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和五田老师离开“不色山”的时候天已经完全的黑了下来,我在距离学院有一百多公里

  的空中徐徐飘移着,呼吸着清新的空气,享受着白云在身边缓缓的飘过感觉,舒服极了。

  我并不急着赶回学院,因为我有两天的假期。

  “明天再到‘力量学堂’去见我的学友们吧。”我心里暗想着。

  我知道他们一定等不及的要见我了。

  我本来也是要尽快的见他们的,可是让五田老师给带出学院了,也没办法了,明天再见吧。此时的空气是多么的清新啊,我该尽量的放松自己才对。不是吗?

  不想了,到“奔马酒吧”去轻松一下吧。

  我催快了体内真元能,以每小时六十公里的速度飞行着。以前的我“浮移术”飞行时速最高每小时也才四十三公里,而且真元能也耗费的非常的快,每飞行五六十公里都得停下来恢复真元能,然后才能再次的飞行。

  可是经过这段时间的修行,现在以每小时六十公里的飞行速度也不过是轻轻松松的事了,而且在飞行的时候体内的真元能还能自动的运转补充,使我不会再有疲惫的感觉了。

  能够这样长时间飞行的,现在全学院只怕只有我夏长平一个人有这种能力了。

  飞行了有一个多小时,一辆辆飞行器在我身边迅速的呼啸而去,我也慢慢的提升真元能,以更快的速度向“奔马酒吧”飞去。

  “奔马酒吧”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休闲场所,昨天我和昌浩也来过一次。

  我要了一杯酒,在长长的酒台上轻尝着。

  这是一间可容纳一千人的大型酒吧,此时的酒吧里人不是很多,三三两两的,不过算起来的话也有一两百人吧,我没有那种闲情逸致去一个一个的数。

  在酒吧里我也看见了同学院却不同班级的学员,他们五六个人聚在一张大的圆桌上,并没有看见我。

  因为我是一个人,所以只能在酒台喝酒了。

  这时,酒吧的中间表演台上,一些青春性感的舞女开始在表演着各种舞蹈,一时间,胡哨声彼起此伏地响起。

  我皱了皱眉。

  我很反感这些节目和这些声音。

  对于异性,我没有太多的幻想,也没有去追求过,其实在学院里边,女学员也不在少数,可是我从来就不曾去注意过她们。我一心只想实现我的梦想,那就是探索生命的奥秘,宇宙存在的奥秘。

  对于异性,引起我注意的是“明”班的女教官瑞芬老师,她是一个十分美丽的女人,身材修长,皮肤细腻白皙。

  “触摸起来的话一定十分的舒服。”我的脸上闪着一种十分滑稽的神色。

  不知怎的,我竟然想到了这一方面来,我猛力地拍了拍头,我是怎么啦,难道我竟然对瑞芬老师存在幻想吗?我太不该了。

  正在我自怨自唉的时候,一股声响吸引了我的注意。

  “你是什么东西?凭什么要我让位给你,旁边的空座那么多,为什么要我们让座,你是找茬的。”

  “我就是要你们让座,那又怎样,失败者,手下败将。”

  “你……”

  “哈哈哈哈……”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今天,我们就是欺定你们了,那又怎样,有种的话,我们再打一场。”

  “你们不要高兴得太早了,我们学长马上就要出关了,到时我们再比一场,只怕该输的是你们。”

  “哈哈哈,就凭夏长平那个独脚虾吗?哼,以前,如果不是他和昌浩两个人有双人技,可以使技能的威力突然提升两三倍,我们‘武’班会输给你们吗?论单打独斗的话我们‘武斗学堂’又岂会输给你们‘力量学堂’。现在,昌浩为了个女人退出了学院,夏长平没有了昌浩,就算他在修行台怎样修炼,特殊技也不可能突然间的登峰造极,再说,以前昌浩在的时候,他们两个人联手也不过才比我们‘武斗学堂’的翻天量学长稍胜一筹罢了,这次选拔参加武术大赛的选手,幸好夏长平闭关,不然的话他一定会被我们翻天量学长打败的。”

  “那可不见得!”

  “是谁?”

  “啊,夏长平学长,你怎么在这里?”

  “你出关了?”

  “什么时候出来的,也不去找我们,你知道吗,昌浩他已经退学了。”

  在“武斗学堂”的学员们一说到我的名字的时候,我就注意他们了,到他们竟然因为我们班级落败而羞辱我的学友们时,我不禁十分的气愤。

  找学友们麻烦的是五名“武斗学堂”的学员,我认得他们中间的一名,他叫塔尔明,个头相当的高,武技十分不错,在“武斗学堂”是个数一数二的人物。

  因为他是个沉默寡言的人,所以不太惹人注意。

  我还记得那是发生在上学期,“武斗学堂”和“工毅学堂”之间的学员冲突。那个时候塔尔明以特殊技“巨人摔”把“工毅学堂”号称万夫莫敌的哥利市及六七名“工毅学堂”的好手像扔沙袋似的一个一个地抛了出去。这一下使原本不惹人注意的他立刻大受欢迎。

  曾经还有人说塔尔明的武技还有可能过翻天量,这个流言一直到塔尔明和由瑞芬老师执教的“明智学堂”起了冲突,才被打破。塔尔明在被“明智学堂”的学长梨可飘打败的时候,翻天量才出手,不过他也才和梨可飘打了平手。这样,学员们也才发现翻天量确实是比塔尔明稍胜一筹。

  不过塔尔明的武技确实是不可轻视。

  这个时候,“武斗学堂”的人看见我竟然也在“酒吧”里,不由吃了一惊,但随即想到此刻的我不过是落单了的孤雁,不但没什么好怕的,还可能占便宜的时候,胆气不由一壮,更何况还有“武斗学堂”里的第二把手在这里,哪里还会吃亏。

  不过他们想起我和昌浩的“合击技”威力在学院无人能挡时,心里也不禁有点不安。

  只有塔尔明在斜倚在一旁无动一衷。

  “喔,原来是夏长平啊,真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你。怎么样,不服气吗?你们少了昌浩,还有什么能力应付我们啊,如果不是你们俩个在一起的话,也没什么好怕的。”

  说话的是色厉内茬的是吴常有,他是个富人家的种,所以“武斗学堂”的一些学员经常和他在一起,他别的本事没有,花钱和欺负弱小的本事倒是不小,是个除了在自己学堂外十分讨人厌的人。

  我也十分的讨厌他,这种人我早就想教训他了,苦于没有机会。

  “是吗?”我回答道。

  确实,在学院里,因为我和昌浩的关系特别的好,更因为我们俩心意相通而修习了双人合击技,而经常的形影不离,所以每次我们遇到麻烦的时候总是联手对敌,所以没有单独的出手过,因此让一些学员以为我们的单人武技并不值得可怕,就算我上了修行台修炼特殊技,也不会高到哪去,所以,当昌浩因故退学时,其他班都认为他们的威胁已经祛除了,还有在选拔参加武术大赛时,“力量学堂”是那么的不不堪一击,才没有把在修行台修炼的我放在心里。

  “学长,我们……”我拦住学友们的话。

  我在他们的身边坐了下来,也示意他们也坐下来。

  我抬头看着“武斗学堂”的吴常有他们,道;“你们有什么资格叫我们起来让座?你吗?”我望着吴常有,再看向其他的学员,“还是你?”同时之间我的气势强烈的迸射而出。

  气势包围住吴常有他们,一时间,吴常有他们噔噔噔地被我的气势震退好几步。吴常有脸色发白,嚅儒的说不出话来。

  我冷笑着,同时我发现不受我气势影响的只有塔尔明一人而已。

  塔尔明果然不同凡响。

  吴常有他们也想不到我竟然有如此强烈的气势,“观气势而知其力”是学员们都懂的道理,他们当然想到我并不是他们想象的只靠昌浩俩人联手才高强的对手了。

  我本身就是高手。

  吴常有转头望向塔尔明,塔尔明当然知道是该自己出手的时候了。

  塔尔明的身材非常的高大,近两米一的身体比我整整高了两个头。

  这时的酒吧里人知道这里将要发生对战,也渐渐地围了上来。

  我也站了起来,迎视着塔尔明,同时体内的真元能急快的运转,不知怎的,神经系统里的精神能也蠢蠢欲动,我感应到从塔尔明身上传来的气劲猛烈地袭了过来。

  同时之间周围的桌椅一一的被震飞开去,学员们也立刻退开好远,很快在我们的周围清开了一块空地。

  塔尔明的气劲吹得我的衣衫落落作响。

  我知道塔尔明的特殊技是“巨人摔”,只要让他趋近对方身体的一米处,他就可以发出一种短距离的“元能术”控制住你的身体,然后把你摔了出去。

  所以,现在他正一步一步缓缓地走近我,我也在身体凝聚起大量的真元能,一边慢慢的后退,始终和他保持在两米的距离。

  这样,吴常有他们以为我害怕了塔尔明,在旁边鸹噪起来。

  “喂,怎么啦,不敢上了,哼,早知道是个没种的人。”

  “是啊,如果不是不要脸地俩人合力出手,又怎么会赢得了我们呢?哈哈哈……”

  “是啊哈哈哈哈……”

  “你们说什么?”力量学堂的学友们大声地喝道。

  “怎么?不服气吗?有种的话就过来较量一番啊,没种的胆小鬼,哈哈哈!”

  “******,太欺负人了,我们上。”

  接着,力量学堂和武斗学堂的学员们也混战了起来,场面一团混乱。

  我听到吴常有他们的辱骂,也不禁生气了起来。

  原本我的真元能就不比塔尔明差,这几个月来,我的真元能大幅度增长,根本就不怕塔尔明的“元能束缚术。”我后退是因为我还不想硬碰硬,没想到反倒让学友们和吴常有他们混战了起来,而且还被他们讥笑,我要给他们一个下马威才行。

  因此我不在后退了,我稳稳地站住,双手凝聚大量的真元能,我要使出我的绝招了。这是只有昌浩看见过的绝招,我从没有机会施展过。

  现在机会来了,不施展恐怕也不行了。

  我的右手平举,同时间,我左手的真元能也逆向着流到了右边手上。塔尔明看见我的肢势怪异,也停了下来,不过他的“元能束缚术”也向我的身上侵袭过来,双手也在准备施展出“巨人摔”把我一下击倒,没想到,他的“元能束缚术”对我根本没用,他的气劲一到我的身体就被我的真元能卸开,巨人摔也就舒展不出来,而这时的我却施展出让他大吃一惊的一招。

  只见我的右手五指伸开,掌心向上,左手扬起,慢慢的掌心竟然凝聚起一种能量,能量慢慢的变成一种耀眼的能量球,只见光球越来越亮,越来越大,渐渐地成为足球般大小的能量球体。

  这时,正在混战的双方也看见了我掌心中的能量球体,也停了下来。

  而我此时只觉得右手欲裂,能量球已不得不发。

  塔尔明眼看事不对路,马上想要飘移开去。

  我的手一甩,能量球像道极光似的闪着耀眼的光芒电射而出,直往塔尔明击去。

  所有的人都齐声惊呼,塔尔明再快的身影眼看也是不能避开我的能量球了。只见他大喝一声,噔地一声大响,双脚猛地下沉地下,牢牢地站稳了马步,同时,双手也击出了浑身的真元能,期待可以打破我凝结的能量球。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能量球准确地击中了塔尔明,震散了他的真元能气劲,同时能量球依然如一个实在的球体,实实在在地击中塔尔明,然后才又轰然爆炸,余劲把塔尔明打出二十多米远,沿路还把酒吧的桌椅震得粉碎。

  人们纷纷走避,怕遭池鱼之秧。

  我也大吃了一惊,万万没有想到我的能量球威力变成这么强,不知塔尔明这下子会怎么样。其实在以前,我的能够发出的能量球也不过才如巴掌大小的球体,可是现在却成倍的变成足球般大的能量球了。能量球是以身体内的大量真元能凝聚成球,再把它从扩展的经脉以特殊回旋逆向方式使出,这不但是普通真元能发劲的好几倍,威力也大上了好几倍。

  所有的人也都惊得呆了下来,能量球的威力与破坏力实在太惊人了,连“武斗学堂”的塔尔明也不堪一击,这一招已经比的上十大特殊技里的“波动功”了。

  波动功也是以真元能凝聚的方法使出的,听说波动功使出的时候连最坚硬的岩石都可以打碎,是一种破坏力极强的特殊技。

  不过我自己当然知道我的能量球比不上波动功,因为那是我自己以特殊的方法自习而成的一种技能罢了。

  这时,我忙快速的飘向塔尔明处,查看他的伤势。

  毕竟,我们是同一所学院的学员,虽然并不同一班级,不过还没有听说出过人命的。我还真害怕刚才的那一招会致塔尔明生命危险。

  塔尔明动也不动地躺着,嘴角流出鲜血。还好他的胸膛还在微微地起伏着,口鼻也有微弱的呼吸在进出,他的生命是无碍的,不过受伤的程度是十分的严重。

  这时的吴常有他们却不敢靠过来,我回头一瞪,命令他们把塔尔明送医院。

  我的学友们欢呼着,围着我庆祝我出关,和为我们“力量学堂”争了一口气。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