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一大早,我们便已出现“古武术大赛”的会场。

  在飞往会场的途中,姐姐已在会馆外面不知等候了多久,威克尔见到她之后也显得很是意外,但随捞很高兴的便和姐姐熟络地聊在一块。

  我更加心不在焉了,早上在集合点上瑞芬又没出现,自那天和她逾越了男女界限之后,这两天她竟好象故意在躲我一般。

  感应能量仔细地搜索着附近能量气息的波动,我期待可以察觉到瑞芬的踪迹,但可惜,感应反馈回来却依旧没有她的气息。

  我失望的只得收拾起有些低落的心情,重新提起精神来。

  想到比赛捞将来临,斗志不禁又接着高昂了起来。

  是啊,今天可是关键的日子,自己怎可受儿女私情的影响呢?况且,瑞芬现在虽不出现,并不代表她就不会出现在古武术大赛的会场啊?昨天自己不也是感觉不到她在现场的气息吗?

  也许,她此刻就在附近,只是她隐藏得太好,自己才感觉不到她的气息罢了。

  想到此,我的精神不由一振,但却理智地不再去感应周遭的气息,心里就完全的当瑞芬就在附近一般。

  看着学友们好奇而兴奋地围在姐姐身边,唧唧喳喳的询问着古大陆的人文和地理风光,那副关切和好奇的心似乎比我正要出场比赛还要来得关切。

  姐姐满面春风地为他们不辞口水干燥地一一为他们详细的解答,相信此刻的她在所有人的心目中都会认为她是个温婉贤淑的女性决不会有人相信她其实却是一个凶巴巴脾气暴躁的“母老虎”。

  敏感地发现其他学堂的学员也都不时露出好奇和竖起耳朵在悄悄的旁听,但不同学堂之间的嫌隙却使他们都无法放下面子飞过来。

  我好笑又好玩地观测着这奇妙的气氛。

  突然,我发现莫莲娜向着我飘飞了过来,青春飞扬的气息萦绕着她的全身。

  其他学堂的学员也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越轨”行为的莫莲娜。

  莫莲娜似乎没发觉那些刺眼的目光一般,依然直接的飞到了我的身边。

  “嗨!”她微笑地向我打了个招呼。

  我也很是意外她怎敢在其他学堂的学员面前和我们接触︰“嗨!”我只得回应道。

  “那位真是你的姐姐吗?好漂亮哦,她很大方。”莫莲娜看着姐姐向我微笑地道。

  “嗯。”我点了点头。

  莫莲娜亮丽的眼睛看着我道︰“马上就要出场比赛了,你好象一点都不感到紧张?很有把握的样子哦。”

  “威克尔不也和我一样?”我耸了耸肩。

  莫莲娜咬了咬唇,似乎在想该说些什么话才好,一会儿才道︰“说真的,昨天你的举动可真让人吓一跳。”莫莲娜微笑地道,“虽然觉得有些突兀,但那才像个男子汉的样子,希望你今天能大展风采让我们瞧瞧。”

  我意外地看着她,同时,脑部似乎接收到了些凌乱的信息。那是一种情感的剧烈波动。

  心头一动,“精神能”已自脑部伸缩出几条“精神能”在空间探索着,这些“精神能”依然紧紧连接“神经海”,只探出尺许的长度,此刻,脑部就好象架设起一道雷达网一般,游离在附近的所有思想信息立刻被我强烈地接收到。

  意外地,我竟发现莫莲娜迷迷蒙蒙飘忽不定的思想信息,仔细地搜索和组合后竟全是对我表达好感和喜欢的情感信息。我似乎可以感觉到她的心在想着这些思想的时候心灵在颤抖和紧张迷乱。

  一时间,我竟呆住了。

  而在旁人看来竟仿佛我正痴痴地看着莫莲娜,其实却不知道此刻我的心已不知飞离到了多远。

  莫莲娜看到我突然痴痴的异样表情,脸蛋不由泄上一抹飞红,她白了我一眼后,气息一凝已自己一人向前急飞而去。

  精神一震,才醒过神来,一时间,内心实在是五味杂陈,说不出是何感受。

  自己什么时候惹来她的好感的啦?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应变是好。

  回头看到众多学员怪异的眼神,感觉心更是慌乱,“他们没有看出什么来吧?

  怎么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微微挤出一丝微笑,其实不过是嘴边稍微地抖动了一下而已。

  只好心中叹道︰“看来自己不但被瑞芬误会,这下又被学院的学员误会了。

  怎么自己最近好象和误会特别有缘似的?

  这时,姐姐皱着眉头向我飘了过来。

  我大是一惊,性格大咧咧的姐姐千万不要在这里问一些刺耳的问题才好,心里特别不安的是姐姐可千万不要在这时问起瑞芬的事。

  我在心中暗暗呼叫着伟大的智者那可潘的名字,希望他能保佑我不要遭受姐姐的问题,最好现在就封了她的嘴巴最好。

  汗毛直竖,鸡皮疙瘩也微微突起跳动,全身的精神都处于最敏感的状态之中。

  也许是上苍特别的照顾,姐姐竟没有问出我担心的那些问题,而是凑近我之后,悄悄问道︰“我的那架飞行器怎么样了,昨天忘了跟你说,那架飞行器可是妈妈买给我的,可千万不能有闪失。”

  我一呆,忙问︰“是妈妈买的?”

  “一定要帮我取回来,不然有你好看的。”姐姐声音虽小,却凶巴巴地说。

  “当然当然,是妈妈的东西,我自然不会让它流失的,等今天比赛完后,我就去把它弄回来。”我忙答应地道。

  进入了古武术大赛的会场,不多会儿,人也差不多到齐了。

  今天进行六场的比赛中我排在第四位上场,威克尔排在第二位。

  我的对手是来自南大陆神秘森林“巫数学院”的第二轮选手乙方霸。

  威克尔的对手则是“藤田刚武学院”的第二轮选手骨力。

  前天听瑞芬说乙方霸和骨力都不是好对付的选手,早上副院长也重复地说这两个人都是不可忽视的对手,可见他们确实有些过人之处。

  威克尔听了之后,神情越发凝重,但我听了之后,不知怎的却越是兴奋,心里其实也对副院长说的不以为然。

  在我心里,现在唯一可对我构成威胁的只怕还没有出现,就凭我的精神力量和瞬间移动不提,只要我一下子便在手中凝聚起两颗“能量球”又有谁能轻易的闪过。

  这些天,我对于私人所创的“能量球”的使用越发的得心应手,虽然已可以在体外一下子便凝聚出八个“能量球”来,但要起到攻击作用只怕比只用一个“能量球”攻击的效果还来得不如。

  但用两个却没有什么影响,一手凝聚一个“能量球”对我来说控制也十分的灵便自如和只用一个并没两样。

  而且,“防御罩”也更是加强了不知几倍。

  所以,除非遇到想象不到的高手,我想只凭本身的部分技能就可以战胜对手了。

  那两样最特殊的特殊技“精神力量”和“瞬间移动”还是不用施展的好,免得让人知道而有防范之心。

  同时也有“必胜一击”的效果。如果让人事先知道的话恐怕就不太灵光了。

  我回头看向威克尔,发现他的神情很是凝重,同时他的脑电波似乎十分的旺盛,这表明他现在正在急快的思索着一些问题。

  站在他旁边的我自然敏感地感觉得到,我并不想去了刻意解他的想法,毕竟这属于他个人的隐私。我想有“精神力量”的人最应该遵守的自是不能随意的应用“精神力量”去挖掘别人的隐私,除非在有必要的情况下。

  不可否认的我似乎已逾越了这一守则,但只要能够遵守,没有必要去运用,自己又何必破戒呢?五田老师在“不色山”上对我所说的话我还没有忘记,只是有时未免要灵活的运用一下,不然光掌握能力而不能应用又有何用呢。

  还不如干脆不要去掌握得好。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再次的感应整个会场的气息依然没发现瑞芬的踪迹。

  “如果能够在一个安静的角落用心神触动的感应就好了,自己就可随时的寻找会场上的每一个人了。能量气息可以隐藏,难道身体还可以隐藏不成?”

  终于,宣布第一场比赛开始的声音响起了。

  只得放下纷乱的思绪,专心地关注起比赛的情景来。

  一个人影慢慢地走了出来,披肩的长发,惨白色瘦削的脸孔,两旁颧骨高高隆起,眼睛时不时的闪烁着淩厉的精芒。身着黑色的宽大古式长袍,双手环抱着一把又宽又长的青铜剑。浑身更散发着淩厉如刀的能量气息。

  韩班!来自“明王星”的参赛选手,毫不掩饰自己真正的实力,他是一个十分自满和自信的人。

  另一条人影却旋风般地快速飞了进来,旋风般的身影绕着武斗场地来回转了一圈,没有人能从那迅快的移动中看清这位选手的样貌,直到他攸然在韩班三米处停止下来时才看清他确实的相貌。

  一头金黄色的头发如波浪般飘逸,碧蓝色的眼睛如海水般深幽,颀长的躯体如风般的轻柔,脸上的笑意也如阳光般灿烂。

  这是一个十分英俊的年轻人,他的名字叫乔。可惜他的笑意面对的却是一副不屑的脸孔。

  一股肃杀冷冽的气劲已自韩班的身体散发而出。

  看着韩班怀中的古式青铜剑,乔的笑意逐渐凝固,神色也显得凝重了起来。

  “将……呛……”

  韩班怀中的青铜剑突地自动弹了出来,剑体闪耀出一道刺眼的白光映射向乔的脸部。

  青铜剑出鞘的声音还没有停止,漫天的剑花似已交错地把面前这片空间划分!

  四十九片。

  “呛……”的一声,剑已入鞘,而韩班也站在刚才乔站立的地方之上。

  “精彩啊精彩!简直太精彩了!”乔的声音在韩班的背后响起。韩班面无表情地转过身来,乔正站立在他刚才的位置之上对他竖起大么指赞道。

  韩班的快剑并没有把面前的乔也一起划分!四十九片,乔还是那!完整地站在那里,那!的意定气闲。

  韩班的姿势还是和刚才一样,仿佛刚才什!事也没有发生过一般,只不过两人调换了一下位置罢了。

  我站在一旁,目不转睛地看着场中的每一个变化,仔细地探索着韩班和乔分布的能量气息。

  韩班沈吸了口气,青铜剑受到一股气息的牵引缓缓自鞘内弹出,剑身闪耀出迷蒙光彩,却决不夺目刺眼,先前闪耀的刺眼白光竟不知是从何而来的?

  乔动了,旋风般的身体转动起来,开始围绕着韩班周围一丈外旋绕起来,在韩班的周围已漫起一股气墙。

  就在这时,迷蒙的青铜剑突然大放异彩,闪耀出强烈的白光,韩班一手已抓住似要直入苍穹一般青铜长剑,身体闪动处,无数曲折弯绕的剑气迸射而出。

  “呛呛呛呛……”密密麻麻的碰击声不绝於耳。

  不知何时,乔的手上多了一把薄如蝉翼荡漾出秋水般色彩的细柔长剑。

  乔横起自己的蝉翼剑,秋水般流动着柔和的光华,乔皱起了眉头,在蝉翼剑依然明晃秋波的剑身上隐隐可见无数淡淡白痕,完美无暇的蝉翼剑已出现瑕疵。

  一声清亮的长啸,乔已再次的旋风般地转动起了身子,闪掠过一排排如实的身影,一道细长的光芒急急斩向韩班。

  韩班露出轻蔑的笑意,没有握剑的左手向外就是一扬,立刻,一道能量光波电射而出。

  眼看光波尖啸地破空而来,乔斩向韩班的剑顺势一挥,犹如斩在空气一般无声无息,光波被一分为二,劲势却依旧不减的沖向乔。

  “砰”的一声,乔只觉得胸膛如受重锤,身体向后直飞出去。

  口中一甜,乔强咽下就待喷口而出的鲜血,在飞退的之中,修长的五指蓦地如兰花般伸展而开,五道气劲急射而出。

  韩班在见到乔被自己的能量光波击中之后,身体便跟着电闪而去,但就在这时,五道淩厉至及至刚的指劲已沖到自己面前。

  韩班心中大震,心中暗自歎了口气。一瞬间身体已涌现出强猛的真元能量,五道淩厉的气劲在韩班面前如被一道无形的气墙阻隔一般,闪射出道道波纹。

  韩班身形一晃,比先前起码快出几倍的速度一下子就以出现在被自己的光波击中后犹在向后飞退的乔的身边,手一探,轻轻地在乔的身上敲了一下。

  向后急飞即刻变成向下猛坠,乔在身体接触到地面的时候全身已再没力量。

  我现出了一丝微笑,韩班还是不可避免的展露了他的部分实力,从他刚才涌现的真元能量的气息中我充分地了解了他的实力。除了对他有什么特殊的技能还是完全的不了解。

  第二场的比赛是威克尔和“藤田刚武学院”的骨力比赛,我轻轻地拍了他一下道:“不要紧张,你能行的。”

  威克尔笑道:“放心,我是不会让人失望的。”刹那间威克尔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般,充满了一股无比的自信,身体更加突然间流转着一股异样的气息,这股气息是以前我从没在威克尔身上发现的。竟好象是凭空的出现在威克尔身上一般。

  我微微一呆,心里升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却又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威克尔在说完之后立刻向选手参赛室走去,看着他的背影。心中浮起了一丝疑虑。

  骨力给人的感觉是瘦,他很瘦,瘦得处处都可见到突起的骨节,他的身材很高,也许不能叫做高,叫做长可能还来得贴切一点。

  他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根会动的竹竿。

  威克尔依然那样温和地站在骨力面前,能量气息还是那样的平稳,呼吸还是那样的悠长,他的心平静得如止水。

  大战终於缓缓地拉开了序幕。

  两条人影闪电般地交错在一起,硬碰硬地各自打出二十来拳,借势弹开之后,两人都已有些气喘,他们并不像别的选手一般上来先是试探一下虚实,而是完全地爆发出真正的实力瞬间便斗在一起。

  威克尔脚一弹,已然腾越而起,“皇者连续技”之“霸王拳劲”贯泄而出,骨力竟也没有闪躲,也是跟着隔空猛烈地劈出强猛的掌劲迎向威克尔。

  能量翻滚,威克尔身体向上翻飞,地面的骨力却踉跄的后退了数步。每一步都把地面坚硬的坚刚石踏出碎块来。

  骨力喘着粗气地仰头看着天上的威克尔,身体标枪般的站立在原地动也不动。

  威克尔慢慢地降落了下来,温和的神情现在已是被一片肃穆凝重的气息所替代。

  周身开始升腾起熊熊的气流,衣服也在腊腊作响。

  骨力转动着绿豆般大小的双眼,浑身也布列起一道“防禦罩”,他知道对手必然要进行着剧烈的攻击。

  “呀喝!”威克尔一声爆喝,脚在地上一顿,身体已如箭矢般地窜了出去。

  两手闪射出一片刺眼光华,但就在这时,骨力身体却猛地一旋,在强劲的气流带动下,脚下被踩得碎裂的石块纷纷向急飞而至的威克尔迸射而去。

  威克尔大吃一惊,身体不由一窒,双手在面前急快地左右划了个半圆,立刻组合成一个充满强大吸引力的能量圈。

  那些飞射而来的碎石块纷纷被吸进进如无底洞般的“混元绞杀圈”中,阵阵粉末由“混元绞杀圈”中飘扬了出来。

  我心头猛地一震,这不是在古大陆,由“木尊”组织的一个身着雪白长袍的中年人使用出来对付威克尔的特殊技吗?威克尔怎么会使用这个特殊技?心里不由地威克尔越发的感到神秘起来。

  就在这时,威克尔口吐大喝:“皇者连续技──吸……”

  骨力没想到自己酝酿已久的突袭竟被威克尔轻易的化解,原本想要连贯攻击的招式不由中断,就在这时,猛听到对手的大喝声,紧接着一股强大的吸引力竟牵扯着自己的身体向威克尔那边移动。

  大吃一惊,凝运出强猛的真元能量注於腿部,腿脚起落间,深深地贯进坚刚石之内,堪堪抵挡住强大的吸力。

  就在这时,威克尔的身体却借着能量的牵引,闪电般地窜到骨力身前。

  “皇者连续技”的“吸”字诀竟然改变了不用把对手吸大面前在发余下的招数,反而改变!自身借着吸力直接快速地闪到对手的面前,这下骨力刚刚把全身力量用在脚下的时候,威克尔已然窜到他的面前。

  “皇者连续技”连续狂猛的拳劲连轰骨力胸膛一十九拳,末了威克尔顺势再来一个飘身,“连续飞踢”又接连在骨力胸膛之上连踹一十二脚。

  骨力这下被威克尔从场中心一下子给直踢到“武斗场”地的边缘,身体结结实实地撞在墙上,如滩烂泥般地软倒在地,再也没有动弹之力。

  我若有所思地堪着威克尔俊挺的背影,心里开始想了解威克尔的出身了。

  是啊,和威克尔相交已有五年多的时间,但自己却从未曾询问过他的出身来历,只是一直以!他是来自“新城”的人,但到底是出身於哪个“新城”自己还是不知道。

  今天比赛完之后一定要找他问个仔细不可。

  再有一场就轮到我上场了,立刻压下心中的疑惑,又开始专注於武斗场上。

  就连威克尔回到我身边之后,我也没有跟着就向他询问的念头。

  第三场的选手又和昨天的几场没有什么两样,比赛虽然还算精彩,但在我的眼里却认为都没有什么实力。

  第三场比赛完后,我兴奋地便飘向“选手参赛室”。

  实在再懒得用真元能使自己产生重力了,既然身体已处於浮力状态自己又何必去刻意隐瞒,徒然浪费体力,多增负担,多次一举呢。

  就好象原本可以轻轻松松的走路,却硬要在肩头扛上块大石头一般才走。这岂非是傻子行为?

  保持在脚底离地面有半尺左右的浮离状态,我从“A号选手参赛室”飘了出来。一边心里在想着希望我这第一场比赛的对手千万不要太弱,最好真如副院长所说的是个不容轻视的选手最好,这样才可以让我先热热身,更加地熟悉一下自身技能的应用。

  “南大陆神秘森林的‘巫数学院’乙方霸?不要让我失望才好?”我喃喃地道。

  一边探索能量已向“B号选手参赛室”延伸了过去,感应着里面选手的能量气息。

  我疑惑地皱起了眉头,探索能量搜索了“B号选手参赛室”却感觉不到任何能量气息,整个参赛室竟空荡荡的没有人在。

  “现在要上场的人应该在参赛室里才对,为什么人却不在?怎么还有人在比赛要开始的时候缺席的?”

  眼看宣布比赛开始的声音即将响起,我着急地巡着“武斗场”的四周转了一圈。在经过学友们的席位前时,邱星佳向着我叫道:“长平学长!对手还没进场,你为什么还要浪费真元能飘移着呢?你该以逸待劳才对,是不是太紧张了?”

  我向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用担心,跟着便又向另一边飘了过去。

  就在这时,原本没有能量气息反应的“B号选手参赛室”蓦地腾出强大的气息,一条人影也慢慢的在进场口出现。

  我兴奋地看着那边的人,心里也跟着惊奇了起来。看来对手也是个十分善於隐藏能量气息的人。

  那是一个十分高大的人,身高起码近接近三米,体形更是十分的硕壮,光着颗油光滑亮的大脑袋,比我的大腿还要来得粗壮的脖子上气管不住地弹跳着。****着如铁一般的胸膛,肌肉十分的发达,仿佛每一块肌肉都隐藏爆发性强大的力量。

  他脚步沈凝地向着我走来,起落间传来“咚咚”巨响,每一步都似使地面!

  之震颤起来,浑身更加闪绕着强大的能量气息。

  淩厉狂猛的气势向我如山般压了过来,衣服竟被吹得喇喇向后飞响,身体也随之摇摆晃动起来。

  感应着对方威猛的气势,我的心开始兴奋了起来,斗志刹那间高昂到了极点。

  真元能微一运转,淡淡光体一闪而逝,瞬间已在身体四周迸散出一股能量,把压向我而来的气势反震回去。

  乙方霸向前迈的脚步不由一凝,感受到巨大的反震能量,竟使得他再也没法子向前迈进一步。

  他就此顿了下来,双眼闪烁出淩厉的精光看着我。

  这时,他离我仅不到五米的距离。

  身体微微向上浮起,在和对方同一高度时才停止了下来,这样我才不必要仰起头才能和他对视。

  宣布比赛开始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的第一场比赛已正式开始。

  

第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