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零一章 他乡遇“故知”

    夏日尚未远离,天南的未名山里不息的风刮在身上却已然透着凄凄的凉意。山间回荡的凄厉风声仿佛无时不刻不在嘲弄着浑浑噩噩的我。没有那道熟悉的城墙保护我们,离火堆几十步外便尽数被未知的夜色吞噬,只余可供无尽遐想又随时变换的黑影轮廓。

  有时只是一阵忽然肆虐起来的风,便带来一场扰人的山雨。那些水滴打在脸上,仿佛只是飘落在脸上的泪珠。

  有时万里无云,星汉璀璨,仿佛就是故乡的灯火,山间也换做轻柔的风,如幼年抚在身上的少女的手,招呼着我回去。睡着了,也常常回到襄阳或者广信,铃佩一同向我招手,若幼时曾忆,若近时新记。

  这次离开家的感觉,和上次孤身赴北截然不同。上次虽然对家有不舍,但仍有一丝难以压抑的兴奋;这次却只有不舍和眷恋;孤寂的夜里,每次心头涌起那种对此行的浓浓厌倦时,我只能告诫自己,自己欠百姓个交代。

  葛凉有些鬼,他居然能看出来我的想法。他问我为何不能派手下得力之人去做这个事。

  我说这是我对百姓之信,若仅因自己可以指派别人,便让他人深入敌后千里为这种艰险之事,即便成功,对百姓而言,我也非诚信待民。而亲身前往,即便此事最后失败,甚而身遭不测,至少我未失信于民。

  葛凉难得唏嘘道:两位夫人如何同意?

  铃最知我心性,便知此行不可阻;佩既知我此行之意,又怎会阻拦。

  葛凉确实鬼地补了一句:既如此,君何故怅然?

  我似乎也想通了。

  于是第二天,除了些许公务安排,一路上我都尽情享受美景,外加和随行的人聊天谈心,在宿营后我还主动找鄂焕切磋。

  过了一日就不得不承认最后一条似乎不是什么特别好的主意。

  这个队伍中的女人多数或者说全部都是好战分子,外加原本就几乎全是好战分子的男人们。这一打得热闹,就麻烦了。尤其是那些南人婆姨,她们中有人差点把上面衣服都脱了和我较量。

  我累得半死,葛凉居然还自以为是地平静质问道:为何不找我?

  我喘定着指着还算整齐客气的队伍:排队去。

  士家公子也很有兴趣,甚至自己也想要排队,但是被随从劝阻,认为有**份。为了安慰士公子的失落,即便累得半死,晚上还会专门召见他,和他在帐篷里谈谈白天的打斗,讲述其中关键,再稍微各执兵刃,以不把帐篷拆了为度。自然,我更累得吐血。

  每天和至少三十个以上的人打过架,晚上还得给人开小灶,睡着基本是没梦的。就是有梦,梦中也见不着铃佩二人,只是一场场无休止地打斗。起身常能看到身上被子不知何时被蹬飞了。

  总算把回家的种种杂念压住了,觉得先撑下明日更重要。

  有几天想休息了,可一扎完营就有人排队。那个挨千刀的葛凉甚至创造性地开始发号,让大家不用排队,让随军的司鼓吏击鼓喊号就行了,虽然对普及我汉人文字尤其是数字有益,但却让我毫无休息的机会。

  甚至严重到早上都有好事者架着鼓吏,在帐外排队等着。她(他)们觉得吃饭拔营之前,我应该还有档期。

  生活真艰难。

  葛凉这小子因为做了这么多助人为乐,广受好评的事情,受到了广大南人男女士卒的爱戴。一次例行行程商议,我便把兵权交给了他,说我不在时,便让他指挥,让他为统兵者,理由大家也都认可,他们主动巴结了新上司,并多少表示了方便自己排队走后门的想法。

  可惜新的统兵官自己却一直没有排上,鉴于他在此上也没那么有热情,我也没机会搭理他,或者说没空搭理他。虽然我非常想找个机会搭理他。

  直到有一天到某个南人寨子休息,事情有了些转机。这个寨子受苏梅家主人节制,她帮我们安顿下来。偏巧又赶上大雨下了三天,我才好好休息了一阵。这一路虽还在郁林境内,但已是我汉家城寨、聚落与南人山寨杂居其间,不过倒也相安无事。只是这些聚落大多也筑得和城寨一般,显然过去肯定有过不少不怎么平和的故事。

  那场雨后天凉了很多,又等了两天地干了些,我们才上路。这一番出了郁林便没什么汉人聚落了,此后我们便如断线的风筝,没了后应。

  后面几日山路越来越崎岖,所幸南人对这种山路毫不介意,草鞋绳断了,直接光着脚都健步如飞。我却略有些艰难,倒不是脚疼,主要是脚大,这路面崎岖不平,常不好搁齐我的全脚掌,加上个子高,总觉得在山脊上晃晃的。还好前面许多日练得体力还好,又歇了几日,倒还真坚持得住。葛凉却很适应,没看到他掉队。鄂焕也很适应,还兼带观光。苏梅更多是一马当先。对士公子稍有些辛苦,不过这小子确实不错,虽然下人总是不时担心问候,他却从没叫过苦,也没让人来帮忙,至于搀扶什么他总是赶紧推开。

  这里山势险峻,从未尝见,常两道山脊只数十步之遥,其下悬崖却深有千仞,如有天斧砍斫一般。

  有时能看到那边有牧人赶羊经过,只能打个招呼,那边人也热情友好,经常还会唱歌应和;有时也会有猛兽路过,不过多是瞅我们两眼,就漠然与我们渐行渐远。

  自然也会碰见这两类情形碰一起的情况。

  我们是先看到一群貌似无主的山羊在山道上稍平处吃草,有些山羊居然能顺峭壁往上,到更高些的地方吃草,我想着幸亏在这种狭窄的地方,否则牧羊人都不知该怎么收拢这些羊。不过也不知道牧羊人跑哪里去了,却忽然发现一只漂亮的豹子从稍远处一棵树上跳下,顺着山路便走过来了。

  羊群立刻骚动了,能往上爬的都爬了,只余小羊不知所措,在崖壁前凄惨地叫。不知从哪里跳下一个穿着破烂羊皮的牧人,拿着长杆鞭子,嘴里嚯嚯不停,手中还将鞭子舞出响来。

  苏梅忽然转过头来,问我们谁能射那个豹子。

  我这才想起来,自己是带了弓箭的。果然不是老四那般什么都想着先用弓箭,要不是这道天堑,我倒想着是拿我的铁杵锤死这豹子的。

  赶紧张弓搭箭,瞄着那个豹子。心里盘算这上面的风向,就是一箭。

  我很不希望的情况发生了,偏了。

  可能是把风想大了,箭插在豹头前面一两尺的土中,倒是把豹子吓了一跳。

  队伍里一阵惋惜。

  我努力让自己不至于脸红。平静道:“万物皆有其法,豹亦有灵,我已行吓阻,若其能去,则止其杀戮,便可。众将士,且行聒噪!”

  一时倒颇是安静。

  那边豹子也有些惊疑不定,不过还是冲着我们这边龇牙咧嘴。

  鄂焕明白过来,我的话可能大家听不懂,赶紧带点口音喊出来:“大伙儿呼叫喽噻。”

  南人战士们这才都叫嚣起来,各种奇怪的声音都发了出来,很多奇怪的声音我都没想过居然能从人的喉咙中发出来。不过战马倒是很安定,看来习惯了。

  豹子真的被吓地转身跑了。我收起了弓箭,仿佛我真的只是为了吓阻它。

  苏梅问,豹子再来咋办。

  我很想回她:我又不是老四,没射中又有什么办法。

  当然,不能这么丢脸,也不能让她又想起老四。

  如果我们没有遇到那场雨,不会耽误这几日的日程,我们根本不会在此时与此景相遇,也救不了它们。豹也有子女,若其死,其子女亦当绝矣;上天有好生之德,万事万物皆应合天理。当我生,则我生,当它死,它便死。

  她竟然真相信了,似乎还点头加继续思索了。士公子也信了,也陷入了深深地思索,仿佛还有自叹不如的神情。鄂焕的脸部表情一直在无辜的凶恶和普通的凶恶以及死有余辜的凶恶之间变化,看不太出来。就葛凉不时冷笑,一看肚子里就没啥好水。

  过了一会儿休息的时候,葛凉主动要帮我把脉。得逞后,悠悠问我:“您是不是想射中,没射中。”

  “嗯。”我决定老实承认,这小子有点鬼,不好糊弄。

  “编得真好,我都差点信了。”

  “我身体咋样。”

  “没啥,挺好,我只是想看看你是不是撒谎。”

  “把脉能看出撒谎来?”

  “撒谎时,脉像是有异动的。”

  “哦,要我当时掩饰,你能把出来?”

  “嗯。”此贼袖手而去,那一刻我相当希望以后让他插队。

  不过此后他再也没有出现在排队和我打架的序列中,我总觉得他已经预感到我极有可能要私报私仇了。他应该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总是摆出一副有些遗憾,但是无可奈何的表情,好像他真的很遗憾似的;我也意识到他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我也总是报以一副有些遗憾,但是无可奈何地表情,因为我是真的很遗憾。

  阎大鸿胪来往此间所为很是充分得体,这一路很是顺当。按着他给我的信息,给每家带的礼物都能让他们全寨子如过年般庆贺,招待我们也不遗余力。其实说来我们带的也不是什么值钱东西,让我总觉得有些占人家便宜。比如有一家送了一百斤铁,人家居然就杀了好几十只羊,有些家给了些珊瑚和珍珠,寨主就心满意足,摆了一道流水席款待我们全部的人;甚至有一家直接给一袋贝壳主人就差点哽咽,据说他们那附近就用这个买卖东西。想来我们字中财物多有贝,按说我们汉人的古人也应用过这些。士公子对一切都感到新奇,兴奋不已。苏梅司空见惯,葛凉有一种类似地但明显欠揍的表情。就鄂焕继续保持一种若有所思的凶恶。

  总之,这一路两个月过去,辎重反倒有所增加。路过兄弟的地盘时,兄弟专程从他的大寨赶来,与我畅饮。知道我还要往西,问我需要多少士兵帮忙。我婉拒了,提醒他现在他自己内部尚未完全平复,我自己过去收敛我汉人难民,再行训练,他勿要担心。

  兄弟很感激,与我一醉方休。他的难处,我是知道的,大鸿胪也报告了我,他说最多借三千。我觉得一千都不必了。因为我约莫是知道有人是要请我帮忙的。自然我可以看看他的诚意。我带着和他颇有些芥蒂的南人兵将去,反倒会所不利。

  秋天也到了,如小孩脾气般的天气温和了些,路面也渐趋平坦。周围虽仍多山,却没有之前走过的那么崎岖的山路,还颇多空旷无垠之所,没想到天南边也有这么好的草场。云悠闲如我们一行一般在草海之上徜徉,只是它们更飘逸一些。我们都很畅快,就鄂焕稍显得凶神恶煞一些。

  受兄弟节制的洞寨过了那参差如林的山脉后便稀少了起来,但他们受兄弟的安排,还是盛情地款待了我们。

  自这里开始,就是那个可能需要我帮助的部族的地盘了。我们称他们句町,好像听说过是九个部族联盟的一个大部落的意思。大鸿胪说他也没到那里,但是他派的人还算被友好对待了,但是明言,只见我,他就不用自己去了。

  于是,我来了。

  他们的汉话很好,也自称自己是句町人,对我们也没有敌意。一番礼节做完,就让我彻底松了口气。

  他们明确地提出要我像帮南王一样,帮句町人再要回句町王印。说是当年新莽下面的人诱杀了他们王,自我朝重作,虽然安抚了他们却没有再分封。他们想要回这个名份。

  这事我知道。在广信时,听完汇报后,我不出意外的不知道怎么回事。于是我去问我的佩儿,然后大概就明白了。当年句町人曾帮我大汉弹压了多次此地的叛乱,使朝廷看到了他们的实力,便封了王,以为藩属。至新莽却三度派人征伐,使其实力大减,待我朝于洛阳重起,未对其大加封赏,以免其它实力为大者以此为由再求封赏。时至今日,句町又见兴起,而我汉室内乱之忧已越发明晰,自然是可以帮他们求此封赏,并假其力而有所为的。

  当然,我提出了平叛借兵的条件。并许以周边几个一直攻击我们汉人市镇的小部族土地。最终争取了他们五千的兵力。他们确实够诚意,不知为何我觉得应该更有诚意地对待他们,而不只是利用他们。

  我带着人很顺利地将附近几个汉人城收归我手,名字都很怪,怎么听都不像我汉人的城寨,让我想起明孜。我知道光一个越侯是没有多少实力的,但身后五千士卒不是假的。他们估计还惊讶于我怎么能带这么多人来,再看看怕又觉得眼熟了。这些汉人城说小不小,说大不大,都有好几千人口,加起来也有几百兵力。多是本地富商私募,官员也是他们拔举的。这些城寨之间也没什么太多关联,最多有些商队往来,完全如水中孤洲般。附近险要处也有些聚落,也大多是这些富商的别院。他们投靠了我只是为了我能保护他们,与我而言,也只是帮我有了立足之地。了解到这些,我自然不是只找官员训话,而是把富商们聚集一处,我想在这种地方,他们也只能依靠我,也必须依靠我。我问他们附近那几个与我汉人有隙的南人部族是否影响他们。这干富商果然一肚子苦水,只是苦于没有实力。常常逢到特殊日子还得主动送点东西,以求平安。

  和商贾我没打过太多交道,子涉算个商二代兼官一代,不好类比。我觉得至少按照市场上的规则,得需要讨价还价。于是我提出一笔交易,让他们估个价。说我把他们干掉,你们能给我提供什么。

  他们除了把城寨送我,还愿将全城的租税按汉律上缴。

  仿佛很好,其实很假。本身,这些都是我汉地,也本该交给朝廷的。他们隔绝在天南这么久的赋税都充了自己的腰包,这时候还想一点不吐是不可能的。他们生意人,应该明白,我恢复此间之治,便不打算再丢还给他们。我的到来能给他们带来一个平安的环境就行了,他们做城主,维持此间运转,还要兼顾保卫和征战,耗费也是很大的。

  我在汉律基础上给商人减了税,但是要先交去年的,充作军资,然后让部队归我调遣。然后让他们将百姓重新登记造册,按百工、读书人等归类。辛苦了一下葛凉和鄂焕,让他们督办,着装整齐的鄂焕负责吓人,貌似懒散的葛凉是真正监工。如果真有问题,葛凉会授意鄂焕去更卖力地唬人。当然,他们也有自己另外的任务。

  这段时间女军有点问题了。这一路辛苦,似乎那日子拖延了些,一安定下来,过了个满月,忽然营里女兵都来了,包括苏梅,我让她们暂时休整,不为它事。

  士公子,我则让他一直跟着我,他会问我为何这样为何那样,我便差不多都照实告诉了他。能感觉出来,他有些崇拜我,其实还蛮受用的。

  不过一直带着他。倒不是为了恬不知耻一直享受被崇拜的滋味,主要是为了这位公子的安全。

  句町人颇好说话,那些散居的部族与他们也有嫌隙,往年便是互相抢地盘的。只是现在句町重新崛起,他们才稍微老实了一些,现在主要抢我们汉人的商队。他们盘踞在几座山中,占着捷径。逼得汉人几座小城都得绕一圈和周边人做生意,主要是天南人和句町人,以及最西边的汉人,以及已失其国的滇人部众。最近我兄弟似乎就在打滇人的主意,打算收为手下。

  关于滇人,大鸿胪告诉我不少。据说几十年前,有一天忽然地动山摇滇人国都被旁边的一个大湖吞掉了。自此后,滇人就再没形成国家,按着原先的部落各自散居。他们认为自己的国家是被上天诅咒了。兄弟正在打他们主意,想把他们拉拢进来,让自己实力扩展到益州郡中,不过他目前因为内乱抽不出精力来这里行事。

  而我和银铃打算扶植句町,吞并附近桀骜独立的小部落形成一道屏障,既避免我兄弟的实力进一步西扩,也同时以为我的后援,而我收敛滇众,整肃汉人实力在益州之南扎下根。而至少第一步,句町人还是很朴实可靠的,他们其实要求很简单,就是一个名份。相对来说我兄弟一旦整合了天南再行西进,对我大汉的稳定未必是好事,一旦我大汉再有乱事,而南王易主,以贪婪好战之徒为尊,则我朝之西南便难再有宁日。

  相对来说,我都觉得我们朝廷挺对不住这些诚挚的句町人。尤其是我知道这些富商的商队在句町附近都能受到保护的时候。

  他们能借给一个只带着三百人的朝廷辅政卿五千兵卒,还承担了给养,我原本觉得有一千就很不错了。

  后面很简单,听过这些部落的各种抢劫人的故事后,我选了个听起来特别冲动的,让商队从离他家稍远的路上经过,还带了一百多卫队,浩浩荡荡。

  这帮人真就没脑子出山了。其实我的打法很简单,拉开十几里远就够我用骑兵断了他们的退路,全歼他们冲出来的队伍了。然后顺势攻山,没费多少劲就打下第一家。我把地方和俘虏送给了句町,我知道他们会需要奴隶,山上也没啥财产,只是告诉句町人,以后继续保护这些商队。这些小部族似乎也是无奈,穷山恶水,不抢确实没啥活路。

  照法炮制,也不知道这些部落怎么活到今天的,怎么一个个都中计了。一看到大队的商队,就头脑发热,倾巢而出。十几日,便把周边几个山寨都平了。不过他们确实都很穷,甚至主要住人的山洞里人畜粪便都是到处堆积,本来还想总该有几家有点东西,散给这些大商贾们作为留念或补偿,因为我一直拿他们的私军当前队。我自己都没怎么上去过瘾,主要是一路过瘾过过头了,有点反胃。这样也能方便地安顿住士公子,并告诉他,统兵打仗,要有冷静的头脑,要有定力。虽然其实以前我一直不怎么具备这两点。但是以其昏昏使人昭昭很成功,他听我讲了后,不停点头。

  几场下来,他们的私军伤亡也挺可观。不过这些有钱人倒没怎么和我计较,却只知道吹捧我。其实我却没什么成就感,只是觉得这些小部落活到今天都是因为你们这干家伙太无能加句町人比较本份。倒是我还有点过意不去,常去巡视伤兵,教他们些战场上保命的手段。

  对于富商们,我做贼心虚但还义正词严地告诉他们,以后做生意就安全了,这些军队也堪用了。

  他们高兴之余,凑了不少财物贡献给我。我转手赏了这次表现勇敢,有战功的将士,再给现在句町王再送去些,其余都充作军资。趁我带着军队忙活的这阵,葛凉和鄂焕也完成了我的使命,从各城招来很多来找活的工匠和读书人。

  此时节也到了该治理整顿这里的时候了。我把暂时的中军大营定在漏卧(今罗平),名字虽然听着不吉利,但是这里是交通要道,水运也方便。几个山寨一打,周边有些开化些的山寨,都来表示臣服,我将原本各城所需工匠按需分派各城,在读书人中稍加指导,便派去充均平司长,这是我自己想的官,主要向我汇报城中短缺富余,各城设立官学,令年少者必须入学,穷者由我资助,当然钱是那些富商出,但必须经过我手。

  最后我还是觉得漏卧这名字还是太不吉利了。重起了名,本来想叫平南的,觉得有些桀骜,对南人不尊。本来打算叫南庆。(注:后来这个地方从来不叫这个名字,但广西有一个南庆村)其名取自卿者,百姓庆其所赖也。此南地,望百姓庆我之来也。但又觉得有些自以为是,自彰其功。后来发觉此地唤漏若罗,卧者,身平躺也。故而改名罗平。(注:虽名与今同,但理由为某胡诌,未有其据,众看官勿当真也)

  这一番做完,那些富商也觉得我在加强控制他们原有的自家宅院。

  但我的事情还没做完,我在原本要道宽阔,可为聚落处,设市集之镇,以汉句各派一半兵马驻守,方便商队。将原本各城的县丞以下小吏提为此间官员,驻扎此处。让句町将附近可耕之田分出些交由此间驻军屯垦,免收田地租税,之后各城军队给养也由我供给,原本这些私军多是富商私军,因无甚战事,颇不得重视,无事时,常充作富商家民夫。此时我割裂他们与这些富商的关系,以为我用。这里本身读书人只能依附富商,现在大多吃上了官粮,我还刻了官印,布了政,还让他们有了权力和依靠,自然他们会更愿意听命于我。

  至此,这些商贾想要对付我,也没了实力和依仗。我当然不想对他们斩尽杀绝,让他们安心做生意,行商坐贾都由官府保护。他们的收入会大量增加,负担却不会增加多少。商贾本为逐利,我能令其多获其利,安享其利,他们自会坐享其利,而不会想着与我逐利。尤其是他们无可奈何的对手被我半月平定,而且还被句町人所敬仰,与南王有结拜兄弟之义,与我为敌损益如何,他们这个帐应该算得过来。

  周边的安定,让我能让百姓放心开垦荒地。罗平的地形多为平原加一个个忽然突出的山包,半年多雨,半年少雨,气候却还温和,少雨之时,上游河水也还充沛,稍整水事,便可有良田千顷。不几年,此间仓廪足,则可使其知礼仪,一切终将走向正途。

  为了此地由乱而治,我召集了所有富商和原本城市里所谓的各城之长(少于万人之县,其主官曰长,多则曰令),并邀句町首领在汉句边境一处新建市镇一起欢庆,这三个月一过,此牂牁之西之地渐有繁华之像,当庆。

  句町王毋丘兴(虚构)很是重视我的邀约,带着他的统兵大将和相当于丞相的两个人都来了,与我们一起把酒言欢。气氛确实很好,幸好他岁数大了,他也觉得和我结拜兄弟不合适,他女儿也早结婚生子了,孙子比我小不了多少。于是终究没给我带什么麻烦事来,我自然也不会要求什么。我们应该在这个事情上都松了口气。他们带来不少舞女跳舞助兴,并最后都送给了我们,因为知道她们都是奴隶,我接受了,并交给葛凉和苏梅商量着安置。好像和本地汉人光棍们撮合成了不少对。这里男女数倒相若,但很多女子在富人家或为婢女,或为侍妾,故而市面上光棍比较多,尤其是读书人。这等蛮荒之地,读书确实不如孔武有力能换钱。他们应该是对我的到来最满意的。

  但此间富商大户多姓朱,彼此多为族亲,让我不免得稍有些不安。我是考虑过西行时把葛凉留下来镇守,但又觉得少了个身边能商量的人。

  葛凉还问过我为何如此信任句町人。我说两百年卧薪尝胆,只为一个名份,此实诚人也。况东有天南王,西将有我,此各有牵绊;之前部署,不伤其士卒,恤其力,此将心比心;他欲得句町王印,我欲得此间汉家之统,此各有所需。缘何不信?

  转眼此地入冬,不过却不如老家或者雒阳那般严苛,还挺舒适。老家此时多湿冷,常有大雪;雒阳冷日漫长,虽也有大雪,却颇干,铃儿本东夷人,很是不适,我只能让屋里多煮热水。这段平定牂牁,也已派人和滇人联络一番,那边不出意外的客气回应。这几个月贩夫走卒带过去的各种见闻,让他们对我至少颇多敬畏,另外带信送交了那位唤作雍闿的地方官员,似乎是士大人的学生,看完士大人的信,对也我很是尊重,语句之中颇多赞美。加之其对周边汉人州县都颇有影响,其它各县也多来函表示自己仍在为大汉维持着本地道统,本已埋没的忠心此时都泛滥涌将出来了。

  对此,我只在回信中表示了强烈的赞赏和信任。士公子希望自己能带信前去,做点事情,我犹豫再三,未允。他稍有失落。只能劝慰他,董贼可能已经渗透进来,而且我要托付给他大事,他才重又振作起来。

  牂牁算是立威,益州、永昌便可望风而从。关键是对董卓势力的第一仗。

  而之前,我还要到犍为去一趟,那里有好几个南撤益州人建立的山寨。他们所据之崇山之北便是董卓了。

  我不怕董卓,但我真是有些怕益州人,或许不是怕他们本身,而是怕见到他们。

  相对见他们来说,董贼真是个不算大的麻烦。

  于是,我让士公子代行我职。让葛凉辅佐他,并告诉他之前之事他皆随我一同处之,当有经验,若有不决,多问葛凉,并与句町王多协商,东和句町,西联雍闿,内抚汉民,外安南人,当无忧矣。

  士公子终于明白之前我所说,很是慷慨激昂,对我行大礼,表明定不负我之托。

  葛凉问为何不带他走,带着鄂焕不怕吓着人么?

  我悠悠回复:我之前早把兵权交给了你,我带走你,此地兵权我是丢给士公子还是鄂焕。

  你不信他?

  我更信你。

  就没其他理由了?

  没人发号,我能好好休息。

  我带了鄂焕及其原本亲随为护卫,再度上路。一路滇人部族都款待了我们,而且尽可能协助了我。其他一切尚好,只是这饮食略有不适。倒不是味道不好,只是多肉少果蔬,香料也颇浓烈,嘴中都火出几个口子,喝水都痛。

  那一日,过了一个大湖,滇人向导指着那个隘口说,那边就是汉人的地盘了,南撤的汉人都在那片大山中。建议我不要带太多兵,甚至不要带太明显的兵器,就没事,他们还算和善,和滇人相处也还可以,还时常和他们买卖个草药盐土布什么的。武器还是必须的,说山上蛇虫野兽还是有些的。

  我决定独自拜访,没带长兵器,就带了那两根短棍。鄂焕说一定要跟着,被我拒绝了,说他看着容易让人觉得想打架。鄂焕族人对我的看法深表赞同。鄂焕有一种被亲人出卖的感觉,愤懑不已。

  顺着指的路,我忐忑地过了隘口,上了一条山道,很快,山路就不便骑马,只能牵马向前。

  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始,我觉得我得去说点什么,却不知道怎么开始。

  这里的动物有点怕人,让我知道我可能随时碰到人。

  这样纠结了几个时辰,就在我觉得我不再畏惧,我要好好和益州人说说时,我觉得可能我已经睡过去了。

  一定是梦境,一个披着麻布披风上面缀满树叶英气逼人的英雄女子,一个虽然脸沾泥灰却仍能清晰看出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美丽女子,一个从眉目到嘴角都带着那难以抹去的气质的高贵女子,就这样挺着长枪站在我前面。

  她问我是干嘛的?

  声音都是一样的。

  我不知道我怎么了,我一定已经昏厥过去了,我掐了自己一下,挺疼,似乎还没有完全失去知觉。

  我似乎忽然意识到她是谁了!

  但我应该不认识她,她也肯定不认识我。

  于是我会终将不再与她有瓜葛,她也永远不会知道我曾和那个她的关系。

  至少她的存在,让我意识到我至少来对地方了。

  借拴马安稳了一番心情后,我平静地说:“汉臣越侯谢智戡乱至此,望与益州义士共商讨董之事。”

  “如何证明?”她没有放下枪尖的意思:“你长得很像西凉人,武器也像。”

  “可我口音不像啊。”

  “会说官话的西凉人也很多,上次青云山就是引了一个冒充什么越侯的人上山,后来又带了些说是朝廷兵马上山,最后被董贼血洗山寨。刚有幸存人刚逃过来。”看得出来,她还是有些紧张。估计觉得一旦动手,她肯定不是对手。

  官印没带来,确实没啥证明,这下却是我失了算计,没想到西凉人已经如此恶毒地使了这种计策。看来他们也知道我来了,用此计既能破益州人山寨,又能阻挠益州人和我联合,甚是阴毒。

  “难道你们没有听说我来么?”既然董贼知道,那他们在中间也该知道。

  “和我们交易的滇人说过。但是,青云山逃过来的人就说董贼也派人冒充这么说的。”我觉得她似乎有些信任我,所以露面,但似乎也还有怀疑。

  但我注意到她手上有个隐约打出来的手势,我猜两边还有她的同伴,心下又有些安定,这还差不多。如果真是就让一个这么娇小女孩子在这里放哨,那这山也危险了。看她手势样子,她可能还是个小头目。

  我确实无法证明自己身份。显示自己越强大,反倒会让别人更加猜忌我。而且益州人估计也没听过越侯的传闻。

  你们知道越侯什么事情么?

  我们听说他是过来伐董的,但是估计没什么诚意,听说没带多少人,只是借着句町人扫了扫几个南人山寨。

  大军进南中,那许多给养辎重如何进来?我只能过来募兵筹兵。

  是皇上下旨的么?

  不是。

  那你如何敢来?你是骗我们的吧?

  不是。

  那你说说理由。

  我答应了逃难到荆州的益州人,一定要来,我此行为应诺而来。

  你为何要应诺此事,不合情理。你这么年轻封侯,定是贵胄,怎会关心我们这些黔首之死活。你必须说个明白,否则?

  伊人攥紧枪身,虽然有点紧张,但还是将枪尖往我面前送了几寸。

  该来的终究要来,无妨。

  “因董贼是我放入蜀地的,自我从邸报得知剑阁被屠城后,自以为罪,不伐董,何以偿?”

  剑阁这个词果然让她失了神,言语中忽然充满了一种怨愤。

  “汝为何要纵董贼入蜀?”

  “因吾荆州难敌董贼兵锋,故以疑兵引其入川,而封其路也。”

  “哼,哼,哈哈哈,自以为是的家伙,你以为董贼真是你赶进来的。董贼本就是破釜沉舟,意图占据益州。打荆州只是声东击西而已。自以为是,否则人家进来几万便是,而且发现不对,就该撤走,何以几十万大军星夜过栈道,辎重全部丢弃不顾。我们那些益州官老爷还以为能看热闹,毫无防备。哼哼,可悲,可笑。你还把罪责往自己身上引,你也太自以为是了!”这不是她能说出来的,但或许只有她说出来,我才能解脱。(注:这个包袱,我憋了这么多年,容易么我,作者轻松注)

  我颓然坐在地上,解脱的滋味却并不轻松。

  我又霍然站起,着实吓了她一跳,甚至能感觉周边树丛都有异动:“董贼,天下万民之敌,智,国家辅政之臣;纵有千般坎坷,万般托辞。伐董,实智之事,此义不容辞,理不容辞也。”

  她盯着我的眼睛,仿佛想要在其中看到所有的东西。

  我希望她看不见我眼中或许异样的眼光,和后面隐藏的一切。

  我闭上眼睛,从腰中拿出一块原本是用来擦汗的布。通常我擦汗都用袖子,对此,银铃也是无可奈何,虽然给了我这个,但基本就是个腰间填充,此刻却有了用。

  我蒙住了自己的双眼,伸出了手,抓住了枪尖,“引我前去吧,可以让你的人下去查看,我没带任何人。当然实在不放心,让你们的将军下来和我来谈也行。”

  听了一声唿哨,从眼前很近的地方响起,很像襄阳不良少年如子涉般地纯熟。

  心里笑着说着:忻儿,你学坏了。

  过一会儿,随着脚步声近,又是一声故意压低却还可闻的女声喘息之间说道:“怡姐,怎么办?”

  我心里不免叹息;你们俩姐妹真是乱。

  “上去报于吴将军此事,让他定夺,我与姐妹们看着他。”

  我心里记着周边山石情况,既然听着这话,拖着枪往左走几步,枪那头颇是抖了一下。我扶着石头坐下,把枪尖扶到抵着心口附近,把腰畔两根铁棍顺到旁边摆好。便行静坐闭目养神之事。

  枪尖自己挪开了,但是声音也离稍微远了点:“没事,我信任你。”

  躲远了,还叫信任,真没诚意,不过也好。

  “有什么外面的事情想知道的么?”我觉得,我应该帮另一个她自己给她报个平安。

  “呃,没……”她犹豫了。旁边树林里有一阵骚动,听得不少树叶响动,但旋即又停下了,看来她没打算让她的人靠近。

  过了一阵,她终究没憋住:“你即是越侯,我却考考你,你当知道那些郡侯的宫闱之事。”

  果然。还说考我,就是自己想知道自己姐妹情况么。

  “你说吧,想问什么?我一粗鄙武夫,自出仕即征战不停,与那等事本无瓜葛,只是酒宴觥筹之间却也耳闻不少,虽厌烦,却也知道些。你要问什么就问吧,不过问了又有何用?你又不知真假。”

  “我有一个姐姐嫁于合肥郡王,且问可有耳闻?”

  “哦,合肥郡王早死了,他的那些嫔妃好像隐居潜山,只一个姓黄的益州女子似乎改嫁给太学的一个博士祭酒了。”

  “嗯。”似乎语气忽然兴奋,旋即又恢复正常,“你如何知道?”

  “他是太常蔡伯喈大人的高足,而蔡太常与我父为故交,故而知道。”

  “令尊似乎也是朝内重臣。”

  “哦,世为列侯。为人子不敢称其名讳。”

  “累世勋爵之后,你之言行算尚可的。刚才那些话也算赤忱,你能过来,也见真诚。啊……”

  “黄姑娘?你怎么了?”

  “蛇,蛇……”

  我赶紧扯下蒙眼的巾帕,就见她的脚踝上多出两个颇深的牙印,看样貌颇似南归之路上小媛挨的那一下。

  赶紧站起呼喊上面的人,然后用嘴对着那创口便猛吸,口中夹杂着泥土,血腥和一种似乎毒液带来的酸麻,一口一口吸出来。看到山上下来了几个女人,把她交给她们扶住,自己则赶紧开始在旁边寻找,那日下午在徐大人府上也无甚事,颇是学了一下有解毒草药的样貌,周边一番寻找,也很快寻到些。

  跑回去,已经下来一群女人,都是戎装,也都披着树叶。看着多是小姐模样,懂行的也在附近找草药,看到我手中拿着的,便说就是,扯过便塞到自己嘴中嚼起来。

  我在外面看了一下,便安静地转身自己一个人到旁边稍远处坐下。

  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心里对着一个面无血色的她说:“我不会让你死的。”

  不知过了多久,她仍在姐妹簇拥中昏睡;山路上忽然响起了脚步声,回身只见一群同样有些盔甲不整的男人们下来了。

  为首的带着个毛皮抹额,看到情势加快了脚步,“怎么回事?”

  然后应该是转向我:“你干的?”

  刚要说话,却觉得自己舌头有点麻木,眼前也有点昏暗,说不出话,想站起来,眼前却忽然一黑,好像往前一倒,身体软绵绵的,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第二百零一章 他乡遇“故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