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九章 乱

    我忽然感到我也有些太胆小了,霍地站起,肃然地问:“你是何人?为何在我家。”

  不过在那女子还没回答之前,我又想到孔明和宋谦既然与她这么熟识,她该是什么熟人才对,但是我就不认识她。

  所以,我的语气在极快的时间内,又回到了客气地问询中来:“请问这位姑娘……你与家姊是否相识?”

  “是的,银铃姐姐是家父的学生,又因年纪相仿,故而小时便熟识了。”这是个端庄清秀的少女,现在的她稍微地戴上了笑意,但是却依然捧着心颦着眉,恐怕是刚才被我吓着的。

  “原来是水镜先生的……小子无礼,以为是姐姐,多有冒犯。”我有些慌了神,赶快赔礼。

  “你严重了,没关系的,实际你也该把我当姐姐也可。我小时候来时,你还只是个嘴角流着口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小孩子;这一年你没在家,父亲怕银铃姐姐太过孤寂,便让我过来陪银铃姐姐。后来银铃率军平叛去了,我就留下来照顾孔明和这个大宅院。这十几年没见,你真的如银铃说得一样和以前变化了很多。”这是个有些开朗但是同时还是有些羞涩的姑娘,她能如此侃侃而谈,但是却总是低着头与我说话;但是听得她说了这些话后,我却感觉这个声音很耳熟。

  “原来子睿大哥小时候嘴角流着口水,那时的样子肯定很有意思。”

  “你个小家伙,你才来我家时就给我榻上留了那么一大摊口水,你还说我。”我立刻板起面孔教训起孔明,忽然想到一件极重要的事情,“姐姐呢?”

  孔明忽然有些黯然:“姐姐走了。”

  “走了,走去哪了?”

  “不知道,她只和我说姐姐要出嫁了,得去准备很多东西,就在昨天走的。”

  “姐姐为什么不等我回来就走了!”我心中忽然感到空荡荡,差点没吼出来。

  “姐姐说你要治伤,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她说她在出嫁前,还会回来的。”孔明忽然怯生生地说。

  “噢,知道了。”我感到刚才有些失态,尤其是在姐姐的闺中密友面前。

  这时门忽然被推开了,一个黄头发小子和吴越端着一些吃的东西进来,在门口看见我,就停在那里了。吴越认得我,因为手上拿着东西,不便对我行礼,只冲我稍微点点头,叫了声:“平安风云侯大人您回来了。”

  而那个黄头发的小子则完全在呆呆地看着我,实际上我也和有兴致地看着他。在昏暗的灯光下我依然能分辨出他和吴越的另一点不同:一双红通通的眼睛。按说这孩子长得还算挺好的,没什么部位长得有什么错漏,就是这两处颜色有些问题。我立刻想起这人是谁了。

  “陈武!为何在那里发呆啊?”我觉得得表现出一种万户侯的气度,直接唤出他的名字,显得亲近。

  “乖乖个隆地动,侯爷好高啊!”前面的发语词很有意思,我曾经在盐渎城里听过这词,当时没想明白那是什么东西,这回听着他的口音也是扬州盐渎那一带的,那么估计就是那儿的人的语气词了。

  “是啊,你有什么意见?你们干什么去了?”

  “大家有些饿,我们就去弄点吃的。”

  “快点吃,吃完了,你们把《天问》抄完,孔明,你累了就先去睡。”

  “佩姐姐偏心,干吗又向着孔明?”剩下的几个孩子都很是不忿,看来孔明已经激起民怨了。所以,激起民怨者没有多发言,只管吃着东西。

  “他还小啊,快点吃吧。”这个佩姊姊的理由倒真是充分有力,一句话结束,几个孩子只好老老实实吃起东西了。看他们吃的样子,尤其是孔明,我不仅知道他是怎么胖起来的,也让我感到有些饿了。

  “子睿,你也有些饿了吧?我帮你做点吧。”佩姊姊真是好人,她一眼就看出我的所需。我本来想说不麻烦了,然后自己去捣持点什么填填,可是不争气的肚子比我抢先回答,让我有些尴尬。不过她莞尔一笑,直接出去了,似乎并不在意,也很能理解我这样的一个大肚汉。幸亏那帮孩子吃得跟四头小猪一样,其中最凶猛的必然是孔明,所以很幸运地是他们根本没注意我刚才的尴尬。

  佩姊姊一走,我就来了脾气,“你们这四个人饿疯啦,能不能不要吃得这么没有品。”

  “没事啊,我们还小啊,而且你先管管孔明吧。”那三个大一点丝毫没有愧疚的意思,直接把罪责推给那个小的,因为吃得几乎趴到桌子上的就是这个小东西。

  “别管我,我是和你学的。”但是孔明这个小贼小子抢先的一句话就让我一点脾气都没有。

  本来想象中的热情迎接就变成了这样的一个状况。想想也是:陈武和我不熟;吴越才和我分手,现在又见;宋谦和我也分开不到半个月。就是孔明这小子太没感情,一年没见我就只顾吃东西。想想我就是一肚子火。

  不过,我心里很快就被另外一件事所占据,就是这个佩姊姊的声音总感觉在哪里听过。

  在我还没想到的时候,我的夜宵也到了,不过随着夜宵到的,还有破六韩烈牙。据说此人也在寻摸吃的,被佩姊姊在厨房逮到了。

  这才是兄弟,我与他拍着脊背,互相问候,一时间倒把其他的给忘了。至少等我们寒暄完毕,却发现一帮孩子都不在了。

  “不是还要抄写么?”

  “让你们兄弟好好叙旧吧,我让孩子们都去睡了。”其实根本无所谓,我可以和兄弟出去谈,现在这倒让这帮小子捞了便宜,偷了懒。

  这时候,孔明却跑了回来,我第一感觉是他良心的回归,不过他说的是:“子睿大哥,你回来了,我睡哪里?”

  这让我一头雾水,原来姐姐让他睡在给我准备的房间,我便说我再找一间睡好了,想这襄阳王府找间屋子睡该不是麻烦事。不过他走之前,他很诚挚地对我说:子睿大哥回来就好了。接着加了一句,可以带我出去玩了。然后,又加了一句,大哥我很想你。就算这句话比较有人情味了,不过最后一句让我也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我知道你什么好吃的东西都没给我带,走之前连声招呼都不和我打。”这真是个小大人。

  “你这头小猪,再吃还得了。”我找到了一个借口,顺势赶快劝慰:“去睡吧,明早大哥带你出去玩。”刚说完,屏风后冒出另外的三个小孩的脑袋,“那我们呢?”

  我知道我被人设计了。

  打发完这几个让人头疼的小家伙,我与我的鲜卑兄弟坐下,我们俩也没什么客套就吃了起来。一边说着什么,佩姊姊就在我们的身边不远处,继续做着针线活,让我们有些恶心话不好说出来,很多事情还只能小声说。

  原来鲜卑人都住在这府中,晚上他觉得有些饿就自己出来整东西吃了。因为弟妹的身孕已有了些时日,现在虽然还没到行动很不方便,但已够让我的龙行兄弟凡事不惊动夫人大驾。而且他也怕惊动别人,因为还有人住在这里,这些人包括轻那族人,四个小子,佩姊姊,扬州的来人,一些到现在还不知从何而来的人,还有几个老家伙;刚想问问他们的情况,北海还补了一句让我打消了念头:最近不知去向。他便自己去膳房自己整点东西吃,却正好碰上佩姊姊说我回来了,他便过来了。我觉得弟妹有了身孕后,这个小子就比以前要踏实冷静多了,至少没有大喊大叫让全襄阳人都知道我回来了。

  我说吃得差不多了,让他快点回去陪夫人,他也没什么客套,拍了拍了我,又顺手卷走一条羊腿。

  而我则继续保持斯文地吃东西。一边不时偷偷瞅瞅司马家的千金,总觉得她的声音有点耳熟,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她了。

  但是我不是个闷葫芦,所以实在想不出来时,我就直接问了出来。

  “我小时候见过你很多次,不过那时候……”肯定是和姐姐学的坏毛病,又说这种我不可能记得起来的事情。不过她旋即加了一句,我就立刻想起来了,这一惊可不小:“你可记得一人之口,为之台的典故吧?”

  “那是孟德大哥的话?啊,你是那东夷女子?”

  “是的,你没看出来吧,哦,当时你在帘子之后,只能依稀看到我影子。我母亲本是东夷女子,当时正要过夏,是我的表舅来看望我要先带我去洛阳玩一圈,然后带我回吴郡看望我的外婆。没想到在洛阳竟碰上了你,其后吴郡起乱,我便在中途折道回荆州了。想起来,你当时在大街上替我赶走那泼皮很是英雄。开始我还不知道你是谁,我好久没见到你了。但是很快我就从路边人谈话中知道了那个武器的主人的名字,我才知道正好碰上你了。”她指了指我的身后,我知道是她指的是什么,从窗户中看宋谦时,余光就看见我的刺猬了。

  我想起来了,当时为了保护她我还在窗下呆了一夜,还被张凯夫妇合伙给当作了赌具一用。

  “当时我接到一对也是出来游玩的年轻夫妇的一张纸条,他们让不要朝下看。我知道他们没有歹意,不愿拂逆别人心意,就顺着他们的意思做了。但是我真的又想看看你们,所以我是从窗缝中看的,正好能看见你,那曹校尉不时来找你,你都让他小声点。”

  我脸上烫烫的,我还记得当时我就是想引她注意,所以站在她窗下的正对面。这回真看见了,我却不知该怎么办了。

  这位司马小姐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应该说是个很矛盾的人,一方面她很敢说,很多话说出来,毫不避讳;而另一方面她又总是低着头不愿正面看我,显得很羞涩。可能是因为她的父亲是水镜先生,母亲却是个东夷女子,而造成受到双方影响的缘故吧。

  与司马小姐的谈话是很开心的,当时在洛阳就领教过了。不过这次谈得多了,有了更加明确的认识,她对军政之类的事情毫无涉猎,只是自己聪慧了解些;而那些女工她却极熟,至少我一直在和她谈话,她手上的活一直没停,也没受什么影响。其他三教九流,无不拈起就能作番精辟的议论,让我只能自愧不如。

  不过,我感到有些地方不对劲,但是却想不出理由。

  那夜我和她谈了很久才睡,如果她是个男子,就可以一起同榻而眠,继续讨教。或者,作我的夫人也可。想到此,我就想笑出声来,不过想起左慈老道不知去向就感觉很是烦心。

  第二日清晨我是被很多兄弟从熟睡中折腾起来的,只剩下司马姊姊有些歉意地低着头说没办法拦住。我只好说让姊姊费神了,便和兄弟们相见。

  襄阳的老兄弟基本上都在外面,在襄阳的已经没几个了。子玉,子实,周玉是随大队人马回襄阳的,轻是从平安风云侯府赶过来的,随他而来的还有芸小姐。看到她我想起来一直忘了查问他是怎么把她给钓上的。按说这两个人性格真是差太多了,虽然现在芸小姐已经变了很多了,但依然是低着头冲我问好。我一问什么时候成亲,少女的脸立刻变成了出锅的山芋。一想到这个词,我就想起了这个词第一个受用者姐姐,姐姐也不知道去哪里了,这种准备应该是我来做的。

  甘宁是抱着儿子来的,小甘凤城还不会说话,看见我就把脸背到父亲的怀里,此事被子玉和子实揪出来当材料来打击我长相的凶恶。我为了推过这部分,便急中生智,说起那四匹长相各异的小马,说道要给小凤城一匹。甘宁大笑,说道,这马与人寿命差了太多,若我们可活六十,那马只能活十五,等凤城长大,就可以给这四匹小马养老送终了。小马再过五年,就可以骑了,只能让我们这辈人用了。子玉觉得甘宁儿子的名字有些奇怪,便问了缘由,被告知其妻临盆前夜,做得一梦,见一凤立于城头,故而得名。

  我很喜欢小孩子,可以举出例子的是,孔明这么坏的一个小子,我都能如此宽容。所以,看着甘宁作为父亲的幸福表情,我更感觉嫉妒和落寞。逢到这种关键时候,左慈大爷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翔也在我家,我想起一事,便问他的姓氏。他稍微停顿了一下,只说翔便是他的名姓,只因幼年便父母双失,后来为些鄱阳湖上的义士所收养,没有自己的姓,平时就唤作翔。

  我知道触及别人伤心事,虽然翔心胸豁达,无甚关碍。但我有些不能释怀:“翔兄弟,智哥刚才对不住。不过,你也确可选个姓,以利你将来开叶散枝,续你香火,为一族先祖。而且日后各式战船上,麾杆上总该有将军的名号吧?”翔笑了起来,便请我给想一个。我稍一沉吟便道:“你起于鄱阳之上,本待为你用鄱字,可是鄱字音同泼皮无赖之泼,连起来念你的姓名也不甚好听,便去掉那半边,加上水,不久成潘了,你叫潘翔可好?”

  他很高兴地点头同意了,我也笑着加了一句:“那我便可命人替你准备潘字大旗了。”

  不过,我的笑容很快被惊讶所代替,旋即又转为兴奋。令我很惊讶的是张凯、刘雯居然在我家,北海,阎柔,小南很开心地把我拖到了外面大堂见到了他们,问他们为何不进到我的房间去,刘雯嘲笑张凯太胖,进去就显得太挤。

  “你们过来了?”我有些没把握,但是还是很兴奋。

  “我们走过很多地方,这里算是天下难得的好地方了。”张凯以不知是夸奖还是叹息,“州牧给了我一个地方让我能专心与我的那些东西的地方,还给我了个荆州司农的头衔,待我不薄,信赖有加,我若还要挑三拣四,岂非强充清高,趁着还有一膀子力气,快做些事情为上。”

  “你多心了。”

  “你太不用心了。”言毕我二人大笑。

  不过,住在我家的有一个我不认识的人,至少我没有这个人的印象。这个人七尺有余,很是消瘦,虽然目光炯炯,却总显得大病初愈,一张俊脸有些泛黄。我翻了我所有的回忆,还是想不起来我曾在何处见过此人。他见了我只对我做了个长揖,我也只好先回礼,却还是摸不清此人来历。

  “请问这位先生,子睿记性颇糟,记不得何处曾得见先生了。”我很诚实地说了出来。

  “你是没见过,但你见过我的恩公,敢问平安风云侯,可曾为一个逢性公子荐医?”

  “对,逢东,我曾拟书让他到荆州治肺痨。可他人呢?”

  “恩公已于两月前在在下家中病故。”他很沉痛地说了出来。

  逢东在他那样的家中长大,应算个很不错的人,他死了确实可惜。

  “你为何称他为恩公?”摇头叹息之余,我忽然想起这个问题。

  “那夜天已浑沉,恩公的一行人仍未找到投宿之地,很多人家因为他有痨病,也不敢留宿于他。在下也是痨病无甚忌讳,便让他夜宿我家,是之同病相怜,很是投缘,他告诉我可以随他一同去荆州求人一同治疗,想来不会遭人拒绝。孰料因长途奔波,他体质本就虚弱,加上那夜忽然痨病加重,三更就病发而去了。他临行前给我留下你给他的信书,这才让我可以顺利请得这里的一个身份似乎颇为特殊的大夫的徒弟帮着治疗,免得被那些庸医耽误了性命;现在我已好了许多,想再没多少时间便可如常人一般了。”

  “你好了以后有什么打算?”我想说的是该去逢家去看看,却没想到引出他的一番话出来。

  “我受恩公恩惠,恩公则受您之赐。恩公与我谈及你时,便说道您未及弱冠,便能在大乱中纵横捭阖,细微处救人脱困,其间或张或抑,风度让人折服;便说如此番能治好这肺痨,愿投效侯爷麾下,为各处驱使,不敢有所怠慢;今故人已去,此愿自当代为实现。”这逢东倒是看穿了我当时的诡计,他死了真是可惜。可能是他把我夸了一番,让我更有可惜他的理由。

  我心中一动,看这少年眉宇之间亦确有脱俗之气,便问:“你有何本领啊?”

  “略通筹算术数之道。”

  “今益州董逆盘踞,所行暴虐,民不聊生,我欲伐之;你可否替我筹算一番……此事你知晓否?”我忽然感觉我的第一个问题可能有些为难人,怕他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在下因患此疾,只能在家听别人说长道短,知些新鲜事情,不过,您在汉中将董卓诓入益州之事我也知晓,开始我还想你的所作肯定会失败。却没想真的困住了董卓。”

  “为何我会失败?”此时,周围的人也很感兴趣地围了上来。

  “入川出川之路,绝非一条,你无法都堵死,这是其一;如果川人帮忙,以船东出,你有如何是好……”

  “这位……你叫什么名字?”

  “原名宋玉,为纪念故友,便添一字,名唤宋玉东。侯爷打断我为何事?”他原来的名字确实有意思,至少我刚从秭归回来,就碰上屈原的学生了。

  “宋玉东,实话告诉你,开始我设计时,犯了个大错误,你知道吗?”

  “什么?”

  “不怕丢人地告诉你,当时我根本没想起益州里有人!我真的没考虑到这点。我只知道益州有哪几条路。”说到此处,我伸手去探腰间,可能那张图早被姐姐给收走了,反正和姐姐重逢后,我就再没看过图,而且看了这么多遍,那张图不用看,我的脑海中都有了一个大致的样子。所以此刻脑中虽然总有姐姐在旁看我,我还是能把那里的样子描述一下:“我已把北面的路全给堵死了;我也知道秭归每年接不了几趟川中的来船,所以,我也根本没考虑从河走;南边我们在和南蛮人对峙,董卓的出现,反倒会让我们的南边很可能会轻松很多。我在这次当着逃出来的几十万益州人前折旌焚麾,大大折辱自己。除了谢罪,便是乞益州百姓原谅在下,容在下有进去伐董的机会。因为我最大的错就在于我知道董卓的残暴,仍然把他们放进了益州,因为当时我只管考虑怎么骗他进去,怎么堵住他所有出来的路。其他的我都疏漏掉了。”

  “噢,我当时也不知道益州中的确切情况,所以我的推算也有问题……能问一下吗?如果一切重来一次,你会怎么做?”他有些意料不到,但是他还是很快问了我这句。

  “与这次一样,因为我没有办法,这是我一个一定要犯还要去承担的错。”

  “明白了,宋玉东心甘情愿随风云侯左右,谋划破董之策。”

  旁边没人说话,我与他互相深深一揖。

  起身后我转向吴越,前一句说的时候,我就知道他在身边,所以,我还要对他说一句:“我不会哄你开心,或指望让你对我心存原谅,我确实就是这么想的,哪怕回到十个月前,我依然会与众将下达这条命令。”

  说完,我冲他一点头,表示我的坚决,而他也对我点了点头,不知他的点头有什么意思。

  但是,我就想不通的是,为什么当时就没人替我指出我的这个计划有遗祸益州的结果。如果当时只要一个人说出来,说不定当时的我会放弃这个打算,而考虑在陈仓到汉中之间打他埋伏,再前后夹击,这样还是有胜算的。

  我必须得去见老师了,时至日上三竿,我才把我这一院子人全部见完,也至少把各种事情了解一遍,实话讲脑子中很乱。

  要见老师了,却感觉有些紧张,以至于佩姊姊出来问我有没有吃早饭,我居然想了半天,最后确信没吃,只好再回去吃点东西。

  吃饭时,我忽然对宋玉东发问:“你父母高堂都在?”

  “都在。”

  “你在此,应把他们接来,还有等他们来安顿好后,你需去幽州去见那逢家道谢救命之恩。此事我会替你安排,可好。”他点点头。

  佩姊姊的手艺没得说,不过要问我好在什么地方,我也说不出来,反正吃得挺舒服的。

  到州牧府的一路就是我向各位大叔大婶,七哥八姐打招呼的一路。每个人都问些废话,比如你回来了什么的,不过我感觉很好,至少没有感觉烦,就是累了点。

  不过,还有人故意嫉妒我;所以,我决定也嫉妒他,顺便把周玉好好夸奖了一下,让那小妮子开心得不得了。

  到州牧府时,我与众同路之人被卫兵拦住。他们说州牧正在发火,说谁都不见,不过如果子睿回来,可以例外。兄弟们听说老师发火,而且今天不召见,都感觉松了口气,转过来带着易水送壮士的口吻道声兄弟走好。

  我都被他们说得后脊梁发凉,我很少见老师发脾气。据说今天发得非常厉害,让我感觉很是有些害怕。

  整顿好衣服,衣服是佩姊姊给我做的,本来我一向不在乎这个,但是这一路,我尽量想些让自己放松些的事情。才注意到衣服居然这么合身,佩姊姊也不知道怎么知道我的尺寸的。至少本人对自己各个部位的大小尺寸,从没有一个量化的概念,只知道我的整个身体各部位都比常人大很多。佩姊姊的女红很有些特殊,好像比姐姐的复杂,可是没有镜子,在家也没有好好看看,我还不知道这身衣服我穿的样子如何,不过她知道我喜欢什么颜色,估计是姐姐告诉他的,那么衣服大小也是姐姐告诉的了。我只知道两个姊姊都曾劝我不要穿的老是武夫的样子,有些文人的儒雅的样子会比较好,不过对我的头发,她们都没太在意,反正我确实未及冠礼,而且她们手头又没有冠可以给我戴,我也没有,曾经有的,但早就不知被我丢到哪里去了。

  听到老师的咆哮声了,我差点打算转身先走掉算了,干吗趁老师火气最大的时候进去?可是心里又好奇老师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而且想想估计应该不是冲我发的,至少老师不会对着空空的大殿大骂我吧?

  想到此,我便蹑手蹑脚,行至门后,想先听一下,是哪位同学遭老师骂了。

  “子睿来了就不要躲在门后。”老师和师父的声音同时响起,心中咯噔一下,心道完了,今天不被骂都不可能了。就是想不通,怎么才到就被发觉了。

  我只好低着头走进去,在门口就赶紧跪下,向两位恩师请安,不敢稍动。

  “你先给我跪这里,待会儿再教训你。”我心道这回惨大了,却被第二句话搞得我莫名其妙,“子睿啊,呵呵,快快起来,让为师好好看看你。”

  “子睿不敢。”

  “过来,还和你老师、师父客气什么。过来过来!”我感到更有些不对劲,便趴在地上偷偷向上瞟。却见老师和师父面前还跪着一人,此人背影颇为熟悉,总感觉在哪里见过。看来老师前一句话是对他说的。

  我便起身再兴一个长揖,低头向前趋了几步,忽然看到那人侧面,赶紧又退后几步。

  “子睿给三叔行礼,刚才未曾见得三叔,三叔莫怪罪子睿。”

  “不妨事不妨事,”三叔连忙道,“子睿请起吧,三叔被大哥责罚,不能起身回礼了,子睿莫怪三叔才是。”

  “子睿不敢。”我心里还奇怪,三叔回来,本是好事,老师至于发这么大火吗?

  “子睿认得我三弟。”师父有些奇怪,老师也讶异的呃了一声。

  “难道三叔未与老师师父提及么?”

  “你老师根本没让三弟说什么话呢,你叫他三叔?嗯,倒也贴切。”

  “为何责骂三叔,三叔大老远从辽东回来,就是为见老师师父,老师师父这样待他,未免有些不顾结义之情吧?”师父在冲我眨眼睛,然后脸上做着表情,眼睛朝老师看看,仿佛说是就是老师在发脾气。

  “老师为何责怪三叔呢?三叔在辽东整日思念两位兄长,今千里迢迢携家赶回见义兄,为何还要责怪于他。”老师不说话了。

  “那可以让三叔起身了吧。”我感到事情有所转机。

  “我早已不认这个罔顾结义之情之人。”老师背过身去,言辞竟有些决绝。

  “喂,老大,我看不下去了,仨是不对,一直没和我们联络,但毕竟他在辽东,又有了家事,什么都不知道吗?能怪他么。而且你开始一见他,不也执手相望,神请颇为欣悦么,怎的忽然就冷了下来,然后就一阵大骂,你变化也太大了。”

  “不要说他,说到你便也让我一肚子火,出去后就隔个半年给我来封信,也不来襄阳找我,我想找你都没办法找。要不是子睿,这会儿我可能还不知道你黄汉升在长沙。”

  “你又来了,你来找我的时候,那天晚上已经骂我一晚上了,把你的弟妹吓得不轻。现在你又已经骂了三弟一个早上了,三弟妹还在外面没有安定。你也够了吧,子睿都来了,你可以消气了。”

  “起来!……坐边上去。”老师看来终于消气了,第一声还明显有些怒气,后面的就缓和了很多。又瞟了右边大汉一眼,笑着对我说起了话。这个转变有些大,我的心里也不是能很好承受。

  “老师,学生不肖,今终能赶回襄阳拜见老师师父了。”我再次磕下了头去,想到终能赶回襄阳见过老师,我竟忽然眼眶有些湿润了。

  老师将我搀扶起,“苦了你这孩子了,这事本不该你来承受,你却如此折辱自己,何苦啊!”

  “老师常教导子睿应以天下百姓为先,子睿犯错,又岂能由他人代过。”

  “你帮老师带回那么多贤才,老师该怎么赏你啊。”看来兄弟们都见过老师了,老师的口气中可以感觉对这些人还是很满意的。

  “不敢,况子睿无需封赏。”心中思得一事,竟叹出声来。

  “子睿,何事唏嘘?”

  “家姊外出说是置办婚嫁,念及不能送姐姐风风光光出门,着实让子睿感到汗颜,子睿曾想,如老师问我需要什么,我只想说让姐姐风风光光地大婚,可这事姊姊仍不让我插手,自小姐姐照顾我一切,到此时,我仍不能为姐姐做些什么,感觉自己很是没用。老师说要封赏,我就想起要请老师主持姐姐的婚礼。故此心下凄凉。”

  “银铃,实奇女子也。常思评人容易,做人难;而做人容易,教人难;银铃能把子睿的性格、品行引领至如此境界,让人无法不长叹,我虚度半生,却不如银铃之十五载。惭愧惭愧!”

  这是对姐姐很高的褒奖,我却高兴不起来。姐姐就要离我而去,让我如何能高兴。我前十七年在姐姐身旁,只生过一次病,没受过什么伤;离开姐姐,我却几乎一直多灾多难,命都去了半条。我唯一的亲人,为我前十七年遮蔽风雨的姐姐,却从没让我为她做什么,当我想做什么也能够做些什么事时,她却离开了,再次回来时,她就将是别人的新嫁娘了。

  老师让我在旁少歇,我便依言在旁坐下,很自然的回到了我以前的位置,不断婆娑那块铺垫,我知道,姐姐以前也在这上面坐过很长一段时间,我也藉此来思念姐姐。这一年在外,只要思念便有姐姐,但毕竟想到以后还能见到,便感到一种希望和期盼。但现在姐姐就要嫁了……不行,我已经十八岁了,不能总把姐姐拴在我的周围,我怎么这么自私。姐姐,我该怎么办呢?刚说不能再缠姐姐了,还是拖到姐姐身上,我怎么这么没用。

  当我稍微回过神来时,从门外进来几个少年与老师行礼,都是二十岁上下。他们是三叔带过来的,使他一路南归见到的年青俊杰,只是身份卑微,没得征辟,便以他的口才说服那些人家,让这些人随他而来投效老师。老师问了他们些话,那些少年似乎都能对答如流。老师也点点头,荆州缺人,尤其是现在我们还zhan有扬州,架着交州,锁着一州。甚至让小斌一个人在吴郡支撑局面。三叔所为确实很能为荆州解决很多问题,总不能让那些养老的旧官吏再蹦出来说要为国效命。

  老师和师父还见过了三婶,我也去给三婶行了礼,不过我很老实地没有参与他们的谈话,而是继续在那座位上,换着各种方式坐着那块垫子。

  我完全回过神来,是他们叫我去吃饭。我说我还是回去吧,家里还有一大堆人等着我呢,他们想想也就同意了。

  午宴必须分成很多屋同时开席,我和宋谦、陈武、吴越、孔明四人以及佩姊姊在一屋,我们六个人吃的都是佩姊姊作的。

  为了尽地主之谊,我还要各屋地先跑一遍,客气地让大家先吃,觉得人多吃饭都麻烦。之所以不选大家一起在大厅用餐,是因为大厅里的各式书简太多,不好清理,我也不知道那些是什么书简,得找个时间看一下。

  弟妹的肚子已经显出我那鲜卑兄弟的下一代的轮廓了,这让我很有兴致地说了一通,还说要让这孩子喊我干爹。把一对小夫妻脸都臊红了。潘翔很是豪爽,大声地起哄,毫不介意,而甘宁因为夫人的缘故,只是随着笑;苏飞也在笑,不过他就要大胆些了。阎柔也能加上一把力,但匈奴人被一个汉族女孩子管着没敢。

  宋玉东还是显得比较孤寂,他更多的时候只是看着笑笑。

  张凯显然没有办法逃脱我的打击,我问他什么时候有,他直接问他的夫人,招引得郡主的小拳头不断相加。这倒让我想到我们家的郡主,便很快结束了各处的问候,回去吃饭了。

  “陈武,为何不吃啊?”回去后,我看见其他人都在吃着东西,只有陈武没动,我还在想是不是在那个水贼窝有什么规矩,他习惯了。比如吃饭先看别人吃,看看有没有毒,我的天,我的脑袋有时候怎么转得这么快,这么恶心而有创新的想法都能被我想到。

  “大哥去帮佩姊姊端羹过来,我在等他,不能独食。”这么小的孩子都能如此仗义,上次是宋谦挂念兄弟,一个小孩向我们请求;这回是兄弟等待兄长,不愿独食,这两个孩子将来会有出息的。姐姐说过,人品是第一位的,便如大楼根基一样,根基打歪了,什么高楼广厦都会很快倒塌。

  才发觉我的整个思考的方式方法,应用的典故,几乎都和姐姐有关,想到此便要叹口气。

  “子睿,思念银铃姐姐了?”我点点头,没和佩姊姊多说话,只管吃东西。

  “对了,孔明?张叔张婶呢?”我忽然想到我们家中另两位长辈,我回来后就一直没见到,这一路我也很挂念他们的。

  “他们还待在老宅不愿离开,说住的时间长了。”

  实际上,我还想到管亥,但是我实在想不出这里有谁和他熟悉,因为叶剑也不知去向。可能是我认识的人太多了,我的糟糕记性不知道撑不撑得住。以后见到熟人想不起名字可要被人骂死了。

  匆匆吃完午饭,我便离开了这个新家,回我的老家。不过我留了点心思,先找了面大铜镜稍微看了一下。必须承认佩姊姊的手艺非常好,姐姐的穿得很合身,很舒服,但是佩姊姊的衣服使得穿着映在镜中的我显得非常……我很难得发觉自己如此文质彬彬,气度儒雅。而不再是一个赳赳武夫的形象,甚至看着现在的我,一时间我甚至无法把自己认了出来。

  老家离襄阳王府不远,不消半刻,我便趁着午后众人歇息时间溜回了老宅。

  一路没什么人,倒让我的头脑清醒了许多,我还是感觉有些不对劲,却总不知道如何组织我头脑中尚有些零乱的疑点。

  不过,在我组织完毕时,我就回到了老宅。门没关,我推门进去时,门外的风也被我放进了老宅,老宅里有些冷清。一个老人正在背对着我,扫着中院的地,他似乎感觉到后面的风袭来,缩紧了干瘦的身体。

  “风又这么大了,要变天了吗?”

  “张大叔,我回来了。”我跑了过去。

  张大叔很是激动,撇下扫帚,转身就是看着我,左右端详,他眼神有些不好了,总是不断地眨眼睛。张叔是老了,原本的花白头发中还是黑的多,白的少,现在已经是黑的少,白霜多了。

  “大叔,好久没给你拔白头发了,都这么多了。”我深有感触。

  “二少爷啊,你再拔,老头子就要变老秃子了。”张叔倒有些开玩笑的本事,可我却感觉有些辛酸。这一路过去的人太多了,眼看着张叔的衰老,我无法不感到弥漫在这老宅里的凄凉。

  张婶也颤巍巍地出来了,看见我很是激动,便要过来,我连忙过去扶住张婶,问及缘由,却原来秋天她老人家得了一场病,身体大不如以前了。与她老人家说几句我一切都好让她放心,便赶紧让张叔陪张婶进屋去,别着了凉。言毕便到身上的兜中寻些制钱让张叔多买点好的东西给张婶补补。却忽然想起来,这件衣服是早上才换的。以前衣服中的银钱昨晚全被分光了。不过,我的手还是摸到了东西,取出来一看,竟就是些银子,也没想它们是从哪里来的。就赶快塞给张叔,张叔说小姐给了,我说这是我给的,让他赶紧回去照顾大婶为上。

  我早就看见了叶剑,叶剑也站在看着我,不过看我和张叔张婶说话,他没过来打搅我们。等张叔一进屋,便上来和我打起了招呼。

  他和管亥住在了我家的老宅,主要是管亥想清静些,叶剑也觉得和众人不熟,暂时除了驿站,便只能住在我家了。

  我与他随便攀谈一会儿。他告诉我,管亥去裴大哥坟上了,因为今天是腊月二十八了,还有三天就过年了。我才想起来要过年了,对啊,腊月后面是下一年的正月,我的头脑中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裴大哥现在在哪里?”

  “城北的山坳之中,是管亥的叔叔给选的地方,那人是个占卜打卦的道人。”

  “管大哥有叔叔?住在这里吗?”

  在原来我的屋中,我看见了一个麻葛布袍的道士打扮的中年人,正在榻上研习着什么,浑不觉我们的到来。

  “谢智见过管道长。您来我家暂住,未能亲往迎接,请勿见怪!”我觉得作为主人,应该起到主人的应尽的礼仪,至少姐姐在肯定会这样做。

  “平安风云侯太客气了,老道方外散人,来则来,去则去,不需招待,暂宿你家,已是叨扰。您这样说太客气了。”他抬起头看着我,我感觉他已经很尊重我了,在我印象中这种修道之人通常都是行事飘忽,淡泊无为,言辞深奥,晦涩难懂的人。至少左慈大爷我是想找都不知往哪里去找。

  觉得礼节到了,我也确实没什么事情和他说。说声不打搅清修,便准备回去忙一下年了,心中已在盘算:把两处的桃符都得准备好。襄阳府的东西人那么多,大家一起忙年,该不会缺些什么,那么这里我得多照应一下。如果是要过年,大年三十姐姐应该会回来的,那么我一定要把所有事情做得好好的。让她回来后也不用担心她走了我会饿死,心中想着姐姐太过虑了。

  不过此人倒是热情,说他会相命占卜之术,看我相貌觉得骨骼雄奇,想替我算一卦。我也觉得有些意思,便放下心中所念,决定让他先算算。

  他在我身边鼓弄了很长一段时间,觉得很是奇怪一般,又在我上下左右好好看了看。

  “把你的手给我看看……左手。”

  “断掌?”

  我活动了一下,“没断啊。”

  “不是,我是说你的掌纹是断的。”

  我自己看了看,没错,是断的,在指根下一寸处,一条不深但很清晰的断纹横亘我的手掌。我还知道什么时候断的,怎么断的,用什么断的,本来敷上药后,很快就好了,所以我已经忘了,不过这倒让我发觉凡是和我有关的事同时也必和姐姐有关。

  “那还能看么?”

  “断掌之人,常有一生恶厄,除非……此为谁人所伤,此人与你若何?”

  “家姐为救我而误伤。姐姐是我唯一亲人,子睿幼时全凭姐姐与张叔张婶一起拉扯长大。”

  “哦,嗯,你走吧。”他忽然打住了,让我有些生气。

  “为何不说,看也看过了,总该有个结果吧,谢智不惧凶恶,但是很不喜欢被蒙蔽。”实际上我也不太信这个东西,只是好奇心上来了。

  “把你手掌再送来。”

  “你要我说的,怨不得我。此伤正好坏汝姻缘脉络,斩断寿命、功业两脉。汝幼时遭厄,但因有众人悉心照顾,你已与此厄无关,心中也不挂怀,故此十七岁前诸事顺利,心中安乐;十七岁后诸恶不断,因你的一切端倪朕兆都已被毁,故你需一生需小心谨慎。因你这掌中缠节已毁,唯有你以后一切需自己把握。汝之姻缘,可能已被天定。如就依着断纹连接残段,你一生有两妻,其一似乎早有,但诡殁,其二虽侍身边,但很旧方为你所娶,她将为你送终。你走吧,我不妄言。”

  “多谢。”我拱手道谢,心中却已经开始盘算他说的这些事情。

  “子睿,”他忽然叫出了我的字,我也停住转过身去,“如想不要经这许多噩事,或可有一法:今日酉时之后,莫见一人。切记独自居于房中,谁都不要见,因为我算不出会给你的带来这许多凶恶之人是谁。”

  

第八十九章 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