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二章 平乱

    正当我们有些惊诧不定地对视,而嫂嫂则充满疑惑地看着我们,从我看到她的夫君,得不出结论又看回我时,传令的士卒打断了我们的大眼瞪小眼。

  “夏府来人了。”这个传令兵稍微有些随意地告诉了我们,我猜这个毛病是周玉给带出来的。

  “是夏府什么人?”

  “好像是老虾。”

  “嗯?”我带着疑问地哼了一声。

  “跟我走,你捅出来的漏子自己去码平了。”姜政也有些不客气地说,但是我心里却一下子安心了,政哥已不在意我在堂上的放肆僭越。

  刚来到堂上,只见一个两鬓已有些斑白的中年人对正进来的我稍一行礼,便道:“大人,在下莽儿冒犯……”

  他的身后有十几个人手中都捧着一些绢帛财物,显然是打算赎人的。

  “来人啊,把这个同犯也抓起来。”我走在前面,还是毫不客气地命人动手,心想是不是又做大了。

  这个家伙应该是那个下贱的父亲,但这个人显然也不是什么知书搭理的人,最起码政哥还没进门,而政哥才是真正的统领者,他这样直接找我,政哥尴尬,我也不好受。定是那几个不肯挤出一点苦水的家伙通报说一个大个更扎手。但是我刚刚认识到错误,你又犯冲,这还了得,不过这次,我给政哥留好了台阶。我打算让政哥来做这个好人,所以我的手在背后做了做手势。

  但是政哥还没说出话,夏府的十几个家丁竟不知从哪里拔出兵刃与我们上来的士兵对峙起来,我们的士兵也赶快拔出兵刃,紧接着随着当中一个家丁打了一声呼哨,门外立刻就聒噪起来。

  “你这却是为何?”文正兄皱着眉头问道。

  “我已很有礼有节了,但你们依然这样不辨忠奸,混淆盗跖与颜渊,我也没有办法,就请两位送我与我的儿子及一家老小离开这豫章,我们也不拦你们离开这里了。”他虽说是无奈,但却带着一脸得色。

  我一把拉住欲发作的文正兄,我知道我和文正兄都是硬骨头,但是我更坏一点。

  “就凭你这十几个家丁护院。”我冷冷地说。

  “门外还有死士三百,因不平而施援手的义士六百。你这都督府已被我的人所包围,你的人还在城外,这城内士兵一时也没有号令,一刻之内这里便会一片血泊,我也不忍这种情况发生,那只有委屈两位。”

  一个士兵跑过来,正要大声报告,被我用动作劝止,用手示意他小声告诉文正兄。

  一番耳语后,文正兄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看来这个家伙说的是实话,不是吓唬人。

  “破六……”我大喝出来,但还没喊完,一支箭已将最接近我的一支兵刃的操控者的手射穿了。没人去管地上哀号的伤者,接着发生的情况是旁边院子的小南,宋谦都仗着兵刃从侧院冲了出来,不过旋即一只女人的手拎回了宋谦,似乎还要抓小南的,但没捣持住。阎柔大踏步地从另一边的厢房中出来,径直走到我的身边,将天狼递给我。紧接着,鲜卑人的弓箭便围住了这帮家伙。

  我没有看他们,我猜他们会在发抖,这种阵仗我一天碰三趟,说实话,我就不信治不了你门这帮土包子。

  “你确信吗?”我没有看他们,只是端详着手中的天狼,我感到了他们的窃窃私语,不过好像到处都有这种窃窃私语。我猜我们的士兵和他们的护院家丁都受到了误导。只有鲜卑人的弓箭依然有力的张着。

  “你没有说话?是不是在拖时间,”往前踱了几步,我注意到了都督府前的哨塔,我示意了一下破六韩烈牙,指指前面对立的双塔。

  我猜他在拖延时间,外面的人如果觉得不对劲,可能就会向院内的强攻,如果我是外面的头,就先占领外面的哨塔,然后以弓箭压制院内。然后再同时在各处同时攀墙而入。则一举可破。所以,我们一定要控制住那两个哨塔。后面响起了脚步声,同时声音响起:“政,是不是出事了。”随即,当她站定在堂内时,大家都听到了一声沉重地武器撞击地板的声音,我回身稍微行了一下礼,“兄长嫂嫂,请允许小弟代为指挥,可否?”,得到政哥许可后,即转身指挥,不过,我多了一个心眼,我把北海招到身前,小声指挥:“大家登墙,以弓箭喝令他们放下武器,若不肯听从的话?”我还是有些迟疑,但是我的手还是挥了一下。

  鲜卑人都开始往各边墙散去,等着破六韩烈牙的号令一起登墙施压,而龙行还让几个人上房顶对着塔楼做好准备。一边等着各边人到达墙下的信号。而其他的人,守院的士兵和其他的我们的异族战士,除了继续围住那帮人外,剩下的人在阎柔和王炼的指挥下,已开始往门前排好阵势。

  龙行和小南耳语了几句。虽然院子比较宽敞,但刹那间挤进百十号人,旋即又出去大半,这种调动也使得场面显得相当凌乱,但是我还是注意到着这个地方。我甚至感到龙行朝我看了一眼。我估计这小子也要使坏。

  果然小南发话,我想我就快忍不住笑了。至少小南还是个老实孩子的形象,他说出来的,想不信都不太可能。

  “子睿大哥,我的叉子是玄铁的,伤人不会伤到味道,其他人的兵刃我怕不干净,前几天大哥的您的天狼刚刚饮满血,这十几个人就让我饮饮我的叉吧?”

  我想前面这些人的勇气很难继续下去了。果真,有人惊恐地看我,有人惊恐地看他,甚至包括我们这边的士兵。

  我想这就差不多了,我回身看看政哥和嫂嫂,道声小心,我便也要去门口了。

  “这里就交给你了,收拾完了,照老规矩腌好了。”

  “啊……”一个夏家的家丁忽然凄惨地叫了出来,让我感觉那个下贱一定是和他学的说话,根本不是从人的嗓门中发出的声音。伴随着我的鸡皮疙瘩阵阵反复,他跪在地上哭泣:“我还有妻儿老小,我不想死,求求你们了,放过我吧!”

  我被他的声音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就镇定下来,想了想,“给他留个活口吧。”

  旋即,又有人把武器丢掉,跪伏于地,不过我的心思已不是在看到对手心理垮掉的快感了,因为从院外传来的声音让我知道对手开始进攻都督府了。

  “上房!”龙行最可贵的就是他总能保持清醒,他已知道现在与别人争夺墙头已是不智,便再退一步,保住墙头不被人肆意翻越。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会越来越占优势,但是现在显然不是想这个时间是什么时候的问题的时候。子实将我送到豫章后就先到任所去处理积压的公事了,他是守备大人,由此可见我们缺人是到一定程度了。来到门口,声音大了很多,在外面有乱时,门卫已将门赶紧闭上,阎柔也就是因为这才赶快把武器给我带过来的。而这时的门正被人用重物撞击着。我们当然不着急往外冲啊,就让他们再多费些力气吧,趁此时间,尤其是对我们才到的人确实是养精蓄锐的好时机。

  王炼让人将一些木料土石在门后一丈处累起一丈多高,三丈多宽比门略宽。这有点让我摸不着头脑,要么就堵门,大家都上房,要么就别做这种费力费劲的事情,这个做的有些奇怪。

  “智哥,你是不是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大家到这两边来!……这是那个叫轻的人教的,我没见过他,听说是异族人,子实兄教给了我这种方法。我们叫它屏风式防御。”

  门上已开始有很明显的伤痕。不过大家都不慌张,这边的士兵和锦帆贼打了半年,我们的则一路就没霄停过。大家都在检查自己是不是都准备好了,身上的甲胄系紧,不过箭支还都没上弦。我和王炼都在前排,阎柔则在那边的前排。

  王炼看了一下门,又看了看背后的院墙,只见一支支箭正急速向院外飞去,“智哥,您带来的这批人很有本事啊!”

  “是啊,这个的用处是什么?”对这种恭维我听了好多遍了,虽然是事实,但我也有些麻木了,但是这个东西我还真是第一次见,显然要感兴趣得多。

  “对手由正面冲入,其势正盛,当之不易,不若折其锋,令其折向其他方向而拒之,对我们则要有利的多。还有您是不是到后面去?”

  一听就知道这是我们汉人的总结,我想轻的脑袋中没有这么多弯弯绕子,以及这种文绉绉的描述。不过,他们的这种作战经验确实很有道理,我不住点头。我们汉人似乎更喜欢于战略和战术,这种更加细微的东西似乎很少有人肯探讨研究。不过对他最后一句,我不置可否。

  门终于破了,如果这么长时间都没破,那外面人的能力要和乌龟放在一起比较了。我习惯性地在天狼的杆上上下婆娑了一下,大喝一声,“兄弟们,准备好宰这帮兔崽子了吗?”

  这不需要人回答,虽然答案是响亮正确而令人满意的。

  打了这么多次,我明白气势是最首要的,如果一开始就给他们一个当头痛击,等他们缓过来时,再看见我的样子,心中的恐怖会更添几分,这仗就好打了。

  对手的撞门锤煞不住继续冲了下去刚一抵上障碍物,冲劲一挫,我们立刻从两边斜刺里夹击上去,对手果然阵势立刻一滞随即退后,我一直在第一排,抡起我的天狼只管王对方脑袋的高度横扫过去,丝毫不在意两肋下露下的大块破绽。我记得关二哥告诉过我,天狼当刀一般全力砍削时,它的破绽在空出的两肋。但是我不在意,因为我的两肋会有人帮我护着,就算护不住,我的甲也可以防住,我知道我的甲,应该说吕布送我的甲简直太好了,否则我有多少条命也不够用。如果没它,我在汉中可能就挂了。

  我不知多少次想着在战场把从乐浪学到的东西用上,但是从来没有一次成功过,总是没这样的机会,这次也是一样没有空间给我摆好架势打,我只是像摇橹一样在前面的人浪中硬荡住一条路来,完全还是靠一身蛮力。

  我们不能打到街上,已经踩着阶梯下去的我还是定住了,我们人太少,这样打出来我们很吃亏,但是眼见着优势主动权到手,我实在不想放掉它,碉塔上一个人中箭掉了下来,摔在对方的中间,让我知道鲜卑人也在努力的战斗,我也不能只让他们在屋上苦撑。忽然想到了什么,命大家又退回了院内。

  “会组轻他们的斯巴达战阵吗?”我大呼,一边盯着门口外的情况,我们中拿弓箭的人正以那个“屏风”为掩体与门外对射。他们也不敢冲进来,我们也苦于人少,不能冲出去。

  “我知道,子实兄教过。”而我手下那帮英武善战的异族人这时则显然有些稀里糊涂的了。

  我又看了看门口的情况,都督府坐北朝南,面前正是个三叉路口,现在南面街上人头涌动,但大都是躲在门廊下,招牌后躲避箭矢。

  两边的情况碍于门框,暂时不详。不过按照房上的箭矢射出速度,对手到现在还在尝试翻墙过来。

  “阎柔,你找几个人给北海他们送箭!北边来的兄弟们守住门,王炼……我们等他们再攻进来时,组斯巴达战阵……向……右边攻过去。”

  “为什么攻右边?”

  “我们右边的箭射得比较急,说明对手在右边攻击比较凶狠。我们得帮屋上人一把。”

  “是!”

  “大家小心,对手又上来了。”王炼开始他组阵的指挥,而我则一直盯着门外的人。

  我想我一定是失心疯了,因为我居然一下子蹦了出去,出来后才发觉不对,好像出来得早了一些,但是我的自尊心出来了,居然不退,眼见人冲了过来,想想吓唬吓唬也好。便径直走出门来,对手没有冲只是慢慢凑近,忽然看到有人糊里糊涂冲出来,还是把他们吓了一定,王炼赶紧让大家凑上来,组成那个熟悉的三角战阵。不过上次我在中间,这次他们倒是想把我包在中间,但被我一直挤在最前面,我们战阵就这样硬是极快地凑成了,而且极快地开始向对手的冲刺,对手的脑海中应该从来没出现过这个东西。他们的反应应该属于老鼠拉龟无处下手吧?我这个比喻好像有点太过贬低我们自己,以后一定要想一个稍微好一点的比喻,不过现在我是没时间了。

  对手的溃乱来得有些奇怪,因为我们似乎正在相持时,他们的劲便忽然没了一般,一下子溃败下来,我记得我的最后一次攻击是扫到了一个正在逃跑的小子的屁股上,结果这小子一下子跳了起来,蹦的老高,我想我们所有人都注意到一个什么东西拔地而起,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竟自己都爬不起来了。

  当我把目光从地上的人移到远处时,答案就很明显了,李真正带人从各个方向上抄截这帮乱党。现在我才有时间去想一些事情。我甚至在想这是不是做梦。

  战斗变得完全一边倒,占绝对优势的我们的黄巾军战士对付这帮完全是乌合之众的家伙完全遇不到什么抵抗一般。所以子实几乎是信步大街般直接到我的面前。

  “没道理!”我对子实说,他身后的夫人也没什么要听我说话的打算,因为我猜当我也带着一脸疑惑时,她便知道我想不通的问题应该超出她的智慧所能及。我接着说:“这帮混蛋简直有些头脑发昏到极点,在城内他们都敢动手。”

  “你可能不太了解那个老小子,”子实似乎已明白是什么回事:“这一家老的小的都自认为自己是不世之才,决断行事都有上上之资。他的儿子被你扣了……”

  “这你都知道,这才半个时辰都没有,你们不是进城门时就留在城门口了吗?”

  “子睿,你的脑袋怎么了,你说大牢该归谁管。你以前当过城守的。”

  “知道了,继续。”

  “我得到报告说你把下贱给扣了,我就琢磨着要出事了,不过这次连我都没想到他居然玩得这么大。”

  “还有,他怎么能找来这么多人?尤其是现在青壮男子这么少。”

  “他自认为自己是孟尝在世,特别喜欢收留那些无聊的地皮无赖,称他们为食客门人。自号小孟尝。呸,不要脸。”听到这话,我和他先左右看看,没发现有人在偷听我们的说话,才再对视,然后我们的腰就被笑硬生生折弯了。

  “一个人不要脸到这种程度,真很难得。”我点点头。

  “不过,他有多少门人?”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三四百吧……对啊,这场面上好像多了一点,感觉多了好几百。”

  “他也说是来帮他的义士。”我皱起了眉头,“子实兄,看来你得去查一下这帮人的来历,还有顺便把夏府抄掉。还有……”

  子实看到了我的到处张望,他替我说完我要说的话:“还得安抚一下百姓。”

  我点点头,没有再说话,我曾经作为一个平民百姓一般的长大,所以,我明白一件事:只要让大家吃饱饭,再有别出什么乱子,百姓们实际上是很容易满足,可惜这些可爱的百姓的小小愿望却很少能得到满足。为什么那些在上面的人不能张开眼睛来看看下面的人,知道他们所作的事情的坏处。想到这里,我觉得老师更了不起,但是老师用什么去填那赋税的口子的,我还想不出来,姐姐告诉我,按照账册,去年冬天我们荆州的赋税一文不少的上缴洛阳了。但是姐姐又告诉我,我们荆州对很多人的税都减了,而且还减了不少,所以才会这么安定。实际上,我在北方觉得那里也很安定。我不知道,大家都是怎么做的。我承认我很乱,我经常从一件事想到其他事,但这些事都有一个共同的地方,那就是我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给你添乱了,文正兄。”我深深一揖,“要是惊了嫂嫂腹中胎气,我的罪可就更大了。”

  “没事,我也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这么胆大。”文正兄显得有些心有余悸,实际上我也是,这次不是又靠着兄弟们的神勇,我就糗大了。

  “子睿,那夏家父子要不要去审一下?”

  “一切都由文正兄来处理吧?”我觉得有些必要让我静下来想一些事情。

  不过我还是转身问了件事情:“师母不是应该和你们在一起吗?我怎么没看见?”

  “师娘去吴郡了。”

  “你们怎么能让师娘去那,那么危险,一旦师娘有失,我们如何面对老师,我们必然难辞其疚。”

  “我派兵去保护了,师母等玉君和孩子的情况稳定了,便去银铃那里了……你还说我,师娘要是认定了事,你劝得动吗,或者说你能去命令她么?”

  我阖首,不再言语。

  夜,独自一人在城外江边,身后是巡逻的队伍,我想他们都会留意看看我,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虚荣心有些膨胀,但是我总希望别人注视我,哪怕是我什么都没做,就像现在这样看着堤外的大水,想想我虽然年轻但已建立起一些功勋,这些功勋确实都很不简单。我想第一个指出黄巾可能会动手的人应该就是我。那是在襄阳草堂之中,只是当时我不知道隔墙有耳……我和宦官的仇应该是从那时开始结的,我当时好像把什么坏事都归了他们身上,现在我还是个万户侯。他们没有道理不忌殚我。实际上,也不能说全是阉党办的坏事,想想何进,就是凭着何太后哥哥的身份成为大将军。时至今日,已自命一字并肩王,成为事实上的皇帝陛下。而董太后就没什么够强的亲戚羽翼,这就导致董重虽然位列三公,但在何进面前,依然卑躬屈膝……董卓!董卓为什么不可能和董太后有宗亲的关系,完全可能,否则他怎么如此泯灭人性都没人管。那么我岂不是明摆着和宦官外戚都有很大过节,再加上这次,我几乎形同结盟的这趟北行……我居然还活着。我忽然感到一种谢天谢地的庆幸,但旋即陷入了更为难受的自责之中。

  我有些丧气地坐在大坝上,如此下去我如何是好?我可是堂堂万户侯,我才十八岁,应该说每年那次春季的那次面圣的朝会我怎么逃得过?那在洛阳的每天不都是危机重重?现在的各色与宦官外戚挂钩的权贵与我都有过节。虽然他们不一定敢惹我,因为我毕竟把董卓……该死我对益州百姓犯下了弥天大罪,什么时候可以去偿还?我刚刚有喜欢的人,但我却不能去娶,而且我还深深的伤害了她,她最珍贵的一切完全是拜我所赐而失去的。本来似乎一切顺风顺水的阳关大道,忽然变得又窄又凶险而且充满悲伤起来。而这条路确实太长太难了,我走不下去了。

  今天月亮出来了,但天气不太冷,随着水流动,留下一抔碎银揉碎在江心。我定是个有罪的人,也许是个值得可怜的人。我看着眼前的大江,就这样看着,向前走了几步,水已在我的脚边,水势真的很大。

  “也许这是个好的归宿。”我真的需要解脱,我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但确实很诱人。

  “风云侯,你姐姐来消息了,姜帅叫我来通知你的。”王炼的声音响起了。

  我忽然想起了我活下去的理由,我死了,姐姐会怎样?我赶快定住身形,转身跳上大坝,竟完全焕发了精神。

  “什么情况?”我急切地问。

  “胜了,吴郡大军可能很快就过来和我们会合了。”

  “真的?”我想这是这几天来最好的消息。

  王炼将战报递于我手,我则赶快读了下去,娟秀的字体把情况描绘了一个大概。姐姐干的确实太漂亮了,竟然收降了管亥,还有王朗严白虎也愿意归降。待接管这几处后,姐姐便会带着吴郡的军队,留下盛斌镇守,过来和我们会合。

  “小斌斌可能太小了吧?干吗不让裴大哥守那里。”我自言自语道,我想王炼估计不理解我在自言自语些什么。因为盛斌是小老弟,我们平时对他的称呼总是很肉麻。

  我忽然感到了一丝不妥,管亥既然肯归降,为什么战报上没有提及培刚或者裴元绍的字眼,这字迹分明是姐姐的,姐姐一向办事很仔细,为什么独独漏掉了裴元绍,也不说怎么收降管亥的,而且还让才过十六岁的盛斌守吴郡。既然平定了,为什么不能用经验丰富的裴元绍守吴。

  莫非,裴大哥已遭不测。我努力让自己打消这个念头,但这个念头却像锥子一样死死的扎在心上,怎么也拔不出来。也许只有等到姐姐过来才能解答。但为什么我感到心在隐隐作痛。

  我还能想起来那个雄壮却带着纯朴可爱的朴实性格的中年人。但是这次,他的身上却全是血,我使劲地替他擦,却怎么也擦不干净。

  我很着急,他也很着急,他忽然告诉我:“啊呀,兄弟,这次看来我要死了。”我想喊,却总也喊不出来。

  我猛然惊醒,原来只是一个梦,想想也是,我现在还能感觉到梦中培刚的那句带着调侃般的我要死了,尽力放松地笑了一下。随手拿过榻边的羊皮,和昨天看到没什么两样,尽力打消脑中的胡思乱想。

  但今天我不知道该干什么,我作也不是,站也不是。就这样等到太阳把天井里照的亮亮堂堂为止。今年的冬天确实很暖和,我像小时候一样坐在走道上晒着太阳,只是姐姐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我们需要好好休整,而我则希望在休整的这段时期,等到姐姐的到来。当然,我还没忘记身亡的人,我们的和来对付我们的,我让他们都入土为安了,也许就是这个原因,这天的太阳让我感到很安心。

  “平安风云侯,好悠闲啊。”

  “文正兄,有何见教,未能远迎,恕罪。”这种客气的套话,估计政哥听得也提不起精神,他摆摆手,和我找正事谈。

  “子睿啊,那个苏飞和翔的事情,你还是解决一下吧。这件事也只有你才好去处理。因为毕竟是你击败的他们,而他们还把我当作……”

  “狗官!”我带着恶毒的笑容帮他把话说完。

  接着,我们如同在草堂以前我们所作的一样,不过这次是他提着剑,而我笑着落荒而逃,而以前,通常是我追其他人。在这亭台楼榭之间嬉戏,我感觉还是别过十八岁比较好。

  当我面色红润,甚至还带着一丝微喘地出现在苏飞面前时,我想他应该觉得这个带着如出锅的红薯般面庞的大个子小子比较有亲和力,我坚持没把他们下大牢而是优待起来,本身就是想收买人心。我这样是不是有些过于直白,明显得有些不怀好意。我努力收敛我的胡思乱想,看着他,他似乎也感觉不出我在想什么,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不过我能感觉,他对我没什么戒备。

  我觉得选的地点也挺好,一个小屋,我们中间一个几案,我们很公平地坐在对面。不存在万户侯和水贼的差异。

  “你伤势好了吗?”我知道这是句废话,因为我注意到了他见我之前,用双手整理了一下衣服,我明白他已经没什么问题了。不过,看了他双手毫无妨碍的动作,反倒还要让我好好想一下,他到底是哪条胳膊受的伤。

  “没事了,那个华大夫的医术很高明,昨天夹棍一拆,胳膊就没什么问题了。”说着,他还伸展出他的左臂,舒展了几下。这个动作才让我想起当时我弄折了他那只胳膊,刚才我还一直在想着我们当时作战的动作,但是我还想不起来,我当时撞翻他并折断他的胳膊时,折的是哪只。

  “你也是左撇子?”想到他当时时左手按剑,忽然想到找一个左手同类是很不容易的,小时候我用左手写字,姐姐竟毫无怜悯地勒令我用右手写,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造成我左手写的字还保留在初学字的水平,但右手又没有左手好使,致使黄忻还嘲笑过我的字。我赶快告诫自己我不认识黄忻,我已记不得黄忻,让自己赶快回到谈话中来。

  “不是,为什么说我是左撇子?”他似乎没注意到我的变化,而只是端详了一下自己的胳膊,还用右手稍微摸了摸。

  “你是左手扶剑。”

  “你的剑挂在哪里?”

  “我很少挂剑,有时候挂在左边,有时候挂在右边。因为挂了平时也不用。”

  “我知道你是左撇子,如果你要用剑,剑挂在哪边你觉得舒服?”

  我用手稍微比划了一下,得出了答案:“右边。”放在左边胳膊会被别住,至少拔起来比较不舒服。随即我也明白了他当时的举动,而他则将我想出的原因证实了一下。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看穿我们的,但是我们的人比你们少,而且为了装的逼真,我们甚至很多人都没有武器,我当时就想拖住你,但和你在船上同向而立装模作样时,我的胳膊不能那样交叉于胸前吧?”说完,他还做出了一个示范动作,确实,在那种场合,这个动作既可笑,又自掣其肘,我也笑了出来。

  “苏飞兄,坦率地说,我想不通你们为什么要劫我,我甚至想不通你们为什么和我们在这里打了半年,把文正从南野逼到豫章。”我终于说到了点子上。

  “好吧,既然你还不明白,又来问我,我就告诉你吧!”

  “等等,先回答我一个问题,我感到很奇怪的是,你似乎很信任我。”

  “你应该算是个很奇怪的人,我也想不通朝廷官员会出你这样的,但是既然我和锦帆都有同样的看法,就是你是个可以信任的人,哪怕你是敌人。”

  “等等等等,我更奇怪了,你和锦帆以前就见过我吗?”

  “我们也是那一天才见到你的,以前我们听过传闻,但那些传闻实在玄乎其玄,我们都不信。”

  “继续。”我显然还是稀里糊涂的。

  “你可能还不知道我们之间的交情,锦帆和我是过命的兄弟,这里的其他弟兄也被他当作是亲人,那天过后,他就再没来找你麻烦,那只有两个可能:第一,他死了;第二,他相信你。你那天和他对喊的话我也听见了,我知道你们好像打了个平手,他还没事。那么必然他信任了你。否则,任你有千军万马,我兄弟甘宁又有何曾畏惧!”

  我点了点头,完全明白了,所以为了对得起这份信任,我提出了一个他可能想都没想过的大胆主意:“苏兄,带上你所有的人,我们走。”

  “去哪?”

  “回锦帆那里,我送你们回去,我想再去见见甘宁老兄。”

  

第七十二章 平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