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这次的选拔大赛赢得胜利的就是——‘武斗学堂’的珲军、塔而明和翻天量,‘明智

  学堂’的梨可飘和洪宝珍,‘力量学堂’的段青刑,‘工毅学堂’的哥利市和莱迩回施,‘

  灵信学堂’的麦天。”

  副院长宣布了第一次武斗的胜利者,接着道:“最后选拔六个参赛手参加武术大赛,由

  于今天各位的表现,我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今天参赛的选手实力悬殊太大,你们五个班级

  里,只有一两位是比较好的,可其他的和他们比起来就差了一大截,所以,为了避免再次出

  现刚才的流血事件,和对参赛手们的公平起见,我宣布,以下胜出的九名选手可依依据自己

  的实力选择自动退出或者继续比赛。不过比赛将用挑战的形式。现在各位选手有三十分钟的

  时间可以考虑。三十分钟后将再次武斗比赛。”

  段青刑听了之后正要飞到第七席找高智远他们,一个人影迅快的挡住他的面前。

  “有没有种和我在比赛场上武斗?”珲军挑衅的目光瞪着段青刑。

  段青刑耸了耸肩,偏过头打量着珲军,故意不说话。

  珲军冷笑道:“怎么,不敢吗?”

  段青刑道:“那就在比武场上见好了。”说完使出了“浮移术”缓缓地升了起来,再笔

  直地朝着“力量学堂”的座位席飞去。

  段青刑没有看到身后的珲军朝着他露出了阴险的笑容。

  回到“力量学堂”的座位席,高智远问道:“待会儿退出吧?”

  段青刑摇了摇头:“还不行,我接受了珲军的挑战,要退出也要和珲军的武斗结束才行

  。”

  “对了你们刚才看到比赛,珲军的武技如何?”

  高智远听说要和珲军武斗才放下了心。

  “我们看了,珲军的武技不会比你高,你还有可能胜他。不过珲军的‘龟元劲’确实不

  可轻视,他的防身劲能很高,我想凭你的‘重石劲’还不一定能打破他的防身能量。所以,

  要想赢他的话,除非先消耗他的能量,否则,你们是谁也赢不了谁。”

  段青刑点了点头,不知为什么,心里浮起一种不安的感觉。

  他认为自己太紧张了。对付珲军他既然不会败,那又有什么可担心的。他猛吸了一口气

  ,打散了那股不安的感觉。

  半个小时很快的过去了,副院长站了出来,他望着九名参赛手,道:“现在有谁要退出

  的?”

  首先“武斗学堂”的塔尔明宣布自己退出了武斗。

  接着“工毅学堂”哥利市也退出了比赛。

  现在只有“武斗学堂”的翻天量、珲军,“明智学堂”的梨可飘、洪宝珍,“灵信学堂

  ”的麦天,“力量学堂”的段青刑和在“医务室”接受治疗的莱而回施。

  副院长可能也想不到段青刑和珲军会留了下来,因为无论谁都知道段青刑、珲军的实力

  和另外五名选手的差距。所以副院长又问了一遍段青刑是否要退出?

  段青刑看了一眼珲军,珲军也以一副挑衅的目光回敬过来。

  段青刑摇了摇头,道:“我不打算退出。”

  旁边的几名选手都以诧异的眼神望着他,只有翻天量和珲军的目光似乎有点不一样。不

  过段青刑并不在意,他以坚定的神态摇了摇头。

  副院长道:“那我再说一遍武斗规则,凡是决定参加武斗的选手,将要接受任何一位的

  挑战,不得推卸,直到他被打败为止。现在我再问一遍,还有谁要退出的?”

  副院长的目光扫向余下的七名选手。

  正在副院长准备宣布武斗开始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道:“副院长,我退出比赛。”

  段青刑心中猛地一跳,因为要退出武斗比赛的不是别人,是珲军。

  可是珲军不是要向自己挑战吗?到这个关键的时候又为什么要退出呢?段青刑当然不会

  傻到珲军是因为突然害怕自己而放弃武斗比赛的。

  他看到珲军正露出一种阴谋者独有的笑容。而翻天量也露出一种让段青刑不寒而沥的神

  情。段青刑知道自己被设计了,也许自己现在也退出还为时不晚。

  他刚叫道:“副院长,我……”随即住了口,因为副院长再三的问自己是否退出,是自

  己坚持不退的,如果自己现在也退出的话,不但会让副院长对自己的印象大打折扣,还让别

  的学员从此瞧不起自己,那自己也就没有面子在他们面前抬起头来了。

  所以当副院长皱着眉头瞧着他的时候,段青刑不在说话了。

  而珲军在离开的时候看着他的时候仿佛在看着一只掉进陷阱里的猎物,孤独而又无组。

  珲军假惺惺的对着段青刑道:“加油啊,学长,你可是一只黑马啊。”

  段青刑望着对方的小人嘴脸,干脆连回答也免了,只是对珲军露出十分轻视的神色。

  终于要武斗比赛要开始了。段青刑希望一会儿副院长宣布第一个挑战的是自己,那么自

  己还有机会避开和“武斗学堂”翻天量的武斗。

  副院长让只剩下的六名参赛手到主席台下,他有话要说。

  “学员们,由于参加这一届的古武术大赛,规定每个学院只能派六名选手参赛,所以,

  名额刚好只有六名,本来你们是可以不用再比的了,可是,由于这次的选拔我们发现了一个

  问题,你们的六名选手的武技虽然不错,但是,还不是特别的好,为了选出学院里武技最好

  的学员,所以你们六名选手还要武斗,以选出你们这一届的武技高手。这里我准备了六张纸

  片,里面只有一到六的号码,抽到一的有权利挑战余下的五名的选手,现在开始吧……”

  很不幸的,段青刑抽到的第五名,那相当于只有接受别人的挑战而没有资格挑战别人。

  而抽到第一名的是“明智学堂”的洪宝珍。

  现在就看她要挑战谁了。段青刑突然希望她挑战的会是自己,那自己虽然也会败,起码

  会败得漂漂亮亮的。

  洪宝珍的眼光在众人的脸上一扫而过。她的目光在段青刑微微一凝,段青刑的心都快跳

  出来了。但洪宝珍只停了停,又转过目光,她挑战的是拿到第四名的“灵信学堂”的麦天。

  段青刑从洪宝珍的目光中看出他还不配当她的对手。

  “难道,我就真的这么差吗?”段青刑的心里很是悲哀,让人看不起是多么令人难受,

  而让一个女人看不起那简直是一个男人的悲哀了。

  不知怎的,段青刑心里冲起一股雄心,他在这次的武斗中要发挥的最好,就算要败,也

  要败个精彩,败个风光,那才不失男子汉的气概。

  “明智学堂”的武技的特点是要靠武器和招数的奇妙和曼妙迅捷的身法来克敌,所以洪

  宝珍的手里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又细有长的长剑,她身着黑色的紧身皮装,修长高佻的身材使

  她的神采飞扬,夺人心魄,不愧是有学院第一美人的称号。

  麦天是个三十多岁的老学员了,他在学院里呆的时间是这一届学员最长的,这是因为他

  留级两届了,他在老古董的身边都呆了七年的时间,按说,他早就可以毕业了,可他就是愿

  意这样的虚度下去。没有人明白他的想法。

  洪宝珍的剑尖吞吐着寒芒斜指着麦天,麦天要用什么对付洪宝珍的剑呢?

  洪宝珍才不想那么多,对方没有武器岂不对自己更好。她使出了浮移术,慢慢的身体飘

  高,居高临下的对准了麦天。

  麦天居然也从怀里拿出了一个手套,这个手套有些奇怪,在每个手指和掌背都布满了尖

  刺,原来那也是他的武器。

  他就站在地下,等待着洪宝珍的袭击。

  洪宝珍飞到麦天的头顶急速的盘旋,同时带动起一股股的劲风使她的身形越来越快。

  麦天仰起了头,他的手对准了洪宝珍的剑尖,洪宝珍的剑尖指到哪里,他的手就跟到哪

  里。

  劲风带起麦天的衣裳喇喇作响。

  洪宝珍飞快的急冲下来,瞬间已经挥出了二十几剑,只听“叮叮……”的急响。洪宝珍

  的每一剑都让麦天给接了下来,同时,麦天还有余力地反攻了五招。洪宝珍险之又险的才避

  了过去。

  她飞得远远的,在空中停了下来。

  刚刚的几剑,洪宝珍没有占到便宜还差点吃了大亏,她不禁大是后悔刚才为什么不选段

  青刑而选了“灵信学堂”的麦天。

  看来,麦天在和“武斗学堂”陈威势比斗时,还没有使出全力。

  眼看自己的高空凌击并不能占到什么便宜,洪宝珍降了下来,她要使出“明智学堂”的

  经典武技“女神传昂剑”。

  洪宝珍并直了双脚,剑尖直指天空。左手食指和中指并竖地把在握剑的右手脉上,只见

  握剑的手上冒出了细细如蛇的真元能缠绕着延伸七公尺长的剑身。只见本来七公尺长剑身瞬

  间暴长了近一倍。其实,那不是剑的本身变长了,而是经过了真元能的催化后,从剑尖在暴

  闪出近一倍的剑芒。

  麦天的脸上凝重的不能在凝重,此刻的他却催发真元能,使出“浮移术”急往空中窜。

  而这时,洪宝珍的“女神传昂剑”已经发了出来,人剑合一的化做一道闪电似的刹那间

  挥出了一百多剑。

  没想到,身在空中的麦天突然间头脚缩成一团,象一个圆球似的暴闪出白色的光芒,而

  且急速的急转了起来。

  众人又一次地听到了更多时间却更短的“叮叮叮……”声。

  人影陡然分开。

  洪宝珍单膝跪地,剑已经脱手飞出五六十米远。而且肩头还流出了鲜血。

  而麦天还象一个球似的继续旋转,好一会儿,才停了下来。

  原来,在洪宝珍的“女神传昂剑”刺来的同时,麦天把身体缩成一团,在旋转的同时一

  一地以手挡住了洪宝珍的一百多剑,并在洪宝珍力歇的时候,乘机在她的肩头击中两掌。

  这一场“灵信学堂”的麦天赢得了胜利。

  ※ ※ ※

  很不幸的,抽到第二名的是“武斗学堂”的翻天量,翻天量的技能是有目共睹的,谁也

  没有把握能够胜得了他。

  因为翻天量在一年前就获得院长的批准到“修行台”修炼十大特殊技,没有人知道他修

  习了什么特殊技,在和别的学员武斗的时候,也没有见他使用过特殊技,他只凭自己修炼的

  普通武技就战胜了每一场的比斗。

  也许只有一次,那就是败在了我和昌浩的双人合击技之下。不过那次我们胜得很险,因

  为那次是我们两个使出浑身的力量才禁制了翻天量,没有给他机会施出特殊技。如果翻天量

  一开始便用特殊技对付我们的话,那败的人绝对是我和昌浩了。

  因此现在所有的人都盼望翻天量选的对手不要是自己。

  果然,翻天量选了段青刑。

  在酒吧的我听到了这里,不禁愤然的道:“没想到翻天量是这样的一个混蛋。”

  虽然我在听高智远的叙述时就已经知道结果会是这样,不过心里依然希望翻天量不会是

  那样的人。虽然我们“力量学堂”和“武斗学堂”的人一直不和,不过打心眼里我是十分的

  佩服翻天量的才能和武技技能的。

  当然,段青刑和翻天量的武技差了何止一大截,两人如何能斗呢?

  不知怎么的,我心里对学院起了一种不再尊敬的感觉,因为学院的一些条例有的实在太

  不公平了。

  就象,学院的每个班级的不和,学院不但不管,还有促成之意,这样使得每个班级少了

  那种和睦的感觉。

  这在别的学院是看不到的。

  就象和“风神古武术学院”一直处在对立与竞争的“私企武术学院”,就没有这样的情

  况。我能够知道这样的情况,那是因为和我不打不相识的“私企武术学院”的学员豪来得克

  告诉我的。他说他们学院每个月就举行一次全校的武斗赛来排名次。排在前十五名的学员可

  以获得奖励,像是奖金或者免费旅游还是修习更深的技能啦,而最后十五名也要获得惩罚。

  所以如果有谁的学员不努力的话马上就会被别的学员赶上的。

  我听了之后,也认为他们学院做的对。

  反观“风神古武术学院”虽然这样做也有让人更加向上的效果,但反之也带来了对学员

  的伤害,那似乎太不仁道了。

  我听到这里,问道:“那现在青刑怎么样了,他在哪里?”

  高智远道:“青刑现在……在……‘市立医和总院’。”

  “他到底受了多严重的伤,要到‘市立医院’治疗?”我急急的问,同时我摁在桌上的

  手不由十分的用力,强大的真元能从我的手里灌泄而出覆盖了整个桌面,只听“砰”的一声

  响,十分坚硬的坚刚石砌成的圆桌在我的真元能的侵袭下化成粉碎。

  众人大吃一惊,我自己也吓了一跳。没想到我在不知觉的状况下竟然击碎了有着坚硬度

  可比拟金刚石的坚刚石。

  我抬起自己的双手瞧了瞧,也没想到我的真元能浑厚到这个程度。

  高智远他们也大吃一惊,道:“你这三个月是怎么修炼的?怎么真元能爆长得这么快?

  难道有什么特殊技是增加真元能的吗?”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其实我的真元能能够增长得这么快,是因为我在三个月里不但没

  有吃过一点粮食,只靠天上的雨水露水滋养身上的养分,而且放弃了以前修炼真元能的内元

  心法,改练“定神术”心法。在干渴与饥饿的时候,发掘身体出的潜藏能量,从而使真元能

  成倍的爆长。

  我摇摇头,也不去回答。

  不过高智远他们见到这样也识趣的不再追问,因为没有学院的同意是谁也不能泄露学院

  十大特殊技的秘密的。违者还有可能被逐出学院,这也是每间学院不使自己的特殊技泄密的

  原因。

  我到“市立医和总院”看望青刑时,才知道青刑的身上的两处主要脉络受毁,想要恢复

  只怕还需要不短的时间,而且对以后的武技将有十分严重的影响。

  我望着在雪白病床上的青刑,他的脸色也和床单一样的苍白。

  我静静地站在旁边,不忍吵醒他,只是从心里感到无比的愤怒与心痛。这个一直是乐天

  派的好朋友此刻竟然眉头紧皱,一付无助的表情。

  我在心里愤怒的说,“我的朋友,你不要悲伤,我会为你讨回公道的,你等我的好消息

  吧。我走了,你安心的疗伤吧。”

  我飞出了“医和总院”,愤怒的心情汹涌澎湃着,我越飞越高,越飞越快。

  一直飞到了有五千米高才停了下来,仰首一声长啸,只听声音象打雷般的先是似从远处

  而来,然后再在近处轰然作响。我摧尽最强的真元能啸声越传越远,在天际间猛烈的回荡。

  我心里刚觉得舒服以极时,远处传来激励的警笛声,一些巡逻艇飞快的从远处飞来,刺

  目的强光照射了过来。

  我吃了一惊,被空中警察来抓到的话,可要被判防碍公共安宁罪了。那时,可就有理也

  说不清了。

  我赶紧催快体内的真元能迅速运转,以捷快的飞行速度猛地向下沉浮,避开了巡逻艇的

  追袭。这时,巡逻艇的强光刚好照到原来我悬浮的地方。

  我赶紧飞回了学院。

  在宿舍里,我才定下了心,毕竟空中警察可不是好惹的。他们不但很多是每个学院毕业

  出去的学院高手在政府的机构下工作,还有很多是“空中城市”武术学院出来的。

  所以,象我们在学院完成学业毕业以后,基本上也是要到那种岗位或者参加军队。古武

  术和现代科技的对立,而对每个学员的熏陶下,许多的毕业以后的学员都不喜欢到那种现代

  的科技场所去工作。而是宁愿到政府的机构下工作,虽然这样也免不了要用到一些科技所带

  来的产品,想巡逻艇之类的东西。不过那时候也就无所谓了。因为在那另一种的环境下人总

  是适应别的东西的,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我盘膝坐定,缓缓的运转着体内的真元能,今天我的真元能消耗了很多,虽然身体内自

  然的运转,但也耗不胜补。

  四周静悄悄的,此时已经是快要凌晨了。

  可能是今天真元能消耗的特多,刚一运转真元能,就比平时特别快的一圈圈运转过去。

  突然,我发现了不对。

  在体内运转的真元能平时是从丹田处流出,在运转一周天然后才会产生新的真元能,可

  是,现在并不是这样,而是刚从丹田处运转出一股真元能,在行转到心脏的部位时,又从丹

  田运转出另一股的真元能也循着第一股的真元能运转过去,这样两股真元能就只差从丹田到

  心脏的距离远的一直向神经系统而去再重归丹田。

  而这时运转一圈后在丹田重生的真元能也比平时多了两倍。

  我真是又惊又喜,没想到修炼“定神术”后,总给我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这样的话岂

  不是说平时要运转四五个小时的“定神术”,现在只需要不到两个小时就可以了。

  我开始不去想身外事,而是把整个心神放到了体内的内息运转中。

  只见体内的两股真元能如溪流般的运转,渐渐地到了心脏之后绕着心脏旋转了三圈,然

  后才又向上而去,而在这时,我发现两股真元能在心脏旋绕了三圈后,如溪流般的真元能变

  得如小河般的粗壮,而且速度也相应的快速了起来。

  而心脏也变得更加有力的跳动,而跳动的声音却微不可闻了。

  真元能很快的运转到脑神经系统后,立刻分开成无数条能量流进每个神经网络,扩展了

  神经脉络。然后又在大脑的皮层汇集在一起后,寻着另一条经络回到丹田,不过在回归的途

  中经过了胃腑也是旋转了三圈然后再到丹田,而真元能却没有象经过心脏一样的变粗。

  当第二道真元能也继续着回到丹田,不过第二道的真元能却没有象第一道的真元能一样

  在心脏和胃腑旋绕三圈,而是急快的旋了一圈之后直往神经脉络而去。所以第二道的真元能

  运转就比第一道的真元能要快了许多。

  因此,当第一道的真元能刚到丹田欲进不进时,第二道的真元能已经追了上来,两道真

  元能便汇集在一起缓缓的回归丹田,而这时的丹田的真元能便突然的比平时运转的要多上两

  倍多。

  运转了三周天后,我觉得越来越舒服,似乎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似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丹田内的真元能已经不能在容纳继续运转产生的真元能了。

  我的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干脆把在丹田外的真元能往神经系统去转化精神能,同时再由

  丹田处分出真元能继续的运转以产生新的真元能,那这样的话,就不怕真元能都转化成精神

  能之后,还得再运转产生真元能,那样的话,将要耗费很多的时间。

  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这样一心多用,没想到,真的成功了。

  真元能依然自动运转,而我控制的另一股真元能也成功的在脑神经处转化成精神能。

  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脑部的精神能到底储存了多少,只知道已经有很多的真元能大概是丹

  田中真元能的五六倍转化成精神能了。

  天还没亮,我还有时间,我继续做着产生再转化的过程。

  精神能越聚越多,我的精神也越来越好。

  天终于亮了。

  学院的晨钟再次的瞧响。又是新的一天开始了。

  我飞出了宿舍,飘在校庭的上空,这个时候的世界在我的眼里似乎变得不一样了,而到

  底那里不一样又说不上来。

  我只觉得头脑越来越清明,不知怎的,我似乎感应到一股莫名的信息,但又捉摸不到。

  看着校庭栽种的花草树叶上的露珠,它们也似乎在向我问好。

  我的心情十分愉悦,但马上想到青刑还躺在“市立医和总院”里,心情不禁又沉重了起

  来。

  是啊,我现在的武技真的能打赢翻天量,而且还是要连过六关才能参加这一次的“古武

  术大赛”吗?

  在心里想事的时候,我飞到了副院长室。

  副院长锐利的眼睛看着我,他说:“院长已经告诉我了,这次的选拔赛,在你闭关期间

  举行,你们没有好的选手参加,导致你们班遭淘汰,对你们班和你的前途确实是不公平,你

  要挑战他们,我也同意。不过,因为他们已经在你出关之前经过了院长的批准进入了‘武教

  室’接受修习武教员大天老师的武技,所以现在他们不能接受你的挑战,要等到一个月后,

  才能接受你的挑战。而离‘古武术大赛’的期限已经只剩下两个月了,如果你真的挑战成功

  的话,也没有时间进入‘武教室’接受武教员大天老师的指导了,而且你还要直接接受武教

  员大天老师的考核,才能参加这次的‘古武术大赛’,你明白吗?”

  我吸了口气,接受武教员的考核?武教员大天老师可是比五个班级的执教官还高上一级

  的老师,这样岂不是武技要超过教导自己的老师才行吗?如果自己进入了“武教室”先学会

  了大天老师的武技的话,那还有可能找出大天老师武技的弱点。

  可现在,不但没有机会学到另一种武技,还要……

  我几乎不敢再想下去了,可是……难道我就放弃了吗?不、决不,为了青刑,为了我自

  己,决不能放弃的。

  我回答道:“我明白,可我还是要挑战。”

  望着我坚定的目光,副院长点了点头道:“好,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才好。”

  出了副院长室,我飘飞到校庭南面的“力量学堂”去报到。可是因为我们班的执教官刀

  葛海老师因公出差到北部的“科动酋文市”,那是在四百年前地球大战保存得比较完整的城

  市,听说原本是非洲大陆一个小国家的首都,不过到底是不是,已经没有历史可共参考了。

  现在“科动酋文市”已经变成联邦政府的本部大城市。而且也是世界上最大、最发达、

  经济最繁荣的现代化城市了。

  世界上最大的三大科技集团《太阳科技集团》、《宇宙巡航集团》、《兵工集团》的总

  部也设在“科动酋文市”,可想而知“科动酋文市”是多么的繁荣。

  全世界的精英也大多集中在那里。这次的世界性“古武术大赛”的场地也是设在那个城

  市,刀葛海老师就是去为“风神古武术学院”报名参赛的。

  这次的武术大赛将有世界上四十多家的武术学院选手参赛,所以是比较惹人注意关注的

  武术大赛。听说那可潘居住的空中城市也将派人来挑选在比赛时有好的表现的选手,进入空

  中城市的“圣地”修习那可潘留下来的特殊技。

  能获得“圣地”垂青的选手不但以后前途光明似锦,还将为自己所在的学院带来巨大的

  荣誉,试想每个学院哪还不拼尽全力的推出自己最优秀的学员参赛呢。

  

第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