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精神能”刹那间以前所未有的庞大能量自我的双眼间透射而出,十分轻易地就冲破了老人脑域能量的保护区,一下子就侵入了他的神经系统之中。

  老人发现我竟然还能发出那震人心魄的啸声的时候,知道要糟了,可他这个时候被我出其不意的长啸声惊扰了精神,等他发现我的眼睛蓦地爆射出一种让他眩晕的能量的时候,已经没有丝毫的能力来抵抗了。

  我的身体和老人擦肩而过,同时,“定神术”中的“精神能”已经牢牢的锁定住老人的主控神经,压制住他一切可能反抗的主导力。

  现在可以说老人已经是我的傀儡了。

  可我现在还不能有丝毫的大意,刚才就是因为太过大意而忘了防备,才会差点丢掉了小命。

  而且我感觉到在我的“精神能”顺利的侵入了老人的主神经的时候,并不想以前那样轻易的就控制了对方的全部思想。而是老人的神经网络里竟然隐隐的出现一种回旋内流的能量体,而且不时的在一颤有一颤的。就好象有生命似的。

  我的“精神能”就好象是风雨中的一叶孤舟般的,并不是那么的安稳。我无法侵入老人的思维和记忆系统。

  唯今似乎只有控制老人的精神意识才是最根本的。因为老人的紫气能量的厉害我还不清楚它的威力程度,但凭我的能量感应他的紫气能量的威力是十分惊人的。

  我加大“精神能”的透射量,牢牢的控制住老人的意识。

  我们在空中相隔仅一米,两眼牢牢相望,却是谁也没有出过一招半式。这个奇景让后面正要接近我的三人有些狐疑不定和举足不前了。

  老人的技能他们是十分清楚的,所以在老人没什么表示和动作之前,他们也不敢上来。

  可我现在也并不好受,因为老人的神经网络里的那股能量体竟开始反震我侵入他的“精神能”,奇怪的是,我知道老人现在所有的“发令主控神经系统”已被我牢牢的控制住,按理说来他是不可能再施出号令来抗拒我的,这一点让我十分的不解。

  这是怎么回事呢?

  这时我已感到有些吃力了,因为老人的回旋内流和不时反震的能量竟渐渐的消解和融入了我侵入他的“精神能”,我只有不断的对他输入“精神能”才能控制得住他。这是我以前从未曾遇到过的。

  我发现储存在“神经海”里的“精神能”并不多,如果这样下去的话,“精神能”很快的就将要用完了。

  最重要的后面的另外的那三个人,如果他们趁现在攻击我的话,我只有放弃对老人的“

  神经力”的控制了。还好的是那三个人不知是不是吃错药了,竟飘浮在一边看着我和老人两人。我在心里自然暗暗的松了口气。但我知道这样并不是办法。我现在根本就没有能力可以命令老人做任何事,还得在一边跟他“神经网络”里的那种异能抗衡着,这对我来说简直是弊大于利了。吃亏的买卖如何做得,我在刹那间做了决定……

  就在这是,那三人也发现事情有些不太对劲,他们终于向着我和老人冲飞了过来。

  而我也在这时以最强大的“精神能”自双眼间由老人的双眼透射进老人的“神经系统”

  里,强大的能量以压倒性的力量迅速的压住了不断发震的回旋内流的能量。

  在这一时刻我终于成功的控制住了老人的主神经网,在另外三人朝我发来三股巨大的能量的时候封闭了老人的意识能。

  老人无声无息的自虚空中掉了下去,他会怎么样我已经没有时间去理会了。

  我猛吸了口气,在空中一个转折,轻飘飘的如飞燕归巢般轻盈地闪过了三人的掌力。

  就在这时我的眼角瞥到一条雄伟的身影自地面急快的飞纵了上来。他在半空中接下了老人的身体,然后又朝着地面扔了下去。老人的身体便像是鸿毛一样的变得轻飘飘的,如底下有人托着一般缓缓的下落。

  那人在扔下了老人之后,急快的向着我这边飞来。我游离在体外和“能量空间”连接的“能量带”感应到空间能量如潮般的滚动,隐隐的竟然身体感到有些发冷。我抽暇的抬头望向天空,空中烈日当空,热浪逼人,现在我才感到四周的空间中又重新的传来热气。

  而另一边我看见威克尔也向着我这边飞了过来。

  没想到威克尔竟然战胜了那个中年人。中年人我和他交过手,也知道中年人的“能量”

  有多深厚,可威克尔竟然战胜了他,我不禁感到有些奇怪。他们那时交手的时候我正被中年人踢飞和体内的真元能在抗衡着,所以并没有看到他们的交手的情况。

  可现在似乎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

  我现在已经知道飞上来的那人和救了老人的人是谁了。

  他就是铁胜侠。

  他上来干什么?是来支援我的吗?

  我暗暗地想着。

  这个时候,那三人已经又接近了我。我现在的真元能已经耗损不少,还有大量使用“精神能”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我的脑袋似乎感到些微的沉重,竟然有些昏沉沉的感觉。

  我不想再和他们耗,既然我这边已经有两个助手来帮助,那干脆就交给他们好了。我要赶紧趁机休息一下。

  不想和他们斗,凭我的飞行速度要闪开他们的话简直是太轻易了。

  不过,还是让铁胜侠和他们斗比较好,因为我还不知道威克尔和中年人刚才的打斗是否有受伤。想来不受伤只怕是不可能的,所以我的身体直接的朝着铁胜侠那边飞去,想把三人引到铁胜侠那边让铁胜侠去应付他们。

  在我飞向铁胜侠的时候,我并不知道那三个“木尊”的高手竟并没有尾追过来。反而停了下来,而铁胜侠向我飞来的速度倒是加快了不少。

  只一会儿,铁胜侠就已飞到了我的面前,正要和我擦肩而过时,我向着他微笑着道:“

  那三人交给你喽!”

  看着铁胜侠冷酷沉沉的脸和闪着异样的目光的时候我隐隐地感到有些不妥。

  可是已经晚了。

  蓦地,我发现一股绝冷的寒意刹那间笼罩了我整个身体,这一瞬间中我感到周身的血液似乎突然的凝固成固体一般,原本轻若无物的身体竟突然的十分笨重起来。

  连一直运转的真元能竟也象是被冻结了一般,陡然停止。

  我一个倒栽葱陡地从虚空中再次的向着地面下掉了下去。

  “长平!”我的耳边传来威克尔的大喊声。

  “怎么回事?铁先生究竟在干什么?”看到铁胜侠在我背后蓦地发出一掌,而我就掉了下来的时候,孙道德不禁奇怪的问道。

  “不知道!铁胜侠到底想干什么?他怎么……”元太顺也十分疑惑地连连摇头道。

  原本看到夏长平重新占了绝对优势的夏春联的心刚刚放下,只一会儿的工夫就再次看到儿子又从空中掉了下来的时候,一颗心几乎又提到了嗓子口了。

  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也十分的想知道,但现在最重要的是我现在的状况究竟要怎么办才可以解脱铁胜侠对我身体和能量的冰封限制?

  我的身体不受控制的一个劲地往下坠。我的心几乎要绝望了,为什么会这样?铁胜侠不是父亲那方的人吗?为什么竟会偷袭于我呢?

  耳边传来忽忽的风声,面孔竟隐隐生疼。失去了真元能的守护,连身体都变得脆弱了起来。

  我用尽力量希望能在掉到地面的时候让真元能重新获得复苏运转,但很可惜的是不管我怎么努力,铁胜侠的“寒能”就是如一座大山一般的封住了我所有的能量的运转去向。

  怎么办,眼看着地面在我眼前越来越大。我看到地面上的人在惊叫着,在四处躲闪着。

  期望着地面上的人赶紧来接住我,不然的话,真的会死人的。

  但是,在我要往下掉的地方很快的就被十几个“木尊”的成员逼开了周围的人群,让出了大片的空地。有几个人影飞腾了起来,但他们马上就被“木尊”的人给逼到一方去。

  难道他们竟想活活的摔死我不成?

  求人还不如求己!

  可我现在有什么办法呢?

  我绝望的闭起了双眼。

  这时我离地面只有不到二十米的距离了。

  蓦地,我脑际灵光一闪。我现在的真元能是被铁胜侠给冰封住了,但是我的“精神能”

  呢?

  对,我还有“精神能”可以应用啊?

  就在这瞬间,我把“神经海”里的“精神能”急快的自神经网络向身体的各个脉络回流运转。

  在快要掉到地面,只有五米的距离就要和地面热烈亲吻的时候,我终于在体内成功的转化了一股真元能。在刹那间使身体脱离了地球的重引力,在这一刻免遭摔死之厄运。

  但我的身体只是稍微的在空中停顿了七秒钟,就再次重重的摔到地面上来。

  但在这个时候我离地面却只剩不到两米的距离。这个高度又怎么可能摔得死我?

  我停顿在空间七秒的时间里,四周鸦雀无声,似乎整个空间刹那间停止了运转。所以,重重的摔在地面上的声音就显得格外的刺耳。

  我止不住冲力的一连后退了好几步才拿桩站定。

  可是就在我解除了下坠危机后,我发现我的能量又再次的被“寒能”冰封,能量再次失去了运转能力。

  而我的身体也仿佛被冰冻在零下三四十度的冰层中一样。

  周身的血液似已凝固。

  我像个冰人一样硬邦邦的挺立不动。

  “平儿!”

  “小弟!”

  “长平!”

  三条人影(夏春联,夏蕾)和(威克尔)自两个方向向我扑了过来。

  可他们马上就被拦阻了下来。

  一条雄伟的身影自空中飞了下来,在我的身旁停了下来。

  从他的身体散发出无穷的寒意向四周逼散开去。十丈之内人群纷纷后退,刹那间,就清出了以我和铁胜侠为中心的大块空地。

  “铁胜侠!你这是在干什么?”

  父亲被“木尊”的人拦阻,怎样也没能越过“木尊”成员的拦截。但他看到我已安全着陆之后,已不由的松了口气。现在看到铁胜侠站在我的旁边,心中的疑惑和怒火不由熊熊升起,因此父亲十分愤怒地喝道。

  这时,孙道德,元太顺,捷克森,和胡志坚也赶到了。孙道德皱着眉头也忙问道:“铁先生,您为什么这样做?那是夏师傅的公子,你是不是搞错了?”

  铁胜侠沉默不语,他的脸就如千年寒冰一般没有丝毫的波动和冷酷。

  一个人哈哈大笑地从另一边的人群背后走了出来。

  “还是我来回答各位的问题吧?”

  “段灭世?”

  “段灭世……”

  一直没有出场的“木尊”组织旗下“青木组”组长段灭世终于现身了。

  段灭世朝着铁胜侠微笑地点了点头道:“冷寒木你辛苦了!”

  “冷寒木?到底是什么回事?”孙道德感到事情有些不妙了。

  “哈哈……”段灭世首先先朝我扫了一眼,似乎看到我被铁胜侠的“寒能”制得死死的时候,显得十分的开心和放心。

  “我一直忘了告诉你们,其实铁胜侠就是我们‘木尊’旗下‘寒木组’组长冷寒木。哈哈哈!”

  夏春联和元太顺等人现在已知道掉进了“木尊”的阴谋中了。

  “你们可能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反正现在事情也抖开了,我就让你们明白吧。

  我们‘木尊’组织现在虽然十分的壮大,但也由此引发了不少的经济危机,我们组织可以赢利的事业还没有正式的建立起来,而要扳倒政府取而代之却需要大量的资金。我领导的‘青木组’在西版镇就遇到了这个无法避免的危机,所以我就想了这个办法,暂时的自各位的手中借一些资金周转一下。这个想来你们一定会在心里怪罪于我吧?但是,成就大业就是要不择手段,想来以后你们就会因为为‘木尊’的大业奉献了这份力而自豪的。哈哈哈……”

  “我呸!”夏春联听得一肚子的火气,性格坚宁不屈的他知道满口子自由民主要在古大陆建立一个大家开心的乐园的“木尊”竟如此的阴谋卑鄙,不由的怒不可歇。

  段灭世的笑脸转为阴沉沉的阴脸,扫视了一下全场,原本准备了一肚子的话想要声讨段灭世和铁胜侠(冷寒木)的元太顺在碰到了段灭世的眼光之后,不由的把话生生的咽回肚里去。

  可是,一些群众却已经对段灭世的所作所为表示绝对的不满。他们已在台下大声地抗议和数落“木尊”组织。群众开始情绪激奋。

  “我知道你们对我们的做法不服。”段灭世转头对夏春联等人说道。

  “其实比武原本可以如预期的一样进行下去的,只可惜……”他看了看我叹了口气道。

  “哼!既然铁胜侠是你们的人,结果还不是一样。”元太顺终于还是忍不住的喝道。

  “你们的心情我理解,但是明摆着我们‘木尊’有统治这地方的实力,所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只要我们组织一上台,所有不好的名声也会同时变成好的名声响彻整个角落。所以我们并不怕你们现在对我们的想法。但──为了让你们心服口服,我就再给你们一次机会。”

  段灭世指着我丝毫也不能动弹的身体道:“只要这个人能在半小时内恢复自由,并且和冷寒木武斗,如果他取得了胜利,那我们组织马上撤离‘西版镇’。可如果他失败了,我们组织将全面接管‘西版镇’的所有权,任何人不得有异议,不然的话,也就别怪我了。”

  一个大汉已经忍不住的大声喝道:“你这是在放什么狗臭屁啊,你们卑鄙地在别人背后施以暗算,如果有种的话,就先解开对他的限制再公平的武斗,不然你们说的还不是废话一通,狗屁一篇。”

  威克尔朝这那大汉翘起大拇指赞道:“这位大哥说得不错,说得太好了。”

  “对对…”

  “就是要这样…”

  段灭世的眼睛如电般的扫视了全场,所有的声音顿时静止了下来。

  他一字字地说道:“只有半个小时,这是你们唯一的机会,如果你们想要胜利的话,就趁现在祈祷吧。”

  “如果有人在对‘木尊’出言不逊的话,哼!”

  后面的不用说,别人也知道是什么。

  真的没有人敢再说什么了,因为他们都明白事情以成定局。

  

第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