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 下山

    “你父亲和祖母给你定下来的。”这是他最后一句,然后他和那二人交待一下,就走了。

  我有一种无法言及的心酸与难受,第一次这么明显的喜欢上一个女孩,为了想见到她而如此不同以往。当这个女孩所有的一切,除了她的笑容,全部深深印入我脑海时,我却忽然有了一个未婚妻,而且还真正是父母之命,一个我无法抗拒的理由。

  人不可不孝,虽我没受过他们的养育之恩,但是毕竟是他们的传人。我绝不能让他们的约定成为虚言,我不可玷污他们的名声。

  但我真割舍得下吗?心中又是一紧。

  我要走了,我是待不下去了,见到兄弟们也许会开心点。左慈在我走之前,叮嘱了我半个时辰,这在我的意料之内,通常他想起来一件事情,就会和我讲一遍,最后,我听到他说一个月后他来襄阳十五次,十八岁生日那天告诉我我们家情况二十七次,小心身体,别受伤的次数太多,数不过来了。年岁大了,人的记性是不好,但是像他这样的记性道真是第一次见。饶是我这样的怪心境也给左老道给扯得不知所以。

  我还是要把那女孩接走,为了免得过于唐突无礼,我还专门先登门表示先下山,再带辆车来接,但是似乎他们不太介意,尤其是黄忻和主妇。那妇人趁着黄忻收拾时,私下里问我有否婚配。我把刚知道的事情告诉她,她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只是问了我什么时候动身,我说马上,她便最后说了一句,把忻儿交托给我了。还对我行了大礼,让我颇难回礼,只能慌张长揖表示不辱所托。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信任我,也许是左老道的缘故。

  想到谁就是谁,左老道忽然又赶上来。说他忘了几件事情,第一,他一个月后要来荆州襄阳;第二,十八岁时他要告诉我所有的事情;第三,别打其他姑娘的心思,至少结婚前别打,对于这句,我的理解是左老道年轻时绝对是个花花肠子;第四,是我替他说的:小心身体,天气凉了。他忽然很感动,认为这是我对他的关心,实际上对他我更多的是一肚子怨气。结果他说他好像忘了一件事。最后只能摸着脑袋回去了,嘴里还嘀嘀咕咕。

  才过了两天,黄忻的精神就好了很多,脸上也有了一些红润。我看见她挽着包袱和众人告别,我就识趣的先走到一边。等众人叙话完毕,才朝众人行礼。然后,对着那位才女,我就有些支支吾吾了,表示请跟我来吧。

  我们一前一后的又走在那个山梁上,那天云挺高的,没下雪,整个天还是阴沉沉的。我一声不吭的走在前面,她一声不响跟在后面,我有些想转过头去说话,却不知该说什么,只能快走,我知道山腰那里有一匹马,那马估计都快冻死了。前天的那场大雪确实够呛。又冻了两夜。估计我们得准备步行下山了。我觉得我没有问题,她就不一定了。

  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她受了伤才好一点,这样爬山越岭她哪受得了。

  我忽然转过身子,我们都下了一跳。

  “你没事吧?”她的脸像才出锅的红薯一样,喘着粗气,这个比喻我曾经用在才洗完澡和我一起吃饭的姐姐身上,姐姐差点没把饭喷出来。

  “你没事转什么身,你也该知道你个子高,你不怕吓着人啊?”她喘了几口气,又说了一句,“你能不能不要走这么快?”

  我表示很抱歉,而她第一次露出了微笑。在这雪地里,那就是最美的报春的花,整个云层似乎也被立刻吹散,露下了几缕暖阳,雪地上似乎立刻开始露出各种绚烂的光芒。

  “日头已经在西面了,我们不快走,晚上都到不了潜山了。”她却似乎不明白看到最美风景的我,小心的提醒我,而我只好收敛心神,想起左老道的话,只好叹了一口气,便要转身继续。

  “子睿留步!”说左慈,左慈就到。他的声音又在背后想起,我想当作没听见跑掉。

  “呃,好像左道长在叫你。”我只好转过身来,表示谢谢,然后看着山梁上正小跑而来的老人,左慈的身体确实不错。这么大岁数居然还能健步如飞。

  “我忘了一件事,这个给你的老师。这是我的师兄南华子给你老师的堪爻,让他自己去体会。”他递给我一卷绢帛。我先收好,问他还有什么事情要交待。结果,他想了半天,终于想不出什么东西,嘱咐我小心便让我上路了。

  我对于那个爻堪很有兴趣,既然他没说我不能看,我当然一走远,就看起来,反正我向老师最后也会让我看的。南华子是我们那里有他的传闻,据说有通天彻地的本事,知前晓后的神通。所以,我想这个要看会让我有很大收获,这是一张图,但是我确实看不懂。

  我皱着眉头,这是一条路,路上有一辆车,车边有一个人,从服饰上来看应该是老师没错了。他正和那辆车一起向远处林中的一座城走去。老师的背上绑着一个巨石,让我觉得有些熟悉,我好像作过这个梦。这让我有些疑惑,将它再次卷好,塞入怀中。慢慢的想。不时地掏出来再看看,实话讲,还是不懂。

  又再次走到那石旁边,不知什么时候又落了雪,我抢前几步,用手拨开雪,看了看还存在的笔迹,看了看才女。开始诵读起来,她开始有些惊讶,后来,就开始有些赞许。

  “没想到你一看就知道我写的是什么,你和你看起来不太一样。”

  我从怀里掏出两张纸,既有她的十十字阵,又有我给她编排好的诗。

  “没想到你这么用心。”她低下了头,“实际上,我还没写好,写得也不太好。”

  “你的才华子睿远不能及,姑娘谦虚了。”我很诚恳地说,接着我第二次看到了这片阴云下的灿烂的阳光。就从那件事开始,我们的话开始多起来。

  我们提到了卓文君和司马相如,她的诗中描写这段描写得确实很精彩:昔觞难追,追忆文相,相弃乡远,弃乡远家。家于街市,街市形藏,市形藏情,形藏情朗。描写出一对情侣离开家的那种乡愁,淡淡但很清晰,而后面的追尾成诗,就更是写出了一对在街市间当炉卖酒的情侣的坚贞不变的爱情和那种缠mian。我情不自禁的又开始朗诵起来。

  “你很喜欢他们吧。”

  “嗯,那种为了对方而愿意牺牲一切的情意不是非常感人吗?”

  “你有心上人吗?”我觉得我的大胆有些肆无忌惮,不过她很爽快。

  “还没有找到,没有这样能让我一下子就动心的人。”她的话虽然很诚恳,但是却有些伤了我的自尊心。

  就要进入那片我来的树林了,我最后回头看了一眼那坐飞来峰,在云中它是不是露出一角,如同天中飘浮的一块巨石一般。

  进入树林里,路途就有些麻烦,应该说很是麻烦。她的大裙裾,总是拖曳在低矮的草丛中被扯来扯去。她努力拎起裙脚,有些抱歉的看着我,我则觉得我有些对不起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她有些困难的在林间小道行走时,她主动开口为了表示她很好,没什么问题。

  “可惜,我不是在卓王孙家,那些权贵眼中我只是一个可以用来赠送礼物,而不是一个得捧着的公主。我也不能一走了之,因为,我还有一大家子。……不过,如果让我在卓王孙那样的家里,我是否能勇敢到去街市卖酒,我不知道,我和佩服卓文君的胆魄勇气。”她的话中夹杂着气喘,虽然她想表示她没事很轻松,但是她还是有些撑不住。她是个很大胆的女孩,非常大方的直接和我讲这种事,应该说很符合那些传说中的大才女的形象,不过她看起来没那种傲气,姐姐好像也没有。

  但是我却就这样有些傻傻地在背后,我想背她出去,抱她出去,但是我不能,因为虽然这是这黑黑森林中唯一的光芒,但我知道我已不能拥有这片光芒了。一种凄凉甚至让我不想正视这夺目的绚亮。

  “我听见了马叫声。”

  “对,那是我的马。它可能快冻死了。”

  不过事实和我想得不太同,我这一路不致眼睛长到那里去了,居然没注意到,地上没有雪了!好像隔着森林,雪就消失了一样。

  拴着马的树边连衰草都给啃光了,它肯定是饿得厉害了,我过去赶快解开绳索,让它赶快找些草吃,回身让黄忻休息一下。这里已是一片萧索,但是没有雪。我又看了看近在咫尺般的云层,这次才知道原来它和雾没什么两样,记得小时看它,我一直认为它很厚,可以在上面坐人。

  山已经消失在眼前,只有流动的云在灰蒙蒙的天幕上游动。

  我牵着马,让她坐在马上。我本来以为会听到推辞,然后我坚辞不受。但是她似乎认为这想当然,不过她似乎很惊讶于为什么我不上马。我心里也很惊讶,这小女孩还真是想得开。但我肯定还属于卫道士。我最终也没上马,她还有所指的说,现在小孩怎么都这样。我立刻表示很大的不满,我表示我不是小孩。她立刻指出这种争强好胜的性格说明我还很孩子气,让我一时语塞。但是我还是说,这样的讥笑似乎有些过火。她说她只是指那些小孩,是我自己跑出来认的,这下我彻底没话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觉得我挺会说话的,碰上她怎么就这么不中用,心里憋了一肚子气。

  “不服气是不是?”马上那个小女孩有些不依不饶。

  “怎么了?”

  “小孩子脾气又来了。”

  我感觉我今天好失败,但必须承认我是有些小孩子气,今早还是一肚子郁闷,居然现在斗了阵嘴,似乎就没什么了。和她做个好朋友也算是件好事,虽然有些酸溜溜的,不过,我很想得开!……我是不是有些自欺欺人。

  “你怎么了?”

  “没什么?”

  当我们离开崎岖的山路,天也晴了起来,只留下山还笼罩在云雾之中。她四处张望,开始问这问那,一年了,外面什么样子,她几乎都不知道。她知道有黄巾之乱,因为刘老头就是因为那场大乱,才病情加重的,最后一命呜呼的。

  不过她似乎不是很担心刘繇,我想可能是因为我吧。毕竟,我是平安风云侯。我现在在干什么?牵马!我忽然想把那小丫头赶下来。不过看着那张兴致勃勃四处张望的脸。我又把想抖抖的官威,限制了下去。我觉得我受到的教育,肯定是那种贤士教育。我能这样理贤下士,为才女牵马,我想以后会不会传出我的各种佳话来。我感觉到我的自我陶醉了。

  “你好像在臭美吧?”一句话让我一张俊脸变成一张臭脸,又给她憋了一肚子气。

  我给她讲了平定黄巾,分封诸侯这些事情。她问我的父亲是不是什么大官,怎么爬这么高。她用词怎么和姐姐一样尖刻不留情面,为什么个个都认为我的高升是“爬”。

  “好难听啊。”我表示很不满意。“我只是一个布衣而已,但我在北方纵横捭阖,为各位平乱上将献计,入对方大营,如入无人之境,说退黄巾百万大军。自此,我洛阳方得保。”我觉得我的脸皮简直厚到了极点,我说得竟然慷慨激昂,毫无愧意。

  “这么厉害?那你打过仗吗?”

  “打过!”我不假思索,“我在汉中击败了董卓,把他……”

  “怎么了?我在益州就听说过陇西董卓残忍暴虐,你把他宰了?那你很厉害啊,听说他手下精兵强将很多。子睿,子睿……”

  但子睿已无言,只是静看着前面飞来的十几骑,我都没有用手去遮住脸以躲避滚滚而来的灰尘和石粒。石子弹到脸上也不在意,因为,我知道我和她之间的隔阂将越来越大。因为,她的家乡正因为我自以为的妙计而遭受蹂躏。

  “子睿!……谢智!……平安风云侯,你到底怎么了?”才女正想尽办法让我回答她,但我却有些失魂落魄。

  路过的十几骑却忽然撇下了一匹在我们身边打转的枣红马。一个少年将官背插两把短戟,他使劲地兜住马。仔细地看着我,上下打量,那双锐利有神的眼睛让我有些不安。我也打量了他几眼,阔面宽肩,随着马的转动,无法仔细看清他的相貌,好像有些书生气,但盔甲下壮实的身躯和戟上随风翻飞的血色缨子,让我感到些压迫感。

  他忽然翻身下马,对我一拜:“末将合肥郡王手下参将太史慈,参见平安风云侯谢大人。”

  我转过了好几个想法,装糊涂说他认错了,可我这一丈多的身躯太眨眼,就算我不认他也拿我也没办法,但黄忻已经把我给卖了。而且,就算装假他回去还是会和刘繇说。

  “太史将军请起,请问你可知我长兄谢智,现在可在潜山,他现在还好?我得到消息,便带着嫂嫂自襄阳赶到这里,见你刚才那一言,显然你已见过我长兄。”我很恭敬地回了一个揖,但带着很急切的口气说。

  “你……”太史慈显然有些上当的感觉。

  “我是他的胞弟谢义。”我很恭敬地再行了一个礼。心里暗道,小黄丫头别给我捅漏子,不过看来她确实是个聪明人,她也很恭敬地行礼,“请问我家侯爷现在如何。”比我这个“弟弟”还要急切。

  “呃……听说好多了,但好像还在昏迷不醒,但大夫说性命已无忧了。我没见成,据说还在睡。”他应该是受骗了,这个毛头小子毕竟还是年轻。

  他有寒暄了几句,最后很客气地走了。我还恭敬地朝马上人说:“嫂嫂,我们也上路吧。”

  “你这个玩笑是不是开得过大,还占了我的便宜。”等太史慈走远了,她一脸愠怒而又显得其实无所谓的样子。

  “你不介意吧?”看着她的样子我就知道不会介意,她似乎把这个当作游戏。

  “你已有夫人了?”她面无表情地问

  “没有,但快有了,这档子事也是才有的,上面给做媒的让我有的,左老道会来给我主持让我有的。”我也面无表情,不过嘴笨得有些问题。

  “哦,”她脸上恢复了轻松,这让我有些失望。我本来期望她有些黯然,这样会让我好受点。不过想想似乎那样更不好受。她又问:“你干吗要这样骗他?”

  “这些事情不好说,”我正经起来,“我想应该骗过他了。”

  “骗过他了?”她有些惊讶,“你不是在随便开玩笑?你就是要骗他。”

  “当然,官场上怎么能这么随便到像普通邻里一样肆意玩笑。”

  “除非他是个蠢到家的人,否则,他肯定看穿你了。”

  “为什么?我说的很自然啊,你配合得也很好啊?而且你还拿着包袱。”

  “不是这个问题。”她又有些气苦,“从荆州过来好几百里地,堂堂平安风云侯的胞弟,居然要走过来。他的夫人居然不坐马车,而坐一匹瘦马。”

  “而且我们身上的衣服,容貌都绝不是那种行了几百里路的样子!”我也有些恍然大悟。

  “你看来还没蠢到家。”

  “对不起了。”我感到了一丝不安,得快点回去。徐州的事把我有些弄怕了,我还摸了摸腿上的伤处,有些酸麻。

  “上来吧。”她立刻知道我为什么要说抱歉。

  听到这话,我毫不犹豫地窜上了马,在她的身后接过马缰,双臂环绕着她,便向潜山城跑去。

  又一次和非姐姐的女孩子这样近,好像上次也是她。少女身上有股香味,不是那种胭脂媚香,而是一种自然的淡淡体香,也和姐姐身上的不是很一样,我情不自禁的凑上去嗅了嗅,却又不敢大声,因为她的耳朵就在我的眼前,两只精致的银耳环,挂在那圆滑而红润的耳垂上。在高挽的发髻下,高高的领口就对着我的脸,随着马的跑动,不时漏出几缕香气,随着一丝温暖扫到我的脸上。我好像有些脸红,不过还好她应该看不见,

  不过,跑了几里,我就又停了下来,因为下面有些反应。而且双臂为了绕过她而不碰她,而显得有些僵硬,而且屁股被硌得有些疼。

  我下了马,尽力走出正常的步子,表示我在前面可不可以。她抱怨了一句,说我这人真麻烦。不过她还是同意了。

  我刚上了马,她就紧紧地抓住我的腰,我有些吃痒,差点掉下去。我建议她换个方式,接着我的脸更红了,她的双臂环绕住了我的腰,脸贴在我的背后。

  “快走啊!”她的话让我发现,我一时只顾着脸红了。

  不过这次也没好到那里去,我知道我急速的心跳肯定把我给出卖了。

  好不容易挨到潜山县衙馆舍,我赶忙下马。院中依然只有小宋谦和阎柔。阎柔走过来,让小宋谦继续不要受影响。

  “谢大人,这位……”她指了指我的身后,黄忻没有下马,只是她的兴趣似乎更多的在那个挥舞方天画戟的小孩身上。

  “从前山上受故人之托,让我护送回益州的人。”我随便答了答,然后压低声音:“刘繇派人来了?”

  “是啊,幸好您不在,否则让他们看见您就不好了。他们旌旗都没打,直接跑过来说是看望,但是却几乎是直闯,最后发现我们几十个人挡在你的屋外才罢手,他们似乎已觉得你在装病。”

  “路上我碰见他们了,可能他们已经知道我在装病了。”

  “那我们可能得走了吧?”他的提议和我想得一致,我点了点头。

  “把兄弟们找齐,咱们得走了。”

  阎柔一走,小宋谦就停下手来,跑过来给我行礼,没想到这小子,这些礼节倒不含糊。不过我也不含糊,大声呵斥他想偷懒的居心,让他继续练习。

  “吓唬小孩干吗?自己刚刚当上大人,就拿小孩子出气。”我立刻哑言。少女跳下马,动作很是矫健。让我想起了野丫头周玉。她过去好好安慰了那个被训斥的孩子。接过他手上的方天化戟,也挥舞了几把,立刻让我对她又有了一个崭新的认识,她力气确实不小。小宋谦的方天化戟也有个十几斤,在她手里就有点像玩具了。

  我赶快回去,拿出天狼来。有一种显摆的感觉把这个显示给她,让她挥舞一番。不过这次,我就拉着小宋谦,跑到旮旯里石头后躲起来,以免误伤。天狼好像还是显得沉了一点,她挥得有些吃力。没几个回合,她就拖着天狼四下找寻两个躲起来的人了。

  “何处来的大胆小贼,竟敢趁我大哥不在偷他的兵器。”北海正好和他的爱妻正从院外回来,见此情景,立刻大喝。随即,以身护在娇妻身前,掣出铁剑在手。现在的龙行无论是衣着,行动,话语都活脱脱是个汉人青年将领,几乎看不出他身上的鲜卑族血统。

  黄忻丝毫没有解释,而是撇下天狼,提起宋谦的方天化戟,脸上带着笑。

  “那又能怎么样?”

  小宋谦很惊讶地看着我,问我,“谢大人,您带来的这个姐姐是谁啊?”

  “所谓才女,就是妙不可言状,所以要拆开,还要倒置。”这是我给小宋谦的解释,不过显然他的理解能力有些欠缺。这个黄忻真是太有意思了。结果,我居然和小宋谦都没出来,他在想我和他说的是什么意思。而我则是看着这场中局面的变化,看看有什么更有趣的事情。我知道打不起来,因为阎柔听到这里的嘈杂肯定会赶来,而在此之前,显然黄忻不会进攻,而龙行为了保护他的娇妻,也不会擅动,那么就等着看他们大眼瞪小眼的好戏吧。

  可惜,没想到这时候会出来那一档子人,把我想看好戏的计划全部打乱。

  “姐夫,保护好表姐,我来对付她。”眼看着一个傻小子,挺着叉子就冲上去了。接着就斗成一团。

  我不得不对黄忻再有一次崭新的认识。堂堂匈奴后人呼萨烈家族的宝贝南国居然几招之内拿不下一个如此小巧玲珑的益州才女。不过也让我对这个才女在益州平时做什么事产生了怀疑。

  “住手!”我觉得还是赶快出来比较好。

  “大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龙行又惊又喜,这时阎柔才匆匆赶过来,询问发生何事。

  “没事。”我和黄忻同时回答,龙行和小南都有些摸不着头脑。我还去找小宋谦,发现他还在墙角冥思苦想。在找到他之前,我还看见许文文毫无表情的继续吃她的小吃。

  “兄弟们,我有事要和你们商计。”我喜欢快点转入正题,免得黄忻对我有所意见还以她的才华发挥出来,肯定会让我难堪。我只是捡起天狼,好好擦拭了几下。

  当然,我还介绍了一下这个新来的人,为了表示信任和尊重,我请她也列席,因为,它也要和我们一起度过这个险境,有些难为她。

  不过黄忻有些不尊重这个会场,她和厉夫人在下面窃窃私语,不过这对我来说无所谓,只要她别给我捣乱我就谢天谢地了。

  “我在路上碰见了太史慈,他应该认出我了。所以,我们最好赶快走。”

  “这里是杨、阎二位将军所辖之地,按说,不会有危险。”虽然阖首,阎柔还是提出了异议。

  “大家来看此图,潜山本非临江之城,其沿河向南还有庐江,皖城二地,只是大水之故,这里才是口岸。但这一路下去尚有一百里地,此河在此处不是很宽,只一百五十步,若有人在此一百五十余里上伏击我们,我们凶多吉少。这潜水河也许就会是我们的葬身之地。其势已是火烧眉毛。我们即刻领大家河右三十里向下游走,并命人单骑去入江口,让接我们的船沿江往上游等我们。”我发出了指令。我让龙行找一个箭法出众的人去江边送信。其他人赶快回去收拾。

  “你还蛮有派头的吗?”等众人散去,黄忻开始找我的碴。

  “还可以吧。”我觉得碰上她,我的嘴总是笨得吓人,而且我还有些紧张。

  “你真的是平安风云侯吗?”

  我知道她要问什么了,立刻回答:“有些事情你无法理解,这种官场上的事情,是难于理解。”

  “是啊。”她也若有所思,忽然晃过神来,对我说:“我是觉得你的封号实在取得不好,和你在一起我真的感觉不到一点平安的感觉。你叫凶多吉少或风云凶险侯都不错,总之,碰上你就没好事。”

  “你给我留点面子好不好,我起码也是个钦点的万户侯。”

  “那你找人把我下大牢啊,或者干脆一剑斩了我啊。”她闭上眼睛,升出双手。

  我当时的唯一感觉就是这个才女真是太可爱了,有些不自觉的伸出手去触摸了一下她的手,她的手不是那么细嫩,但是却很诱人。她的手一颤,没挣开眼睛,手也没动。但是我的手还是放了下来。

  “我不会抓你的,也不会杀你,我的脾气你也知道,我和那些官僚不太一样,实际上你到荆州后,你就会发觉,整个荆州官员也是这样。”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扯到这种事情上。

  她挣开了眼睛,看着我,又是那双没有任何脏东西的眼,她平静的看着我,我感觉不出她的心情。

  “你的身体好点了吗?伤好了吧。”我的手一指,忽然觉得指的位置不雅,立刻又放下了手,总感觉自己的手有些不对劲一般,低着头,在衣襟上搓着那只手。

  “回去问你的母亲,你就知道了……”她好像有些生气,我连忙抬头,她的样子好像就快被我逼疯了一样。

  “算了算了,我不问了。”我有些怕她了,“我没有父母,至少我不认识他们,但我知道他们的存在,因为左道长会在我十八岁生日那天,告诉我一切。我只有一个姐姐。”

  “哦,对不起。”第一次看见她脸上挂上了歉意的表情,她也低下了眼。“我不知道。”

  “没关系没关系,我十八年都过来了,没什么的。”

  “大哥,阎大人来了……我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鲜卑族长这句话让我才发现,我和黄忻居然这么靠近,在这么昏暗的黄昏的屋中还就我们二人,我赶快后撤一步,以示什么都没发生。

  “我是过来人,没事的大哥,不过现在还是先见见你的兄长比较好,晚上再说吧。”混小子贴到我的耳边做成熟状。让我想挥起一肘将他击倒在地,然后高举双手以示庆贺。

  “子睿,子睿……不好了,刘繇可能会对你有所动作,宏伟已经去缠住刘繇了,我国来通知你一声……这位是……”

  “他姐。”我随手指了龙行,然后拖着阎言进内屋详谈。

  “我没什么其他事,就是通知你一声,合肥离这里很近,你们赶快走吧。我已派人沿途保护你。没想到,刘繇也敢动你,不过,他好像不是自己动手,不知道是谁会来攻击你。哦,告诉你,他的后台好像是宦官。”

  “宦官,宦官也想杀我?我招谁惹谁了?一路被人追杀。”

  “呵呵,这时候,你还能说玩笑话,快走吧,天要黑了,我还要赶回去,我怕派人送信,被刘繇截,所以我自己来的,回去你得请我吃饭。累死我了。”

  送走已有些臃肿的阎文盛,心里有些感动,感觉身上又充满了力量。我提起了天狼,对院外已整装待发的众人发号施令:出发!

  

第六十七章 下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