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副院长怎么问自己连想破脑袋都还不能回答的问题呢?他要问我什么呢?我要怎么回答呢?瑞芬老师蹙紧眉头暗道。

  五田老师缓缓地说道:“副院长说得没错,在武斗场地上,我的确感应到了一股微弱的思想信息,当我要仔细探索的时候,竟突然遭受到一股强大无比的‘精神力量’的袭击,在那股‘精神力量’面前我感觉到自己是那么的脆弱,对方简直可以像捏死一支蚂蚁一样就让我的精神魂飞湮灭,我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接着我竟感应到对方说‘原来不是我’这个信息,接着,我才脱离了对方的精神封锁而回到自己的脑部神经。而以我的遭遇来推测,显然对方要找另外一组游离于‘能量空间’中的‘精神意识体’,却先把我当做是他的目标而找到了我,后来可能才发现原来找的目标不是我才撤离。如果,长平的‘精神意识体’真的游离在外的话,那他可能便真的受到阻击,而回不来原来的身体,至于是不是,看来只好让当时正和长平有些能量交流的瑞芬老师来确认一下了。”

  五田老师的话,让大家的目光重新的瞄向瑞芬老师。

  而寄附于房间内那株植物盆栽中的我也很想听听瑞芬老师是怎样说明其中原因的语气,我急想听出她知道了我对她的爱意后是怎样心情的。

  瑞芬老师看矛头转向了自己,白皙的脸庞掠过一抹红晕,她紧张地干咳了两声,然后说道:“在我……去……向威克尔同学……和长平……说明他们的比赛时间和对手姓名的时候。”有些停顿的说到我的名字的时候,瑞芬老师也没有想到他竟然那么自然得就像在叫自己一个亲人一般的叫出了我的名字,之后脸上更不由的闪起飞红。

  但她接着也已经想到了接下要怎么说才比较妥当,所以她跟着快捷而自然的说道:“发现长平同学身体出现异状之后,我便不由的发出能量进入他的体内,探索他的真元能出现了什么变化。但我却发觉,他的体内猛然爆发出一股强猛的反抗力量,真元能竟顺着我的手腕反冲向我的体内,我的真元能竟跟着激荡起来,最后,我的脑际便轰然一响,接着便失去了知觉。”

  看着副院长他们一付请继续往下说的表情,瑞芬老师知道不能就此结束,接着又说道:“当我模糊展现意识的时候,竟发现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奇怪空间,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个天神般巨大的神像竟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脑际又是轰然作响,我又失去了意识,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就看见长平同学的身体爆发出一股能量把我震得直往后退,接着就看到他颤抖地昏倒在地,而我当时还在思付着刚才见到的那个天神般的巨像到底是怎么回事,想起来,那霎那的时刻就好象在做梦一般。”

  瑞芬老师没想到自己竟然说得那么真实,没想到自己说起谎来竟得心应手,却不知道有的女人天生就会说谎而不用学习的。

  但她说的其实也并不怎么虚假,只是把受到我的“精神能”的影响和向她表达爱意的信息之间发生的事略去不提外,和原来真实的情况其实相差并不远,只是她把它说得比较模糊罢了。

  五田老师点头说道:“瑞芬老师说得没错,当时我也是感觉到眼前出现了一个天神般的巨大神像,那神像散发出的威慑力让我直透不过气来,真的非常可怕。”

  副院长听瑞芬老师说的确实和自己见到的反应相差无几,甚是吻合,说道:“依你们两人所经历的事情来看,显然的是长平同学受到了外来一股‘精神力量’的袭击而不是自身的真元能出现混乱走火,所以,当瑞芬老师你要探测长平同学的身体是否发生了什么变故才会因此而被卷入精神力量的的比斗之中。”

  “看来,这次的古武术大赛我们可能将遇到想象不到的高手,比赛不容乐观啊。”老古董一旁说道。

  “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刀葛海老师问道。

  “长平同学的状况我们是帮不上什么忙的,一切都只有等待了,希望长平同学吉人自有天象能逢凶化吉了。”副院长叹道。

  “却想不到有如此卑鄙之人,比赛还未开始,就先施暗算,简直丢武术修行者的脸。”

  冰其硬老师冷然说道。

  “这种‘精神力量’的较量远不是我们所能想象,期间的变化和凶险更非我们外行人可知,现在也只有等待再等待了。”

  在知道我修习了“定神术”而使得技能出奇异化而变得威力奇诡难测后,副院长便稍微的翻阅了一下“定神术”,也稍微的了解了“定神术”的一些具体的技能。所以,他深知这种以精神力相互比拼的危险。

  “那我们就这样在旁边看着长平一人身处险境却什么忙也帮不上吗?”刀葛海老师涨红着脸瞪着副院长。

  对于几次我的身体出现异状昏迷不醒而副院长却选择在一旁观望而不伸援手一直不以为然,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帮手才算合适。

  但现在关系到心爱学生的性命问题,副院长却依旧只能在一旁旁观,而不去做点什么。

  虽然明知他说的可能没错,但刀葛海老师的情绪却已经控制不住了。

  副院长冷静地看着刀葛海道:“刀葛海老师你冷静一点,不是我们不做点什么,而是我们能做点什么,又该做点什么呢?”

  “老刀,你是该稳着点情绪,我问你,你知道是谁在对长平同学施加阻击吗?你知道长平同学现在的确切情况吗?我们既然什么也不知道,那只好静观其变,依我看长平同学几次的出现异状都能化险为夷,反而使技能和真元能更加的奇怪莫测,相信他这次一定也会没事的。”老古董拍了拍刀葛海老师的肩膀道。

  看到刀葛海老师对我的这一付关心情切之意,不由让我感到万分的感动。

  但让我没想到的却是,副院长竟已然知道了我是“精神能”能够他移的事情。可是他们却绝对没有想到我竟然可以把“精神意识体”寄附于别的生物体上,或者完全的控制那个物体的主控神经而使自己完全的和这个受控制的物体融为一体。

  我的心突然一动,那个和我一样拥有“精神能”的人不知会不会和我一样也可以把“精神意识体”寄附于生物的“能量区”里面的技能?

  就在这时,五田老师走出几步,来到我的床前双眼凝望着我。

  副院长等几位老师也静静地看着他。

  突然,我感应从五田老师的身体里游离出一股和“精神能”大同小异的异体能量往我的元体的脑际侵袭过去。

  现在,我终于能够清楚地区分五田老师的精神力和我的“精神能”之间的差别了。也许是因为我对宇宙中的能量属性的单一能量和组合能量有详细的了解,才因此而感觉到两者之间的不同之处。

  我知道五田老师是在试探我脑部的精神反应,因为他的精神力也可以感应到人体脑部神经中枢的思想活动能量而加以封禁和控制别人的主宰意识,如果他的精神力发现我的脑部还存在着意识反应的话,那就有可能跟着便发现身处在植物盆栽里的“精神意识体”,从而找到我隐藏之迹。

  没想到五田老师会突然的来这一手,实在让我大伤脑筋。如果我现在要撤离“神经海”

  里的全部“精神能”恐怕是不行的了,因为大量的能量涌动反倒更容易引起五田老师精神力的感应。

  考虑到可能暴露到痕迹而后的后果,不由不得想起一个阻拦五田老师继续向我脑部探索的精神力量。

  思想以远超想象的速度运转着,刹那间我已想到了一个很好并且可行的办法。

  意念微微一动,元体游离出一股“精神能”,刹那五田老师还没进入我元体脑部的时候拦截成功。

  “精神能”一下子就凶猛地包围住五田老师,同时“精神能”模拟出在古武术大赛会场上遇到那个巨大的天神神像挟带超级震撼力地冲击向五田老师。

  五田老师刹那受到的心灵撞击力强大得简直无法形容,“精神能”突然无所行迹地突然暴起,转眼之间自己所有的精神力便被吞噬,心灵在颤抖,天神般的巨像蓦地活了起来,四肢无限伸展开来,一下子把自己缠绕得结结实实,刹那间感受到整个空间雷电交加,空间中不时从身旁轰然击下万千道电芒,星火耀射下,天神般的神像犹如厉鬼恶灵一般闪耀着妖异的气息。

  消失——消失——消失——静止——静止——静止——狂乱凶烈的空间骤然停顿静止了下来,就好象生命走动的时钟突然凝固一般,世界上万千事物因此而突然的全部停止运动,但刹那从极动极凶厉的动态中却突然转变成极静极缓慢得如到处充满着死亡气息的静态中却让人更是难以的忍受。

  五脏六腑翻江倒海般的感觉充斥着整个心灵。

  蓦地,缠绕在自己身上的既是天神,确切的更该称呼为魔鬼还来得恰当的神像,却突然的松开了紧缚于身的四肢,幻化为一道电光曲绕地向远处冲击而去。

  又一道电光自另一天际划空而来,两道电光便在空间中相互缠绕电击起来。

  这时,五田老师才感到整个空间又重新的恢复了正常的动中藏静的运转中。

  突地,五田老师接收到了一组信息:“五田老师,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快点回去,我把事情解决后也马上回去,叫副院长他们不要担……”

  “长平!?你在……”五田老师的信息还没有接触到那向他自己传达的精神能量的轨迹,整个空间突然又爆闪出万道电光,接着四周为之一暗,自己被一股极大的冲击力带动得沉入另一个空间之中。

  待回过神来后,却发现自己竟满头大汗地被左右两只有力的手扶住,在所有感觉回归的时候,感到自己的身体已似要呈现虚脱状,想来如果不是被老古董和冰其硬两人扶住自己的话,一定已躺倒在地。

  另一边,我也在惊诧自己刹那的“精神能”模拟出那么强烈的异度空间的各种场景而产生那么强大的精神制付力,从没有想到“精神能”模拟实景画面竟能那么容易的就对五田老师产生心灵震荡,从而轻易地侵入了“精神力量”防范力决不薄弱的五田老师的“主控神经系统”。

  原本当我的“精神能”要侵入目标体的“主控神经”的时候,首先考虑的不是去惊动对方,而是想着怎样避开对方的自我防范能量而悄悄侵入,或者是以强大的“精神能”强势侵入,却没有想到可以先行吸引对方防范能量涌动,然后才趁机以模拟实景的精神力让对方坠入自己虚拟的异度空间,让对方因此而心灵震荡防范力松懈的时候轻易地入主对方的“主控神经系统”。

  一下子我便沉浸在自己“精神能”怎样模拟各种实景的虚拟空间中。

  “发生了什么事?”副院长急切地问道。

  而这时,我还沉浸在自己刚刚掌握到的“精神能”虚拟制敌的可变化虚拟空间中,没有看到在一旁的瑞芬老师露一脸比谁都关切爱护的目光焦急地看着床上的我的元体。

  “我刚刚遇到了侵袭长平同学的那股精神能量,并被他所制,”五田老师的神态极其虚弱,突然受到暴起的精神能量的强烈攻击,接着便被带入异度空间遭受到那种狂乱的精神封制,从精神延伸至肉体的精力似乎也被抽光邰尽,“就在我的处境万分危险的时候,长平同学的精神能量也横空而来,和对方的‘精神能’交缠激斗了起来,整个空间随之一暗,我便被一股能量给送了出来。”

  五田老师说的虽然并不激烈,但副院长等人却已经可以想象之间必定十分激烈和不可想象,以至言辞斗无法正确的表达出来。

  “那长平究竟要不要紧?”刀葛海听到终于有得意学生的消息,不由心情紧张的问道。

  “我想,长平同学的‘定神术’一定已修炼到极深的程度,我看他和对方能量的缠斗丝毫不显得居于下风,反倒向是在追逐对方的精神能量而来。我看我们是不用为他担心的。”

  五田老师的回答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放松了起来。

  瑞芬老师在一旁听到五田老师的话后,只感到心情顿然开朗了起来,而且没来由的从心里升起了一股自豪感。

  副院长在听了五田老师的话后,也是心情大是一悦,微笑的道:“我就知道长平同学不会叫我们失望的,现在知道了他的处境,我们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相信长平同学一定很快就会回复意识的,到时候我们再来听听他到底遇到什么样的攻击?进行着什么样的战斗?”

  刀葛海老师这时心情也恢复了常态:“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副院长道:“我们还是先出去,为我们学院的参赛手今天取得的三连胜而为他们庆祝一番吧。”

  副院长的话音刚落,从门外传来段青刑响亮的声音:“怎么副院长和刀老师等人进去了那么久还不出来,真不知长平学长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进去看他呢?”

  副院长和众位老师相对望了一眼,他们都知道段青刑这句话看似在询问学友的话,其实以聚气灌劲的方式发出声波直入房间,让里面的人可以清晰地听到外面传来的声响;知道外面的人也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也准备要进来看看了。

  副院长等人不由相互对视了一下。

  是啊,他们怎么没想到外面还有学院的人也等着要进来看看长平同学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呢?

  但现在我的情形却有不能让其他的学员知道,因为我现在的身体可以说只是一具没有思想意识的空壳,而且要对学员解释清楚也稍显麻烦。

  最主要的是我现在并不适合受人打扰,因为谁也不知道当一个人的“灵魂出窍”后是不是可以受到任何喧扰?

  因此就在众人一起要退出去的时候便面临着这个不怎么好解决的问题。

  正当副院长皱者眉头想着该怎样阻止外面的学生进来的事时,瑞芬老师在一旁说道:“副院长,我想要为可飘他们举办的庆祝会我还是不去出席了,我相信长平同学现在这样的情况也需要有人在一旁守护,而且庆祝会我又不想去参加,因此我想我还是留在这里做长平同学元体的护法,直到你们回来或他醒来为止,你看呢?”

  老古董诧异地问道:“瑞芬老师你不想去吗?我想还是你去参加举办庆祝会,让老刀留下来好了。毕竟梨可飘同学是你的学生,而长平同学是老刀的得意弟子。”

  而在一旁的刀葛海老师在听到我的处境并无危险之后,他已完全的放下了心,而对参加庆祝会他却十分的高兴的想去参加,虽然他是个老实人,但却特别爱热闹,重要一点的是,他可以在庆祝会上喝点“兄弟酒”。

  自来到“科动酋文市”后,他已不记得有多久没有喝到酒了,主要是因为他没有多大的时间可以去到外面,而需要在会馆打点学院的人来后的住宿和所需的物品。

  而听到瑞芬老实要留下来后,虽然他马上想到自己是我的老师,要留下来也该是他才为恰当,但既然瑞芬老师已说过不想去参加“庆祝会”了,那自己又何必自动请缨呢?

  却没有想到老古董仿佛看穿了他的心事般,哪壶不开偏提哪壶。

  不过既然老古董说了出来,自己再没有反应岂非不好?

  所以,他也就干咳了一下,言不由衷地说道:“老古董说得有道理,瑞芬老师还是去为你的学生梨可飘庆祝一番,鼓舞起她更大的斗志好了。”

  “除了庆祝会我不想去参加之外,我还有其他的问题需要向长平同学询问一下,所以,你们还是自便吧,想要和我一起留下来护法的自也无妨。”

  刀葛海老师在一旁听得瑞芬老师的语气那么的坚定,自然求之不得,他瞪了一眼枯瘦矮小的老古董,暗示他多管闲事,转而高兴地对瑞芬老师说道:“既然你这么坚持,老刀就万分的感谢了,你在这边照顾我的学生,我在庆祝会上一定替你为你的学生梨可飘同学好好的鼓励一番。”

  “有劳了!”瑞芬老师点点头说道。

  副院长微一沉思道:“既然如此,自是再好不过,瑞芬老师那就辛苦你了。”

  冰其硬和五田老师自是没有反对什么,但仔细观看一下的话,却可以从冰其硬老师冷冽的眼神之间发现一闪而过的火花,似乎他的心里在感应着什么?

  五田老师在背后深深的看了一眼瑞芬老师,他的眼神显得有些复杂,但当瑞芬老师回过头来后面对他的时候,他却很快的就恢复了常态。

  “各位同学,”副院长对着站在门外想要进来看望我的所有学员道:“由于长平同学现在的体内真元能出现异常状况,我们刚刚已帮他理顺了体内翻腾涌动的真元能量,此刻他正在里面自己调息体内真元能和炼化爆增的能量,而由瑞芬老师暂时在里面为他护法,现在他并不能受到丝毫的打扰,所以,各位入要看望他的也请等到他苏醒过来之后,”副院长扫视了一下在场的所有学员说道:“所以,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闯入这间‘静卧室’的人一例以最严厉的校规论处!”

  “还有,为了庆祝我们学院的三位参赛选手在今天的武斗大赛上取得了三连胜,我们准备了一个庆祝会为他们庆功,希望他们能再接再厉,力拔头筹。当然所有的学员都可参加,我们的庆祝会的地点设在‘豪迈街’的‘易观风楼’……”

  原本很是失望的学员一听到晚上有个庆祝会后,不由的都一扫失望的表情,转而情绪兴奋了起来,既然我目前的处境并不适合受到打扰,自然也只得作罢,只好再等一等了。

  不过人都是好享受的动物,所以他们马上就放开了心情,准备今晚参加庆祝会,唧唧喳喳的便相偕而去。

  威克尔却呆立一旁皱起了眉头暗道:“为什么让瑞芬老师呆在里面为长平护法呢?”

  副院长看着学员慢慢离散,却唯有威克尔还杵立着不动。

  “威克尔同学,你还站着干什么,快去准备一下参加庆祝会吧,后天你也马上就要上场比赛了,这虽然关系到学院的声誉,最重要的却关系到你个人以后的人生,所以,你的状态一定要调理好,千万不要被其他的事物而分了心。”副院长声若洪钟般的声波敲荡着威克尔的耳膜。

  清醒过来后的威克尔这才发现场上的学员已只剩他自己一人和副院长在内的一共五位老师,心里的话却不好向老师们询问,威克尔只得施了个礼也转身离去。

  听着外面传来的的声音,瑞芬老师的脸色没来由的一阵煞白,身体陡地凝聚起强大的能量,能量流转向声道口,口腔里无声无息吐出一道声波,却马上就被能量层层包裹起来而没有就在房间内发出声音。

  接着包裹住声波的能量缓缓被送出体外,向外面送发出去。

  而就在瑞芬老师的身体庞大的气场突然涌动的同时,我也从沉醉在精神虚拟的实境世界中被惊醒了过来。

  这才发觉在房间内竟不知道何时已只剩下瑞芬老师一人。

  还没有仔细地想疑惑的问题,已然发现瑞芬老师以能量包裹住一道声波正往门外发送,诧异之下,我不由的顺着瑞芬老师发送能量的轨迹先一步接触到她想要发送的目标体,感应到熟悉的能量气场让我一下子就知道那个瑞芬老师想要传送音波过去的目标体就是威克尔。

  我的心里一酸,心中已经明白了瑞芬老师的选择,正要悄悄撤离探索能量的时候,却又发现,瑞芬老师竟然在还没把传声波送发到达威克尔的身体上就私自地又把传声波在空间中震了个粉碎,敏感地感应到能量震荡的余波四散辐射开来。

  而瑞芬老师这时的神色却显得十分的坚定,就好象她已决定了一件什么很难做选择的事一般?神情和体态之间都有一种决定了后而整个人显得异常放松的风采。

  我疑惑的是不知瑞芬老师在刹那间到底是做了个什么样的决定,但我可以肯定地说,这一定和威克尔有关。

  因为,就瑞芬老师把传声波要送发给威克尔的时候中途又改变了主意的行动来看一定和威克尔脱不了干系。

  但这会不会和我也有关系呢?

  瑞芬老师走到我的床边,注视着躺着不动,但胸膛依然在一起一伏地呼吸着的元体。

  由于她是背对着我,所以我无法看清她看我的眼神是爱怜还是厌恶?

  我不禁暗自责怪起自己为什么不把植物盆栽放在一个可以看见瑞芬老师神情的角度上呢?但老天才知道瑞芬老师竟然会独自留了下来,而且还走进我的床边。

  就在惴惴不安的时候,瑞芬老师竟在我的床边坐了下来,而现在我就能看到她的侧面神情了。

  她的眼神似乎很复杂,我不能从中感应到什么?毕竟在学院学习的几年来从未曾和异性有过接触和了解,试想我又怎能了解她目光中的含义呢?

  要想知道的话只怕只能侵入她的思想世界里去了解了。

  但是这并不容易,不说我自己不屑这样去做,就算我真的要这样做,以她强大的气场来看,自身的精神自我防范力量也决不低弱。

  胡思乱想的时候,瑞芬老师的举动终于让我的心情激奋了起来。

  她伸出芊芊白玉般的温和柔软的手,轻轻地抚mo起我的脸颊,我终于也明白了她凝视我的目光充满了一股爱意之情。

  心中骤然翻腾起万千巨浪,涛浪般地不住击打着五脏六腑。

  幸好的是我的意识感应能力此刻身在植物盆栽里面,不然的话,身体一定骤起强烈的反应。

  温软的小手就这样不住地在我的脸颊上来回的游动,她的双眼也逐渐的痴迷了起来,慢慢地她的眼睛之间竟浮起了淡淡的泪花。

  泪珠顺着细腻洁白的脸庞滑落了下来,晶莹得如朝露的晨珠,钟乳石洞般晶莹剔透的结晶体。

  冰凉滴落在我的脸颊之上,刹那间我的心灵颤抖了,奔腾般的如雷地激荡起来。

  瑞芬老师的心里一定埋藏着什么伤心的往事?

  我恨不得立刻就挺身而出,来分担她心中的那份伤心与痛楚。

  翻腾的心灵再也控制不住,强大的精神能挟带着无穷无尽的爱怜和痛惜层层地笼罩住瑞芬老师。

  植物盆栽无法承接住骤然间狂涌而出的巨大能量,整盆盆栽被带动得浮移而起,接着“啵”的一声,盆栽破裂,肥土飞扬,而整株植物却已承受不住狂奔的“精神能量”的骤然涌动而被震得成为粉末,丝丝飘扬在房间之中。

  我却已管不了其他,看到心上的人突然在面前显得那么的伤心和悲痛,让我的心灵已无法再平息下去,强烈的爱护和痛惜层层地笼罩住瑞芬老师的整个身心。

  房间中的轻微变化,使瑞芬老师沉醉在以往回忆中的心灵骤然惊醒了过来,接着便感受到空间中那强大的爱意又覆盖了整个身心,而这时,瑞芬老师的精神自我防范能量已可轻易地反击我的“精神能量”,但她却没有那样做,因为刹那间便已感到的爱意已让她明白笼罩自己的能量是谁了。

  她完全的放开了全部的身心让我的“精神能量”全部进驻,迎合着强大的爱意,两颗心灵又再次毫无隔膜地碰撞在一起。

  我知道瑞芬老师的心里已经完全的接受了我,她对我的爱并没有丝毫的抗拒和排斥,而是完整的迎合与接纳。

  这次,我们的感受却又不同,前次是我做主导,她是附骥。

  但现在我们两人已经可以完全的互相交流,不再分彼此。

  心灵开始游荡,星河也在心旁慢慢的运转着规律的轨迹。

  心灵不住碰撞地再往更高的层次延伸,霎时仿佛划破了时空,跨进了宇宙的最高层。

  慢慢的心灵开始平缓了下来,紧紧的互相依贴。

  跳动的心声如雷般响动。

  没有任何的言辞,只有心灵的电流在互相传感,一切已在不言中。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