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武斗场地——挑战赛

  “长平,有信心吗?”昌浩在一旁问道。

  我沉默不语。

  良久,我才叹了口气道:“等会儿,你见了威克尔和翻天量再问我吧。”

  我早早的就和昌浩来到了武斗场地,虽然昌浩现在已经不是“风神学院”的学员,但他总曾经是这里的一分子,所以,副院长和一些教官、学员看见昌浩竟出现在这里,虽感意外却也没有说什么。倒是学友们见了昌浩却另有一番高兴之景,特别是段青刑更是拉着昌浩问长问短的。

  另外的几名选手终于也上场了,因为是我和威克尔两人挑战另五名参赛选手,所以,翻天量、莱迩回施、梨可飘、洪宝珍、麦天五个人将分成两组接受我和威克尔的挑战。

  这样说来,比我一个人挑战他们五个人来说似乎是轻松多了。

  比赛将要开始……

  副院长站了出来,宣布道:“各位学员们,由于种种的原因,有的学员对我们学院选拔出来的参加‘古武术大赛’的选手不服,故此举行挑战赛,我们学院对此是赞许的,因为这代表我们学院又出好手。同时,也为了再次的选出更好的选手,所以,我们学院商议决定‘灵信学堂’的威克尔也破例地和夏长平学员一起参加这次的挑战赛。我们将从这次的挑战赛中挑出我们学院武技最好的学生来参加这次的古武术大赛。”

  副院长说到这里咽了口气接着道,“现在我宣布五名选手分成A、B两组,由威克尔和夏长平两位学员抽选各自的对手。A组是由翻天量学员、洪宝珍学员两人组成。B组是由梨可飘学员、莱迩回施学员、麦天学员组成。现在请两位挑战选手上前抽出各自的对手。”

  我选中的是A组,也就是将和翻天量、洪宝珍决斗。

  威克尔不用说只能选中B组,他将和梨可飘、莱迩回施、麦天决斗。

  “现在武斗赛开始,第一场首先由夏长平学员和洪宝珍学员决斗。第二场由威克尔和莱迩回施决斗。”

  “长平学长,加油啊!”

  “加油!”

  “……”

  学友们纷纷打气地道。

  我挥了挥手,同时也和昌浩互拍了一下手掌,这是我们以前在一起时都习惯用的动作,表示加油的意思。

  那边的威克尔也向我挥了挥手,我向他点了点头。

  我转头望向主席台,那里有一个让我心动倩影。我叹了口气,可惜我没有机会拥有她。

  而有着学院第一美女之称的洪宝珍手里握着一把又细又长的银色长剑斜指着地面,面若寒霜地注视着我。

  一股斗气已经在场上流转,我抛开一切,迈开大步往场上而去。

  我从怀中抽出一把粗如食指长仅半米的钢棍,那是不得以要用的武器。

  因为,洪宝珍用的是把利器,如果我只用空手战胜她的话,虽说不是不行,但起码会受点伤,这对我后面的决斗将有很大的影响。

  洪宝珍见我竟用兵器显得有点意外,不过看她的样子似乎对自己深有信心。

  “准备好了吗?我可要进攻了。”

  望着洪宝珍绝美的面容,我的心不由一荡。很是奇怪,在以前我对异性根本不会在意,可近来不知怎的,自从发现自己竟偷偷的喜欢着瑞芬老师后,竟对一些异性有些异常的反应,为什么会这样呢?我想不透。

  我甩了甩头,向洪宝珍点头道:“开始吧。”

  洪宝珍叱喝一声,剑如急电的往我刺来。我展开短棍,同时飘动身体,闪避着洪宝珍的剑芒。

  剑和辊相交发出“叮叮”的急促的响声,在刹那间洪宝珍已经向我刺了九十一剑,每一剑都指向我的要害。

  有一次我和她擦肩而过时,鼻子闻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体香,在愣神时,她的一剑刚好洞穿我的衣裳。冰冷的剑身滑过我的肌肤,我打了个寒战。也让我模糊的精神刹时清醒了过来。

  我不敢再想其他的事情,抖擞起精神,一一接下了洪宝珍的九九八十一招的“女神传昂剑”。

  洪宝珍眼看久攻无效,挥退了我之后,自己也飘退到离我有十米之遥。

  只见她又使出了在选拔赛对付麦天的那一招。

  奇怪?并不相同。

  在看台上的高志远因为见过洪宝珍和麦天决斗的情景,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反应。

  洪宝珍把剑平横着举到和眉心一样的高度,左手并成剑决,两指自剑身滑过剑尖,只见滑过之处的剑身陡地闪亮了起来。剑体蒙上了层层的能量,同时,剑尖之处的能量寒芒吞吐不定的爆出一米之长。

  看着这异常的情景,我不由地停了下来,把短棍横举在胸前防护着。我知道洪宝珍要使出她的特殊技了。

  我的真元能从体内游离而出,在身前布起一道防御罩。突然我感到在我布起防御罩时,竟然感应到一股和我同属性的能量竟自动附吸而来,原本薄薄的防御罩竟然厚了许多。

  原来我现在的真元能只要和外空间的能量接触就可以吸收同属性的能量,而不需要从身体游离出几条的能量才能吸附空间的能量。

  这真是一大发现。

  不过就在我惊喜不已时,只见洪宝珍剑身突然爆亮起来,只见她娇喝一声,手腕挥处,和剑身上的剑芒突然离剑而出,一道道剑芒向我急射而至。

  我大吃一惊,脚底布满真元能往地上一踏,地面上的石砖一块块地飞射而起迎向那一道道能量剑芒。“蓬蓬”连响,尘土飞扬。我连忙趁机急急地跃上天空。

  而这时,洪宝珍又连连的挥动手中的长剑,能量借助剑体幻化成剑芒一道一道的往我飞射而来。

  高志远他们在一旁看得都张大了嘴巴。没有想到洪宝珍的技能和不久前的变化竟如此之大。他们不禁为我暗暗担心。原本技能最低的洪宝珍竟然变得这么厉害,那翻天量他们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此刻在空中的我也感到应付唯坚。

  望着一道道象子弹一样向我飞射而来的剑芒,我有些应接不暇,而且在空中显然比在地面危险。

  我发出一掌,震偏了向我正面而来的三四道剑芒,赶紧向地面落下。

  而在看洪宝珍,她显然也花费了很多的真元能,看起来已经有些疲累。这种特殊技显然要浪费很大的能量。我心里想,还好我的各项技能都有很大的提高,不然的话,这次绝对是躲不过洪宝珍的“飞剑射芒”的。

  现在该是我反击的时候了。

  我足尖向地一点,身体如脱弦之剑般的向洪宝珍飞去。

  而这时,洪宝珍的剑尾依然还留着一米多长的能量剑芒。她把剑高举头顶,凝视着我急快的身影。就在我欺进离她仅两米远的距离时,她才挥剑向我急劈而下。说的虽慢,不过才仅几秒时间。

  我吃了一惊,原本还以为洪宝珍还会再次的飞射出剑芒,没有想到竟然是整支剑向我进攻。

  所有人都吃惊的站了起来,因为他们的眼睛此刻看到的是我的身体自动的迎向洪宝珍的剑,同时,整个人被分成了两段。

  这当然是他们的错觉了。

  眼看剑芒匹练般十分凝历的朝我劈来,我只来得及身体急快的一闪,可惜的是我的头发却无法逃过被短的命运。场上的头发飞舞。

  其实那个被分成两段的是我虚影,连洪宝珍都以为我真的被杀了,就在她的情绪波动的时候,我已经闪在她的身后,用右手锁住了她如脂温滑的雪白脖子。

  当我的手一接触到洪宝珍的肌肤时,鼻端闻到她身体散发的体香时,我的心不知怎的竟有一种翻江倒海的说不出的异样感觉。男性的反应十分强烈地展现。

  赶紧微微地挪开动身体,我的手有些颤抖,声音也有些不稳定的道:“你输了。”

  而这时,所有人才发现虚影消失,而我却已经制住了对手洪宝珍了。

  “我认输了。”洪宝珍声音竟也有些颤抖地道。

  当我放开她的时候,她回头看我的眼神竟似乎带着欣喜的模样。

  是我的错觉吧,洪宝珍输给了我怎么会有欣喜的表现呢?

  这一场武斗虽然时间很短,但却十分的危险,我到了现在才松了口气。

  第二场就看威克尔的了。

  第二场是威克尔和莱迩回施的武斗。

  仇人相见是分外眼红,莱迩回施眼睛闪着凶光瞪着威克尔,现在的莱迩回施对自己似乎充满信心,他竖起拇指,然后再倒指着地,表示威克尔将不堪一击。

  看着莱迩回施嚣张的神态,威克尔只是一笑置之。

  “莱迩回施学长要加油!把他打趴下,再踩他几脚哦!”

  “加油……”

  “……”

  莱迩回施举起双手似乎已经胜利凯旋一样。

  台上的老师们不禁摇头宛尔。

  而“灵信学堂”的学员却在一旁对莱迩回施大喝倒采。

  台上的五田老师不禁直直摇头,他对自己的学生也不禁有些不满。

  老古董在旁边笑道:“看来你的学生对自己十分有信心哦,咦?你的脖子有毛病啊,干吗一直摇个不停的。”

  “你这老家伙就会取笑,你是有能耐,也是有福气,才会收到象威克尔这样的人才。”

  五田老师道:“要知道不是武技的问题,而是他们的素质不同,你赢了也不光彩,就看你能不能赢‘力量学堂’的那一个。”五田老师说着嘴角朝我的方向努动。

  老古董干笑着不答话。

  而在场上,莱迩回施也在向威克尔频频进攻,场上滚动着阵阵掌影。威克尔双手挥动,和莱迩回施硬碰硬的斗在了一起,两人你来我往的谁也没有占到便宜。

  威克尔也皱起了眉头,看来莱迩回施他们接受了大天武师的教导果然进步非凡。观看洪宝珍和莱迩回施两人的武技都有很大的提高,缺点也十分微小,大天武师果然不简单。

  这时莱迩回施掌中打出一股劲力强劲的掌力,威克尔眼看久攻不下也有些生气,他也运起一掌迎上莱迩回施,两人的掌一接触,竟然连在一起没有分开,而两人的掌力就从他们的手掌向四面散发而出。

  周围的场地被两人的能量冲击得四处碎裂,破片还射向观众席。有的学员不小心躲避不及被刮伤了。可见两人的力量有多大。

  现在两人是在以自己的真元能相拼。场中两人的中心的能量开始外溢,尘土又开始飞扬,就在人影快看不见的时候,两人的手掌分开了,周围的尘土被震得四处飞散,两条人影各自向后跃开。

  威克尔脸色发白地看着莱迩回施,莱迩回施气喘吁吁地回看着威克尔。他的眼珠子不住乱转不知在想着什么?看情景,莱迩回施的能量似乎稍微弱了一点。

  威克尔慢慢地闭起了眼睛,后面还有两个对手,如果不快点战胜的话,自己的能量一定消耗得太快,对后面的比赛将有影响。看来是该使出特殊技的时候了。

  威克尔脚蹲马步,缓缓地扬起了双手如抱太极一般的。他喝道:“吸——”一股能量暗暗涌向莱迩回施。

  莱迩回施只觉得有一股强大的吸力吸引着自己朝威克尔那边前去。

  他虽然抗拒着,但吸引力十分的强大,自己慢慢的一步一步地被拽了过去。

  陡地威克尔大喝一声:“吸——”莱迩回施象个飞弹似的被吸了过去,可是莱迩回施眼睛却闪出一种阴险的光芒。

  威克尔又一声大喝:“纵——”他的双掌陡地翻开,双掌印在莱迩回施的背上,而这时,莱迩回施却突然转过了身体,以胸膛接住威克尔的双掌,他的脸闪着阴险的笑意。

  威克尔觉得自己的双掌如打在钢铁一般,刚道不好时,莱迩回施已经飞起了一脚狠狠地踢中了自己的胸膛,自己被踢得离地飞了起来。自己的护体真气刚运转一半,莱迩回施的连续飞踢又在自己的身上狠狠地踹了过来。

  威克尔的护体真气被踢散的同时,终于抓住了机会,一把抓住了莱迩回施的左脚,用力地把他甩了出去。同时也缓了一口气来。

  隐隐的觉得胸口发闷,威克尔知道自己不小心着了道。

  原来,莱迩回施在自己被威克尔吸了过去的时候,料到威克尔一定会使出“皇者连续技”“吸劲”的下一招“纵式”击打自己,所以他在一刹那时将计就计的把五田老师教导的“

  钢身铁骨”的护体气劲移到胸膛处,接住了威克尔可摧石碎铁的一掌,然后再趁机的反攻。

  果然成功了,威克尔中了自己的“连续飞踢”一定受了重伤,莱迩回施在一旁得意地想着。

  那就赶紧“趁他病要他命”好了。

  莱迩回施向威克尔冲了过去,不过自己的胸膛刚才被打的实在有些难受,气血似乎还在翻腾,不过威克尔应该比自己更难受才对。

  莱迩回施打算使出拿手的好戏“巨人摔”解决掉这个让自己吃败仗的家伙。可惜的是老虎虽病犹有余威,更何况威克尔并不如莱迩回施想的受伤那么重。

  莱迩回施刚要抓住威克尔的腰,因为他看见威克尔的嘴角留出了鲜血,以为他已经没有什么反抗的能力,自己的“钢身铁骨”应该够防御全身的了,所以莱迩回施放开手脚的就去抓威克尔的身体。

  他还在幻想着自己怎样再把威克尔也打得无还手之力,就象自己对付阿塔木一样,莱迩回施凶残的血开始沸腾了。莱迩回施抓起了威克尔的身子,轻易地提了起来。

  “咦?不对!”莱迩回施喊道。因为他手里的人根本毫无重量,他就象提着空气一般。

  当然,他提的是威克尔的幻影。

  “这怎么跟我有点一样?”我在台上付道。

  其实这是威克尔的另一种特殊技“幻影残拳”,这也是“风神古武术学院”的十大特殊技之一。

  这种特殊技学的人并不多,而老古董恰好是其中的一个。

  而我的身法和“幻影残拳”虽有些一样,但实质是不同的,我纯粹是凭借自己的能量迅速移动身体,而不是学“幻影残拳”的精髓。

  当莱迩回施觉得不对后,自己的头部已经受到威克尔的一踢,脑部传来一阵巨痛,眼前一黑,莱迩回施晕倒在地。

  第二场威克尔也险胜了。

  翻天量的脸浮起轻蔑的神态。看来我和威克尔的表现在他看来是太差了,所以他才会有那样的表情。

  “天学长,”翻天量喜欢别人叫他“天学长”而不是“翻天量学长”,所以他的学友们也都习惯地叫他天学长了,哥利市在旁边问道:“天学长认为夏长平和威克尔的武技怎么样?”

  “就凭他们所表现的武技也敢进行挑战赛,我真的认为院长的同意是不是有问题?”翻天量轻蔑地说,他连院长也似乎不放在眼里。

  第三场将由我和翻天量决斗,这也将是最精彩的一场武斗。

  结果会是怎样呢?

  是赢?

  是输?

  ……???

  我沉默地坐在一旁看着威克尔退场,接下来又该轮到我上场了。

  从大天武师那里出来的人还真是让人无法不吃惊,他们的武技进展也大出我和威克尔两人的意料之外,所以我们开始的武斗都显得有些辛苦,可是这也代表下面的人将是更加的难斗。

  翻天量的武技会进展到什么程度呢?

  我又要施展什么样的技能才能过得了他这一关呢?

  “长平,你有信心吗?”昌浩在一旁说道。

  离开学院这几个月,昌浩也没有想到莱迩回施和洪宝珍等几个人会有那么大的进展,心里也不禁为我担心。不过他接着想到我那奇异的“定神术”,那才是最神奇的武技,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才对。

  “长平,加油啊!”昌浩用力地打了我一下,说道。

  “长平学长,有把握吗?”邱星佳在一旁问道。

  “到现在这个时刻,没有把握也要上,是吗?”我反问道。

  邱星佳摸摸脑袋,神态滑稽,我不禁被他逗得笑了出来。原本有些沉重的心情也轻松了起来。

  “现在请夏长平学员和翻天量学员举行第三场的挑战赛。”

  我吸了口气,和昌浩互拍了一下手掌,邱星佳也举起了手要来和我也拍一下手掌,而这时我已经站了起来,转过了身,没有看见他的举动。

  邱星佳的手就停顿在空中,尴尬地收了回来。高志远他们见了不禁大笑了起来。

  昌浩用手轻拍了一下邱星佳胖胖的脸道:“等下次吧!”

  听到后面学友们的微笑我不知情地也回过头向他们点头微笑,学友们见了又“哄”的笑了起来。

  我们这一区的气氛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天学长,你看他们似乎不把你放在眼里呢?看他们笑得多欢,一定是在嘲笑我们。”

  吴常有那次被我教训了一顿,他一直对我怀恨在心,现在看了我们那边的情景,不禁以自己的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地在旁边鼓噪道。

  翻天量向来便是心高气傲的人,看了这种情景,嘴里虽不说,心里可气愤得不得了。

  我吐了口长气,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注视着翻天量,同时我的真元能在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运转。

  一场大战将要展开。

  我们久久地互相对恃着,场上的气氛异常的凝重。周围的人也觉得自己都快透不过气来了。

  动了。

  就在翻天量的肩膀有一丝的晃动的时候,我先一步动了。我一指朝翻天量的手肘点去,这是他唯一落出的破绽。

  翻天量的眼睛一凝,竟然也挥出一指朝我的一指点来。

  我们的手指碰在了一起。

  我感到从手指处传来一股强猛的气劲,我的手指被迫震开。

  而翻天量的另一手也朝着我的胸膛击打了过来,我和他交了一掌,各自的分开。

  试探性的对招使我们彼此心里有数。

  我发现我的真元能不如翻天量深厚。

  翻天量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他开始用掌劲逼我和他对打。强大的能量裹住了我的周围,我的行动渐渐受到限制。

  我们对了有三十多掌,我的手臂被震得渐渐发麻。

  我想要引翻天量上空中对决,可惜的是翻天量的真元能似乎用之不尽似的,包裹住我周围的能量一点也没有减弱的趋势。

  翻天量竟是采用硬磨的方法想要使我的能量减弱,我现在要采用什么办法来改变这个局势呢?

  这时翻天量又向我连拍了五掌,我只得左右闪躲,可惜的是他的掌力已经封住了我所有可能移动的方位。

  我一一接下了他的五掌,而我这时也发出能量更强的掌力。翻天量想是没有想到我竟然会主动的还击,在诧异之下,也大喜。

  他认为我已经在做困兽之斗,虽然我的掌力强劲,可他似乎不想让我有占到上风的机会,忙摧出比我更强劲的掌力,这一下正中我的下怀。

  我猛地把掌力回收了一半,同时借着他这一掌脱离了他的能量控制区。

  翻天量惊觉上当已经来不及了,我已经飘在离他有十米远的空中了。

  我赶紧趁机散发出几股真元能,这时空间中的同属性的能量急快的向我身上附吸而来。

  而在地面上的老师和学员们却看到了这样奇景,只见一道道的白色光体不知从何处而来,竟朝着空中的我聚集,而我本来清晰的身影,竟渐渐的蒙上了道道光芒。当然我自己是不会知道这种情景的。

  翻天量只楞了楞,他马上意识到我是在吸收能量,虽然不知道是怎样吸收的,但他的判断绝对不会错。

  翻天量已经意识到自己的战斗将要正式开始。

  他的足尖在地上一点,整个身体如脱弦之箭向我急飞而来。

  同时双手爆发出一片光芒,猛地离掌而出,我没有想到翻天量的反应这么快,躲避已是不及,还好我及时地吸收了大量的能量,还可以应付他这一掌。

  “蓬”的一声巨响,就好象在空中打了个响雷般震耳欲聋。

  而我也被这一掌击得直往空中及飞而去,而翻天量也被震落地面上来。

  翻天量在地面昂首看着我在空中成一个小点。

  他猛地双足往地上一蹬,身体又象火箭般的射上空中,地面也被他这一蹬给蹬出了一个大洞,一时间尘烟弥漫。

  地面上的人也都仰头看着我们的空中之战。

  天空上又传来能量互击的沉重声响。

  好久,两个黑点终于终于渐渐变大,我和翻天量下来了。

  翻天量首先着地,我也接着落了下来。

  没有人知道我和翻天量谁占了便宜?

  因为现在我们两人的表情都很沉重。

  “呀!”翻天量大喝一声,整个人旋转着朝着我飞来。

  一刹那间他也使出了和莱迩回施一样的“连续飞踢”,但威力看来不知比莱迩回施强了多少倍。

  我也旋转着踢出飞腿,一一挡住了翻天量的招数。“蓬蓬”连响,翻天量的“连续飞踢”被我一一挡了回去,而我还趁翻天量力歇的时候奉送给他一脚,这一脚也是打在他的脚底,不过力量倒是比他大,把他远远的踢了回去,翻天量在空中几个翻腾,落在地上时,还禁不住我的余劲,又连续地踉跄了几步。

  现在我占了上风。

  “好耶!长平学长加油!长平学长加油!”

  “……”

  翻天量铁青着脸,他的能量消耗了很多,不过他奇怪的是为什么我的能量消耗反而比他少呢?

  其实,我在战斗中明白了一个道理,就是我可以在武斗中从身体散发出一条能量带,它不但不会防碍到我真元能的运转,还可以自动吸纳能量空间中的能量,虽然只是一点点,但聚少成多,一边在我消耗能量的时候,一边在补充能量,这样下来优势已经是很明显的了。

  所以,现在我的能量起码比翻天量的能量多了一倍。

  而现在是换我来逼翻天量和我对掌了。

  没有想到翻天量的身法竟十分迅速飘忽,他不想和我对掌的话我连他的衣襟也摸不着。

  我知道翻天量在趁机修养体力,如果我不快点打赢的话,输的人可能就是我了。

  我突然站定,双手扬起,这是我要发“能量球”的先兆。

  “天学长,小心,他要发能量球了。”吴常有在一旁大叫道。

  翻天量皱起眉头,对吴常有的大叫深感不满,暗道:“凭我的身法,要闪避他的能量球攻击还不容易,用得着那么大叫的提醒我吗?”

  而这时我手中的慢慢地聚起了一个发光的“能量球”球体,“能量球”并不大,比那次对付塔尔明时还要细小。

  塔尔明在一旁看我发出那样小的球体不禁说道:“看来夏长平的能量消耗不会比天学长少,你们看他那个球体比和我武斗的时候要小太多了,夏长平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天学长能轻易的赢得胜利的,你们不需要担心了。”

  “是啊!”吴常有听了也恍然点头。

  而场上的我已经把“能量球”击了出去,“能量球”迅速地朝翻天量而去,翻天量此刻只想要赶快的恢复体力,他巴不得我再发几个这种需要大量能量的“能量球”呢。

  因此,他向旁一跃躲开了。

  其实,这正中我下怀,因为我发出的“能量球”现在根本就不堪一击,如果翻天量随便的打出一掌的话,就能够轻易地打落。

  不过我认准翻天量现在只想要恢复体力,一定不会击打“能量球”的,果然如我所料。

  “能量球”在旋转着,我的手指并成剑决,手指指处,“能量球”已经改变了方向向翻天量尾追而去。翻天量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能量球”还会自动的转弯追上自己,他现在还以为是我识透了他的方向才会转弯的,所以他又向另一边越开。

  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那个“能量球”已比刚刚的大了一半,这就是我的绝招,“能量球”不但受我的控制,还可以吸收能量空间的能量来补充自己,而且吸纳的速度比我还要快。

  所以当翻天量再次发现“能量球”竟又追了过来的时候,才明白原来“能量球”是受我的控制的。

  可当他想要击打“能量球”的时候,才发现“能量球”不知什么时候从一个手掌大的球体长成了如脸盆般的大小。

  “能量球”还没有击中自己时,自己已经感到自“能量球”散发出一股超强猛的能量,这股能量不是他所能抗拒的。

  现在他才后悔为什么自己一开始不击落这个祸害。

  “能量球”越来越大也越来越迅速。而我干脆飘上天空,遥控着“能量球”追着翻天量的屁股移动。

  而场上的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看着这奇怪的一幕。

  “怎么?这小子是怪物吗?”老古董在旁边咋舌道。

  五田老师摇摇头,他没有想到我还会有这一手,这绝对不是“风神古武术学院”的十大特殊技之一,那我是怎么练成这种不可思意的武技呢?

  场中的情景画面的这样的,在空中漂浮着我,而地面却蹦跳地急闪着的翻天量,而在他的后面有一个脸盆大的(哦!现在已经比脸盆大了不少)发光的球体象是有灵性似的尾追着翻天量。

  慢慢地迅速移动的翻天量和“能量球”已经变成两道虚影在场上快速地移动着。

  翻天量自身的感觉就不用说了,身后的“能量球”散发出那股强猛的力量如果让它给击中的话只怕要尸骨无存了,现在别说什么还想取得胜利了,只要能够抛开身后的“能量球”

  无论怎么样都可以啦。

  偏偏现在翻天量根本就没有时间能够说话,他的全部能量都用在躲避“能量球”上了。

  “糟了!再这样下去,自己不被能量球打死,也要活生生的累死了。”翻天量满头已经是大汗淋漓。

  “糟了!”漂浮在空中的我也暗道。

  原来“能量球”越来越大,也越来越迅速,渐渐地我已经不太能够控制住它了。我的身体也被拖得移动了起来,我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这个“能量球”的变化之后会有多厉害,我也不清楚,我不敢冒险下去了。

  趁现在我还能控制得住赶紧让它停下来为好。

  我的手指向旁一指,“能量球”慢了下来。这时场中的翻天量缓得了一口气赶紧叫道:

  “我认输了!”

  我一听,大喜之下,手中的“能量球”突然失去了控制,在离翻天量有三米远的距离击落在地。

  一声巨响,所有人的耳朵突然都受到了冲击,一时间竟什么也听不到了,连站立的地方都在摇晃,只看见翻天量姿势十分难看的滚出好远。

  而场中也象是地震之后的情景一样,四处散裂,中间更是出现一个直径达十米的大洞。

  而我此刻的耳朵也震得发麻,什么也听不到了。

  我在“能量球”爆炸的时候赶紧往天上溜,所以,“能量球”的威力我是看得清清楚楚,我咋舌不已,没有想到“能量球”会有这么大的威力,如果真的轰在了翻天量的身上,那结果会的如何?

  还好,学院的地基都是实心的,所以虽然被打出了个大洞,但想来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后遗症的吧?

  过了一会儿,所有人的耳朵才渐渐恢复了听觉。

  这一场翻天量自动认输,我获得了大大的胜利,参加这次古武术大赛已不成问题。

  下两场,将由威克尔和梨可飘、麦天武斗。

  接下来才是由我和得胜者一决学院第一高手的称号。

  我会取得第一吗?

  

第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