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夏春联坐在靠椅里沉默不语。

  夏蕾嘟着嘴坐在一边,健康青春的脸上充满着不驯的野性美。

  “不是为父喜欢教训你,你的性格实在是该改改了。今天你对孙道德这么无礼,唉,要叫为父怎么说你呢?”

  “你总是教训我,我又没有做错。”夏蕾气嘟嘟地道。

  “没错,你这么做是基于救我心却,但是难道你就没有想过凭为父的武技还应付不了孙道德吗?你这样做只会让为父没有面子再面对他们。”夏春联道。

  “本来是要和他们商量明天比武事宜的,现在也……唉!”

  “爹,你无需担心明天的比武,现在还是要讲法制的,‘木尊’的人再怎么嚣张,他也总不能明抢吧?”

  “你说的什么话?那天你是没有见识到‘木尊’‘青木组’的高手是多么的厉害,不是为父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凭为父的技能只怕还不及对方‘青木组’的二段高手,更别提明天出场的是‘木尊’部长级的高手了。”

  “爹,你们那天去会‘木尊’的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就知道‘青木组’二段高手是怎么厉害的了?”夏蕾张大了眼睛问道。

  夏春联仰首望向屋顶,脑子里开始浮现了那天会见“木尊”人员的情景。

  “孙馆长?你怎么?”

  在“木尊”的“青木酒楼”的入口处夏春联见到了“武道会馆”的孙道德。

  他见到夏春联的时候也显得很是意外,但还没有等到他们互相询问,“神州道场”的元太顺也到了,接着“圣体武术馆”的捷克森、“天竺道场”的胡志坚也相继地来到。

  刚好“西版镇”的五大武馆的馆主都不不约而同的收到“木尊”的邀请。

  这个时候“木尊”的“西版镇”分部“青木组”已经在这里立下了不小的威名,有了不小的势力,现在几乎所有的行业都要向他们缴纳保护费。

  而惟独经营武馆和道场没有受到他们的干挠,夏春联他们心里本来就看不惯这种黑社会性质的组织,但他们既然没有找自己的麻烦,那自己也就没有必要和他们有什么抵触了。

  当然在古大陆这种地方,修炼古武技的人也不在少数,有的看不惯“青木组”的行为而去横加干涉,但是他们的下场是轻则残废重则从此失踪下落不明。

  而一些在西版镇享有盛誉的武术家逼不得已自然要出面干预,他们就凭着武者的行为来决定是与非,那就是比武论是非。人们终于有幸在武场上见识那些武术家的风采,可是让他们失望的是武术家的技能并不如人们盛传的那么好,他们在“青木组”面前一一遭受惨败,而“木尊”的威慑力也在西版镇一时间无出其右。

  而经营武馆和道场的人在心里开始惴惴不安,不知什么时候“木尊”会把目光投向自己,他们一再告诫门下的弟子不得和“木尊”的成员起任何冲突。

  但是,“木尊”最后还是向他们伸来了黑手。

  在同一时间里,五大武馆的馆主都收到了“木尊”组织的邀请函。

  五人内心不安的随着一个着全身黑衣,面无表情的中年大汉进入了“青木酒楼”。

  沿途全部都是统一的黑衣裹身,气势昂扬的大汉一一排列通道两旁,五个武馆的主人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逼得自己似乎快透不过起来。

  还好,酒楼的通道并不长,他们很快到达后院的会客室,虽然人还是很多,但空间却是大了许多,他们的压力也稍微的减少。

  五人相对的看了一眼,他们的眼神同时透露出对被邀的担忧。

  “木尊”势力之大也是他们所想不到的。

  在“会客室”中,他们见到了那些曾经打败过“西版镇”有名的武术家,可是他们都站在坐椅的背后,在这里很显然的没有他们的座位。

  他们能够打败那些武术家那就代表他们的武术和技能都绝对的不会低,但他们的身份显然在“青木组”里算不得高,也就是说在“青木组”比他们强的人还有很多。

  夏春联他们终于见到了“青木组”的首脑人物,让他们想不到的是“青木组”对他们的要求是要他们加入到他们的组织并一起推翻古大陆洲政府,在古大陆建立一个自由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开心者乐园。他们要在那些武馆道场里组建超强军队,这样洲政府就根本不堪一击,他们的理想将会实现。

  夏春联他们绝对想不到“木尊”的野心这么大,他们自然拒绝。

  当然他们也想到拒绝的后果,可是只要一想到如果真的如“木尊”所说的一样,他们在这里建立了一个所谓的开心者乐园的话,那古大陆将会从一个只有稍微暴力的都城而变成绝对暴力的都城。

  这就只变成是少数人的开心乐园,却绝对不会是所有人的开心乐园。

  果然,“青木组”的人听到拒绝的后,他们的脸都沉了下来,一时间夏春联他们都感到整个会客室里突然充满着一股无穷的寒意侵袭心头。

  接着一个人在另一道门里走了出来,他一出现,令他们感到寒意的气息变销声匿迹,起而代之的却是让人感到时候温暖舒服的感觉,夏春联他们的心里不由的对出现的这个人感到好感。

  这个人大约有四十来岁,面容白皙,一副斯文样,他的眼睛很亮,身材修长,气度沉稳,一股让人见之便不由折服的气势充斥着整个屋子。

  “组长!”坐在坐椅上的四个“青木组”的头目忙站了起来,站在他们后面的几个好手也一起躬身向着来人施礼。

  原来这人就是西版镇“青木组”的负责人组长段灭世。

  “你们的谈话,我已听到,我知道你们的想法,但你们应该明白一点,只要是‘木尊’看上的东西没有哪一样能逃得了的。如果你们加入我们的组织,相信你们一定不会后悔的。

  而如果你们真的要反抗的话,我想拆你们的馆题你们的场实在是太容易不过了”“青木组”

  的组长段灭世说道。

  他的声音虽然充满着威胁的味道,但不知为什么的,夏春联他们却生气不起来,心里也起不了对这个在西版镇横行一世的“木尊”“青木组”组长的半点反感的意念。

  “我给你们两天的时间考虑,两天后希望你们能象今天一样准时的出现在我们这里。”

  段灭世道。

  五人一直到出了“青木酒楼”才发现刚才自己其实一直都似乎在做梦一般,接着心里突然分外的难受了起来,才走不了几步,五人都开始觉得浑身似乎突然失去了全部的力量,就在街脚倒了下来。在六七分钟之后他们才渐渐的恢复了常态。

  五人的脸色都十分的难看,因为他们已经知道自己在会客室里已经遭受了暗算,这应该是“青木组”对自己露的一手下马威。

  五人对古武术都有一定的造诣,但他们在什么时候遭受的暗算却是怎么也不清楚。

  他们的真元能忙在体内运转,真元通畅,脉络贯通,不见丝毫异常,看来“青木组”是先要给颜色于自己看了。

  在孙道德的武道会馆里五人的心情都显得分外的沉重,对于“木尊”的势力他们也开始另眼看待。

  “看来‘青木组’对我们的武馆是志在必得,我们要怎么办?”胡志坚问道。

  “他们实在太可怕了。”捷克森道。

  “可怕的不是他们,而是他们的野心,看来他们是想在古大陆重组政府,重新建立政权。这个才是最可怕的。”夏春联皱着眉头道。

  “那我们是不是尽快的通知洲政府?”元太顺问道。

  “通知是一定要尽快通知的,但我想那应该已经没有多大的用处了。”孙道德叹道。

  “怎么说?”捷克森问道。

  “‘青木组’既然敢这样对我们明说要推翻洲政府建立新政权,那他们一定已经有了万全的准备,不然他们是不会这样说的。”孙道德道。

  “孙馆长说得有道理,不过该通知我们还是要尽快的通知才行。不管有没有用,这份力我们还是要出的。”夏春联道。

  “话虽如此,但在两天之后,我们要如何应付‘青木组’呢?”胡志坚有些担心地道。

  “反正他们的要求我们是绝对不会答应的,要知道如果他们的目标真的实现的话,那该有多少人要成为受害者呢?他们所谓的开心者乐园只不过是少数人的开心之地,别的人将生活在困苦当中,我们一定要阻止他们。”夏春联大声地说道。

  孙道德和元太顺他们都沉默了下来,因为他们同时都想到“青木组”那种玄奇的武技,他们真的能抗拒得了他们吗?

  孙道德以“随机应变”结束了五人之间的谈话,他们各自拥着不同的心思离开“武道会馆”。

  第二天。

  西版镇的所有人几乎都收到了一份传单。

  那是一份“木尊”建立“开心者乐园”的声明书,文件中列举了一系列洲政府措施不当和施政不公的内容,那是一些让人看了就觉得十分反感的消息,一时间,洲政府的支持率一路下降,而“青木组”更是借机吸纳各个阶层的人员,连一些洲政府的地方议员有的也加入了“木尊”的组织。他们更是站了出来,呼吁群众加入这个人人自由平等的大家庭。

  很多的人受了很大的影响,他们开始向往“木尊”抛出来的口头承诺,一一表示对“木尊”的支持。

  只短短的一天时间,“木尊”就以不可挡的威势在“西版镇”建立了一个地方政府。

  当然也有很多的人并不认为“木尊”在这里建立新政府是件好事,虽然现在的古大陆一直存在着犯罪和暴力。

  夏春联和孙道德等几个武术馆的馆主对发生的这一切都表示担忧。

  但他们能做什么呢?现在的“木尊”组织已经明摆出一付和洲政府对抗的态度,他们的势力已经有可能凌驾于政府之上。

  果然,在晚上所有频道的电视新闻里,“木尊”的重要人物,一个看似五十几岁衣着鲜挺精神十分清朗的老人在电视上发表讲话。他们称已经在古大陆的八大重镇五大名城建立了地方政府机构,他们将在这里建立一个让大家都开心的新乐园。

  但是,在电视台那边显然发生了什么事,人们可以看到在里面传来的异常声响中和电视转播被迫中途中断,看出可能是政府的人和“木尊”组织发生了冲突,人们还在电视上看到一个瓶子咂上了摄影器上,就好象向着千万的人咂来一样,然后电视中断,屏幕转为没有信号的指示。

  到了约定的这一天,五个馆主内心复杂的再次走进了“青木酒楼”,在会客室中老话重谈。

  当然这次五人都一直在凝神防备着,上次莫名其妙的遭受暗算,这次应该要提高万分的警觉才对。

  夏春联的回答十分的强硬,他一口就回绝了“青木组”的话,但是显然的其他的几个人的语气却显得那么的不坚定。

  段灭世对夏春联他们几个人的话显然不感到惊奇,他只是悠悠地看着他们。

  夏春联他们的心情一下子绷紧了,周身的真元能也布满全身。随时防备他们的偷袭,可是他们并没有发现“青木组”有什举动。

  段灭世笑道:“你们不要那么紧张,放松一下嘛!我们‘木尊’组织号召的就是自由平等共建美丽家园,所以你们实在不必担心我们会对你们怎么样。”

  “当然,我们的目标要靠大家的帮忙才能够实现,所以,希望你们能够帮忙。当然我们的要求只是要你们组织修炼古武术的成员,相信这方面你们几个是可以轻易的办成的。”

  “我们已经回答得很清楚了,我们是不会加入你们,也不会替你们做任何事的,要知道古大陆虽然是个自主的地方土地,但他依然是属于联合政府管辖,你们想要取代洲政府没有那么容易的。”夏春联再次态度强硬地说道。

  “这个问题不劳各位操心。”段灭世的脸开始沉了下来。

  而这时,夏春联他们突然感到室内升起了一股让人感到十分舒服的暖意,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放松下来。

  这个念头才刚在心里升起,他们马上意识到这个和上次段灭世刚出现所带给他们的感觉其实是一样的,段灭世已经向他们发出攻击能量。

  他们同时想要站起来,但是他们马上又发现自己的力量已经遭受一股外来能量的干挠,那股能量拉扯着他们,束缚着他们。

  接着他们同时感到原本让人感到十分温暖舒服的气息,现在已经变成如火一般炎热的在炙烤着他们。

  而且这种炎热是从心里深处望外排出,渐渐地让他们感到似乎皮肤已经寸寸干裂,而其实他们的身上并没有什么变化。这是一种从身体到精神上的双重折磨。

  更让他们痛苦的是自己在他们面前根本连一招半式都使不出来就被人家制住,枉费自己的大半生是怎么习练武术的。

  他们的额头开始滞出汗水,嘴巴渐渐干裂。

  五人之中要数元太顺的武技是五人之首,可是此刻最痛苦的却反而是他。因为他的真元能有部分可以自由移动,但这部分真元能在段灭世的能量笼罩之下无疑是江河里的一条鱼,他无论在水里怎么自由都要受江河的控制,也因此它就有各种感觉来承受外间的痛苦。

  元太顺的真元能在体内流转,但它不但不能抗拒得了段灭世的能量,反而牵引着他的能量进入自己的经脉,这样,段灭世的能量进入到元太顺的经脉的时候,元太顺的感觉是自己的经脉和血管似乎随着段灭世的能量流过而干涸。期间的痛苦根本无法向外人道得清楚。

  夏春联他们也绝不好受,那种能量如潮水一般密密麻麻的包围住他们。一浪紧接着一浪,他们已似要窒息。

  “你们的意志我很赞赏。”段灭世撤回能量,他的双手互握支在下巴上,“也罢,你们是武术家,我就给你们一个机会,这里有一张约定书,你们先看一下,认为可以的话,希望你们签了它。不过我可先事先声明,这已经是我的最大的让步,所以希望你们也不要考验我的耐心。”

  夏春联他们几乎是虚弱地跌在座椅之上。

  胡志坚的脸更的一片雪白,在他的眼睛里已有一种怯意,他一把抓起面前的一张所谓的约定书。

  夏春联也打量着自己的这份文件。

  文件上的说明十分简单。

  上面说的是“青木组”将和“西版镇”的经营武馆道场的武术家们比武以定经营权。

  胜者将拥有经营“武馆道场”的权利,败者则要完全的退出这个经营领域。

  望着面前的这一份完全不公平的约定书,五个人的心思各不相同,夏春联是要继续的反抗到底,孙道德是在想这是一个缓冲的机会,捷克森是在想只要自己现在不会有事,一切都可以在商量。胡志坚的心情却是十分的欣喜,因为现在自己的生命可以说是没有什么危险的了,至于要比武那就比吧,反正迟早还是要屈服的,毕竟“木尊”组织的人实在太不可想象了。自己有什么能力以之相拼的。

  唯有元太顺的心情最是复杂,他原本就不是个会向别人低头的人,可他刚刚领受到的只怕是这一生也无法忘记得了的。

  他手里握着这一张没什么重量纸却觉得仿佛有千斤重一般,这是因为段灭世侵袭入自己身体的能量还没有完全的消退,他的血管和脉络还没有开始运行流通。所以,约定书就从自己的的手缝里掉了下来。

  段灭世的眉头一皱,在他后面的几个人员也稍微的动了一下,因为他们以为元太顺是不屑于看这份约定书,这是对他们大大的不敬。

  一时间,几股杀气奔腾地笼罩着元太顺等五个人。

  胡志坚心里大惊,赶紧道:“我答应我答应。”

  可是段灭世和在屋里的“青木组”成员看也不看他一眼,他们的目光就锁定在元太顺身上。

  元太顺心里也大是一惊,刚才才经历的感觉仿佛又回到身上。

  “不──!”元太顺叫道。

  夏春联虎地站了起来,虽然杀气一直笼罩在身,但他一看到段灭世似乎要对元太顺不利的时候,他是怎样也忍受不了的。

  “青木组”的人转而望向他,夏春联一提真元,虽然明知道自己在段灭世面前根本就不堪一击,但他的性格如此也就管不了那许多。

  “你们以为这样就能让我们屈服吗?”夏春联大声说道。意气凛然,目光坚定地瞪视着段灭世,“你们这样的做法不会让人信服的。”

  “组长!我们……”后面的“青木组”成员道。

  段灭世摆了摆手阻止了他们的话头。

  “有时候,要成就大业是需要违背部分诺言,我不在乎做这种人,所以,你们应该明白现在你们面前只有一条路。”

  “我签,我签。”胡志坚忙道。

  “很好,识时务者为俊杰。”段灭世微笑道。

  最后他们终于还是签下约定书。

  

第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