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神系列

众神系列

典玄 著

玄幻
类型
2002.08.16
上架
127.41万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修改)

    这是一个充满梦幻般传奇故事的时代,故事开始的时间是二六五三年

  风神市风神古武术学院之修行台。

  我长长地哈了一口气,哈——哈——好久没这麽爽地睡长觉了,我伸了伸懒腰,做了几下伸展运动,一、二、一。

  “长平,夏长平——”一个呼声从远处传来。

  我立直身体,朝远处望去,昌浩驾驶著一辆很拉风的飞行器,在短短的十秒之内,飕风似的停在我旁边。

  我诧异地看著他,脑袋里浮现出一连串的问号。

  昌浩推了我一下,笑道:“喂喂喂!不要以看怪物的眼神来看我好不好?拜托!”

  我朝著两千米的下面——地面望了下去。

  这是离地两千米高,直径只有不到十五米的“修行台”,周围没有任何的入口可以直通上面,在地面远远看去,这个“修行台”就仿如一支又长又细的绣花针。

  我是古武术学校的一名学生,名叫夏长平,男性,二十三岁,古大陆大洋洲人,在学校里整整度过了八个年头,从一个软弱无力的少年,锻炼成为今天获得第七位可以在“修行台”里修炼“定神术”的学员。

  在科技统治地球的一千多年里,人类越来越依赖各种智能机器,什麽事都让机器完成,终使自己的身体渐渐退化,人类的寿命更从平均九十岁下降到五十五岁,脑力发展也逐渐地减慢,可是,人类崇尚崇拜科学、依赖科学已到了疯狂的地步,谁也无法阻止。

  到了新世纪二0九一年,已经快要不存在的佛教的某个信徒,在古大陆一间地底宫殿里找到了一本不知流传了多少年的金版《众神经》。

  由于信徒是佛教中人,所以他在翻阅完《众神经》之後,便断定此物为几千年前古人修行、锻炼自己身体、意志的武术心法。

  他依法修炼达四十年之久,竟然让他炼成了《众神经》里的大部分武学,他不但越练越年轻,而且越练越精神。

  虽然此书终于为世人所发现,可是《众神经》里面最最精妙的一部分,却没人可以理解。

  而且,在当时科技至上的时代,古武术的出现,是不被新科技所接受的,它被称为妖言惑众,是妖法。

  因此,由然而然的,两个不同的学派便分庭而立。

  当时大部分人类已经意识到提升自身素质的重要性,所以虽然掌权的科技界人士极力压制,古武术还是以惊人的速度发展了起来。

  而两者之间的真正对立,是出现在人类成功迁徙到两个殖民星——火星和明王星之後。

  不过,人类始终是不能没有科技知识的,人们可以没有武术,却不能没有科技所带来的一却。比如,当时人类移居外星的两个殖民星---火星与明王星,要到那里去,便一定要借助科技。

  终于在2433年,古武术和科技不再起冲突,号称第一智者的那可潘解决了这一个棘手的问题。他经过三年的古武术研究,结合最新的科技,发明了一种集武术与科技于一身的学说。

  那可潘利用各种科技理论,利用地球的吸引力原理,结合《众神经》里的人体经过修炼而产生的真元能,创造出了反地球吸引力的“浮移术”,人们可以根据自己修练真元能的深厚,自由地浮游于空中,而浮游的高低快慢就取决于真元能的深厚浅薄了。

  “浮移术”的出现如一颗高质能的原子弹让人们震惊,人们赫然发现人类一直十分虚弱的身体竟然可以打破固有的传统而向一个全新健康活跃的生命发展,人们开始重视自己体能与生命的发展了。

  可是另一个问题又出现了,古武术的发展同时也意味著暴力的延续,《众神经》是一本提倡自我体能极端发展的内元心法,它可以让一个人的潜能无限延展,而其中的爆发力是十分惊人的。

  人们开始担心。

  经过几百年的时间,人类在短程内已经可以不需要飞行器,而能靠自我的飞行能力到达目的地了。

  而修炼古武术的一大准则就是一切要靠自我的修行而不能依靠任何机械帮助。使用任何的机械都是古武术的一大忌,任何人都不能违反这一规矩。

  而今,身为古武术学院的“风纪委员”昌浩却驾驶一辆拉风的飞行器,这怎麽不叫我惊讶呢?

  惊奇地说:“你怎麽┅┅?”

  昌浩截住我的话道:“我知道你想说什麽,现在先别问,和我喝杯酒,待会再告诉你,行吗?”

  我耸了耸肩,道:“没问题,反正我已闭关完毕,走吧,到哪里,你说,我没问题。”

  昌浩道:“那走吧。”

  说完,他打开了飞行器的门,让我上去。

  我没有上他的飞行器,只是缓缓地运转体内的真元能,让真元能切断与地球的吸引力,缓缓地浮移起来,并催动体内的真元能迅速地朝远处飞去。

  三个月的苦苦修行,除了“定神术”已窥门径外,也让我的真元能成倍的增长,三个月来总算不负苦修。

  我们在“奔马酒吧”停了下来。

  “奔马酒吧”位于一千五百米高的圆柱形建筑物的顶端,是吸引广大群众的一个娱乐场所。

  “风神古武术学院”的学员也比较喜欢来这里,我当然也不除外。

  我徐徐地喝著酒,我不用先开口问他,我知道昌浩会给我一个解释的。

  我和昌浩都是古大陆大样洲的人,更是一起长大的朋友,我们几乎比亲兄弟还来得亲。

  我知道昌浩一定是发生了什麽变化,否则他是不会违背学院的禁例的。

  昌浩沉默了很久,才说出了让我十分震惊的话。

  “我已经退学了,现在,我在太阳科技任研究员。”

  “为什麽会这样?”

  我十分的不解,昌浩的性格我是十分了解的,他和我一样有一个梦想,就是要成为一个修炼完“众神经”的杰出人才。

  “在你获得修炼特殊技能的时候,我遇到一位女孩子,短短的几天时间里,我们由相识到相知,以至深深地相爱,我已经不能没有她。你可能不懂我洛uo样做,说实话我也很迷糊,我考虑了很久,最终┅┅”

  昌浩顿了顿,他的眉头紧皱,抓起桌上的酒,一下子喝光。

  我知道他并不开心,毕竟放弃理想,也是需要勇气的。

  “既然决定了要走的路,就去吧,只要你认为是对的。我没什麽话好说的,祝福你。”

  我拍拍他的肩膀。

  “对不起,我的好朋友,来,干一杯。”

  “那位女孩是谁?”酒过三巡,我才问道。

  “她是‘太阳科技’的未来继承人。”

  我讶异地看著他。

  “不要这样看我,我是什麽样的人,你还不了解吗?我不是为了钱才跟她在一起的,开始我也不知道她是‘太阳科技’的千金小姐,直到最後才知道,可是已经晚了,我已经不能自拔。我只好为了她的理想而放弃了我的理想,你可能不了解,可是只能说爱情的力量实在太伟大了,我是个平凡的人,我逃避不了。长平,不要怪我,我不能和你一起共进退了。”

  “你是学院公认为最有才华的学员,你一退学,真是损失太大了。”

  “我不会後悔的,日後你遇到自己所爱的人,就会了解了。”

  “也许会有那麽一天吧。”

  昌浩微笑道:“谈点开心的事吧,三个月的苦修,有什麽收获?”

  “只是略窥门径罢了。”

  “你到底修炼什麽技能,三个月来,才略窥门径?”

  我耸了耸肩:“这是秘密。”

  “对不起,我忘了。”

  “你真是谈恋爱谈昏了头了,哈哈哈。”

  “古武术大赛就快开始了,可要加油啊,知道吗?”

  “放心吧,我一定会参赛的。”

  ※※※

  我飞回了“风神武术学院”。

  由于人类发明了飞行器,并且普遍地推广,和“浮移术”的出现,更因洛ua面狭小的局限性,所以这个时代的建筑物都往高空上发展。

  “风神武术学院”就坐落于八千多米高的空中。

  回到了双人宿舍,扫了一眼空荡荡的学员宿舍,一股寂寞感油然而生。

  夜,已经黑了,明天就要向院长报到了。我走出门外,催动体内的真元能,迅速地朝学院的顶端飞去。

  我嘘唏地叹了口气,盘膝而下,缓缓地催动真元能行转十二周天,再把积厚的元能往神经系统送去,强化神经系统各个脉络,扩展神经网。

  三个月来,这样做已经不知道几千遍了,一下子就驾轻就熟地运转十二周天。

  突然,一股从没有过的清凉感觉扩散整个神经系统,真元能一到神经系,就自动地转化为另一股能量,在脑细胞里潜藏起来,我又惊又喜赶紧收紧心神,一面仔细感觉能量的变化,好象有一个奇怪的感觉,脑神经似乎慢慢变成体内的丹田气海一般,容纳和真元能完全不一样的异变能量。

  虽然我还不知道这种能量有什麽用处,可我知道这种能量一定和真元能一样给予人体好处的。

  修炼“定神术”也是偶然的机会。

  “众神术”发展到十种的特殊技能,能上“修行台”,便可以修炼这十种特殊技能,特殊技是人们经过几百年不断的潜修“众神术”而发展来的,而“定神术”是特殊技能的第十一种,也是“众神术”唯一原文转发下来的古武术,一向不被人们看重和了解的技能,而它也是“智者”那可潘指定保留的技能。

  据说,从没有人练成过这种属于强化心灵的“定神术”,没有人练它是因为没有人看出它有什麽厉害的技能,充其量也不过是一种和修练真元能大同小异的心法罢了,而且,“定神术”看来又是那麽的飘渺。

  一开始我也是这麽认为的,可当我打开“定神术”那古老的,已经显得十分发黄的纸张时,一种奇怪的感觉充斥我整个脑海,一刹那间,模模糊糊地似乎看到一些奇怪的画面,转眼那种感觉又消失无踪。

  突然,有一股十分强烈的渴望,让我决定修练这种没人去尝试过的“定神术”心法。

  三个月来,依照书上所载的,我没有带粮食上“修行台”,唯一可以维持生命的,只有空气和早晨的露水,在下大雨的时候,我饥渴地昂首狂饮,在炎炎的烈日下,皮肤寸寸干裂,体内所有的水分似乎都蒸发干了。曾经以为会就这样死了,我在死亡的边缘上苦苦地挣扎著,头脑始终保持一点点清醒。

  那段时间里,感觉不到“定神术”的进展,唯一感到的就是真元能又成倍的增加了,并且强化了神经系统。可那似乎没有什麽作用,我心里这麽认为。

  直到现在,强化了的神经系统抵受住真元能的冲击,并且转化了真元能,成洛us在人体内的另一种能量。

  我渐渐地把体内所有的真元能在脑神经里转化,奇怪的是,大量的真元能在神经系转化时只有不到六十份之一,就好象一条长江转变成一道小溪。

  是不是说,精化了真元能呢?那神经系的能量又该怎样用呢?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把体内所有的真元能都在神经系转化成“精神能”,因为它是在神经系转化的能量,所以我把这种新的能量姑且叫做“精神能”。

  学院的晨钟惊醒了我,又一丝光明冲破了黑暗。

  我站起身子,身上的衣服微湿,感觉到一丝的凉意。

  俯望下面一千多公尺的校庭,正想一越而下,蓦然发现体内的真元能已经一丝不剩,我一个趔趄,差点摔了下去。

  额头冒出阵阵冷汗,我吸了口气,立刻就要催动真气运转,一个人影旋风班般地飞了上来,我定楮一看,是五田老师。

  五田老师的双眼在幽暗的晨曦发出碧蓝的光芒,他一下子就认出了我。

  “夏长平,闭关出来了,洛u鞲ㄕ^校舍,在这里干什麽?”

  “报告老师,睡不著,所以上来这里练气。”

  五田老师道:“你到这里练气,为什麽差点从这里摔下去。”

  五田老师一把抓住我的手,随即放开。他阴沉著脸道:“你的真元能呢?”

  “老师,刚才因为用真元能开辟穴道,所以用光了,刚刚听到晨钟敲响,急著回校舍换衣服,所以才┅┅”

  “是这样吗?”

  “是的,老师,我再运转几周天就可以自己下去了。”

  刚说完,体内存余的真元能突然自动运转,并且运转的速度比以往的要快上好几倍。

  我从不知道站著也可以运转周天。而且速度还是如此的快,刚才我的脑海只是想著要尽快恢复真元能,脑神经的指令才刚显示,而且还没下达命令,体内的真元能就自动的运转,这难道就是“定神术”的特殊之处吗?

  “夏长平,你在想什麽?”

  我猛然惊醒。

  “没什麽,老师。”

  我一边和老师讲话,一边观察体内周天运转的情况。

  周天的运转依然快速,而且有越来越快的感觉。

  在这一点时间里,体内的真元能迅速聚集。

  五田老师道:“我带你下去吧,让你运转几周天,岂不要发几小时?”

  “不用了,老师。”

  这短短的几分钟时间,体内运转的真元能已经足够我使用“浮移术”的了。

  此刻,我的心里是十分的兴奋,“定神术”竟然有如此的神奇,这三个月来总算不负苦修。

  我一越而下,从校顶离地一千多公尺跳了下去。

  五田老师大吃一惊,一把没抓住我,刚才他已经知道我没了真元能,这一下去,岂不是与自杀无异。

  他猛一提气,身形如陨落的流星急坠而下,想在我没著地前抓住我。

  我在离地还有一百米距离时,才猛催真元能,真元能立刻与切断地球的吸引力,我整个人开始浮移起来,并稳稳著地。

  这时,五田老师浮移在我头上十米处惊奇地看著我。

  ※※※

  我在校舍换下衣服,穿上学员制服,心情愉快地往院长室飞去。

  我一边催动真元能在学院上飞行,一边又仔细体会身体内另一部分真元能周天运转的情况。

  到了现在,我发现“定神术”两大特殊点。

  一是“定神术”不再让我只局限于盘膝静坐才能运转周天以增厚真元能的境况。

  二是“定神术”让我一心而多用。

  只这两点,就让我获益非浅了。

  校*空飞行著朝气蓬勃的“风神”学员。

  我一路飘飞,一边看离别了三个月的校园。

  这里种植的树木更加旺盛了,我在校庭西边停了下来,这里有一棵长二十三米的古树,躯干宽五米,是一棵有三百多年的老树。

  我抚mo粗著糙苍老的树皮,这里刻著我和昌浩一起完成的心愿图。我抚mo著已经略显模糊的图案,手指顺著深刻的线条移动著。

  “昌浩,你就这样轻易的放弃自己的理想了吗?你就这样轻易背弃我们的誓言吗?你这样做真的值得吗?”

  我用力地捶著树干,一些苍澈班驳的树皮纷纷凋落。

  我叹了口气,大叫一声往空中飞了起来,想把不舒服的感觉随著这一口气都吐个精光。

  突地,大树中发出一股能量往我袭来,我大吃一惊,一个飞折避了过去。

  这时从树中飞出一个人影,我定楮一看,是“毅”班的学员,好象叫班达布什麽的。

  “你在搞什麽鬼,我在这里好好的睡觉,你却在大呼小叫的吵我清梦。想干什麽?是不是想打架?”

  我啼笑皆非地不知说什麽好。我耸了耸肩,转身就待飞离而去。

  “什麽,不说清楚就想走吗?”

  班达布哇哇大叫,竟不容分说地一掌朝我击来,我心情也不是很好,一看他这麽的不讲理,也不由地气上心头。我在空中猛一旋身,飞到班达布的头顶,一掌爆发出大股的真元能往班达布击去,班达布没想到我反应这麽快,来不及反应,被我击落下去。他哇哇大叫地跌落地面,待他爬起来,我已经不见了。

  我也没有想到三个月的苦修,真元能竟已这麽厉害,不过,我知道班达布修炼的是体能术,皮坚肉厚的,刚才那一下根本就对他起不了伤害。

  班达布是“毅”班的学员,是由五田老师执教的。

  而我是“力”班的学员,是由刀葛海老师执教的。

  “风神古武术学院”共由“明、力、毅、信、武”五个班组成的,共有学员五百多人,五个班平常并不往来,修炼的武技也并不一样,就像毅班的学生,一般都注重身体的凝练力,要练到普通的刀剑不能伤其害,这就是五田老师的“钢身铁骨”。

  这时,校园再度响起钟声,这是说还有半个小时就是上课时间了。

  我赶紧催紧真元能,以更快的速度往院长室飞去。

  来到院长室,我敲了敲门。

  “‘力’班学员夏长平向院长报到。”

  院长是个十分胖的大胖子,他不但胖而且高大,坐著的时候像座小山,站起来的时候就像座大山,不过很少人看到他站起来过,我就从来也没有见过他站起来,就算要开校会时,他也不会站起来,因为那个时候都是副院长主持的。

  似乎院长从来就没有出过院长室。

  院长闭著双眼,动也不动,“他真的像座山。”我心里暗道。

  可是,突然间,我有一个奇怪的感觉,我感到他在观察著我,似乎我的每一个举动他都了若指掌,甚至我的心跳他也能看得一清二楚,我的心情有些紧张,手心还有些冒汗,心跳也跟著加快。

  我突然感到房间中似乎有一股真元能在缓慢的流转,而且每个角落也都充斥著真元能。

  我体内的真元能也开始运转,一边感应著室内的情况。我不知道为什麽院长不开口说话,我只有等。

  时间缓慢而又快捷地流走。

  终于,上课的钟声敲响。

  院长才睁开了眼楮,我感到似乎有一股电光从我身上掠过。

  “你就是获准修炼十大特殊技,闭关三个月的夏长平?”

  “是的,院长。”

  “你可以走了。”

  我一动不动。

  “还有什麽事吗?”

  “院长,我有个请求,我希望能够参加这届的武术大赛。”

  “为什麽?”

  “院长,参加武术大赛是我的梦想,我希望┅┅”

  “这次武术大赛早有人选,你不用说了,去上课吧。”

  “院长┅┅”

  “你不用说了,我不会因为你的梦想而不让更有实力的学员去参加这次比赛。”

  “怎样才算有实力?院长,如果这样的话,我希望能挑战那几位学员,望院长批准。”

  “你真的有信心?”

  “我有。”我大声地说。

  “你修炼了什麽技能?敢说这样的话?”院长看著我坚定的目光,道:“好,我就给你机会。我会叫副院长准备的,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去吧。”

  ※※※

  学生宿舍(夏长平——昌浩203室)

  “砰砰┅┅”

  门外传来敲打声。

  “进来!”我说。

  门外的敲门声持续地响著,我的眉头一皱,猛然间一股无形的气劲透过紧闭的木门像大海一般的往我的身体周围包围过来。奇怪的是气劲并未对我的身体造成压力,而是寻著我的脑部侵袭过来。

  我的脑部有百分之一秒的时间突然停顿下来,就好象一下子失去了整个意识,但是随即间,我脑部储存的异化的真元能——“精神能”竟然一下子把它溶解,而且我的精神能籍著外面侵袭过来的气劲驳出一丝能源循著它往外面游去。

  这是一种有别于真元能、比真元能还要厉害的气劲,我的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而且还很是熟悉的感觉。

  我的体内也有著这种气劲——“精神能”,所以这时从外面侵袭进来的精神能对我来说并非很难受。

  外面的人可能看见我似乎并不受影响,气劲有些松弛,这时我的精神能也已经游离到了门外,一种奇怪的能量迅速地传回我的大脑,我的脑部出现了一组画面,门外站著的竟然是五田老师?

  吃惊之下,我的精神能不由的一震,脑电波随之一乱,画面一片模糊。

  这时,我的脑部防御能力十分的低弱,我刚预感到不妙时,五田老师的强大精神能已经侵进了我的脑部深处。

  刹时间,我的身体机能全部的停止。

  一切的动作已经不受我的控制。

  我感到我的灵魂在缓缓的飘移出我的身体。

  这是什麽回事?五田老师为什麽要害我呢?

  突然,我的灵光一闪,五田老师不就是班达布的导师吗?今天我挫败了五田老师得意的学生,他一定是来复仇的。

  可是,五田老师一向是以大公无私而闻名学院的。现在他为什麽竟然要杀我呢?

  难道他一直都只是个伪君子吗?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觉得脑部一阵轻松,思绪又慢慢回到了我的神经系统里面。

  这时我才发现我此刻竟然远离学院。

  这里是离学院有一百多公里的“不色山”的山顶。

  五田老师就背对著我,他伟岸的身体站在一处长长的石头延伸一米的悬崖处,山风吹拂起他衣角,露出他坚如钢铁般的肌肤。

  一股无形的压力逼向了我。

  我不明白五田老师为什麽要把我控制到这个地方?他要干什麽?

  我缓缓的运转体内的真元能,害怕五田老师会禁闭我技能。

  还好,我松了一口气,我的全身没有一丝异常,同时我发现我的精神能竟十分的饱满。

  当我一接触到神经系统里面的精神能时,它们十分活跃的自行运转,并且调动身体的真元能流转身体各个部位。

  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有一种奇怪的能量被我体内的气息牵引,正要进入我体内。

  我吃了一惊,我有点怀疑这股奇怪的能量可能是五田老师的能量。

  我立刻在身体的周围布起了一股能量保护层,果然,那股奇怪的能量又消失无踪了。

  正在我心里忐忑不安的时候,五田老师转过了身来。

  他的脸上泛著一上一丝微笑。他对我似乎没有敌意,我能够感觉得出来。

  而事实上,五田老师一直是个受全体学院学员爱戴的老师。

  在风神古武术学院里,共有五个班,“力”“毅”“武”“信”“明”。而五田老师是执教“毅”班的导师,而我是由刀葛海老师执教的“力”班。

  在每个班级里,都有技能好的和技能差的学员,因为每个班级修炼的武技各不一样,因此谁也不曾服谁。谁也瞧不起谁,都认为只有自己是最好的,自己的班级是最棒的。

  所以,学员之间的小摩擦往往导致班级的大对垒,就像我今天给“毅”班的班达布一个灰头土脸,也一定会导致我们两个班级的冲突。因为班达布在“毅”班是个技能比较好的学生,他一贯是惟我独尊的人物,今天我让他吃瘪,他又怎能善罢甘休呢。

  这次的古武术大赛更是可以让五个班级分出高低的时机。

  古武术大赛是地球上每个地区的武术学院推荐自己学院里技能最好的学员参加的一次全国性的比赛,听说在大赛上表现突出的还有可能进入政府军,吃公家饭,拿高薪水,更有机会进入“智者”那可潘的“空中城市”修炼上级的特殊技。那可是每个武术学员一生的梦想,我也不例外。

  能够从学院的五百多名学员脱影而出参加这次的全国性的武术大赛,不但可以为学院争光,更可以洛u灾v的班级争光,从而使自己的班级成为冠军班级,而居于领导地位。

  由于大赛是在我上修行台修炼特殊技的之间举行的,所以我不能参加,更可惜的是我们“力”班的顶级高手昌浩竟然为了所谓的爱情而放弃了一生中的理想,甘愿自动退学,这样使本来最被看好的“力”班惨遭淘汰的命运,为了我们班级,为了我自己,我是不会这样就此认输的,我要向已经挑选好了的六名别的班级的参赛手挑战,这样我就必须一一的打败这六名参赛手才有可能参加这次的古武术大赛。

  我必须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更加强化和摸透“定神术”各个能力。

  可是现在我竟被五田老师以似乎是同样的精神能给控制到这个地方来。我不懂五田老师想要干什麽,看他现在这个样子,似乎不是要对我不利,我不禁松了口气。五田老师技能的厉害之处是有目共睹的。他在风神学院里的武技排名不下于前五名。

  “你一定十分遗憾我为什麽把你带到这里来吧?”

  我点了点头。

  “今天早上在校庭发生的事使我很遗憾,因为当时我发现你说的确实是没有了真元能,可是在你跃下校庭的时候,你竟然在那麽短的时间里恢复了部分真元能,这让我十分的不解,除非你修炼成了从‘众神经’原文留下来的‘定神术’才有可能一心多用,以意驭能。”

  说完五田老师看著我,我又点了点头。

  “果然是定神术,从来没人练成的定神术真的有人练成了。”五田老师喃喃地道。

  “从来没有人练成吗?”我遗憾地问。

  “不错,定神术是一门强化神经系,以精神力控制驭敌的一种特殊技,是十分难练成的一种特殊技,在修炼定神术的时候,稍有不慎,软弱的脑部受到真元能的猛烈侵袭,脑细胞不胜负荷,变成白痴的机率是百分之九十六,你能够修炼成功只能说是天意。”

  五田老师说得我一头的冷汗。没想到修炼这个定神术还有这麽大的危险性,我还真是幸运啊。

  突然,我想到了一件事。

  “五田老师,你说从来没有人练成过定神术吗?”

  “不错。”

  “可是五田老师你不是也┅┅”

  我顿了一顿。

  “哈哈哈!”五田老师笑道,“你以为我在宿舍里对付你的是定神术吗?”

  我眨大了眼楮;“难道不是吗?”

  五田老师叹了口气,道;“在我曾经上修行台修炼特殊技的时候,我就对这定神术十分的有兴趣,可是当我发现了修炼之中的危险性的时候,我停止了修炼,改修别的特殊技,可是定神术已经深刻我的脑底,挥之不去,我以各个方法取定神术的精华改成另一种以精神力控制别人的特殊技,和定神术比起来真是小巫见大巫。”

  “可是为什麽我却被五田老师所制了呢?”

  “你有没有发现,在我的精神力侵袭你脑部的时候,你轻而易举地把我的精神力给同化了,如果不是你不知道为什麽精神能突然的一松,我也不可能控制得了你,如果你在坚持几分钟的话,只怕被控制的该是我而不是你了。”

  我听得又惊又喜。

  “五田老师,你是说我也可以向你一样以精神能控制别人吗?”

  “不错,定神术的奥妙我也不过才了解一小部分,你既然已经练成了定神术,那它的奥妙你慢慢的就会发揭出来的。不过有句话我要告诉你,以精神力控制别人是最不道德的,不是生死相拼最好不要使用。你知道吗?”

  我点头答应,我自认是个光明正大的人,以这种精神力控制别人我也不是很赞同,因为我就先受到它的苦头。

  我们聊了很久,我更从五田老师那里得到了更多有关定神术的奥妙。我对自己学成了定神术感到了无比的骄傲。

  在过几天,我就要挑战那六名参赛手了,我一定要利用著几天的时间,使自己保持在颠峰状态。

  

第一章(修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