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极强极弱

    我冷静地站在万仞虚空,睥睨着脚下的芸芸众生,在这一刻,我忽然深刻的体会到掌控万物我为神的超然感觉。

  是的,在原木林整整十天的钻研和试验之后,我终于找到了在没有强大的精元力量为依托,而驾驭天地力量的正确方法。

  心神触动是我在这个空间唯一可以凭依的力量,正是利用心神触动的能力,在我锲而不舍的努力下,我终于在那些宇宙中无数的游离能量中,找到了一种终于肯和我进行交流的能量。

  从这些能量回溃给我的信息中,我知道这些目前唯一肯和我交流的能量有一个好听的名字“依瓦朵”。

  依瓦朵象征着和平,象征着无争,这也正是这些名叫依瓦朵的能量的写造,但同时,依瓦朵也象征着另一种涵义,那就是孤独!

  是的,依瓦朵是和平的能量,因为它从不参与能量空间中各种能量的碰撞与激变,它们是自由的,高傲的,同时它们也是孤独的,因为,它们从不肯与任何能量产生激变反应,也没有任何能量肯与它们产生激变反应。

  也许正因为它们也感到自己实在太孤独了,所以,当我从宇宙中的无数游离能量发现到它们,并向它们发送出请求联系和沟通的信息时,它们竟没有像其它的游离能量一样,纷纷逃避我,虽然开始的时候也有点排斥我的迹象,但在我的努力之下,它们竟回溃给了我信息。

  这是我数不清的被拒绝中,第一次收到成功的回应,那一刻,我心中的欣喜简直莫可形容。

  依瓦朵能量显然想象不到我竟然对它们的回应,表现出如此的狂喜与热爱,在那一刻,这些自宇宙形成以来,就孤独到现在的依瓦朵能量,被深深的感动了,它们放开了它们的怀抱,以最真诚挚热的态度接纳了我。

  在和依瓦朵们的交流中,我第一次对自己为何能够使这些宇宙中的游离能量,听命于我的指示,而感到了疑惑。

  因为依瓦朵告诉我,它们很讨厌能量空间中出现一些不是它们所能反抗的力量,而我的思想,就属于它们不能反抗的范畴,就好象,我的思想,就是宇宙既定的法则,非任何力量所能抗拒。

  所以,游离能量们虽然无法抗拒我的命令,却打从思想里厌恶与我接触,当我的思想发出想和它们沟通联系的信息时,这些游离能量们才会厌恶的拒绝了我,要知道,我虽然能强迫性的控制游离能量们的行为,却不能勉强游离能量们的思想。

  当我明白了这些后,我只能苦笑,同时,也才知道,依瓦朵最后会回应我的信息,确实是因为它们实在是太孤独了。

  我欢喜,同时也极度郁闷,因为,我虽然成功的和依瓦朵能量产生了交流,却不能靠它们引荐,而与其它的游离能量产生交流。

  因为依瓦朵和我一样,同样不受其它游离能量欢迎,同样属于被排斥的对象。

  不过,无论怎么说,我还是成功的,因为,我确认了一件事,那就是,我的思想,对于能量空间中的所有游离能量来说,是不可抗拒的,哪怕它们再多么的不喜欢,多么的厌恶,也只能接受我的指示。

  而另一方面,依瓦朵在和我的交流中,也完全改变了对我厌恶的态度,甚至全面的崇拜起我来,并执意要求为我做点什么是它们所能够做的事,我知道这主要是因为它们实在太寂寞,太孤独了。

  而最主要的是,我现在可以说是无比强大,却又是无比弱小,既然它们主动要求为我做点什么,我欢迎还来不及,又怎会拒绝呢?

  所以,我能够站在万仞虚空,鸟瞰万丈虚空下的芸芸众生,完全是这些依瓦朵们的功劳,因为就在我的脚下,一朵洁白的,站上去柔软而又平稳实在的云朵,正是它们在现实空间中最真实的体现。

  依瓦朵并不是攻击型或是防御型的能量,所以,最后它成了我的坐骑。

  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我就有了一朵可具体幻化成云的形状的伙伴为我的坐骑了。

  整整十天原木林的不懈努力,我的收获不可谓不大。

  我身为飞人类的肉身虽然一样弱小,但只要我的思想成功的融入能量空间层中,我就是无比强大的,甚至可以说是类似于神的强大存在。

  就好比不久前,利用心神触动的能量,我再次将自己的精神意识从现实空间层提升到能量空间层的境界,将一只游弋在“火焰湖”边的翔豹做为实验,看着在能量空间层那只显示成“翔豹体能量组”的翔豹,我利用游荡在翔豹附近的游离能量,直接窜改了那只“翔豹体能量组”的能量排列,在我这个操纵能量的超级高手的暗中操纵下,这只翔豹在凄厉的哀嚎中,被生生的改变了形态,变成了一只头长在背部中央,前肢则长在原来头部的位置,后肢与蝠翼交换了位置的怪物,这只莫名变形的翔豹怪物,自然在其它翔豹们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后,被它的族兄族弟们撕咬成了碎片。

  硬生生的改变某一生物的形态,自然是属于非常残忍和不人道的行为,所以,在我为自己的能力咋舌之余,甚至强烈的感到自己拥有了做为“神”的力量后,我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再有下一次改变其它生物形态的残忍行为。

  站在万丈虚空上,我久久的沉思着,可惜,这些天来,我始终找不到提升我肉体能力的办法,我,就好象只能是一个只有躲在暗处,才能算计别人的阴谋家和刺客,表面无害,但暗地里却能够给予别人致命的一击。

  我叹了口气,向脚下的依瓦朵云送出了我的信息,向着天木巢飞去。

  我已经有了一套解释我身分的说辞,而依瓦朵云的存在,正好在我的说辞中扮演着一个举足轻重的角色,所以,我并不害怕别人知道依瓦朵云的存在,有了依瓦朵云这种方便强力的交通工具,我很快就乘坐着它,从万丈高空,一路没有任何阻碍的回到了天木巢。

  当我出现在天木巢的时候,如我意料的那样,我座下的依瓦朵云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天啊,这是怎么回事?”飞雪比任何人都表现得兴致盎然,扇动着雪白的翼翅,追逐着不断躲避着她的依瓦朵云。

  在雪云斋中,我也正在向飞霄汉大叔、曼罗阿姨以及天木行署署长和圣歌城来的常铁尉,叙说着我早已经编造好的说辞。

  没错,在我善意的谎言中,我来自异域星最神秘最原始的阿里朗山,我是原始山林中最深处,也是最古老的“囤南部落”辟邪巫师的儿子,名叫长平,寓意为长久平安的意思,在十年一度古老的祁福仪式中,部落里来了个名叫玛牙的巫师,这个邪恶的巫师,向酋长诬告辟邪巫师是个没有真本事,专门欺骗众人为生的骗子。

  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辟邪巫师不得不接受玛牙的挑战,结果,就在双方约定比赛的当天,辟邪巫师忽然当众承认了自己是个骗子,是个欺骗了所有族人,满嘴谎言的骗子,是他的欺骗,才引来了狡猾的山鹰,导致“哭北部落”的灭亡,而狡猾的山鹰可能已经在暗中窥视着“囤南部落”。

  酋长愤怒了,他命人将辟邪巫师施以焦刑,辟邪巫师没有反抗,可是,就在他快被烧死的时候,他发现他的儿子,也被绑来了,玛牙这个邪恶的巫师并没有按照约定放了他的儿子长平。

  原来,玛牙是“哭北部落”的巫师,这个邪恶的巫师为了证明他的力量,同时也为了他自己的野心,他竟然想去控制生活在阿里郎山神木峰上的“彩喙山鹰”,玛牙这个邪恶的巫师,趁“彩喙山鹰”出外觅食的情形下,盗走了“彩喙山鹰”的蛋,想以此要挟“彩喙山鹰”听从他的命令。

  玛牙巫师以为“彩喙山鹰”一定会受到他的威胁,成功已经在握,为了他的野心,以及在部落中获得更多的威望,特意在“哭北部落”公开举行伏鹰仪式,谁知道,阿里朗山中凶悍的原始山人忽然袭击了“哭北部落”,抢走了鹰蛋,随后,“彩喙山鹰”的愤怒肆虐了整个“哭北部落”,将“哭北部落”夷为了平地。

  狡猾阴险的玛牙巫师侥幸逃走了,为了能在“囤南部落”获得地位,这邪恶狡诈的巫师又实行了他拿手的诡计,先是污蔑“囤南部落”负有名望的辟邪巫师,激辟邪巫师接受他的挑战,然后又暗中绑架辟邪巫师最疼爱的爱子,以此威胁辟邪巫师不战而败。

  码牙这个卑鄙者的诡计成功了,为了爱子的生命,辟邪巫师承认了他欺骗了大家,甘愿接受最残酷的焦刑,以赎罪孽。

  但是辟邪巫师在快被烧死前,发现玛牙竟然没有遵守承诺,释放他的爱子,辟邪巫师愤怒了,他拼尽最后的一丝生命力量,施展了两个巫术,第一个是召唤黑毒蚁群,袭击部落,第二是唤出依瓦朵云,趁部落人群混乱的时候,救走了他的爱子,而辟邪巫师自己,则被烈火烧成了焦碳。

  这就是我编造出来关于我在这个异域星球的故事。

  而事实上,阿里朗山中确实有“囤南”和“哭北”两个原始部落,神木峰上也确实生活着一头巨大的“彩喙山鹰”,而“哭北部落”确实是受到“彩喙山鹰”的袭击,被夷为了平地,“囤南部落”确实是受到丛林黑毒蚁群的袭击,以上都是真的,不真的是,两个原始部落里根本就没有辟邪巫师和码牙巫师这两人,当然也不会辟邪巫师的爱子,也就是我这个人了。

  阿里朗原始山林里发生的事情,自然是我的心神触动在延伸到那里的时候,所看到的。正是因为看到了那里发生的事件后,才使我有了这个正在叙说的故事。

  所有人听完我的故事后,脸上都浮现出相当奇异的表情。

  从圣歌城来的常铁尉神情凝重道:“没想到巫师氏族已经拥有那么强大的力量,竟能够驱使黑毒蚁群,而那依瓦朵云则更是神奇,不知长平兄弟能否告知,依瓦朵云是如何而得来的?”

  我故做哀伤道:“具体的情况我也不知道,我只记得有一次我的阿父进祷告室的时候,特意从我身上抽出了一管血,后来阿父从祷告室中出来后,就忽然有了依瓦朵云,我当时也很惊奇。

  阿父告诉我,他说我出生的时候,阿姆因我难产而死,而我自出生后,就与其它婴儿不同,属于先天性的石脉,不像其他的飞人类一样,一出生就带先天能量,所以,我的身体比其它飞人类都弱。

  阿父为了我,想尽了办法,用尽了良药,可是都不得其效,后来,阿父告诉我,我虽然是先天石脉,却拥有无穷的潜力,只要能够发掘出来,就会有非常强大的力量,依瓦朵云,就是被阿父用非常特殊的巫术配合我的血给召来的,阿父告诉我,依瓦朵云今后将成为我最忠实的伙伴,至于依瓦朵云究竟怎么来的,阿父说不清楚,我自己更不明白了。”

  天木行署的署长,同时也是寒克的阿父寒星铁道:“阿里朗山与荒野平原迢迢万里,想是依瓦朵云带长平兄弟逃难到此,却不知依瓦朵云,后来为何抛下长平兄弟独自一人在荒野平原这猛兽出没的危险之地,而长平兄弟又是受了何种刺激,而失去记忆?”

  我心里冷笑,寒星铁的问话,看似没什么,其实话锋如剑,直指我最令人疑惑的地方,幸好,我早有腹案。

  我的脸上流露出无比的哀伤:“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一切都只是一场噩梦,如果可以,我真的想手刃码牙这阴险邪恶的混蛋,是他,使我失去了我最慈祥的阿父,失去我最心爱的女人哥玛依。”

  我握紧了拳头,手指骨节都已发白:“哥码依为了不被侮辱,她就那样被……”

  我抚住面孔,哽咽着,浑身颤抖。

  “孩子!”曼罗将我的头抱在她的怀里,眼眸盈荡着爱怜与慈爱:“不要伤心,一切都过去了,如果你愿意,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阿姆,我们都是你的家人!”

  我很惭愧,但我不能说实话,我不能告诉他们我并不是他们这个星球的人,起码,在我重新找回失去的力量前,不,起码在我这个飞人类的肉身获得自我保护能力之前,我不能告诉这些关心我,爱护我的人实话,再说,就算我说实话,又有什么用呢?不会有人相信我的!

  (还是给自己的新书打下广告吧 看我72变 作者茗茶 是典玄06初在台湾冒险者天堂出版的现代修真类小说,有兴趣的朋友们不妨去看一看http://www.cmfu.com/showbook.asp?bl_id=41039)

  

  

第八章 极强极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