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现在我的身体虽然不能动弹,段灭世的每一句话依然听得一清二楚。

  半个小时,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我能冲破铁胜侠“寒能”的封锁吗?

  现在我身体全部的能量已呈冰封状态。铁胜侠在知道我还有小股可以自由活动的力量之后,开始加大侵入我身体的“寒能”能量,此刻,不用说什么转化“精神能”了,只要“精神能”一到身体的脉络里,就立刻被冰封冻结。一点的活动机会都没有。

  怎么办?

  现在身体唯一可以活动的就只有“神经海”里的小部分“精神能”了,但那有用吗?

  就算我想使用精神力量来控制铁胜侠还是办不到的。因为在这之前我已向他发送了几道的“精神能”,但都如入泥海,一点的反应都没有。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现在的“精神能”大幅度降低缘故,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现在的我似乎到了黔驴技穷的地步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整个会场鸦雀无声。他们都在看着刚才那么威风的我是否能够再次的站起来为他们奋斗。

  我的心已越来越绝望,无论我怎么努力我都没有办法让体内的真元能运转起来,而且那该死是“寒能”已开始冻结我无法防备的各个身体部位。

  我的脸现在已是一片苍白。

  现在我才知道那老人抗拒铁胜侠的“寒能”是多么的不容易。

  讽刺的是我战胜了老人却对铁胜侠束手无策。

  凭我个人的力量看来是没有办法挣脱铁胜侠对我的冰封了。

  “求救”两个字陡地在我脑际浮起。

  我灵光一闪,已经想到了似乎可行的办法。

  现在我的力量已是十分的薄弱,靠我个人是没有办法的,可如果有外来的力量帮助呢?

  首先,我想到了以前就有过外来能量进入我体内而帮我救了昌浩的事件,那是我印象十分深刻的事情。

  外星场物!!!

  我把“神经海”里仅余的“精神能”全部的游离而出,进入了能量空间之中。

  在我的知觉脱离了人体进入了“能量空间”后我才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我要怎样在这个没有空间和时间限制的“能量空间”找到外星场物的能量场?

  可行的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我拥有巨大的“精神能”可以顺着“不色山”的方向直接前进去找,但那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不可能办到的事。

  不要说我没有那么巨大的“精神能”,就算有,能量在到“不色山”的一个来回就不知道要花费多少的时间,况且现在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可让我这样做。

  我的知觉感应着黑暗不时在变化着的“能量空间”,期盼能凑巧地找到外星场物的“能量场”,但我越来越失望。

  当我的“精神能”和地球上的动场物生命体交流的时候,我才发现此刻的我已再次迷失了。

  我借助了一种场物的能量场向外界观看是时候,才发现此刻的我竟已然到达了北极的“

  极寒带”,我立刻感到了那种和铁胜侠“寒能”异曲同工的寒与冷。

  没有想到当我的身体在受铁胜侠“寒能”的侵袭的时候,连精神上也再次的受到了寒冷的侵袭。

  我赶紧的自场物的能量场向“能量空间”的另一个“能量场”转移着。

  现在我只有赶快的找到我自己的“能量场”回归身体了。

  在这个“能量空间”里我似乎逗留了很久,却不知在外界到底是过了多少的时间。

  我从脱离身体的“精神能”里再释放出十分细小的能量向黑暗的空间延伸着。终于,我找到了我自己的“能量场”,我向那边游移了过去。

  就在我快要接近我自己的“能量场”的时候,我感应到一股熟悉的庞大能量在向着我这边移动了过来。

  “你是在找我吗?”外星场物那不带感情的却让我听得格外喜悦的声音在我的精神深处响起。

  我向个孺慕的孩子一样扑向长辈的怀抱。

  我感到外星场物的精神里也传来一股愉悦的信息。

  我的“精神能”混进了外星场物的“能量场”里,同时,外星场物也接收到了我向它们传送的所有信息。

  “你不用担心!”在外星场物明白了一切之后,它说:“其实我们一直都在密切留意你的去向,所以我们才能这么快的就找到了你。放心,我们会帮你的。”

  外星场物说完就带着我向看似十分遥远的有一个白光亮点闪动的“能量场”转移过去。

  当我们接近了哪个“能量场”的时候,我明显的感到了自那个“能量场”传来的巨大的排斥力。

  我感应到外星场物在思考着什么?然后,它又带着我回到我原来的自己的“能量场”旁停了下来。

  然后,它才说道:“刚才那个拒绝任何能量接近的‘能量场’就是铁胜侠的,只是他并不懂运用这种力量,所以我们无法从这里侵入他的领域。看来只有从他的本体进入了。”

  外星场物向我述说了运用他们能量的各个步骤。我能感到他们对我的绝对信任,因为他们是完全的放弃了自我的意识,由我来指导着这一切。如果我一不小心的话,它们的族类可能就要从此的在地球上灭绝,可它们却是那样的放心。

  我十分的感动。

  段灭世“哼”了一声,双眼扫视了一下全场,然后他举起双手道:“从现在开始计时,如果这个叫夏长平的,能在半小时内解开冷寒木对他的封制,并正式的和冷寒木武斗而取得胜利的话,我们‘木尊’将毫无条件的退出‘西版镇’,这是我的承诺。”

  “他的承诺能相信吗?”孙道德和捷克森等对望了一眼。

  这个时候要说心情最难过的要数胡志坚了,只要想到原来满心期待武斗大会能够让自己经营武馆的权利免遭剥夺,可到头来,原来是一场骗局,还使自己损失了五十万的世纪币。

  五十万啊?只要想到这些白花花的钱,胡志坚心里就隐隐做痛,因此他只是在一旁发呆。

  对接下来要怎么发展,也懒得去注意了。

  另外心情紧张的要数父亲夏春联、夏蕾和威克尔了。他们没有能力可以阻挡“木尊”,唯有在心里祈求我能冲破铁胜侠的封制,阻止“木尊”在西版镇的霸图。

  “难道真的是我们心里的祈求应验了。”威克尔蓦地说道。

  “怎么回事?”夏春联一听忙问道。

  夏蕾也睁大了眼睛不解地望着威克尔。

  “你们快看!”威克尔指着十丈开外的我说道。

  夏春联和夏蕾忙向我看了过来。

  只见原本被裹上一层白雾似的脸色十分苍白的我,身体蓦地浮现异状。

  一股绿色的能量体从我的身体缓缓的释放出来。一丝丝看似毫无规则的绿色能量在白雾笼罩中左冲有突着。

  就在铁胜侠对这些异状感到诧异的时候,我紧闭的双眼豁地睁开。笼罩在我头顶的白雾状的“寒能”发出轻微的“啵”一声,化为虚烟消散了。

  铁胜侠在感到因自己的“寒能”被冲破而感到精神震荡的时候,我的“精神能”汇聚着外星场物的“生命能”刹那间侵入了铁胜侠的脑神经系统之中。

  铁胜侠在感到脑部一阵模糊的时候,我的“精神能”已顺利的侵入了他的神经系中。

  不过我现在的“精神能”并不感控制他的主控神经,因为这样的话,就有可能惹来老人一样的莫名能量的反震。

  我听从外星场物的吩咐,直接进入了铁胜侠的记忆系统找寻“寒能”元素转化的奥秘。

  在这途中我要先经过铁胜侠的头盖骨下面的一道神经系才能进入他的记忆系统中。而在这时,我竟发现在铁胜侠头盖骨下竟吸附着一种条状物体,这个条状物体竟有一些如触须一样的部分和铁胜侠的神经系连接着,同时吐出一种乳白色的粘液进入和之相连的神经系中。

  我心里虽然感到十分的疑惑,但现在并没有时间去理会这些事情。

  还好我要进入的记忆系统中的那条系统并没有和那条状物体相连。

  进入了铁胜侠的记忆系统后,我急快的想尽量的找到真元能转化为“寒能”的奥秘。

  在一组组记忆画面在我的思想中闪过后,另我存在清晰印象的是一组宫殿式的建筑物。

  那是一座让人看了便心升景仰、崇敬的建筑物。

  我来不及细看就被另一组画面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那是一本闪着金黄色彩的黄金面版书籍。

  看来,铁胜侠对这本书有十分清晰的印象。我可以看到连黄金书籍的一些装饰条纹都是那么的整齐鲜明。

  那三个鲜亮的黄金字体显得是那么的高贵和震人心魄——《众神经》。

  这是传说中的正版的黄金版的《众神经》吗?铁胜侠又怎么会看到这本神秘的书籍呢?

  (黄金版的众神经每页都是由薄薄的黄金制作成片的)

  我止不住心灵震荡地以肃穆的心情选择了这一组记忆画面看了下去。

  当我打开《众神经》后,却发现里面的前几页字体全部都是模糊的一片,这证明铁胜侠并没有仔细的观看《众神经》。

  我又急有怒的在心里暗骂。同时也在怀疑铁胜侠怎么可能止住对《众神经》的景仰和好奇而不去观看它。

  但明显的铁胜侠对这本《众神经》一定深怀印象,不然怎么可能对《众神经》的面版有这么清晰的记忆。

  我耐心地继续往下看。终于一组清晰的字体和画面再次的浮现于我的面前。

  “宇宙单极能量之寒能创立”

  “宇宙万物皆有能量。万物能量皆为宇宙所赐有”

  “多极宇宙单极能量赋予万物生命之本”

  “……”

  一些描写宇宙能量和万物生命的相互关系的字体清晰的进入了我的思维中。

  原来万物的能量皆和宇宙产生的能量密密相关。

  这一部分就是介绍多极宇宙能量中怎样转化剥离出单极能量的奥秘,即转化能量元素的奥秘。

  我记熟了这唯一清晰的“寒能”转化的奥秘,然后再退出了铁胜侠的脑部神经系。这之间其实也不过几秒钟,也就是铁胜侠感到脑部突然一阵模糊后马上清醒过来的一小段时间。

  当我回归身体之后,我把外星场物的绿色“生命能”布满全身以抗拒铁胜侠更强的“寒能”侵袭。同时把外星场物的思维释放出来,让他们守护着我的身体。

  现在我身体的真元能已经可以自由的运转了。

  我照着书中所说的把身体的真元能往“能量空间”中释放,同时让真元能在“能量空间”中的分子分离成各个单极元素的能量体。

  我放弃了其余的能量体,选择可以成为单极能量“寒能”的能量体控制着。

  现在我全部的真元能可说已经只剩下十分微小的能量。

  可有这样形容,就好象是整条江河变成了一粒水珠一样。

  这个情形和以前我在“能量空间”找寻同属性能量是一样的道理。

  不同的是以前是多极的能量。而现在是单极的能量。

  而多极的能量存在自然较多。而要找寻单极的能量就要耗费很大的工夫了。

  在以前我要找寻同属性的能量就发了好几天的工夫,而现在我要找寻那单极的能量,要多长时间啊?我虽然心里在疑惑着,但还是照外星场物对我说的一样继续的做了下去。

  当我放弃了其他的元素能量体而只要“寒能”的元素体后,我立刻感到了一种十分强大的和我现在一样的“能量体”在“能量空间”中滚动着。

  “那是寒能!”

  我又惊又喜,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了,几乎是不用寻找就立刻感应到了。

  可惜的是我立刻发现那股能量体竟是我先前和外星场物看到的那个闪着白光亮点的能量场,也就是铁胜侠的“能量场”。

  原来那就是供应铁胜侠“寒能”的能量场?

  却不知铁胜侠是怎样从这里吸收“寒能”的?

  当我接近了铁胜侠的“能量场”之后,我发现再也没感到以前那样充满排斥力的感觉,反而是感到那种欢迎加入的信息。

  当然我现在才不会那么傻的加入他们当中去,我可不是那种没有思想的单极能量体呢?

  我是超越于它们的能量体。

  我感到铁胜侠的“能量场”只会出现这样的两种情绪信息,那就是对不同于自己属性能量的绝对排斥和对和自己相同的能量的绝对欢迎。

  我在铁胜侠的“能量场”外游移着,在想着怎么才能让那象大海一样巨大的“寒能”加入象小水滴一样的我?

  “哎!真是要命啊,怎么办呢?”我烦恼极了。办法虽然不是一时就能想到,但毕竟时间现在对我说是十分重要的事,一定要尽快是想到才行。

  不知到底在铁胜侠的能量场外徘徊了多久,似乎有一个世纪那么长,我越来越焦急。

  强迫自己一定要静下心来,不然我将对不起现在正在我身体里苦苦为我抗拒铁胜侠“寒能”的外星场物了。

  好久我才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完全以旁观者的心情看待自己和铁胜侠的“能量场”。

  我发现铁胜侠的“能量场”向外界吸收了部分的“寒能”之后又向“能量空间”释放,就好象是一个循环系统一样。这也说明外星场物说的没错,铁胜侠果然不懂得怎样利用“能量空间”中自己的“能量场”。不然的话,他不就可以向我一样直接的吸收“寒能”了?

  这也证明了铁胜侠是以另一种途径产生“寒能”的。

  可惜的是我在铁胜侠记忆系统里看到的《众神经》并没有详细的介绍“寒能”是以什么途径转换的。

  里面写的只是一大堆宇宙能的多极和单极元素的原理,还有介绍怎样分离和排列多极能量的应用方式。

  不过,这已经使我获益良多了。

  “这是怎么回事?”目睹我的身体呈现的异状和铁胜侠的“寒能”被我冲破,段灭世不禁紧张地问道。

  铁胜侠的脸色沉重地回答道:“看来我小看了他。”

  说完,铁胜侠的身体蓦地向外排斥出更为浓厚的极寒的气流。

  整件灰色的披风如块坚硬的铁片一般突地横了起来。

  段灭世也有点受不了深寒气流的侵袭,皱着眉头飘向一旁。但从他的脸色可以看出他现在十分的担心。

  夏蕾在一边开心地抓住了威克尔的手晃动着道:“好棒啊,看来小弟真的快重新恢复自由了,只要再给他们来一下象刚才那样如导弹一样的光球就一定能打败这个阴险的小人。”

  威克尔微笑地看着夏蕾,“但愿如此!长平学长总是在最后的关头才出现让人目瞪口呆的举动的,希望这次也不要让我和大家失望才好。”

  “不过,你也是十分的厉害哦!”夏蕾道。

  夏蕾看着威克尔阳光般的笑容,不知怎的,心突然“砰砰”地跳了起来。黝黑健康的脸蛋陡地一红,似乎想到了什么,赶紧松开了抓住威克尔的手。

  还好现在威克尔刚好转头去看铁胜侠,没有发现夏蕾的异常的神色。

  “寒能”一波一波的向四周辐射,人们被迫的越退越远。

  渐渐的在以铁胜侠和我周围十丈间笼罩上一层迷迷蒙蒙的白雾,隐约只见朦胧的身影和丝丝的绿色能量在翻腾着。

  “平儿不会有事吧?”夏春联忧心忡忡地问道。

  “伯父你放心吧,长平不会让我们大家失望的。”威克尔故做轻松地说道。其实现在的他心里也是十分的担心,不过他不敢表然于色,徒增夏春联和夏蕾的担心。

  “怎么办,如果夏师傅的公子真的不能反抗的话,我们该如何做?”捷克森问孙道德。

  孙道德沉吟着,却不做任何回答。

  沉重和紧张的气氛笼罩着整个会场,谁也轻松不起来,连段灭世也是一脸的凝重,和原本轻松自在充满信心的他完全成对比。

  终于我的心完全的处在了一种十分平静的状态之中看待“能量空间”各个能量似乎有规则和又似无规则的运转和重复的组合再分裂。

  这些能量完全没有自主力,他们只是感应着同样的气息同样的属性能量,就可以毫无条件的就加入到它们当中去。

  原本这是十分轻易就可以办到的,可惜谁也不知道要让和自己相同的属性能量找到一条轨迹来加入自己到底需要多长的时间?

  而我现在是想着把铁胜侠已经在“能量空间”中成为了一条固定轨迹的吸收“寒能”能量的途径转移到自己的身上,成为自己的能量场,这就需要很好的可行办法不可了。

  黑暗的“能量空间”因为一些能量的组合而呈现短时的光明和璀璨的美丽。

  在这个地方仿佛身在无垠的宇宙一般那么让人感觉渺小。

  在这里我已经使用了十几种的方法想要把一直投向铁胜侠“能量场”的“寒能”在中途转移到自己的身上,但一直是以失败告终。

  有一次我在附近想要阻截“寒能”使之吸附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却差点反被吸入。

  反正主要的原因就是我现在只是一个单极的“能量分子”,轻微的不足道。

  而那些要加入铁胜侠“能量场”的“寒能”却已经是不知在“能量空间”中重组和分裂了多少次了,他们的“寒能”已是更呈精密了。

  我仔细地观察着铁胜侠“能量场”的不时的吸纳在从另一边释放的单调过程。

  不知怎的,我竟一直的把思绪停在这一点上。突然,灵光一闪。

  既然,“寒能”在加入了铁胜侠的之后,不被融入而是经过“能量场”后再出来,这不就证明他这个“能量场”并不象自己一样是可以吸收后而成为自己的能量使用的吗?

  这样的话,如果自己进入的话,也不会成为它们之间的能量喽。

  想到这里,我不禁又惊又喜。我毫不考虑的就直接往铁胜侠的“能量场”中附了过去,很快的我感到“能量场”传来一股象是宇宙间的黑洞一般不住旋转的无穷的吸力,止不住神经震荡的我失去了知觉。

  我并没有想到当我这样加入铁胜侠的“能量场”之后,虽然不会成为它们之间的能量,但该死的竟没有想到会不会在加入之后被转化和稀释呢?当我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已是失去了全部的知觉。

  

第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