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异物藏身

    真元能量缓缓在右臂聚集,依照「波动功」的心法要诀,斯考特在把真元聚集到手腕关节的时候,「手三阴经」的三条主经脉里的真元能量凝住一半不发,另一半真元能量则分成五股逐一进入五根手指的经脉之中,缓而又缓,细而又细地均匀分布在合计为一千九百九十条经络之中,在真元部署妥当之后,左手始抱守于丹田「气府」,右手齐肩平举,五指伸展而开成爪形虚合,掌心向上,就好象手中握着一个无形的东西一般,「绿色物质」虽然密实地粘附着整只手掌,却完全没有妨碍到五指的活动。

  真元运转之下,蕴藏在五指经脉的真元气劲自五指指尖嗤然爆响而出和蕴藏在经络中自手中各个毛孔潜运而出的真元在掌心中交织出一片无形气膜,缓缓地把紧紧粘附于皮肤表层的「绿色物质」往外撑开,好象内部突然充了气一般。

  「果然有效。」见粘附在手部皮肤表层的「绿色物质」果然为来自内部的气劲撑开,斯考特不由大喜,连忙更加努力地潜运真元,交织出一个最为密实紧密的「无形气膜」。

  「无形气膜」形成之后,凝运于手中三条主经脉(手三阴经)的真元能量方始运转起来,缓缓自掌心吐出,由于有了「无形气膜」的关系,从掌心倾吐而出的真元能量无从消散,只能聚集于「无形气膜」笼罩的寸许空间之中,随着真元的递增逐渐形成一个耀眼的「能量光球」。

  看着粘附于手掌的「绿色物质」被能量逐渐撑离皮肤表层,斯考特越发欣喜,相信自己确实找对了祛除「绿色物质」的方法。

  但奇怪的是,随着能量在掌心的爆增,「绿色物质」也只是被毛孔散出的潜劲给撑离皮肤表层,面积被撑大,粘附度转薄,形成一道「绿膜」而已,却依然没有脱落的迹象。

  斯考特原本以为只要手部聚集出一个「气膜」,让「气膜」撑开「绿色物质」,等它退离皮肤表层后就会自动脱落,现在看来却完全没有这个可能了。看着「绿色物质」宛如一个气球一般被气体撑大,却没有脱落的迹象,唯一的办法看来只能不断地给这个「气球」充气,直到它爆破为止了。

  想到这里,斯考特只好不断从「气府」调聚真元能量向手部的三条主经脉中潜运而出,逐渐增加聚集在掌中的大团能量,就在聚往掌中的能量已经超越了「无形气膜」所能包容的局限时,「绿色物质」虽被进一步撑大,却如百年的老牛皮一般坚韧,依然没有破裂的迹象。

  「该死的!」斯考特恨恨地咒骂着,但此刻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因为聚集在右手掌心的波动属性的「能量光球」是没有可能往体内回收的,一旦回收,这个具有波动属性的「能量光球」所带动的威力就只能被自己实体承受了。想到「波动能量」的威力连岩石都可以摧毁,又何况是血肉之躯?而且在这种近距离的情况下,斯考特相信「波动能量」的威力若是在这种距离反扑的话,自己绝对可能被化成一团肉泥。

  斯考特现在只有一种选择,那就是继续催运出真元能量,直到把覆盖整只手掌的「绿色物质」给震散掉,那才能摆脱这次「波动能量」可能反扑的危机,反正死马也只能先当成活马医了。

  斯考特牙一狠咬,不再考虑「无形气膜」到底能不能承受真元递增的问题,因为如要冲破「绿色物质」,那最先要冲破的就是自己的「无形气膜」,既然这样,那还管它能不能承受干什么?

  心中既然已经有了决定,斯考特也就打算放手一博了,不再做多余的思考,斯考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断给「绿色物质」「打气」(灌输真元能量),直到把对方(绿色物质)撑爆为止。

  真元能量开始源源不绝地掌心聚集,本来只不过直径约为寸许的「能量光球」不到片刻就成为一个直径已达三寸的「能量光球」,在这种程度下,无形的「气膜」宣告破裂,在「气膜」被「能量光球」硬生撑破的刹那,斯考特明显地感到手中剧震,感觉到在「气膜」包裹下形成圆状形的「能量光球」脱手而飞,仿佛顷刻间就飞出股掌一般,斯考特刚刚感到浑身一松,蓦地发觉成爪形张开的手掌突然如利刃切割一般传来阵阵剧痛,这才发现「能量光球」并未曾脱离股掌,而是在真元气劲交织而成的无形气膜破碎后由于没有了空间的局限,所以出于力的惯性作用向前弹出而已,如果没有其他东西阻挡,「能量光球」确实已经飞出股掌,但可惜的是,牢牢粘附于无形气膜的「绿色物质」在气膜破碎之后,取代了气膜的位置,依旧密实地覆盖着「能量光球」,并把冲击而来的真元气劲给反弹了回去,手掌受到反弹回来的真元气劲的冲击才会感到如受利刃切割般的剧疼。

  不过「绿色物质」和「气膜」之间的不同点在于它具有伸缩性,所以「能量空间」在撞上「绿色物质」之后,立刻扩张了「绿色物质」覆盖的空间,「气膜」不能容纳直径约为三寸的「能量光球」,并不代表「绿色物质」被真元扩张而成的「绿膜」不能容纳,因为「绿色物质」的伸缩性,「绿膜」在「能量光球」冲击下而扩张了的领域容纳了直径约为三寸的「能量光球」后还绰绰有余,而「能量光球」却因为没有了同等空间的限制也跟着松散开来,直到斯考特继续潜运出真元,使「绿膜」的领域空间达到饱和后,大团被「绿膜」所阻的真元能量才再度密实地聚集在一起,而「绿色物质」形成的「绿膜」终非真元气劲交织而成的「气膜」,所以继续在掌中不断聚集的真元能量也没有再形成「能量光球」的形状,而只是一大团能量聚集体而已。

  随着「绿膜」的领域被不断递增的真元能量撑大,斯考特也在强忍着五指被利刃切割般的痛楚,坚持不懈地催运出真元能量,务求「绿膜」被撑破的一刻到来。

  可是有一点是斯考特没有想到的,「绿色物质」虽然被真元撑大,却非气球一般在气体超越了气球本身的承受限度就会爆破开来,它是一种奇怪的物质,威力甚至大到连世上最坚硬的金属都可以破开,任何物质也无法阻挡它们融合,斯考特以为凭自己的真元气劲就可以震散掉粘附在手掌上的「绿色物质」?那就大错特错了。

  果然,在「绿膜」被真元能量给撑大到比纸还薄,斯考特以为马上就将撑破它的时候,却发现,「绿膜」确实无法再被撑大,但就是不破,本来浓稠的具有伸缩弹性的「绿色物质」在被撑大到无法再大的局限时竟变成铁板一般,任凭斯考特再怎么用力它就是不被撑大,也不破裂,甚至隐隐间传来反震之力。

  这下子,斯考特又面临一个难堪的无法解决却又势必要尽快解决的问题,因为「绿膜」既然没有办法被真元能量撑大,也就不可能被撑破了,但斯考特的真元能量又已经运转而出,如果「绿膜」覆盖的空间已经没有办法再容纳继续潜运而出的真元能量,而又没有地方消泄的话,那这些能量马上就会反扑,所以现在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虽然五指现在如受利刃切割,但是在真元继续潜运出去的时候,却部分抵消了在「绿膜」内无处消泄的真元潜劲,所以虽然痛楚,斯考特却还能够承受,但若是连继续潜运出真元能量的空间也没有的话,那手掌只怕先要被自己的真元潜劲给震溃成肉泥了。

  眼看真元潜运出去已经越来越困难,反震而回的力量也越来越大,斯考特知道时间已经不多了,现在他已经不奢望祛除粘附于手上的「绿色物质」了,只要能够避免被自己的能量反扑,他就要谢天谢地了。

  在他感到万分无奈又自怨自责的时候,眼角蓦地扫到搁置在客厅桌上的一个金属盒子,那是自己为分离「绿色物质」而做空间跨度实验,装一部分「绿色物质」的金属盒子,实验失败,而这个金属盒子也被「绿色物质」破开了个大洞,现在,这个大洞的破开处,金属翻卷,破开处锋芒毕露。

  脑际间灵光乍闪,既然靠自己的力量没有办法冲破「绿色物质」,那就只好借助于外力了,方法越是简单,往往也是最为有效的。时间紧迫,斯考特也顾不得这个方法是否可形,强忍着五指被刀割般的痛楚,斯考特站了起来,举起被自己的大量真元能量鼓胀成一个直径已达半米的椭圆形「绿膜」,向着金属盒翻卷而出的锋利处划了开去。

  悄没无声中,「绿膜」被成功地划开了一道口子,哧啦声中,大量的真元气劲终于找到宣泄点,小小的口子立刻被酝酿已久的真元气劲冲击成一个老大的口子。

  「轰隆……乒嘭……哐啷……」

  无数复杂的巨响中,真元气劲夹杂着「绿液」四处迸散,金属盒首先被真元气劲震飞,跟着桌子被真元气劲震成无数碎块,一时间,客厅宛如突然刮起了龙卷风一般,「噼里啪啦」地响成一团,而斯考特也被真元气劲的反震之力给震得向后飞了出去,狠狠地撞在墙上,再沿着墙壁摔下地来。

  巨大的反震力几乎使他感到浑身都好似散了架一般,就在他龇牙咧嘴地要揉捏着疼痛的身体时,蓦地发现右手仿佛被无数的针插过一般,手心和手背,甚至五指都布满了密密麻麻数也数不清的针眼小孔,更让他难过的是粘附在右手的「绿色物质」并没有全部被震散掉,在掌心依然粘附着一小块「绿色物质」,发现到这点,斯考特下意识地便想抹除掉它,因为斯考特知道,如果「绿色物质」没有祛除干净的话,那在一分钟过去之后,其他被震散掉的「绿色物质」就还会再自动地吸附过来,那时又没有办法摆脱了。

  但就在他的手还没有举起的时候,右手掌心那小块「绿色物质」竟顺着手中那些针眼般的小孔钻进了肌肤之中。

  「呀!」惊叫了一声,斯考特忙用左手去抠,但顺着针眼般的小孔钻进肌肤中的「绿色物质」又怎么可能被他抠出来。

  焦急地看着针眼般的小孔,斯考特心中蓦地一动,「气府」内的真元急快地以螺旋状态运转而出,能量飞快地便自五指经脉和一千九百九十根经络潜运而出,密密麻麻的针眼小孔立刻响起轻不可闻的嗤嗤声,就在这个时候,斯考特蓦地发现刚刚顺着掌心的针眼小孔钻进肌肤内层的「绿色物质」随着真元的向外潜运也逐渐的自小孔中挤了出来,斯考特见状,不由大喜,跟着明白这些针眼般的小孔竟然就是自己手部皮肤的毛孔,只是不知毛孔为什么会突然扩张成针眼般大小的小孔?

  可是,斯考特高兴得过早了些,因为就在这个时候,那小块钻进掌心又被被挤出来的「绿色物质」在他气息向内回收的时候竟然又顺着毛孔钻了进去,而且就在这个时候,被震散在客厅四周的其他部分「绿色物质」竟仿佛受到什么牵引一般,齐唰唰地疾飞过来,又牢牢地粘附在斯考特的右手掌中,并且和那小块已经钻入毛孔直达经络的「绿色物质」一样,也都纷纷顺着那些针眼般大的皮肤毛孔钻了进去。

  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浮现整个感知系统,首先是被「绿色物质」顺着皮肤毛孔钻入经络中的右臂突然如火烧般传来阵阵无比的灸热和灼痛,在他以为右臂已经被焚烧成焦碳时,却又传来阵阵清凉的感觉,刚开始,清凉的感觉恰倒好处,使他感觉浑身舒畅,但慢慢地竟感觉越来越冷,最后竟仿佛身在北极天冰一般,什么感觉都没有了,唯一剩下的大概就是麻木的冻感了。

  他几乎可以清楚地听到手上传来如炒豆般的声音,意识传递到脑海,使他仿佛看到自己手臂上的每一根筋,每一条脉都在极寒下化成粉碎,就在那些粉碎了的筋和脉的碎片四处飘舞的时候,火烧般的灼热感又开始了,仿佛手臂中突然燃起无穷烈火一般,那些四处飘舞的筋和脉的碎片转眼就为烈火吞噬。

  跟着绿色的雨水飞洒,熊熊烈火熄灭,斯考特又仿佛看到那些被粉碎了的筋和脉又重新地组合在一起,但筋和脉却全部都变成青绿中夹杂着碧荧的颜色了。

  一切灼热和冰冷的感觉全部消失,斯考特终于从梦幻般的思维中回到了现实,却发现刚才梦幻般的思想现在却真的变成了现实展现于眼前。

  被「绿色物质」顺着皮肤毛孔而钻入经络中的右手竟真的变成了青绿碧荧的颜色,整只右手竟仿佛不像人手一般的闪现出荧荧绿光,就连指甲也是比较深的碧绿色。

  「怎么回事?」斯考特惊呆了,慌乱中他忙卷起衣袖,最后干脆脱下上衣,****着上身,这才发现自肩膀以下的整只右手竟比左手还要来得粗壮,如猛汉般的肌肉块块纠结贲起,条条蚯蚓般的筋脉鼓胀,仿佛其中蕴藏着无穷力量一般,更为诡异的是手部的肤色全部都变成为青绿碧荧的颜色,看起来既诡异又可怖。

  「怎么会这样?」斯考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没有想到只是研究林可筠无意间在火山熔岩中找到的「绿色物质」,哪会料到竟会演变成现在这付模样。特别是这种还没有证实是什么来历的「绿色物质」竟钻到了自己的体内,不但使自己的右臂异常粗壮结实,而且还变成青绿碧荧的怪异肤色?而且这种蕴藏在自己体内的「绿色物质」更不知会对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老天,我该怎么办?」看着举在眼前这只通体青绿碧荧完全不像自己的手,斯考特恨不得拿刀把它给剁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慌乱的心才逐渐地镇定下来。挥了挥手,动了动五指,右手虽然已经改了模样,变了肤色 ,但确实是自己的手没错。虽然如此,但看着绿惨惨的手臂蚯蚓般的筋脉条条外突,斯考特有些不安,忙凝神静气,缓缓调运真元气息,却发现手部本来只有三条主经脉的「手三阴经」竟多出了一条,以肩膀为起点向整只手臂延伸直到手掌,而这条多出的经脉自肩膀的起点处也分叉出一十八条分支筋脉,就好象撑起了一个支架一般成扇形沿着手部肌肉延伸向手掌,条条如蚯蚓般的筋脉在皮肤表层贲然突起。发觉到右臂内部的变化,斯考特不由大为吃惊,他意识到「绿色物质」果然给自己的身体带来无法估料的影响。

  虽然心惊,但斯考特强自却按捺住心神,依旧以身体原来的经脉路线运行,虽然莫名其妙地多出了一条脉络和一十八条筋脉,但幸好多出的经脉和经络的各「气节」还属于处女地,还未被打通,所以以往的「手三阴经」和「手三阳经」的经脉路线依旧如常运转,斯考特依照九九周天循环路线运转时也没有遇到什么阻碍。跟着再次潜运真元自经脉和经络俱通的右手五指再次成爪形交织出一个「气膜」,一团纯真元聚集的光华跟着在掌中亮起,由于他此刻潜运出的真元小于「气膜」笼罩的空间,所以真元并没有被凝实,也就没有形成「能量光球」,而只是形成一团淡淡的能量光华。

  「『绿色物质』看来只不过改变了我右手的肤色和给我莫名其妙地增加了一条经脉和一十八条筋脉外,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影响?」看着掌中那抹光华,斯考特喃喃自语。

  「啊,糟了!」蓦地想起了什么,斯考特懊恼惊呼,晃动着手中那抹光华,急急忙忙地就向屋外奔去。因为他突然想到自己在屋内施展出「波动功」,那待会手中的「波动能量」又要朝哪处轰击?要知道整个客厅已被刚才自己的真元气劲冲击得一片狼籍,无一完整之处,幸亏那个时候气膜被自己的真元撑破之后,真元从凝实转为松散,就真元的本质来说已不属于「波动功」的真元属性,而只是一团能量聚集体而已,所以,「绿色物质」被扩张而成的「绿膜」被划破的时候,聚集在「绿膜」里头的能量聚集体爆散时就只形成真元气劲的威力而已,和「波动功」相比,威力自是大有不如。

  但现在,手中的「波动能量」虽然小,但在「气膜」的笼罩下依旧属于「波动功」的真元属性,一旦「波动能量」在屋内爆散的话,破坏力只怕也不下于刚才大量的真元气劲。

  所以,斯考特一想到这里,就急忙地冲出屋外,把手中的「波动能量」向着虚空冲击而去,「波动能量」很快就在没有着力点的虚空散化而开,成为气流消失无踪。

  松了口气,斯考特颓丧地跌坐在地。

  ※※※※※

  ******2682年02月12日

  ……

  ……

  ※※※※※

  ******2682年02月13日

  从假寐中不情愿地苏醒过来,斯考特躺在床上,睁大着眼睛看着头上那片粉白的天花板,从窗外投射进来的阳光毫不留情地洒在他的脸上,烤灸着他的肌肤,受于紫外线的影响,斯考特的瞳孔已经有些松散,看到的景物也显得有些模糊重叠,但他并没有移动身体,也不想移动。

  昨天他就是以同样的姿势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天,直到现在。因为他有很多事情弄不明白,首先就是「绿色物质」的来历?其次是「绿色物质」怎么突然就钻进了他的体内?再来就是藏身于体内脉络的「绿色物质」怎么就改造了他的右臂?使他整只右手的肤色全部变成青绿碧荧的颜色,而且还莫名其妙地多出了一条主经脉和一十八条筋脉?究竟这些都是为什么?他想不通,也想不明白。

  唯一明白的是,自己右臂的模样若是让人看见了,绝对会被人当成怪物不可,所以斯考特很害怕,害怕自己右手的怪异摸样被人看见,更害怕被自己二十一年来才首次交上的女朋友林可筠看见,斯考特很担心,担心如果让林可筠看见自己右臂怪异的模样时,就会失去这个自己喜欢的女朋友。相信没有哪个女孩会喜欢接近一个一只手的肤色变成青绿碧荧颜色的人。

  斯考特很想隐瞒这个事实,却又知道别人或许还隐瞒得住,但最想隐瞒的人(林可筠)却也是最隐瞒不了的人,因为她本身就是拥有这些「绿色物质」的主人,同时也知道「绿色物质」粘附于他的手上,而他正在想办法祛除掉这些「绿色物质」,所以只要他站在林可筠面前,林可筠第一句开口问的必定是询问他「绿色物质」有没有被祛除这件事。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三百七十六克质量的「绿色物质」虽然藏身在体内,并和右臂融合成一个整体,并改造出了一条新的脉络与血管和一十八条筋脉,但并没有影响到他原来的肢体运作,身体也没有感到丝毫的异样,显然奇怪的「绿色物质」并没有伤害到自己的身体。

  所以,在粘附于手上的「绿色物质」成了身体的一部分时,斯考特倒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不幸。

  毕竟粘附于手上的「绿色物质」如不能祛除掉的话,虽然五指依然能够活动,但那么一团看起来黏糊糊的「绿色液体」到底还是碍事,因为既不能抓拿东西,还得随时注意不要和自己的哪部分身体接触,当然也不能和别人接触了。

  但「绿色物质」在钻入了自己的体内和右手融成一个整体后,虽然外表看起来可怖,却已经可以和往常一样做各种类型的局部抓举活动了。

  想到这里,斯考特不由自嘲地笑了笑,举起变成青绿碧荧肤色的右手,斯考特心中蓦地一动,右手的皮肤变成这付模样既然已是不可改变的事实,但为何不能利用科技手段制作一付和身体肤色一模一样的「仿真形人造手臂皮肤」装戴在手上呢?

  有了这个念头,斯考特的精神为之大振,兴奋地从床上一跃而起,却在这个时候,卧室墙壁上的「电子晶幕」竟哔哔地响了起来,「电子晶幕」跟着自动闪烁出屋外平台的画面。

  林可筠、明丽、艾怀恩和卡莫四人竟相偕而来,按动了平台外的对话装置。

  「老大,你在吗?」粗壮结实的卡莫在「电子晶幕」中做着鬼脸,「怎么前天还那么勤奋的修炼武学,昨天却又一整天不见踪影?不会是练功练到走火入魔了吧?」

  「不要胡说。」林可筠微蹙起秀眉,面带嗔意。从她的神情中,斯考特察觉到少女脸上一缕淡淡的忧虑。

  「可筠学姐说得对哦,」外面腼腆,实际性格开朗活泼的明丽朝卡摸皱了皱鼻子说,「走火入魔这种事以前你们没有修习古武学时说说还可以,但现在你们都已经在修炼古武术了,走火入魔这句不吉利的词汇就应该做为一种忌讳,任何时候都要避免提及。」

  「大混蛋,」艾怀恩扬起手,一个巴掌拍在卡莫的后脑勺上,取笑着说,「听到了吗?我这一下是替老大给你的一个警告,以后可要记住了,说话前一定要先动动脑子,不然,若是你的乌鸦嘴真的灵验的话,那就不会是这种警告了。」

  「假正经,你给我记住了。」卡莫瘪着脸,摸了摸后脑勺,恨恨地说。

  艾怀恩潇洒地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你们别闹了。」林可筠微蹙眉头,担忧地说,「你们听,里面还没有人回应,不知道会不会……」

  由于屋内的斯考特还没有想到怎么应付他们,所以并没有按动屋内的对话装置,所以他能够看到外面的人,外面的人却没有办法看到他。

  「别担心。」卡莫轻松地说,「没人回应,那大概是老大出门了,没有在家。」

  「笨蛋。」艾怀恩随手又给了他一个后脑勺,「你没长眼睛啊?老大的飞行器好好在平台搁着呢?哪会不在家。」

  连续被艾怀恩打了两记巴掌,本想翻脸的卡莫转头看了一眼安静地停靠在一边「停靠平台」上的飞行器,只得讪讪地说,「或许是老大自己不用飞行器,而像明丽那样施展『浮移术』出去了呢?」

  「『浮移术』?斯考特还不会这门武技。」林可筠摇了药头。

  「你怎么这么肯定?」卡莫夸张地动了动嘴巴,一会儿才做一付恍然的样子说,「哦,是了,这几天你和老大形影不离的在一起,自然比我们清楚老大的武学进境。」

  「是吗?」明丽讶异地看着林可筠。

  脸上飞起一抹红晕,林可筠微嗔说:「你怎么能这么说话?」

  卡莫嘻嘻笑说:「我说什么啦,难道老大这几天不是都和学姐你在一起的吗?」

  林可筠咬了咬柔唇,却找不出词来反驳这个嬉皮笑脸的家伙。

  这时,见对话装置久未回应,心思精明的艾怀恩也隐感不妥:「老大!老大!我是怀恩啊,卡莫还有可筠和明丽也在,如果你在家的话,请快按动对话装置,开门让我们进去吧?」

  在屋内的斯考特见屋外的四人开始在怀疑他走火入魔,不禁感到好笑,但随即想到他们这个怀疑并不可笑,因为自己就曾经面临几乎和走火入魔同样危险的境地——被自己的真元能量反扑,不过有一点斯考特倒是觉得很奇怪,因为林可筠知道怎么打开自己家里的「智能守护系统」,她根本不用等到自己去开门,就可以利用「对话装置」自己开门进来,却又为什么不这么做呢?斯考特想不通,也没有时间想。

  看了看自己绿油油青惨惨的右手,自己的计划(制作「仿真形皮肤」)还没有来得及付诸实施,而四个好朋友却都已经站在门外,特别是自己的女朋友林可筠也在内,焦急地踱起步来,脑海中灵光一闪,想到了办法。

  精神一振,斯考特匆忙地在卧室中找了件长袖的黑色衬衣,手忙脚乱地穿上后又快步走到一片狼籍的客厅,捡起本来缠在手上又解下来,现在显得有些污秽的白色纱布,再次给自己肌肤已经变成青绿碧荧肤色的右手密密实实地缠上,仔细到白色的纱布不留半丝缝隙,令绿色的肌肤没有办法显露出一丁半点来,他才松了一口气。

  跟着又急急忙忙地奔回卧室,平稳了下心情,见屋外的四人已经有破开自己房门的意思,他才急忙打开「对话装置」。

  「你们怎么来啦。」看着出现在「电子晶幕」的三个好朋友和一个女朋友,斯考特故做诧异地说。

  「哇呀!」见对话装置中的八寸晶幕终于出现斯考特的影象,四人忧虑不安的心总算放了下来,特别是卡莫,他龇牙咧嘴地表达着自己的不满,连老大的尊称也免了,「斯考特你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叫了你大半天,你倒现在才迟迟露面,老大的架子也太大了吧。」

  「咳……咳咳……」斯考特故做虚弱地说,「我刚才在实验室……你们先进来吧……我已经打开门了。」

  「老大?」

  「斯考特?」

  走进屋中,眼见客厅四处一片狼籍,跟着看到缠着层层白色纱布的右膀吊在肩膀上的斯考特,艾怀恩和卡莫以及明丽不由大为吃惊,只有林可筠知道斯考特为什么这付打扮,当然林可筠并不知道斯考特现在做的这付打扮就是怕她看出自己的右臂已经变成绿色肤色的可怖模样。还以为斯考特是为了遮掩粘附于手上的「绿色物质」,不过看到客厅一片狼籍,林可筠还是感到有些迷惑不解。

  「发生什么事了?你的手怎么啦?」卡莫惊讶地问,手跟着便要触摸斯考特缠着白色纱布吊着的臂膀。

  「我……我……没事。」斯考特轻轻推开卡莫伸过来的关怀之手,说,「我没什么事,你们不要担心,客厅会这么乱,是因为我胡乱练功才导致如此情形,右臂也是因为练功的关系,不过没事的,我已经到『市立医院』去看过了,只是手臂经脉受到一点创伤而已,这个样子吊上六七天左右不去动它就没事了。」

  「老大,没想到你不练功则已,一练就这么拼命,真不愧是我们的老大。」听斯考特如此说,卡莫放下了心,跟着不忘抓住时机地大拍马屁。

  明丽好奇地扫视着凌乱不堪的客厅,说:「我听可筠学姐说你在修炼『波动功』,这是真的吗?」

  「不错。」斯考特随口回应。跟着看了一眼清丽飘逸的林可筠,见她眨巴着明眸仔细地注视着自己密缠白色纱布的右膀,不禁微感心惊,倒真害怕她会瞧出什么来。忙移动了下身体,隔开林可筠的注视自己手部的视线。

  「看来是不错了。」明丽人小却老成地说,「和我想的一样,客厅变成这个样子,大概是你修炼『波动功』出现错误所致吧?」

  「对。」斯考特笑着奉承说,「明丽你可真厉害。」

  「我不厉害,你才厉害呢?」明丽白了他一眼,说,「『波动功』是门内修气脉的武学,你踏入武学领域还没有多久,体内的奇经八脉还没有得到相当程度的淬炼,应该还很脆弱,却一下子便想学这种内修气脉的武学,是很容易出现问题的,轻则筋脉被真元拉损,重则筋脉俱断,终生残废。我看你的情形大概属于前者,筋脉被真元拉损,是吧?」

  斯考特一愣,没想到修炼一门武学还有这么多讲究,虽然自己实际上的情形并不是明丽说的那样,但心思灵敏的他却忙不迭地点头,因为明丽这一番话,不谛为他圆了谎。

  「『波动功』在武学上也属于比较普通的技能,但要学习这门武学还是要相当注意的,一般来说,要修炼这门武学,武学修为起码要浸淫一年的时间,周身的奇经八脉包括众多络脉才能够因为得到真元的不断淬炼而变得坚固,这样在往后修炼那些内修气脉的武学才能较轻易上手,脆弱的经脉和络脉才能较有实力抵挡住那些冲击『气节』的真元潜劲。」

  听明丽说完,斯考特才恍然大悟,自己一开始在冲击右手五指经络时,确实因为经络过于脆弱,无法承担过大真元的冲击,若不是自己想到改变真元在直流状态下的冲击为螺旋状态冲击,也确实不可能贯通小小的却不甚繁多的经络了。那时候,就确实要等到浸淫一定时日,身体的奇经八脉和众多络脉得到相当程度的淬炼后才有可能使真元能量在直流的状态下冲击「气节」成功了。

  总的想来,斯考特还是为自己感到庆幸,因为他并不需要等那么长的时间就以自己的智慧完成了要经过长时间的浸淫才可能做到的事情,他为自己感到自豪和骄傲。

  不过现在并不是他自豪和骄傲的时候,他非但不能显露出半点自豪和骄傲的意思,反而还要表现出懊丧已极的模样,不然自己的伪装就可能要被拆穿了。

  所以斯考特在听完明丽的话后,他的神情表现得十分懊丧:「如果明丽你早一点和我说明白这些就好了,那我也不用吊上六、七天的膀子不能动弹,连打坐参元都显得困难了,而且我右膀不能动弹的这段日子,怀恩和卡莫的武学进境恐怕就要超越我了?」

  「老大,这个你不用怀疑。」卡莫得意地说,「趁这段日子超越你,那是绝对的百分之一百肯定的。」

  「老大,」艾怀恩这时方有机会插上话,黠笑地说,「你被拉伤的筋脉要不要紧,能不能跟我说说你当时的体会呢?」

  「假正经。」斯考特皱起了眉头,「你倒是挺幸灾热祸的哦?我的右膀虽然不能动,但还是可以请你吃我几记『阴腿』外加三十二记『阳踢』,要不要试试?」

  艾怀恩干笑地说:「老大的这番好意,我看大混蛋是十分乐意接受的,我呢?就敬谢不敏了。」

  「啪!」

  逮到机会,卡莫不失时机地一个巴掌狠狠地拍在艾怀恩的脑门上,恨恨地说:「假正经,你果然阴险啊,好事懂得一手全揽,坏事却要转嫁他人,我真服了你了!」

  摸着被一巴掌打得发麻的脑袋,艾怀恩却又不能反击,谁叫他刚才就接连赏了人家两记巴掌呢?现在他还得随时防备自己不要再给卡莫逮到机会再奉还自己一记。

  「好了,好了。」斯考特不悦地说,「你们不要闹了,先帮我收拾一下客厅再说。」

  既然来了两个不用花钱的使唤,斯考特当然懂得利用这个难逢的机会。

  ※※※※※

  清除掉客厅那些被破坏的沙发和桌椅之后,斯考特书房就暂时被当成客厅来使用了。林可筠有炒菜做饭的手艺,卡莫等人当会制造机会大饱口福了,此刻,书桌长形的书桌般到了中央,就理所当然地成了他们的餐桌,五人就坐在书房挤在并不宽敞的书桌前吃着林可筠做出来的几道精致的手工菜。

  「老大,那这几天你不回学院去了吗?」卡莫嘴里嚼着食物,口齿虽有些模糊,却犹可听出他的话音,这个大咧咧,做事粗心的家伙无论在何时何地都是不甘寂寞的人,沉寂的气氛往往也是最先被他打破的。

  摆了摆左手,斯考特说:「废话,我这个样子还去学院干什么?当然只有乖乖在家里呆着,不过若是你答应我去学院陪你的话……」说到这里,斯考特不怀好意地说,「做为老大的我一定舍命陪君子。」

  「不不不!」卡莫当然明白斯考特的话中含义,忙不迭地摇手说,「老大的贵体有恙,我们怎么敢劳动大驾,还是听医生的吩咐,乖乖在家做个好宝宝得了,千万不要来学院碍手碍脚的。」

  「啪!」

  前面几句还说得有模有样,没想到越说越不像话,害得斯考特都忍不住地赏了他一个暴栗,才封了他的嘴巴。

  「可筠的手艺的就棒!」一边的艾怀恩这时奉承说,「现在可是很少有女孩子能做出一顿能吃的饭了,可筠可为女中翘楚。」

  林可筠微笑说:「做饭哪有什么?只要用心,每个人都能做出好吃的食物来。」

  说到这里,林可筠那嫩白的脸蛋飞起了一抹红晕,忍不住柔情似水地瞟了斯考特一眼,显然是想起了那天她晕倒的时候,斯考特为她做了一顿「藻银汤」,并嘴对嘴地哺喂她的情形。

  接受到少女的柔情秋波,斯考特忍不住心中一荡,回想起那天香艳热烈的亲吻,他便感到得意不已。

  「我看不一定哦。」艾怀恩谑笑地看了一眼坐在他对面的少女明丽。

  「你什么意思?」从艾怀恩的神情和语气中,少女明白面前这个家伙是什么心思,不禁板起俏脸瞪着他。

  「我的意思其实很简单。」艾怀恩干笑着说,「可筠说只要用心,每个人都能做出好吃的食物这句话,我不怎么相信。」

  「既然不相信,你就自己用心试试呗?和我有什么干系?」明丽板着脸瘪着嘴说。

  「当然有了。」艾怀恩正色地说,「我既然不相信,又怎么肯用心去思考怎么做饭?卡莫这家伙大混蛋一个,你更别指望他拿炒锅,老大呢?呵呵,他现在不方便……只有你……而且你也是个女孩子,自然会站在可筠那边,为了证明可筠说的话,你一定会用心去做是不是?若是你用心了,却做不好,那就证明可筠说的不对,所以,肯用心也不一定就能够做出好吃的饭菜来,也是要看天赋的。」

  「我不做,才不上你的当呢?」明丽慧黠地笑着说。

  「你当然不敢做。唉!」所谓请将不如激将,艾怀恩故意叹口气手,「可筠虽然谦虚,但事实终究是事实,明丽就是个证明,就算她再怎么用心,也是做不出一顿好吃的饭菜来的。」

  「你说什么?」到底只是个十八岁的小姑娘,听闻艾怀恩这么看不起自己,明丽果然受不得激将,「谁说我只要用心也做不好?,只要我肯用心,就一定能做得好。」

  星宇风云

  

第二章 异物藏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