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四章 悲歌

    “我裴大哥怎么死的?”我有些木然,脸上有些僵硬。噩耗成真毕竟对谁都不是件让人很好接受的事。

  那个叫叶剑的少年想要张口,看了看黯然的管亥还是没有说话。管亥抬起头,很淡然地说:“我来告诉你。”

  这管亥和裴元绍本是同胞兄弟,因裴大哥家贫,管亥一生下来就被送一户膝下无子的管姓人家收养。兄弟二人再相识已是在黄巾军中了。当时他们相见就是惊异不定,最后裴大哥回家带来父母这才真相大白。兄弟二人性格却有些差异,裴大哥生性豁达,为人和气,管亥却有些偏激,喜恶分明。自裴大哥投我荆州后,管亥便视裴大哥为叛徒,势不两立。

  今年秋,吴地混乱,大部地区颗粒无收,除了可以说那里适宜厮杀,已无话可以形容那里。乱得毫无我大汉四百年鱼米地之像。姐姐初到吴郡之时,这里已萧条的如塞外边关,地方官也找不到,只有大小不等的各股势力,有豪强的乡勇,有官僚的亲军,百姓的流民营,土匪水贼那就更是多如牛毛。姐姐到了那里便收编流民营,四处出兵打击各种土匪水贼,虽然我们的人手太少,但因为知道乌程管亥和裴大哥的关系,姐姐还是让他以太湖为界,只平北方之乱,不管南部之事。

  也许那样这次就不会出事,但就是裴大哥在吴地北地,长江入海处收降了叶剑时,露了幌子。那些小喽罗都惊讶的以为管亥已归降了姐姐,大家又素知管亥之神勇,一见裴大哥便纷纷归降,一时吴地北部肃平。

  但此事也很快传到管亥的耳朵里,他立刻便知道裴大哥来了,更是怒不可遏,他联合吴地南部几个地方割据势力,一起向姐姐的北部大营扑来。

  那一天冬日,不会早于一个月,在太湖之西,神亭岭之南,原本的水田之上。管亥拍马上阵前叫骂,指名道姓让裴大哥出阵,裴大哥在姐姐劝说下,先没有出阵,而且根本没在阵前露脸,姐姐就带着叶剑和盛斌出阵,而他们也很惊讶地看到又一个裴元绍威风凛凛地纵马与阵前。

  管亥根本没有和其他人打的意思,他就是想把裴大哥引出来,所以,说了很多污言秽语故意辱骂姐姐,叶剑听不下去,拈枪来战,战不十合,力怯,那边盛斌见势不妙,也忙拍马抢出,二人合击管亥。好个管亥,依然抖擞精神,力战二小将,竟不落下风。一时间,那边声势大振。姐姐则再无可派之将。眼见,二小将不支,姐姐本只好挥军硬拼一仗,别无他法。

  这时,裴大哥不知从何处拍马而来,没带任何兵刃,却抢上去用手硬接管亥的大刀,同时喝退了两员小将,言其为自己家事,旁人不要插手。管亥还是故念一些兄弟情谊,本来刀刃已要削断裴大哥的双手,还是硬生生刹住了。

  管亥收刀大喝,“见利忘义之贼,厚颜无耻之徒,贪生怕死之辈,无情无义之人,汝有何面目活于此天地之间?赶快自行了断,莫脏了我的大刀。”

  “吾非无义,亦非无耻,从不惧死,怎能忘情,但是天公将军的愿望,你难道忘了吗?”

  “我没忘,而是你忘了。你投降官军,却把这帮狗官当作了亲爹娘。”

  “我如何说你才能相信,你去看看荆州百姓脸上的笑吧!那是真切的,没有任何做作的,那是真正的快乐,虽然我们还不能让老百姓富足起来,但我们至少能让他们安居乐业。”

  “你已经说我们了,你丢不丢人,我真恨自己这张脸,为什么我会有你这种大哥,你有没有感觉到已经彻底成为走狗了?”

  “我怎么说你才能信,难道你让我把心掏给你看吗?”

  “你高兴也可以,除非你和我一起,一起杀了这婆娘我才信你。我才会信你还有一些义气。我们或许还可以重叙兄弟之情。”

  裴大哥像下了很大决心,他下了马,端详着地面,从地上拾起几丝衰草。

  “这是我们的土地啊,可是今年这里只长了这些杂草,没有一点粮食,没有粮食也就没有了希望。这就是天公将军所盼的吗?你们在干吗?往自己脖子上勒绳子吗,你的理想就是让老百姓和你一起都饿死吗?”

  “住口,我没这么想过,但那些大官什么时候管过我们的死活,光和六年,咱们老家的人都易子而食了,那是孩子啊,人命啊?你还跟着他们,你疯了吗?和我们一起,杀官兵夺城池,开仓放粮,老百姓还能过这一冬。否则,今年冬天怕是大家都撑不过去了。”

  “那明年呢,你想过吗?我告诉你,荆州牧韦大人不是这样的,虽然他没有办法改变整个天下,但是他可以让他手下的百姓过上好一点的日子,我的一个大个子兄弟当时这样和我说:‘天公将军的希望是什么?’我答:‘让全天下老百姓都过上好日子。’他就说:‘如果有人能让大家过上好日子,你跟不跟着他干?’我应道跟。他就对我说以他谢智一生的所有的一切担保,现在的荆州牧韦定国大人是这样的一个人。如果非要他给我证明,就让我去问长沙的百姓。我当时就说好,我听你的。他还这样说不是听他的,是为了天下的苍生,问我到底干不干!我当时就说我干,我还说如果他欺骗了我,我就回去杀了他最亲的亲人,就是今天你对面的那位女子,是我那位大个子兄弟的姐姐。”

  管亥停下不语,裴大哥上了感情,接着说:“那天我还记得我那大个子兄弟对我这样下的第一个命令:‘现在连天大雪,我命你带人为老百姓扫雪开道。”

  “我现在还能记得那日黄昏,路上行人的欢笑,兄弟,你真该看看,什么是老百姓需要的。别让士兵再无谓流血了,让这片土地再长粮食吧,求求你了兄弟。”

  “不要再说了,我不会信你的,你滚吧。”管亥说他说这句话时,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裴大哥转身对姐姐稍一施礼,再转过来,已是泪流满面,“兄弟,我希望你能相信我,但不信我也不怕,我会让你信我的,让你看看我的心是不是红的,还是黑透了。”说完扯开衣襟,然后一件件扒开衣服,当着几万人的面,袒露出精壮的上身。

  当时恐怕谁都没有意识到下面会是怎样的一个场面,因为裴大哥从腰间抽出一把短剑,竟毫无犹豫刨开了自己的胸膛。那刀很深,刀落之时,裴元绍已失去知觉。

  管亥吓傻了,他几乎是连滚带爬地下马扶住风中已经颤抖不已的裴大哥。看着那触目惊心的一条刀痕,管亥便再也凶不起来了……

  “大哥当时还断断续续对我说,如果不能让我回头,今天至少上万弟兄得和我们兄弟二人中至少一人一起去死,但他死了,他相信就能救下一万多人的性命,所以他求我别让两边打起来。他最后说,‘兄弟,你来替我。’他就走了。”管亥移开了视线,盯着地面,他的手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腿,仿佛在逼迫自己说出这些事情。

  我明白他的痛苦,我的手从他背后拍拍他的肩,尽量说得轻松一点:“裴二哥,没事的,你大哥至少能安心地去了。”虽然我的眼泪也不争气地流出来。但是裴大哥此举确实让几万人免于混战,相对看到几万人阵亡,几十万百姓受苦,骨肉相残,势不两立的情况下,裴大哥这次去我是不是该想开点,至少我再乱悲切,会让管亥更难受的。

  “放开我。”我没想到管亥的反应那么大,他把我的胳膊抖开;“记住,我是相信我大哥,不是你,如果不是你和我大哥假情假意花言巧语,我大哥又怎会如此离我而去,我不会原谅你。你今天大骂我,我也许还会把你当条汉子,但现在我认为你不过是个伪君子而已。我是来替我的哥哥,但不要叫的那么亲热,我不会替他认你这么个假兄弟,也别叫我裴什么,我无颜与我兄同姓,我叫管亥!既然你没死,我们撤!”说完,挥手让部队撤了。

  “平安风云侯,您没事吧,管大哥可能说话有些冒犯,有所得罪,请您原谅,他刚刚失去哥哥,可能有些过于难受。”我知道叶剑在和我解释,我对他笑笑,把被拨开的有些尴尬的手又搭上他的肩膀好好拍拍。

  “我能理解,我不会怪他,因为他还是我的裴大哥,虽然他记不得我这个兄弟了。”我平静地说,看见他时,我还能顶住这悲痛,等他走后,我竟朝天长啸了一声。眼泪顺着耳朵向下滴去。裴大哥是我荆州自中平兴兵以来第一个阵亡的上位战将,而他还是我的兄弟,我的好兄弟。

  “啊,平安风云侯,我这就把您安全无恙的消息传给您的姐姐,我想她一定很高兴……或者,您和我一道回去。”

  “别老是您啊您的,我不喜这个,叫我智哥就行了,平安风云侯,平安风云侯有什么意义,我就算能独叱咤风云,如不能保自己兄弟平安,我这个万户侯不当也罢。”

  “平安风云侯……智哥,你和我一起走吗?”

  “不行,我受人之托,托管此寨,不能离开,你告诉你们驻扎在哪里,等他们一回来,我就去见我姐姐。”我相信我是个懂得责任的人,虽然最相见的人就在身边不远处了。

  “知道了,我也不知道银铃姐的大军现在到什么地方。反正你顺着我们马蹄印很容易找过去了,那我就先走了。”

  “还有一件事,你们似乎就是冲着我来的,怎么回事?”我忽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这事,说来凑巧,昨日,我们大军前哨斥侯发现了锦帆贼行踪,他们袭击了豫章,我们由他们回来的路线,发现此寨,我们仔细观察此寨大小,人数,想趁着他对我们还没有任何防备,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不过我们还发现那件银光闪闪的……它太显眼了。”他指了指我的天狼。我点点头,示意他继续。

  “我们回去报了,还提到了那件银光闪闪,长着刺的怪武器,没想到银铃姐大惊失色,便问了有否看到一个异于常人高度的大个,我们的人说没注意到,只知道他们在祭祖一般,贡品桌上有两个人头,倒是注意到一件皮甲像战利品一样,挂在帐边架上,那件甲倒真是大得出奇,但是没看到有头盔。”我知道这事情只会越来越说不清楚,我明白姐姐必然会误解。估计当时姐姐几乎要当场昏倒。

  “银铃姐好像当时差点昏厥过去,至少我们大家都觉得,她明显有些身体不适,我们问她怎么了她也没答。她镇定了一下,便下令全军紧急出动趁对手还不知道我们的到来直扑锦帆贼大营。但我们刚要出动,她又改了主意,要我们继续监视,等锦帆贼有什么异动,再行通报。至四更时,细作飞马来报,说不少锦帆贼乘船出湖了,这次她才下令我们赶紧直扑这里,她则带大队在后面随后就来。”

  “好,你是叫叶剑吧。”我征询了一下,“你赶紧回去,让我姐姐千万不要过来,等我过去,有些事情我会尽快赶过来告知她。记住,千万不要让她过来,我很快就过去。”我加重了语气。

  我目送这个少年离开,赶紧回营,让人给我找一套尽量合身的素色丧服,用包袱收起丧服和皮甲,便在大营里坐等甘宁他们的归来,还分赴下面人四下打探。他们说这四方百里之内都有他们的人,一有消息便会传来。

  我记得当时我怒不可遏的顶着他,几乎吼着出来,“那这批大军来怎么没人来通风报信。若不是因为他们是我姐姐的军队,我正好在这里,今天这个大寨就凶多吉少了。”

  他们解释说:“可能是他们扎营百里之外。”这时忽然辕门外跑来一人,通知我们大家可能会有敌人来袭,人数不少,两骑一排,绵延数里。

  我有些垂头丧气的坐在地上,告诉他该来的已经来过了,现在都退了半个时辰了。他也力气不支的坐在地上,他们质问他为什么不生烽火,他也很委屈,昨天晚上湿气太大,发现大军时,林子里竟找不到能生火的干柴,没办法,他才全力跑了几十里山路过来送信的,也确实难为他了。我吩咐他去休息。

  姐姐确实厉害,如我和她交战,此刻,我恐怕已是败军之将。而我,现在对打仗还理不出个条理,真正让所有事都扔在我一个人手上,我真不知道第一步该干什么,至少说现在我是一点都想不到头绪。但是姐姐已经给我示范了一遍,她是怎样把我们击败的,就算我们能看见烽火,我们又能怎样,战力几乎倾巢而出,我知道了也只能赶快撤,而且撤得掉撤不掉还是另一个问题。我们又没有那么多船了,骑兵追击一帮在逃窜的拖着辎重的老弱残兵真是简单写意。

  不过我是等到次日天微微亮才把他们等回来,那一夜,我睡得一直不甚安稳,一有异响便会立刻惊醒。他们回来后我也没问他们什么,而是先劈头教训了一顿,批他们警戒不严,竟让人欺到近身,才发觉,险些出大事。

  他们知道整个经过也无语了,他们承认和政哥订立盟约后,就只注意北面江北的情况,其他因为一直无事,所以,只设了百里哨位。他们说这样也是为了以作隐蔽,免得羽翼太丰满,反暴露位置。其实,他们这么多人想躲真是很难,但是他们告诉我,这里陆路就是上百里绵延的群山,中间转出来朝北走,还要走个十几里百步宽的坑洼之地,才有这么宽敞的一块平地。我问为什么不在路上设点陷阱路障一类的,他们说,就是要完全让其他人不知道,想不到这里有人,要不然让人吃次亏,以后别人想不记住都难,再多生枝节,麻烦只会越来越大。现在就是怕出事,而且要是拌了政哥怎么办,他们脸上还挂上了恶劣的笑容,让情绪不太高的我有了揍他们的想法。不过他们承认,关键问题在于压根没想到我姐姐那拨人马会介入这里。但是,她确实介入了,而且差点就让他们损失惨重无法挽回,他们不得不承认这个人厉害,关键是此人还是个女的。我知道让姐姐听到这句话,要是是我说的,那么一顿教训在所难免。

  我教训完他们,想想也真怪不了他们什么。我就道声别,赶快上路了,我的心思已经不知道飞去哪里了,若不是裴大哥已殁的消息让我还能有点清醒,我根本不知道我会成什么样。现在当我要走时,我竟有些踌躇,但是毕竟我还是上路了。我还是穿着普通的衣服,用羊皮裹了天狼,带着有衣服的包裹,打了声招呼,随便牵上一匹马,便飞奔出来。

  天慢慢亮了起来,看着地上的马蹄印,而且显然只有一条来路,我也就不断催马狂奔,在这个昏暗的林间小道中,我只觉得路似乎总也跑不完,但是还好似乎时间过得也很慢,跑出窄小的山道时,天才大亮起来,我甚至都能看到旷野上军营的旌旗炊烟,就要见到姐姐,感觉就是不一样,手似乎都有些不听使唤。但是我还是找到个僻静地方,把衣服换上,褪下一身布衣,又在我的皮甲外套上了一套丧服,亮出了天狼,赶紧朝大营奔来。巡逻的人想是有不少人认识我,就算不认识,看一眼就明白,因为我的特征真是太明显了,我想姐姐早就号令下去,不要拦这样这样的一个人,所以,我几乎是直奔过去,毫无牵碍,他们反倒会给我让出最近的路。

  但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似乎马忽然怎么都不听使唤,我甚至几次都要从马上跌下,总是掌不住马缰,我心里甚至开始紧张,暗道马兄弟,别让我丢人。还好,我没摔下来,是它先慢下来,最后轰然倒地,而我则早有准备的一跃下马。看着地上口吐白沫的马,想想这两个时辰我一直快马加鞭的催,实在是把这可怜的畜生给累坏了,我甚至感到了一丝心疼,让人赶快把马带着去掌马官那看看。我则还是赶快进入大营了,很多人都认识我,因为我们荆州去的人占大多数。整个大营的气氛也有些严肃,我的心情则是很难说,开心有伤心也有,每进一步,开心多一分,伤感也随着涨一分。

  “你看不看人,你要撞到我了。”我一直低着头,直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在眼前响起,口气中带着一种激动,什么都不用说,我张开双臂抱住了这个人,紧紧地,嘴中轻声说:“姐,我回来了。”

  “好了好了,轻点,快给你勒死了,进来叙话。”我依言,她吩咐下去无事不要打扰我们。

  “你怎么会在锦帆贼那里?”我赶紧示意声音放小。

  “锦帆贼已被政哥收服,但此事尚未公开,现在先勿妄动,姐姐即已到这里,不妨先派人去和姜政协商一下,看此事现在该如何处理。”姐姐点头称是。

  姐姐拉着我到她的位置旁坐下,我看着姐姐,姐姐也看着我。我说姐姐你瘦了,姐姐说我也瘦了。她替我打开我的头巾,替我梳起了头发,说我吃的一定不好,头发都开始有些枯黄了。实际上姐姐的头发也不似以前那么油光黑亮了。我说姐姐一定辛苦了,姐姐说我去北边一趟,又迭遇凶险,不容易。我说我自己做事太过偏激,只管自己喜恶,不知道最重要的事是什么。姐姐说,能平安回来就好了,其他的现在已不重要了。

  姐姐说我的头巾破了,也脏得不行了,换一块吧,我说那是我从北边带回来的兄弟的,不能丢,洗一下再扎吧。说完把那块确实有些破旧的头巾塞入腰间。姐姐说我的习惯还没改,让她看看那里面又塞了些什么东西,我知道那里面没塞什么东西,因为才换上身。我老实地承认,姐姐笑着点着我的鼻子,说我还没变。我说肯定变了,从北边回来时,天天就想着见你,有许多话要和姐姐说,但见到姐姐,竟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她说,我没变,如果裴大哥一切安好,我不会这样。

  我们就这样沉默了好一会。

  我说要见见裴大哥的灵位,祭拜一下,姐姐让我先洗涮一下,斋戒一日。我说,我昨日已开始斋戒,我现在就要见见裴大哥。

  裴大哥平时为人很好,他去了后,士兵们都要求把他带回荆州安葬,让大家时时还能去看望一下。所以,我还能在他的灵柩前送送他。

  我在他的灵柩前,自斟对饮,一杯自己一杯给裴大哥,慢慢和裴大哥讲讲北去的故事。还和他谈谈以前的故事。实际上自上次醉后,我就有些怕这东西,总觉得闻着就有些难受。但是我知道裴大哥很喜欢这口浊水,所以我陪他喝。我要好好陪他说句话,我很少流泪,但这回第一口下肚,泪滴就自己冒出来了,我想控制都控制不了。

  第一次这么长时间没见姐姐再见到姐姐应该是很高兴的,但为什么这次我却怎么也没法像以前那样欢畅,就是因为你走了,你干吗这么早走,本来那么好的心情,你干吗来破坏?

  对,是我不好,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不用去,但我伤了你的兄弟,你会更难受,现在你开心了,但难受的是我,你出来和我理论理论。干吗要让我如此难受,干吗不让我开心点,你出来见见我,哪怕你去其他地方以后再不回来也好,你干吗要死啊!现在大家都活得好好的,你干吗走这么早,你还没结婚,没有后人,你走了你自己甘心吗?回来啊,那可能会很冷,多喝点暖和。

  死了,你死了,什么责任都不用担了,你跑了,留下我们继续在这世上忙忙碌碌,不知以后会是什么样,如果你能看到,以后勤快点多来找我。没想到最后在汉中见你就这样成了诀别。实话讲,裴大哥,我不甘心啊!

  我知道我又喝高了,不知道这次会吐成什么样。我忽然有些害怕。

  第二天早上,我想应该是第二天早上,我在一个熟悉的场景中醒来,姐姐再次在我旁边,但是是我又一次躺在床上,姐姐依旧是在打盹。而我还是一贯的粗手粗脚,也是在还没挪开身体,就把姐姐弄醒,我仍然感到满心愧疚,但姐姐却永远不会介意这些。

  

第七十四章 悲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