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一章 真爱无敌

    匆匆办完明王交代的事,再和外星绿色植物红笙族长者打了个招呼,我就急急地离开了地球,投身宇宙太空之中。

  由于卡帝拉帮助明王再造肉身,损耗了极大的生命能量,他的肉身已没有足够的生命能量来维持,所以他的生命能量只能回归红笙族植物的躯干本体中,慢慢的休养生息,等待生命能量进一步得到补充。

  红笙族的善良伟大的情操,我已经知之甚深,对它们无悔的牺牲,明王很是感动,明王是一个洒脱的人,他的感激也是放在心里,表面上并没有丝毫的流露,但我和红笙族却都能够感受到他的心意。

  明王能够摆脱邪恶本源的纠缠,这让我无比的欣慰,我期望着我心爱的女人斯利芬有朝一日也能够重新获得新生。

  连续在宇宙太空之中空间跨越,我依照精神印记中“地明星图”的航线,快速地穿梭在浩瀚的太空之中。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花费了多长的时间,其实在进行空间跨越之中,时间于我已经毫无价值,几分钟、几小时、几天……对我来说也不够是弹指之间。

  我只是单纯的重复着精神能量在将要枯竭的时候,停下来逆转行息,补充精神能量,然后继续心无旁骛的依照星图路线,进行空间跨越。

  每缩短一次星图航线,我的心也就越加狂热,躁动,我期待着将心爱的女人拥在怀里,期待着得到她的谅解,期待着向她做自我的谴责。

  可是越接近明王星,我也就越彷徨,越恐惧,我下意识的,似乎已经知道我将面对的是一种怎样的状况,我觉得我将疯狂,暴怒,失去自我,但意识也清楚地告诉自己一定要理智、冷静!

  以比超光速还要快的空间跨越中,我终于飞过了熟悉的坎坦司人造行星,进入了明王星太空领域。

  仿佛只是顷刻之间的工夫,但当我静静地悬浮在明王星的外太空边缘,摩搓着下巴,感觉到一片硬硬的胡渣子时,我知道,时间其实已经在我不知不觉之间不知流逝了多少?

  注视着眼前熟悉的绿色星球,我十分的激动,虽然我知道,我很快就可以出现在斯利芬面前,但我并没有因此冲动,而是理智地令自己尽快的冷静下来。

  无尽的伤痛在我眼中浮现,当泪水盈荡在我眸中,我紊乱激荡的心反而逐渐的冷静了下来。

  “芬,从今开始,无论再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我喃喃自语,坚定地对自己说。

  重重地吐了口气,我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太空之中。

  ……

  静静地悬浮在卡罗湿地原驻地的上空,我任凭身边的雪花飘洒。

  我不知道斯利芬现在的情景如何,不晓得她现在在哪里?在我进入明王星之后,我的心灵就已经仔细地搜索着整个星球,在这个星球上,我发现了许许多多恶魔生物寄宿体的冰冷心灵,但令我意外的是,我竟捕捉不到我心爱女人斯利芬的信息,以及智者的信息,哪怕是寄宿于他们身体中邪恶本源的主体元神信息,我也丝毫没能感应到。

  “难道芬和智者都已经不在明王星了?”我默默地思考着,似乎除了这个可能性外,再没有其它的解释了。

  在卡罗湿地呆了一会,我就毅然离开了,这里虽然留下了我太多的记忆和足迹,但已没必要继续流连了,我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寻找到我心爱的女人斯利芬,可是,她究竟在哪儿呢?

  心灵触感仔细地搜索遍整个明王星,我没有找到斯利芬的足迹,却发现了无数游荡在明王星各个角落的冰冷心灵,但我现在并没有心情去理会它们,我只要斯利芬,只要我心爱的女人回到我身边。

  几年的时间,明王星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几百层的高楼大厦,鳞次栉比,耸入云端,曾经最具复古风采的星球,在特仑帝国高尖端科技的统治下,已经成为一个现代化都市星球,但以地球不一样的是,明王星的资源都采用自然能源,如太阳能等,而那些会给世界带来污染的能源,明王星应用的少之又少。

  明王星宛然成为第一个结合原始自然与现代科技文明的星球。

  相信每一个到明王星的人都会不由自主的喜欢上这个表面上绿色又现代的星球,但谁又知道,这些表面上文明风光,暗地里却埋藏着多少的黑暗与邪恶呢?

  剑城

  默默地在剑城的街道上隅隅独行,我激动难抑地注视着四周熟悉的一切,在明王星处处皆发生着天翻地覆变化的今天,剑城却奇异地保持着它原来的风貌,几乎一点变动都没有。

  不知不觉间,我已经走过了“剑锋院”,来到了“剑武院”的门口。

  没落与萧瑟,是剑武院给我的感觉,这个曾经的武道名门如今看上去是那么的暮气沉沉,那班驳漆落的大门,甚至让人有些颓败的感觉。

  我呆呆地注视着那两扇紧闭着的大门,眼前恍惚看到以前进出这道大门的人和物,那熟悉的面孔,那昂扬的斗志,以及曾经的愤怒。

  不知过了多久,当那两扇大门传出“咿呀”声,缓缓地向两旁打开,一个人慢慢地走了出来,慢慢地随手关上大门,慢慢地转过身来,慢慢地抬起头,眼神有些呆滞迷茫地看向我的时候,我们都呆住了。

  还是剑城街市边的那家“冷香亭”茶楼,不同的是,此时坐在我面前是不是斯利芬,而是我曾经的好朋友威克尔。

  威克尔的神情憔悴,落寞,甚至已经有些苍老,他的眼神慌乱而无神,脸色惨灰暗淡,我不明白威克尔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显然,他这些年他在自己的家乡过得并不愉快。

  “究竟是为什么?”威克尔苦涩地说,眼神迷茫:“所有的一切变化得是那么的快,那么的让人措手不及,那么的让人迷惑……”

  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我只是静静地坐在他的面前,静静的听着,也在默默地忍耐着。

  “长平,你知道吗?”威克尔看着窗外,喃喃地说着:“我热爱自己的家乡,深为自己是明王星人而自豪,为了家乡的主权完整,不受外来势力侵犯,无论在什么时候,我都会毅然地选择站在自己家乡的位置,共御外敌。”

  威克尔叹了口气:“可是结果,明王主权还是沦陷了,明王星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明王星了,家乡也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家乡了,这里已经成了外来侵略者的殖民地,什么都变了,连人也都变了!”

  威克尔前面说什么,我都可以不在意,但最后那一句连人都变了却引起了我的警觉。

  “人当然会变。”我冷冷道。

  威克尔苦涩地笑笑:“是吗……是吧。”

  他的神情刹那是那么的迷茫与苦涩:“长平,我想你说得对,是人就会心变,也许正因为人心已经变了,所以整个家族甚至整个社会的格局也因此在改变。”

  威克尔深深地看着我:“我知道你是为什么而来,不过,你既然知道人心已变,为什么已经两年多了,你还是这么执著呢,你认为你还能够改变些什么吗?”

  我淡淡地看着昔日学堂好友,坚定道:“因为我知道迫使她改变的原因,因为我已经知道她改变的真相,无论她怎么变,我都要找回以前的她!”

  威克尔迷惑,喃喃地:“改变的真相?还有被迫改变的吗?”

  我深深地注视着他:“现在,请告诉我,芬在哪里!”

  ……

  默默地飘飞在浩瀚的虚空之中,绕着明王星周转的小太阳,散射出的太阳热量暖暖地照耀在我的身上,却依然驱逐不走我心中的阴郁。

  我终于知道威克尔神情为什么会如此悲伤颓靡,志气消沉,年华未衰,心已老了。

  在火星独立联盟成功攻略明王星,瓦解明王主权,取得统治权后,为适应新时代的来临,一向追求复古风潮的武术之星,可以说处处都在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非但地区,甚至每个人都在因为时代的改变而改变着。

  剑门可以说是一早就已经站立在时代改变的前端,努力地融合进特仑帝国所带来的科技文明时代,甚至是第一批获得组建自卫队的武术豪门。

  这一切变化可以说是顺应时势,没人会诧异,甚至是剑门中人,也都没有办法阻止家族的过渡与改变。

  但是令人奇怪的是,当各地方原豪门古武势力顺应时势一一组建地方自卫队军团,明王星全面进入改革时期之后,身为剑门领袖人物的斯利芬竟大反常态,对帝国宣称剑城将维持原貌,禁止帝国科技影响这块古武之地,绝对不允许剑城并入改建地区高空楼阁计划之中。

  剑门成功组建的地方自卫军也成了帝国叛立的一支队伍,出现这样的后果,可想而知剑门竟面临一个怎样的灭顶之灾。

  剑门家族包括斯家嫡系都不理解斯利芬突然的独裁自立行为,甚至将家族拖入一个死境,但每个人在冷得如一座冰山一样的斯利芬面前,心灵都忍不住的颤栗发抖,没有人敢在有任何异议。

  冷漠与阴郁,沉重地负压在剑门每一个族人心中,慢慢地,他们发现越来越多的族人越来越冷漠,越来越深沉,彼此的距离也越来越生疏冷淡。

  帝国曾经就剑门叛立宣言打算发动军事围剿,但令众明王星人大惑不解的是,罗工世家自卫军队第一个站出来表示支持剑门,在斯利芬独自往帝国走了一遭之后,针对剑门的叛立宣言竟这样不了了之,而剑门也在帝国政府的默许下,维持了原貌。

  如此轻易解决灭族之祸,剑门族系中人自然感到极度的错愕,但令他们更为错愕的是族人之间开始产生的心灵隔阂,以及彼此的冷对。

  怀着雄心与报复的威克尔在这样的环境下慢慢心冷了,原来的亲友彼此变得比陌生人更加的冷漠隔阂,在明王星处处发生着天翻地覆变化的时代,剑门成了一个没有纷争,却也没了进取的世外之地,他们的雄心壮志被无情的消磨,族人之间的亲情友爱无情地产生了他们无法理解的冷漠与隔阂……

  “长平,斯利芬完全变了,我更加相信,正是因为她的改变,而导致了剑门所有一切的改变,你不知道,当你发现一个你本来最亲的人,突然有一天,你感觉他是那么的陌生与冷漠的时候,那有多么的可怕!”

  我当然很了解这样的感受,我现在还清楚的记得,当抢宗大会那天,斯利芬突然背弃了与我的约定,站在与我对立的那面时,我当时心有多么的绝望,多么的痛楚,当然现在真相已经揭开了,斯利芬就是为了让我彻底的忘记她,彻底的离开她,才故意这样做的,因为那时她已经发现自己被恶魔生物寄宿了,她不想我伤心,更不想我为了她疯狂。

  我心爱的女人呀,我心一阵搐痛!

  遥望着那个散发出温暖光辉的太阳,心里的阴郁和痛楚如果也能够被消融该有多好?

  我苦笑,什么时候自己竟然会想到寄希望于外界的力量,来摆脱自己的痛苦了?

  我知道一切只能依靠自己。

  从威克尔那里获得的信息,使我明白到自己为什么会感应不到斯利芬的气息了,因为斯利芬已经完全变了,被邪恶本源的元神分识主体寄宿的她,力量已经不再是以前,而是以惊人的速度改变成长着。

  除非我亲眼见到她,不然仅凭能量气息,甚至生命信息探索的话,我绝对识别不出她的存在。

  而斯利芬近阶段并不住在剑城,早在三个多月前,斯利芬就已经前往罗工世家了。

  想到这里,我心一痛,记得在我离开明王星之前,斯利芬的身份是罗工少宗的未婚妻。

  我没有问威克尔斯利芬是否已经和罗工少宗结婚?他们是否已经住在一起?因为我害怕,我害怕知道结果,那种心痛的感觉不是在明白了斯利芬的苦衷后,我所能够承受的。

  内心紊乱之中,已经变成一个科技发达的新兴城市的迪亚镇,如今已经易名为迪亚市出现在我眼前。

  看着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人与飞行器穿梭于虚空的热闹繁华景象,这还是以前那座古色古香的古武城镇吗?

  城市的变化只给我的心带来一点点的感触,我很快就抛弃了这种感觉,加速向罗工世家飞掠而去。

  眼前的罗工世家除了占地面积更加宽广外,外观倒还是保持原来低矮古朴的建筑风格,事实上,罗工世家已经成为一个军部驻地,当然,这些驻地军人都是隶属于罗工世家的自卫军队,和政府的正规军不同。

  其实我有点很不解,特仑帝国已经真正掌控了明王星主权,建立起来了独立政府,却似乎没有独霸的野心,反而放出许多权利,让以往那些古武势力和宗门派系依然能够掌握和组建自己的势力,甚至比往昔更加坐大。

  虽然面对明王星如此局势,心里有点疑惑,但这并不是我想探究的,我现在要做的是找回我心爱的女人斯利芬,全心爱她,守护着她!

  以我现在的能力,稍一凝神,罗工少宗的生命信息就跳跃进我的知觉之间,此时的他正在一处荷花池塘边默然静坐。

  我悄悄地出现在他的面前,静静地悬浮在离她越十米处的池塘上方,感受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落寞与萧索。

  原本应该意气风发的罗工少宗却有着同威克尔一样颓丧的情绪,我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但隐隐之间,我醒悟到一切应该都和斯利芬有关联。

  罗工少宗的眼神是空洞迷茫,眼睛中布满血丝,我甚至清晰地闻到自他身上散发出强烈的酒气。

  我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任何人见到这样的情形,都要吓那么一跳,但罗工少宗却宛若不觉,视如不见。

  他只是随手抓起身边的酒瓶,昂首狂饮,然后胡乱抹了一把嘴,擦干口边的酒渍。

  “你终于还是来了。”罗工少宗惨淡一笑,昂首又是一阵狂饮,酒泉从他的嘴角倾泄而下,染湿了大片衣领胸襟。

  望着眼前这个情敌,我却没有办法再心生半点恨意,毕竟他也是真心爱着斯利芬的人,而且同样承受着感情的折磨与痛苦。

  “芬,在哪里?”

  我直接道出来意。

  罗工少宗脸上露出一丝嘲讽,仰天叹了口气:“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你现在才想挽回少芬,不觉得来晚了吗?”

  “无论过去了多少年,哪怕一百年,一千年,只要我知道真相,只要我还活在这个世上,我都会继续挽回我心爱的女人,挽回属于我的感情!”我冷冷道。

  罗工少宗落寞萧索的眼中流露出痛苦之色,他惨笑:“我又何尝不是一直在挽救我的感情,不是一直在努力唤醒少芬对我的爱?可是我发现,无论我怎么做?一切都是徒劳无功的,少芬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少芬了,她似乎变成一个我完全不再熟悉的人,成为一个冷酷的魔鬼,她不再是我以前那个少芬,不再是以前那个坚毅冷静,却又温情的女人了……呜呜……为什么……非要改变?”

  罗工少宗虽然只寥寥数语,我却清楚地感受到他内心深处那深沉的痛苦。

  “因为芬并不适合你,她以前爱你,但自你们两地分开后,她就只爱我了。”虽然有点残忍,但我还是冷静的说:“虽然在最关键的时刻,她曾经背弃了我,但现在我已经知道,那正是她爱我,不想伤害我的表现,现在我明白了真相,无论这些年来,她做了些什么,有了什么样的改变,我都会用我的真爱唤醒以前的她!因为只有真爱,才是无敌的!”

  

  

第八十一章 真爱无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