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一组组的记忆画面快速闪掠而过,一些古武术大赛的记忆画面吸引了我的注意,我选了那组记忆画面的数据看了下去。

  在过滤了一些也很清晰的记忆画面後,我终於找到了今天比赛的那些记忆数据。

  ※※※

  当所有人知道这次比赛的选手是来自“明王星”人的时候,心里都不由在暗叹不知谁会是那个倒霉鬼才会遇到“明王星”人做对手?我从邱星佳的记忆中也了解了他这样的想法。

  来自“明王星”的选手铁力达似乎没让人失望,黝黑而刚毅的脸庞,粗大健壮的体魄,目似寒星,脚步沈缓而有力,一件无袖的马夹,裸露出强壮有力的臂膀,臂膀上刺著两条形态逼真的青龙,直欲从他的臂膀腾越出来般。浑身都给人一种充满无穷的力量和压迫感。

  !

  可惜的是我现在是观看邱星佳的记忆画面而非亲眼目睹,这种情景就仿佛是在看影视片一样。

  当然,最主要的一个问题却是邱星佳本身也只是以第三者的角度来看这场比赛,所以能够感觉到选手的能量状况就更加的大打折扣了。

  在记忆画面中我感觉不到丁点儿的能量气息,也就无从真实的察觉出铁力达的真正实力。

  神万心出场了,是个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年轻人,不但年轻,而且还十分的英俊,身材也很是修长瘦弱。

  像他这种身材和样貌的人给大家的感觉都像是某科技集团里的文员,决不会有人相信他也是个修习古武道的高手。

  他一出场,邱星佳的反应的便是摇头叹息,神万心那种文弱的气质决没有人会相信他竟能战胜明王星的选手。

  看到神万心的样貌,我先是愣怔了一下,但接著我便发觉到神万心的神异之处。

  他的眼神和平静不波的神态像极了一个人!

  深幽而略显空洞的眼神和从容不迫的神态是那麽的像一个神秘的人,一个神秘的女人。

  在“易观风楼”顶楼天台上的那个没有生命气息的女人,虽然我并没跟她交过手,但在我的感觉里却是令我首次感到那股不可捉摸、神秘莫测微感畏惧的人。

  看著神万心,突然使我发觉到他的轮毂和那神秘的女人竟也极相似。

  “‘天道学院’?地球上所谓五大神秘学院之一里的选手,究竟会有著什麽样的特殊技能?”我疑惑地思忖著。

  ※※※

  战斗终於开始了!

  一开始,铁力达就使出了全力,不留余地的便是一连串的猛攻。

  铁力达的掌影片片飞舞,拳风漫布在身体周围三丈之内,形成一种内旋的能量气流层层包围著神万心。

  神万心的身体似乎没有移动过,就如中坚砥柱般地矗立在能量气流当中。

  可奇怪的是,一片片的掌形虚影却“蓬蓬蓬”地在他身後的地面上击出了十几个窟窿。

  可以相信这是铁力达挥动的双拳打向他产生的效果。

  那些片片掌影是那麽轻易的就穿过神万心,一片片的射穿过他的身体印向身後的坚刚石地面之上,留下了十几道不可磨灭的印痕。

  神万心还是那麽完整的站在那里,就好象完全是个幻影一般地存在著,那些凌厉如刀片片飞舞的掌影宛如穿花蝴蝶一般,漫天飞舞,却对神万心起不到什麽效用。

  铁力达面目越是吃紧,因为他的感觉就好象是在跟空气对打一般,全无接触到实体的感觉。

  神万心本人就好象和空气成为整体一般,完全没了可对付的实质目标。

  虽然他的人是那麽真实地站在自己面前。

  “这是种什麽样的技能!?一个人怎麽可能突然变得如空气一般的虚无?”铁力达在心中震惊地想著。

  ※※※

  “好快的移动速度啊?”看到这些记忆画面,我也震惊地感叹著。

  其实,仿佛站著没有丝毫移动痕迹的神万心却是以每秒晃动三十五次的极速闪动的身法在不足两尺的距离内来回的移动著。

  以人类的视力角度在看一种物体在短距离内连续迅快的来回闪动下,便都有一个物体还在原处的错觉。其实它们都已在移动著,只是人体的视网膜跟不上那个速度罢了。

  令我吃惊的是想不透神万心是以什麽方法在支持他在两尺的距离之内能这麽快的来回闪动的?

  他这种身法已远远地超越了“风神学院”里的十大特殊技之一的“幻影残拳”了。

  “幻影残拳”虽然也是种移动速度很快的惑敌身法,但和神万心这种好似没移动仿似空气一般虚无的身法比起来却真的有天壤之别了。

  铁力达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但拳风形成的能量气流并未就这样停止,而是有了新的变化。

  一股股的能量气流突然剥离出一条条细丝一般的气带,气带如刀刃一般的锐利持续地一圈圈地继续缠绕向神万心。

  “嗤嗤”地微响,神万心的护身气劲竟然被细细如刃芒的气带划开,笔挺整洁的服饰立刻被划开五六道的口子。

  露出苍白无血的肌肉。

  !!

  我看到神万心露出了个凶戾的眼神急快的一闪而逝。这和他俊秀的脸蛋成一个决然相反的对比,也使我感到了一股的冷意。

  ※※※

  他终於动了!

  清亮的吟啸声中,两手忽地伸展而开,周身突然迸散出白蒙蒙的气体,铁力达那些旋绕在他周围的拳风形成的能量气流突然被强猛的力量反弹而出。

  铁力达的身体也被震飞出丈外。

  铁力达在足尖甫一触地,立刻借力地又倒飞而至,瞬间便向神万心攻出了二三十拳,掌掌拳风灌注起码有五百斤的力量全部如实地打中了神万心。

  没有任何的声音传出,刚猛至极的拳劲打在神万心身上竟然没传出任何的声响。

  铁力达的脸升起了和骇异的神色,身体又再次如箭般地倒地飞退。

  两掌蓦地十指交错地交叉在一起捏成一个拳状,手臂上刺著的两条青龙如活了般地滚动起来,隐隐间似乎在手臂上旋绕起来一般,合拢在一起的拳头更加地硕壮了起来。

  无匹的气势在铁力达身上熊熊腾起。

  神万心眉头突然一皱,俊秀的脸庞更加苍白,如玉般的脸庞上淡光一闪。身体似乎微微一动。

  (“啊?”记忆画面中的邱星佳惊撼地喊了一声,我从邱星佳的记忆中突然接收到了强烈的惊撼感,可惜我感觉不到是什麽事情让邱星佳产生这麽强烈的惊撼意识?

  难道是副院长所说的神万心完全迸发出来的实力和凌厉猛烈的气势震撼了邱星佳?)

  ※※※

  接著“轰”的一声巨响,一条人影如颗炮弹般地被掷飞向天空而去,接著又如断了线的风筝般地跌了下来。

  记忆画面这时呈现出不规则的片段来,一会是地面上一个直径约五六米的窟窿,一会是天上往下掉的身影,一会又是仿佛根本就没动弹过依然如出场时平静无波般神态的神万心。

  从神万心震退铁力达到现在确实是在三招之内还不到两分半锺就击败了铁力达。

  凭邱星佳的能力自然不能看出刚才是什麽样的变化,我也只能苦笑地接受最後这个模糊的战斗结局。

  但以我的观察来推测,应该是神万心在铁力达最後要施展出一种可能极为厉害的特殊技能时以超乎想象的快速身法先一步的击中铁力达。

  至於地面上那个直径约为五六米宽的窟窿却可能是铁力达运行至合拢的双拳情急下没打中神万心反而打中地面所致的。

  !!

  这场副院长口中所说的震撼比赛终於让我重新的看了一遍,虽然感觉不到双方能量运行的气息,但凭记忆画面上所看到的依然使我感到无比的吃惊。

  神万心!

  他的速度确实远超出我的想象,那种极动之下好似没动的虚无身法实在不是能量运行的身法可以比拟的。

  我想唯一可超越他的只有我这种以意念产生“瞬间移动”的超特殊技能了。

  可惜的是我没办法体会出他真正拥有多麽大的爆发力量。

  但,神万心,相信我们注定会有一场大战的!

  ※※※

  在飞回“智慧会馆”的天空途中,邱星佳兀自不解我这麽急快地带他来到城郊是做什麽来的?

  “长平学长,我们来这里究竟是要干什麽啊?”

  邱星佳当然不知道我已在他的神经记忆系统消除了他这段意识被我占据的记忆。

  轻松自如随便如流水行云般自然的身法在前边徐徐飘飞著,我头也不回地道:“我们来这里是要……?”我顿住,因为一时间我也不知道怎麽来回答邱星佳这个问题。

  邱星佳看我欲言有止,脑际灵光一闪竟想到了一个让我听了都觉得好笑的想法。

  “长平学长带星佳来这里,莫不是要私下传授我特殊的武技?”

  我有些意外地回头看著他,原本对古武术总是少了那份热心地方的邱星佳竟然会想到这一方面来,实在叫我诧异不止。

  “你说呢?”我微笑地看著他。却不知道我的表情宛如一个“恭喜你中奖了”的表情。

  “呦呼!”邱星佳满脸顿时飞扬起兴奋激动的光彩,他竟然一把抱住我,以感激至极的语气道:“长平学长你对星佳实在好的没话说了,星佳都不知道以後该如何的来报答您老人家的授艺之恩了?” 我的精神接收到邱星佳浓厚的感动信息,但听到他最後的一句话,却使感到极端的好笑。

  “咚”的一声,我一指敲在他圆又大的脑门上:“你这家夥说什麽来著?我老人家?你小子的年龄可还比我大上那麽个五六个月呢?什麽时候我在你嘴里成为一个老头子了?连马屁也不会拍。”

  邱星佳摸了摸脑袋,放开了抱住我的手,嘻嘻傻笑地道:“是哦,我都忘了其实我的年龄比学长你好要大呢?其实应该是你要称呼我做学长才对的嘛?”

  他一说完便哈哈大笑地向前奔飞了过去。这小子,竟然敢占我的便宜?

  我轻松地便追上前去,“咚“的一声,随手又给了他一个响亮的爆栗,。

  在这种虚无的空中,邱星佳根本就没法闪躲我的攻击,被我敲得“哎哎”大叫。

  “你这家夥竟要我叫你学长,也要你当得起啊?别的不说,你也要有那麽个比我早进学院的机会才行啊。”

  他任凭我敲他的脑袋也没有丝毫的生气,如果是段青刑的话,只怕早就厌言满天飞了。

  “不过我还真的估不到你还满有丰富的想象力的。”我接著又道,“竟然认为我带你来到这里要私下传授你特殊的武技?”

  “难道不是?”邱星佳听我这麽说,兴奋飞扬的脸顿时瘪了下去。

  “当然不是喽,不过我是会传授你们我体会到的一些特殊应用的武技,却不是只对你一个人,也不是现在,你该不会认为我会那麽的只对你一个人特别私待的吧?”

  邱星佳一听到自己的愿望破灭,气息竟然一乱,身体向下一沈,似乎要向地下掉落一般。我吃了一惊,正想伸手去抓他,已然发现他又已凝息顿住了身体。

  我有些意外地看著他,看来他这段日子的武技已颇有进境,真元能也颇能控制自如。

  “那学长,你说我们来到这里究竟是要作什麽?”邱星佳有些丧气地说道。

  这会我也已想到了回答他这个问题的方法了。

  “其实我选择你,把你带到这里来明白过是因为你在我的眼中,在我们学堂当中是最有分量的一个人物。”我清了清喉咙,准备接著往下说。

  邱星佳却满脸又已扬起兴奋的光彩。

  “长平学长你说我在你的心目中在学堂中是最有分量的人物?比青刑那家夥和志远学长都要有分量吗?”

  “这有什麽好奇怪的?你自己也不这麽认为吗?”我有些诧异邱星佳听到自己说他有分量竟然会那麽的兴奋。

  “哇,难怪最近我一直在做梦,难道那是真的?”邱星佳自言自语地道。

  “你在说什麽?”我问道。

  “我知道啦,长平学长,我一定是脑域智力被什麽奇怪的能量物质给压制了,所以发挥不了原本的智力水平,就好像影讯片上放映的那部〈绝龙天下〉里的主人翁一样,脑域被敌人封印住,从一个绝顶的天才变为一个什麽也不懂的白痴。难怪我对一些武学技能深有体会但练习起来却又是那麽力不从心。长平学长一定是看出了我的问题,所以把我带到这里来,要为我清除体内的那些压抑我脑力发展的物质,是这样的吗?”邱星佳脸庞兴奋激动得飞扬起异样的光彩。

  “我的天!”我抚额大叫,对邱星佳一口气的说出这麽富有想象力的语言我简直要绝倒了。

  真亏他能够把这个“分量”的词语想象为这麽丰富的意境来。

  “啪”的一声,我一巴掌重重地拍在他的脑袋上。

  “你这家夥,学院的武技不去好好钻研,却对那些影讯节目那麽的入迷,我看你******已不只入迷,都要入魔了。什麽话都让你给想歪了。”实在忍不住了,我竟也骂出了粗话来。

  “难道又不对?”邱星佳的表情简直要哭出来了。

  我又好气又好笑地连连摇头,简直拿这个学堂活宝没办法了。

  “说你有分量,是指你肥胖的身材有分量,也就是很有重量的意思啦,你******竟把我的意思拐到九霄云外去了,简直离题千万丈了。”说著说著,我都忍不住地捧腹大笑了起来。

  看著我连连的口出粗话,邱星佳感到自己真的太逊了,但想到自己竟可以让我一向斯文的嘴里吐出粗话,在极端失望和尴尬之余也有些得意。

  “我带你那麽快的自会馆飞行到城郊,不过是要试验一下带上一个人施展‘浮移术’可达到每小时几公里而已了。谁叫你小子的想象力那麽的丰富,我话都没说完,你就自各儿的幻想起来了。”我笑骂道。

  邱星佳一付哭笑不得的样子,又热得我捧腹不已。

  “不过,我却发现你最近的武技很有提高,其实要学习我的一些特殊的技能,你们的真元能先要深厚才行,不然是学不会的,所以,星佳如果你要打算赶过青刑和他较劲的话还是先行修炼真元能,增加能量才对。”

  邱星佳一付惊奇的模样看著我:“长平学长你怎麽知道我打算和青刑较劲的?”

  我一付神秘的样子,“哈哈”笑地向前急飞而去。

  ※※※

  回到“智慧会馆”已是入暮时分,和邱星佳分手之後我便一个人悄悄地飞向“观天楼”,矗立在“观天楼”楼顶,看著在黑幕之下散放点点光环的星系,感觉到神经各处一片的活跃。思绪也轻飘飘地浮移起来。

  想著最近所做的种种承诺,这次的“古武术大赛”已注定不能失败,虽然自己的技能都有一番出人意料的进展,但对手似乎也都超乎自己想象的一个比一个强。

  贝思挞、神万心、董魔、樊若松、韩班。还有多少没出现的强劲对手隐身在暗处还没出场呢?

  外星植物要自己进入“空中城市”掌握高级的武技技术,瑞芬也要自己进入“空中城市”掌握成为强者的武技,到底“空中城市”还有多少的神秘需要自己去理解的呢?

  正自心中感慨,蓦然,会馆前方射来一束强烈的探照白光,一架飞行器悄悄地在会馆前攸然停止。

  在这夜幕十分,又是什麽人会来这里呢?

  “感应能量”随著意念的闪动自动地向飞行器那边延伸而去。

  ※※※

  “主席,我们进去叫他来见您就行了,没必要主席亲自去见他的吧?”

  “你们错了,任何人我都可以不必亲自去见他,但这人不同,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最亲密的兄弟,我一定要亲自去见他。你们不要跟著我,在这里等我行了,谅麦定天那老鬼也不会派人一直盯住我们的。”

  “不过离‘航展’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主席没必要在这段时间冒任何不必要的危险,要知道‘太阳科技集团’可是不容小觑,还是小心一点稳妥。”

  “既然主席执意要亲自去见朋友,那我们也一定需要跟随在侧,好随时保护,不然莫老会怪我们失责的。”

  “那……那好吧?”

  听著飞行器里舱传来熟悉的声音和熟悉的能量气息,我有些意外,但随即便微笑地收回了“感应能量”,意念一动,身形已然瞬间消失在“观天楼”。

  ※※※

  “不必劳烦了。”

  我的声音缓缓地传入飞行器禁闭的里舱,身行也蓦地出现在飞行器旁侧。

  “什麽人!”飞行器里舱蓦地腾出六股强猛的能量气息。

  “长平?慢!是长平吗?”昌浩惊喜的声音沈闷地传了出来。

  “你说呢?”我微笑地静静悬浮在飞行器旁侧,等待著飞行器密闭的门舱打开昌浩意外的神色出现。

  飞行器门舱无声无息地向旁边缩了进去,露出里面柔和的灯光和昌浩惊喜的脸庞。

  ※※※

  “你怎麽会突然出现在这里的?”等我坐进了飞行器船舱後,昌浩立刻忍不住地询问道。

  我环顾著这架十二人座位的精致飞行器,那些排排的座位已被改换为一个会客室的模样,一套豪华柔软的沙发设备,一张一尘不染亮得可照人影的茶几上面摆放著还在微微腾起热气的茶盘。

  昌浩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原本在他面前的沙发上还坐著六个身著黑色西式制服的精壮大汉,自我进来之後他们便一齐挺直地站在昌浩的背後。

  我感应到这六个大汉的能量气场皆十分的深厚,特别是他们的能量气息竟然十分的相同,根本就没办法分别出有什麽不同,六个人站在一起就好象身体里的真元能分为六股一般。相信他们六个人合起来的真元能量将是十分的强大。

  我感觉到他们自我进来之後,能量气息便一直地保持在随时便可应用击敌的状态。

  我微微地皱起了眉头,听到昌浩向我提出的疑问,我微笑地反问道:“这个问题似乎应该由我来提问的才是啊?”

  昌浩“哈哈”大笑道:“是啊,是啊。”

  突然,他回头瞪向身後的那六位大汉道:“你们这是干什麽?还不放松下来,在我兄弟面前没必要那麽紧张也没什麽需要防备的,你们简直给我丢脸。”

  “是是!”六位大汉一躬身,虽然慢慢地放下了运转的能量气息,但一边双眼依然牢牢地盯住我,似乎害怕我会突然发动突袭似的?

  我看著他们的表情蓦然恍悟到他们为何会有这样的表现。我“哈哈”大笑地道:“我知道了,昌浩你不要怪他们,其实你要怪也应该算上我一个的嘛,什麽时候我们变得如此的生分,连你也不直接怪责我了呢?”

  昌浩微笑道:“怎麽说?”

  “我知道他们凝神戒备不外乎是出於一片护主之心,昌浩你实在不应该这样怪责他们,你应该为有这样六位忠心耿耿的保镖而自豪才对,其实他们会有这样的反应,应该是我自进来之後,也一直调运著周身能量的关系有关吧。”微笑地看上昌浩身後那六位大汉。

  其实我也知道,昌浩自然也发现我没有放下周身的真元能,一付蓄事以待的模样,但他显然不好意思问我为什麽在他面前还要调运著真元能,所以才先斥责身後那六位大汉。

  他们当然不知道我调运转动著真元能只不过是要使身体保持住重力,才好坐在沙发上而已,他们却误会我另有防备之心和别有所图。昌浩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但随即便问道:“长平既已这样说,我自当询问了,为何你在我面前还要运转调动著真元能?是不是信不过我身後的六位手下呢?还是信兄弟我不过?”

  我微微一笑,便慢慢散去运转在周身的真元能,让它们又各自静伏在经脉里头。

  昌浩他们自然也发现了我的举动。

  我也看到那六位大汉严峻的脸上松缓了下来。

  但这个时候,我的身体却慢慢地自沙发上悬浮了起来。

  六位大汉神色立刻又是一紧,真元能立刻又提了起来。

  我感到七股探索能量围绕在自己周身探索著,我微笑地任由身体浮起直到头部接触到飞行器的舱顶。

  ※※※

  “长平,你身上又发生了什麽事了?”

  再次坐到沙发上之後,我回答著昌浩的问题。

  听完我向他们解说我现在的身体状态由重引力而转变为浮力状态之後,他们都瞪大了双眼,一付不敢相信的模样。

  “我的天,长平,你身体这样的转变到底是怎麽练来的?什麽时候发生的事?”

  我苦笑地道:“其实,是怎麽样转变的我自己都搞不清楚,反正我现在对自己的状况还有很多的事情都不理解。也不知怎麽来回答你的问题。”

  “还有很多的你自己都不理解?难道你身上还有什麽奇怪的变化吗?”昌浩对我本来拥有“精神力量”的各种特殊技能已经深感惊奇,现在又见到我的身体竟又出现这样一个大反常规的变化,已更感到震惊,而听我的语气似乎还有什麽变化还没说出来似的,不由更加的震惊。

  “还是不要说我了,说说你找我到底有什麽事吧?”我转过话题说道。

  这时,飞行器已离开“智慧会馆”,凝空停泊在一处不知名的地方。

  昌浩见我似乎不想继续刚才的话题,也识趣地不再追询下去。

  ※※※

  “来找你,是有几件事需要长平你的帮助。”昌浩坚定地说,他的语气有不容拒绝的意味。

  我耸了耸肩:“你说吧,能做到的,我一定不会推辞。”

  “我们集团想在这次的‘古武术大赛’中吸纳一些优秀的古武术高手,而‘风神学院’的麦天、翻天量、梨可飘、威克尔是我选中的人选,所以,我们想请长平你替我们向他们讲述我们集团的意愿,我们集团愿高薪聘请他们,如果他们有什麽要求都可以向我们提出,我们会尽一切的力量帮他们解决。”昌浩缓缓地道。

  我诧异极了,昌浩他们竟想在这次的“古武术大赛”吸纳一些武道高手,要做些什麽呢?

  “为什麽你不亲自去聘请他们呢?”我疑惑地道。

  “我现在一直受到‘太阳科技集团’麦定天的监视,一些事情我已不好亲自出面,所以,我才自那天在‘古武术大赛’会场露面之後便不再参加观战。这样的情况并非我在害怕他,而是不但‘太阳科技’放我不过,就连‘兵工集团’也在对我虎视眈眈,他们的刺杀手段和卑鄙的阴谋使我不得不做一些必要的防范。”昌浩沈重地道。

  “不过,昌浩,难道你不知道我们修习古武学的人是最讨厌和科技扯上关系的吗?我们的理想便是追求武道上更高层次的发展,我想他们不会对你的聘请有兴趣的。”我皱起眉头道。

  “是吗?”昌浩微笑道:“也许,你就是这样的人,所以我不敢奢望你会答应,但人是会变的,你告诉我,他们能一辈子呆在‘风神学院’修习武学吗?那里还有什麽高层次的武学可供他们修习的?除了选择‘空中城市’的武术圣地一途外,就只得选择上‘明王星’学习,但我想能到‘明王星’的人只怕寥寥无几,大部分的人还不是得出来工作,而他们的所学以後最多的选择便是进入政府的警卫部当‘空中巡警’或干什麽其他跟武力挂上!的工作,薪水既不会达到他们的所求,工作的性质只怕也不是如他们所想的那麽神圣。所以,我相信人是思想是会改变的,太多的前车之辙相信已让人可以加深一些想法和转变。”

  我无话可说,昌浩说的并没有错,就在那次和威克尔回古大陆的回家之旅就让我们体会到那些从武术学院出来的那些“空中巡警”的工作并不如我们想象的那麽愉快,从他们的神情我们就可以体会到那些早年毕业出来的巡警学长对那种枯燥单调的工作的不满和麻痹。

  “何况,”昌浩接著说道,“我还可以向他们保证,他们来到我们集团之後不但不会让他们放下自身修习的武学,相反的我们还可以让他们学习到一些‘明王星’上高级的武学知识。”

  昌浩信心满满地道。

  我有些意外地看著他,可以学习到“明王星”上到的一些高级的武学知识?可能吗?我脑际灵光一闪,想到在古武术大赛的会场上他和来自“明王星”等人的那份熟络,我相信了,更何况,昌浩完全没有必要对我撒这样的谎言。

  “无论结果如何,我都想请长平务必把我的话带到可飘等人的身上。”昌浩神色有些奇异地道。

  脑际接收到一些情绪混乱的信息,我诧异地发现昌浩的面部似乎有些沈痛。

  心中一动,我没有想到他这样的表情是因为梨可飘,而是突然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浩,”我皱起了眉头沈声问道,“你离开了‘太阳科技集团’,那麦莲丝你怎麽对待?”

  昌浩似乎有些意外我提出这样的问题,他神色一变:“我还能怎麽样?他的父亲欲置我於死地,我还能怎麽样,还能要她做出什麽样的选择?自那晚我被设计受到‘兵工部’的追杀之後,我进入了‘东联集团’之後就再也没和她有过联系了。”他的面部肌肉微微痉挛颤抖著,语气沈痛地道。

  听完昌浩向我叙述他当时被“兵工部”追杀逃到“智慧会馆”发生的一切。

  再看到昌浩这样的表情,我还能再追问下去吗?

  

第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