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面对着人们激愤的呐喊,段灭世的脸不禁一阵青一阵白的阴晴不定。

  就在段灭世久久不说话,所有人都以为段灭世将食言的时候,一个黑衣健硕的大汉自远方急快的飘飞了过来,在段灭世的身边匆匆的降落了下来。

  在段灭世的耳边悄悄的不知说了些什么?

  我看到段灭世的脸闪过一丝惊容,接着昂首望着虚无的天空不知在沉思着什么。

  紧接着,段灭世才面对着人群说道:“段某非言而无信之辈,既然这位小兄弟战胜了敝会的冷寒木,段某将遵守诺言,就此撤出‘西版镇’。告辞!”

  段灭世的这一番言语让大家在吃惊之余又欣慰不已。

  虽然众人都在怀疑段灭世是否真的会遵守诺言,但随即就被“青木组”的实际行动而打消了全部的疑虑。

  因为“青木组”真的在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全部的撤出了“西版镇”。

  武者之修道场“平儿现在怎么样了?”夏春联焦急地问一位身着白袍,面目清秀的青年人道。

  “我不知道?”青年人摇头说道。

  “不知道?你怎么会不知道?你是镇上最出名和最有实力的医官,怎么会不知道平儿现在到底为什么会全身冰凉为什么会昏迷不醒的?”夏春联怒须立竖,怒目圆瞪地喝道。

  “你这样焦急也是没用的,为今只有靠他自己个人的力量才有可能苏醒过来。”年轻人说道。

  “而且,他是中了一种寒毒,寒毒已经深入了他的骨髓,只有靠他自己体内的真元来消除掉他体内的寒毒,别人我想是帮不上什么忙的。”年轻人皱起眉头说道:“很抱歉,帮不上忙。”

  夏春联还要再说什么,夏蕾忙抓住父亲的手道:“爹,你别这样,明韩说的不会错,你应该相信他的,别再这样了。我们还是去看看小弟才是呢?”

  年轻的医官明韩说道:“夏伯父你不要太过担心,虽然现在长平还是昏迷不醒。但我看他的呼吸悠长平稳,心跳也是十分的坚强有力,他绝对会没事的醒过来的。你老放心吧。”

  夏春联叹了口气,他拍了拍明韩的肩膀,转身向我的房间走去。

  “明韩,你不要怪我爹哦?”夏蕾向着明韩吐了吐舌头说道。

  “怎么会呢,夏伯父的心情我能理解的。你还是快去看看长平和他的学友吧。”明韩笑道。

  “是!”夏蕾大声地应道。

  “呵呵…”

  听到门外的脚步声,威克尔忙转过身来。

  “伯父!”

  “嗯!”

  夏春联快步走到我的床边,俯望着此刻浑身冰凉昏迷不醒的我。

  “平儿,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夏春联的眼眶微湿。

  “伯父,放心吧,长平不会有事的。”威克尔忙安慰道。

  “希望平儿能快点的苏醒过来,他还没有和我说话呢?”夏春联叹道。

  夏蕾冲了进来。

  “夏小姐!”威克尔问道。

  “夏小姐?”夏蕾笑道:“不要这么见外,叫我夏蕾或阿蕾就可以了。对了,小弟现在怎么样了?要不要紧啊?”

  威克尔道:“放心吧,我相信长平会没事的。”

  “不过还真是奇怪,为什么小弟在会场的时候没事,回到家里却立刻就昏倒了?”夏蕾问道。

  “虽然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我认为长平应该是在和铁胜侠武斗的时候消耗了全部真元,而且让铁胜侠的那种绝冷的能量所伤,而他在会场却一直坚持不倒下,是因为他想赢得这场比赛,所以在事情终于结束之后,他才完全的放松了下来,这时长平一定是因为体力相当的不支,所以……”威克尔解释道。

  “可是,让我想不透的是,长平为什么也会发出和铁胜侠一样的寒冷的能量而最后战胜了铁胜侠?这是为什么呢?”

  “你是说平儿没有拥有铁胜侠那样的能量吗?”夏春联听到威克尔这样说,不禁也奇怪的问道。

  “不错,我以前听过我的执教官对我说过,他说修炼古武术的人在技能和真元能深厚到一定的程度后,真元能就可以转化成另外一种和真元能决不相同甚至是绝对相反的能量,就比如说是象铁胜侠施展的寒冷的能量一样或者是十分温暖炎热的能量,但奇怪的是长平他现在怎么有能力使用那种高级的能量呢?”

  “温暖?”

  “不错!”

  “那这样说来段灭世就拥有和铁胜侠完全相反的另外一种能量喽?”夏春联喃喃地道。

  “伯父你在说什么?”

  “哦,没有,只是想起了一些事。”

  短时间的沉默,威克尔也想到了很多的事,自长平从“修行台”出关以来,他的武技就不停的让自己感到惊奇,对自己的技能和他越差越远而感到十分的难受。

  而现在,才几天的时间,老天,长平又施展出了什么技能啊,他怎么会连学院中的执教官们都还不曾拥有的技能呢?

  夏蕾望着此刻正各自沉思着的两个人,再望着直挺挺地动都不动的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我。

  “好无聊啊!好烦啊!”夏蕾的大嚷惊醒了沉思中的两人。

  “你这是在干什么?没点规矩。”夏春联斥责道。

  夏蕾吐了吐舌头,道:“那你们继续想吧,我可要走了。既然你们都说小弟不会有事,那他休息个两三天的应该就会自动的醒来才对。”边走,夏蕾边道。

  其实此刻的我正和外星场物在“不色山”上调养着“精神能”和思索着“寒能”的应用之道。

  至于没有和父亲他们说清楚,却是因为让威克尔给说中了,在会场的时候,我是凭一股毅力坚持到“青木组”退出了“西版镇”后,回到家里才真正松懈下来的。

  但那个时候,我体内被“寒能”冻结的的经脉终于发作,“寒毒”在刹那间蔓延了我整个身体,我终于倒下了。

  其实这个时候正是最危险的时候,但还好的是外星场物还没有自我的神经海离去,它们又救了我一命,并带着我的“精神能”到“不色山”它们的能量场里去修养,还和我讨论“

  寒能”为什么不能在我的身体里应用和存在铁胜侠脑部的那个条状的异物。

  当我的思绪又再次的寄居在外星场物本体上的时候,我再次的感受到生命脉动的不同。

  我以一种超乎平静的心情看待现在能感觉到的一切。

  我能感觉到宇宙的一些微小变化,以及周围一些草木的生长。不知怎么的,我突然感到生命的一切竟是那么的美妙与不可思议。

  但是让我一直想不通的是为什么掌握了“寒能”之后却无法在身体里面应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的呢?

  我在“能量空间”中再次的产生一个“寒能”,组合后并仔细地观察了良久,依然看不出有哪个地方出现错误?

  那为什么铁胜侠可以那样自由的使用“寒能”,而我吸收的“寒能”却为什么不能如我使用呢?

  外星场物的一句话,提醒了我。

  “‘寒能’是宇宙中一种‘冷元素’能量,它的冷不是普通的,而是经过各种能量不断的转化、分离、组合而产生的,而且在经过很多相同的‘冷元素’组合在一起之后,它们之间的‘寒冷’更是以成百倍上升,一般说来,你们人类的身体如果不是经过不断的淬练是经受不起‘寒能’在体内的潜藏与侵袭的。”

  虽然外星场物说的十分的有道理,但我还有一处想不通。我问道:“那既然人类的身体不容易承受‘寒能’但为什么铁胜侠能呢?而且铁胜侠看起来也是年纪不很大,他应该没有到那个可以运用‘寒能’的地步啊?”

  “你有没有想到为什么你最后依然以吸收来的‘寒能’战胜了铁胜侠?”

  “当然是因为有你们的能量在保护着我的经脉,所以我才能……”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了什么,“你是说铁胜侠脑部的那个条状……”

  “不错,如果我估计得没错的话,那是另外一种外星生物寄居在铁胜侠脑部,并且散发能量帮铁胜侠抵抗。其实也可以说那个条状生物是以吸收‘寒能’生长的,所以铁胜侠才可以运用‘寒能’能量。”

  “那到底是什么生物呢?”我怀疑地问:“它又是怎么寄居在铁胜侠的脑部的呢?”

  “……”

  这个问题外星场物也回答不上来。

  “我要告诉你的其实只有一句话,以你现在的修为,还未能达到运用‘寒能’的地步,所以,你如果要强化自己,还是先把真元能掌握好,一步一步来,这是及不得的。还有,你身体内被铁胜侠‘寒能’侵袭的的经脉已经受到十分严重的地步,你赶紧回去驱散体内残存的‘寒能’,恢复体力才是,不要让你的家人担心了。而且,我知道‘古武术大赛’就要开始了,你已经没有什么时间了。”

  我一直修养了两天时间身体才完全的恢复,但不知为什么的,当我曾经运用过“寒能”

  之后,知道了“寒能”的威力是多么的强大而显得现在的真元能是多么的弱小后,几乎没有什么心情再想怎样提升真元能了。

  我曾经久久地呆呆地面对着朝霞。父亲、姐姐和威克尔见我自醒来后,就这样呆呆地望着天空出神,他们知道我在思索着什么,也没有来打扰我,而我自醒来后还没有和父亲、姐姐和威克尔说过一句话。

  他们都认为我现在是在思索武道上的事,却不知我现在根本没有什么心情和他们说话。

  就在我一直意志消沉的时候,外星场物的信息悄悄地在我的脑海里呈现。

  “看来你似乎很消沉!”

  我的精神一振,闭起了眼睛,让心灵和外星场物毫无阻隔的交流。

  “我知道你的伤已经好了,所以才来找你。”

  外星场物的声音看来似乎有些沉重。

  我预感到似乎有什么事在外星场物的身上发生着。

  “是有什么事吧?”我问道。

  外星场物沉默了下来,似乎在考虑是不是该对我说,我能感觉到它传来的这股信息。

  “是的。”好一会儿后,外星场物终于出声了,“在我们族类流落到这个星球之后,我们曾不断的向在宇宙中我们遥远的故乡发出各种信息。很幸运的是我们终于和故乡的星球取得了联系,虽然每次发送的信息都要十分长久的时间才能收到回音,但是只要能知道故乡的信息,这对我们来说已是莫大的欣慰。但是就在这半年来,原本就该有回音的信息过来却中断了,可我们却接收到另外一种求救的信息。虽然不能肯定是否由我们家乡的传来的,但是……”

  外星场物的信息到这里又停了下来。不过它担心的信息却十分强烈的传到了我的脑海。

  “那……”我迟疑地想问点什么。

  “我这次来找你,主要是因为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那我能做什么?”我怀疑自己到底能帮上什么忙。

  “现在你自然不能帮到什么忙,等时间到了我们就会去找你。首先就是你要先掌握宇宙中最具威力能量元素的奥秘,然后才可能帮到我们,现在我们只要你的承诺。”

  外星场物的一番话激起我的意志,外星场物不知帮了我多少次,可以说没有它们就没有现在的我,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尽可能的帮上它们的忙,但问题是我要什么时候才能学会外星场物说的宇宙中最具威力的能量元素的奥秘呢?

  外星场物立刻接收到了我心里的疑问。

  “你不要担心,这种事情是急不得的。首先就是你要在这次的‘古武术大赛’中赢得胜利,这样的话,你就可以进入‘空中城市’,到你们说的‘智者’那可潘那里学习上级的技能,那里我想应该就有教导别人如何修习象铁胜侠一样的‘寒能’的方法。”

  外星场物的这句话让我的精神一振,同时我也才想到在过几天就要去“科动酋文市”去参加“古武术大赛”了。

  “对不起!”意识到这两天自己的消沉是多么愚蠢的事,同时也想到其实这也是外星场物激励自己的另一目的,我感激地说。

  “好了,我要走了,好好的努力吧,记住你的承诺。”

  “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我站了起来向着虚无的天空和火红的朝霞呐喊着。

  声浪震天,一拨拨的向着遥远的天际传去,引来如雷般的回音。

  父亲、姐姐和威克尔被我的呐喊声惊动,从屋子里腾越了出来。

  我回过头来,微笑地面对着父亲、姐姐以及威克尔道:“爹,姐姐,威克尔,让你们担心了。”

  看着充满朝气的面孔,父亲才放下了心,不过他还是问道:“平儿,你真的没事吧?”

  我向他肯定地点了头,并且挥了挥动双手,在原地直接地向空中纵跳起三十几米然后才徐徐落下,笑着对父亲说道:“爹,你看我现在还象是有事的人吗?”

  父亲宽心地笑着:“没事了就好,没事了就好。”

  我转头望向姐姐:“姐姐,这几年不见,你还好吗?”

  姐姐冲了过来,突然一个“爆栗”伸出双手敲在我的头上,并发出“的”的一声。

  我抚mo着发疼的头,不解姐姐为什么突然打我?

  姐姐继续敲着我的头道:“我说小弟啊,没你在我的身边让我欺负,我又怎么会好?”

  我这才想起小的时候,姐姐动不动的就爱敲我的头,有的时候还起了个包呢?

  想到这里,我心有余悸地赶紧避之大吉。

  姐姐的手指又要敲到我头上的时候,我已经一个急闪,身体已经移送到空中的二十几米处了。

  姐姐不会“浮移术”,所以我在这个地方是绝对安全的。

  父亲摇头道:“阿蕾,你这是在干什么?要知道现在你想欺负平儿可要自己小心,你没有看到平儿在会场对付‘木尊’组织使用的技能吗?可要小心不要反被欺负了才是。”

  父亲的这句话提醒了我,我才想到凭我现在的武技又怎么能害怕姐姐小小的手指头呢?

  我“哈哈”大笑着,从空中飞落下来,偏偏停在姐姐的身边,不怀好意地说道:“对了,姐姐,我还有谢谢你对我童年的照顾呢?你说是吗?”

  姐姐预感到自己要糟糕了,而罪魁祸首不要说就是自己的父亲了,她狠狠地瞪了一眼父亲,然后尖叫地飞跑了出去。

  “不要走!”我大叫地追了上去,一时间我仿佛回到了童年时代,不同的是以前是姐姐在后面追着我打,现在却是我追在姐姐后面要修理她。

  望着我和姐姐追逐的背影,父亲欣慰地笑了。

  威克尔在一旁也是会心地地微笑着,因为他也从没有看到过我有这么开朗的一面。

  “对了,伯父。”威克尔突然问道。

  “什么事?”

  “怎么没有看到伯母呢?”威克尔疑惑地问道。

  父亲叹了口气道:“平儿他妈现在在‘曼丽都’都城里工作,已经好久没回来了。”

  威克尔知道一定是夏春联夫妻出了什么问题,自己问到了别人的痛处可不好,他忙道:

  “对不起,伯父。”

  父亲知道威克尔在想什么,微笑地道:“你不要想歪了,我和你伯母没有什么事,只是她为了工作去了‘曼丽都’,想着不免心情有些许的郁闷罢了。”

  威克尔知道不好再继续这个话题,忙转而言他道:“伯父,其实我们这次回来,很快就要再走了。”

  “为什么?”父亲奇怪地问。

  威克尔向他说起要参加“古武术大赛”的事后,父亲赞许地说道,“你们的武技受到了学院的肯定,我十分的高兴,也希望你和平儿这次能再接再厉,取得胜利。”

  “谢谢,伯父,我们会努力的。”

  晚上,我沉默地吃着家乡香甜的米饭,心情塞满了离别的愁绪。

  “你真的不去‘曼丽都’见你母亲了吗?”父亲打消了沉默问我。

  “没有时间了,等毕业后再说吧。”我回答道。

  这时,墙壁上的天讯视窗自动地开了起来,我们都知道又有什么特别的新闻要报道了。

  我没都停下了话题,专心地望向天讯视窗。

  “古大陆的全体市民们!”一个头发班白的老人在发表着电视讲话,“我是翰墨,很高兴现在和大家见面。翰墨在这里是想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在古大陆的反动组织‘木尊’组已经退出了我们的家园古大陆,这要感谢伟大的真神‘智者’那可潘的佑护,我们才度过了这个难关。现在各大城镇都已经恢复原来洲政府的领导,但这是暂时的。翰墨这样说,是因为是为着古大陆的未来着想,我在这里宣布古大陆已经再次和‘联合政府’订立了‘联合条约’,从此,古大陆将在联邦的领导下迈向一个新的真正的纪元,我相信真正的大陆‘开心者乐园’就要真的产生了。”

  不知怎的,我心里感觉到视窗上的古大陆领导人并不象他说的那么的言出于衷。

  在以前,“联合政府”就和古大陆探讨了不知多少次,想要把古大陆真正划归其领导版图上,但都遭到古大陆人民的全体反抗,事情不果。

  但为什么现在却说在‘联合政府’的领导下会更好呢?如果真的这么认为的话,前几次为什么谈不好联合的事呢?

  虽然我并不认为独立就是好而纳入“联合政府”的领导就不好,但洲政府一改初衷就不由让人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

  我瞄向父亲,看见父亲并没有什么表情,似乎他对这件事并没有什么看法。

  但我知道父亲的心里其实是十分关心古大陆的未来的,他有这样反常的举动,也不由地饿、让我有些不解。

  我本来还以为他听了翰墨的话后,会破口大骂呢,哪知这次竟然沉默?

  不过,姐姐倒十分的高兴,她说道:“洲政府其实早就该接受‘联合政府’的领导了,你说是吗?”姐姐问威克尔道。

  威克尔本来就是在‘新城’出生的,所以他的心一直都是偏向“联合政府”的,所以,他点头道:“你说的没错。”

  “木尊这么快放弃了要控制古大陆,实在也太奇怪了。”我说。

  “有什么好奇怪的。”父亲终于说话。

  “如果洲政府再不请联合政府出面的话,他的地位马上就将被‘木尊’所取代,这自然是联合政府出面才摆得平‘木尊’这种强大的组织了。”

  说得很有道理,看来事情确实如此,如果真的这样是联合政府出面的话而和洲政府重商联合的事却未免有落井下石之嫌了。联合政府会是这样的吗?

  但无论如何,古大陆事件总算是告一段落了。

  而我也重新的向着新城──“科动酋文市”前进。

  但是,这次我的理想里已经多了一个使命,那就是为外星植物的恳求而要学会更新的超技能。

  

第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