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我们刚一着地,机簧声阵阵响起,一道道光点向我们飞射而来。

  我们已在着地的刹那间向密林的两旁闪开,而在原处我们的虚影还没有消失,光点一一地打在我们的虚影上面,射向后面的树干土地上,打出一溜的枪痕。

  而我此刻正站在一棵大树上,看着不分清红皂白就想致我们于死地的到底是何方神圣,威克尔站在另一方,暂时我们都还没有被发现。

  暗算我们的共有十三个人,他们的两边脸庞都画着三道彩痕,看起来就象是山野的猫科动物一般。

  他们在叫嚷着,不知在说着什么?

  突然,有一个大汉发现了我,他指着我的位置大嚷着,立刻,枪口指向了我。

  我朝着威克尔叫道:“动手,速战速决。”

  我的足尖在树干上一点,身体象一颗炮弹一样急射飞入人群当中去。

  而这时,子弹扫射向我刚刚站立的树干上,枝断叶落。

  我在人群中一阵“劈劈啪啪”的拳打脚踢,一会儿的工夫,所有人都倒在地上,而他们的武器已经一一落在了我的手上。

  我向着身体斜倚在树上,双手横抱胸前,以一副旁观者的悠闲姿态看着这一切的威克尔道:“刚才你为什么不出手呢?”

  “对付这种小事,你一个人已经足够了,我何必多凑一脚呢?”威克尔悠闲地说道。

  我知道他说的有道理,确实,这些人的武技实在太弱,没有人能挡得了我的一拳一脚。

  看着他们哼哼哎哎的躺在地上,我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他们为什么要袭击我们呢?

  看他们的服装,他们显然是洲政府的人,可政府的人为什么会这样无视人命呢?如果不是我和威克尔的武技还算可以,换成是别人的话,岂不就死在他们的导弹袭击之下了。

  想到这里,我不禁生气起来。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袭击我们?不说清楚的话,那就是你们的榜样。”

  说完,我的手朝着两丈开外的一颗巨大的石头虚按过去。只听一声“轰隆”巨响,石头被我的真元能摧爆。碎片飞溅而起,有的还溅落在这些人的身体上面,砸得他们的皮肤阵阵疼痛。

  他们看着我,脸色已经渐渐发白。

  一个脸上长有两撇胡子的中年人,看来是他们的领头人,他战战兢兢地站了起来,道:

  “你们不要杀我们,不要杀我们。”

  “杀他们?有没有搞错,现在可是文明法制社会,有谁敢随便杀人的。”我心里偷笑,不过看来我的威吓手段是起到了效果了。

  “我问你们一些话,你们要照实回答,知道吗?”我沉着脸道。

  “是是,我们一定回答,一定回答。”那人抹了抹额上的汗水道。

  “现在我问你,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洲政府保安司部门的人员。”

  “你们既是政府的人为什么袭击我们,政府的人就可以随便的杀人吗?”

  “对不起,对不起。”

  “说声对不起就可以了吗?我想要的是为什么?”我冷冷地说。

  “我们在这里主要是要拦截‘木尊’的人,不让他们赶到西版镇去参加武斗大会,我们认为你们一定是‘木尊’的人所以才想……”那人小心翼翼地说道。

  “木尊?”我向威克尔望去,威克尔耸了耸肩示意自己也没有听说过。

  “‘木尊’,那是什么东西?”我问道。

  “你们真的不是‘木尊’组织的人?”那人一脸紧张地问道。

  “当然不是,现在你们知道不问清楚就开枪杀人是多么不对的事了吧。还好我们没有受伤,好了,快点说到底怎么回事吧。”我不耐烦地说道。

  “是是是。”事情是这样的。那人一副说来话就长的模样。

  “在两个月前,有个自称‘木尊’的组织出现了,他们网罗了很多在社会游荡的不良分子为社员,在大洋州公然向政府和人民挑战,他们说要实行自主自由,奉行天主制,不想受社会各种法律束缚缚,他们要在古大陆建造一个开心者的乐园。现在,‘木尊’的组织已经有一万多人了,可惜的是现在的洲政府没有军权,也没有军队可以镇压他们,而我们的保安司部门只是负责平常的巡逻,能力也根本无法和‘木尊’组织的那些亡命之徒想比。”

  “最重要的是那些‘木尊’的人也都会人体飞行,他们来去自如,我们保安司部门的人又怎么是他们的对手。现在他们更把眼光描向了一些古武术馆和修道场,已经有很多的武术馆和修道场被迫加入了他们,成了他们的分馆会址。‘木尊’组织现在已经分布到古大陆的八大重镇,五名城了。他们强迫武术馆和修道场和他们鉴定条约,在西版镇举行武斗大会,每一个武术馆和修道场都要和他们比武,输的话就要加入到他们的组织里去,如果不然的话,他们就要拆馆踢场了。而如果赢了的话,他们就从此不会在来纠缠他们。”

  “听说现在在西版镇出现了个古武技十分高强的好手,由他出面已经打倒了好几个‘木尊’组织的高手,现在聚集在八大重镇和五大名城的一些‘木尊’高手正在赶往西版镇的途中,我们政府经过磋商决定在各个主要去西版镇的途中对‘木尊’组织的人员施行各个击破以削弱对方实力的策略。因此我们才会认为你们是‘木尊’组织的人,所以……”那人尴尬地道。

  我听了之后,脸色不禁越发的沉重,因为我的家就住在“西版镇”,而且我家经营的是一所“武者修道场”,那是一家教授人们强体健身的会馆,如果“木尊”组织的人真的强迫古武术馆和修场和他们比武的话,那我家现在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情形呢?特别是姐姐,她那泼辣的性格一定会惹出什么事来的。想到这里我恨不得马上飞到“西版镇”去看看那里现在到底是怎么样子了。

  我一个冲天就急向天空冲去,同时向威克尔叫道:“我们快点赶往‘西版镇’去。”

  我的身体在飞向天空的时候带动了周围大量的气流,在那人的旁边螺旋地转动着,那人大吃了一惊,等他张大了眼睛的能够看清楚周围的一切的时候,我的人已经在远处变成一个小小的黑点了。

  威克尔显然也料不到我竟然说走就走,连忙足尖在树干了一点,借势向我的身后急射而来。

  “怎么啦?为什么那么急?”威克尔终于追上了我,忙问道。

  “刚才你也听见了,这里出现了个叫做‘木尊’组织的人,他们现在正在‘西版镇’和一些古武术馆和修道场举行武斗大会。”我说道。

  “这我知道啊!那又有什么问题?”

  “我一直没有对你和学友们说我家在古大陆是干什么的,其实我家是开修道场的,也就是教授武技给别人的武馆,和我们的‘风神学院’倒有些相象,不过规模是不可比的。”

  威克尔听到我这么说,也有些吃惊地道:“你家原来是开武馆的?真让人想不到,难怪你的基础那么好。”

  “现在我们不谈这些,‘木尊’组织的人现在‘西版镇’举行武斗大会,我担心我家现在不知会怎么样?我们还是快点赶过去吧。”说完,我加快真元能的运转,身体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弧形线向着“西版镇”的方向急飞而去。

  西版镇“各位我的意见你们认为如何?”“明神古武术馆”馆长孙道德说道。

  “我绝不同意。”夏春联沉声道。

  “对,如果铁胜侠真的有那份心想要帮我们的话,他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的。”夏蕾大声地说道。

  “话虽如此,但人家既已提出这样的要求,我们不答应的话,还有什么人可以抵挡‘木尊’的人呢?你,还是你,还是他。”孙道德一一地指向在场的另外几位别馆的馆长。

  几位馆长都垂下了头。气氛一时间尴尬凝重了起来。

  “各位,你们要答应铁胜侠的要求夏某不会拦着各位,但是想要夏某拿出五十万的世纪币求他出面武斗的话,请恕夏某办不到,话已到此各位自拿主意吧,阿蕾我们走。”夏春联说完向着“武道会馆”的大门大步而去。

  “夏师傅,别急着走吗?我们可以再商量一下的嘛。”孙道德急急地拦住夏春联道。

  “还有什么话好商量的,一句话,夏某不会妥协的。”夏春联皱起眉头道。

  “对对对,我们知道夏师傅是个不肯弯腰以曲求他人的人,这样吧,五十万的世纪币我们几个会馆替夏师傅出了,只要夏师傅在我们的联名表上签字就行了,怎么样?”

  “对不起,这个夏某办不到。”夏春联冷笑道。

  “这对夏师傅并没有带来什么样损失?夏师傅为何不答应呢?难道是看不起我们这几张老脸?”孙道德冷冷地道。

  夏春联也冷冷地道:“你们要这样想的话夏某也无话可说,不过,这件事对夏某有没有损失我想大家心里有数,阿蕾,我们走。”

  夏春联袍袖一挥,转身就待大步而去。

  “慢着!”孙道德大声喝道,同时一掌向夏春联的背后袭来。

  夏春联豁地一转身,袍袖迎着孙道德挥去,一股真元气劲灌袖而出,“啪”地一声响,夏春联和孙道德各自后退两步,而就在孙道德和夏春联交手的时候,另一条绿色的身影急快地向着孙道德扑去。孙道德刚被夏春联的气劲击退,还来及反应,手腕晚脉已经被人一把抓住,顿时,孙道德浑身气力全失,同时手腕处传来一股令人酸麻的力量更让他的汗珠如豆般的滚滚而下,痛苦之情溢于言表。

  “阿蕾,你在干什么?快点放手。”夏春联喝道。

  “为什么要放?是他先偷袭您老人家的,我这样做没有什么不对。”阿蕾忿忿地道。

  “我说的话你到底听到没有。”夏春联有点生气了,对这个女儿他一直拿她没有办法。

  不过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他还是要拿出做父亲的威严的。

  夏蕾不情愿的放开了手,嘟起了嘴巴站到夏春联的旁边去。

  “孙师傅,小女多有得罪,老夫代她对你道歉。”夏春联拱手道。

  “既然人各有志,孙某也无法强求,只是孙某要奉劝夏师傅一句,凭夏师傅的武技要和‘木尊’的人硬拼无疑是鸡蛋碰石头,想来夏师傅自己心里也有数。哎!都是政府太无能才会出现这种事情。”孙道德叹道。

  “其实你们请铁胜侠出面代替你们参加武斗的这个想法也并无不可,如果铁胜侠真的可以出面调停的话,也是一件好事。”夏春联沉吟许久才道。

  孙道德心里一喜,以为夏春联心里开始松动了。

  “对,对,我们就是这样想的,难得夏师傅也和我们不谋而合。”

  “只是,铁胜侠开口就说要我们每人给他五十万的世纪币,这就不由不让人怀疑到他的为人了。而且你们有没有想到‘木尊’的人会不会真的讲信用,他们既然想到吞并我们的道场,就不会容许有别的阻碍。”夏春联的一番话如一桶冷水把他们从头浇到尾,让他们的心有些发寒。

  夏春联看他们的神情已经知道自己的一番话提醒了他们,他们应该更会小心考虑才对。

  望着夏春联和他的女儿夏蕾远去的背影,孙道德的心情显得十分的复杂,原本对比赛存着信心的他一下子被夏春联的几句话给打掉了一大半。他叹息地走到椅子边坐了下来,另外的几个武馆的馆长看着他神情也显得很落寞。

  因为他们也知道夏春联说的很在理,凭铁胜侠一个人真的可以代替自己挑战“木尊”的人吗?

  而且夏春联的顾虑也是很有道理的,铁胜侠虽说武技能力了得,但他一开口就向武馆索要五十万的世纪币那他的为人确实也值得斟酌了。

  “怎么办?”圣体武术馆馆长捷克森问道。

  孙道德沉吟了一会儿才道:“不管夏春联说的多么在理,‘木尊’人的可怕之处我们都看见了,为今之计我们还是得靠铁胜侠博一博了,如果不请他的话我们的机会就更加没有了。”

  “孙馆长的没错,我们现在根本就没有退路了,一是我们放弃经营武道馆的权利,一是我们只得接受铁胜侠的要求,除外真的别无他法了,唉!”

  一脸络腮胡子眼神十分凌厉,看起来武技修为不错的神州道场的场主元太顺也无可奈何地道。

  “如果当时我们没有和他们签下武斗决胜以定武道馆的经营权的话,也不会出现现在的恶果了。”另外的一位天竺道场的场主胡志坚埋怨道。

  “胡场主这话就不对了,我们先前谁也不知道‘木尊’邀请我们的目的?再说他们的邀请,我们身为武术馆之主的如果害怕而不敢去的话,以后我们哪还有面目立足这个社会,我们还有面子再面对我们的子弟吗?而且在那种情况下连一向不肯向任何人低头的夏春联他还不是最后签下了条约的。”

  孙道德看着胡志坚沉声说道:“而且那个时候是谁首先屈服而先去签约的。”

  面对着孙道德凌厉的目光,一向胆小的胡志坚只好垂下了头,闭住了嘴。

  “我们不要再互相埋怨了,现在还是先考虑一下怎样应付明天的比武为是。”捷克森嚷声道。

  “师傅,师傅,铁先生来了。”孙道德的一位弟子匆匆地走了进来。

  “啊!他怎么来啦!”孙道德有些吃惊。

  一个身材十分高大的人缓缓在门口出现,孙道德打了个哈哈忙率先迎了上去:“铁先生怎么来了?我们正想待会去拜访你呢?”

  铁胜侠身穿一件黑色的武士服,外面还披着一件古式的灰色披风。他的腿很长,腰很窄肩很宽,胸膛的肌肉十分发达,在他身体的周围似乎自行流转着一种能量气息。他很英俊,坚毅的脸庞,笔直的鼻梁,薄薄的嘴唇紧抿着,一双眼睛却让人感到冷漠得可怕。

  他总让见了他的人感到一种威慑的力量,不由的在他的面前矮了一截。

  捷克森、元太顺、胡志坚在孙道德的背后赔笑着,刚才他们都还在怀疑铁胜侠的能力,可是现在在见了他之后却又觉得只要有了他,那事情一定可以搞定的。

  铁胜侠朝他们点了点头,整个人却透露出一种让人感到发冷的寒意。

  孙道德在他面前三米处停了下来,在外人看来,在这距离和人说话显然是对对方不敬,孙道德当然很明白这一点,可是他虽然想要再接近一点以示亲近的时候,却感到由铁胜侠身上传来的一股让人感到十分寒冷的能量气息在排斥着他,不让他再靠近三米以内。

  孙道德只得再后退一点,才发现一切又和原来没有什么两样。

  “不知铁先生今天来是……?”孙道德问道。

  “因为我有事要赶往‘科动酋文市’,所以我来看看你们对我的要求考虑得怎么样?如果你们不能接受我的要求的话,我就要马上离开这里了。”铁胜侠说道。

  “铁先生这么快就要离开这里了吗?”元太顺问道。

  铁胜侠不答。

  孙道德忙接道:“有铁先生的帮忙是我们莫大的荣幸,所以刚才我们就已经考虑好要亲自去拜访铁先生的。现在铁先生既然已经来了,我们自是十分的高兴,您的要求我们一定照办。”

  铁胜侠站了起来,向着门口走去。

  孙道德他们还以为是哪里说错话,铁胜侠生气要走了。他们正在发愣的时候,铁胜侠丢下了一句话道:“那好,你们在比武前把钱送来可以了。”

  

第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