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我在校庭的上空徐徐地飘飞着,往大天武师的寓所而去。

  因为我的身份已是跟以往大大的不同,所以在途中遇到的一些别班的学员见到了我,眼睛都有着很明显的变化,不过我并不想去探索之间是什么复杂的变化。

  当我离大天武师的寓所已经不远的时候,一条绿色的身影向我迎面飞来,我以为又是别班什么学员又来找我的麻烦。谁知,来的人竟然是瑞芬老师。

  我的心不由的一阵乱跳。

  瑞芬老师在我的面前停住,很明显她是来找我的。

  “可瑞芬老师找我有什么事呢?”我心里暗暗的问自己。

  “今晚有空吗?”瑞芬老师明亮的眼睛看着我。

  “呃?”我以为我听错了。我诧异地看着瑞芬老师。

  瑞芬老师皱起了眉头,有些不耐烦地再说了一遍道:“我是问你今晚上有没有空,我有些事想问你。”

  “有空有空。”我连忙点头说道。

  “就算是真的没空,只要是瑞芬老师的邀请我也要抽出空来的。”我在心里暗想。

  “那好,今晚七点我在‘奔马酒吧’等你,希望你能准时到。”瑞芬老师说完看也不再看我一眼就转头飞走了。

  我呆呆地看着她飞走的身影,心里头却是十分的高兴,瑞芬老师竟然会主动的约我,不管是为了什么,总是一个好的开始。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空气里似乎还残留着一丝瑞芬老师的香味。

  当校园的钟声突然想起的时候,我才惊醒了过来,赶紧往大天武师的寓所飞去。

  大天老师的寓所在学院的最西端,是远离学园区的一处僻静的地方。基本上来说大天老师的个性格较孤僻的人,不喜欢亲近别人也特别的不喜欢别人亲近他。

  虽然如此他还是个十分受人尊敬的武师,主要的是大天武师的武技十分的高强,对一些技能都有很高的见解和述说能力,有人对一些武技有疑问的地方拿去问他,都能够得到一个很好的回复,对武技都能够得到进一步的提高。

  到了大天老师寓所之后我的心也有些紧张,虽然呆在“风神学院”已有好几年的光景,可我还是第一次见大天老师。以前早听很多的学员谈起大天老师的事迹,现在终于要面对着他了,心情又怎会平静的呢?

  我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个苍劲的声音叫我进去。

  我推开门。

  因为古武术一直对以前的新科技的压迫无法释怀,虽然现在新科技和古武术似乎已经不存在什么对立的场面,可修习古武术的人却一直对新科技的产品视若毒物,所以在“风神学院”里几乎看不到一切新科技产品。

  这只能说是修习古武术的人顽固而已了,因为修习古武术的人虽不使用新科技的产品,可现在一些新科技的人有哪一个不在修习古武术而强化自身的身体的。

  虽然心里是这样的认为,可日日受到的熏陶,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能改变的。

  可是值得讽刺的是这座“风神学院”能够建在高几千米的地方,一切都是要靠新科技才能够建成的。

  大天老师的屋子全部都是木制的,据说这座屋子是大天老师自己盖的哦。

  门“咿呀”的响中,我进了屋子,也见到了屋中的人。

  一个人盘膝坐在一个很旧的蒲团上背对着我。

  他很瘦,一件灰色的长袍披在他的骨架上,很突出的显示出他骨骼的突起。

  现在的天气很暖和,可我却突然间感到浑身发冷。

  一股冷气直逼我心底。

  “怎么现在才来?”大天武师缓缓的转过了身体,我感到浑身更冷了。

  我终于看到了大天武师的脸了。

  他的脸很瘦,显得脸狭的骨向上突起。使他的脸看上去象一个倒三角形。

  “你就是本学院的第一名学员高手?”大天武师问道。

  我点头正想答话,屋子里的充满的冷气突然的往我口中袭来,我抽了口冷气,打了个寒战,只觉得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把要说的话一下子给咽回肚子里边去。

  屋子里怎会有这么强的寒冷气流的呢?我心里头在疑惑着,一边却赶紧的运转出真元能抵御寒气的侵袭。

  大天武师的瘦削的脸上浮出一丝轻视的表情。

  我心里头一动,现在是八月的天气,按理说是不该有冬天的寒冷的,可为什么在大天武师的屋子里却有这么冷的气流呢?唯一可解释的就是这股寒气是由大天武师所发出来的。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大天武师又是怎样的把能量转变成寒能的呢?这太不可思议了吧。

  心里头在这样急速的想着,另一边忙回答道:“是的。”

  大天武师“哦”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空气一时间突然的凝结了起来。

  可我却突然的感到寒流骤然的爆增,猝不及防之下,我的血液似乎突然的凝固,连身上的衣服都坚硬了起来,还好的是我身体的能量自动的运转堪堪抵御住了寒流的再次侵袭。

  现在我已经明白了,大天武师已经开始在考核我了,我一定不能在他的面前有丝毫低弱的表现。

  我的真元能急速运转,一会儿工夫寒气已经不能再对我构成威胁了,我也恢复了常态。

  终于,寒流在屋子里消逝,一切重又回到温暖的气候。

  大天武师赞许的点了点头,凝视着我道:“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强,无怪你能打败麦天而成为本学院的第一学员。”

  我赶紧躬身道:“谢谢大天武师的赞赏。”

  我心里头十分的高兴,能够得到大天武师的亲口夸赞,实在是所有学员的最大的鼓励和心愿。

  “听说你自己创造出一种很厉害的技能,叫什么‘能量球’的是吗?”

  “是的。”

  “真的是你自己所创的?”大天武师再次的问道。

  “是的。”我有些诧异了,大天武师干嘛一直追问这个话题呢?

  “能否使给我看看?”

  这个当然是没有问题的,我怀着疑惑的心情,很快的就在我的手心里凝聚出一个小小的“能量球”。

  现在我凝聚“能量球”已经是很快的了,和以前相比起码差了好几倍。

  大天武师看着我手中的小球,眼睛里有些疑惑。

  我明白大天武师的意思。

  他是在疑惑我的“能量球”这么小根本就看不出什么威力来,为什么却有那么多的人败在这个小小的“能量球”之下呢?

  我当然不能让大天武师给小看了。

  我伸出手,把“能量球”放在空中。

  只见“能量球”悬浮在屋子的空中闪耀着美丽的光芒。

  大天武师也诧异的静静的看着我的一系列奇怪的动作。

  我得意地笑着,因为我知道接下来一定会让大天武师感到吃惊的。

  (其实我现在所做的一些动作在典玄的思维里是这样的,我的动作很象现在的一些魔术表演的开场动作,好象有些的故弄玄虚。呵呵)

  只见小小的“能量球”在不住的旋转着,突然一道道的光点从四面八方的纷纷凝聚了过来,一一的粘附在“能量球”上,“能量球”骤然间显得更是耀眼和壮大。

  因为现在是在大天武师的屋子里,而大天武师的屋子又是木制的,因此大天武师的整个屋子就显得很是阴暗,也因为这样才可以看到能量空间里的被吸附而来的能量的光芒。

  这在武斗场上是看不到,连我都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美丽的一幕。

  大天武师也是张大了嘴巴,很惊奇的看着这一幕,他终于明白了我“能量球”的威力之处了。

  大天武师沉默了下来,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我也忙散去“能量球”,只见“能量球”好象是烟花一样的碎裂成一点点的光点消失在空间中,很是好看。

  我静静地等大天武师从沉思中醒来,一边观看着大天武师屋子里的布置。

  大天武师的屋子就好象是一个修行者的居所一样,在屋子里什么也没有,只有大天武师座下的蒲团,和他面前的一个铜炉,铜炉还幽幽地燃点着两三支清香,之外什么也没有,只是一间空荡荡的屋子。

  “夏长平。”大天武师叫道。

  “呃?”我听了忙回过头来,只见大天武师的眼睛闪着精光看着我。

  “我看了你使用的‘能量球’后,明白了你真元能运转的情况,你应该是从内在的真元运转转化从了外在的直接吸收,这对修炼武技的人来说是梦寐以求和不容易达到的,而你已经做到了这一点,可见你的福缘不浅,你的‘能量球’还会有很大的变化,这要靠你自己去体会,没有人可帮你。”大天武师沉沉地说道。

  我明白大天武师说的,确实是这样,“能量球”的一些变化都不是我一早就全部掌握的,而是在战斗中能量的一些奥妙自己突然的显现出来,常常让我感到又惊又喜的。

  “你对自己的能量显然还不会灵活应用,这对你拥有的绝佳的技能来说实在是一大损失。”大天武师皱起眉头道。

  我福至心灵地赶紧跪了下去道:“这要靠大天武师给学生以教诲。”

  “呵呵!你很聪明,也很努力,也罢我就教你吧。”大天武师微笑地说。

  “你知道吗?我们身体里产生的真元能和宇宙的能量是密不可分的,可以说一切的生命都是靠宇宙释放出来的能量而活着。就象我们地球的一些自然气候一样,也是因为宇宙的能量而形成的。你应该已经感觉到了,我所施出的能量绝不是你们现在用的真元能,而是象冬天的气流一样给人已寒冷的感觉,这就是我的真元能在体内转化成的寒能。一般来讲我们的真元能是和宇宙的各种能量是一样的,只是它们的属性不一样,可本质是一样的,只要我们能够找出这种能量的元素转化,就能够把我们自身的能量转变成那种能量了。”

  “你现在已经可以吸收到外来空间的能量,也就是说是直接的在和宇宙的各种能量产生交流,而要找出它们的元素转化过程应该是不难的,这要靠你的智慧和耐心,反正慢慢来,急不得的。只要你掌握了转化能量的办法,以后对于战胜对手是事半功倍。就象我的寒能一样,我使出了寒能,寒能散发出的强烈冷流对我不会影响,可对对手呢?你可以想象,他们一边要运劲抵御我发出的寒能,那么战斗力起码要折损一半,对我的威胁也要大大的减弱,你说这样的优势是多么的大。”

  我在大天武师的寓所里呆了一天,一直到晚上六点我才出来,这期间,大天武师的教导使我的武技又向另一个台阶迈进。

  我满心欢喜,一边是因为我的对武技有新的认识,另一面的是因为和瑞芬老师的约会就要到来,我不禁幻想着和瑞芬老师见面后会发生的一些情景。

  思绪纷乱,心头狂跳,就要到“奔马酒吧”了,现在已经是六点又五十三分钟了,瑞芬老师应该已经先到了吧,是她约我的,总不成还会迟到?

  刚进了酒吧,我的手臂就被门口闪出来的一个人抓住了。

  我本能的想要抗拒,但随即发现这人竟是威克尔。他怎么也会在这里?

  我心里刚在讶异着,威克尔已经说道:“长平你怎么现在才来,知道我们等了你有多久了吗?身份不一样,架子就大起来了。”威克尔开玩笑的道:“风纪委已经在那边等了好久了。”

  我向威克尔指的地方看去,果然瑞芬老师坐在一张沙发上,而在她的身边竟还有另外一个人,那就是麦天。

  “原来瑞芬老师不是只约我一个人。”我的心里头不禁一阵失望。

  “你怎么啦,还不过去,风纪委有话要问你哦!”威克尔看我站着不动,忙推推我道。

  “哦!”我回过神来,忙跟着威克尔的背后走去。

  到底是老师,神态很是严肃。瑞芬老师看着我说道:“请坐。”

  我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而威克尔却在她的旁边坐了下来。我的心不禁一阵翻滚,有些酸酸的味道。

  麦天坐在我的左边,他的脸很平静,正在悠闲地喝着酒。

  “知道我为什么约你们出来吗?”瑞芬老师盯着我说道。

  当然不知道,我摇摇头,眼睛却看着瑞芬老师张合的嘴唇。在她说话的时候,粉红色的舌头在口腔里蠕动着。牙齿很白很整齐,嘴唇很美很性感。我的心忍不住的一阵阵心跳。

  “昨天观看了你们在武斗赛上的武技,让我感到十分的吃惊,你们所使用出来的武技威力大得让人吃惊,学院有你们这样的人当然是我们的光荣,但我发现一点,就是你们所使用的武技不是本学院传授的武技,我希望你们给我一个答复。”

  瑞芬老师看着我和麦天。

  “原来是为了这事。”我心里暗道。

  “这没有什么可值得奇怪的。”麦天缓缓地说道:“我十八岁就进入了‘风神学院’,比风纪委还要早几年,现在我已经三十一岁了。”

  “什么?麦天学长你现在才三十一岁啊?”威克尔吃惊地道。

  “怎么?我的样貌是不是比实际的年龄年轻?”麦天说道。

  “不是,我一直还以为麦天学长起码已经三十五六岁了呢?哈哈……”威克尔哈哈大笑道。

  真没有想到,一向不喜言笑的威克尔今天竟调皮了起来。

  “这的因为瑞芬老师的缘故吗?”我心里头酸溜溜地想着。

  听到威克尔的调笑,麦天也不生气。

  其实不止麦天比瑞芬老师更早的进入“风神学院”,我也比瑞芬老师早进入一年呢。

  瑞芬老师的年纪也才二十五岁,听说她还是院长好不容易才聘请回来的,至于她是哪里出生的却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她这么年轻竟能当起执教老师来,不过“明智学堂”的所有学员却一直对瑞芬老师很是尊敬,想来瑞芬老师还是很有实力的。

  麦天喝了一口酒才慢慢地说道:“昨天我使用的是我的家传武学‘金刚造体’神功,我在三岁的时候就为练此技而打下基础,没有想到的是我修炼了二十几年还是无法完整的掌握‘金刚造体’的奥妙。败在你的手下实在是不甘心,如果我全部练成的话,你是绝对打不赢我的。”麦天最后把目光扫向了我。

  我耸了耸肩,没有发表什么意见。

  “那你呢?也是家传的吗?”瑞芬老师望着我说道。

  “不是不是,‘能量球’是我自己创造的,我家根本就不是什么武术世家,哪里有什么家传绝学,这个威克尔也知道的。”我连连摇手道。

  “原来你说的是真的。”瑞芬老师望着威克尔说。

  “我早就跟你说了嘛,只是你不相信我罢了。”威克尔悠闲地背靠着沙发,抱起了双手在胸前。

  “对不起!”瑞芬老师低低的声音向威克尔说道。

  她的声音没有逃过我的耳朵,瑞芬老师竟然向威克尔道歉,想来他们的关系已经很密切了。

  我突然觉得整个人都似乎脱力了一般,浑身无劲了。

  “不过我没有想到的是,长平的‘能量球’威力为什么突然的变得这么奇大?以前你的‘能量球’虽然也是不凡,但对一些武技和你在伯仲之间的人来说是构不成威胁的。”威克尔微笑地说道:“看来长平上了修行台,一定是修为大进得另人吃惊啊。”

  “你修习的是哪种特殊技啊,能不能透露一点。”威克尔又道。

  此刻我只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索性说道:“我修习了‘定神术’,其余的什么也没有修习了。”

  “‘定神术’?那是什么?”威克尔问道。

  威克尔没有上过修行台,他的一些特殊技全部都是由老古董传授的,所以他只知道十大特殊技,还不知道还有另一种由《众神经》里原文传下来的“定神术”。

  “你说,你修习了‘定神术’?”瑞芬老师吃惊地站了起来。

  

第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