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我笑了起来,感觉到对方的气势确实不容小觑,凭以前和翻天量、麦天等人的交手来比较,我觉得乙方霸的实力远远超越了那时的翻天量等人。

  我欣慰地笑著,毕竟对方没让我失望。

  打量著这个身高接近三米的巨人,我思付著这种身材的人应该会些什麽样的特殊技能?

  猛地又感到压力冲了过来,乙方霸已再次的举起了步伐,向前又迈进了一大步。

  飘浮在空中毕竟比不上可以在地面借力抵挡,我的身体受到对方强劲气势的冲压,身体便不由的向後飘退,气势也不由跟著一松,这时,乙方霸已趁著时机“咚咚咚”巨响急快的大踏步而来。

  感受著对方强劲的气势,身体一个劲地被冲得倒退,一种决不示弱的斗志刹时高昂了起来。

  猛吸了口气,潜藏於经脉深处的真元能蓦地向身体各个毛孔迸散而出,身体感受到四周压力一下子被震得反卷出去,接著,右手一扬,一道!厉的掌风呼啸而出,奇怪的是乙方霸竟不加以闪躲,这一掌便结结实实地印在乙方霸如铁般的胸膛之上。

  传出如击败革的声响,乙方霸只是被打得身体顿了一顿,但接著便如没事儿一般,反而从身体反弹出更为强猛的气劲。

  我吃了一惊,我这一招看似随意的掌劲其实蕴藏著六成的复属性能量,远比在学院举行挑战赛时全部的真元力量还要来得强上一点。但现在打在乙方霸身上竟似蜻蜓撼柱一般,怎不叫我惊奇呢?

  这时,乙方霸也跟著举起了右手,我立刻感觉到空间中的一些能量竟急快地被吸收而去。

  “喝!”乙方霸大喝一声,整只右手闪绕著强大的气流,接著,一拳击出,强猛的气柱旋转著向我撞了过来。

  身体一动,已向旁飞掠而去,气柱呼啸地在我身边刮掠而过,隐隐感到身体旁侧肋角火辣辣地,真元能微一凝转,火辣辣的感觉瞬即消失。

  就在这时,一股无影无形的气劲在离我仅半尺的距离突然狂涌而至,大惊之下,意念一动,身体蓦然爆闪光华。

  “蓬”的巨响,能量阵阵翻滚,一条人影蓦然闪现。

  又是“蓬”的沈闷一响,混乱的能量气息之中,场景渐渐清晰。

  我铁青著一张脸,飘浮於离地三丈之处。

  乙方霸凶厉的脸庞浮上蒙蒙气息,全身流转著强大的气流,场地上一些碎石尘粉夹杂在气流之中,更增添狂猛的气势。

  我皱起了眉头,隐隐发觉胸膛微微作痛,在这回合之间,竟然是我吃了暗亏。

  没有料到对方竟有这种无声无息的能量暗袭之技,大意之下,竟没察觉得到能量的游动。

  就在对方的暗袭能量突然涌现的时候,经脉里的能量瞬间便在体外匆忙地凝结,但就在我震开了乙方霸的暗袭能量的时候,却没有料到他竟跟著冲了过来,还来不及反应,胸膛便中了对方强猛的一拳。但瞬间体内经脉里的真元能量却已自动的把侵入体内的能量反震了回去,我能发觉到乙方霸的手在微微颤抖,显然他的手也受到了反震能量的伤害。

  悬浮在空中的我双手虚垂,能量迅猛转动,“防御罩”慢慢地笼罩全身,探索能量也开始感应著四周的能量气息。

  这时,我敏感地发觉到身体周围已充斥著共是十六道的探索能量,那些探索能量紧紧游离在身体的外围,我知道这些都是那些隐藏在暗处的武道高手,他们虽然都不曾释放自己的能量气息而是隐藏起真实的能量气息,但看到激烈的比赛时却都不由自主下意识地发出探索能量感应比赛中的情况。

  我突然很想寻著这些高手的探索能量而去感应他们的具体位置和真实的能量气息,但是这个时候,战斗又跟著开始了。

  我皱起了眉头,不想再保留实力了,同时也是对自己竟在比赛不久就吃了对方的暗亏而愤怒。

  我要进攻!

  我横地展开了双手,身体熊熊腾起强大的气流,强猛无匹的气息霎时横贯整个空间。

  我能感应到“能量空间”因为我突然腾起的能量气息而****翻腾,那些在我身边探索的能量也立即被向四周迸散的气息排斥开去。

  乙方霸露出不敢置信的眼神,也不敢再怠慢迟疑。

  身外急速旋转著的气流更加猛烈,地面完整无损的坚刚石竟纷纷碎裂,犹如被龙卷风席卷而起一般,被气流带动得剧烈地旋转了起来,整个身影顿时隐在迷蒙的气流之中。

  我悬浮在半空之中,冷冷地看著地面那巨大模糊的身影,真元一转,两手间便已凝聚出两道刺眼光华,瞬间,两个球形一般的“能量球”已出现在两手之间。

  无数的复属性能量纷纷聚附而来,部分附吸於身体四周的“防御罩”,部分却纷纷往手中的“能量球”聚集。

  就在此时,隐在不住旋转的气流之中的乙方霸突然猛烈的一震,脚下三米之内的坚刚石纷纷碎裂为万千碎块被卷进旋转的气流之中。

  停止!

  所有的动作是那麽突兀的瞬间动也不动的停了下来,猛烈的能量气息也是那麽突然的平息,就仿佛乙方霸突然间被暂停了一切运作一般。

  感觉似乎很长但停止的时间其实还不到两秒,旋转的气流的停止後猛然的迸裂,形成六个单一的能量气流体闪绕於身体四周。

  乙方霸手急快地一按面前的一颗能量气流体,立刻夹杂著无数的碎石块的气流体猛地向我急飞而至。

  仿佛要撕裂整个空间般响起尖锐的啸声。

  感受到来势十分的凶猛,我扬手一挥,“能量球”闪耀著绚丽的光华迎向飞撞而来的能量气流体。

  “轰隆隆”剧烈声响似欲震裂耳膜,能量和气流向四周翻滚开来。

  令我想象不到的却是“能量球”在半途击碎了乙方霸的能量气流体之後,乙方霸的能量气流体跟著便散裂而开,但夹杂在气流体里面的坚刚石碎片却更为猛烈的向四周爆散,犹如引爆了一颗炸弹一般,大部分坚刚石碎片向我急射而来。

  远看著尖啸地急射而至的坚刚石碎片,我心一动,“防御罩”改变如钢似铁的防御效果,改变为柔韧粘胶的状态。

  一下子,那些厉飞射而来的坚刚石碎片没有被我的“防御罩”震为粉碎,反而深深陷进“防御罩”里面。

  观之就如我的“防御罩”抵受不住飞射而来的坚刚石碎片而直欲被射进透穿身体。

  当然,那些飞射而来的坚刚石碎片全部都在离我肉体三分处便被制止住前进的力度。就这样,“防御罩”里便也粘著几十粒坚刚石碎片。

  这个时候,乙方霸的面前还有五颗能量气流体,他在见到第一次攻击似乎没有什麽效果之後,身体猛地一旋,身前飘浮的五颗能量气流体被带动地跟著旋转起来,手掌连拍,五颗能量气流体鱼贯迅猛地向我飞射而来。

  斗志瞬间高昂到了极点,口吐龙吟清啸,手一平伸,从掌心迅速的游离出一道真元能紧紧地包裹住手中唯一的“能量球”。

  掌心微微一吐,比先前那颗已大上许多的“能量球”便又闪耀著绚丽的光华脱手而出。

  “蓬”的声响,乙方霸最前面的那个能量气流体已被“能量球”撞得爆破。

  在气雾和石粉纷飞中,一颗流转著绚丽光华的能量球体旋转而出,“能量球”在与乙方霸的能量气流体相碰撞後竟不似先前的那颗一样跟著爆破,而是完好无损地脱颖而出。

  “蓬──蓬──蓬──蓬~~~~”

  连续三声爆响,最後一声更为巨大的声响如雷般地响彻於整个会场之中。

  “能量球”在接连的勇破乙方霸的四个能量气流体後,面临最後的一个能量气流体的时候,球体已开始松懈,终於忍受不住爆破的巨大冲撞力而跟著化为乌有。

  烟尘更为弥漫,能量更是肆猛的翻滚著,无数的坚刚石碎片如利刃一般向四周散射,打在地上,地面立刻为之坑洼一片。强劲的力度可见已达至某种惊人的程度。

  乙方霸呆呆地看著这惊人的场面,万没料到自己的特殊技“暗拳”对敌人不能造成伤害外,竟连自己一向认为无人可挡的特殊技“六元续珠”都被轻易化解!而且对手的实力又是那麽的强大,这仗要如何打?更奇怪的是对手身体飘浮在空中竟还能有这麽强大的力量和反击能力,如在地面岂非更为惊人?

  但再一思量,自己虽奈何不了对方,但对方能奈何得了自己吗?乙方霸脸上浮起了一丝微笑,他对自己比钢铁还要结实的身体一向深有信心,他相信凭自己一身过人的防御能力必定可以支持对手的猛烈攻击,自己还有可能再占些上风支持到比赛结束的时间到来,相信到时候凭籍著战斗的表现,评审委员会必定会判自己赢的。

  我满意地看著“能量球”果然在另外一层的能量包裹下如所料的没有跟著爆破,而是成功地击破了乙方霸最後的五个能量气流体,虽然最後“能量球”还是爆破了,但对於这样的战果我还是甚是满意,眼看比赛已经进行了不少的时候,是该击败对手的时候了。

  身形一动,急电闪掠似的身影已刹那欺进乙方霸,强猛的气势把乙方霸巨型的身体硬生生地震退数步。

  在离乙方霸面前两米处悬浮住身体,我冷冷地看著他。

  乙方霸见到我悬浮在他面前的身影,“咚咚咚咚”地向後又退了几步,双眼戒备地瞪著我。

  我猛吸了口气,“防御罩”微微向内凹陷,接著,双臂向後一甩,头部仰望上天,一股强猛的真元能量贯泄而出,“防御罩”向外一弹,发出清亮的碎裂声响,深深陷在里面的坚刚石碎块跟著爆散的能量向乙方霸飞射而去。

  气势之强猛尤胜於他刚才散射的能量气流体。

  乙方霸大喝一声,浑身如铁似钢的肌肉纠结而起,那些飞射过去的坚刚石碎块如打在钢铁一般,竟然锵然作响。

  乙方霸大喝一声,不管飞射而去的那些能量与坚刚石碎片,右手跟著聚集起大量的能量,一道道气流旋绕於整条手臂,大步一跃,窜到我面前一拳就狂轰而至。

  “来得好!”我大叫一声,终於不再使用多余的招数,霍地一拳跟著迎向乙方霸充满霸气的一拳。

  这一拳我用出了九成力道,与乙方霸交手到现在我已大略地了解了乙方霸的能量实力,所以使用九成的力量已是足够。

  “碰”的一声,我被强大的冲击力撞得向後翻飞。

  乙方霸?

  他竟然被我的一拳反震得巨型的身体离地而起,远远地直摔出五六丈外。

  轰然巨响,身体结结实实地摔落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我那一拳不但把他所有的力量反震回去,部分能量更已侵入了他的身体,封闭了他的活动能力。

  九成力量!

  相等於学院举行挑战赛时三倍全身的力量,乙方霸竟是我掌握了复属性能量後需要用到九成力量的人,如果不是最近几天所受的遭遇使得能量和技能有意外的进展,那这次大赛的结果定是必败无疑。

  飘回“风神学院观席区”,我看到副院长等几位老师高兴开怀的笑脸和众多学员钦慕的眼光,心里刹那升起一股无比的优越感。

  邱星佳更是急忙地凑了过来!“长平学长,太棒太精彩了,你这次的比赛是这几场最有看头的一出了。”

  姐姐也跟著凑了过来,不过她的表情并不显得多麽的惊奇。

  当然了,她可是亲身体验过比这次比赛更为刺激的玄奇的经历呢?

  “弟弟,你本可一下就战胜那巨人的,为什麽要耗那麽久?让人替你瞎担心啊?”

  还没有等我回话,刀葛海老师已疑惑地看著我道!“长平,你可以放松下歇歇了,不用再施展‘浮移术’浪费体内的真元能了。”

  我知道现在还不是解释的时候,不过也确实不想在凝运多余的真元能使身体产生重力,干脆含糊地回答!“刀老师不用体长平担心,老实说长平现在体内真元能量有些异化,这样施展‘浮移术’反而感觉身体好了些。”

  刀葛海老师自然知道最近我常出状况,对我一些奇怪的举动也不再感到奇怪,听我如此说也就完全的放下了心,微笑道!“这样最好这样最好,你的表现很好,没有让我们大家失望,今晚一定要好好庆贺一番,为我们‘风神学院’取得受人瞩目的大捷而干杯。”爱好杯中之物的刀葛海老师很自然的便想到了喝酒庆祝,想是一想到了酒嘴里就如泉的涌出大量唾沫,咽噎了一声竟还咕隆的响。

  一旁的老古董却取笑地逗他道!“我说老刀啊老刀,你可是好会把握喝酒的时机啊,你怎麽知道今晚我们就一定要举行庆祝会了?不要忘了庆祝会昨晚才开过的哦?”

  刀葛海老师一听倒是急了,抓耳扰腮地便出口反驳道:“怎……怎麽你……你的学生战……战胜就要举行庆祝……会?我的学生取取……胜就不一定要了?这个酒……酒……我倒是喝定不可了。”

  我涨得脸部通红的强自忍住笑意,一旁的姐姐却已是捧腹地哈哈大笑了起来。

  副院长也是大笑道!“庆祝会是该举行的,不过这事还得经风纪委同意,老刀现在倒不用为这件事烦恼。”

  一听到瑞芬我的心便不由扑通一跳,强忍住震颤的心,我顺势问道!“对了,副院长,怎麽不见瑞芬老师在场呢?”

  副院长扫视了一下古武术大赛的会场,皱著眉头道!“这个我倒是不甚清楚,不过相信她定也在会场的某一角落观战吧?”

  原来副院长也不清楚瑞芬的踪迹,到底她在哪呢?难道她真的在会场里面?但为什麽我却感应不到她的能量气息?

  感到一屡异样的目光在看著我,我抬起头一瞧,奇怪的光芒在威克尔的目光中急快的一闪而过。

  心中微微一动,我马上想到威克尔在比赛前突然涌现那股异样的气息,如果不是面对面的看著他,而是以能量感应他的气息时我定不会发觉那些熟悉中却又夹杂著异样气息的存在就是他本人,是不是瑞芬身体也拥有和威克尔一样的气息呢?所以我才感应不到她的能量气息的存在?

  这时第五场比赛开始的声音响起了,我只得压抑下心中的疑惑,把注意力重新放在比赛中上。

  但上场的两位选手的技能比赛却让我看得大摇其头,干脆把感应能量向会场的各个角落延伸过去。奇怪的是,所有强大的气场似乎皆消匿无踪,也没有发现瑞芬那熟悉的能量气息。

  在我叹气地收回能量感应时,才发现第五场比赛已经结束。

  站在我一旁的姐姐问道!“刚才你在干什麽?”

  我耸了耸肩道!“我在搜索会场中有多少个强大的高手隐藏著。”

  “搜索到了吗?”

  我耸了耸肩。

  蓦然,身体淡淡的能量光华向外一腾,紧接著又急快地收回体内,我的身体不由向上浮起,探索能量急快的向“A号选手参赛室”延伸而去。

  一条身影恍恍惚惚地从“A号选手参赛室”飘了出来。

  他的身体并没笼罩什麽朦胧的能量,但给人的感觉就好象十分的飘忽迷蒙,明明他的神情就那麽真实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但似乎又在很遥远的地方一般,让你看了觉得十分的模糊。

  身体的气场更是十分的奇特,别人的气场都是很充盈鼓荡,而他却不同,竟仿佛是个旋涡一样,虚虚绕绕,似有若无,让你根本就无法探测到他真正的实力。

  我知道继贝思挞後第二个强敌也出现了。

  董魔!

  “强武学院”的第三轮参赛选手在今天的最後一场比赛中出现了。

  探索能量紧紧锁定董魔全身游荡的能量气息,我期待可以探测到一点他具体的能量数据。

  突然,他抬起头向我望了过来,幽远深寒的目光让我感觉到十分的难受,他似乎感觉到我围绕於他的周身的探索能量。

  我微微一笑,目光透射出强者的信息直透入他的精神领域之中。

  董魔目光一闪,周身突然迸发出奇怪的能量气息,一下子却又消淡无踪。

  我知道这是他对我的回应。我笑了笑,身体微微向下浮移了下来,又保持在双脚离地半尺的悬浮状态。

  突然,一股超强的气息又突然在南边观席区腾起,贝思挞闪烁著妖异的眼神远远地望著我。精神能量却没有跟著侵袭过来。

  我耸了耸肩,不再去理会他,既然已发起了挑战,和他一战是不可避免的了。

  董魔的对手也出场了,我很失望,那种对手相信董魔绝对可以轻易的就战胜,也不会有机会看到他真正的实力。

  我没有心思再观看著这场无趣的比赛,趁著身边的学友和姐姐皆被场中的战斗吸引的时候,我悄悄地自他们身边离开。

  飘游在碧蓝的空中,此刻的天色还很早,阳光也显得格外的温暖,看著脚下的古武术大赛会场,里面有多少全世界的武学精英将在这里成为耀眼的新星,踏入神奇的领域,也不知有多少人将在这里遭受淘汰,承受失败的痛苦。

  却不知我最後会是哪种下场的人?

  舒服而又快速地飞过飞行器的“星时速轨迹”航行轨道,我选择了一片较为浓厚的云层,再散发出能量凝结它们的气体,身体便又舒服地躺在里面,慢慢地白色的云层便把整个身体覆盖起来,再也没人可以发现我的踪迹。

  相信在这样的状态下是不会再受到打扰的了。

  心神的触动开始飘移,穿透虚无的空间和飘渺的云层向身下的古武术大赛的会场延伸而去。

  我不知道以心灵触动的奇异感应游行是不是也会受到别人的发觉?但每一种方法和技能都要经过不断的尝试才可达至理解领悟颖生出新的奇技。

  心神缓缓的延伸进古武术大赛的会场,在巨大的会场逐一扫略而过,一个个不同的脸孔和一张张不同的表情是那麽真实的出现在我的脑海。

  奇怪的是,我却感觉不到任何的声响,更不用说是能量气息了。

  我奇怪的再次把心神凝顿在一个嘴巴不住张合著的人的身上,我知道他是在说话,但却感觉不到丝毫的声波出现。

  我明白了,心神的触动感应虽然可以让我如实地在远处看到一个人的确实情景,但却是只能观而不能闻。

  心神被杂念所侵扰,所有的画面又跟著消失,我静静地躺在云层之中,心里却浮起了万千个的不解?

  一般来说,能够感应到远处的一些变化,都是靠著空间中能量气息的波动而察觉到一些微小的变化。

  就如我想要探测瑞芬的具体位置,能量气息便是在搜索著一定距离的空间中能量气息的波动而感觉到在一定距离存在的人的能量气息。

  探索能量也是同样道理,虽然它只是真元能中驳稀而出的一种感应能量,但也是要靠空间中能量气息的波动而探测对方能量的变化。

  但心神触动的感应却完全不同,它竟不是以感应空间能量的波动而感应到的。

  它完全不籍借任何的能量波动,而是完全的以心神释放来感应。就好象你闭起了眼睛,心里感觉外面的所在,却真实地看了。

  好象你已完全的脱离了有形的身体,却能如实的看到一些人和物。如一个幽灵一般,是别人看不到摸不著,完全感觉不到的虚无。

  到底是什麽变化才使自己拥有了这样诡异的技能呢?现在我感觉不到这种技能是神奇的,而只能是以诡异来代替了。

  确实,这是一种远离我想象的诡异之技,我一点都不能摸清到底这种心神触动的感应我是籍由什麽能力来修炼出来的?它就是这麽莫名的出现在自己身上,自己就是这麽突然而然的就拥有了这样奇怪的感应能力。

  “瞬间移动”自己还可以勉强的解释过去,但这种“心神触动”的感应能力自己却一点也摸不清道不明自己是以哪方面的技能来修炼成功的了?

  也许这些奇怪的难题能在“空中城市”得到解答吧?我突然想到这一点,心里开始重新舒缓了起来。

  心神的触动再次延伸向古武术大赛的会场,这次我心再无半点杂念,唯一的心愿便是希望能够见到令我魂牵梦绕的熟悉身影。

  只来得及看到董魔一脚踢飞他的对手,比赛就已结束。我赶紧再把心神向其它地方延伸而去,我看到学友们找我的疑惑的表情、姐姐生气的面孔和会场一些武术好手在比赛结实後若有所思的各色各样的表情。

  比赛结束後人流在晃动,要找到瑞芬是更加困难了。

  心中突然一动,心神赶紧向古武术大赛会场的出口延伸而去。

  古武术大赛会场的入口只有一个,出口却多达八个,我无奈地只好撤回心神的触动感应,失望的心情使得我有些志气消沈。

  思绪慢慢地展现和瑞芬在一起的心醉时刻,心开始激荡,无限的爱意又开始蔓延我整个身心,我全身心地沈醉在过去时光中甜蜜激情的那一刻。

  

第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