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四章 冰冻星球

    智者静静的看着我,等我完全消化他讲述的,令人难以置信的残酷真相,等我慢慢的恢复冷静。

  “邪恶本源的元神分识分化后,它们的本源力量就薄弱得多,而我和斯利芬才能够获得宝贵的掌握自我的时间。”

  “可惜斯利芬心地太善良了,在利用邪恶本源创造恶魔生物生体,以分化体内邪恶本源不断壮大的力量前,她没能学会我的冷酷和果断,以至她体内的邪恶本源逐渐的壮大,她自己也在潜移默化之间被影响,而我,由于有了几百年的经验,邪恶本源一直被我控制在一个成长阶段之间,没能无所约束的壮大成长。”

  “斯利芬也意识到了她面临危险的处境,所以终于决定与我一起,创造恶魔生物裂殖母体,寄生五强的作业,这个计划成功的话,她面临邪恶本源苏醒的危机将被化解。”

  “可是,你破坏了一切,结果,你也看到了,斯利芬体内的邪恶本源完全苏醒了,它全面主宰了斯利芬的精神意志,本来,这次是我们消灭它的良机,可惜……”

  其实,当我从智者的嘴里了解到事实的真相后,我突然对神母灌输给我的思想感到很怀疑,没错,像邪恶本源那种夺取别人精神意志,借以获得寄生之体的形态来说,这种本源的性质确实该属于邪恶的。

  但问题是,眼下大量邪恶本源分裂出恶魔生物,并寄宿于人类脑部神经中枢的邪恶事件并非出自于邪恶本源的意愿,事实上,竟是出自于全人类共同景仰崇拜的一代伟人智者的主意。

  是智者了解到邪恶本源的力量特质,具有如蚕状物一样生体形态的恶魔生物也是智者创造出来的,而目的就是为了分化寄宿于他体内的邪恶本源的力量,为他自己争得时间。

  人啊,真是一种自私的生物,无论他在人面前表现得多么的伟大无私,他内心也是有黑暗狭隘的一面,一旦威胁到他的利益,他那黑暗的一面就绝对会压倒性的占据上风。

  我没有办法指责智者什么,事实上,我自己也十分自私。

  面对我毕生至爱的女人,哪怕我已经知道它的精神意志已经沦陷,我还没有办法对她下得了手。

  我宁愿多点时间看着她,哪怕因此会给其它人带去巨大的灾难。

  智者见我沉默,他也沉默了下来。

  整个空间产生出一种极静的感觉。

  好一会,我打破了这份难堪的寂静,向智者讲述了我这几年来在地球的遭遇。

  当智者听说明王在外星绿色植物卡帝拉的帮助下,获得了再造之体后,他掩饰不住的惊羡和赞叹,当然也少不了一些失落伤感。

  智者的心情我自然能够理解,但我却没有办法安慰他什么。

  因为明王是在一开始觉察到自己遭受某种精神力量侵袭之后,就立刻选择精神逃避,意志转移的方法,所以并没有给邪恶本源一胶合他精神意志的机会。

  而智者却恰恰因为自恃精神力量强大,不甘失败,所以反遭邪恶本源侵袭,精神意志终于牢牢和邪恶本源纠缠在一起,欲摆脱而不可得。

  智者叹道:“看来拥有大智大慧的应该才是明王其人呀,而今他终于得到解脱,而我,结果看来已经注定。”

  感受着智者流露出的无奈和哀伤,我不由也感到万分的难过:“智者前辈,三百多年了,你都已经撑过来了,这个时候无论如何也不能灰心放弃,丧失信心呀?”

  我道:“神母又何尝不是与邪恶本源纠缠了上亿年的岁月,可如今,她虽然失去了神圣的力量,却获得了解脱,如今神母正在空中城市,并着手准备教导全人类一种凝练自身精神力量的秘传武学,不再让人类软弱的,毫不设防的精神领域一片苍白。”

  我顿了顿,深深地看着智者:“所以,前辈不妨回地球去找神母,说不定能够找到什么解决的方法。”

  智者目光闪动,静静沉思了会:“长平,你说的对,你的力量已经完全成长,实力甚至已经不下于我,而我也终于暂时全面压制了体内的第三分识邪恶本原,看来宿命安排的继承之战已经到来了。”

  我心蓦地一震,我当然明白智者说的是什么意思,智者、明王、还有我,我们三人是众神殿的三个继承者之一,但真正能获得众神殿全部印记的继承者只能有一位,所以,最终,我们三人将面临一场宿命早就已经安排好了的继承之战。

  可是,眼下正值我邪恶本源将大肆复出,我将全力清除恶魔生物的关键时刻,我们三个继承者应该联袂除魔卫道才对,又如何能够先自相残杀呢?

  “智者前辈……”

  智者知道我要说什么,缓缓的阻止我道:“要消灭邪恶本源,就必须完成宿命之战,获得众神殿的全部印记,不然,我们根本就对付不了邪恶本源,不过,在你回地球之前,长平,有件任务你必须做完,才能离开明王星。”

  我疑惑的看着智者。

  智者感叹道:“那就是清除寄宿于明王星数以百万计人类体内的恶魔生物裂殖体,还这个美丽星球一个洁净的空间。”

  我心一动:“可是智者前辈,您不是需要它们来分化您体内的邪恶本源吗?如果消灭了它们,那……”

  智者微笑:“那是不同的,如果我自己动手的话,那就算是恶魔生物死了,它携带的邪恶本源也将回归我体内的邪恶本源,但经过长平你的寒能力量净化的恶魔生物,它们携带的本源也将同时被清除。就好象要消灭邪恶本源的元神分识一样,我知道如果借助于最最精粹的寒能力量,将大幅度的催化邪恶本源成长,从而使它产生出生体,这样或许就能够予以消灭,而这,正是需要借助于长平你的寒能力量。”

  我点了点头。

  “我现在已经完全压制了体内的邪恶本源,切断了它与恶魔生物裂殖体的联系,所以,我已经不需要再借助这些裂殖体来分化邪恶本源的力量,现在,正是消灭它们,不让它们继续裂殖蔓延繁衍的时机。”智者嘱咐道:“我会和明王在地球等你回来,当你从明王星归来时,也是我们进行继承之战的时刻,切记。”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

  最后智者道:“人类的感情是一切魔障的开始,为什么人类一些故事传说中,成仙成道者都必须情根尽断,俗缘尽了,才能破碎虚空,得到飞升呢?长平好好想想,千万不要因为感情而蒙蔽了灵智,你应该更加长远的去放量未来,放量整个宇宙,放量整个生命的奥秘,不要拘泥于执著!”

  智者最后给我留下这句话,人就在我眼前消失了,而我却敏锐的捕捉到他的力量正向太空逸去,转眼之间,就已冲破大气层,进入了浩瀚的宇宙太空,瞬间远去。

  我知道,智者终于离开了这个他生活了三百多年的星球,回地球去了。

  仰望浩瀚的虚空,我心阵阵失落和落寞。

  在这个陌生的星球,我是孤独行走在外人不能了解的卫道边缘上,但在世人的眼中,我却是一个恶魔一样噬血的存在。

  而我,身为世人不能理解的卫道者,却终于还是不能拯救我心爱的女人斯利芬,只是得到了和她甜蜜相处的三天时间。

  我不知道该怎么再去面对那个不再是我心爱女人的斯利芬,是消灭她?还是?

  我没有办法做出决断,而眼下,我唯一要做的,就是智者交代下来的清洗行动!

  悬浮在卡罗湿地的上空,我静静的沉思了好一会,才终于有了决定。

  我现在的力量当然比当初我在地球进行第一次的冰封清洗要强得多,而当时采取一个新城又一个新城的蚕食方法,给人类所带来的恐慌及混乱是我所不想再发生的。

  所以我也没打算继续用蚕食的方法进行地区冰封。

  我最终的决定是冰冻星球!

  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办法做到,我只意识到这是一个极限的挑战,也是一个自我的跨越。

  现在,我不但要让自己学会如何控制整个星球,在未来,我还要学会如何操纵整个星系,然后是宇宙。

  足足用了一个星期,我全力储存了大量的精神能量,才开始进行我的计划。

  我的意识在能量空间层中不断的分裂,不断的在纷纭繁杂的能量元素中融入单极的寒能元素。

  当第一个寒能元素与我的意识产生互动之后,我就不用再寻找,瞬间就能从无数复杂的能量元素中,剖离出寒能元素的存在,无数分裂开来的意识,自动的进入这些寒能元素之中。

  我突然有一种奇怪的错觉,我分裂的意识就好象一种细菌一般,不断的在能量空间蔓延,吞噬,侵占空间领土。

  意识不断进行着抽离,分裂,融合作业,直到我精神意识感觉到一种颤动,并似有一种脱缰的感觉时,我才不让意识继续分裂,而这时,我已经清楚的感觉到能量空间中,自己的无比壮大。

  ……

  七月的明王星,小太阳虽然从不火热,但总是艳阳高照,为这个美丽的绿色星球提供充足的阳光和热量。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明王星人忽然发现,小太阳释放出来的似乎不是热量,而是寒流。

  他们一天比一天感觉寒冷,星球的气候一刻比一刻低,阳光已不再有热量,承受不住寒冷的明王星人开始为自己身上添加厚实的衣物。

  但是,气候还是一天比一天寒冷,一天比一天恶劣。

  当星球温度从正常的二十六度,在短短的三天之内降低到六度的时候,巨大的温差,使人们开始惊慌,臆想。

  精明的人们不会忘记不久前在地球爆发的动乱,噬血恶魔声称为了清除异类而引发的冰封岁月。

  人们开始惊恐的猜想眼前的变化是否是地球动乱的延续。

  但是,和地球动乱不同的是,地球的寒流冰封是区域性的,而且直接就是巨冷降临。

  而明王星的情形则是全球性的变化,还不是骤然的巨冷,而是逐渐的在变化。

  所以,人们虽然怀疑,但还是存有侥幸心理。

  但是,气候的快速变化,令他们越来越失望,越来越恐惧。

  明王星已经处处是飘雪天气了,卡罗湿地的生态全球性的蔓延,就连云热高山,常年不变的焰湖,千年沸腾不息的溶浆,也正在急剧的温差下,逐渐的凝结冰固。

  当人们感觉身边的亲人或朋友,随着突然而来的寒冷而变得冷漠,举止呆板时,当这些异常的亲人和朋友在下一秒内突然被冰封,跟着化为亿万冰星分子时,人们心里存在的那一丝侥幸终于彻底绝望。

  所有明王星人刹那都知道,不久前在地球爆发的冰封岁月已经蔓延到了明王星,噬血恶魔来了!

  整个美丽富饶的绿色星球,在无比巨冷的岁月中,彻底陷入了一片令人感到窒息绝望的恐慌。

  特仑帝国庞大的科技军队被集结起来,可是令明王星人们失望的是,政府集结军队的意图,并非是要采取措施,消灭噬血恶魔,而是控制军队,不让军队卷入这片慌乱之中。

  似乎特仑政府十分清楚他们的军队绝没有噬血恶魔口中的异类,他们很配合噬血恶魔的清除异类的行动。

  政府甚至公开星频对话,安抚所有陷入死亡恐慌的明王星人支持噬血恶魔的行动:如果你真的不是一个异类,那你绝对不会在这次清除行动中被消灭!

  政府的公告起了一定的效果,但是,明王星人的眼睛是雪亮的,当他们看到身边的武术家们一个个化为亿万冰点星屑,彻底成为宇宙尘埃,而特仑政府的在职人员和军队却鲜少受到诛灭时,人们开始认为这是一项阴谋。

  认为是政府与噬血恶魔私下签定的条约,共同发起的阴谋。

  在身边的人兀自一个个被看不见的力量冰封冻结,人们开始愤怒了,而宣泄他们愤怒的目标是特仑帝国,他们认为背叛了广大民众的独立政府。

  恐慌的人们因为愤怒而疯狂,他们不再惧怕强科技武器的致命威胁,与其莫名其妙的被当成异类,死在冰封的力量下,还不如为了宣泄他们的愤怒而和背弃他们的政府同归于尽?

  一场绝不亚于地球的暴乱终于愈演愈烈,明王星人和特仑帝国的战争,在众多恐惧绝望的明王星人中爆发了。

  我没有能力阻止这场战争,当我的冰封力量覆盖整个明王星时,我绝望的发现,恶魔生物的冰冷心灵占据了全球超过三分之二的人口,而众多都是在潜伏期内,这些在潜伏期内正常的,拥有自我意识的人类,却被我的提供的巨冷寒流壮大了他们体内恶魔生物的成长,使他们从正常的人类一下成为异类。

  这种变化清楚的掌握在我精神的意识之中。

  如果说在明王星人除了斯利芬外,那我最关注的就是剑武院的斯家族系了。

  我不知道有多少位斯家族系被恶魔生物入侵,所以,在冰封岁月降临之前,我特意用我的心神触觉仔细的搜索过剑门,却仅只发现两三个斯家族系的人是恶魔生物,我所担心的斯长风伯父、斯语、斯无乐,斯长春、斯长青等人的心灵依然故我,呈现人类正常的生机和活力,这令我感到无比的欣慰和喜悦。

  然而,当冰封力量降临时,我绝望的发现,除了斯语外,斯长风、斯无乐、斯长青、斯长春等几个斯家长辈却彻底的沦为了异类,原来他们的体内潜伏着恶魔生物的裂殖体没有觉醒,却在我的冰封力量下,觉醒并壮大了起来。

  面对着算是自己最亲的亲人和长辈,我痛苦,矛盾,但又不能逃避,等待我的只有一个选择!

  亲眼看着他们在我的冰封力量下粉碎,我的心仿佛也跟着粉碎,但在下一刻,我抛弃了矛盾,痛苦和自责,心灵变得更加坚强起来。

  我知道自己无可选择,也无可逃避。

  但在我心灵深处,我却不敢想象当我面对至爱女人时,我的心灵是否还能这样坚强?

  星球处处一片冰冷,但被恐惧和愤怒围绕的明王星人,心却是火热的,他们已经抛弃了对冰峰力量的恐惧,哪怕身边的人突然冰化,粉碎,他们眼睛也不再眨一下,现在,他们最大的敌人是特仑帝国,是独立政府。

  每一个城市,每一个政府部门被一一攻陷,在疯狂的明王星人面前,政府军被迫节节败退。

  星频中不断出现政府高层人员的解释,并一再声称双方的误会,但人们置之不理,置若罔闻,最后,当星频政府高层正在发布新闻调解言令时,往往被愤怒的明王星人组成的反抗队伍给中断插播,反抗队伍的每一个愤怒的声音,都会挑动起更多明王星人参加进愤怒的抗战队伍中去。

  在短短的十三天冰封岁月中,特仑帝国独政府崩溃离析,全球超过三分之二的人口在这次的冰封力量和暴起的战争中死亡。

  崩溃的特仑帝国被赶出了明王星,但这个美丽富饶的绿色星球却已经是满目创痍,死气沉沉……

  

  

第八十四章 冰冻星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