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戒指中的蚩尤(上)

    白鹤观中。

  赤火怒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这要换个寻常弟子犯下这样大的错误,早整的他魂魄出窍,可偏偏是?唉,看了眼下面可怜兮兮的万萧萧明明知道这个丫头鬼灵精怪关键时刻装可怜,赤火怒究竟还是生不起气来。

  “那个孽畜犯下如此滔天罪名,我也包庇它不得,已经毁了它原身,夺去了它三魂七魄打入五行大阵之中永世不得超生。”赤火怒恨声道。

  “你去后山的思过崖面壁一个月,认真悔改。”也许感觉到赤火怒真的生气了,万萧萧眼泪簌簌直掉向外走。

  “慢着。”赤火怒看着看着又有些不忍,自怀中掏出一粒红蓝相间的内丹,手一抬越过数米到了门口的万萧萧手中,说道,“面壁的时候无聊的话,不妨将这个冰火魔狼的内丹炼化,对你的修行大有益处。”

  柳清风刚进院落就与一个高大魁梧的少年撞个满怀,两人都趔趄了一下,这少年口中发出了一声惊叹声。因为他出生武将世家,自幼苦练武艺,在同龄人中已经罕逢敌手。

  “力气不小啊!”柳清风的实力让他刮目相看。

  “承认,承认。”

  两人同时哈哈大笑。互相介绍了下,这少年名叫乔成,知道了柳清风也是要居住在这个院落里,连忙紧张地问道:“兄弟喜欢喝酒吗?”

  柳清风莫名其妙,不知其意,随即想到之前村落中打猎的人在荒无人烟的森林中喝酒解闷提提胆气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后,如实答道:“还凑活!”

  乔成兴奋起来,“还好!如果你也不喝酒的话,估计这两年非得将我活活闷死。”看到柳清风一脸雾水的样子,用手指了指院子中隐隐绰绰的三个围着桌子而坐的三个人道,“这三个家伙故弄风雅,整天到晚捧着个茶杯品来品去,像个娘们似的,真不知道这茶叶快淡出个鸟来,有何吃头?”

  不由分说乔成便拉着柳清风一阵风似的冲出了试炼学院,来到一座酒楼。酒楼老板一看乔成来了,边吩咐伙计快去打酒,边问道:“乔公子,还是老规矩吗?”敢情乔成都是这里的老顾客了。

  “一切照旧。顺便来五斤牛肉,三两花生。”乔成一屁股坐在凳子上。

  不大一会,两人带着食物和伙计刚刚打满的两葫芦酒又快速地冲了回去。穿过门口以及弥天大阵的时候,柳清风忍不住问道:“修真道路需要清心寡欲,你这样大的酒瘾,门中师兄就不管你吗?”

  乔成呵呵笑道:“我修真与旁人不同,随心所欲乃是我的人生追求,顾忌这顾忌那不是我的性格。况且罗浮派共分三大院:试炼分院、五行分院和修行院。试炼分院主要目标是甄选未来的门派弟子,所以这一块纪律抓的不严,各个学生各自的爱好学院也不加干涉。学院就是要在这种状态下,更真实地观察出一个学生真正的素质和潜力。”

  柳清风听了也深以为然。

  乔成随后补充道:“像我们这种人,注定不是修真的料。”言语中颇有些感伤。

  来到住宿的院落,刚才远远看见的三人仍在浅斟低唱,吟诗赋词。院中的垂柳随风飘荡,如少女柔嫩的腰肢,楚楚可怜。

  乔成今天拉到柳清风这样的酒友,兴奋异常,一跨入院落就平地大吼一声,将满院的风雅之气冲得干干净净,边提议道:“整天唧唧歪歪有什么意思,来喝酒,来喝酒,才是真正的男人。”

  座中三人只有摇头苦笑。

  乔成刚刚坐下,忽然又蹭地站了起来,将柳清风引荐给三人。圆圆胖胖个子稍矮的黑脸的家伙,叫吴穷;白白净净,一脸书卷气的年轻人,叫做范文斌;温润玉圆,极其清爽利落的高个子,叫做薛锦。

  吴穷首先站了起来,介绍道:“小弟不才,出身商贾世家,薄有家资。这位薛锦大哥父亲乃是当朝礼部尚书之子,门生故吏遍及朝野。范文斌大哥,出身高贵的范氏世家,爵位世袭。而这位乔兄相比兄弟早就知晓了,乃当朝骠骑大将军的二公子。不知道柳兄弟怎么称呼?”

  柳清风淡淡笑了笑,没有言语。

  吴穷瞬即醒悟了过来,讪讪笑道:“呵呵,小弟这厢失礼了!”然后替自己打圆场道,“商人市侩,小弟从小耳濡目染,受家父影响较大,不到之处,还请柳兄弟海涵!”

  旁边的薛锦和范文斌对柳清风的表现也极惊讶,只是一个微笑就让玲珑八面左右逢源的吴穷处于下风,应该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五人一一介绍完毕。闲谈了会,乔成便不耐烦起来,抓起葫芦就喝,口中喝叱连连。柳清风也是极爽快的人,也拿起葫芦对饮起来。

  看着两人喝的热水朝天的样子,吴穷也不由得意动起来,从小屋中搬出个泥封的酒坛子。看得乔成眼睛一亮,埋怨道:“还是柳兄弟有口福,今天第一次来喝到了小胖子珍藏已久的佳酿,乃是窖藏三十年的竹叶青。”随即一拳捣在吴穷的胸膛下,佯怒道:“死胖子,从入学院开始我就磨蹭了你大半个月,都不肯拿出一滴。今天怎么舍得拿出来啊?”

  乔成这后一句话问得有学问,吴小胖子也就接着道:“我这不是给柳家兄弟赔罪吗?”说完,拍碎封泥,一股沁凉的酒香如同清冽的泉水流过众人的心头,果然是好酒。

  吴穷看着众人享受的样子也很受用,再接再厉从身后的包袱里排出五只巧雕翡翠杯子,纯净碧绿的杯身之上刻着一条喷云吐雾的青龙,须鳞毕现。然后提起酒坛子,一道清亮的酒线先后洒落五只翡翠杯子里,半滴未泻,一缕浓郁的香气自因酒水注入更加活灵活现的青龙杯身中透杯而出。

  柳清风平常只是喝大罐大罐的浊酒,哪里享受过如此般的待遇?一时间看得眼花缭乱,有些入迷。正在发愣的时候,只听乔成拿起杯子牛饮而尽,嘴中便嚷嚷道:“不过瘾,不过瘾。再来,再来!”

  看得吴穷心中肉疼,薛锦两人摇头,柳清风微笑。

第八章 戒指中的蚩尤(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