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一章 忧思难解

    

  那夜我几乎没有睡着,一直静静倾听屋外的雨声随着风时大时小,心中不时涌起一股酸楚,曾想到总有一天我会去见我的父亲,但真到那个时候,我又有何面目去见我的父亲。

  “你没有睡着?”已是深夜,忽然夫人来了这么一句。

  “夫人,你怎么还没睡?”说实话我有些被吓了一跳,大半夜一直静悄悄的忽然有人在床上和你说这么一声,是有点吓人,“你怎么知道我没睡。”

  “你睡着会打鼾的,可这半天你的气息一直沉重而不匀,绝不似一酣睡之人。”

  “你不是也没睡了?你睡吧,我没事的,只是心中一时难解烦躁。”

  “夫君为民而忧,夜不能寐,佩怎能独眠而置夫君独愁。”这人当真有些读书读到迂腐。

  “那我们都睡吧,明天早上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我犹豫了一下,很想和她说说,可想到银铃贪睡,虽然她不是银铃,可既然她是我妻,我便也不能扰她的休息。

  此后,她还唤过我几次,我都没有答声,她这才终于在我背后睡着了,而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但至少我知道天黑和天亮之间只相隔一次眨眼。

  当时天蒙蒙亮,我睁眼时,人便完全清醒了,但是我只是躺在床上静静不动的看着窗上的微弱亮光,天依然在下雨,不过很小,整个零陵都显得很静,只有细雨啜泣般撒落,仔细听来似乎郭佩也有非常轻微的一丝鼾声,只是若有若无,轻到细微处,便能被外面的细雨声淹没。

  银铃似乎就没有鼾声,银铃说有鼾声说明睡得好。我曾问她为什么,她说,因为打鼾的人离鼾声最近都不受影响,而她隔了一面墙都能被吵醒,而且我越困越累鼾声越响,也可以作为旁证。

  我很快便从这种徒劳无益的胡思乱想中爬了起来,稍微穿戴些衣服便走了出来,郭佩似乎很困,没有被吵醒,听她说她睡得一直不错,我想因为水镜先生的鼾声比打雷都响,对她来说,我的鼾声根本没有影响她安安稳稳睡觉的可能性。

  出来时,整个大屋都没有人,门外似乎刚有人走过,前面路面的石板似有刚刚翘动的痕迹,这边台阶上被溅上不少泥点,漫步出来,雨不大,整个天还灰蒙蒙的,小心步过前面松动的石板路面,前面就是一个废弃的铁匠铺,四周灰蒙蒙就看这里有些光亮,便踱了进去。

  铁匠铺没了门,里面什么像样的东西都没有了,空空荡荡,四周木墙都已腐朽,虽然看顶上没有什么窟窿,但屋里还是在不断滴水,风吹进来呜呜怪叫。

  这屋似弃了很久,也不知道铁匠去干了什么了,只能确信应该不是我的缘故。

  这屋内唯一一个让我看得过眼的便是空空炉膛边的打铁砧子了。

  接下来的事情,估计只要我的熟人看了刚刚的场景都能立刻想到,我撸起袖子,想都不想,只管奋力把它往上拔。

  这玩艺真的很沉,我给它坠得毫无办法,直到一个时辰后,天已开始明亮时,我气喘吁吁肉袒左臂,坐在铁匠铺的门口上,一身灰泥和着汗水淌下,看着眼前刚刚有些惊讶的郭佩。

  我就只是看着她,想打招呼,后来想起来这是我的妻子,先不用这么客气了,朝她点点头,便再褪掉了右边的袖子,光着上身,有些不甘心地转身进去继续作自己的事情。

  我听到了背后她进来的声音,没有说话,只管继续弯下身去抬这个东西,她也没有说话,只是在背后静静地陪着我,也不知道怎么的,这混蛋似乎生了根似的。

  又片刻后,我终于有些无奈地站起身来,对着夫人说:“也许以后会人把它举起来,但今天我是不行了。”

  她依然没有说什么,只是笑笑。

  稍微洗浴一番后,用罢早餐,我便赶赴桂阳,留下宋稍作打点。

  一路常有乌云压顶,但一直没能下下来。

  他竟果然又在睡觉,时值近午,我让夫人先去歇息,自己一个人进了去。他睡眼惺忪地在榻上坐起,稍微整了整衣服,便稍微往枕上凑凑依着。然后非常懒散地说道:“事已定矣?那我可继续睡了。”

  “我没兴趣和你闹。”虽然心事重重,我还是笑了一下,“起来起来。”

  “子睿大哥你去吃饭吧!”

  “然后有这时间你还可以睡一会,我有很多事情,你别和我闹别扭啊!给我起来。”他忽然赶忙爬起来,然后竟凑了过来还把衣襟塞到我的手中,作被我揪着衣领状,这还是有些奇怪的。不怕那不要命的,我还真怕这莫名其妙自出来寻短见的。

  “子睿,子悦是你的同窗好友,为何要动手打他。”身后清脆的女声立刻让我知道这种坏蛋的居心,这下是解释不清了。所以,随便找个理由也要打他,当然那打不是那种拆骨头似的打,但至少也得让他知道点疼,知道这种诬陷人之为是要受些惩罚的。

  “你这恶贼,为何在些事上瞒我,致使我竟险些与南人开战。”最终我决定也开始诬陷他,不等他再问何事瞒我,便上前搡他一跟头让他在榻上放平。

  忽然想起铁矿一事,便义正词严地紧接着说道:“其他不说,便说我荆州独就这里产好铁,为何我们还要到零陵去买。你还说是铁矿易塌,官家不愿经营。我却从南人那里得知并非如此,我却要看你如何解释。”

  这回却要换作夫人来劝我有话好好说,莫要先动手打人了,便说让子悦解释再说。毕竟和南人开始谈的时候夫人不在,她也不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子悦开始严肃起来,坐直身体,先对“努力按捺怒气”的我行了一礼,然后才说道:“兄长之怒,子悦明白,开始便为兄长脾性不敢直言,既然此时兄长问起,我便从实说了。”

  “你便道来。”我也后退坐下,心中有些好奇。

  “我们官炼用铁,确实大多从那些铁商手中购买,实因开采艰辛,民夫不够,兼此地雨多,维持矿洞所耗甚大,光和大旱后,我荆州便一直困乏,无力维系正常开采,便将矿山交于那些商人,每年能收不少赋税以供此地与襄阳资用,如有用铁,再从那些商人手中少量买些便可。”

  我陷入沉思,片刻沉吟一句:“那些商人却怎么开采得起?”

  “因为他们与南人常有交往,自南人那里买来大批娃子,他们只需供些吃用,那些娃子便只能干到死为止,娃子死了,连官府抚恤都免了,随便一扔便了了事,我们官府哪好相比,也学不来,毕竟我大汉仁义礼教之邦,蓄奴开采之事若让朝廷知道怎能免我等之罪。”

  “汉律中是有这条。”夫人点头颦眉,我猜她点头是因为自己的话,颦眉是因为子悦的话。

  “娃子?就是奴隶……我大汉将土上竟有这样的地方,先不用说了,找人带我去看。”我立时站了起来,便要离开。

  “夫君莫去,”郭佩显然是知道我的脾性以及我到那里会做什么事情,“莫要因小失大。”

  “嫂嫂说得对,兄长切不可草率,那些商人与南人甚厚,如果那些人出事,南人难免与我等有番争论。”这争论用得巧妙,我也知道不至争论这么简单,他们既然在零陵只买米盐,就是说明不缺铁,我们买的铁又不是很多,那些商人就靠那点钱,都不够每年给官府上贡的零头。

  我是不该去,我去了,也许不久我就要和我的兄弟在战场相见了。

  可我又怎能不去?我已无法想象那里的场景。

  但是现在只能如此而已,我在屋内转了好几圈,最终也只能再坐了下来。

  我命人往襄阳修了一束简信,言及零陵乞妇之情,让他们查查这些事情。我记得她说过她丈夫已经服过三年徭役,这回确实轮不着他家,荆州几百万人,怎么也不至于十万多民夫都抽不起。

  不过桂阳的青壮男子也很少,有也主要都是我们的士兵,而田头开始耕种的农人中女子倒占了多数。

  我们荆州怎么也会这样,我们荆州不是这多年没有什么仗打了么?没想到这荆州的架势也着实让人轻松不起来,而据说南边大片的地自去年起就没人耕种全都荒在那里了。

  本来我还要看看各地民情,现在光听的就已经让我心中烦闷异常了。那一天我到处跑,看见过一个起码七十岁的老妪蜷着身体高高耸着背锄地,自始至终都没有抬起头来;也看见过一个十一二的小姑娘肩头架着锄头在田头捂着自己被石子割破的赤脚,眼睛却直直盯着我,不知所措;而所谓的男子,大多都是驼背,瞎子,瘸腿之类。

  不对劲,肯定有问题,想起北方也没我们这么严重,我们这里肯定有问题。

  所以,当晚我回到骆欣身边时,我只问了一句,“我们的人哪里去了?”

  “治水去了。”

  “十几万人而已,其他的呢?”

  “十几万,谁告诉你的?”说到这话时,他也四周看看。

  “我听人说的,你也知道去年我不在。”我也开始没把握了,这个我确实只能听说,以及各种邸报。

  “老师虽是州牧,然则二十万以上人动工却需报由司空递与皇上,若皇上不允,我们便不能动工,否则再动工便以叛逆论处。老师怎么放着整个荆州被淹,还去苦苦等候旨意,便当即立断以十八万人计而动工并张榜言平水患,所以,很多人都是不存在我们的名单上的,他们如果在某个地方死去了,便很难有人知道了,因为为了保密,除了那里的工头,其他人包括老师都没有名册之类东西,就算查起来,老师也确实没有什么把柄在别人手中,他自己都不知道,还怕别人查么,所以你说的那个人很可能只能等水退了自己回家才行,否则,就算已经死了,我们也不知道。”

  “是啊。”他可能不知道我喃喃自语之时,心中在想着什么,云梦方圆数千里,十几万人,每人就得独自在数百尺的地方上干活,短短这几个月能完成,那就得十几倍以上的人。

  十几倍!我心中惊呼道,天啊……我们荆州能支持得住这么大的工程吗?

  老师哪来的钱,我们荆州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钱。这粮草等事物如何筹集,当时我就感觉不可思议,无论如何都想不出这其中诸般出处。

  安顿下自己已经不能自己思绪,竟发觉自己不知自己该做什么了,迷茫而不知所措。坦率地说:我什么都不知道。

  看来我依然还是一个不成熟的“小人”。

  又是一天春日早晨,吃饭时我只说了一句,“子悦,派人领我带来的两位乐师找些景色秀美之地游览一番吧。”

  也许我能做的也只是如此而已了,下面看着他只管和人交待一些小心,也不记得他说了什么,只管自己出去了。

  天地之大,我真不知道该去哪里,我完全没了做什么的想法。就这样随意地策马在阴暗的天幕下。后面忽然马蹄声大作,不知道是不是找我的,我没有转过头去,只管继续向前,智只一庸人尔,寻我何益。

  但这一人一骑偏就是来找我的。

  而这个人就是我的妻,她一身夷人打扮来追我,当她把马横在我前面时,脸上很难说清是笑意还是怒意,又或是兼而有之。

  “早听银铃说过,你一旦遇了挫折而不能做什么,便就象小孩般情绪低落,看来这十八年你一直这样,银铃真的太苦了,摊上你这么个兄弟。”她似乎换了个人似的,豪放而神采奕奕,再不似平时那个温柔贤惠之妻,倒真似个大姐姐般教训我,这让我感觉放松了些,也许这种感觉怎么着也跟着我十八年了,怎么着还能适应些,而且我还注意到她马上身手相当好,那几下拨拉马缰,绝对是个好骑手。

  我努力地笑了笑,“张林那小子没跟来?”

  “他在练武呢,你上次一招治住了他,他自己觉着自己太差,怕以后你嫌他没用,他自己去找人练武了。”

  “那我也得努力了,今天就没练。”我摇摇头,自己总是这样不是能成大事者所为。

  “子睿,我需教训你,你下马来。”她留在了马上,而我则依言下马,我知道我最近所为不是很合适。

  “银铃惜你,让我处处让着你,但也怕你被宠坏了,也要我在有些时候需敲打敲打你。”她很是正经地说道。

  “银铃与我叙话,三句中两句倒都有子睿,什么子睿率真,不知人心之恶,需多加提点;子睿狷直,不知旁敲侧击,难免罪人,需多加疏导。而她最最担心的便是你无事不用其极。”

  “何解?”

  “得意时,过于自信,却不知天高地厚;失意时,却又立刻完全没了自己一般,不知所己。仿佛天下事皆由你所定,成则自喜,败则自责。如此拘泥岂是君子所为。”

  “言之易,释之难。虽知天下事旦夕祸福,难随由心生,然终难释怀,何解?”

  “幼年习字,初,父亲只教一人字,并反展一卷竹简,大大写下此字。后,又教我一篇,便就在这束竹简之上,懵懵懂懂之间只知道这是一篇治国平天下之文,随后父亲拆开竹简散于一处,竟叫我重新按顺序拼好。可怜,我只识一人字,怎能为之,但父亲不顾而去,只余我在房中。”

  “这般着实过分。”

  “初时我竟哭了出来,不知如何是好。”这女孩就是女孩,拼不上就是拼不上,至于哭么?当然当时就是让她继续说,没有打岔:“后来,拿着这个辗转反侧之时却发现后面写的人字的墨迹。”

  “啊。”我立刻明白怎么回事,但还是继续静静听下去。

  “我便按照人字的样貌拼起来便就是了。”她也笑了起来,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后来父亲就这样告诉我,治国平天下之策,说来简单,然则纷繁复杂,难以窥破;便与做人一样,其实只要知道怎么做人,便会治天下了。”

  “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诸利于前权其重,诸弊于前权其轻。为人者,两句而已。然则何可为?何不可为?何言其重?孰言其轻?此四问,却需一生来回答了。”我点点头,若有所悟。

  当下心悦诚服,深深一礼,再起身时,整个人都来了精神。

  “你这样看着我作甚?”

  “今日视夫人,当真跟天上仙女一般。”说这话时,我忽然有些可能让别人感觉很奇怪的感觉,我想我是真的喜欢上她了。

  她稍有羞涩,便强言道,“子睿荒唐,说话没了正经。”

  “便又怎样,最终你还是落入我手了。”正如龙行与我所说之鲜花植于牛粪般,虽是贴切,只是这话太伤了我,只得隐下不说。

  这下面,便是我一路阿谀奉承我的妻子,而她一路笑个不停了。

  出贵阳城向北四十里地便有一处夯筑的堤坝,只是此刻那些建造者不见了踪迹,只余下有些泛红的堤岸以及北边蓝绿色的云梦泽之水了。夫人与我稍微讲了些记载云梦的典籍,包括子虚乌有之典,这才离去。不过离去之时,却在一面朝东的山坡上看到了我最怕见到的东西。

  先是我吃了一惊,随即策马上前,随即侧身沉默着看着夫人也跟了过来,又见她欲言而止。

  “回去吧。”我们同时说。

  路上,她吟着《诗》中诗篇,我当时不知道是哪篇,实话讲,对于《诗》我一直知道的很少。

  接下来几日便在和子悦及从零陵赶回的玉东讨论细节,一边命人打探南边消息。

  却在第四日难逢的一个好天气上传来一个不好的消息,那对夫妇出事了。当时我在住的院中搬起了石头,听得消息差点砸了自己的脚。长长嗟叹一声,“邢息二位虽非为我所误,智难辞其疚也。”

  子悦一直在说是自己的错,其实不关他的事,他已经交待好了走的路线,却没想到那两个乐痴擅自骑马离开向导入山,待得发现已不见了踪迹,再追下去,便在远远之外看到他们中了陷阱,被人拖走了。但也必须责怪他,他居然到现在才告诉我荆西南山中有土匪山贼,而且似乎数量很多,几乎一山便有一窝。

  子悦说,因为我们一直与外人作战,又赶上大水,无力也无暇顾及他们,赶上那些个匪徒与我们一向有些互不干涉,大家竟相安无事。但现在赶上这件事我们必须得管一下,否则以后永无宁日了,不过兵力不能投很多,因为粮草不太上得去。

  我即刻决定动身,此事必须得我出头去解决一下,子悦也认为只有我有可能只用几千兵马破那许多山贼了,我便让宋玉东做好筹算计划,请子悦让邢将军带着后续兵马跟上我,便径直提枪着甲上马只带少数护从随报信之人而去了。

  夫人没有跟着我,她让我小心,我让她保重。

  没一日便到一城,过了一座木桥,桥后便是那城城郭了,此地叫明孜,原因没人可以告诉我,据说是个南人的典故,这是一个小孩的名字。城周围都是山,一条河自南边流来,在城下折向西去,他们说景色非常美,我是当天晚上到的,当时没有也对这个正泛着黑的小城有什么感想。城墙都是土夯的,据说还是当年楚人在此建的,经过这么多年的雨打风吹,现在只有几段上能站人了。要是土匪撺成一团攻过来,这城顷刻便会失守。

  当晚与那里的驻军头目稍做了些交谈,知了些端倪,又稍微察看一下该城,便睡了下去。

  第二****醒得早,提枪便出来巡视,一路巡逻的士兵们士气很是低落,要是山贼们真的打来了恐怕有凶多吉少,现在只能等邢将军带人来了,我干着急也没用。

  这天早上有雾,雾从城边河中升了上来,整个城都是白茫茫的,在城内转了一转,只消片刻,便决定出城看看。士兵们有些人知道有一个大人物来了,但很多人并不认识我,似乎是本地乡军,他们只知道我到哪里就给我让路而已。出城时,日已在东南山凹处露出一个边,便是这样便能让我深深沉醉于此城静逸的美了。

  薄雾自水面上,飘飘渺渺,轻拂城墙而入,城内一时四溢,却于城墙中间一段断开处慢慢泻下。偏又城内屋宇错落有致,兼白气如纱,怡然轻佻其上,宛如仙岛,生于华夏。日出山中,一时城内外如镶上金箔,竟立时由简约而入堂皇。

  思绪很快被打断,只因雾中传来急速而清晰的马蹄声,城门上似乎也听到这个,立刻有人显出了慌张,急忙便请我回城,城门下便有人准备关上城门。

  我料定是邢将军他们,因为我想那些山贼不至于有这么多匹马。

  所以我只是让他们关上城门,而自己却在城外装起了英雄,只听得片刻后有人在城上朝我大声叫喊:“平安风云侯,请速回城。”

  我只管挥手,表示无碍,反倒向东边又走了几十步。顺势挥舞一下长枪,我既然认定是邢将军,而不是其它人,而他们不知道是谁,那我在外面显示自己的勇敢,应该不是种错误。

  邢将军如期而止,他来得比我想像得快,他说他只带了一旅轻骑,后面步卒由宋玉东统领可能要再花两天时间才能到。

  我说无妨,有五百人便可一战了。

  说归说,其实现在我心中完全没有主意,我甚至还不知道谁劫了他们,以及他们是否还活着。坦率地说,虽然心中很是自责,但我不是很担心他们的安危。

  大汉初平元年二月十五日的早上,天气非常好,我在明孜城外盘桓,在我面前,又是一场大仗等着我,而且这一仗,绝不是可以轻松拿下的,而我所准备下的每一道命令都会决定我眼前这些对我信心很足的年轻士兵的命运,我承认,当时我心中毫无章法。

  

第一百一十一章 忧思难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