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四章 斜阳

    

  身着褶皱白衣,带着一脸稀疏杂乱的短胡茬,双足不着履,身量极高这样一个少年非常迅疾地冲到了客厅,面对前面一堆高低不平的米粒陷入沉思,旋即又起身看着墙上一张羊皮地图,手指自一个叫明孜的小点上开始在附近来回搜索。

  一个恬静的少女悄悄地跟着他走了进来,轻轻地坐到了旁边,虽然她是为他而来,却并没有打扰他的意思,只是默不作声地看着他。

  少年看着地图上七个箭头犯起了糊涂,紧皱眉头一言不发,忽然猛然大声叫起来:“刚才报信的人可在?”

  屋外一个人赶紧应道,“小人还在!”

  “可确实是从西南方向上过来的?”

  “是的。”

  “噢?”这一声不知是回答,还是又继续提问,但他没等外面的人回话,却又自言自语起来:“黄、王二贼一除,他们便会南下帮着其他人,而北面又已经全部荡平,怎么还有人能过来?”少年退后几步,回身看了看地面由米粒堆成的地势图,最后竟趴到了地上,开始仔细观察地面高低起伏情况,那少女也随着他的动作将身子前倾,有些不明所以。

  “完全没有可能啊?这着实太奇怪了,从哪里冒出这些人来,既然放了烽火,那必然这些来历不明的对手有相当的规模,否则光几个烽火台和警戒塔的几百个弟兄就会直接解决问题,除非他们从邢大哥他们身边经过却没有人看见,军队里哪来的瞎子?而且两千人会全是瞎子吗?”少年念叨着。

  这当然没有可能,所以,这里肯定有令人想不通的问题,少年一时想不出来,最后几句反问几乎是声嘶力竭,因为他知道现在的城里只有五百老弱残兵,城墙上都站不满,而且城墙也没有修好,还有不少处有缺口。

  当少年转过头去再看了一下地图时,忽然皱起了眉头,再稍加思索,竟浑身一颤栗,朝后退去,正在退时,脚下一脚踩空,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只见他手指指着地图,一时说不出话。

  “子睿,你没事么?到底是什么军队?”少女焦急而关切地问道。

  不过这个叫子睿的人自始至终没有回答旁边的询问,而是用更大的声音对外面命令道,“快去再探他们有多少人,现在到了何处,再请宋先生来,关闭城门,让所有的士兵准备,就说我们要打仗了。”

  喊完长吁一口气,少年努力平息心中紧张,站了起来,走到少女身边,面色矛盾地说:“吾有事,汝速离,勿要使我分心。”

  少年旋即唤来下人命道,“尔等众人速与夫人与邢息二位乐师一起去桂阳,还有……如此如此。”

  言毕,竟不再看少女一眼,依然不着履地跑回了自己的寝居处。

  当我再次从屋内出来时,被称为平安风云侯的少年已经全副甲胄,狠力扎紧发带束好头发,松开时连手都在发抖。剑架上两把剑全被我背在了背后,试了试拔开的感觉,还算顺手,再自枪架上提出长枪,看到了枪尖的一抹金光,这才发现今天竟然是个晴天,而且已经日头高悬。

  “好天气不一定有好事。”我嘟囔着,“见鬼,今天说不准得死啊!”

  半死不活的次数多了,那时的我竟然丝毫没有胆怯,也许就如周仓说过的那样,我终于变得麻木了。

  但是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做,还有很多人没有去探望,这时也许真是留遗嘱的时候,可是,我真的心有不甘。

  咬着牙,上了马,直奔到西城门口,在那里我终于看到了烽火台的信号,一条黑柱而上,越来越宽,也越来越淡,渐渐消失在天边的云中,可惊疑不定和慌张却渐渐蔓延到这里所有人的身上,慢慢浓烈了起来。

  注意到军队中的情绪变化,我便将脸上的严峻表情消去,换上了微笑。

  “把城内居民集中到县衙门口的坡地上,我要说话。”说完,便一路沿着城墙走了下去,西城的防御难度较高,东北两边有条很宽的护城河流过,而南面城墙下面便是一款崖壁,崖壁下便接着另一座山,便由着那山上春来的绿色渐渐蔓延到武陵山中,混成一色,绿得颇为幽怨。

  “侯爷,这来的是谁?”有人正要动身,却听到城楼上其他人问我的话语,便也停住,朝我看过来。

  “董卓。”不过我并没有理睬他的眼神,只是很是平静地把这个名字说了出来,而另一边只管沿着看着城墙的情况,本来停下来的人听到这个名字便立刻飞快地跑掉了,城上面立刻有些局面失控,大家议论纷纷。

  我停下脚步,挥止他们的议论,让大家全凑过来,作了我的最终决定。

  我坐在了城墙上,腿放在了城外,便如曾经看到的魏延的坐法,因为这城墙很是矮,我觉得在上面跳下去也没什么大碍,我拍了拍城垛上新的土,眯着眼睛看着前面不断起伏的山地,慢慢感觉后面开始挤满了人,看来很多人都想靠近我听我的话。

  “我需要两百个自愿的人,其他人和百姓一起走。”我长舒一口气,口气愈发显得冷静:“我们哪里都去不了,他们都是骑兵,但我们必须要有人守住这里,让大家有几个时辰离开,我算第一个,本不打算拉你们,但是我一个人挡不住多少时候。到时候大家被追上还都是死。”

  说到这里我顿了一下:“所以,没什么家眷的人留下来。其他人就赶紧和老百姓一起撤吧,我肯定是要把血流在这里了,我现在需要和我一起流血的人,把董卓在这里拖到天黑,那时,无论我们在外面的人回来不回来,至少那时也让他们也人困马乏,不得已在这里歇一个晚上了。”

  “我现在去和明孜百姓说这事,到时候你们要走的便和他们一起走吧,留下来的人直接在这里准备箭矢滚木,现在就东面没有护城河,对方要攻也是这里,再怎么样,这里也是主要被攻击的地方,到时候其他各面墙我只留十几人,其他人都在这,你们商量谁留下吧,要是你们都想走,我也不拦你们。”说完站起转身离开,留下城墙上一片沉默。

  其实我和百姓没那么多煽情的话说,他们好像以为我会去很久,所以等我片刻就回来的时候,我们两边都是大吃一惊。

  他们自然是吃惊我这么快就回来,但我确实只说了一句话:“董卓的军队要来,他们一向军纪不太好,我们顶到天黑,你们赶快自官道离开。”如果算上开始为了压下他们的议论纷纷时说的“明孜的百姓们,请听我说。”那就是两句。

  而我吃惊的是五百人竟一个都没走,一个个见到我都肃穆行礼,却又没有言语,之后便各自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我稍微帮着手捆上几个檑木,还是有些疑问地问道:“你们都留下么?要走还是赶紧走啊!留下来的……你们知道吗?”

  其他人竟不敢答我的话,还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兵摘下头盔喘着气,稍微歇了一会儿才平静地这样和我说话:“平安风云侯,您别见怪,您说的我明白,我已经是快六十的人了,我就是荆州人,吃这口当兵的饭的时候才十五岁,现在家里早没什么人了,就算有,我也不认得是谁了。”

  我决定行个晚辈礼,这让他有些吃不住,忙说受不起,等我回复常态,他才捋了捋头上的碎丝银缕,对我继续说道:“我说这话您别介意啊,说实话我自小到大,从来没看过您这样的官,这种时候命令就是,还为我们考虑啥。我们知道您是好人,但这时候咱们怎么能把您扔下而只顾自己逃命,以后要是别人问我们,当年平安风云侯怎么死的啊,我们出去的人哪有脸说,说他为了保护我们和百姓逃走而战死的;但要是这次我们留下真的战死了,要别人以后记起来,问其他人啊,你们知道当年刘老头怎么死的,那边答着啊,和平安风云侯为了保护百姓一起打董卓战死的。这咱就算死也算值了,也算风光一把了,再说我这么大年纪的人,死就死了,本来也没几天的命了,还不如在这里做点该做的事情。”

  我还是很恭敬地再次行了一个对长辈的礼,他也不再说什么了,继续手头的活,而我也只是换了个方向,看着旁边一个非常壮实的年轻人,他只比我矮点,但块头却比我大,脸型轮廓粗犷,棱角分明,此时他的脑袋上还缠着包扎伤口的棉布,上面渗出一丝血迹,一看这个身形和样貌,就猜这人定是以前黄巾军的人。

  他似乎被我看得不好意思,也赶紧说了起来,不过显然他的口齿不是很伶俐,只是一边挠着脑袋一边很是憨厚地说:“俺们以前一直骂当兵的只会欺负老百姓,不保护老百姓,这回换作俺是当兵的了,俺可不能让人戳俺的脊梁骨,这是俺该干的,俺当然留下。”

  我拍拍他的肩膀,和他一起傻笑。而旁边明孜本地人则直接很冷淡地和我说了起来:“这是我的家,让人随便糟蹋侮辱我的家,我算人么?”

  旁边一个也接了过去:“董卓算是秦人吧,我们楚人当年没打过他们的先人,该是我们把这帐要回来些的时候了,让他莫要小觑了我等。”

  朝他们点点头,也没说什么话,便一路巡视下去,主要看那些没有夯筑好的地方的情况,和他们商量如何补救,不过基本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让我帮手的,因为他们都抢在我前面干,而且都把屁股顶向我。

  城是小了些,没多少时间便走了一圈,最费力的一段就是往南边走的时候,因为有一段相当陡的城墙向上,那是我们顺着城墙在上山,而向东边转过去下来的时候又总觉得自己一失足就得滚下去,所幸这两段都不是很长,但即使这样五百人在整个城墙上面似乎还是稀拉了一些,不过真打起来时,估计绝大多数都会在东面这边上,不过南面这段还是有用处的,我走到北面城墙时,看着南城高起来的坡地,心中便把这仗怎么打有了个大概。

  城墙上忽然有些骚动,只听有人在西城门那边大声喊了出来:“风云侯,派出去的小斥候回来了!”

  “大人,来的有三千人,黑衣黑甲,骑马而来,没打旗号,迅疾异常,幸而现在他们在绕路,而且现在在一个山梁下正在过河,但一个时辰之内肯定能到明孜。”那孩子上气不接下气,几乎是滚下马,站在壕沟边便对刚刚跑到西门城楼之上的我喊道。

  “知道了,你快进城休息一下,下面有累的事情让你做。快开城门!”我趴在垛口上笑着对他说,最后一句才对旁边人说,大家都笑了起来,结果当城门开的时候,城下面的那个半大小孩,牵着马却不知所措。

  “您知道来的是谁吗?难道不是敌人?”就在城门的正下方时,一脸稚气的他还是忍不住心中的疑惑,仰着头,但是吊桥还是拉了起来,直到把他挤进了城,我看不到为止。

  “是敌人。”这声并不是对他说的,因为声音很小,而我一边说着,一边挺直了身体看着前面。

  北城门又被打开了,这回是我送那个刚来的小孩走:“马我给你换过了,是最好的马,现在你得走北面山梁,顺着山路走,我们好几百人来回蹋过,应该比较好找,走到路上一个南人寨子的时候,你就折向西边,他们那里下山的路被他们开好了,山下有他们的木薯田,你别踏了人家的苗,人家才种的,到了河边顺着河向南走一些就有一座我们刚架的桥,很怪,没有桥桩就对了,是岸两边钉了木桩,用绳子拉起来的,过了河,要爬一个山梁,大概这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山上有我们的警戒所,记着,到那应该到晚上了,就在那里休息一个晚上,夜路很不好走,明天换匹马,哦,不,你到了那里,如果天色还亮,就让他们放烟,天黑了就放火,希望在山里的他们能看到。记着,让他们走山路,别走大道,对方全是骑兵。恩,就这样了,你快走吧,我不留你吃午饭了,干粮在鞍上的袋子里。行了行了,我又没死,哭什么哭,快走!”最后,我竟发起了火,他收住了眼泪,啜泣着,赶紧上马,回身要和我说什么,还是狠狠一抹眼泪拍马走了。

  “可怜这孩子了,不过明孜就靠你了。”看着他背后的一骑飞尘,我轻声地说,忽然感觉这小子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一样,就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了。

  日头稍稍西斜,相对平时的天气今天算是个暖和的日子,只是暖得让人打冷战。等待的这段时间显得那么短暂,却又如此悠长,城墙上的人正在赶紧整理收拾箭矢盾牌,目光却不断在西面山丘上扫过。

  “请问宋先生呢?”终于有人想到了他,本来以为在这种事情没人想到他了。

  “你是谁?”

  “我是他的护卫,您把他召走时,我就跟着他,但是他进了您的府门就不见了。”

  “对,你认为他能打仗吗?”

  “不能,您想想先生那个样子。”

  “我和你的看法一样,那你认为我让他走,他肯走吗?”我笑了起来,心中开始有些想笑。

  “不会,我们家先生人有些迂腐,您要在这他哪能走,肯定陪着你。”

  “嗯!你很了解你们家先生吗。”说着我便贴到他耳朵边很是轻声地说了起来:“我先把他召来,然后命令下去只要他一进来,就让人用绸缎把他包了一块给送到桂阳去了。你别在外面说啊,我可不想让宋先生在大家面前没面子。”

  “您还……”旁边人很多都对此很有兴趣,看着我们这般模样便聚了过来,对此我们两个人旋即都肃容而起,只管各干各事,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要说宋这会儿难保不憋气,他还以为我要和他讨论什么事情呢,结果见都没见到我就被我给打包给送走了。不过他总算有几个伴,路上我的夫人和两个乐师还是能和他们谈起来的。

  “风云侯,我们想是不是把东北两个城门的吊桥烧掉,免得他们要是爬上了城墙,斩落了吊桥,他们必然就能从几个方向上攻上来,我们本来兵就不多,到时更为被动。”我正在作最后的巡视,有个老兵对我说。

  “不用,烧了对手就知道我们心虚了,会更加放心的猛攻,不过你说得也对,来人,下令个城门把吊桥钉死。”

  所幸,明孜只有三个城门。

  日头又斜了下去些,我把这五百多人分成了五营,设了五个校尉,三个在东城墙上,一个另外几个城墙上和城南的坡地上,一个城内作预备队,交待下整个作战的步骤和各种情况下的应变。

  形势对我们非常不利,对方如此而来显然对我们有所了解,而我们只能做到知己不能知彼,我想过很多其他的方案,当我知道对方全是骑兵,想想这段的地形后全部给推翻了,我只有死守这条路,毕竟我们有数千百姓在后面的路上,这回,我真的玩不起险。

  长吁一口气,对几个新提拔的校尉说道,“在自己身边挑选自己的继任,你们死了,就让他们带着大家上,我死了,你们五个中就由老刘当头,照着我的计划来,我们支撑的时间越长,我们活下来的可能越大。七路人马回来得越多,对方就越支持不住。

  实际上,我还很是担心,如果对方真的打下明孜,而在外的他们只有明天一天的干粮了,到时候,对方三千多人就是死守明孜,我们一时可能也打不下来,纵有一万多人也危险了,更不要提如果来救的人心急而从丘陵处行军而来,被他们用铁骑冲散屠杀那就更糟了。

  “我们一定要守住!”我最后对大家大喝了一声,虽然他们紧靠着我,而他们似乎对我这一声没什么准备,静在那里半天没说话。

  “吊桥钉好了!”当最后一个东城门的回复也到时,我的影子也和我的身高一样了,也就是说,我们想走也走不了了,不过从西城墙上直接跳下去,也许也算是一种方案,不过看来大家对此都不予考虑。

  “他们似乎来迟了些,路上不知道为什么耽搁了。”我感觉轻松了些,他们在外呆得时间越长越好,别来最好。

  当然我不报这种奢望,所以心情还是感到有些紧张,而士兵们并不比我好,看他们分拣箭支时的手不时的颤抖我就能知道,我不想怪他们,他们也在努力遏制自己的失态,但是确实很难。

  “风云侯,我和您说个事情。”一个明孜城本地的士兵忽然放掉所有的骄傲,有些低声下气地说,说的时候,还不断瞟向城内的民舍,旁边几个明孜士兵也围了上来。

  “什么事情?”我心中感觉有些不妙。

  “平安风云侯!”忽然,有人大喝道,“前面有我们的士兵回来了,可能是我们在烽火台的弟兄!”

  “他们干吗回来?望山里一躲不就行了,对方肯定没时间去找他们的。”我承认在看着前面的丘陵处的士兵我有些感动,但是我还是大声呵斥出来,这声音足以让整个城墙上的人都知道了,不过我还是朝后面说道:“拿点酒食出来。”

  当我再转回来,命道:“撬开铁……”忽然,我觉得后面有些不对劲,便停下话语赶紧转向后面,知道了那些明孜士兵为什么要和我那样说话的缘由了。

  “她们怎么还在?”我几乎暴跳如雷地说道:“这是要死人的时候,你们怎么还让老婆老娘留在这里。”

  “孩子我们送走了,但她们说要么杀了她们,否则他们不走,我们没办法。”

  “不行你们早点告诉我吗?现在怎么办?”我继续咆哮道,心中没了头绪,手中捏紧长枪,猛砸在地,一声闷响,让四周都没了声音。

  “侯爷,要不要凿开门,让他们进来?”旁边人陪着小心问道,其时他们已到了城下,很多人因为长途地奔跑而疲惫不堪,大多数人都耷拉着脑袋,只有前面的几个领头的人看着我们喘着粗气,有些紧张地不时朝后面看去。

  心情很不好的我终于再也忍受不住了,竟朝跑这么长的路来支援我们的人发起了火:“你们干吗回来?对方大兵来袭明孜,不会特意绕道对你们发动攻击,就算打,你们遁入丛林之中,对方定不会浪费时间而对你们有所动作,你们过来干什么?真的这么想死吗?”我立在城头,旁边的人都在劝我,只说快点放进城来,让兄弟们歇歇,有和下面人熟悉的人甚至都开始打起了招呼,并问起西凉人的情况。

  而他们已经开始撬凿固定锁链的大铁钉,而我也没有拦他们,毕竟多几百人,我就有信心守到明天,心中便开始把整个计划作变更。

  忽然眼前有人大喝道:“小心,他们是西凉人……啊!”一声惨呼伴随着血光一现,把我从思绪中狠狠地拉了出来。

  “他们是西凉人,快射箭!”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我,不顾一切地大喊起来,身体随之弯了下去,随着旁边一阵弓弦响声,前面一阵箭雨已至!

  箭雨已至!冲我而来!而我此时已俯身冲下城墙,因为我看到他们队前被人砍斫的兄弟!

  只是此时一切对我来说都显得慢了,我的眼泪都比我更早出现在它该出现的位置。

  面对斜阳,乌云想挡着它,我不让,我扎入了乌云中,直到把它打散,可是原本乌云下的人,却躺在地上,身边的草上,开遍了红花。

  我的眼睛红了。不是,是一只红,一只还是原来的样,天边红蓝相交之处,黑色的铁流涌进,也只有黑色,无论怎么看都是黑色。

  “退回城里去!”我知道我们收拾完了城下的西凉人,虽然我想不起来怎么收拾掉的。还算恢复清醒的我对城上跟着我跳下来的人喝道,紧接着我又对城上的人喊道:“放绳子拉我们上去!”

  “平安风云侯!这个兄弟还有气!”

  “所有我们的兄弟全带走,别留给敌人弄脏了他们。”

  兄弟们默然地争相扛起曾在一起的伙伴,静静地向城墙走去,虽然地面已经开始颤抖,但我们的步伐依然扎实,我们的腿都没有发抖。身上扛着兄弟的在前面,没有人抢先,直到最后一个我,这时候我还听见了城上面的弓弦声,身后响起了一声重重的倒地声,我没有回头。

  我是最后一个上的城,看着自己的影子从垛口拉到了女墙,轻轻地说了一句:“终究还是到了。”

  初平元年二月二十八日,凉州军出现在了荆州的土地上,从一个我们从没有想到过的地方和方向上。

  那天,正处斜阳下的我十八岁。

  

第一百一十四章 斜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