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浩,”麦莲丝从后面抱住昌浩的腰,脸贴在昌浩的背部道:“你不要再难过了,阿砾乌做了那种对不起你的事,你又何必为他伤感呢?”

  “你也认为阿砾乌会出卖我,甚至派人谋刺我吗?”昌浩冷冷地道。

  “可事实是阿砾乌真的出卖了你呀,你不会不相信爹的话吧?”麦莲丝道。

  “现在已经没有任何证据,我相不相信还有什么关系?”昌浩拂开麦莲丝环抱的双手,走到床边躺了下去。

  这是一间十分豪华的卧室,各种高科技产物应有尽有。

  麦莲丝过来靠在昌浩的胸膛上,一句话也不敢再说。

  “莲丝。”

  “恩。”

  “明天我要离开这里一下。”

  “呃?”麦莲丝惊奇地道:“你要去哪里,难道你不知道有人要行刺你吗?你怎么能到外面去呢?你要去哪里呢?”

  “我要到‘风神市’去见一个朋友。”

  “就是在‘特蓝市’救了你的哪个怪人吗?”

  “不错。”

  “对,莫叔也说你的那个朋友那么凑巧在那里救了你,一定有问题。去找他问清楚也好,不过,你会不会有危险?要不,我跟你一块去?”

  “不,你不能去。我要一个人去。而且,我要去哪里,你都不能跟任何人说。答应我,无论是谁都不能说。”昌浩翻过来压住麦莲丝。他的眼睛坚定地看着她道。

  麦莲丝喘息地双手抓紧昌浩:“我答应你,无论谁也不说。”

  同样是在书房,麦克鲁站在麦定天面前。

  “爹,我要怎么办?”

  “首先,‘兵工集团’的人一定不会放过你,他们一定在会附近找机会找你。所以,你哪里都不能去。”

  “难道我就一直在家里吗?如果这样的话,我不如死了算了。”麦克鲁愤愤道。

  “我已经想过了,我会把你送到一个地方先居住一段时间。”麦定天道。

  “爹,为什么我一定要走呢?我们为什么要怕他们呢?”

  “不是我们会怕他们,而是你一定要怕,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他们想要暗算你,让你死的不明不白的简直太容易了。”

  麦克鲁知道麦定天说的话是事实。“兵工集团”的人几乎全部是“傲江族”的人,而“

  傲江族”不属联合政府管辖,而且他们是好战的民族,没有多少人会去惹他们。

  “那我要去哪里呢?”麦克鲁无奈地道。

  “我要你到你二爷那里去。”麦定天一字字地道。

  他的语气不容麦克鲁反抗。

  麦克鲁哭丧着脸道:“你要把我赶到‘明王星’那个枯燥无味的二爷那里去吗?”

  “不错,你要到那里换你二哥回来。”麦定天面无表情地道。

  “该是你二哥回来展示身手的时候了。”麦定天憧憬地道。

  “五田老师,”我找到了五田老师道:“听说你在找我?”

  五田老师表情奇怪的看着我。

  “不错,我想你应该知道我找你为的是什么事吧?”

  “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但听了学友们说,总算明白了。”

  “班达布的事是你做的吧?”五田老师皱眉道。

  “我也不知道,等我见了班达布后才能确定。我有件事想问五田老师,不知可以吗?”

  我道。

  “有什么事,尽管说。”

  “其实是和班达布有关的。那天他们找到了我,当时班达布往来,那时我感到脑神经似乎有能量波动,然后,班达布自己就掉了下去。当时,我的能量我自己也不会应用,也不知道是否是受了我‘精神能’的影响呢?”

  “你不知道怎么应用‘精神能’吗?”

  我点了点头。

  “老师,‘定神术’的能量是不是可以透过眼睛直接对别人进行控制呢?”

  五田老师真的诧异了。他道:“这个是最普通的应用‘精神术’的办法啊,你真的不知道?”

  我点头道:“我是真是不知道,那照这样说来班达布的确是受了我‘精神能’控制了,不过我现在还是搞不懂是什么使得班达布出现这种情况。”

  事情终于有点眉目,不过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形,五田老师也是说不上来。

  “这样看来是班达布不小心受了你的神经封印,而使自己的神经无法自控……想来是这样的。”

  不过最高兴的还是我了,因为我已经知道了其实“精神能”可以由眼睛直接对对方控制的。

  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如何的应用,但想来不会是多么复杂的事。

  因为,五田老师已经说了那是最普通的应用方法了。

  现在,就是要去为班达布解除禁制了。

  我和五田老师来到了“市立医和总院”,进了班达布的病室。

  班达布果然在病床上不住地颤抖着,看了我进来,他的眼睛闪着十分复杂的神色。

  我可以发现之间有着乞求和怨毒。

  不过,我并不管他。

  我的“精神能”侵入了班达布的脑部,进入了他的主控神经,果然我在他的神经网里发现了肢体的神经闭塞住,而且还有一部分外来的能量阻碍着神经系统的运转,那显然就是我的“精神能”。

  我轻而易举地疏通了班达布的神经网,让它们重新的又自动运转起来。

  五田老师在一旁看着我的举动,他也感应到了房间里能量的游动,让他感到吃惊的是在这几天来我的能量明显的有很大的变化,以前我的能量在他的心里就象是一杯纯净水,一眼就能看透,而现在我的能量他已经无法看透。他沉思着:“定神术果然奥妙,这位学生只修炼了几个月的时间,短短的几天就有这么明显的不同变化,如果我以前不怕危险而修炼成功的话,现在的我该是在怎么样的一个境界呢?真是可惜。”

  班达布的身体开始慢慢地正常了,为了不必要的麻烦,我在他的主控神经里下了道命令,班达布安静的睡着了。

  “他怎么啦?”五田老师终于问道。

  “他果然是受了‘精神能’的影响,现在已经好了,不过,我还要去见段青刑,怕他找我麻烦,我让他先睡叫一觉。省得麻烦。”

  “是这样啊。我也没有想到问题真的是出在你身上。唉!定神术果然神奇。”五田老师摇头概叹道:“你有如此福缘得到这样的奇技,可千万要好好应用,可不能仗技欺人。”

  五田老师对我的“定神术”显然十分重视,每次见面总不忘叮嘱一番。

  出了病房,我到另一楼层的病房见段青刑。

  段青刑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他一见到我,显得十分的高兴和激动。但他马上怪我已经既然已经出关了,为什么到现在才来看他?

  我笑着告诉他,在我闭关出来的第一天,当我知道他受伤的时候,就赶来看他了,不过他那时正在熟睡,所以就没有吵醒他了。

  段青刑其实并不是真的生气,听了之后,他笑着对我说:“其实,高志远他们已经来对我说了,这几天所有人都找不到你,都很担心,你到底去哪里了?”

  我迟疑地没有说出话来,因为我如何向段青刑说我遇到了外星场物帮它们迁移还学会它们的技能的事呢?他们不会相信的,在以前如果有人跟我说这些话,我也绝不会相信的。不过我还是跟他说我无意间知道了“傲江族”的人要暗算昌浩而我赶去通知的事,至于“傲江族”的刺客被我给杀死,我就没有说了。

  段青刑听了之后,不禁急问道:“那昌浩现在没有事了吧?”

  我笑着说:“当然不会有事了。那刺客已经被杀死了,我想昌浩现在一定已经回到了‘科动酋文市’的总部了。”

  最后问题又回到了我是否真的有把握进行挑战赛。

  以前也许真的不是很有把握,不过现在嘛,经过了和哥利市他们几人交手的情况来看,我现在的把握可是十足的。

  段青刑看我充满信心的样子,也激动地道:“我就知道长平学长不会打没把握的仗的,我要赶紧出院,好去为学长加油。”

  我和段青刑谈了很长的时间才回学院。

  在回学院的时候,我的脑子里又浮起了一个鲜明的身影。我是真的不知不觉的爱上了瑞芬老师了。什么时候的事呢?我摇摇头,可是一直无法控制心里砰砰跳的感觉。这就是昌浩说的所谓的爱情吗?

  爱情就是这种感觉吗?我不懂。

  “唉!”我叹了口气。

  当我发现地方有点不对的时候,我竟不由自主地飞到了“明智学堂”所在的校庭西区。

  (终于要写到夏长平的感情戏了,典玄在这里忍不住地停了下来,在感情方面我能够写好吗?心里不由地揣揣不安,虽然以后的情节在典玄的心里已经有谱,但只是大概而已。夏长平和瑞芬老师的感情只是过渡还是会有结果,答案我也没有。唉!)

  我呆呆地看着“明智学堂”的校舍,一边“精神能”不由自主地往那里延伸过去。

  就在我快要感应到那里的信息时,突然一个声音在我的头上响起。

  “喂,你呆在这里在想什么?想要干什么?”

  我吃了一惊,能量赶紧往回收。

  我就象是做贼心虚似的脸陡地红了起来,有点不知所措了。

  我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少女飘在我的上方一脸冰霜地瞪着我,她马上认出了我。

  “哦,原来是你,你来我们学堂想要干什么?”

  我对这个少女没有什么印象,不过我可不想得罪她。基于爱乌及屋的心里吧。

  “哦,我只是随处转转,刚刚到了这里想到了一些事,所以停下来想想。”我有些紧张地说。

  “我叫莫莲娜,听说你要进行挑战赛,真佩服你的勇气,不过听说今天你三拳两脚的就打败了‘工毅学堂’哥利市等几个人,看来你还真的有实力。”莫莲娜微笑地道。

  我忙和气地向她点头道:“过奖了。再见。”还是赶紧走为上策,我心里想着。虽然我十分的想见瑞芬老师一面,不过话说回来,就是见到了我能说什么呢?

  “喂!”莫莲那见我匆匆地要走,忙叫道,“等等!”

  “有什么事吗?”我停住问道。

  莫莲娜的脸有些发红,眼睛更是闪着似水秋波,她咬了下嘴唇,久久才道:“你……我…我…我预祝你成功。”

  我诧异地道:“哦,谢谢。”

  女孩的心事我当然不会懂,莫莲娜的表情显然已经说明了一切,她喜欢我。

  而我从没和女孩子打交道的经历,所以我听了莫莲那的话心里的反应是“她真无聊”。

  我有些泄气地飘回“力量学堂”。

  “长平学长回来了。”

  同一句话,同样的一群人围了过来。

  “你去见五田老师怎么样了?”高志远问道。

  “班达布已经好了。”我向他们解释着。

  “难道,班达布真的是受了你的……”高志远迟疑地问道。

  “其实,我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真的不知道怎样说,我叹了口气走到一旁,不知怎的,我的心情突然十分的低落。因为瑞芬老师的问题吗?我问自己。

  我摆手道:“我们的教官不在,你们也要好好的练功,争取机会上修行台强化自己。我要先回宿舍去。”

  高志远他们看着我飞了出去,也没有说什么。

  不过今天我三拳两脚的就打败了“工毅学堂”哥利市等几个人,对他们的激励也十分的大,所以我一走,他们也精神抖擞地练了起来。

  院长室瑞芬站在院长的面前,秀气的眉头微皱着:“院长,到了今天,我还是忍不住的跑来问你了,因为,这件事我一直想不通。”

  院长依然似泥菩萨似的坐在那里。

  声音又从四面八方的传来。

  “请说。”

  “这次的全球性的古武术大赛的比赛,是不是每个学院都希望派最好的学员参赛?”

  “不错。”

  “那院长你就没有对这次的选拔大赛有点意见吗?”

  “你想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既然我们学院要派最好的学员参赛,那五名选手真是本学院最好的吗?”

  “……”

  “据我所知,‘灵信学堂’的威克尔的技能比别的学员都要强,可副院长因为威克尔为救本班的塔尔明而把他取消了参赛资格,我觉得对学院威克尔本人是不公平的。”

  “其实,取消威克尔的参赛资格的决定是经我授意的。”

  瑞芬吃惊地道:“当时院长并不在场,而副院长也是在那时临时的决定取消威克尔的资格,怎么可能是受院长的意呢?”

  “你不要吃惊,其实,在整个的选拔赛我都看得一清二楚,只是你们没有发觉而已。不过你别吃惊,我早就知道事情会起变化。”

  “会有变化?”瑞芬遗憾地道。

  “对,因为本院已经出了个意想不到人物,也许他会改变很多已经注定的事。”院长莫测高深地道。

  “会有什么什么变化呢?”瑞芬从院长室退了出来,心里不由地思付着。

  刚好,副院长也匆匆地赶了过来,他向瑞芬点了点头,然后匆匆地进了院长室。

  “院长,事情果然如你所料,班达布的神经果然是受了夏长平的限制,现在经夏长平一去,果然已经好了。”

  “他果然也修炼成定神术了。”

  院长用了个也字,难道他也修炼成定神术了吗?

  副院长走了之后,院长室陡地涌起了一股股不同的能量体,在整个房间里突然成了一片混沌的世界,其间还隐隐地有电芒闪射。

  然而能量只是在室内冲撞着,室外依旧是一片宁静。

  

第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