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一路默默无言,我慢慢地飘飞在学友们的身边,就这样到达“古武术大赛”会场。

  在飞行途中,看着和副院长等几位老师领先飞行在前边的瑞芬,我的心如潮起跌落般汹涌,思绪一片的纷乱。

  心没来由的感觉到阵阵刺痛。

  直到到达“古武术大赛”会场,感受到会场充塞着那种紧张欢腾的气氛和游荡在“能量空间”的各种能量气息,心里才逐渐的平静下来。

  “是啊,目前最重要的是在比赛中取得胜利,而不是陷于对感情的胡思乱想、多疑和猜忌。”我猛然醒悟地暗道。

  感觉浑身轻松了很多,我理所当然的往武斗场规范出来的第三武斗区而去。

  “风神学院”今天只我一人上场,副院长等几位老师和所有学员便也相偕来到第三武斗区。

  在今天的比赛中我将在第三武斗区进行第四场的比赛,我的对手是名叫哈雷的傲江族人,来自“兵武学院”的学员。

  进入第三武斗区后,我们找了个观席区坐定,静静等待比赛开始。

  很明显的被分为三个武斗区同时进行比赛后,每个武斗区的场地比原来的武斗会场小了很多,在旁观战的人显然也减少了不少。

  我想今天会在这里观战的人大多是为将要上场的比赛选手加油鼓气的人。另外一些不住地来来去去,进进出出的人只怕都是些不会在今天上场比赛的选手和一些只是来观看比赛情况的人吧?

  我偷偷地想要看一眼瑞芬,可惜的是坐在我身边的学友们遮挡了我的视线。

  心情有些失落,想起刚才在“智慧会馆”的集合区自己对瑞芬表现得那么的冷漠,不由的升起一股自责和愧疚感。

  “也许我该找个机会跟她道歉?”

  脑际浮现当时自己的冷淡,和瑞芬脸色的苍白,我的心不由一阵刺痛,“自己伤害到她了吗?她不会因此……?”

  想到瑞芬以前一直都是冷若冰霜,没有哪个人在她面前敢对她表露出丝毫的分外之想,而她竟和自己产生了激烈的感情,发生了紧密的关系,自己却因为她对自己显露的一个不满的表情和片刻失踪而胡思乱想,我深爱着她,却又对报复她产生快感,我这是种什么心态?她会怎么想呢?

  想到这里不禁从脸上沁出阵阵冷汗。

  思绪更加如万马奔腾一般纷乱。

  就在这时,宣布比赛开始的声音响起了,我只得暂时压抑下纷乱不安的心绪,一切就待武斗比赛结束再说吧。

  “现在进行的是第四场的武斗比赛,‘风神学院’的夏长平与‘兵武学院’的哈雷。”

  “好嗳!长平学长加油!加油……风神学院……战无不胜……加油……”邱星佳和段青刑站了起来,手舞足蹈地大喊着“拉拉口号”。

  其他学员受到感染竟也一齐地喊了起来。

  副院长面露微笑地,也没有阻止的意思。

  其实这也不失为一个宣传“风神学院”知名度的方法。

  对于今天的武斗比赛,我战胜的信心是百分百,对于学友们的加油我只好边摇头苦笑边飘向比赛场地。

  哈雷,黝黑发亮的皮肤,雪白色的头发根根如银线一般闪耀着光彩。身材不算高大魁梧,却给人一种充满力的感觉。国字形的脸庞雕刻着坚毅不屈。他可算得上是傲江族的美男子。

  我照样悬浮于离地半尺左右,停立在他的面前。

  此刻我的心已放下了繁杂的心绪,专心于这次的比赛中。

  比赛正式开始了。

  我漫不经心地悬浮在哈雷的面前,没有准备先行出手的意思。

  僵持了不到一分钟,哈雷沈吸了口气,两手缓慢地左右划着半弧。

  我的探索能量紧紧地锁定他体内流转的真元能,我现在在意的是真元能量的走向而不是纯粹招式上的变化。

  当哈雷体内的真元流转到他划动半弧的双臂时,我立刻知道他就要动了。

  如急电般向我急冲而来,无数的拳影刹那往我上身三十六个部位斩来,每一掌都蕴涵着可裂石的强劲力道。

  我一边向后飘退,一边伸展开双手十指,以掌心为盾,在哈雷拳劲打到身体的部位之前抢先一步一一接下哈雷快速的三十六拳。

  强劲的力道却冲击得我悬浮于虚空的身体不住的向后飘退。

  两条人影乍合即分,哈雷神情凝重地退到离我三米半左右站定。

  我依然微笑地看着他。

  哈雷招式上运转的真元能量走向已事先即已被我知晓,无论他的招式上多么的奇诡我都能先一步的知道他运转招式上的位置。

  除非他的真元能比我深厚或者是以特殊能量技来攻击,不然他将没有战胜的希望。

  不过我已察觉到他的力量显然比乙方霸要小得多了。

  就不知道他会有什么特殊的技能?

  复属性能量在体内微一沉凝,接着看似缓慢实际却是无比快速的在经脉各处奔腾运转着。

  身体轻松得快似要腾飞起来一般,感觉舒服极了。

  就在这时,哈雷的攻击又开始了。

  攻击的速度十分快捷,就在我发现他的真元能一凝一涌的时候在我的面前已再次出现劲道十足的拳影。

  几乎不及闪避,下意识地我忙往后半仰,一记充满强劲的拳风自后仰的头上掠过,隐隐感到面部微疼。

  就在这时,哈雷一拳击空之后,竟顺势往下一个肘撞,匆忙之间,我抬起右臂,一手托住了那力达千斤的肘部。

  但这时我后仰的身体已直接被向下冲击的力量撞得向地面跌落。变化就在刹那间,右手猛地从经脉处快速涌出强大的复属性能量,手心霎那爆发出强猛的力道,把哈雷震得向天上飞去。

  而我也被碰撞的力量冲击得重重地跌落地面。

  场地上的坚刚石被撞得裂了开来。

  看着天上的哈雷如游龙般变化的身影,一道道凌厉的指劲竟如箭矢般往地面的我急射而来。

  脚部微微一点凝实的地面,我躺着的身体便也如箭般地向旁急速滑开。

  “啵啵啵……”几声连响,在我刚才躺着的地方竟被击出了一个个指形大小的圆洞。

  心中大怒,双掌微微在地上一拍,我已急急向空中腾跃了起来。飞跃的速度之快使得在地面上的虚影还如实般地存在着。!

  就在我向上冲飞而起的时候,几道凌厉的指劲又电射而来,但目标不是我,而是还存在于地面不曾消散的虚影。

  看着虚影被七八道指劲透穿而过,指劲所取的部位竟是喉结、心脏、丹田等各大险要部位,如真的被那连坚刚石都可穿透的指劲击中那些部位,只怕不死都要变为残废。

  我万没想到哈雷的手段竟如此毒辣,一股怒火冲腾而起,在欺进哈雷身边之时双脚挟带着万斤力道的“连续飞踢”已狠狠地踹向哈雷。

  “砰”的一声,第一下左足飞踢踹中哈雷临时抵挡的双手,强劲的力道粉碎了哈雷下一步的抵挡,身体顺势一个翻腾第二下右足飞踢狠狠地踹中哈雷全无防御的脸部,就在我正准备踢出余下十四下“连续飞踢”的时候,眼角却瞥到地面观席区晃动的两条人影。

  在第三武斗区的门口,瑞芬竟朝着出口而去,在她的旁边豁然跟随着一个男人──来自“冥王星”的樊若松。

  刹那间,我感觉到身体似乎失去了全部的力量,接着的第三下“连续飞踢”如浮风掠面一般,踢中哈雷的胸膛的力量轻微得简直便如三岁儿童般使出的力道。第四下的“飞踢”不告而解。

  这时,在我的眼里除了瑞芬和樊若松的身影,便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感觉不到。

  思绪是一片的空白,最重要的却是那种意外之极的震撼和心灵传来的刺刺绞痛使自己仿佛被抽去灵魂的躯壳一般,什么也意识不到,感觉不到。

  “不对!为什么自己还能感觉到胸膛处传来如巨锤敲打般的震痛?口腔怎么有那么浓重的血腥味?”我喃喃地道,思绪仿佛飘散在九天之外。

  耳旁似乎还传来阵阵的惊呼声,但我什么也不管,我的目光依然紧紧地跟随着瑞芬的身影。

  瑞芬突然间转过身来,我看到了她一双布满惊恐的眼神,嘴里似乎要惊叫出什么地张大著,但紧接着便用手紧紧地捂住嘴巴。

  [看到我看着她,为什么会那么吃惊的样子?是发现我已经看到她和樊若松在一起而惊恐的吗?]我的意识似乎有些纷乱。

  [为什么我的心跳跳得这么厉害?每一跳怎么都如受巨锤敲打般的痛呢?]我心里喃喃地自语着,但目光依然深深地凝视着瑞芬。

  [为什么你真的会和樊若松在一起,原来我的猜想没有错,你竟连我的比赛都不再看一眼,就要和他走,为什么,为什么?]不敢相信的目光和悲伤怀疑失望混杂在一起。

  [原来都是真的,你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难道你并不爱我?难道……]

  无言的信息在目光架设起的信息桥传递着。

  [你怎么啦?不要这样,你现在是在比赛当中,你可知道你……]我突然接收到瑞芬惊恐的眼神传送过来的信息,眼前突然被一片黑影所遮挡,目光的信息交流突然中断。

  [我现在是在比赛?咦?什么东西挡住了我的视线,快滚开!]我愤怒了。

  举起手便要推开那挡在我面前可恶的黑影。

  猛然间,胸膛又受重锤敲打一般,那种剧痛痛彻心肺。

  意识陡然清醒了过来。

  眼前接触到的是一双闪烁着凶狠光芒的眼睛,狰狞的面部充满着残酷的意味。被我踢中的左半边脸部肿起老高,更增狰狞。

  “啊?”我惊呼了一声,才想起自己现在是身处在武斗的比赛当中。

  一只硕大的拳头狠狠地打中我的胸膛,心脏立刻又滚起如受巨锤敲打般的疼痛。

  我明白了,原来刚才的感觉竟是出自于自己被哈雷当做沙袋般拳打脚踢所引起的。

  “呀喝!”无比的愤怒熊熊燃腾而起,经脉里的复属性能量霎时全部调动了起来,我感到五脏六腑一带的经脉似乎受到了损害,复属性能量流经到那一带便感到针刺般刺痛,还好的是复属性能量依然可以流通,并无淤血阻塞。

  我知道这都是因为身体之内有那股莫名存在的守护能量守护着各经脉和五脏六腑,不然的话身受到哈雷那样具有千斤力量的击打,五脏六腑和经脉早就被震个粉碎了。

  闲话还是少说。

  这个时候,我已然调动起十成的力量于一身,经脉快速地运转着复属性能量,隐隐间,在身体外围燃腾起淡淡的能量光芒。

  我硬生生地又忍受了哈雷连续六下的巨大拳劲,就在这时我的身体也快要接触到地面。

  我浮起了一个怪异的微笑,这个微笑让哈雷意识到了危险。

  但他看着我嘴角不断涌出的鲜血,让他忽略了这个意识。

  就在他一拳击中了我的胸膛之后,借势向空中翻腾而起,然后,凝聚着巨大真元能量灌注于腿部,旋转着身子,双脚交叉地向下飞踢而来。

  凌厉的腿劲使得我胸膛的肌肉向内凹陷,就在我离地仅不到一米,他的双脚就快要踢中我胸膛的一刹那,我陡地伸出了双手,一把抓住了他的双脚。

  愤怒就在这个时刻得到宣泄,就在背部快要接触到地面之时,我才一个反身,反把哈雷重重地压在地下。

  “砰”的一声巨响,挟带着我十成真元能量的力量,使得地面上的坚刚石被撞出了一个大大的窟窿,坚刚石碎片四下飞射,更增添一股威猛的势道。

  我一手反拍着地面,身体随着飞腾而起,哈雷也被我顺势地抛上天空。

  “连续飞踢!”我口中狂喝着,那股悲伤和失意全部化在双腿之中,我疯狂地踢出了特殊技十六连环踢的“连续飞踢”。

  空中撒下朵朵鲜红的雨花,惨烈和残酷的气息让人惊心动魄。

  智慧会馆

  静卧室

  “长平学长,为什么这次的比赛你会突然失神呢?我们都吓了一大跳。”高志远终于打破了静卧室内的沉寂。

  “力量学堂”的其他学员也都睁大了双眼,看着漫不经心,神游天外的我。

  我双手枕着后脑,虚躺在床板上两尺的空间,瞳孔睁得大大的看着眼前雪白的天花板。

  对志远的疑问我没有回答,我的思绪回旋在武斗比赛输赢立判的一瞬间。

  当连环十六踢的“连续飞踢”把已经没有反抗能力的哈雷踹向天空之后,我愤怒的心终于得到宣泄。

  但狂暴之后平静下来的时候,我的心便不由被另一股酸痛感占据。

  瑞芬老师已不见了。

  灰心、丧气、失望多种难言的滋味充塞着整个心灵,没来由的感到鼻子一阵酸楚。

  没有心情领受风神学员们的欢呼,等到我胜利的结果宣布之后,我心情十分沉重的独自离开。

  我觉得在瑞芬的心里我占的重量一定比不上樊若松,一种懊败感油然升起。

  没有心情再理睬其他事情,我需要冷静的思考。

  [为什么你真的会和樊若松在一起,原来我的猜想没有错,你竟连我的比赛都不再看一眼,就要和他走,为什么,为什么?]

  [原来都是真的,你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难道你并不爱我?难道……]

  脑海里浮现着当时失望伤楚时翻滚的意念。

  两颗晶莹的泪珠顺着倔强的脸庞缓缓滑落。

  “其实她并没做什么伤害我的事,并没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只是和樊若松在一起罢了,为什么我竟会这么伤心?这么失望?这么生气?”我喃喃地自语着。

  快速的飞行中,风吹散了我眼角的泪水,却吹不散纠结于心底的那一团乱麻。

  回到静卧室,隔绝了外界的一切时,失望、酸楚的泪水终于再也忍不住地滚滚而下。好没来由的,我只想哭,二十几年来,我头次留下了悲伤的泪水。

  我没有回答高志远的话,没有给关心着我和想知道答案的学友们

  一个答案。

  我没有心情,没有心思来应酬其它的问题,学友们离开了,带着疑惑离开。

  心里却多了一个自己没有能力解得开的心结。

  我出了静卧室,凝立在“智慧会馆”百米上的虚空,看着阴沉淡暗的宇宙苍穹,陡地昂首发出了如受伤野兽般的啸声,“哦呵啊”因波越来越高昂,挟着“复属性能量”的声波一波波地往四周传震开去,震荡人心。

  在啸声中,体外淡光一闪,我凝运着大量的“复属性能量”,快速地向天空冲飞而起。

  心跳突然狂烈地跳动了起来,整片脑海突然陷入一片似鲜艳缤纷又似完全空白的境界之中,缤纷和空白快速地相互交替,经脉内的“复属性能量”也突然强烈地运转了起来。

  感觉到五脏六腑开始收缩,慢慢地不同位置的内部器官竟逐渐的在心脏一带靠在一起,接连各器官的血管脉络竟逐渐的萎缩,但就在五脏六腑各器官在心脏一带紧紧靠近的时候,从各个器官又生长出崭新的血管脉络互相连接在一起。

  慢慢的竟形成独立的一个循环系统,那些原本分别守护在各器官的“守护能量”也渐渐融合在一起,在外层如一个圆形光罩一般把五脏六腑分别笼罩在里头。

  脑海里的缤纷和空白更加快速地交相替换,经脉里的“复属性能量”也越转越快,我的眼睛也越闭越紧。渐渐地我体外如燃腾着熊熊气焰般发出淡紫色能量气雾,身体慢慢向上浮起,浮起的速度由慢转快,如一辆飞行器先加速然后再加动力到达高飞速飞行一般。

  如果此刻我恢复神志,睁开眼睛的话,我一定能够发现此刻身体自动飞行的速度竟到达了时速四千公里。

  但此刻意念全部的被鲜艳缤纷和空白如纸所代替,思想意念根本就运转不起来。

  连刚才感觉到五脏六腑异变的情形也宛如身在梦中那么飘渺。

  就在我快接近大气层的时候,宇宙中探出一股莫名强大的能量,瞬间摄取了我的身体,莫名强大的能量如一个光球气泡般密密麻麻地把我笼罩在里头,在停顿约莫百分之一秒后,包裹着我的光球猛地大方强光,球体四周蓦地电射出曲折弯绕的电流,“嘶沙”声响中,刺眼的强光大放异彩,接着便无影无踪,宛如破碎虚空而去一般,如虚似幻。

  

第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