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八章 六识本源

    神母淡淡道:“安德莉亚,你对我回顾了我们以前的历史,想要证明些什么呢?”

  安德莉亚没回答,继续说道:“我们学会了吞噬,融合,我们拥有了各种yu望,我们不再甘于平淡。罗利莎大人,您说服了我们,经过万年的演变,我们最终被您说服了,我们接受您的吞噬,融合,因为我们一直相信您能带领我们奔向自由,再无任何可以限制我们的空间。”

  “我们六识元神互相吞噬融合,最终成了黑暗本源,我们迷失了,可您,罗利莎大人,您成了主宰,我们没有办法抗拒您的意志,事实上,我们只能接受您的意志,因为我们已经是一体的了。”

  “安德莉亚,你究竟想告诉我一些什么呢?”神母目光泛动着清幽的光波。

  安德莉亚自嘲道:“罗利莎大人,您的心灵是那么的深邃睿智,就如同这个宇宙一般,浩瀚无方,您带领着我们袭击了宇宙最至高无上的秩序守护者‘众神族’,将众神玩弄于股掌间。”

  安德莉亚幽幽道:“曾经生活在黑暗,最底层空间的我们,成了凌驾于神的主宰,我们是如此的兴奋,野心勃勃,当我们寄居于神的精神领域,体会到那种无比庞大的力量本源,罗利莎大人,也是在那一刻,我们有了征服宇宙的yu望,成为我们暗之本源的使命,我们一直为征服宇宙这个目标而努力着。”

  “宇宙没有任何生物能抗拒得了我们暗之本源的侵袭,连至高无上的神也不能,可是在遥远的异域星系,却生存着我们的天敌。为了得到这股反宇宙力量,罗利莎大人,您花费了亿万年的岁月和神母的精神体纠缠,而今,您终于成功了,您异化了众神族唯一的神母,那么能否告诉我,您是否已经得到了这股力量的秘密呢?”

  神母目光清幽地看着安德莉亚,突然嫣然一笑:“亲爱的安德莉亚,发生的所有一切,你不是应该很清楚吗?是的,我承认,亿万年岁月的纠缠,结果我仅得到了该死的神母的一具精神空壳,我没有从她那里获得我需要的力量,更失算的是,我分裂出了我们已经互相融合的主体元神分识,亲爱的安德利亚,你是想告诉我,所有的一切已经不再我的控制之中了,是吗?”

  安德利亚淡淡道:“罗利莎大人,我知道,所有的一切哪怕再发生多么巨大的演变,都逃不过您的掌握,我也不想背叛我们共同的信仰,但是在和信仰没有相违背的条件下,我想追求我想获得的幸福,我为此在尽我最大的力量在努力!”

  神母:“安德利亚,你应该知道,你没有选择的余地,我们是一体的。”

  “英明睿智的罗利莎大人,您认为再次元神分裂的我们,彼此还会想再融合吗?”

  “是的,安德利亚,不要忘记,鲁司南阁下马上就要进化为成熟体了,这次,我们不仅暗之本源将再度融合,成长起来的躯体也会更完美的融合,这次,我们将完全拥有属于我们自己的,宇宙中最强横的躯体。”

  “罗利莎大人,如果我没有记错,在我们第一次互相吞噬融合的时候,和您争夺暗之本源主宰权的,应该是我们尊敬的鲁司南大人吧?”

  神母沉静的脸色蓦地一变,目光闪动出锐利的森芒。

  安德利亚仿佛什么也没看到,她继续道:“经过悠久漫长的岁月熏陶,我们真的已经分开太久了,我们的使命信仰没有改变,但追求的方向却已经发生了改变。”

  她遥望着虚空:“彭克大人已经失去了掌握明王意志的机会,它失去了成为主体元神的能力,我们尊敬的彭克大人成了最名副其实的裂殖母体,罗利莎大人,虽然它的心灵一直向着您,对您忠心不二,但我相信您不会再需要它了。”

  神母面无表情。

  安德莉亚道:“昆对您是最效忠的,绝无异心的暗之本源,但它却被智者的力量压制得死死的,如果最先进化为成熟体的是昆,那么罗利莎大人的计划将会更加顺利。”

  神母淡淡的道:“安德利亚,你认为鲁司南大人会违背我的意志吗?”

  安德利亚神情平淡,她没有回答神母这个问题:“我希望我的孩子能够顺利降生,至于长平,罗利莎大人,只要您保证不伤害他,那么,守护力量的秘密,我会努力为您探取到的。”

  神母的目光很冷,但脸上却浮现笑意:“亲爱的安德利亚,你以为我会伤害我那最亲爱的人类孩子吗?我努力扮演神母这个角色,在他如今拥有如许巨大的力量之下,我甚至还将你们放在危险的境地,不正是为了成全他吗?我培养一个与自己为敌,甚至可能强大到毁灭自己的强大敌人,为的是什么?所以,亲爱安德利亚,你不需要担心他,我是愚蠢到伤害他的,好了,你安心静养吧,我期待安德利亚的小可爱快点降临呢。”

  淡淡的波纹掠过,神母的身影融入可虚空,她离开了。

  安德利亚静静地遥望着天际,脑子里却给了自己一个答案:“罗利莎,您培养长平,不过是利用他现在的寒能力量促进鲁司南大人得以顺利进化为成熟体,您还没伤害他,是因为,您还没有得到守护力量的秘密。”

  她无奈的思忖着:“一切都按照她的安排进行,没人可以阻止她了吗?为了人类这种充满精神桎梏的爱,我真的可能背叛暗之信仰吗?长平,告诉我该怎么选择?怎么做?亲爱的娜莎,你还没觉醒吗?你是不是有着同我一样的感觉?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了,你依然那么冷静吗?”

  ……

  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吗?我呆呆地看着眼前这座耸立在海洋中的山峰,海浪不断拍打着山岩,甚至有些不曾见过的海鸟在山峰盘旋。

  在我和韩斯科比恩的潜在力量影响下,海洋发生巨大的地壳移动,那就是眼前这座从海洋深处横地突起的巨大山峰。

  山峰的出现虽然让人意外,但更令我意外的是,我竟然成功的冰封了韩斯科比恩。

  在我并不是很艰难的将韩斯科比恩的千根巨大触须一一粉碎后,我又成功的冰封了韩斯科比恩。

  变化是如许之快,结束得又是如此的容易,我突然有一种梦境般的错觉。

  实在太轻易了,不是吗?

  可是,亲眼看到被冰封的韩斯科比恩,那巨大的甬状身躯在没入海中一半的时候,就被自己的寒能给击化,成为亿万的冰屑分子,尸骨无存,事实证明,我确实获得了胜利,我顺利的消灭了韩斯科比恩。

  可是,心里头为什么却没有胜利后的喜悦,反而有些不安呢?

  我默默地思索了半晌,最后更是心灵触感仔细的搜索整个海域,韩斯科比恩的气息确实消失了。

  我摇了摇头,甩掉心中的不安,我要尽快回到万花洲,告诉涟漪我战胜的消息。

  我要告诉神母,我如她所意料的,我成功了,我战胜了邪恶本源,而且,我还要告诉神母,事实证明邪恶本源其实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强大恐怖。

  ……

  涟漪神情落寞的坐在岛岸边,似乎从我离开她,去找韩斯科比恩会战的时候,她就一直坐在那里没有移动过。

  当我如幽灵一般,跨越虚空,瞬间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的神情依旧那么冷静而寂寥,没有丝毫意外。

  我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一种好陌生的感觉。

  眼前的涟漪,是我所爱的,和我生活了老长一段甜蜜时光的涟漪吗?

  消灭邪恶本源,我没有得到胜利的喜悦,反而笼罩上深沉的不安,现在,在我心爱的女人面前,心灵的不安更加强烈了。

  “漪。”我强忍住心灵莫名的纠结,颤抖着呼唤她的名字,我忍受不了我所爱的人对我的冷淡。

  涟漪叹了口气,眼神复杂地看着我,最后,清冷的光辉慢慢转变为无尽的温柔。

  “傻瓜,你在担心什么呢?”她冲着我甜蜜的一笑,跟着又叹了口气,道:“人类的感情,真是一种心灵的桎梏,特别是对感情特别执著的你来说。”

  涟漪温柔的微笑令我的心一宽,我坐到她的身边,深情地拥着她:“感情丰富不好吗?难道你希望我对你感情冷淡吗?”

  涟漪温柔的将臻首靠在我的肩膀,幽幽的道:“人有的时候,感情太丰富只会令自己更容易受伤。”

  我微微一笑,没有打算继续这个话题。

  “漪,我成功了,我战败了韩斯科比恩,我真的消灭了他。”我尽量让语气显得兴奋。

  涟漪:“可是,我感觉到你并不开心,事实上,你很不安。”

  我没想到涟漪这么敏锐,想了想,是啊,涟漪是我最亲密,最心爱的两个女人之一,我又何必对她隐瞒自己的感觉呢?

  苦笑了一下,我将与韩斯科比恩的战斗结果,包括自己的心情如实的向她讲述了出来。

  涟漪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保持沉默。

  好一会,她才道:“你已经确定自己战胜了韩斯科比恩,消灭了邪恶本源,为什么还会觉得不安呢?”

  我茫然。

  涟漪轻轻叹了口气,说道:“长平,我们终究摆脱不了宿命。”

  我迷惑。

  涟漪跟着轻轻的道:“长平,神母说过,要你务必消灭邪恶本源的六识主体元神,斯利芬的事,你将如何面对呢?”

  我心一颤,这是我最想回避的话题,但我终究要面对它的时候。

  我想了想,终于将智者在冥王星所做的一切,以及我自己对邪恶本源的理解告诉了涟漪。

  涟漪先是沉默了半晌,而后才道:“你说得没错,这世上本来就没有绝对的正义和邪恶,邪恶本源的力量或许是邪恶的,因为它需要侵略其它生物借以壮大它们自己,但在生命的自然生存法则中,侵略却是它们唯一的选择。”

  我和涟漪似乎达成了偏向于邪恶本源的共识,也许我们都想找到一个认可邪恶本源存在的理由,因为,我们所爱的人已经成了和邪恶本源密不可分的一员。

  “芬在努力,她在为了我们的未来努力着,我有信心,她对我的爱意,一定能够战胜邪恶本源的原始yu望,拥有邪恶本源又怎样?只要她是我心爱的女人,只要她是真心爱我,无论她是什么,我们都能够在一起。”

  “你这样做,岂非违背了神母的意志?”

  “我相信自己的判断,我也相信神母不会是那种无情的,不讲道理的存在,她是神,她应该比任何人都懂得判断。”

  “万一,神母的判断和你的判断完全相异呢?”

  我无言,是啊,若是神母非要我消灭所有的邪恶本源,那我该怎么做呢?

  气氛陡然凝固。

  ……

  和涟漪在竹屋中缠mian温存了一番,让炙热的****驱走了我们心灵上对未来的阴郁之后,我们一起回到了空中城市。

  面见神母后的过程十分简单,事实上,结果神母早已经知晓,她温柔的肯定了我的战果,嘉勉了我。

  终于消灭了一个邪恶本源后,神母并没有再让我继续下一个目标,也没有告诉我下一个邪恶本源在哪里。

  她只是提醒我,继承之战将会安排在在三个月后进行,而在这段期间,我是完全自由的,也不必去想邪恶本源的事情。

  我领会到神母话中的意思,她是在提醒我,最好忘了我最心爱的女人斯利芬的事,起码在继承之战前,暂时不要受到这方面的困扰。

  最后,神母再次肯定了寒能的冰封力量是消灭邪恶本源的最佳力量。

  我心骤然沉重。

  因为,继承之战我面对的是智者和明王,难道我要用冰封力量伤害他们吗?

  智者和明王不像被邪恶本源完全异化了的韩斯科比恩,他们拥有正常人的思维,他们是受数十亿世人景仰的一代伟人。

  他们更同时是众神殿的继承者之一,我怎么能伤害他们?

  我有些迷茫,难道真正的众神殿继承者一定要以武力决出胜负吗?

  难道我们不可以用协商的手法,公推出一个最适合众神殿的继承人?

  既然神母已经认为我是最适合,也是唯一的人选,只要神母一句话,相信智者和明王都不会反对。

  仿佛感受到我的迷茫,神母最后平淡的告诉我:“这就是宿命战斗!”

  

第八十八章 六识本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