,就每五日派万余军队来关前看看,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乘之机,有时就到谷口邀战,我们当然不理他。他们待一两天,也就撤了。

  仲秋,将至重阳,深夜,又是对方来兵又刚撤了的那天晚上,一切寂静。忽然,蜀山关悬崖上的我们全军的准备在重阳祭祀时宰杀的鸡鸭,忽然全叫起来。周仓是只要对方来,就算已经那么多次了,大家都认为董卓不过是示示威不必在意,但他还是住在关上,以防万一。他听到声音立刻起来,到悬崖边发现西凉人正在往上爬。而放哨的士兵认为没事,居然很多都已经睡着了,他赶忙大呼起来,关上士兵很快也都起来了。这时,西凉已经有人爬上来了,在勇敢的周仓的带领下,他们终于又将西凉人赶落下了悬崖,第二天才看到眼前的平原上居然有十几万西凉人,最后西凉人终于无法可想,撤退了。事后,还是一个西凉俘虏告诉了他们,每次他们来一万,但撤回去的只有四千,其他人都隐蔽在崖前的树林中。这样,等我们麻痹时,他们一旦攻上去,便立刻有十几万人控制整个入川隘口,我们在想把他们赶回去,就很困难了,实际上应该说几乎不可能了。自此后,周仓的小心谨慎被大家认同,子玉这才能放心的回荆州。

  今年夏天闹的水,主要是江南水大,鄱水,豫章水等南方河流皆大涨,但汉水就没什么动静。今春征发的民工成了挽救荆州的大功臣,不仅建好了蜀山关,还修好了整个荆州的所有拦洪堤坝。只是我还有些疑惑,我见了老师一定要问一下。

  子通一定是最倒霉的,才当了几天长沙太守又离开长沙,本来他在长沙替杨哥,可关键就在他也结婚了,他的夫人名字娶得不太好,实际上不能说不好,但是在这个关键的实际时间地点她的名字是在不好,最后他不得不再到益州去当上庸太守,离开这潇湘之地。忘了说他的夫人的名字了,他夫人叫黄泽湘。但是我还知道,子通还没到十八。

  而一个同样没过十八得意少年已经要做父亲了,他就是子涉,是我们的人从京中得回的消息,应该是今年冬末明年开春的日子。不过,子圣那里好像还没什么动静。

  玉君也怀了孩子了,这还是在一次战斗后发现的。幸亏师娘在南野,孩子听说没事,但是我们一下子就算是折了一员上将,总不能让嫂子大着肚子作战吧。这让姜政平锦帆贼更感到掣肘。

  西南子渊和子悦干得不错,南蛮人来骚扰过几次,都吃了这二人的亏,夹着尾巴跑了。

  西北也有些麻烦,好像是有人挑拨,很多异族和登他们有矛盾,幸亏我们在那里留了重兵,而且登他们也把士兵训练得很好。在西凉那里,北面有丁原三十多万人,西北有韩遂二十多万人,还有西边山脉上的羌、羯各族十几万人,登靠着我们几乎占整个荆州一半的人也只是十万多人,居然让三方现在都不敢动。不过想想,敢动的一定是傻瓜,山上各族的人和我们差不多多,打我们他们也不一定能赢,所以他们不会和我们轻易打起来,只能稍微骚扰一下。丁原、韩遂自从打过一仗后,不仅都损了不少兵马,而且心存芥蒂,都巴望着对方去打,而不会自己动手。

  李真最后还是娶了周玉,因为听说周玉很招李真祖母的欢心。

  下面几天,过的比较好,我基本上全好了,就是想睡觉。

  三日后,我们终于离开了船,龙行等人开始走路都有些摇晃,看起来很多人都这样,我还好。他们还都不承认是自己晃,认为是地有点晃。我想起了张衡,我想应该拿侯风地动仪出来给他们看看到底是谁晃,我还想到那一对夫妻俩。不知刘雯回娘家怎么样了。

  很多马都不是很好,下了船后,都恹恹地拉不动车,总想往地上瘫。我们只好在洪泽边停下歇一天。

  第二日,总算那些马有了点精神,他们一路上都说这半个多月一直坐船真是麻烦。我心里倒有点可惜,这一路什么没看到什么,就是在睡。

  不过,我开始坐马车了,因为他们一致认为我装病下江南比较好,只是让我又有些安逸的痛苦。一个人躺在给我铺好的马车上,马车外还被他们折腾了很长一段时间,说得和我的身份相配,我说我不介意,但许子将说刘繇会介意。

  所以,我就继续装病。

  刘繇客气地在马车外和我致礼,我则已经“发不出什么声音”了。刘繇让我好好休息。还给我手下的人交待了一些事情,好像那些是他手下的人一样。

  我没能看他的样子,因为,我绝大部分时间是在“昏睡”之中。我至少得表现出一点敬业精神,将昏睡进行到底。

  陶谦来拜见了我,送来一些大补的药,我一样看不见他长的什么样,他至少不会撩开帘子自己进来看,不过听声音他要比刘繇老很多。

  但到了阎兄的大营,我就要好些了,虽然我还是被限制出车,但可以不用装昏迷不醒了。因为可能会有人监视着我,阎兄也是上车才与我叙话。除了互相问候,大谈兄弟们的婚事外,我们还谈了不少现在的时事,应该说,文盛要比宏伟要驽钝一些,主要是我和杨哥讲,他则更多的是听客。我还提到了嫂子,问他新婚的生活如何,他不肯答,但他倒没有脸红,只是有时说说就急起来。

  又待了几天,他们将我护送到潜山,这是九江南边靠着江的一个小镇,旁边有座潜山,我们在潜山镇待了好几天。这里也是杨哥他们驻军的地方,因为要通过潜水下长江,去江南与姜政保持各种联系。我们的路线是先直接到江南姜政处,再折到荆州,因为直接向西会进豫州,现在,据说那里刘辟、龚都闹得很厉害,去那里可能会很不安全,走江南一线,至少我们还有军队可以帮助保护一下。

  他们说在这里,我可以稍微放放风。因为,我们得等船来,而且这里是我们控制,只要我别太过招摇,应该没什么问题。

  中平二年十一月十日,时间过得很快,冬天都过了一半了,但是天气还是不太冷。那天早上,我起身时感觉整个身体好多了,也有精神了。在住的地方找到一面铜镜,仔细看了看现在我的尊容,脸色还有些苍白,胡子已经可以用乱七八糟到一塌糊涂这个词来形容。我决定剃胡子,许子将给了我一把快刀片,还给了我一些敷在伤口上止血的药,然后那个老滑头就跑了,选在我刚有了一肚子不满的时候。于吉则让我小心,免得妆了幌子,没法见人。

  我成功地剃了第一次胡子,我对结果表示很满意,没用上那些药。我还让人给我赶作了一套黑色的新衣服,很普通的一套冬天的厚衣服。我想这样应该就没什么人注意到我了。

  我又见到了龙行,我见到他和夫人在一起,我记得我和他说的第一句话是“好久不见。”更让我有些惊讶的是他也长出胡子了,对此我也想不通为什么当时我那么惊讶。和我乱糟糟不同,他胡子满精神的,鼻子下整齐的两撇,只是下巴下也有点小毛。我把许子将给我的刀片给他,建议他把下巴下那些有些乱糟糟的杂草清理掉,以免有碍观瞻。我还把药转赠给他。

  我还见到了其他人,小南和文文已经形影不离了,不过两个人更像玩伴。他们对我的新形象表示惊讶。文文比较可恶,她说我冒充读书人形象。

  见到阎柔时,他正指点一个小孩使方天画戟。可这个小孩我从来没见过。阎柔看见我,立刻和我打招呼。还让那小孩给平安风云侯行礼。

  那小孩看来肯定受传言误道,他仔细打量了我半天,认为我不太像,而且是很认真的那种。当真是童言无忌,我立刻就喜欢这个小子了。为此,我还提起他的戟给他指点一二,这小孩只有十二左右年纪,身体有些瘦弱,但力气倒是有些,那方天化戟虽然是木杆,但连上前面的戟头也有十几斤重,但见他挥舞的确实也有点模样。

  戟可以当枪刺;可以为刀斫;可以似钩钩。让他在这三个武器的动作基础上,慢慢把这个武器的所有动作基本功练好。他看来领悟能力还不错。我问他叫什么名字,他很响亮的告诉我他叫宋谦。我让他跟着阎柔,我觉得这人以后,应该也能成一将。

  不过他立刻又给我跪下,希望我能把他的兄弟从水贼窝里救出来。我问是怎么回事,他说,他们那里因为大水,很多地方都聚众成了水贼。他表哥把他也拉进了贼窝,让他也参与抢劫,他就这样糊里糊涂地成了水贼。他在贼窝里认识了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人,也很处得来,两个人就结拜了弟兄。互相照应。他希望我们救他,否则总有一天,官军去清剿时,他兄弟会折了性命。

  十二岁,十二岁就当了水贼,现在是什么世道。我这样问自己,难得这小宋谦还能如此重情重意。

  “你兄弟叫什么?我找人想办法。”

  “我二弟叫陈武,他很好认,他有一双红眼睛,一头黄头发,他才十一岁。”

  十一岁,十一岁就当了水贼,现在这个世道是不行了。不过这个陈武长得是够呛。

  我立刻派人去找阎、杨两位兄长,和他们说了这事。我的信上说,既然在扬州没什么事,不如去徐州给我追查一下九龙口的水匪窝,查查伤我的元凶,将陈武救出来。毕竟还是孩子,把他们当江洋大盗,是有些过分。

  许子将和于吉打算和我们告辞了,说他们要到潜山上去见见他们的一个老朋友。然后住一段时间再去荆州,反正他们走豫州不碍事。文文就让我们带着,免得她在山上无聊。

  在潜山镇待的有些无聊,龙行等着做父亲,小南见色忘大哥的厉害程度显然超过他姐夫,土荆烈夫妇我不好打扰,阎柔正处理着整个队伍的所有事物,还要指点小宋谦习武。我就想去潜山去看看那两位前辈,以及那位他们的老朋友。

  那天早上,应该是中平二年的十一月十三日,那天山那边又有了云彩,我就驱马去了,没提天狼,没带铁弓,因为太显眼。也没告诉所有人,只是在屋内留了一张条子。潜山离潜山镇只有十几里地,在潜山镇就可以见到那上面云雾缭绕。有些海外仙山的模样。

  山下有个小村落,问了一下上山的路,便上去了,村民建议我不要上去。但是我还是上去了,既然两位前辈上去了,我上去应该也没什么问题。这条山路是有些险,自山脚到山腰有一段很险的山路,一边是百尺悬崖,一边是不可攀爬的绝壁。马在石头路上有些颠簸,总感觉随时会掉下去,或者随时会撞上山壁。就这样带着提心吊胆的感觉绕着几个大石柱子绕了几圈,这才到了山腰上的一块平地。眼前一座青山便赫然现于眼前了,与山下一片枯叶萧瑟比起来,这里显然要让人心中畅快很多。

  天阴了下来,山上雾气挺重,一阵风袭来,我觉得衣服还是有些单薄,赶快继续前行为上,我裹紧披风,纵马在平地上稍微搜寻了一下,只有一条好像不久前有人走过的羊肠小路通向山上。而且颇陡,只好下马,拴好,便上山去了。

  山上雾气颇大,幸亏路只有这条,如果这称得上是路的话。随着雾的不断袭来,身上也寒意加重,我看来身体还没有完全好,总是感到有些冷。

  我使劲搓了搓了搓两条胳膊,继续前行。

  开始下雪了,山上的树木也开始稀疏起来。这山上还有很多巨大的岩石。每次到这种岩石时,就是我麻烦的时候了,因为我不知道下面得向哪里去了。在这些石头边缘部分去找一些足迹,可是学很快就燃着一切开始变得模糊,我只好朝隐约而现的山顶走去。走不多久,雪又停了。云也散去,我才发现这山的顶峰竟就是一块巨大的石头,与下面的覆盖着雪的松柏有着非常明显的分界。

  我忽然又有了些诗意,一边走一边吟唱出来:“扬州朔月雪,潜山一时素;不知何处来?思量无觅处。疑是不周覆,以之为天柱。”本来还要作些感慨,忽然我的诗意被打断了。因为我见到了人,确切的说是个年轻女子,离我有百步之遥,这让我定在松下,静静地欣赏:

  不着浓妆,不着霓裳,清丽而脱俗,亭亭而玉立;素衣中的纤纤细腰携着风在松柏中穿行。在这白色衬底上,是一幅名家都无法描述其意境的画。

  我不知道我当时在想什么,但是我知道我当时呆了一段时间,醒过来才发现,我身上落满了雪,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落上的,从哪落的。

  那女子停下了,好像特别为照顾她,风也停了。

  那女子用一个拂尘拂去一个凸起的石头上薄薄的积雪。从随身的包袱中,拿出一方砚台,从一个皮袋中倒出些水来,我当时在奇怪,水在这个温度下应该早就结冰了。

  她开始研墨,我则静静的看着她磨墨,不想破坏这美妙的景致。研了一会,她开始提笔在那石头上写着什么,我想看看她写什么,可又怕我的出现会吓坏她。

  就这样她时而奋笔疾书,有时闭眼仰天思索,有时带着笑,有时带着忧伤,似乎在构思她的作品,她那张俏丽的脸在这雪地上无疑是最美妙的图画。

  忽然,那女子用手按住了腹部,这让我也按住了腹部,有些不明所以,她脸上的表情似乎表示她正受着很大的痛苦,我有些慌张,不知道该怎么好。

  就当我准备去帮忙时,她有了新的举动,让我的行动停了下来。

  她从雪中搬起一块石头,往地上猛砸,连续地砸。

  这一切让我全都感觉莫名其妙,她的所有动作行为似乎都让我很摸不着头脑,我不知道她下一步要做什么。

  直到很久以后,我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而当时,我只是这样傻乎乎地坐在松下,如一个雪人,或者讲,作为一个雪人。静静地注视着一切,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即使到那时,我还不能确信她是不是一个真实的人。

  

第六十四章 扬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