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首次实战

    ******2682年01月28日

  凤翼学院

  缓缓地在晨曦的雨露下漫步,空气既清新,斯考特也觉精神分外爽朗,自南帮助他突破九九周天并传授他们两项特殊技“阴腿阳踢”和“迅移”的腿脚功夫外,斯考特开始觉得体质逐渐产生了变化,以前的他徒步时往往走不到百米就觉心慌气喘,身体负担加重,但现在,非但身体越觉轻盈,八小周天一旦灌注真元能量,全身更有飘飘欲飞的感觉,斯考特知道这就是“浮移术”的功能,真元能量只要以一种特殊的运行方式流转于八脉之间,就能使体内经脉产生真空状态,使身体摆脱地心引力,从而达到浮移效果。

  由于斯考特的九九周天并不是靠本身的能力逐一突破,而是借助于外力强行贯通,所以尚无机会在“武炼空间”学习“浮移术”的修行方法,就算他此刻感觉身轻如燕,真元流转过处,身体飘飘欲飞,在没有学习“浮移术”的情况下也是没可能像卡莫和艾怀恩一样使身体真正产生浮力飘浮起来。

  南在两天前向他们传授完“阴腿阳踢”和“迅移”这两套武技之后,就离开了凤翼市。而卡莫和艾怀恩这两个死党和明丽也跟着离开他的家,各自回自己的住处。

  至于林可筠,由于她要借用斯考特的实验室搞研究,因此并没有离开。倒是斯考特,由于担心风锋会再次找他的麻烦,因此听从了南的建议专心地在家研练“阴腿阳踢”和“迅移”身法这两套腿脚功夫。

  直到今天,“阴腿阳踢”和“迅移”这两种武技他才完全掌握,当然他的实力根本就不能和南在一分钟之间踢出五百腿的实力相比,不过在两天刻苦的研习之下,一分钟内他倒也可以连续踢出三波的“阴腿阳踢”来。

  至于“迅移”身法,主要掌握的是真元能量如何灌注于脚底的技巧,虽然好象很简单,其实要想掌握它却并不容易。

  “迅移”这门身法,重点在于足部要适合地灌注真元能量,如果能量多了,则劲道过猛,如斯考特本意要掠出五米之外,但由于真元过足,以至劲道过猛,一蹬之下,本意为五米开外的距离变成八米,所以“迅移”讲究的是能量的拿捏技巧。

  由于真元和体力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能量,体力是与生俱来的,而真元却是后期人为产生的,它并不容易和心神意志融合,所以,每次练习“阴腿阳踢”消耗了大部分的真元能量后,斯考特在静坐参元的时候便有意识地倾向于心神和真元的互动上,总算皇天不负苦心人,他成功了。

  少年心性的他在短短的三四天时间里学会了南传授的“阴腿阳踢”和“迅移”这两门腿脚功夫后便迫不及待地要向卡莫和艾怀恩这两位死党炫耀了。

  脚步生风似的他很快的就在校庭北区找到了两个死党,令他大感诧异的是两个死党并没有如他所料地在勤练南传授的武技,而是一脸的鼻青眼肿,愁容满面地颓坐在校庭的北墙角处,愣愣发呆。

  “你们怎么啦?”看到两个死党狼狈的模样,斯考特惊诧地问。

  “老大。”有气无力地翻了翻眼皮,两个家伙无精打采地看了他一眼,“你不是在家练习南哥的武技吗?这么早回学院干什么?”

  斯考特没有回答他们,而是在他们两人面前蹲了下来,疑惑地看着两人那处处淤青发紫的脸:“你们两个是不是又私下较量了?谁占上风啊?”

  “如果是我和假正经较量就好了,”卡莫没好气地说,“不知怎么回事?我一到学院便有一些家伙有事没事地找我和艾怀恩两人切磋武技,本来一般的学员我们还不怕,可是在我狠狠地扁了四个实力不如我的学员后,连猛那混蛋竟然也找我切磋武技,我脸上的伤痕就是那混蛋留下的。”

  见斯考特把目光望向自己,艾怀恩叹了口气说:“我的遭遇和大混蛋一样,也是有四个家伙找我单挑,不过我脸上的伤痕是邱轮留下的。”

  “连猛?邱轮?”斯考特疑惑地说。

  “就是和风锋还有潭秋也并称为本学院最有****魅力的四大混蛋中的两个喽。”卡莫愤然说。

  “该不是……?”斯考特诧异地问。

  “我想一定是风锋那混蛋要报复我们,所以叫那几个混蛋故意这样整我们的。”艾怀恩愤愤地说,“不然学院这么多人怎么偏偏一起选中我们?”

  “一定是如此。”斯考特沉思着,“看来和风锋并列的三个家伙也不是花拳绣腿,而是有实力的。”

  “我和连猛交过手,他的实力或许比风锋那家伙低,但也差不了多少。”卡莫说。

  “邱轮的实力和风锋差不多,我更是连还手出拳的机会都没有。”艾怀恩垂头丧气地说,“真是可恨,那家伙的速度真的太快了。”

  “那南哥教我们的‘阴腿阳踢’和‘迅移’你们都没有使用吗?”斯考特问。

  “老大,”卡莫翻着眼皮,不满地说,“你真是明知故问,南哥的‘阴腿阳踢’和‘迅移’那么棒,若我们学会了,还会任人宰割?”

  “就是。”艾怀恩苦着脸说,“大混蛋还好些,他已经打算明天开始在家里修炼南哥传授的武技,可我是寄宿生,家远在‘安都市’,虽然有‘飞行器’,但办理通过‘新城关卡’的手续却很麻烦。这两天来,我大部分的时间几乎都花在那些故意找我切磋的混蛋身上,哪还有时间修炼南哥传授给我们的武技?若每天都这样,岂不惨了?老大,所以我想去你家避一避,等我学会南哥传授的武技后就不怕没有还手之力了。”

  “听你们这么说,我们现在的实力确实不是他们的对手,可是学院规定学员之间若有一方邀请另一方切磋武技,另一方只能接受,不能拒绝,所以看来是该先避开为妙。”斯考特沉吟了一会说,“怀恩,你回宿舍拿几件换洗的衣服,我们尽快离开学院,省得麻烦。”

  虽然斯考特已经掌握了“阴腿阳踢”和“迅移”这两门腿脚功夫的技巧,但一直未曾有过实战经验的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应用这两门功夫,再者,一听卡莫和艾怀恩说邱轮与连猛的武学实力都和风锋不相上下,即武学力量等级都在“金刚七段”左右,就更加没有应敌的信心了,所以,权衡利弊,斯考特聪明地选择了艾怀恩的提议。

  “老大,”艾怀恩脸色微变,“看来我们暂时是走不了了。”

  “为什么?”斯考特诧异地望着他。

  “喏。”艾怀恩指着他的身后说,“麻烦的家伙已经来了。”

  惊讶地回转过身,斯考特果然见到了一个他最不想见的人——风锋和两个他想不到会见到的少女——寒翩、苗拉拉以及三个他不认识的少年。

  “果然是既麻烦又讨厌的家伙。”注视着越来越接近的六人,斯考特喃喃地自语着。

  “她、她怎么和那个混蛋在一起?难道是来瞧我们出丑不成?”看到自己爱慕的女孩和将找自己麻烦的家伙在一起,卡莫既心痛又惊慌地说。

  心痛是因为看到自己爱慕的寒翩竟和风锋等人联袂而来,心慌则是因为明白到待会自己狼狈的样子将会尽显于自己心慕的少女的眼皮底下。

  “那三人是谁?”紧紧皱起眉头,斯考特看着和风锋走在一起的那三个外表俊朗的少年。

  “老大你还不明白?那三个家伙就是和风锋并列本学院最有****魅力的四大混蛋中的其它三蛋。”卡莫讥嘲着说。

  “唔。”轻轻“唔”了一声,斯考特紧紧盯视着邱轮、连猛、潭秋也三人,心中却不由佩服学院的众多女生眼光确实独到,因为除了外表虽然英俊但神情倨傲,一付不可一世模样的风锋让他看了便不由心生反感外,另外三个倒是瞧得顺眼多了。

  在斯考特打量邱轮、潭秋也、连猛三人时,三人也同时在注视着他,从三人的眼神中,斯考特察觉到一丝讥讽和不屑甚至是嘲弄之意,发现到这点,斯考特对这三个看来虽比风锋顺眼多的家伙也提不起好感来了。

  风锋,这个三天前被南的指劲洞穿左腿的家伙,从他走路微感僵瘸的姿势看,显然左腿的伤势还没有完全复员。

  “各位。”在斯考特和卡莫、艾怀恩三人面前站定后,风锋指着斯考特对与他联袂而来的两少女和三少年说,“这位就是大家时常从一些学姐学妹口中听闻的斯考特学长了。”

  “学长你好,我叫寒翩。”正在斯考特暗叹麻烦终于不可避免的时候,寒翩竟然友好地向他伸出纤纤玉手。

  看着面前这个姿色几乎和尼卡不相上下的少女,那头金黄色的齐耳短发轻轻地拨在嫩白的耳后,玛瑙般的眼珠顾盼之间闪烁着动人的光彩,白里透红的脸蛋绽放着灿烂的笑容让心情阴沉的他顿时感受到如阳光般的温暖。

  轻轻地握住柔软的不盈一握的绵绵纤手,再看着只穿着身白色的背心和黑色短裙,展露出魔鬼身材般的少女,斯考特但觉心跳动得似乎要从嗓子里蹦跳出来那般的剧烈,连风锋等人的存在一时间都忘记了。

  虽然在尼卡制造的虚拟空间中斯考特认为林可筠比寒翩有魅力,但真实的接触到眼前这个艳丽的绝美少女时,斯考特终于感受到寒翩难以抵挡的魅力。

  虽然有时在林可筠亮丽的目光注视下也会心跳加速,但绝对没有这次这么强烈。

  “我……我叫斯考特。”他结巴着说。

  “我听明丽说起过你。”寒翩嫣然而笑,玛瑙般的眼睛闪耀着动人的光辉令他的心跳动得越发快速,他几乎可以感觉到手心里已经因紧张而渗出了汗水。

  慌忙地松开手,斯考特下意识地在身上擦了一擦,这个举动本是为擦拭掌心渗出的汗水而为,但在他人的眼中看来竟仿佛斯考特嫌寒翩的手脏所以在松开手的时候便迫不及待地在身上擦拭起来一般。

  少女本来灿烂如阳光般的笑脸立刻有些僵硬,斯考特这个下意识的举动已深深地伤害到她的自尊心。

  “斯考特?真是久仰大名啊!”三个青年中一个披散着齐肩长发,宽额挺鼻,目*光,身材高大挺拔,浑身洋溢着男性魅力的青年说。

  正在疑惑刚刚还热情的少女为何一下子便板起面孔时听到长发青年的话语,斯考特不由转头看着他。

  “不敢,小弟在学院既不活跃,也不突出,哪里谈得上什么大名?倒是四位学长被公认为本学院最有魅力的学员,斯考特才真是久仰大名。”斯考特皮笑肉不笑地说,见潭秋也说得客气,明知麻烦不可避免的他也只好虚意奉承。

  “不。”潭秋也说,“听风锋学长说,他曾有幸和学长你交过手,对你的武技十分钦佩,所以学弟见猎心喜,也想找机会和学长切磋技艺,除了可交流大家的感情外也可借机提升彼此的武学,但不知学长意议如何?今天可是难得的好天气啊,相信学长必不叫我们失望吧?”

  “对我的武技十分钦佩?”斯考特喃喃地自语,看着朝自己面露讥嘲笑意的风锋,他实在想不到风锋除了性情倨傲外竟还那么的阴险,那时在酒场和他发生冲突的自己可说完全不识武技,完全没还手之力任人鱼肉的自己竟还会有人钦佩自己的武技?这岂非天方夜谈?

  卡莫和艾怀恩也是同样张大着嘴巴,若说风锋钦佩南还说得过去,但竟和他人说他钦佩斯考特实际比三脚猫还不如的武技就不由让知道内情的他们感到不可思议了,同时也感到不安。既然风锋故意这么说,那就证明他的目标是斯考特,并且有可能把对南的怨气迁怒到斯考特身上。

  “我……我今天……咳咳……有点……有点不舒服。”自知不是潭秋也对手的斯考特知道若意气到答应对手切磋武技,那吃亏献丑的还是自己,因此他想找个理由搪塞过去,就算在寒翩和苗拉拉面前表现得没有男子气概也在所不惜了,“今天天气虽好,可惜小弟的身子不太舒服,切磋武技之事就请改天吧?再说小弟微末之技又岂是学长的对手?”

  “切磋武技,本就点到为止,这样加以拒绝莫非瞧不起潭兄?”风锋冷笑着。

  “就是就是。”身高一米八七,脸庞圆滚,斯文俊秀的邱轮假笑着说,“难得风锋学长介绍,这两天小弟有时间便找艾怀恩同学切磋武技,发现这两天的武技竟大有进境,相信怀恩同学的技艺定也有所提高。既然斯考特学长是风锋学长钦佩的人,那想必更错不了了,武技定是非凡,万万不要让大家失望才好。”

  “哪有这么多废话?”身高一米九六,身材健硕,着一身齐肩短夹,露出强健有力的臂膀,肌肉块块纠结,浑身充满着阳刚般力量的连猛不客气地说,“学院的规矩,只要是学员之间切磋技艺的,任何一方都不得拒绝,要打便打哪来这么多废话?”

  “还是连猛说得对。”潭秋也潇洒地甩了个头,披肩长发徐徐而飞,“斯考特学长,请!”

  求助的眼神回头看向两个死党,奈何卡莫和艾怀恩本身就自身难保,又哪里有能力化解这次的麻烦。

  猛地感受到一股压力透体传来,斯考特知道麻烦已经正式来临,已经无法退避了。强自振作起心神面对着一脸漠然的潭秋也,看来唯今只有找机会全力施展自己仅会的“阴腿阳踢”和“迅移”来应敌了。

  “准备好了吗?”见斯考特如临大敌的模样,潭秋也眼中闪露出讥嘲之意,从斯考特混杂的气息和全无章法的姿势上看,对方根本就只是一个初入武门的武学菜鸟而已,又哪里像风锋口中钦佩的人?但和风锋交好的他自然也知道风锋是个眦睚必报的人,为人小气外加嫉妒心重的人,所以早在邱轮和连猛狠扁卡莫和艾怀恩两人的时候他就已经估料到事实和风锋所说的一定相反,现在看来他所估料的并没有错。

  虽然证实到这点,但潭秋也并不想让斯考特好过,因为自己爱慕的寒翩主动向他示好,竟还被他侮辱,这是他所不能原谅的。

  斯考特当然不会明白潭秋也的心思,但他清楚风锋不会让自己好过,既然他让潭秋也对付自己,那自己就不能掉以轻心。

  因此,真元能量已在他体内经脉充盈地流转起来,随时都在防备着对方的袭击也随时在准备着反击。

  “来吧。”沉吸了口气,从来未曾和他人正式交过手的他终于面临自他修炼古武术后的第一战。

  紧盯着潭秋也长发飘飘的身影,刚在思量在该怎么出招,谁知眼前一花,人影已杳,还没容他反应过来,一股大力已自背部传来。

  “嘭!”

  一声沉闷的声响,潭秋也的一拳已结实地击中他的背部。

  受此大力袭击,斯考特但觉背部剧震,一种难受的感觉迅猛传来,张口欲呕,正在五脏六腑微感震颤的时候,蓦感肌肉和毛孔自我收缩,正在讶异为何会有痉挛现象时,“气府”内的真元蓦地自动游离而出,刹那聚往外力所在之处,堪堪挡住潭秋也真元继续向体内的渗透。两股力量相撞,斯考特感到身体一个剧震,晃悠悠地飞跌出去,当场摔了个嘴啃泥。

  忍受着背部的疼痛和体内气血的翻滚,斯考特爬了起来,他完全没有想到潭秋也移动的速度竟快过他的眼睛,他连防御和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一拳击倒了。

  潭秋也倒没有趁势袭击他,长发飘飘,淡然自信地双手背负而立,潇洒从容的样子与之斯考特的狼狈模样成强烈的对比。

  “老大,你没事吧?”卡莫和艾怀恩关切地就待上前扶起他,邱轮和连猛却已经挡住了他们。

  “只是切磋武技,难道你们还怕秋也学长会要了他的命不成?”连猛冷嘲地说。

  “你们根本就是故意找茬,老大的武技比我们还不如,实力更是跟你们相差太远,故意与我们切磋武技不是找错对象了吗?”卡莫愤然地说。

  “是又怎样?”风锋冷笑说,“我早就说过谁惹了我,他必将后悔。”

  “有本事为什么不去找那个给你难堪的人。”卡莫冷嘲着说,“欺软怕硬,算什么好汉?”

  “啪!”

  话还没说完,风锋手一扬,一个响亮的巴掌已狠狠地抽中了卡莫的脸庞:“我不是好汉?你们三个蹩脚又算什么?有本事就打倒我啊?光耍嘴皮子有什么用?”

  “混蛋!”手抚着火辣辣的脸庞,卡莫怒极,提起脚就向风锋踹了过去,但还没待他这一脚踢出一半,艾怀恩已经一把拉开了他的身体,“不要冲动,先看老大!”

  “算你们识时务!”风锋冷笑,刚才卡莫这一脚若是真的踹到他面前的时候,他的一记“凝元指”便会敲在对方的脚上。

  斯考特心中同样怒极,因为这时的他根本就连潭秋也的一片衣角也摸不到更谈不上反击了,从没有过实战经验的他面对着潭秋也快捷飘忽的身法根本就找不到一个可以施展出所学的机会,以他想法,只有等对方站着不动,让他找到目标后才有可能施展出“阴腿阳踢”来,但对于连对方的衣角都摸不到的他来说这个机会只怕的不可能有的了。

  而这时,他的身上却已经挨了潭秋也一十八拳,浑身骨骼仿佛也快被打散了架一般处处疼痛酸麻,眼看胸膛再次被击中一拳,腰部再被踹中一脚后,斯考特下意识地曲起双臂护住脸部,因为依照他被击中的经验推算,潭秋也击中自己的胸膛一拳,踹中自己腰部一脚之后,跟着便是对方朝自己脸部而来的一拳,这一拳往往是最猛的,也是潭秋也连续组合拳的最后一击,而这种连续组合拳,他已经被击中了四次,如果这次同样被击中的话就是第五次了。

  果然,凌厉的气劲直奔护住脸部的臂弯而来,拳未至,气劲先已袭至,触之肌骨生疼。

  “住手!”眼看潭秋也硕大的拳头已将结实撼中斯考特护住脸部的臂膀,一个娇柔的嗓音适时在所有人的耳中炸响。

  拳头距离斯考特臂弯三寸处硬生止住,但威猛的拳劲依旧冲击得斯考特连退两步开外。

  “是你叫住手的吗?”潭秋也淡然的声音缓缓在斯考特的耳旁响起。

  放下双臂,斯考特立觉双臂微感酸麻,只拳风都这么深具威力,相信刚才那拳如果真的击实的话,后果定不堪设想。此时听到潭秋也的声音,斯考特忙寻声望去。

  一个年约十八岁,身穿鹅黄色连体衣裙的少女,紧皱其秀眉,满面寒霜地瞪视着潭秋也,在她的身边则是另一个身材修长高挑的女孩,一头垂肩的黑发配着一身浅褐色的衣裙,显得特别的文静,眼眸深黑得如潭秋水,如玉柱般的鼻梁,清秀中透露出些许的坚毅。

  “明丽!”斯考特欣喜地叫,“可筠!”

  看着明丽气鼓鼓的脸,显然刚才叫住手的人正是她。

  “你们几羞也不羞?他明明不是你们的对手,为什么还要这么对他?用切磋武技之名欺负弱者,你还是不是男人啊?”明丽气鼓鼓地瞪视着潭秋也说。

  “我当然是男人。”潭秋也冷冷地说,气息鼓荡处,垂肩长发徐徐飘飞,一种难言的酷意更增其男性风采,“另外他也不是弱者。”

  指着斯考特,他微皱眉头,眉目间旋绕着少许的疑虑:“他若是弱者的话,连续中我五轮‘钢拳三击’,虽然我打出的力量仅维持在‘金刚四段’的级数内,但如果无过人之处,也早就趴下了,若是他早点趴下不再站起来的话,我倒会真的停手,但他依然仿若无事地站起来,而且还一直在找机会反击,试想他这样怎会不引起我的好奇?我只以‘金刚四段’的力量与他切磋,丝毫没有再加重力量,难道我这种做法还不对?”

  “秋也,真的如此吗?”风锋闻言诧异地问,因为按照几天前在“星楼酒场”斯考特任他鱼肉的情形看,他是决不相信会有这种事的,潭秋也以“金刚四段”的力量打击斯考特,竟还不能造成对方伤害?但事实就摆在眼前。本来他还以为潭秋也是故意要折磨斯考特所以才没有下多大的重手,但潭秋也竟说他是以“金刚四段”的力量与斯考特较技?有这可能吗?思忖到这里,他开始有些心神不定了。

  “当然。”潭秋也正色说。

  “纵然你只以‘金刚四段’的实力与斯考特切磋,但很明显的斯考特根本就没有反击你的能力,他的实力依然与你相差太远,为什么还要继续下去?难道不可以就此停止?”明丽满面寒霜地瞪着他,这个外表纤弱腼腆的少女此刻却义正辞严地说。

  “不可以。”潭秋也同样冷起面孔,“虽然他表面上看起来没有反击之力,却很有潜力,为了探究他到底拥有多强的潜力,我一定要继续下去。我相信他是有实力的,至于他为什么没有还手之力,明眼人都知道这是因为他没有实战经验而已,我这样做其实不也在锻炼他的实战经验吗?”

  “实战经验?”听到此言,明丽包括当事人斯考特都若有所思起来。

  稍一沉思,明丽心中蓦地一动,聪明慧智的她已经明白已经学会南的“阴腿阳踢”和“迅移”身法后的斯考特竟会没有反击之力的原因确实是出于缺乏实战经验所致,想到这里,她已经有了对策。

  鹅黄色纤细的身影一闪,明丽已到斯考特身边,附耳轻言:“……”

  “明白了吗?”

  “明白了。”得到少女明丽的提醒,特别是还有几个美女一旁瞧着,斯考特怎样都不能表现得太过无能,因此得到明丽面授机宜后不由精神大振。

  明丽微微一笑,重新回到林可筠身边站定,而这时,卡莫和艾怀恩两人也走到她们的身边:“明丽,你到底和老大说了些什么?他好象很振奋的样子。”卡莫好奇地问。

  “只管看就是了。”明丽说,跟着看到两人鼻青眼肿,特别是卡莫左脸肿起的掌印,不由大是惊诧,“你们脸上是什么回事?”

  “跟老大一样,也是风锋那混蛋找人故意借切磋武技之名所致。”卡莫愤愤地说。

  艾怀恩叹了口气也说:“那家伙找不到南哥,只好把气出到我们头上。”

  “他怎么这么可恶啊?”林可筠闻言不由大感不平。

  “其实……”轻瞥了明丽一眼,艾怀恩苦笑说,“其实都是明丽引起的。”

  “关我什么事啊?”见话题转到自己身上,明丽不由大感惊讶。

  “是这样的,”艾怀恩清清喉咙,“老大不是给了你一个‘显真幻镜’吗?由于你在那些女同学面前炫耀,令老大成为她们口中的热门话题,那次在‘星楼酒场’,风锋那家伙会故意找我们麻烦就是因为嫉妒老大被你无意间造成的名气。”

  听艾怀恩这么说,明丽愣怔住了,以前她听林可筠说起“酒场”的事件时,还以为起因是风锋见不得别人接触林可筠,想不到事实是自己引起的。

  “怀恩学长说的没错。”林可筠好笑地看着明丽,“我就是见了你的‘显真幻镜’才知道斯考特这人的,也才会对他产生好奇心的。”

  “那……那如果……如果真是这样,风锋那家伙不就太小家子气了吗?”明丽讪讪地说。

  正在明丽自责的时候,斯考特和潭秋也的战斗也重新开始了。

  “可筠学姐不是说你已经学会了南哥的‘阴腿阳踢’和‘迅移’身法了吗?你不要光想等人家送上门来让你踹,要记住敌不动我动,敌动我先动,总之你一定要施展‘迅移’身法移动起来,一刻也不要停下,这样自己纵然不能攻击,起码也能躲避敌人的攻击。”

  想起明丽在耳边提醒自己的这句话,斯考特终于恍然自己的劣势所在。

  一直以来,他完全处于挨打的局面就是因为他一直想要施展“阴腿阳踢”攻击潭秋也,这样往往没等他找到攻击目标,对方却已经先给以他痛击,而他自己却也忘了要利用“迅移”这门身法躲避对方的攻击,而出现这种情形正是因为他从来没有实战经验。

  此刻经过明丽的提醒,斯考特终于了解到自己的短处。

  甫接近潭秋也面前五米,不再等待对方有所动作,斯考特真元转动处,“迅移”身法迅速展开,足尖凝聚着强猛真元能量微一点地,身一晃,他便往右边疾掠而开,在掠出五米时足尖再一点地,跟着又疾掠而去,就这样,斯考特丝毫也没有停顿,每一疾掠都保持着间隔五米的距离在潭秋也的四周疾绕而开。

  看着旋绕在自己身周的身影,潭秋也冷冷一笑,微微吸了口气,真元气息向外一振,蓦地在身外形成一股以身体为中心的能量气流一圈圈旋绕而开,不时能量气流便把斯考特笼罩在内。

  正在潭秋也四周旋绕而且有越绕越快趋势的斯考特蓦地感到四面空间传来阵阵奇特的阻力,这种阻力竟仿佛条条无形的绳索一般,阻力的面积虽然不大,却缚手缚脚的,如入泥潭。

  面对四周的阻力,斯考特只好加强真元的运转,依然保持着刚才的速度依照明丽的提示片刻也不敢停顿,一边却保持着万分的警觉,仔细地捕捉着四周真元气息的变化,同时感应着真元在体内经脉的流转。

  在变换各种角度和方向的快速移动中,斯考特对体内真元的运用终于越来越得心应手,而且对四周真元气息的变化也越来越敏感,此刻在他快速的移动中任何东西在他眼中都呈现模糊一片,潭秋也在他的眼中当然也是一片模糊,奇怪的是他的视角虽然捕捉不到什么,心里却异常清晰地知道潭秋也的具体位置。

  从四周真元气息的变化中,他知道潭秋也其实也跟着他在移动,正因如此,他才找不到攻击的机会。而真元依旧缓缓在体内各条主经脉和奇经八脉间流转,条条经脉里的气息充盈鼓荡,然消耗的地方却都来自于足部的六条主经脉,感应着体内真元的变化,斯考特心中蓦地一动,他没有办法攻击潭秋也是因为“阴腿阳踢”这项技能是属于腿脚功夫,讲究的是实物击打,只有在可能接触到实物的情况下这种攻击才有效,但在双方快捷的移动中,要想利用“阴腿阳踢”这门特殊技攻击敌人并不容易,而且腿脚是维持身体重力保持身体平衡的器官,利用腿脚攻击,往往易发难收。

  而手本来就是用来工作的器官,所以拳掌上的功夫也都较为灵活,虽然斯考特没有学习过拳掌功夫,但大周天循环的十二条主经脉的各个气节只要贯通之后,气息循环运转,最初级的技能“劈空掌”便无师自通,即时掌握。

  因此,在潭秋也紧随其后伺机攻击自己,而自己又没有找到机会施展“阴腿阳踢”技后,斯考特立刻醒悟到他可以利用“劈空掌”的灵活性来制造机会。

  眼看背部的压力增大,真元气息锐猛,斯考特知道潭秋也又已发动新一轮的攻击随后而来了,由于此刻他已经有了计策,因此背后的来势虽猛,他却毫不紧张,反而故意滞缓了移动的速度,就在他感觉到潭秋也已接近自己背后两米时,他的左足尖才猛地一点地面,身体向右边急挪而开,在身体右闪的同时右掌也同时聚集着大量的真元能量,初级技能“劈空掌”已蓄势待发。

  而潭秋也,他万没有想到只以“金刚四段”的力量就被他任意耍弄只会站着挨打的斯考特竟在明丽和林可筠这两个少女来到之后,身手变得异常的敏捷,移动的速度也快如迅雷,竟让他提升至“金刚六段”级数的力量还捕捉不到,这就令他感到万分惊讶甚至觉得不可思议了,同时也令他感受到一种侮辱。

  正当他把力量提升到“金刚七段”的级数时却陡地发觉对方移动的速度滞缓了下来,这明显是对方的能量大有损耗的迹象。

  嘲讽地拉了下嘴角,斯考特的速度滞缓,他却更为快速地疾追而上,五指伸展而开,瞧准斯考特的背后就抓了过去,以他的想法是打算抓住斯考特的背部后,狠狠地把他掼倒在地,以消自己施展出“金刚六段”的力量犹未击倒对方之侮。

  可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就在他的手距离斯考特的背部仅两尺时,眼睛一花,对方竟骤然在他眼前失去踪影,而出于惯性,自己的速度依旧直冲而去,就在他暗叫不妙时,一股凌厉的掌风已结实地撞击在他的右肋之下。

  这股掌风虽然凌厉,气劲却散而不凝,松而不实,因此他除了身体微感一震,被这股掌风撞击得身体无法保持住平衡,向左边飞跌而出外,并有受到什么伤害。

  既恼又羞又感惊诧地被震飞出去的他蓦地发现斯考特又朝自己疾掠而来,虽然此刻身体失去平衡,但他并不惊慌,因为斯考特的力量他已经领略到了,就算站着不动任他打,以斯考特的力量,他也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所以他并不想做什么应变,倒希望以身体为盾,在承受对方掌劲的同时抓住本来只会站着挨打现在却速度迅捷滑溜的斯考特。

  可他错了,斯考特并没有再次打出“劈空掌”,四肢连丝毫的攻击动作都没有,在他被掌风撞击得飞跌出去,一边内心惊讶之余,也稍稍稳住了失去平衡的身体,看着已经飞冲到他面前却没有丝毫攻击动作的对手,潭秋也嘲弄地看着对方,也确信对手确实没有实战经验,因为若是有实战经验的人是决不会放弃他失去平衡这个机会的,而自己竟会被没有丝毫实战经验的对手击中,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而最大原因则是自己过于轻敌所致。

  一种耻辱感在潭秋也的心中升起,他的双眼已闪出一抹冷酷的目光,已决定要还以对手百倍甚至千倍的颜色。

  然而就在他被斯考特的掌风撞击得飞跌而出,打算站稳住身子便还以颜色的时候他陡地发现飞冲在自己面前这个丝毫没有实战经验的武学菜鸟的脸上竟浮起了一抹笑意,这是一抹代表着满意的笑脸,他立感不妥,但为时已晚,对手依然没有显示出攻击自己的征兆,但不知为什么的在对方笑意浮起的同时,自己腹部猛地传来一股无比巨大的撞击力,这股撞击力的力量和刚刚自己受到“劈空掌”力的力量完全不相同,腹部这股毫无征兆的撞击,力量起码比刚才受到“劈空掌”力所撞击的力量大上几十倍,现在身体已不止狂烈一震而已,五脏六腑已随着这股撞击力的到来而纠结、翻滚、蹦跳了起来,而这股巨大的撞击力量在撞击到腹部的时候并没有产生推力作用,全部的力量完全由腹部所承受,由于力量点的集中,这一下撞击的力度已彻底粉碎了他的防御力量,在他因为痛楚而不由弓起身子的时候,劲风再次扑面,斯考特继“阴腿”之后,“阳腿八踢”已跟着迅猛疾踢而出。

  阴腿去无踪,阳踢巧连环

  继“无踪腿”之后,斯考特余下的“连环八踢”已着着命中目标,“阴腿”的受力点是以一点跟着向大范围扩散,而“阳踢”则是实实在在的力打力,完全没有花巧可言,因此,斯考特余下的“连环八踢”的力量在全部命中目标后,八股力量相加造成的撞击力同时产生巨大的推动力硬生生地把潭秋也踢出十丈开外。

  由于斯考特从来没有过实战的经验,同时也不明白自己的力量到底有多大,因此攻击的力量全无半点保留,此时见自己的作战计划收效正大感惊喜之余蓦地见到被自己踢飞出去的潭秋也狂喷鲜血,被踢飞三丈开外才身体着地,而着地后竟余势不减地继续直撞而去,所过之处,硬生生地在地面上撞出一道宽两尺长达七丈的凹槽,凹槽的两边土屑石块四处纷飞,夹杂着血雾飘洒,触目惊心。

  星宇风云

  

第四章 首次实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