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二章 死亡寒流

    离开罗工世家,我的心却越发沉重。

  我与罗工少宗只进行了短暂的语言交流,却获得了许多心灵信息,斯利芬虽然名义上是罗工少宗的未婚妻,却一直没有在一起过。

  罗工少宗一直期望用自己的真心,去打动斯利芬,却不料,斯利芬越来越冷漠,离他越来越远。

  罗工少宗知道斯利芬在“抢宗大会”那天背弃了我,是有原因,不得已的,聪明如他,甚至也和我曾经一样的认为,认为斯利芬那个时候是为了维护斯家族系的安全,才不得已与我划清界限。

  罗工少宗当时虽然知道斯利芬利用自己,但他并不在乎,他只觉得这是上天赐给他的一个机会。

  在火星独立联盟正式成立特仑帝国独立政府,原明王星各大古武宗门派系获得一定地位后,他和斯利芬曾有段相敬如宾的日子,他们就像好朋友一样,彼此关心,帮助彼此组建自卫队。

  可是,美好的日子总是那么的短暂,斯利芬终于越来越冷淡,看他的眼神也终于越来越冰冷,甚至有一种如同看空气的感觉。

  罗工少宗很惊慌,他发觉斯利芬已经离开他好远好远,他想到了用强,想彻底zhan有她,可是令他恐惧的是,斯利芬的力量,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成长到一个令人恐怖的境界。

  罗工少宗最后一点的自信被击垮了……

  默默地悬浮在接近大气层的边缘地带,意念以亿计飞速跳动着,整理着刚刚获得的信息,很明显斯利芬后期对所有人和事物的转变,甚至自身力量的增强,正是受到寄宿于她精神思想中的邪恶本源元神分识的影响。

  可以说邪恶本源的元神分识正在我心爱的女人体内逐渐成长,逐渐的融合她的精神和意志,逐渐的吞噬她的灵魂和肉体。

  我心阵阵搐痛,恍惚之间,我似乎看到一脸冷漠地看着我的斯利芬,她的眼神已经没有任何的情感,只有一片无尽冰冷。

  “啊……”我蓦地昂首狂啸,声浪滚滚,向整个天地激荡而去。

  明王星处处高楼大厦,鳞次栉比,现代科技器械琳璃朗目,地空两处,比比皆是。

  这个星球的中心地区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在偏远的角落,却还是一片未曾开发的原始之地。

  最具代表的就是明王星的两大神秘的原始地带,“云热高山”与“卡罗湿地”。

  这两块神秘的处女地,一直保持着原始的风貌,未受到人为力量的开垦。

  但在此时,在“云热高山”“焰湖”的中心地带,在火焰浓浆喷涌四溅,温度高达五百摄氏度之处,七条身影却静静地悬浮其中,一个巨大的,滚动着雪霜寒流般的力场,将七人牢牢笼罩。

  在最炽热的焰湖中心地带,却纳藏着最巨冷的寒流交替,这是一道多么奇怪而诡异的风景呀!

  如果不是从罗工少宗的心灵那里获得了信息,我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全心查找的心爱女人竟会出现在这里,更加想不到自己竟会亲眼看到眼前这一幕神奇而诡异的画面。

  冷与热向来是绝对对立的,但是现在,这片散发无比巨冷寒流的力场却形成在巨热的焰湖中心地带,当然这是人为的,而造成这种景象的人正是我心爱的女人斯利芬和智者那可潘!

  在这片如雾霜笼罩的寒流力场中,四周的景象虽然因此模糊不清,我的双眼却依然能够清楚地看到其中七条应该模糊的身影。

  除了斯利芬和那可潘外,另外五条身影竟然分别是修克烨.徐瑟、关博翰、力丹君、木尊、麦修元这五个明王星强者。

  我呆呆地注视着眼前这一幕,一时之间也不知该做何反应,只能再次悄悄观察,看看他们究竟在做什么。

  分别寄宿着邪恶本源元神分识的智者那可潘和斯利芬竟然同时出现在这个神秘的火热地带,而且还包括五个明王星强者,更特别的是,他们之间的力量都深深敛藏,而以智者和斯利芬释放出的寒能力场为守护,静静地悬浮在这片神秘的巨热地区。

  在这片寒流力场中,他们几乎与世隔绝,完全断绝了与外界空间的互动联系,也正因为如此,当我跨越空间,瞬间移动过来时,并未曾引起他们的注意。

  仔细的观察中,我终于确定斯利芬和智者竟然是在联手炮制恶魔生物的寄生母体,而宿主就是他们旁边的明王五强。

  经过我仔细的观察,我终于明白生性喜爱巨冷的邪恶力量,为什么要选择来到这片无比巨热的焰湖领域了。

  拥有邪恶本源元神分识的斯利芬和智者,他们身上释放出来的寒能是最精纯的,因为这股力量是邪恶本源的成长与守护之源,是经过千万次精炼而成的力量,这股力量已经远远超脱了寒能属性,不是明王五强和那些裂恶魔生物的殖体所能承受的。

  为了成功在明王五强身上植入恶魔生物的寄生母体,与五强的精神意志完全融合,而非像以往那样直接吞噬掉宿体的神经网络,他们只好选择这块炎热地区,让焰湖迸发出的火性,缓和他们身上释放出的巨冷寒能,降低寒能的属性力量,以达到明王五强所能接受的程度。

  当我亲眼看到我心爱的女人,晶莹的脸上耸动着如筋脉一般勃发的条状物时,我真的绝望了,虽然从涟漪那里已经确定斯利芬遭受邪恶本源元神分识侵袭的事实,但一直以来,我潜意识的希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可是现在,摆在眼前的事实,令我的希望完全破灭。

  “告诉我,这一切不是真的。”我慢慢地飞了出去,痛苦地看着眼前心爱的女人。

  智者和斯利芬显然没有想到我竟会出现在这里……

  当我看着眼前这两个熟悉的人,脸上流露出那种冷淡冰冷时,我心再次如针扎似的刺痛,我知道,现在主宰他们精神意志的不是他们本人,可是邪恶本源的元神分识。

  “你来干什么?”从斯利芬那里传来的心灵信息,令我的心灵刹那如起万重波涛。

  “我……难道不该来吗?”我心灵痛苦地传递出我的信息。

  “是的,你是该来,迟早你还是要来的。”斯利芬的心灵没有半丝波动,但我却感到一股寒意在我心里涌现:“既然你已来了,那也好,你打算怎么办?”

  “我想带你走,我一定要想尽办法使你脱离邪恶本源的控制,相信我,芬,无论再发生什么事情,我都绝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我要和你永远在一起!”

  斯利芬叹道:“你现在还不明白吗?以前的斯利芬已经死了,现在的我,是重生后的斯利芬,长平,知道吗?我现在很快乐,很开心,我从来没有体会到生命竟是如此美妙,宇宙是如此的精彩,我不否认现在依然深爱着你,正因为我依然深爱着你,就算你不来找我,过段时间,我也会去找你的,我要我的爱人一起和我一起共享这美妙的生命,享受这精彩的宇宙,长平,让我们永远在一起,敞开你的心扉,加入我们吧?这不正是你所希望的吗?”

  斯利芬的心灵诱惑不断地冲击着我的心灵,洗涤着我的思想,恍惚之间,我似乎看到我和她一起快乐的遨游宇宙,一起快乐的共享悠久而美妙的生命岁月。

  “是啊,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可以快乐的生活……”

  就在我为这美妙的画面心动,张开双臂,迎接心灵中向我扑来的斯利芬时,一个信息蓦地在我的心灵深处涌现:“难道你忘记了你的使命,难道你为了爱情,真的要接受恶魔的诱惑吗?”

  心头狂震之间,一切心灵幻觉全部消失,我霍然看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身处在斯利芬与智者释放出来的寒流力场之间,在他们与明王五强的围拢之内。

  在我的周围,一条条晶白的蚕状物体飘拂蠕动着,其中一只拇指粗细的蚕状物已经距离我额头不到两尺。

  神智清醒后,心灵立刻陷入古井不波之境,我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毫不慌乱,意念动念之间,眼前的这只蚕状生物已被无形力量牢牢禁锢,下一秒中,青蓝的晶体于虚空闪现蔓延,层层覆盖蚕状生物,已在秒许之间将之完全冰封冻结。

  看着身外条条飘浮飞舞的蚕状物,我寒着脸,手缓缓地探出……

  “不!”耳边传来斯利芬焦急的嗓音,我心灵搐痛,却毫不理会,手依然坚定的探出,庞大的寒能迅速在我掌中聚集旋绕。

  “吱吱”鸣叫声中,那些飘浮飞舞的恶魔生物裂殖体纷纷向我手中的寒能飞来,如飞蛾扑火。

  在我敏锐的感应中,我发现斯利芬和智者正以他们邪恶本源的力量维持眼前这个寒流力场,提供能量制造出恶魔生物母体和裂殖体,同时改变明王五强的体质,好进行母体寄生作业。

  而由于他们的邪恶本源为了全力控制这块力场,本身具备的潜在力量只能处于潜伏沉眠状态,也因此,他们才选择利用心灵力量,想将我俘获,好在心灵深处的众神印记提醒了我,给了我可乘之机。

  现在,只要我释放出我的寒能,破坏力场寒流的力量平衡,就足以使邪恶本源的母体寄生计划功亏一篑。

  而我现在,就正在这么做着。

  寒能在我掌中凝聚,璀璨的光华在手中闪耀,晶亮的散发着无比巨寒的球体迅速凝聚成型,在下一秒中,更膨胀成巨大的浮球体,然后,光华刹那迸裂,流光四溅飞舞,无比巨冷的寒能顷刻破坏了斯利芬与智者倾力维持的寒流力场的平衡,瞬间,竟有逐步冻结空间的迹象。

  当第一抹晶莹闪现在空间,并以网状般的形态向空间蔓延时,我知道,冰封力量已经启动了,意念动处,我人已瞬间撤离力场范围。

  “唉。”悠长的叹息声从智者的口中绵延而出,寒流力场的平衡被破坏,智者的元神分识已没必要再全心控制邪恶本源释放出的精粹寒能了。

  庞大的潜在力场微微耸动之间,还没完全冰封冻结空间的寒能已被强大的力量驱逐了个干干净净。

  而那些失去了寒流力场护持的恶魔生物裂殖体和裂殖母体自然步一一难逃死亡的厄运。

  这些恶魔生物裂殖体是由邪恶本源的主体元神的精神分化出来,并成长为精神生物的,这之间的培养和成长过程十分艰难,然而,在他们进行到寄生母体作业最紧要关头的时候,却被我故意破坏。

  我清晰地感受到激荡整个空间的弥天杀意,以及庞大的心灵力量。

  是的,心灵力量。

  虽然智者庞大的潜在力场默默地盘踞整个空间,但令我在意的并非这股庞大的力量,而是来自于斯利芬与智者的心灵力量。

  特别是斯利芬,我不相信她一向坚强的意志,她对我的爱意都被邪恶本源侵占,特别是她背弃我,不是因为不爱我,而是因为她太爱我,不想我为她的处境伤心难过,所以我相信无论邪恶本源的力量多么强大,她的心灵深处一定依然保持着一份清明,一份灵智,因为她一定知道我在明白真相之后,一定会来找她!

  在短短的数秒之间,漫天杀意蓦然消散,智者发出另一声更为悠远的长叹:“我先带他们离开,你们好好聊聊吧,或许,这一切都是天意!唉,罢了罢了。”

  智者说了这句我摸不着头脑的话后,带着明王五强瞬间远去。

  突然之间,我完全感受不到邪恶本源那邪恶冰冷的心灵力量,相反的却是智者和斯利芬那充斥着无奈与哀伤信息的心灵。

  这一刻,我突然醒悟到他们也许并没有被邪恶本源的元神分识控制,刚才针对明王五强种植裂殖母体的计划,显然出自于斯利芬和智者的本意,但,如果这是真的,又究竟是为了什么?

  “为什么?”我心疼地注视着我心爱的女人,也说出了我的迷惑。

  斯利芬的脸色苍白,她的脸本来就非常苍白,此时显得一片惨白。

  “长平,为什么你还要来?”斯利芬的神情痛苦,甚至已经微微的扭曲:“我们以前的一切,难道你真的不可以当成过去吗?在你面临最危险的时刻,我背弃了你,难道你还不能将我当成一个坏女人,忘掉我吗?”

  我的心在搐痛,特别是当我看到斯利芬眼中那抹矛盾与痛苦,还有那掩藏不住的滔天爱意时,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身影微微一闪,我已到了斯利芬的身边,一把抱住我心爱的女人,脸深深的埋进她的发香之中。

  “芬,”我痛苦的道:“其实真正背弃的人应该是我,我不自信我们之间的感情,甚至没有坚定的信念,不然,我应该能察觉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不得已,都是因为你太爱我的缘故,可是,我最终还是相信了你善意的谎言,芬,我好傻,知道吗?因为这个谎言,我们整整分离了四年多,令你独自一人承受邪恶力量的痛苦,我甚至还移情别恋,故意伤害你,芬,我对不起你,我不配拥有你的爱,可是我不能不来,在我的生命中,根本就不能没有你的存在,无论为此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我也心甘情愿!”

  “长平,你真的好傻。”斯利芬喃喃的说,她的眼中痛苦而迷茫,她轻轻推开了我,冰凉柔腻的双手捧着我的脸庞,仰起头痴痴的望着我:“也许我们真的能够永远在一起,可是我们的未来注定只能有一个结果,不要傻了,好吗?”

  “不!”我叫道:“不会只有一个结果的,那个结果我不要!”

  我用力的抱紧她:“芬,答应我,别在离开我!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再离开我,知道吗?我们要永远在一起,永远!”

  泪水自斯利芬的眸中流淌而下,粘湿了伟大肩膀。

  “长平,趁这几天我还能主宰自己,好好爱我吧?”斯利芬呢喃的轻语。

  我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做,但我知道一点,我要好好爱我心爱的女人,我要让她快乐开心幸福。

  在我们临时的爱巢,原来位于卡罗湿地的那个洞窟中,我和斯利芬抛开了一切烦恼,疯狂缠mian,我一次又一次的在我心爱的女人体内爆发,一次又一次的糅合我们彼此的心灵和生命。

  我恨不得将我所有的生命印记都深深的刻印芬的生命之中。

  我也曾经想借彼此亲密结合的时候,心灵探索斯利芬体内的邪恶本源,我清晰的感觉到在斯利芬的精神深处潜藏着一股冰冷的精神力量,但每次当我要触动它的时候,都被斯利芬及时的阻止了。

  因为,一旦惊动了邪恶本源,她的意识就要被迫沉沦,失去主宰。

  我彷徨,却又无奈,在斯利芬温柔婉约的温存缠mian下,我一次次的迷失了自己。

  ……

  

  

第八十二章 死亡寒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