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帝蓝斯脚步沉凝地地走向贝思挞,浑身散发着股超强猛的气流不住地来回转动,匹练似的气流已卷向贝思挞,带动起一股风劲气流旋风似地猛烈地转动。

  贝思挞周身的衣物被气流吹得喇喇作响,一道绿色淡光微微一闪,帝蓝斯的强劲气流好似接触到一个十分柔滑的圆形光膜般,气流席卷过后,没对贝思挞产生丝毫影响。

  帝蓝斯初步能量试探已知对手不是个好相与的人物,随打起了十万分的斗志,身体一震,!里啪啦,骨骼阵阵凑响,头部左右旋转了一下,如一部生了的机器般,嘎吱地响。

  贝思挞并未趁此攻击,眼神闪动着诡异的流光,静静地看着帝蓝斯的动作。

  深深地吐了口气,帝蓝斯双手互为一捏,指间各根骨节如爆豆般地响了起来。接着,两手臂霍地分开一扬,身体一长,气劲爆闪而出,上半身袖服纷纷迸裂,露出强壮结实如铁的胸膛,在百多条衣服碎片在空中飘扬着的时候,帝蓝斯虎吼了一声,身体闪电似地冲了过去,瞬间已狂轰了二十三拳,霎时,贝思挞的四周已布满了无数的拳影和乱闪的气流。“唆”地一声,带动起层层的幻影,贝思挞急速地后退。

  帝蓝斯见贝思挞脱出了自己的掌劲范围后,右手掌心横竖立起,一道狂烈的掌风已向快速后退的贝思挞席卷而去。

  掌风一下子就把凝结在自己面前的幻影冲淡,直接扫向贝思挞。

  突然,贝思挞的身体奇异地扭动起来,竟突然的改变了向后急速飘退的身体,反而弯曲地扭动起来从而产生出一股莫名的推动力,竟使自己急速后退的身体骤然变成迎接着汹淘骇浪般狂烈的掌风曲绕地快速闪进。

  贝思挞一下子就已切入帝蓝斯身侧,人影快速的闪动之中,一个猛力的膝撞已狠狠地撞在帝蓝斯腹部之上。在帝蓝斯疼痛得不由弯下腰的时候,流水般自如的身影随之闪到帝蓝斯背后,反手又是一记横斩,对准帝蓝斯的脖子动脉管上又是强而有力的一击。

  帝蓝斯上半身承受不住巨大的冲撞力而被打倒在地。

  贝思挞一击得逞后,凌空一个腾越已急冲向半空,随之一个折转迅快地俯冲而下,双掌开合之处,一道道光波已脱手而出击向俯趴在地的帝蓝斯,速度之快简直无法形容。

  可是,就在这时,俯趴在地的帝蓝斯竟如陀螺般地旋转起来,那一道道光波便被不住旋转的身体产生的气流盾横甩了出去。贝思挞见攻击没有凑效,俯冲的身体已是向旁一个转折,轻飘飘地闪向于一边。

  帝蓝斯也喘着息地盯视着贝思挞,他万没有想道自己竟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吃了大亏,不由得心里暗自吃惊,但显然的是贝思挞的攻击并没有对他造成什麽伤害。这也使他稍微的放下了心。

  贝思挞的眼睛依然闪烁着妖异的绿色流光,面无表情地回视着帝蓝斯。

  但是这时武斗场上却已暗自滚动着强大的能量,一股凌厉的气息也不住地在两人的周遭旋绕。

  帝蓝斯的气劲汹涌地在周身腾绕,强大的气流迫使自己的头发如刺!般跟跟直竖,此时的他,身体的潜能已提到极点,真元翻滚的决大气流如旋风般旋绕,把坚硬无比的坚刚石都已刮出薄薄的一层碎石屑片扬绕在气流满布的空间之中。

  但是反观贝思挞,他竟似对帝蓝斯的举动无动于衷,身体还是处于刚开始时的状态,一付不紧不慢的样子。

  帝蓝斯爆吼一声,足尖点地,身体已如箭一般地急急冲向贝思挞,同时,强猛的气流已先一步卷向贝思挞,同时,双臂抖动之处,竟闪射出片片光华,薄如翼、利如刀的“破风刀”一片接之一片无声无息地急闪而去,速度之快,莫可形容,竟似连空气中的微风亦不能阻挡它分毫。

  谁也料不到帝蓝斯会来这麽迅捷的一手,但贝思挞竟似已早有防范一般,在帝蓝斯以真元能量凝结出“破风刀”抖手扬出的时候,他也是手一扬,又是一道道的光波及时地击中了片片“破风刀”。

  “碰碰碰!!”一时间,场中光华乱窜,两条人影闪电般地冲飞上天,在场观望的每一个人都不由地抬起头迎向在炎炎烈日下急速飘飞的两条人影。

  空中再次回响起阵阵能量互碰的沉闷“蓬蓬”声。

  慢慢地,人影闪动的速度逐渐的缓慢了下来,身体也飘在人们视觉能够清楚看到每一个动作和能量感觉得到每一丝变化的角度中。

  探索能量紧紧锁定住帝蓝斯和贝思挞,我的眉头一皱,因为突然间我发现了一点异状,那就是贝思挞。

  他现在的身体状况竟然和一开始的时候处于完全一样的状态之中,而帝蓝斯气息已明显的有些急促和浮躁。

  不可能,完全不可能。

  贝思挞怎麽有可能到现在还处于一开始的状态中呢?刚才激烈的武斗不可能不浪费他的真元能量的。除非我的感应有问题,要不就是他根本就没有拿出真正的实力来。

  最有可能自然是最后一个,不错,凭他一开始和帝蓝斯交手的时候就轻易的把对手击倒在地的情况来看,没有超越帝蓝斯真元能量的话是绝对无法办到的。

  想到这里我不由加大探索能量紧紧地锁定住贝思挞而把探测帝蓝斯的探索能量完全撤离。

  这时能够紧紧锁定住贝思挞和帝蓝斯的探索能量已没有几股,我知道,发出这几股探索能量的人将是我在武斗上有可能遇到的其中几个。

  两条人影又慢慢地从空中打到地面,而比赛结束的时间也将到来,帝蓝斯也越发的心急,但自己的“破风刀”对方都有能力可以化解,又有什麽特殊的技能能在这短短的时间击败对手呢?

  心中一动,贝思挞的身体已闪到他的身后,强猛的掌劲已快透体而来,这时,帝蓝斯完全有能力可以避得开贝思挞的攻击,但出乎意料的帝蓝斯竟没有抵挡,而且,防身的气流竟也突然内撤,闪现出一个毫无防御的地带。

  就在这时,贝思挞的一掌已击中帝蓝斯的背部。

  这强猛的一掌把帝蓝斯震了出去,就在贝思挞疑惑自己怎麽可能这麽轻易得手的时候,一股牵扯力竟迫使自己随着帝蓝斯被击飞的身体吸扯过去。

  这时,贝思挞方发觉自己的手掌还粘附在帝蓝斯的背上。从帝蓝斯的身体传出一股吸附力竟牢牢的粘住了自己的手掌。

  大惊之下,帝蓝斯口中一边狂吐着鲜血,一边已低头凌空一个倒翻,带动起贝思挞的身体向上扯去,就在这半翻之间,帝蓝斯已连环四脚地狠狠踢中贝思挞,把他!得直向空中飞去。

  贝思挞大意之下,已来不及搬运出深藏于气脉中的真元能量,身体被!得几乎护身气劲都要散裂。

  大叫不妙的时候,帝蓝斯已闪着血红的眼睛,野兽般凶猛地又向自己飞扑上来。“呜哇!”一声惨叫声响起,我陡地站了起来,双眼凝重地注视着空中。

  “蓬”的一声,从空中惨叫地掉了下来的帝蓝斯蜷缩成一团,浑身剧烈地颤抖,一抹鲜血缓缓自他的口角冲溢而出。

  贝思挞这时似乎完全换了个人似的,全身充满着一股迷雾状的气息,他在飘落于地面后,并未再瞧地下的帝蓝斯一眼,反而面向了我,一时间,我和他的眼神接触之下如天雷和急电一般,在心灵深处闪射出一片雷电交加,火星四射的暴烈画面来。

  “精神能”自我和他之间迅快地从眼神电射而出,“精神波”如两道看不见的电芒一般你来我往地交互击打着。

  突然间,自贝思挞的精神波传来一个震撼的天神巨像手持开天劈地的神斧气势无比雄烈地电射而来。

  我心中一个冷笑,对他这种精神意念的虚拟意境袭击我已深有了解。

  我没有加以封挡而是让对方的虚拟意境和我的“精神能”接触在一块,但紧接着我“精神能”也幻化出另一个虚拟的意境融入他所虚拟出来的天神意境之中。

  突然间,基于意识主控地位的虚拟世界突然陷入另一个更为广阔的世界中时,贝思挞吃惊和心灵震荡的程度大得让他都感到意识力的失乱感来。

  但他不愧是个修炼“精神力量”的意识充分的坚定者,心灵的震荡和意识的纷乱让他理智地下了决定,他退出了和我的精神较量。

  在两次的精神较量中他都没有取得胜利,占尽上方,反而都是以退却失败告终,这对他简直是个比什麽都要来得大的打击。

  我以充满胜利者的姿势向他意念传达强者信息,同时更向他发起了挑战。

  在帝蓝斯夹杂着狂猛无比的气势和掌劲飞扑向贝思挞时,我的探索能量也紧紧地锁定住贝思挞,他的情况我十分的了解,现在已是他面临危机的时刻,身为一个武术者我十分的想知道他在这种危急的时候是如何应变的?

  很明显的,贝思挞完全有能力迅速的击败帝蓝斯,我不懂他为什麽要隐藏实力,也许是为了不让在场上观战的其他对手看出自己的实力吧?但现在他已面临无法及时应变的地步了。

  我相信,贝思挞一旦受到帝蓝斯的这一击之后,就算他的实力再怎麽强也将面临失败的厄运。因为,帝蓝斯的这一击势必将对他造成严重的伤害,这种伤害可能将使他再也无反抗的能力了。

  但是,出乎意料的事紧接着发生了。

  贝思挞突然散却了全部的真元能量,但就在这时我却猛地感应到一股强大的精神能量突然自贝思挞的全身散发而出。

  那种熟悉以及的精神能量让我的精神激荡了起来,意念闪动处,“精神能”已急快地电射而出。这时,帝蓝斯也快速的接近了贝思挞,但就在他聚集狂烈之及的“破风刀”还没有来得及发出去的时候,贝思挞绿如宝石般的眼眸却突地绿芒一闪,一道绿色精光自眼神向帝蓝斯电射而去,帝蓝斯只觉心神如受重锤猛击般的一震,全身凝聚的能量不由尽皆散乱,同时,脑部神经传来一股无比的剧痛感,绝望和精神的巨大痛楚让他忍受不住地惨叫出来,身体再也承受不住重力,一下子就以跌落在地。

  这个时候,我的“精神能”方才到达贝思挞周围,“精神能”微一接触之下,我们的心神都不由剧烈地颤动。

  我知道他是谁了,也知道他为什麽要隐藏实力,但他最后还是暴露了自己。

  在精神力量的较量中,贝思挞选择了退却,在自己深以为傲的精神力量却头次遭到无比的抵抗,而且对方竟也是个拥由和他一样能力的武术高手。第一次的突袭,自己并未占得便宜,这次,面对面的交锋自己竟也感到有些不敌,这不由使一直显得十分有优越感的他感受到一股强烈的羞辱感和挫败感。

  贝思挞脸色铁青地步回选手室,在接收到我向他传送挑战信息的时候,也同时接收到我的那股强大无比的强者信心意念,这使得他更加感到耻辱,对自己选择退却的示弱行为感到深刻的耻辱。

  和我势必一战的结果已不可避免。

  接下来的第六场,战况亦是惊险万分,但看在我的眼里,却是平平无奇,丝毫也激不起我的注意力和观赏力。

  就连突然间表现得那麽强大的翻天量现在在我的眼里也只是另外一个级数的高手。

  明天将是我和威克尔第一次上场比赛的时刻,希望那时我的对手不要太稀松才好。我自傲地思付着,丝毫没发觉心性已在逐渐的改变。

  这天的武斗比赛就此顺利完成,所有的学院人员和选手都各自的回到自己的住处,等待明天另一场比赛的到来。

  抬头望了望天,天已微暗,我的心却反而激昂起来。

  回到“智慧会馆”的集合点,副院长语气欣长地对我们说道∶“明天,我们学院最后两名的参赛选手也将入场比赛,我希望你们也能取得和翻天量同学、梨可飘同学、麦天同学等一样的成绩。”副院长的眼睛瞪着我和威克尔,“我相信你们都不会让我们大家失望!”

  我朗声应道∶“长平定不会让大家失望。”充满自信的语气和高昂的斗志大家都可强烈的感觉得到。邱星佳已头一个欢呼起来道∶“长平学长加油!长平学长加油!”力量学堂的学友们也纷纷叫喊了起来。

  我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浑没感觉自己是显得那麽的突兀。而学友们也被我这突然的举动而停下了欢呼之声,而呆呆地看着我。一时间,竟只有我的大笑声响彻于空间之中。

  副院长眼光一凝,沉声说道∶“长平同学有这麽大的信心自然可喜,但也千万不得大意,要知这次来参加这届古武术大赛的都是全人类的精英好手,非是好相与之辈,如果过分轻敌的话,只怕要遭不必要之惨败┅┅”

  我心中一惊,才发觉自己刚才似乎有些情绪情绪激昂得过了头,意念一转,已自恢复了平静之心。

  突然,我感应到一股熟悉以及的气息在身后出现,猛一旋身,瑞芬悄悄地站在我身后五十米远处,正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心不禁狂烈地颤动起来,忍不住的就想冲上前去,但我的身体只稍微的一挪,便硬生生地顿住了身形。

  “不错,就我发觉,在这次的参赛选手之中有很多人都是暗自隐藏实力,非必要的时候都不会轻易的让你发现他的真正实力。”瑞芬看也不看我一眼的就从我的身前走过。

  我怔怔地看着她曼妙的背影和微微散发扬起的体香,不懂她为什麽似是对我十分的冷漠。

  “第五场的比赛,显然那位叫贝思挞的选手实力便非同小可,我相信长平同学必定比我们还了解吧?”

  瑞芬突然转过头来,正面的对着我,我突然从她清澈的眼波里看到一丝关怀与责备。

  “一时的胜利,并不表示永远的胜利,如因一时的胜利便狂傲起来,这人势必将很快的便尝到痛苦失败的滋味。”

  如果是别人对我说这番话,以我现在的心性定会不加以理睬,但这是从我深爱的女人嘴里说出来,就不由的细细凝听,心里也就更加的感动。从而了解到这番话的深刻意义。

  我知道,瑞芬当时定也在古武术大赛的会场里,奇怪的是我竟感觉不到她的气息,但我现在并不去深究其中的原由,而是心里沉浸在深沉的被关怀的感动中。

  看到我一付凝听教训的模样,副院长高兴地道∶“长平同学能够汲取瑞芬老师的训诲实在是难得,我也深信以长平同学的能力势必不会让我们‘风神学院’的所有师生失望,明天我们就等待着看长平同学精彩的表现了。”

  转过头面对一副心平气和的威克尔,副院长接着道∶“威克尔同学更要努力,我们大家也都对你深有信心。”

  副院长说完话,各学堂的学员也都纷纷离去,而瑞芬也没有再看我一眼,就和副院长等人离去。

  倒是刀葛海老师走了过来,对我千叮咛万嘱咐地叫我在比赛上一定要处处的小心再小心,万不可马虎大意。

  我唯唯应是,心里只希望刀葛海老师快点说完,但其实要让老实的刀葛海老实说上那麽大段的话也是不可能的,所以,希望马上就实现了。

  刀葛海老实最后拍着我的肩膀道∶“你是我最得意的弟子,也希望你是‘风神学院’最得意的学生,一切都要靠你努力了。可惜昌浩他不争气,不然你们两人同时出场参赛我都有面子啊。”刀葛海老师感叹着慢慢也走了。

  没想到刀葛海老师最后的感叹没有激发起我的斗志,反而更让我想到昌浩背离和我的约定而感到失落。

  也许这就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人单纯和直率性子的表现吧。

  还好的是我的失落感很快就想到昌浩也在科技界里大展身手而振奋了起来。是啊,既然昌浩能够选择一条更适合他的路去走,自己又何必感到失落呢?自己应该替他感到高兴才是啊?想到这里,我心一震,抬头一看,才知现场已剩下我一人。

  力量学堂的学友们显然也在副院长的示意下各自的走了,因为明天我就要上场比赛了,副院长自然希望选手能有一个独立思考的时间,自然不想要别的人来打扰以免影响选手的比赛。

  想到一下子就已剩下自己一人,心里不由有些空荡荡的感觉。散去凝聚的真元能,身体自又向上浮起,随意的飘飞着,一下子“智慧会馆”在脚下已如一个瓦罐般小得可笑。

  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和白云在身边飘过的感觉,一股无比的舒适感自身体的深处传来。

  伸手微一轻拂,白云在手中慢慢飘散,感觉到手里传来轻微的阻力,我知道白云其实也是有质量的,为什麽它竟能够飘散在空中而不下掉呢?

  气,不错,白云其实是地球的每一处空间都存在的一种气凝聚而成的,虽然它已脱离了气的形态,但本质依然是气。

  心中隐隐的联系到了什麽,却又是一片的空白。

  突然好玩的我身体向白云里一躺,白云受到身体的覆盖力而又四散开去。

  心中一动,真元能已离体而出,控制着白云的凝结性,这样子看来就好象我躺在一堆白色的棉花里般,又好象远古的仙人一般驾云腾雾的。

  舒适以及地,感应到宇宙空间无穷的伟大,心神慢慢地向四周延伸而去。

  似乎又是另外一种体会,心神的触动不夹杂其其它的真元能量,纯粹是以感觉去感应周遭的变化。

  而其间也可以确定不夹杂精神能能量。

  因为无论是真元能感应或是精神能感应都一定得在“能量空间”中去探索。而能感应得到的也是能量气息的存在。

  但现在却不同,意识就好象离体而出一般,感应的不再是纯能量的世界,而是真实的世界。

  心神延伸之处接触到的物体在我的感应里已不再只是能量气息的震动,而是一个真实的画面,就好象我的人虽然在这里,但感应到远处的情景就宛如在眼前一般。

  体会着这奇妙的心神触动中,四周百余公里内尽皆在我眼前一般。

  心神慢慢地飘散到人气旺盛的“豪迈街”,那些人和物是那麽真实的反馈在我的脑域里。

  心神慢慢地再向前延伸,直到前方是一片的黑暗,而一些人就自那黑暗里面走出来和走进去,那里不再是我能看到的地方。

  看来,那也是我心神延伸到达能力的极限了。但这是真实的吗?自己心神触动传回来的信息画面是真实的吗?我收回心神,疑惑地想着这次奇妙的体会。

  这和能量感应不同,能量感应是以感应人体的能量而识别这人的具体位置。

  精神感应却是以精神游离的方式接收空间中的脑电波和思想信息来识别这人的身份和位置。

  这两样感应都不能直接的就能观看到物体,真元能量的感应只能凭能量气息的滚动而联系到这人在做什麽。

  就好象,你发觉到一个人真元能流转的方向而感应到他此刻在做什麽。

  观看到物体,精神游离自然也有这方面功用。

  但这要你的意识寄附于“精神能量”之内,侵入到目标的神经系统之后才可籍由目标的器官而看到物体。

  而现在,心神的触动竟是那麽真实的让自己看到远处的物体,竟如此的真实,犹如眼前放映着一部立体的影视片一般。

  这是一种什麽力量的存在,又是一种什麽形式的存在?是真实的吗?

  心中一动,能不能证实是否真实也许可以用这个方法实验一下。

  再次的平息下纷乱的意念,直到古井不波下,心神才又开始向四周延伸开去。

  这次,我的目标直接锁定“智慧会馆”,心神刚刚接触到“智慧会馆”的时候,我突然被一件事吸引了过去。

  在“智慧会馆”的大门前,停泊着一辆残旧的飞行器,似乎还隐隐的冒烟。

  一个女孩蛮横地在和会馆的一些人争吵着什麽。

  当心神接近到女孩和会馆人员的时候,我不禁感到十分的意外和吃惊,心神震动下,感应到的一切随捞烟消云散。

  我却陡地立直身体,意念一动,瞬间移动已然启动。人影一晃已自消失在白云深处。

  

第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