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想到这里,夏春联不由地兴叹起来。

  “爹,其实没有必要太担心的。”看到父亲这么久在出神,夏蕾忙安慰道。

  “唉!明天的比武看来是凶多吉少!”

  “爹,‘木尊’组就真的那么厉害吗?不是还有一个铁胜侠赢过他们的吗?所以说,还有很多人比他们厉害的,也许明天有别的武术家来助场呢?”

  “不要想得那么天真,一切就看洲政府采取什么行动了。”

  “那个铁胜侠到底是什么人?”夏蕾喃喃地道。

  “可惜的是我还对铁胜侠抱有希望,没想到他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来,他这人的存在到底是什么心思?”夏春联也在心里想着。

  我和威克尔在天空上急速飞行着,原本我的飞行速度还可以更快,但是这样的话,威克尔就不一定能够跟上来了。

  我一边让体内的两道真元能分布全身各个部位。以保持身体的绝对平衡,同时从身上散发出几条能量带吸取能量空间中的能量。

  这样我就不用怕会消耗大量的真元能了。

  突然,我发现从“西版镇”的方向传来一阵阵能量的波动,连我现在吸收能量的时候都大受影响。以至我的速度减慢了下来。

  我忙收回了能量带,同时我心里已经想到该是“西版镇”“木尊”组织和武馆道场的比武已经正式展开了。不知父亲和道场的弟子他们现在是否已经上场,他们的武技能打得赢“

  木尊”的人吗?

  想到这里,我的心不由发急,我匆忙的朝威克尔丢下了一句话:“镇上的比武已经展开了,我先赶去,你随后赶来吧。”

  威克尔在我的身后还来及询问,我已经如箭一般的急飞出去,只几秒的时间就离开威克尔是视线。

  威克尔没有想到我的身法这么快,他干脆停了下来,看着我消逝的方向沉吟着。我的飞行速度大大出了他的意外,同时也是突然我一个人丢下他而让他感觉到有些许的失落感。

  不过,他一会就认准了“西版镇”的方向重新的向前飞去。

  他当然不会知道由于我的能量可以直接吸收“能量空间”中的能量,所以在近一点的距离如果有大量的真元能涌动的话,我就会敏感的接受到,其实这也是我刚刚才明白的。

  由于我担心我家会出什么事,所以我以最快的速度在空中飞行,时速已达一千多公里。

  我的真元能也提到我的最高点,不过现在我已经没有办法再一边吸收能量了,只有靠体内的自转补充一点能量了,所以能量相对的来说要消耗很大。

  不过现在也管不了那许多了,因为我已经发现越接近“西版镇”的时候那种能量的波动就越大,证明那里有两个技能皆十分强的人在战斗着。

  终于,久违了七八年的故土“西版镇”在我的眼前渐渐的由小变大,由模糊到清晰。

  我感应着能量波动的方向而前进。

  整个“西版镇”的街上静悄悄的,我相信他们一定是去观看比赛了。

  就在我的身体在“西版镇”的第一条主街上飞过的时候,在暗处几条人影从地面向我拦截过来。

  “木大于天、尊木为主!”总共有五个人在我的面前停了下来,并说着让我摸不着头脑的话。

  我停了下来,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几个人都是穿着黑衣武士服的大汉,一个个满脸横肉、肌肉纠结、身材魁梧,看来都是修习武术的行家。

  他们听了我的问话后,相互的对望了几眼,彼此表达出了意念。

  一个看来是他们头头的大汉张开双臂,表示出此路不通的形状道:“现在西版镇已经封锁,外来的人请不要进去。我们奉‘木尊’之命在此执行公务,任何人都不可以进入北炎界。”

  “为什么?”一听到是“木尊”的人我心里就不爽,因此我板起一张脸冷冷地问道。

  “‘木尊’又是什么东西,他有什么权利禁止我进去?我没有听说过西版镇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条。”

  这几句话说得“木尊”的几个成员的脸色陡地大变。

  “你到底是什么人?难道没有听说过‘木尊’的名号吗?“为首的大汉冷冷地道。同时他已经提聚起真元能随时准备给我一击。

  另外的几个人的涵养显然还不够,有的已经开口骂道:“好小子,你是什么东西?敢这么和我们说话。不想活了吗?”

  “老大让我们做了他。”

  “让他见识一下‘木尊’的可怕!”

  ……

  为首的大汉挡住了几个手下的话。

  因为他知道我既然敢这样做,必定有所依仗,不然现在的“木尊”的名号不可能不知道的。

  可是我早就想要找“木尊”的麻烦,所以也就丝毫不客气的从身体的各个方位陡地排出大股能量,一时间站在我周围的五名大汉不及防下被我的能量震飞了出去。

  但他们很快就又包围了过来,这次他们是不再客气了。

  可是他们的武技在我的眼里根本就够不成威胁。

  可我并想用武技征服他们,因为我突然想到我还有一种能量一直没有机会尝试使用过,那就是“定神术”最基本的要素“精神力量”的应用。

  所以,我面对着他们冲来的身影根本就视而不见。而是缓缓的自“神经海”里游离出“

  精神能”至双眼之间,同时,那几个“木尊”的人已经逼到了我的身旁,五人带动大量的能量朝著我笼罩过来。

  其实现在我的处境已是十分危险,因为我现在还不能确定我“精神能”是否对他们有用?而他们的能量打在我身上却是绝对会造成对我的伤害。

  不过我也不是全无防备的,在我使用“精神能”的时候,我早就在身体的周围布起了一个微弱的防御罩,能量虽弱但我已经考虑到就算他们的能量打在我的身上的话,也要先打破防御罩,而我绝对有时间在这刹那的时间里放弃“精神能”的应用,及时的反击过去。

  所以,现在是在考验“精神能”的威力和我的定力的时候。

  因此,我把“精神能”籍着双眼透射而出,在一瞬间我的眼光锁定五大汉,同时我的脑部透露出一股指令籍着“精神能”传递五大汉到的眼睛再侵入他们的脑神经系统。

  站在五个大汉的立场上观看的话,他们的感觉是只觉得眼前突然出现两道发光的光柱向着自己急冲而来,一阵莫名的晕旋感随之而来。接着是脑部一阵剧痛,已经要发出的能量不由的一一失去准头,本来是要击向我的现在变成朝着天上击去。

  这当然是我的杰作喽。

  当然事情还没有完,我的“精神能”十分顺利的侵入了他们的脑神经,这时我发出的指令也到达了。

  他们的脑部同时接收到这样的信息……

  在一个充满黑暗的空间里,自然界的所有反应都在这里出现,一边是倾盆大雨,雷电交加。

  另一边却是晴天烈日,炎热逼人,如入火烤。

  五大汉的精神世界里已是一片灾难,他们大叫一声,纷纷从空中掉了下去。

  现在是离地面有二十几米高的高空,望着从空中掉下去的五大汉,如果让他们就这样失去控制的掉在地面上的话,只怕非死即伤。

  我不是一个残忍的人,所以在我已经证明“精神能”真的可以籍着双眼而侵入对方的时候,我的怒气已经消失得一大半,五大汉受我的“精神能”力量侵袭而要造成的后果是我不想看到的。

  所以,我随后朝他们追了下去,在他们还没掉到地面的时候,我已抢先一步到了地面,发出能量卸去了他们的下坠力量。

  不过我并没有收回侵入他们的“精神能”。望着五大汉躺在地上颤抖的模样,便明白我的“精神能”已经成功的由双眼直接透射到对方的脑神经上。看来“定神术”的这个技能实在是让人防不胜防。

  如果是以前的话,我都是直接从“神经海”里游离出“精神能”再侵入对方的,但那样的话,如果对方也是个修炼古武术并且还有一定造诣的话,他们的脑神经系统往往都有一股莫名存在的力量在保护着他们,他们可能自己都不知道,但对于能应用精神力控制他人的我来说却是十分的清楚,因此当我现在知道如何更方便的应用“精神能”的时候,我的心情是十分愉快的。

  所以我只是对这几名“木尊”组的五大汉稍做薄惩就罢了。

  而这时,在“北炎界”传来的能量波动愈感强烈。我舍下五大汉,赶紧往能量传来的方向急飞过去。

  “这小子!到底发现了什么事了,竟然丢下我一个人先走了。”威克尔一边在嘴里抱怨着,一边回顾四周古大陆的风景。

  古大陆的一切都显得有些原始,这里没有象那种在“风神市”拔地几千米高的高科建筑,这里有的是在科技都市里见不到的一打片黄土和大片葱郁翠绿的原始林。

  威克尔在空中缓慢的飞行着,夏长平既然不在,他也就不用那么着急了。

  不过他还是害怕再遇到上次的导弹袭击那就不妙了。

  所以,他干脆飞得高高的,这样,不但可以避免有人袭击自己,还可以让视野更加宽阔,看得更远。

  就这样威克尔很自由又十分享受的在空中漫游着。

  突然,他发现在前方的空中上有一种异常的色彩在逐渐凝聚,慢慢的成一条绸缎似的往地下流泻。看到这个奇景威克尔自然急快的想去探个明白。

  我很快的便赶到“西版镇——北炎界”的一个集合会场。

  这是一个可容纳两万多人的大型娱乐场,我小的时候就经常来这里玩。不过每次来的时候我那脾气暴躁的姐姐就一定在我身边,也因此我每次都不是很愉快的玩个尽兴。

  果然,“西版镇”的所有镇民几乎都集合在这个地方,黑忽忽的人群挤满了整个会场。

  在一个临时搭起来的高六米宽有二十几米的正方形“武斗台”上正有两个人在剧烈地拼斗着。

  一时间我也无法找到父亲和姐姐及众道场的弟子,所以我就看着想找一个落脚的地方,可惜的是在任何的地方似乎都站满了人,要找个好的位子看来并不容易。

  我干脆就漂浮地停在一些人的头上几米高的地方。还好,现在所有人都在关注台上的比武,我倒是没有人引起多少人的注意。

  当然要这样漂浮在空中的话,也是很耗真元能的,不过我现在是处于静止的状态,所以真元能不会有太大的消耗。还有我体内的真元能在消耗的同时能够自动运转补充真元,所以相比之下我还是可以借机慢慢的恢复体力。当然要直接吸收能量空间的能量虽然是比较快,但现在台上比武的人发出的真元能量都超出普通武者的能量,而且,他们的能量似乎能够影响到“能量空间”中能量,至少可以使“空间”中的能量受到不规则的波动。所以,如果我要这样吸收能量的话似乎是不太容易。

  再看台上武斗的人,他们的武技之高都大出我的意料之外。他们现在已经不是用普通的招式来决胜,而是纯粹的以能量来比斗。招式现在对他们来说根本就没用。

  台上的两个人一个身着黑衣,外披一件古式灰色披风,身材十分高大雄伟,是那种让人都觉得很酷很冷很有力量的人。他当然就是铁胜侠。

  另一人是个老人,说他是个老人其实有点过分,因为他的体形和他的身体的灵活快速根本上就非一个老人所能拥有的。但是,从他一头雪白的头发谁都可以知道他确实是个老人。

  只是他的脸似乎笼罩着一层紫色的薄雾,让人看上去觉得模模糊糊的,怎么也看不清他的样貌。

  我这时的心态是希望老人可以获胜。当然如果我知道他们各自代表的立场的话,我当然不会这样希望了。

  现在是八月底已近九月,天空上的太阳依然十分的刺眼,按理说,在这样的天气下应该是十分的酷热难挡着,可奇怪的是,人们现在并不感到炎热,反而感到一些寒意。这种异常的情况,当然马上引起我的注意。

  我想起大天武师在他的居室对我说的那什么“能量元素转换”的话和他那时施展的“寒能”能量,岂不和现在的感觉有些相似?

  看起来这种“能量元素转换”的奥妙并不是大天武师的专利。

  果然,我发现台上的那个男人发出的能量果然和我们现在所拥有的能量毫不相同,他的能量正如大天武师说的已经完全变成了复杂的自然能量“寒能”。

  而那个老人看来似乎并不比铁胜侠弱,他的能量也决不是现在人拥有的真元能而是让人完全摸不着意识不透的异种能量。

  只是他的能量似乎还处在微弱的状态下,所以,很明显的他已经处在了下风。

  铁胜侠面对老人的能量也是显得十分的诧异,只是他对自己永远都充满着必胜的信心,这种心态往往支持他取得最后的胜利。

  所以,铁胜侠发出的能量从开始的弱转为强,而“寒能”也渐渐的逐渐的增强。范围也逐渐的扩大。这时,离台边最近的人已经感到一股极冷的寒意往自己的身上逼来。这种寒意不似冬天的大雪倾盆的那种寒意,而是直接摆脱各种能量直接以单纯的“寒能”让人感到那种痛苦的如刀割的冷。这种感觉无法形容得很清楚,反正就是让人感到如在零下几十度的冰库里一般。

  人群已经开始混乱的往后倒退。而老人抗拒铁胜侠“寒能”的能量也逐渐加大并向四周扩散,这也引起更多人的混乱。

  会场上人本来就很多,密密麻麻的一大片,肩贴着肩,这样要移动的话是很困难的,所以已经有人开始叫开了,一些有古武术的人已经利用本身的能量把其他的人给震飞了出去,而会“浮移术”的人也赶紧往天上飞了起来。

  基本上来说,现在的人们已经顾不得观看比武了。在会场的另一角“西版镇”武馆道场的人也感到有些受不了,因为他们离武斗台是最近的。

  孙道德抚着黑须退到一边,一边赞叹道:“铁胜侠的技能果然不同凡响,我们应该有获胜的希望。”

  胡志坚却担忧地道:“‘木尊’先派出的高手已经如此的厉害,后面的一定会更厉害,铁胜侠比了一场多少也会消耗能量,到时只怕到替我们出场的时候将力有不逮?”说到我们的时候,胡志坚的眼光扫向捷克森、元太顺两人。捷克森和元太顺赞同的点了点头。

  孙道德的脸一时间有些尴尬,因为,铁胜侠第一场是代表自己的“武道会馆”参战的。

  而很明显的铁胜侠第一场就将要取得胜利,孙道德当然十分的开心。但同时,另外两家武馆的人自然担心以后的比武,所以,孙道德现在还是开心不得,因为这样的话,他就显得有些自利忘义了。

  “对、对我们应该不能存在太大的希望,也应该考虑如果失败的话……”着急之下,孙道德反而越说越差。

  胡志坚、捷克森、元太顺三人的脸已经有些难看了。

  一旁的夏蕾“噗嗤”地笑了起来。

  夏春联忙喝道:“阿蕾,不得无礼。”其实他自己也有些忍不住了,因此他的眼睛浮现些须笑意。

  孙道德“哼”了一声。忙借故走到一边继续观看比赛。

  元太顺等几个人也心情沉重的走到一边去。

  说实在的,“木尊”人的武技实在太出他们的意料之外,连铁胜侠他们也想不到会有这么高的技能。

  当然,现在要说心情沉重的其实要属夏春联了,因为铁胜侠不会替他们出战的。

  而“木尊”组织所表现出来的武技和他们简直有天壤之别,能拼吗?

  可是,夏春联就是这么一个坚强不屈的人,纵然要为此付出惨重代价他也决不屈服。当然,他还有一个希望,那就是政府一定会出面干预的,因为这关系到洲政府自己的自身利益,他们不可能坐视不理。

  洲政府到底会不会出面?什么时候出面?有能力阻止“木尊”势力在“西版镇”的扩张吗?

  望着台上那神奇能量的较量,那真是人类能拥有的吗?洲政府有能力来和他们斗吗?看来只有请联合政府出面才摆得平了。

  但,洲政府一直就和联合政府关系处得不好,联合政府一直想把古大陆纳入自己的版图内,但一直受到洲政府的抵制,现在他们会为洲政府出面?

  看来唯有洲政府低下尊贵的头才有可能吧?

  

第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