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夏春联陡地站了起来!

  “什么?刚才那人说什么来着?”夏春联激动地望着旁边的孙道德和元太顺等人问道。

  孙道德等人其实也是心里在打鼓,他们也在怀疑是不是自己也听错了,因为在空中施展那种惊人的技能的人竟然说自己是夏春联的儿子夏长平,这是真的吗?

  元太顺首先反应了过来。他道:“刚才那人好象说自己叫夏长平,是夏师傅你的儿子。

  我应该没有听错吧!”最后这一句元太顺是问孙道德等人。

  “嗯,我好象也是这么听到的。”孙道德道。

  “我也是……”

  “难道真的是平儿回来了?”夏春联一把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一个弟子,快步地走了出去。

  而这时,另一条人影也飞上了“武斗台”,神情潇洒、温文尔雅的威克尔含笑地挺立在台上。

  因为我这样突然的向“木尊”的席棚突袭,他是怕“木尊”的人派人对夏蕾不利,所以也赶上台来以便保护夏蕾。

  “你是谁?”夏蕾发现台上突然跃来一个陌生人的青年人,在不知是敌是友的情况下,她一脸的防备样,而且问话的态度也是十分的凶。

  威克尔看着夏蕾的模样不禁感到十分的好笑。

  “你不要误会,我知道你是长平学长的姐姐,我是长平的学友,我叫威克尔。”威克尔指着此刻悬浮在空中的我说道。

  “长平,难道他真的是小弟?”夏蕾有些不感相信。

  “难道刚才施展那种惊人的武技的人真的是以前一直被自己欺负,而懂得哭哭啼啼的拖着两条鼻涕的向爹妈告状的小弟夏长平吗?是真的吗?”夏蕾在心里不敢相信的一直询问着自己。

  “你怎么啦?”威克尔见到夏蕾久久不说话,赶紧问道。

  “哦,没什么,没什么。”夏蕾赶紧道。她抬起头看着在空中被一种奇怪的白色能量包围而显得模糊的我。

  “真的是小弟吗?”夏蕾喃喃地道。

  “阿蕾!”夏春联自“武斗台”边的席台纵跃了过来。

  我在空中防备地看着“木尊”方的人,我知道经我的“能量球”这么一打,“木尊”的人一定会上来探我的虚实的。

  果然,有五六个人向我这边飞了过来。

  这时,人们刚刚从震惊之中苏醒了过来。他们抬头望着在空中的呈现异相的我。

  六个人当中刚和铁胜侠交过手的拥有紫气能量的老人也在里面。

  我提高十二分的警觉防备着,同时从身体里发出真元能在周身布起了一道“防御罩”。

  而“防御罩”刚一形成,立刻又自动地吸收“能量空间”中的同属性能量,“防御罩”

  在肉眼无法观看的情况下正一点一点的增厚。

  在我掌握了从身体的周天运转才能转化能量而变成可以直接的从“能量空间”吸收同属性能量的时候,我发现只要我的真元能量和外层空间接触的话,“能量空间”的同属性能量就会自动的附吸过来,增加真元的能量。

  这一好处对我来说是十分大的。

  因为这些外来的能量都是大大的超出我本身拥有的能量,而可以使我的一些技能威力成倍的增长。这往往是可以使我战胜对手的因素之一。

  就象对付翻天量或麦天都是因为我有这些外来的能量可供我使用,所以才能战胜他们,不然的话,论真元能的深厚的话,我绝对是比不上他们两人的。

  当然这也是我努力学习掌握新技能的结果。

  “阁下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一定要和我‘木尊’作对?”

  一个鹰钩鼻、身着一身雪白长袍的中年人阴沉着脸问道。

  六个人在离我有四米的距离把我的四周围住(不是他们不想再向前,而是遇到我“能量”的拦阻),同时,在我的四周布起了一股能量。六个人的能量蠢蠢欲动,随时准备向我袭来。

  由于此刻的我身体一直在吸收着“能量空间”的能量,而且我在我的四周还布起了“防御罩”,也可以说我现在是被裹在一种能量体之内,所以他们并不能看清我的身体样貌。

  “你的话,我已经不想再回答,因为我是谁,刚才我已经回答过了。至于为什么要一定要和你们‘木尊’作对?我想你们自己应该更清楚才对。”

  我此刻已是豁了出去,准备和“木尊”的人硬到底了。

  (其实,论我的性格。我现在是不会做出这种莽撞事的,但不知为什么的,我此刻的性情似乎已经在随我的技能增长的同时也在逐渐的改变着。)

  我感应到六人的巨大能量在我的身体周围流转着,很奇怪的是我发现六人的能量绝对不相同,可他们的能量却不知为什么的竟能混在一起,而不互相排斥。

  我感到周身的压力在逐一增强。还好我事先在身体四周布起了“防御罩”不然的话,遭到六人连手能量的突袭,还不当场的把内脏挤出来才怪。看来他们也把当成了强敌,才会连那老人也在内的向我联手突袭,而不再顾虑到“木尊”组织的形象了。

  其实,就那老人一个人我就没有把握能战胜他。何况现在是六个人,而且另外五个人的武技似乎并不比老人差。

  我感到压力越来越大,也越来越难受。我猛吸口气,同时把能量往外一震,“防御罩”

  的能量和我自身发出的能量形成一股巨大的冲击力,这股力量连我都想不到的巨大,六个人一下子被我的能量冲飞开去。他们向我逼压过来的能量也一一反震回去,更加增强了力道。

  我赶紧趁机飞上几十公尺,脱出了他们的保围圈。

  我知道要战胜他们的方法就是逐一击破。不能让他们有联手的机会。

  我看准一个人猛地向他扑了过去。那是一个比另外五人较年轻,能量也相对较弱的人。

  他还没有自翻腾的身体中稳过身来,我已经飞到了他的面前。一拳就向他的左肋打了过去,虽然他无法避开我的一拳,但他的武技确实也是不弱,在中了我的一拳之后,竟然还能忍受得了肋骨被击断的疼痛,反掌也是向我打来。他这一掌击中我的后背,打得我也是十分的疼痛地向另一边飞了过去,而他也才力歇地身体向地下面掉了下去。

  我知道要糟了,在我没有避开那家伙的反击之下,我就知道事情不妙了,果然,几股能量冲着我被击飞的身体袭了过来……

  在身体被击中而失去控制的时候我是绝对无法避开袭击的。

  我只有尽力的在他们的能量击中我身体的时候在身体四周布起一层薄弱的“防御罩”,当然这根本就不堪他们一击。

  我的身体被他们打得直往地面上摔落下去,我耳边听到底下人们传来的一片惊呼声。

  而我现在的身体却是被他们能量打得五脏六腑都在剧烈的翻腾,拥有的真元能也被击散在体内四处乱窜。现在我根本就无法再使用“浮移术”以阻止身体的下落,我不敢想象当我就这样从几十公尺高的空中摔落至地下的时候会是什么后果?

  “长平!”

  “平儿!”

  “小弟!”

  “啊……”

  人们惊呼着。

  刚才的交手和我被击中往下掉其实不过才几分钟的事情,连威克尔都来不及和夏春联打招呼,就看到我已经从空中掉了下来。

  威克尔大吃一惊,忙足尖在台上一点,整个身体如脱弦之箭般是朝着我飞了过来。

  可是,威克尔还没有飞到我身边,一条人影以更快的速度超越了他,飞起一脚狠狠地中了我的胸膛,我一下子被巨大的足踢踢得又重新的往空中飞去。

  “什么?”威克尔大吃一惊。看着我被踢中的身影,威克尔的双眼闪现出无穷怒火。

  一向温文尔雅的他看到最要好的朋友、也渐渐的在自己心里荣升为崇拜的偶像竟遭受到这样的欺辱,又怎么能再忍受得住。

  威克尔怒喝了一声,真元能急速运转,忙以最快的速度向踢中我的那人追去。

  那人在脚踢得逞后,就在空中停了下来。

  而威克尔此刻却是被怒火蒙盖了理智,他已经顾不得帮我,而只想尽快的找那人替我报那一脚之仇。

  那人就是长有鹰钩鼻,身穿雪白长袍的中年人。

  他感应到威克尔的能量波动,缓缓地转过身来。

  威克尔还没近身就忽地先发出一掌“皇者连续技”之“霸王拳劲”,一股刚烈的拳风灌泄而出。

  中年人显然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他凝重的神态显出他是个十分小心的人。

  他的双手在面前左右地各画了个半圆,两个半圆正好形成了一个整圆形。威克尔的“霸王拳劲”就被吸入了这个圆圈当中,如入泥海。

  可是,令中年人没有想到的是威克尔向自己飞来的身体并没有因为打出了“霸王拳劲”

  而停止下来,而是丝毫也没有停留地直接飞冲过来。

  “他到底想干什么?”中年人心里不禁嘀咕着。

  他把手中的能量圆形再扩大一倍成为直径有五十公分的能量圈。

  中年人心里是想着威克尔既然整个身体不停留的向自己冲来,那应付的办法只有自己避开或者就把他也当成是一种袭击自己的掌力拳劲之类的东西,把他也吸入进自己布起的“混元绞杀圈”之中。

  中年人对自己的技能一向是十分自满的,所以他并不想避开威克尔看似自投罗网和毫无杀伤力的身影,那对自己来说简直就是一种耻辱。

  难道威克尔疯了不成?他怎么把自己当成武器什么的冲向中年人那里去啊?

  中年人的“混元绞杀圈”中能量在旋转着,中年人的这种特殊技一是可以化掉敌人的袭击自己的能量,二是“混元绞杀圈”内充满无穷危险,就算是钢铁之类的武器等器械,只要被吸入这个圈中,也要化为粉碎。

  中年人在等着威克尔的身体一点点的进入自己的“瓮”中。

  在威克尔向中年人发出“霸王拳劲”到不停留的冲向中年人的时间也不过才十几秒钟,这之间并没有什么变化,威克尔既没有停止向中年人的人体飞冲,中年人也没有放弃“混元绞杀圈”而避开威克尔冲向自己的身体。

  但真的没有什么变化吗?

  中年人的嘴角浮起一丝阴冷的笑意,他似乎已经看到威克尔在自己的手中化成人间尘土的惨景了。

  终于,威克尔的身体接近了,中年人一边也在凝神注意着威克尔会不会在近身时袭击自己,可奇怪的是威克尔并没有丝毫的动作,他完全的投进了自己的“混元绞杀圈”之中,而没有半丝的犹豫。

  中年人在威克尔的身体投进“混元绞杀圈”中的时候发现好象有什么东西在眼角闪过,但威克尔已经被吸入自己的“混元绞杀圈”之中还会有什么东西的呢?

  他的念头还在这里转着的时候,突然,中年人以发现不对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手中竟一点重量也感觉不到,按说威克尔的身体在被吸入进自己的“混元绞杀圈”之中后,怎么都会感到一些重力的,可奇怪的是,威克尔就好象是一阵风一样,原本真实的一个人在接触到自己的“混元绞杀圈”的时候,竟然如烟般的消失。

  “不好!”中年人叫着,同时,整个身体猛地向前冲,可现在是处在虚空之中,并不象在地面的时候,可以有地方借力才加倍的速度飞行。所以,中年人只来得及向前飞冲了仅一米距离,就感到才背部传来一阵阵锥心的痛感。

  却是威克尔在刹那间向中年人踢出了自己拿手的特殊技“连续飞踢”,向中年人连续地踢出了八腿。每一腿都灌输着深厚的真元能,也因此每一腿都充满了爆发力和杀伤力。

  中年人大意之下没有想到威克尔竟然使用了自己一向都不屑一顾的“幻影残拳”而打败了自己。

  中年人在空中狂喷鲜血失去控制的往地面下掉了下去。

  看着和我刚才近似的情景,威克尔才想到了我。

  “糟了!长平现在怎么样了?!”

  我感到再也无法控制住身体继续往下掉的时候,几乎要绝望了。身体内的真元能就象是灵蛇一样的在我的体内毫无目的的横冲直撞着,那种痛楚真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形容得出。

  我真的有点后悔自己的盲目出手了。

  我一边在尽全力地想把乱散的真元能重新归纳入丹田,一边在想着底下的威克尔赶紧来接住我。不然的话,后果会怎么样?我还真的不敢在往下想了。

  果然,威克尔不负我望,但令我想不到的是那个该死的中年人竟然赶在了威克尔的前面给了我一脚,更可恶的是这个时候真元能已经逐渐的受我的控制,只要再给我几秒钟的时间我就能再次的恢复过来了。

  真的别提我对中年人的及时一脚是多么的恨之入骨了。

  可这也办法了,我只有自认倒霉了。

  快要重新归入丹田的真元能在遭受中年人的一踢后,仿佛受惊了的小鹿般又重新的在我的体内乱跑了起来,而我此刻更是象一个皮球一般的又往天上飞去。

  (这还是我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狼狈样。)

  突然,我发现被踢散的真元能中竟有一道往我脑部“神经海”冲去。

  我感到一阵清凉感自脑部传遍了整个身体,连身体被真元能冲击的痛楚都感觉不到了,原来,这道真元能竟然引领了“精神能”从“神经海”回转自身体的各个脉络之中。

  我从来不知道原来已经转化成“精神能”的能量还可以象真元能一样的在身体的脉络之中运行。

  只是几秒的时间,“精神能”在回归到第一条脉络的时候立刻重新的转化为庞大的真元能在我的体内急快的自行运转着。

  那些失去控制乱闯的真元能也被控制住的加入了转化能量当中去。

  就在我开始可以控制体内能量运转的时候,拥有紫气能量的老人正在上方等着我,正准备给我最后的一击。

  而另外的三个人也在另一边正在向这边靠拢。他们竟放弃了对威克尔袭击,而把目标锁定住我一个人。想来他们必是先前看到我发出的那种威力强大得有些恐怖的“特殊技”,害怕我会再次的使用那种技能,所以一定想先彻底的解决我,然后在考虑其他。

  而令他们想不到的是中年人竟会败在威克尔手里。等他们想对付威克尔的时候,他们已是接近了我,所以也不想再回头对付威克尔。

  首先还是我的问题比较重要。

  “铁先生,请你赶紧去支援一下吧?看来‘木尊’好象放弃了原来的立场了?”元太顺对着正皱着眉头观看着空中武斗的铁胜侠道。

  元太顺的话刚刚说完,只感到一股冷气猛地向四周和自己逼了过来。

  一声“碰”的声响,铁胜侠已撞破了头上的顶棚,直冲天空。

  我看着老人对着我扬手发出了两道紫气能量。

  两道紫气能量好象两条张牙舞爪的龙一般的向我交缠了过来。

  我猛地发出长啸。清朗的啸声响彻了整个空际,啸声一拨拨的向着四周传了开去。

  我要开始反击。

  我猛地从被动的被踢飞的速度转为自控的浮移飞行,以成倍速度闪开了两道紫气能量。

  就在接近老人身体的时候,我的双眼豁地爆射出两道精光。

  

第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