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麦莲丝睁开了眼睛。只见一个头发仿似乱草,却浑身闪着一种清幽光芒的怪人,虚浮在空中。他的脸朦朦胧胧的,怎么也看不清楚,昌浩认识他吗?

  麦莲丝来不及多想,只要她的昌浩没有事就好。

  她冲了上去。

  “浩,你没有什么事吧?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有人要杀你呢?他们是些什么人?”麦莲丝焦急的问道。

  昌浩没有回答麦莲丝的话,他使出“浮移术”缓缓地飘上天空,停在那人的面前。

  “长平,真的是你!?”

  我是死了吗?

  我觉得我的灵魂已经不在我的身体了,因为一切感觉似乎都已经没有了。

  我不再感觉到真元能在我的身体里冲撞的痛苦。

  我就这样的死了吗?

  我还有那么多的事情没有做。

  在我要失去意识的刹那。

  脑海里十分鲜明的浮起一个身影。

  那是执教“明智学堂”的瑞芬老师,我现在才知道原来我的心里,早就在偷偷地喜欢这个冷若冰霜的女教官了。

  突然,有一股异常的能量牵引着我,我的意识随着“精神能”从脑神经游离而出再次的进入那个不知名的能量空间。

  “精神能”不再由我控制,而是接受了外来的一股力量的引导,迅速地朝前而去。

  咦?那是什么?

  在我的面前,一股十分庞大的能量透着一种清幽的灵光,在规则地滚动着。

  那牵引我的能量一到了这里,也加入了那股能量当中去。

  这……究竟是什么?

  我的心里十分惊恐。

  突然,我感觉到一种信息,是由那股能量发出来的。

  它在叫我加入到它们的当中去。

  我下意识的反抗着,我的“精神能”朝另一个方向而去。

  可惜的是,那股能量似乎看穿了我的思想,十分快速的把我笼罩起来。

  我的“精神能”和它们混在了一起。

  “人类……”我耳边听到了一种说不出别扭的话语。

  是在叫我吗?

  我展开意识,眼前一种奇怪的情景展现在我的面前。

  这是一片绿色的世界。

  一望无际的全部是高才五十公分的绿色植物,形状似小草,却比小草大了许多,而且,这种绿色植物的叶子竟然有一种仿似血脉血管散布在整株植物的枝叶体部。

  而我突然的感觉到浑身传来一股燥热,说不出的一股难受劲。

  而面前的绿色植物也垂头丧气地摇摇欲倒,原本十分翠绿的颜色已经微微发黄枯燥。

  我感觉到它们似乎在看着我,而且还听到它们在说救救它们。

  是我的幻觉吗?我心里暗付道。

  “一定是刚才真元能侵袭脑部的时候,烧坏了我的脑神经,才会让我产生了幻觉。”

  “不,人类。这不是幻觉。”一种十分难听的声音,仿佛生锈般的在我的耳边响起。

  我张目四望,四周哪有什么人在说话,真的是我的幻觉了。

  “咦!?我怎么也看不见我自己呢?奇怪,我现在明明在这里啊,我的身体呢?”我发现这里全部是这种绿色植物,没有生物的存在。

  “人类,你不要再找了,你现在已经和我们一样了。”

  “一样?什么意思?”我转头一看,一株明显和别的植物不一样的(它的体部显得十分的翠绿有生气,而叶子上似血管的脉络还流着一种红色的液体)植物似乎在对着我点头。

  “是你在对我说话吗?”我自己都觉得好笑,植物怎么会对我说话呢?一定是在做梦。

  “人类,难道你现在还没有感觉到你已经和我们一样已经是这里的一分子了吗?”那株植物道。

  我看清楚了,是这株植物真的在对我说话。虽然它并不向人类一样用口说话,但我真的收到了它的信息。

  我听了它的话后,吃惊地道:“我是你们的一分子?”

  “是的,你现在已经不是你原来的形体了,你已经和我们一样只是一种植物。”

  “什么!!”我吃惊的无以复加。

  是的,我感觉到我的存在了,而我确实是一株植物。我能感觉到我的根部深藏在这片土地下,正受着一种炎热的炙烤,也感觉到生命似乎在慢慢的流失。怎么会这样?

  那株植物似乎看透了我的思想。

  “我们的种族正面临着灭绝的危险,这也是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的原因。”那株植物道。

  “和我有关系?”我问道。

  “不错,能拯救我们的只有你,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那株植物缓缓地说出原委来。

  原来这些植物原本不是地球是土生土长的物种,它们是在两百年前从宇宙的一个星球上坠落到地球的植物种子。

  那个星球在银河系的外的一个十分偏远的角落里,它们称做“异地星”。那里是植物体的世界,没有任何的动物能在那里生存。

  不知什么原因,星球的一块陆地脱离了母体星球在宇宙中漫无目的地飘行着,直到到了地球受了地球重力的影响才坠落在地球的“不色山”上。

  它们很快地就适应了地球的生长环境,并继续的繁颖了后代。

  但是,灾难马上要降临了。

  “在我们生存的土地下面,有一道地下河,它原本是我们生存的源泉,可是由于受到地壳移动的影响,这条地下河竟接通了深藏在其下的‘火口熔岩’,溶浆受到地下河的冷却,竟开始滚动了起来,溶浆顺着地下河的足迹滚滚而来。”

  原本生存的源泉变成了毒药。

  “溶浆在我们的下面散发出热毒,让我们的生命开始暗淡消逝。”

  “再过几天,溶浆将在谷中的一处温泉里爆发出来,那时整个山谷将被溶浆所掩盖,所有的生命都将消失。”

  “一些有危机感应的动物都已经纷纷个逃离了这里,只流下我们这种植物跑也无法跑,只有等着末日的到来。”

  “我们在这里的家园马上就要毁灭了,我们的种族也将遭到灭顶之灾。”那株植物哀伤的道。

  “我们只有向外界发出求救信息,我们的信息传遍了整个地球,可惜的是没有什么生命物能够接收道。”

  “我们的生命和地球的生命体不一样,我们有着汇集宇宙能量和散布精神能量的本领,这是我们已生即来的本领。我们就因为有这样的能力才成为‘异地星’的最高贵的一族。”

  那株植物看我似乎并不明白加以解释着说。

  “可惜的是,地球上似乎没有能和我们交流的生物。”

  “我们几乎绝望了,可是在前几天,我们在附近发现了一股能和我们接触交流的能量,他能够感应到我们的信息。真是受伟大的‘爱里神’的庇佑,我们终于找到了救星。”

  “很可惜,当我们的能量要和他接触的时候,他感应到了。可是,他拒绝了我们,我们知道他在自我防备,他中断了接收信息的能量感应。我们无功而返。”

  “可我们不会放弃的,虽然时间已经不多,我们在旁边观察着他,我们依然在找机会和他接触。”

  “终于,机会来了,救星又来到了这里,也许是受伟大的‘爱里神’的保佑,救星竟然因练功走火入魔,我们十分轻易的就把他带到了这里。”

  那株植物讲到这里停了下来。

  我明白了,它说的那个人那个救星指的就是我。

  原来,那时五田老师把我带到“不色山”时,我感应到一股能量似乎要侵入我的体内就是这些植物在向我求救啊。那时我还以为是五田老师的能量的呢?

  “我明白了,可是我现在这个样子,该怎么做呢?”我问道。

  “当然,我们需要的是有人把我们从这里移植到另一个安全的地方再继续生长,这就要靠你了。”

  “可我已经走火入魔,我现在是不是算是死了?又如何的帮助你们呢?”

  “象你们人类所谓的真气不受约束的情况,要恢复的话对我们来说简直太容易了,你现在已经明白了我们所要拜托的事,我们马上就可以让你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去。而且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我们使你会应用本身的能量和我一样有着同样的汇集和散布能量的本领,这样的话将使你的能量有更进一步的提高和应用。”

  “你们人类的身体一直是十分的脆弱,可是,你有这种可以和外界交流的能量,你的生命将会改变原本脆弱的身体,而完全的无所限制的生长,当然,要做到这一点就要看你如何的去体会了。”

  “首先,我们将把我们所有的生命能聚居在你的‘神经海’里,这样,你在移植我们的本体以后才不会使我们的生命受到影响,等你把我们移植成功后,你再把我们的生命能散布在我们的本体上,那时,我们将在那里重新的生活。”

  我听到这里,不禁问道:“神经海?那是什么?”

  “那就是你原本异化了真元能的能量所储存的脑神经里的地方。其实,你们人类实在是得天独厚,只是你们并不会应用本身的优势,实在可惜。”那株植物道。

  我听到了这里,心里就别提有多高兴了,看来我倒是因祸得福了。

  突然我想到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

  “对了,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一定先做,我的好朋友有危险,我得先去帮助他。”

  那株植物道:“没有问题。我们已经从你的能量里获悉了你的所有信息,凭你现在的能力,你去了也并不能帮什么忙,不过有我们帮你,就没有问题。”

  说完,那株植物把我送到了我原来的身体,当我的意识重新回归身体时,我再次感到身体内的真元能在体内冲撞之苦。

  接着,另一股外来的力量从我的脑部徐徐地灌输进来。我感到浑身一阵清爽,能量在我的脑部运行了几圈后,侵袭在脑部的真元能直接地被化成“精神能”移进“神经海”里。

  外来的能量接着控制住身体乱撞的真元能,使它重新回到了丹田。

  能量依然不停地在我身体的各个脉络穿行着,我听到身体传来一阵“哔哔剥剥”的响声,外来的能量势如破竹的把我身体的一些目前无法冲破的阻碍一一的破开。

  我觉得浑身突然变得似乎不再有重量似的,整个人一直地往上浮起。同时体内的真元能以比以往不知快多少倍的速度在我的全身各个脉络运转,不在象以前只是单一的只运转一条内元路线。

  我听到神经传来一个声音道:“这是我们给你的礼物。”

  我十分感激地发送了信息:“谢谢。”

  “时间已经不是很多了,现在你马上盘膝坐下来,我们要把所有的‘生命能’聚居在你的‘神经海’里,然后,你马上到‘特兰市’去救你的朋友。最后你在来帮我们,记住,我们只有两天的时间了,两天以后,这里将是溶浆谷了。”

  我盘膝坐了下来,同时“精神能”往外散去,很快地我的“精神能”联系着它们的“生命能”。

  原本我还以为我的脑神经怎么可能容纳得了那么多的能量,现在我发现了,我的“神经海”就好象真的是一个大海一般的,那么多的“生命能”进入神经海里,就好象小溪流入大海一般。

  一切都已经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又一个新的黎明到来了。

  我以一种我都想不到的飞行速度赶往“特兰市”。当然,这有一半是我借用了外星植物的能量,我像一道流星似的以时速达一千公里的速度赶往“特兰市”。

  在昌浩来到花园的时候,我也已经隐在了一旁,不过那时我并不想就那样和他见面,我还想看看昌浩是如何应付“傲江族”四霸天的突击的。昌浩的武技一直和我不相上下,这次我想看他退出了学院以后,武技是不是已经落下了。

  所以,当四霸天已经对付昌浩的时候,我看昌浩还没有危险,而且还趁机地给了大霸天一个下马威时,不禁佩服昌浩的反应果然灵敏迅速。可是,四霸天确实十分厉害,在吃了一个亏后,闪电似的发动了攻击,我差点来不及出手,还好在最后总算是赶上了。

  在四霸天同时对昌浩施出杀手时,我闪电似的挡在昌浩的前面,同时,我在身体的周围布起一道防御罩把我和昌浩笼罩在里边。

  本来我的力量是无法挡住四霸天的联手合击的,可在我布起防御罩的时候,聚居在我的“神经海”里的生命能能量加入了我的能量当中,使我的能量突然大增,同时还发出了一种异常的强烈白光,白光使得四霸天的眼睛受到刺激,他们的眼睛短暂的失去了视觉。

  这意外的事件使得四霸天手足无措,我也趁着那个时机在他们的身上各击出了一掌。我的掌力挟着外星植物的“生命能”力量之大是我无法想象的。

  原本我只是想先把他们击开而已,没有想到,我的分别的四掌已把他们的身体内部震成肉泥,四霸天也就成了四个死霸天。

  这时,昌浩停在我的面前,虽然我这时身上还布着防御罩,可他是我相处多年的朋友,就算我的面貌他看不见,凭气息都可以感觉出来。

  “昌浩,看来你的武技并没有提高多少嘛。”我笑着说:“没有想到你现在已经是‘太阳科技集团’的大人物了,真是没有想到。”

  昌浩听出我的语气真诚,他一把抓住了我,道:“我们到一边聊去。”说着,就要往一边飞去。

  我知道他有太多疑问,不过我还记得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昌浩,我还有事要做,我会来找你的。”说完,我身上的气息往外一散,强大的气息把昌浩吹到另一边去。

  我的身影划过一道绿光,向“不色山”电射而去。

  昌浩看着我匆匆而去的身影,眼中浮起又羡又妒的神情。而这时,他的心里接收到我发给他的信息:“昌浩,你有今天我十分高兴,可惜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先做,改天我再来找你,还有,你要小心麦克鲁,事情是他策划出来的。他要窃取你们的什么设计宇航船的蓝图和‘兵工集团’交易。”

  昌浩骇然地看着我已经不见的身影。

  他吃惊的不是麦克鲁的事,他吃惊的是我人不在这里,可为什么自己的心里还会出现我的声音,这是他不可理解的。

  想着我刚才展现的不可思议的武技,昌浩不禁暗想自己放弃了修炼古武技而进入新科技是否是对的。

  昌浩飘落了下来,花园已经围满了闻讯而来的记者和宾客。

  昌浩的眼睛锐利地扫过麦克鲁,麦克鲁的心一阵“砰砰”乱跳,“为什么这样看着我,难道他怀疑我了,可怎么可能呢?我不要自己吓自己。镇静点。”

  “这是什么事?”黄泊汉沉声问道。

  昌浩的眼睛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四周的人。黄泊汉知道现在不是问话的时候。

  这时,一些记者已经在观察着已经倒毙在地的四位“傲江族”的四霸天。

  “请问,能不能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事?”

  “对不起,这是一起刺杀事件,现在我们也无法奉告,等我们调查清楚了,我们会开个记者招待会,到时我们会请各位来的。”

  黄泊汉识趣地把记者挡了回去。

  昌浩和集团的一些重要的人物进了会议室。

  董事局的二董事莫东联脸色沉重的坐在主位上。听完昌浩解释了整个遇刺过程后,他发表了结论。

  “看来这次浩儿的遇刺是经过周详的计划的,为什么会有人想要刺杀浩儿呢?这是事情的关键所在。”

  “你们应该知道,这次如果浩儿被刺成功的话,意味着什么?”

  所有的人当然都知道,昌浩是负责“太航计划”的人,如果,昌浩死了,这个“太航计划”将会遇到毁灭性的影响。

  “所以,可以肯定的说,刺客是我们的敌对集团所派来。至于是谁,不言而喻。”

  “兵工集团!”在场的人都说。

  “不错,可是,我们的计划一直是秘密进行的,对方怎么可能知道呢?还有,刺客是如何进来的。”莫东联道。

  “我们在他们的身体里搜到了请贴。”杨主任道。

  “立刻指纹鉴定,找出执有指纹的人。”莫东联决断地道。

  听到这里,麦克鲁的脸色面如死灰:“完了,我怎么没有想到,万一失败了的话,会怎么样呢?如果指纹鉴定的话,一定会查到我的身上的,该怎么办?”

  麦克鲁的脸上冷汗滚滚而下。

  昌浩心里冷笑道:“麦克鲁,你死定了。”

  莫东联铁灰着脸道:“把负责接待事宜的职员给我叫来。”

  接待的职员进来了,他的额头冒着冷汗,出了这种事,首先的责任自然是落在了他的身上。

  “董…事长……”接待员吃吃地道,“我……”

  莫东联摆摆手道:“我有话问你,为什么那四个‘傲江族’刺客会有我们的请贴呢?”

  接待员用手擦了一下冷汗,道:“报董事长,我查了所有的宾客请贴,宾客的请贴一张不少,这四名刺客的请贴也是我们公司的请贴无疑,只是,我们接待部得到的名额请贴只有六十三名,名额上并没有这四位刺客的资料。”

  “而且,我们也马上调查了全部的宾客,他们也全部在场。”

  莫东联的目光闪烁:“这样说来,这四位身上的请贴是多出来的了?”

  “应该是这样。”接待员道。

  “莫老,”昌浩接着道:“很明显,这多出的四张请贴是由我们集团内流出来的,待会只要杨主任拿回指纹鉴定结果,一切就会明白了。”说完昌浩目光有意无意地扫向麦克鲁。

  麦克鲁的心头一阵阵不规则的跳动。他坐立不安地不自觉地做着小动作。

  “不错。”莫东联点头道。

  昌浩瞧着他,嘴角露出冷冷的笑容。

  莫东联的双眼微眯着,他虽然看似有些老态龙钟的,可昌浩的表情丝毫也逃不过他的锐眼。他心里一凝,“难道?不会吧……”莫东联心里震惊地想道。再看麦克鲁异样的神情,莫东联明白了。

  “浩儿,刚才在花园救你的是谁啊?”莫东联问道。

  这是所有人都在等待的问题,不过,有莫东联在,谁也没有发言的权利。

  大家的精神一震,竖起了耳朵。

  “哦,其实,我也不是十分的清楚,他是我在学院时的一位最好的学友,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那么凑巧地来救了我,当时,我是想问个明白,可他说还有什么十分重要的事要先做,不过,他会来找我的。”昌浩缓缓地道。

  “今天的事情说不定和他有关,虽然他是你的朋友,还在你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救了你,不过,也不能排除他和这件事无关。”莫东联道。

  昌浩自然明白莫东联的意思,确实,长平那么凑巧地在这里就了自己一命,确实是有些可疑。

  昌浩自己的心里也很遗憾。

  不过一切只有等到和长平见面后才会清楚的了。

  现在,要对付的应该是麦克鲁的事才是正事。

  “既然,你要我死,那也就怪不得我了。”昌浩心里恨恨地道:“这次,如果不是长平恰好救了自己,现在自己只怕真的让麦克鲁的阴谋得逞了。”

  杨主任终于走了进来,他的神色有些异样,进来的时候眼光扫了一下麦克鲁。

  莫东联心里明白了。

  昌浩的心里更是清楚。

  惟有麦莲丝恨恨地道:“知道是谁了吗?找到了这个人,不杀了他,我不甘心。”

  说完,麦莲丝目光温柔地看着昌浩。

  “杀了他?是吗?”昌浩心里冷笑着。不过对麦莲丝对自己的深情他还是心里一阵阵的甜蜜,他回了一个感激的微笑。

  坐在昌浩对面的戴丽丝看着昌浩对麦莲丝深情的表情,眼睛不禁有些异样,似妒似怨。

  麦克鲁看着杨主任看自己的表情,知道自己被查出来了,他脸如土色,浑身都软下来。

  “怎么样?事情清楚了吗?”莫东联道。

  “是的,”杨主任道。

  昌浩冷笑问道:“是谁?我想,问题一定出在我们‘开发部’里,是吗?”说完,昌浩的眼睛扫了一眼麦克鲁。

  麦克鲁吞了口口水,如果这里有洞的话,他一定就钻进去。

  他也想过趁真相还不明了的时候,跑出去,可现在,他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事情会多糟呢?他不敢想象。

  杨主任的回答让所有的人都大跌了眼镜。

  

第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