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章 秘传武学

    

  带着满腔的疑惑,我离开了不色山。

  在我离开前,卡帝拉才终于和我交流,但是他只给了我一个信息,一个令我同样摸不着头脑的信息:“在真相的背后,也许隐藏着虚假,孩子,很多事情,要靠自己去正确的判断和争取,而不是等待所谓宿命的安排,只要你认为是对的,那就去做,别人若想阻碍你,你可视之为邪恶,打倒它。”

  这种观点,竟然出自于一向生性平和的红笙族口中,令我更是大感迷惑和不解。

  这种观点,完全就是以自我中心的独裁专霸论。

  为什么会这样?

  我十分的迷惑,只是忽然感觉,这个看起来平和安详的世界,暗地里似乎涌动诡异的神秘?

  我回到了万花洲,这个小岛,现在已经成了我唯一的家。

  我的父母虽然依旧健在,但我一直没有回古大陆大洋州,没敢回到他们身边。

  只是偶尔利用心灵触感感觉一下他们的气息。

  我知道,如果我面对他们的话,等待着我的是什么,绝对是不理解的指责。

  我的心灵曾踯躅在家门之外,最后还是放弃回去。

  他们的生活过得很平静,也已经习惯了平静,我不想自己去影响他们。

  ……

  三个月很快就过去了,我一直在等待,但神母一直没有给我消息,继承之战并没有准时进行。

  倒是全人类开始为精神传承方式的秘传武学疯狂。

  而令我讶异的是,精神传承秘传武学的是智者那可潘,而不是神母。

  神母无声无息消失了。

  整个地球,再没有神母的任何生命信息。

  我不相信她会出什么意外,她可是神母啊,虽然她现在的力量比前也许要弱上几万倍,但相信绝没有哪种力量能让她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有一种感觉,她有事离开了地球。

  我回到了空中城市,也找过了智者,却没办法和他交流,因为在被改建成宫殿似的智者武堂,一种奇怪的精神氛围弥漫着整个宫殿,那应该是智者弥布在空间的精神,他已经进入了一个精神空间。

  而当我游离的心灵触感,无意间碰触到智者的精神空间时,我接收到了一种抗拒的信息。

  我意识到,我不能干扰他。

  近水楼台先得月,空中城市的人是第一批接受精神传承的人。

  而我确实也感受到获得传承的人们其精神勃发绵长,以前要感觉别人的精神磁场的时候,总是要特意的利用自身的精神力量去感觉,但现在,我十分轻易的就能感受到人们精神蓬勃的信息。

  短短的半个月内,整个空中城市就都处处洋溢着蓬勃的精神力量。

  当我在万花洲的时候,我也能轻易的就感觉到空中城市上充实着越来越强大的精神磁场。

  神母的秘传武学是真的影响了人类的精神素质。

  当然,接受精神传承也是有要求的,那就是接受方本身要具备一定的精神力量。

  基本上,修炼过古武术的人,他们在体质增强的同时,精神力量也会有所提升。

  所以精神传承的人就几乎全是古武术的修行者。

  因为秘传武学,全人类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古武术风潮。

  人类是最容易接受新事物,最喜欢跟风潮的生物,只要给他们想象的时间,任何再不可能的事情,很快就会成为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

  就好象,精神领域向来是人类最薄弱的一环,人们害怕成为白痴,成为弱智,害怕大脑受到任何一点损伤,所以只要有关于大脑刺激的行为,人们总避之不及。

  但这次,当看到越来越多的人,从精神传承中获得的秘传武学中尝到甜头之后,他们不再害怕自己大脑可能受到损伤,他们舍弃了顾虑,坚定的跟随风潮。

  这就是人的根性。

  在未知前狐疑踯躅,在已知后前仆后继。

  ……

  ******2661年11月23日

  大地飘雪的岁月,寒冷的日子。

  不知道这些日子以来自己究竟在做什么,发呆,迷茫,思念。

  全人类的精神都很抖擞,但惟有我却逐渐颓丧。

  斯利芬离开我的身边已经有十八个月了,就是涟漪离开我也有十五个月。

  但我却一直没有她们的消息,我一天比一天失望,一天比一天迷茫。

  也许我在等待命运给我做一个抉择,在下意识中,我的命运已经交给了神母,我在等待她给我安排命运的走向。

  可是神母也失踪了好久,曾经打算让我和智者、明王进行的继承之战,也因为她的突然失踪,计划而告终磐。

  我感觉自己失去了方向,我心开始迷茫。

  我知道我该履行我的使命,却寻找不到邪恶本源,曾经寄宿于人类体内的恶魔生物,也似乎在上次我的清洗行动被消灭了个干净。

  心灵触感搜索完整个地球,感觉到的都是一片生机,每个人都是精神勃发,恶魔生物的冰冷心灵已经完全绝迹。

  说实话,我并不认为,在上次的冰封清洗行动中,所有的恶魔生物会被我一举消灭干净,肯定会有漏网之鱼,只是它们潜藏得非常好,使我没办法发现到它们的踪迹而已。

  其实我并非特意要找寻恶魔生物的踪迹,只是因为我实在太无聊了,在我利用心灵触感找寻我心爱女人的信息未果,失望之极,我就会顺便探察一下恶魔生物或者有关邪恶本源的信息。

  “芬,漪,你们真的还会回来吗?”

  不知道是第几次失望,我坚定她们一定会回到我身边的信心开始有些动摇。

  ……

  我突然觉得人活着好累好苦,我好迷茫,特别是当思念的感觉已经快到无以忍受的时候,那种落寞与孤寂简直让人难以承受。

  但就在我最迷茫的时候,神母的力量终于出现了。

  她的力量并没有维持多久,只是告诉我,继承之战可以开始了,而决定我们宿命的战斗地点,定在地球的外太空。

  “我亲爱的孩子,继承之战是最强的战斗,也是宿命之战,你一要尽你最强的力量去征服这场战斗,因为你是众神殿的真正继承者!”

  就在神母的力量消失之后,智者和明王的力量就在空间中冲腾而起,我的力量也紧随其后。

  我们彼此都知道,决定我们三个继承者未来的宿命之战开始了。

  也许大家都已经获得了神母的喻示,所以当我们的力量同时腾起的时候,我们不约而同的向地球的大气层冲去。

  ……

  我们三人呈三角悬浮在太空之中,那是距离地球约一万公里的太空。

  庞大的潜在力量在空间微微浮动,在我们周围百里,整个空间都在微微如水涛波动,三个超级强者的潜在力量,不知不觉形成一个强大的力场。

  一些太空陨石一旦进入我们的力场范围,便无声无息的被力量吞噬,粉碎。

  这股力量是恐怖性的庞大,能量空间已因为我们意识的操纵,再度失去了平衡。

  三人的战斗,意味着那将是一场混战,最终谁能取得胜利?那将是力量和智慧的考验。

  我相信以明王和智者的身份,他们必定不会联手对付于我。

  毕竟,谁会是真正的继承者?大家心里都应该有数。

  那就是我!因为只有我才有能力消灭邪恶本源。

  “开始吧。”明王淡淡的道。

  “好。”

  我说道。

  其实我们彼此的距离都相隔很远,每个人起码距离五百米,但在此时,哪怕我们说话的声音如蚊呐,也都能清楚的听到对方的言语。

  明王轻描淡写的斜手一挥,一股庞大的力量就朝我汹涌而来。

  我微微一笑,意识动念之间,巨大的冰墙已经横亘在明王冲击而来的力量前。

  在空间震荡之中,我的意识指挥围绕在明王附近的潜在力量像明王禁锢而去。

  我们彼此力量冲击,反倒将智者给晾在了一边。

  而这些力量的威力,充其量不过是我们真正实力的百分之一。

  “继承者啊,你们将继承之战当成一场儿戏吗?你们的力量都已经达到了进行继承之战的地步,只有最强力量的战斗,在最大的压力激发下,众神殿的传承印记才会在真正的继承者身上涌现。”

  神母的力量蓦地探出空间,我们感受到她的力量有着愤怒和不满。

  我们在惊骇于神母蓦地涌现的力量的同时,心里也同时明白了过来。

  我们不再犹豫,不再保留实力。

  风暴开始在空间聚集,蔓延,庞大的能量在我们身边激荡。

  一股熟悉的潜在力量迅速向我禁锢而来,这是智者的潜在力量,曾经将我的精神意识体禁锢的力量。

  巨大的光流在我身外百米处旋绕着闪亮而起,光流中隐见慢慢的冰雪飘荡,百米,是我最近范围的防御场,是绝不容许被侵犯的领域。

  感应着智者迅猛而来的潜在力量,我调集空间寒能实施堵截。

  我以为这将是我与智者的战斗,却不料明王的力量沿着另一个空间轨迹,庞大的力量直接撼击我的光流。

  虽然是混战,但我却没想过两个伟人会先联手对付我。

  虽然意外,但我并没有慌乱。

  我理智的选择了放弃阵地。

  在光流被明王的力量冲垮时,我人也消失在原处。

  我按照一定的轨迹,不断的进行着空间跨越,就是不让自己的身影浮现。

  在明王和智者这两个超级强者的联手攻击下,我绝对不会有丝毫胜算,既然如此,我干脆躲藏起来,让智者和明王先斗个激烈再说。

  任何战斗,考验的都是智慧和实力,我现在就以智慧来战斗。

  可是令我意外的是,当我消失之后,明王和智者并没如我所想的那样,彼此战斗在一起。

  他们竟然在捕捉我的踪迹!

  难道他们真的要将我击败?

  我疑惑,震惊。

  但,事实不容许我怀疑。

  显然智者已经理解了我瞬移的轨迹,他连我寄存在水分子中的精神意识体可以察觉,更何况我大肆空间移动。

  感应到前面能量汹涌,我瞬间改变了移动的轨迹,现出了身影。

  意念跳动中,寒能已将我周围的空间冻结。

  “轰轰轰……”连串撞击声中,那是明王的力量冲击在我冻结空间的声音。

  我的空间冻结显然无法阻挡明王强横的力量。

  而智者那特殊的,可以禁锢精神意识体的潜在力量也无时不在找寻空隙,向我袭击。

  当我全心应付明王的力量,我的意识领域就会出现空隙,而智者则趁这个机会,禁锢我能量空间的意识寒能,我应付的十分狼狈,我的力量正被寸寸蚕食,我真的愤怒了。

  哪怕他们偶尔交下手,我也不会这么被动,这么狼狈。

  在我的光流领域再次被明王强横的力量冲破,我被迫再次逃窜后,我不再保留力量,我开始释放精粹的寒能,在每一次移动中,我都留下一个冰晶,构架冰封领域。

  当数万个冰晶源点遍布太空一万公里空间,我的冰封领域网完成了。

  明王和智者他们从到太空,就一直没有移动过位置,但他们的力量却如骨附髓,一直紧咬着我不放。

  我再次回到对峙的原点。

  随手往后一挥,积蓄已久的精粹寒能瞬间冰封尾随而来的明王与智者的力量。

  我突然感觉到空间中一股熟悉的冰冷似乎蠢动了一下,就又寂静了下去。

  我没来得及注意,一个巨大的能量聚集体已如滚雪球一般向冲击而来,每近一米,这个能量球就似乎涨大一尺,当能量球距离我一百五十米时,它在我面前已经像三层楼那么高。

  这是明王强横的能量聚合。

  我不再退缩,昂首狂啸声中,空间刹那闪亮起点点晶莹,朵朵冰雪。

  在我冰封力量冲击明王的能量球聚合时,巨大的释放出无匹巨冷的光华之剑在我手中爆闪而出。

  我电闪而出,光华舞动,带起一片冰雪寒流中,巨大的力量在明王的能量球炸裂而开。

  能量碎片刹那如雪花飞舞,在下一秒中,条条冰流如水泄下,刹那冰封了我周边的空间。

  

第九十章 秘传武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