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我看着由于台上的两人发出的能量太过惊人而引发的骚乱,忙向另一边飞去。因为现在已经有好多人都浮在了空中,如果我还是那样静止似的飘在空中的话,难免惹人注目。

  因为现在的人群已经相对的离“武斗台”有不短的距离,所以要找个立足空间已是太容易了。

  现在离台边最近的还有十几个人,他们显然的拥有上等的武术技能,所以还抗拒得了台上两人向外排泄的能量。

  不过此刻他们的脸都十分的沉重。

  我落在他们的旁边站了下来,也开始更为专注地观看着比赛。

  而这时武斗赛显然已经快要到了最后阶段。

  旁边的几个武术家回头稍微的看了我一眼后,又各自把眼睛转上了“武斗台”上,不过我从他们的眼神里看到了一点的诧异之色。

  铁胜侠的“寒能”已经逐渐的把老人的身体牢牢的包围住,在老人的身上就仿佛被裹上了一层乳白色的薄雾一般。

  而老人的身上散发出来的薄薄的紫色能量在铁胜侠的“寒能”包围下从翻滚到逐渐的凝结。

  (难道,铁胜侠的“寒能”能冰封老人的能量吗?这也太神奇了。能量原本是看不到,但他们却大是违背了这一原理,铁胜侠的“寒能”和老人的紫色能量在场的每个人都可以轻易的看到。)

  “看起来,铁胜侠要赢了,他果然不负我们‘西版镇’‘武术协会’的看重,这一下,‘木尊’的第一场比武就输了,对他们的士气必定是个大大的打击。对接下来的比武应该比较有利。”在我旁边的一个黑须中年人说道。

  “什么?老人是‘木尊’的人?”我心里震道。我忙转过头来对黑须中年人行了个礼才问道:“请问大叔,台上的老人是‘木尊’方的人吗?”

  好几个人听到我这样问都回过了头来,黑须中年人奇怪的道:“小兄弟不是本地人?”

  “不、是,是本地人。”我道。

  黑须中年人看我先回答了“不”接着再回答“是”的矛盾语后,不禁狐疑地道:“看来小兄弟根本就没说真话?”

  我知道他在怀疑什么,忙解释道:“我确是本地人,不过我从小的时候就到‘新城’里的‘武术学院’学习,到今天才刚回来,所以对发生的一切还不清楚。”

  “新城”是联合政府管辖下建立起来的各个高科技城市的统一叫做“新城”。

  “哦,原来是这样!”黑须中年人还是有些怀疑的又问道:“却不知令尊是……”

  “家父是夏春联。我叫夏长平。”我说道。

  “原来你是夏春联的公子,真是失敬。哎,你可知你们家待会也要上台和‘木尊’的人比武呢?”黑须中年人叹道。

  “这个我已经在沿途的时候听说了。”我回答道。

  “是吗?我……”

  就在黑须中年人的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台上传来一种异常的声响,我忙随声望去,只见在铁胜侠“寒能”包裹下的白发老人的头发根根树立而起,把“寒能”雾气冲破了一角。

  而在头上“百会穴”处有一股细细的紫色能量徐徐的游离而出,转瞬间紫色能量接触到云层,白色的云层马上变成紫色的色彩,而原本宽松的云层在紫色能量的侵袭下逐渐的萎缩,接着寻着原来的紫色能量回转。

  老人的身体一接触到紫色能量,脸上的紫色雾气更盛,被冰封的能量陡地震裂了铁胜侠的“寒能”发出如打破玻璃一般清脆的声响。

  可是就在老人刚一挣破铁胜侠“寒能”束缚的时候,铁胜侠已抢先一步一掌打在老人的胸膛上,老人被击飞了出去。

  “好!铁胜侠万岁!打低他!”

  “好……”

  “咦?”我惊奇地出了一声。

  在许多人高兴的欢呼的时候,我却发出这种惊讶的语调,站在我身边的黑须中年人奇怪的问道:“怎么啦?”

  “哦,没什么!”我答道。

  其实是我发现在老人的紫色能量冲破铁胜侠“寒能”束缚的时候,他那时的能量已是布满了全身,而且他完全有能力挡住铁胜侠的一掌。

  不过最让我奇怪的还是铁胜侠打向老人的那以掌根本就没有什么杀伤力,那一掌完全是以普通的真元能打出的,老人完全可以挺立不动的接下铁胜侠的这一掌,而奇怪的是老人反而被击飞了出去,这不由不让我感到奇怪。

  其实我有这种灵敏的感觉是因为铁胜侠和老人的能量和“能量空间”有着不可思议的联系,而我的真元能一直都有一条和“能量空间”保持连系的能量带,铁胜侠和老人的能量去向我可以说知道得一清二楚。

  所以,铁胜侠和老人有这样异常的举动不由的使我感到怀疑和不解。

  “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不对。”我沉思着。

  而这时铁胜侠也以英雄的气势走下了“武斗台”进入后面的休息室。

  这时,在离人群两百多米高的天空上威克尔也赶来了。他是远远的看到老人的紫色能量才被吸引过来的,不然的话,他起码还要几个钟头才有可能找到这里。

  由于空中实在太热,威克尔一看到底下黑糊糊的人群已经知道自己来对了地方。所以,他也赶紧往人群集中的场地飞落而下。

  他的举动自然惹起了人们的注意。因为“西版镇”人学过武术的人虽然很多,但会使用“浮移术”飘飞在空中的却是没有几人。而“木尊”的人一般都会使用这种技能,所以,一些人已经认为一定又是“木尊”的哪个高手赶到了。

  而我看到威克尔时候还没有向他打招呼。他已经飞落在另一边的角落里了。

  “接下来的是‘木尊’和‘武术协会’进行第二场的比武,我再重复一下规则和胜负双方所要承担的后果。”一个带着金丝边眼镜,文质彬彬的中年人拿着一个话筒走上“武斗台”上说道。

  “比武双方武技不受限制,只要是你会的,什么都可以使用,生死勿论。各自负责。胜方可以得到负方的武馆经营权,而负方将从此退出经营武馆的行列。”

  “现在请夏春联经营的‘武者修道场’派代表上场。”最后的一句说完,我的心不由的震动了起来。

  到我家的“修道场”和可恶的“木尊”组织比武了,爹会叫谁上场比武呢?

  这时在我身边的黑须中年人对我说道:“小兄弟,到你家上场了哦,你还不快点去找你的家人?”

  我“嗯”了一声,问明方向就待赶去见我多年未见的爹和姐姐。

  而就在这时,我的眼角已看到了一条翠绿色的人影已经从后台翻滚地跃上了“武斗台”。

  我不由的停下了身子,向着台上看去。

  台上是个身材修长,面容带着健康色彩浑身充满野性与不驯感的姑娘。我不需细看也知道她就是我的姐姐夏蕾。

  看来长大之后,姐姐的脾气还是那么的泼辣豪爽。

  “你这小娘们这样大的口气,我就陪你玩玩。”一个沙哑的声音说完,从席棚那边飘起一个硕大的身影,向着“武斗台”飞了过来。

  却是一个光着头,浑身横肉,几乎看不到脖子的胖大汉,看他的身行起码有三百斤重,奇怪的是他还能使用“浮移术”,看来他的武技着实不弱。

  我知道姐姐绝对不是他的对手,我已经凝聚起大量的真元能随时准备飞上台去接手。

  其实我本该这样就上台为我家“修道场”的未来拼搏的,但我毕竟离家好几年了,我想看一下姐姐的武技提升到什么样发程度?

  “那是你姐姐夏蕾。”黑须中年人对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开始转注台上的一切。

  “你就是在‘西版镇’号称‘雌老虎’的夏蕾吗?”胖大汉嘿嘿说道。

  “正是你家姑奶奶。”

  我差点为之喷鼻,姐姐什么时候有了这个外号的,看她的样子好象还挺享受的样子,一点也不觉得这个外号有什么不雅。

  “很好,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人。呵呵,我们也不用打了,交个朋友如何,你知道我是十分的欣赏你的哦。怎么样?考虑一下。”胖大汉突然充满真诚地说道。

  夏蕾做一付快要受不了的呕吐状。“你是在说什么动物语言,我可听不懂,少跟你家姑你你来这一套,其实想要跟你家姑你你交朋友并不难,只要你认输。并回去叫你们什么死木头的什么尊的滚出‘西版镇’那就没有问题。怎么样?考虑一下。”

  这几句话说得胖大汉脸一阵青一阵白,他仰天一个大笑:“好个尖酸泼辣的娘们,我就来试试你有什么值得我这样为你付出的地方。”说完胖大汉一手就向夏蕾的臂膀抓去。

  看来他对夏蕾根本不放在眼里,所以,他大手大脚的,浑身空门尽露,在移动的时候,浑身的胖乎乎的肌肉一颤一颤的。

  胖大汉的武技和刚才的老人相差甚远,看来是不同一个档次的高手。他没有老人那种不可思议的能量,完全只是一个拥有普通真元能的武术高手。

  对付这种人并不可怕。看来“木尊”也是看清对手再派相应的对手上场的,而不是一下子就用技能相差太大的高手以压倒性的手段取得胜利,他们应该是要“武馆”的馆主们心甘情愿的服输才采用这种方法的。

  一个瘦削娇小、一个胖大肥厚,两个身材绝对相反的男女将在台上进行武斗了。

  人们已经知道了结果,但又舍不得不看。他们在关注着奇迹会不会出现。

  夏蕾一个旋身避开了胖大汉的胖手,她的身法动作十分灵活,虽然她不会“浮移术”但是一个腾越就是十米来高,而且速度十分的快捷灵巧,胖大汉的几次攻击都没有效用,连夏蕾的衣边都碰不着,反而被夏蕾趁机地蹬了几脚。人们现在放心了,他们以为夏蕾已经处在不败之地,所以都纷纷地对夏蕾喝起采来。

  可是我知道胖大汉绝不会就这样无功而返的。因为从他在席棚里使用“浮移术”飞跃而来的身法来看,一身的肥肉并没有对他的身体造成任何妨碍。

  果然,胖大汉的脚在地上一顿,整个身体飞了起来。

  胖大汉可在空中持久地漂浮,而夏蕾每次的腾越都要再次的回到地面再借力向上腾飞。

  而胖大汉却可以在空中以逸待劳,所以,现在夏蕾的飞腾方法对胖大汉已是起不到作用了。

  胖大汉的手一扬在空中发出一股掌力袭向站在地上的夏蕾。

  夏蕾被迫地往旁一闪,“砰!”的一声,胖大汉的掌力击中夏蕾刚刚站立的地方,把台地面击出个洞。

  胖大汉哈哈大笑着,在空中隔空连续发出掌力击打夏蕾。

  我皱起了眉头,因为胖大汉已经完全控制了主动,现在夏蕾完全只有闪躲的份。还好的是姐姐的轻身功夫还算了得,每次她都闪了开去。

  可她现在根本就没有机会反击。

  看来只有等胖大汉的真元能消耗完才有机会吧。

  可是,胖大汉并不那么傻,他只是发了十掌把夏蕾逼到台边就停住了。

  胖大汉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眼缝里闪着精光逼视着夏蕾。

  胖大汉的身体慢慢的在空中向着夏蕾移动过来,在接近约有五米距离的时候,他的手一扬。

  夏蕾本就蓄式在等着胖大汉的攻击,看到他的手一扬以为胖大汉又是要隔空发出掌力,忙向旁一闪,但她没有想到胖大汉并没有向她发出掌力,而是算准了她的逃避路线,在她要闪躲的方向击了一掌。

  而夏蕾就好象是条自投罗网的鱼一般的自动送上挨了一掌。

  看来这个胖大汉还十分有心机。

  夏蕾觉得胸口一闷,身子已被击飞。

  可是在空中的时候她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受到什么内伤。

  为什么胖大汉的这一掌没有伤害到自己?

  但她马上就明白了。

  就在自己是身体快要跌到地面的时候,已经感到身体被人一把用手圈住。

  接着耳边传来让她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声音。

  “小娘们,现在觉得怎么样?哦,好香!”胖大汉深深吸了口气,沙哑的声音道。

  想到此刻自己的身体正被这个恶心的胖家伙抱着的时候,夏蕾的心都要气炸了。

  她的秀眉一皱,突然想到了一个方法。她陡地提起脚,同时把真元能灌注在脚上,用力地朝着胖大汉的脚板踩了下去。

  “哇~~!!”胖大汉惨叫着,用力地提起夏蕾把在向地上甩了下去。

  “砰!!”地震响,夏蕾身体落地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腰几乎要断了似的。

  “臭娘们,我要你好看!”胖大汉咬牙切齿地叫道。

  他猛地跳了起来,要把硕大的身体朝着躺在地上的夏蕾压了下去。

  想着那个胖大汉的身材,如果夏蕾真的被胖大汉的身体压个正着,不是要把身体给压扁了?

  人们惊叫着!

  可是就在胖大汉的向下压的身体离夏蕾只有三米多、人们的心里在为夏蕾惋惜的时候,一条人影象道黑光似的闪了上去。

  只听“蓬蓬蓬”的连响,黑影已刹那间向着胖大汉踢出十几脚,把胖大汉的身体从离地只有三米高的地方一直地踢上离空中已有十来米高的距离。

  胖大汉如一个皮球似的被踢上了天空。

  这时人们已可以看到是个身穿蓝色制服的(其实是学校的校服)男人把胖大汉一路的踢上空中。

  那当然就是我了。

  其实就在胖大汉击中姐姐夏蕾的时候我就想冲出去把胖大汉打个皮青脸肿的,只是一切发生的太快,我来不及而已。

  我泄愤地一口气向胖大汉打出了“连续飞踢”,最后才在空中一把抓住胖大汉肥厚的脖子。胖大汉的脖子十分的粗厚,我的手并不好抓,所以我发出了真元能裹住了胖大汉的上半身。这样在外人来看就十分怪异地看到这样的场景。

  我的手只是贴住胖大汉的脖子,就好象手里粘住了一样,而这时胖大汉已完全的失去了知觉。

  我漂浮在空中凌厉的眼光扫向“木尊”人的席棚。

  我的手一挥,发出一股能量把胖大汉的身体投向了“木尊”席棚那方去。

  胖大汉的身体如一个炮弹似的撞上了席棚的顶盖,把席棚撞了个窟窿。才掉了下去。

  我在空中沉声地道:“‘木尊’的人听着,我是夏春联的儿子夏长平,我告诉你们,你们想在古大陆建立政权是不会成功的……”

  我的声音不是很大声,但每个人却都觉得就好象是在自己的耳边说的一样,十分清晰。

  我扬起了双手,这是我要发出“能量球”的先兆。

  我在空中漂浮着,同时在手中爆闪出一片能量光华,“能量球”在双手间凝结出一个球体。而同一时候,空中四面的空间中一道道的光线向我的身体吸附而来。

  这一奇景让已经站了起来的姐姐要问我的话也咽回了肚里去,只呆呆地看着空中的我。

  而“能量球”已经成形,我用双手发出的“能量球”已是比以往的要来得大许多。这是我进一步增强“能量球”的应用威力的方法。

  这时,空间的能量已不是单纯的往我身体吸附,大部分的反而是向着“能量球”吸附而来。

  “木尊”组织的人显然也不知道我想要干什么?所以他们也呆呆地看着我的空中奇景。

  他们还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危机已经来临。

  我等着“能量球”大得快要失去控制的时候,才朝着“木尊”席棚的方向发了出去。

  “能量球”发出异常的声响急快地冲了过去。

  “不好!快走!”席棚传来大喊。

  席棚的所有人各自从那里翻滚的翻滚、腾越的腾越地撤离了席棚。

  其实我的目标也根本就不是人,而是席棚,我这样做,是要给他们一个下马威看看。

  果然,“能量球”的威力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人们在感到土地在摇晃的时候,一声巨响似要震裂耳鼓。

  席棚如遭“热能导弹”袭击一般的发出白光,转瞬便成碎片。

  原本席棚的地方出现了一个黑忽忽的直径有十来米的大洞。

  让我想不到的是,遭“能量球”摧毁的席棚和地面的石转飞溅而起使一些离席棚较近的人遭了秧。

  不过出现这样意料之外的后果,我只能说抱歉了。

  

第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