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看着势道十分凶猛飞扑而来的三名傲江武士,我知道一场生死较量未可避免,沈吸了口气,双脚顿时灌注大量复属性能量于腿部,提起脚猛地在地上一踏。

  楼层地面的土石地板立刻被我这一脚带出的浑厚能量震得纷纷碎裂,露出内里那些坚硬无比的丑陋钢筋,接着我双手一排,透射出十成的复属性能量,那些碎裂的地板余石纷纷被能量带得激射而出,劲道无比凌厉地对着猛扑而来的傲江武士飞溅而出。

  傲江武士没想到我有此一举,应变已是不及,纷纷被我排出的碎石击得口吐鲜血向后倒飞。

  这时,我看到四名傲江武士已经和昌浩开打了起来,五名傲江武士则和昌浩的六位保镖“六气合一”战在一起。

  三名傲江武士被我打伤,另外还有两位没有动手,就是那个我感觉到实力十分惊人的傲江大汉和赖田一了。

  我看到鸟枭般的傲江大汉见我一下就打伤三位傲江大汉时,鹰隼般凌厉的目光电芒一闪,气息猛地一催,身体已然像颗急速飞弹般向我飞了过来。

  让人感到窒息的力量已经紧随而至。

  我提起了十二成力量,也迎了出去。硬碰硬地就和那大汉在途中缠斗在一起。

  自我的真元能的属性改变为复属性能量的时候,这次还是我第一次使出十二成的力量,威力可想而知。

  但令我意外的是,十二成的力量和那大汉瞬间互击了八掌后,不但未曾震退他,反倒感觉到对方的反震力十分惊人的逼了过来。

  双方被对方的力量震得向后倒退,我!!!地连退出十几步,而那大汉却只后退了五步就站稳了脚步。

  很明显的,我的力量还比不上对方。

  我急促地喘着气,一边散发出能量带猛吸空间中的复属性能量,补充急速损耗的能量。

  傲江大汉显然也没料到我的实力超出他的想象,怔了怔之后,能量猛地聚集,一道道灵蛇般的气流不住地自手臂渗透而出,接着蜿蜒区绕地盘旋在两条手臂上。

  我不敢大意,“防御罩”赶紧结实地布了起来,同时双手也是一探,两颗混沌的发光球体立刻出现在我的双手手心之中。

  这时,我身体内的复属性能量在凝结出两颗“能量球”之后更是大幅度的损耗,但时机已经不容我有半分迟疑,我双手猛地靠合,两颗“能量球”迅速地融合在一起,成为体积大上一倍的“能量球”。

  傲江大汉的眼神掠过一丝惊诧之意,但没有迟疑,也跟着双手划动出漫天手印,形成一股旋涡般的气流,地面的一些土石碎块也被旋涡的气流席卷而入,跟着强大的旋涡气流向着我飞了过来。

  我猛喝一声,“能量球”受我气劲催发,也跟着向傲江大汉疾飞而去。

  一股淡淡的能量带连接着我的右掌心。这时,“能量球”已和旋涡气流撞在了一起,令我诧异的是“能量球”劲被旋涡气流卷入,而没有起到攻击性的效果。

  心头的震骇感莫可形容,这是什么特殊技?如此出人意表?

  我虽惊,却未乱。

  一股巨大的复属性能量接着自连接的能量带传递而出,被吸入旋涡气流的“能量球”开始急速转动,带动起旋涡气流内的能量向反方向旋转。

  只听“轰隆”一声,旋涡气流还没飞到我面前,就以被“能量球”在内部的反方向旋转而爆裂开来。

  强大的能量非坚硬的混凝钢筋可以抵挡,坚硬的楼板地层被狠狠地打出了一个两米多宽的大洞。

  能量迸散的气流撞击得在旁边互斗的人四下狂跌,一时间皆停止了混战,齐向我和傲江大汉看来。

  我和傲江大汉相隔不远地面对面的挺立着,衣服被气流吹动得“喇喇”作响,气氛一时间也显得分外的凝重。

  对于傲江大汉,我没有胜算,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位实力更加深不可测的“兵工集团”的“武装部”部长赖田一。看着被意外击穿的大洞,我知道唯今之计便是想办法逃跑才是正途。

  “动手!”赖田一雄厚突然响起的声音几乎震得我心神狂乱,就在这时,我看见赖田一也已经急扑而出,傲江大汉也跟着又冲了过来。

  意念急速闪动,心里已有计较。

  “神经海”的“精神能”迅速地在我眼角聚集,身体一晃也迎着傲江大汉扑了过去,傲江大汉势道十分狂猛地一拳向我当胸打来,拳劲已经迫使胸膛的肌肉微微下陷,就在拳劲快要击中我的时候,我才猛一横移,同时眼神凝聚着强大的“精神能”,带有震撼效果的凌厉眼神瞬间让傲江大汉的心神狂乱,我趁势凝聚着强大力量的一拳也跟着打出。

  傲江大汉惨叫一声被我震飞了出去。

  身体急快闪动,我迅速飞窜到昌浩身边,“精神能”作为辅助,瞬间拳打脚踢地把围攻昌浩的四名傲江武士给击飞出去。

  手一抓已经显得有些力歇气喘的昌浩,叫了声“快走”,便赶紧向那个被击破的楼层地板大洞飞了过去。

  眼角瞥到赖田一已经放倒了两名“六气合一”大汉,心知要救援已是来不及了。

  和昌浩跳下了大洞,感到身后传来十分强猛的能量气息,看来是赖田一看到我和昌浩从大洞逃下,赶紧舍弃“六气合一”要追了过来。

  而这时迎面竟急奔而来八位身穿黑色西服的大汉,手中还握着银白色体的“激光枪”。

  “主席,你没事了吧?”竟是留在“东联集团”的飞行器上的那八位大汉。

  昌浩看着八位大汉道:“赤力,****娘的。”

  “是。”八位大汉齐声震喝,举起手中的“激光枪”对准楼上那个大洞。

  这时,赖田一正飞窜追下,迎面已急射过来八道银亮的激光束。

  赖田一大吃一惊,身体突然奇异地扭动,竟闪开了速度无比快捷的八道激光束。

  身体跟着在地面一点,又急急窜上楼上大洞。

  同时声音传来:“昌浩,此次狙击不成,算你走运。但想要你的手下安全回去,便叫阳斯磐释放铁林一干人等,交换人质。随时等候你的回讯。”

  昌浩知道这里不能久留,赶紧和赶来的八位大汉和我一起离开。

  飞行器以最高的飞行时速向科技大楼飞去。

  “我们在飞行器中见到主席乘坐一辆才刚到不久的政府专用飞行器离开后,感到有些不妥,但没有主席命令,我们不敢私自离开。主席走了不久,科技大楼的一个管理人员询问主席的下落,说招待会已经开始,请主席赶去参加。不然招待会结束时将可能取消‘东联集团’的参展资格。我们一听事态严重,赶紧追踪刚才那架飞行器的位置,才赶来的,没想到看到主席遭遇狙击,我们赶紧从楼下进来,打算从下面赶掾。还好总算来得及。”赤力报告道。

  “可是‘六气合一’落在他们手中?浩,怎么办?”我皱起眉头问道。

  昌浩一脸愤怒,接二连三的受到“太阳科技”和“兵工集团”的陷害,实让他感到无比的愤怒。

  “‘六气合一’的事,得等我见了阳斯磐将军的时候才好做打算。目前最紧要的是赶赴科技大楼,参加招待会,不然,一切的努力就全白费了。”昌浩没好气地道。

  我点了点头,也不以为意。

  匆匆奔往“聚会厅”,一些新闻记者正安静地坐在一些坐椅上,蓝司正在颁发“宇航的参展文件”,见到昌浩突然出现,麦文思幸灾热祸的表情顿时凝结。秘鲁的老脸也显得十分怪异。另外和他们两并肩在一起的一位中年人也显得有些诧异,看来他应该是“宇宙巡航集团”的代表。

  “对不起,蓝司先生,我迟到了。”昌浩一脸歉容地看着蓝司。却看也没看麦文思等人一眼,何况打招呼了。

  蓝司微有不满,但依然道:“你来得还真及时,在过几分钟不到场的话,贵集团的参展资格将被取消,我对贵集团还是比较看好的,总算没让我失望。”

  昌浩大喜:“多谢蓝司先生的体谅和评价,昌浩十分感激。”

  麦文思“哼”了一声,一付不屑之态。

  老奸巨滑的秘鲁“哈哈”笑道:“昌浩先生贵人事忙,我们正自感叹是什么原因让昌浩先生连如此重要的招待会都不来参加呢?现在看到昌浩先生及时出现,不禁感到欢喜。”

  昌浩怒极,但表面上也打“哈哈”笑道:“世上多有卑鄙之人,昌浩只是没料到自己竟也会那么走运地遇到而已,倒让秘鲁阁下担心了。”

  此语一出,麦文思和那位“宇宙巡航集团”的代表皆恍然样地看着秘鲁。

  秘鲁“嘿嘿”不语。

  飞行器缓缓地飞向“科动酋文市”,一路上大家的心情都有些沉重,而我总算也见识到科技集团一些鲜为人知的阴谋与手段。也代昌浩处于这个复杂的科技领域里感到担心不已。

  “长平,要不要到‘浩城’休息一下,我们在那里的办公大楼已经完成,并已投入使用,你可以和我们一起到那里休息休息再回会馆不迟。”昌浩打破沉寂,说道。

  “不了,出来了一整天,也没有向副院长等人报告,而且后天我还要上场比赛,我还是回会馆比较好。”我淡淡地道。

  “唉!”昌浩叹了口气道,“这次幸亏有长平在,不然昌浩可能真的要先下黄泉了。”

  想起“太阳科技”的阴谋手段,“兵工集团”的狙击刺杀,真的让人不寒而栗。

  我道:“浩,你也别想得太多,‘太阳科技’和‘兵工集团’的阴谋总算没有得逞,以后小心些就是了。”

  昌浩沉默不语,好久才道:“‘航展’终于定在十月二十三日举行,长平到时能不能真的陪我走一趟呢?”

  我想起这次“航展”的试验终点正好是在“明王星”,也许正好可以去找找瑞芬和“明王星”之间的秘密呢?

  我说道:“既然我已答应你,就一定会守诺言的。”

  昌浩感激地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好兄弟。”

  从正在施工的小岛──“浩城”上出来时,我拒绝了昌浩要用飞行器送我回会馆的好意,慢慢地以体能飞行在“科动酋文市”的上空中,一边思索着今天遇到的事件和一些心中的感想,只觉得头脑越来越纷乱,也不知该如何整理出一个明确的头绪来。

  此时,天已近黄昏,我心情郁闷地缓缓飘浮在空中,今天发生的一些事让我感觉到十分的不舒服,从“太阳科技”的阴谋手段,昌浩对爱情的言行不一,“兵工集团”的狙击事件,都让我一时间看到人类“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丑陋一面。“太阳科技”如此,“兵工集团”如此,我的好朋友昌浩又何尝不是如此?

  爱情到底在昌浩的心目中存在的是何种价值?

  爱情在我心目中的存在又是何种价值呢?

  瑞芬,在你的心目中我们之间存在的爱情又是何种价值?为什么在彼此爱情之中一定要加上成为“强者”的条件才能坦然以对?

  爱情到底又是什么?

  不错,昌浩有句话说得还是不错的,爱情是很神秘和伟大的。

  神秘?多么神秘啊?

  谁又能给爱情下个定义呢?

  思绪缭乱地,我缓缓地接近“智慧会馆”。

  在天色暗淡的黄昏中,脚下城市面积十分广阔的“科动酋文市”正散发出璀璨的光芒。城市的夜景处于一片温暖柔和的环境之中。

  在夜色慢慢的包围之下,整个世界显得一片祥和。

  人类的私欲在夜色中似乎得到收敛,但在光明到来之后,无穷尽的私欲和野心又将主宰着人类的灵魂,继续推进着人类社会的演变和进程。

  心灵之中不知何故升起前所未有的感叹情怀,这些思绪在七八年的学员生活中几乎是没有可能会出现在我的愁怀中,但现在却确实是那么清晰地展现在我的脑海之中。

  不错,学院生活的世界和外面的世界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存在,但是,在学院中的世界又真的比外面的世界单纯得了多少呢?

  人类的私欲和野心在学院之中不也在以另外一种方式演变着的吗?

  学院中的学堂和学堂之间,学员与学员之间为什么会彼此那么冷漠?不也是人类的私欲和野心在作祟吗?

  我呢?难道我就没有私欲?没有野心?

  不,参加“古武术大赛”,争取夺得上“空中城市”的圣地修习“智者”那可潘遗留下来的《众神经》,不就是我的私欲吗?

  一心想成为修炼完《众神经》的杰出人才与其说是愿望,难道不可以说是野心吗?

  我和其他人又有何不同?

  思绪越来越是纷乱,我心不在焉地飘进了我在“智慧会馆”享有的单人“静卧室”,连那些见到我之后,显得很诧异的“风神学员”我也没心情加以理会。

  “小弟!”姐姐的声音终于惊醒了还在陷入浑然忘我的沉思中的我,我才发现姐姐在我的“静卧室”中不知等候了多长时间。

  更让我惊奇的是除了姐姐一人外,莫莲娜、梨可飘都在场,另外身为有学院第一美人之称的洪宝珍竟也和她们在一起。

  四双亮丽的大眼睛齐唰唰地看着我,让我感觉好不自在。

  “你们怎么在我这里?”我嗫嚅地问道。突然自己的卧室中有几个美人出现,任谁也不能保持镇定。

  姐姐嘻嘻笑道:“她们都是姐姐我结拜的好姐妹,怎么不能出现在这里?我们还想问你今天一整天跑去哪里玩了,连武术大赛的比赛都不去观看?”

  我摇头苦笑,玩?今天可真是玩了可透彻,让我见识到人类丑陋的一面。

  “长平学长似乎发生了什么事?”观察力十分敏锐的梨可飘突然问道。比赛失败的创伤很快就在她的心里痊愈,她看来又回复了以往的风采。

  我诧异地看了她一眼,清秀飘逸,英气逼人,深黑的眼睛掩藏着灵动的智慧。她怎么看出我发生了什么事?我的神态让她看出来了?

  “没有什么?我很累了。”我淡淡地道。

  意思再也分明不过,我在下逐客令了。

  始终不发一言的大美女洪宝珍神态冷漠地当先走出房门。

  “那,不打搅学长休息了。”莫莲娜小声地道。

  梨可飘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微笑道:“那我们就不打搅了。”说完随着洪宝珍和莫莲娜走了出去。

  姐姐却生气地嘟着嘴,兀自站着不动。

  “姐姐,你……”我笑着陪着小心说道。

  “我不是你姐姐。”姐姐皱起了眉头,嘴嘟得半天高,生气地道。

  看来姐姐倔强的脾气又发了,看来是没有办法了。

  “唉!”我叹了口气。

  姐姐果然被我感伤的叹息引发好奇,她语气却依然硬邦邦地问道:“你为什么叹气?”

  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我郁闷地道:“今天我是去赴昌浩的约,却和昌浩被人狙击,差点连命都没了。”

  其实我说的显然过于严重,在当时的情形下,我要走的话,随时都可以瞬间离开,倒是昌浩的情况真的比较严重。

  听完我不得已的回答,姐姐愤怒道:“没想到傲江人那么卑鄙无耻,幸亏你和昌浩都没事,不然我一定不和他们甘休。”

  我好笑地附和姐姐,连连点头,心里却好笑地想着姐姐说这些话也不考虑一下自己的实力,就冲口而出,仿佛只要她大小姐一声喝令,傲江人马上就吓得屁滚尿流似的?

  送走了嘴里兀自骂咧不休的姐姐,不禁感到好笑。被姐姐这么一闹,沉重郁闷的心不由稍微轻松了起来。

  虚浮地躺在床板上空两尺处,我瞪大了眼睛,看着头上的天花板。鼻间隐隐传来少女的体香,不由想到刚才和姐姐在这里的莫莲娜、梨可飘与洪宝珍三位女孩。

  看来姐姐的人缘还不错,没多少天就和“明智学堂”的几个最受注目的女孩混熟了,还结拜为姐妹呢?

  洪宝珍,这位学院中的大美人竟也和姐姐熟络地混在一起,却不免让我感到惊奇。

  学院第一美人!呵呵,邱星佳这小子还真敢想。

  想起那次为了亲眼看到神万心和“明王星”人的比赛,而把邱星佳带到城郊,进入了他的神经系统观看他的记忆画面,意外地发现邱星佳的一个秘密,那就是这个家伙竟偷偷暗恋着这个学院第一美人洪宝珍,在心里简直把她刻画得像尊女神般尊贵,高不可攀。

  自己想想都觉得好笑,邱星佳和洪宝珍?可能吗?

  我摇了摇头,这小子注定是要失恋的了。

  心中猛地又是一想,世事难意料,谁有能断得定呢?

  自己和瑞芬,岂非比邱星佳和洪宝珍还更不可能,但偏偏瑞芬就是接受了我的感情,这谁又能意料?

  而且,瑞芬在自己的心里不也像是一尊尊贵的女神般吗?

  我又怎能对邱星佳的恋情觉得好笑呢?

  唔,为了报答刚才的失态,我想应该让星佳这小子拍拍姐姐的马屁,告诉她也许姐姐可以为他制造个机会?毕竟姐姐和她已经可以算是姐妹了。

  带着难得的轻松,我缓缓坠入了梦乡。

  第二次复赛马上就结束了,我轻松地战胜了那位苗仲人。

  也不知道是我的武技提高?还是被我评为二等参赛选手的苗仲人水平太低?总之,这场比赛我胜得格外的轻松。

  威克尔、翻天量以及麦天也都战胜了对手,进入了下次的的比赛。

  所以,在第二次的复赛中连剩余未曾上场比赛的贝思挞算上共决出五十人进入下次的循环复赛。

  而这次的比赛将只要花上不到两天的时间就可继续决出二十五名的选手,而可以保持在最后大赛时仅剩八名的选手将可获得进入“空中城市”修习高级武技的资格,再由这八名选手中决出各自的排名,以进入自己可以获得的等级武校。

  让我深觉可惜的是和我订下在“古武术大赛”中一决胜负约定的“私企武术学院”的豪来得克竟在第二次的复赛中被“强武学院”的董魔击败。

  董魔也成为我继神万心、贝思挞、樊若松等人之后最受人注目的一人。

  他的实力实不容轻忽。

  第二次复赛结束后,各参赛选手获得了两天的休息时间,在两天之后,五十位武术参赛选手将继续为自己的未来作激烈的竞赛角逐。

  我也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悄悄地和瑞芬在“易观风楼”会面。这是自我失踪三天之后,我们头一次有个可以单独相处的机会。

  也是个为彼此已经沉重的心情做一个疏导的时机。

  我好不容易找了个借口,摆脱了学友们的追随。飘上“易观风楼”的楼顶时,瑞芬已不知先到了多久。

  纤细修长的身影背对着我,她正出神地看着苍白的天际,似乎没有发觉我的到来。

  看到她曼妙的形体,突然让我想起那位神秘女郎。

  “她究竟是谁呢?充满灵秀清淡的气质,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让人不由自主心跳加速的美丽,实不是人类世界该有的产物。”我内心感叹着,那位神秘女郎已不是一个美丽可以形容的,也找不到适当的词语来形容她的气质和神秘。

  一时间,我怔怔地望着瑞芬的背影出神,心里却完全布满了那位神秘女郎震撼人心的美丽和神秘。

  “唉”,瑞芬幽怨的叹息声终于惊醒了魂游天外的我,把我从幻想拉回到现实之中。

  听到这声幽怨的叹息,我没来由地感到心头一阵酸楚。

  我不由地飘到瑞芬的身旁,手轻轻地揽着她的纤细的腰肢,一种只有情人间才有的情感气息迅速蔓延了周间。

  我们彼此都没有言语,只是沉默地享受着这难得的宁静。感情无声地交流着,聆听着两颗心灵跳动着动人的旋律,浑然忘己。

  我知道一切都没有必要再有什么解释,心灵彻底地感觉到瑞芬对我毫不保留的情和爱的信息就已胜过任何千言万语和世上任何一千句一万句的动人言词。

  两张渴望接触的唇舌不知不觉已经交缠在一起,心灵的碰撞不住地随着感情的升华而变得更加激烈和狂乱。

  就在我们感觉到一股能量涌动的气息快速接近中时,已听到一个惊诧的声音响起:“瑞芬老师?……长平!”

  慌乱地,我们分开了交缠的唇舌,尴尬地看着突然出现的人。

  “五田老师?。”我讪讪地道。一边却不由惊叹怎会这么巧。

  五田老师神色怪异地看着面红耳赤的瑞芬以及尴尬不已的我,眼神透露出一副不敢相信的目光诧异地看着我们。

  猛地感到身边能量气息一闪,瑞芬已然向着虚空踏飞而去。

  我也很想随着瑞芬飘飞而去,躲避这尴尬的局面,但意念一转,我硬生生地顿住了脚步,因为我知道这件事既已被五田老师看到,躲避就不是个办法。

  五田老师看着已经飞远的瑞芬,再回头看看已经恢复镇定沉着的我,眼神中的怪异之色更浓。

  我豁然发现五田老师的神情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苦涩,瞬间便已消失。

  “我实在没想到你们两人……”我听到五田老师语气有些怪异地说。

  我郑重地截住五田老师的话头道:“我爱她,我们之间没有什么不可见人之事,五田老师不需要惊异。”

  五田老师深深地看着我,而我对他说完这句话后,便也转身飞离而去。因为多余的解释根本没有用,也没有那个必要对外人解释什么。

  我不管五田老师对发现了我和瑞芬之间的事之后会有什么看法和想法,我们之间的感情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我们何须害怕什么。

  倒是瑞芬,她毕竟是个女人,突然被人发现和我缠mian在一起,面子当然会放不下,她选择离开,实是最适当不过。

  但,真是奇怪,五田老师又怎会这么凑巧地出现在“易观风楼”的楼顶呢?

  我疑惑地想着,也没有仔细去深究这件事。

  回到会馆,我心里惴惴不安,不知五田老师回来之后是否会把我和瑞芬之间的事报告给副院长等人知晓,相信瑞芬她现在也一定和我都在担心着这件事吧?

  我已准备着接受副院长和刀葛海等几位老师和所有“风神”学员们异样的目光。出乎意料的却是一整天过去了,我依然没有听到有关我和瑞芬之间的传闻。

  难道五田老师没有把我和瑞芬之间的事说出来?

  心神不定之间,我干脆把自己紧紧地关在“静卧室”,抛掉所有烦人的愁绪,专心地冥想起来,我想,也许等到第三次循环赛开始的时候一切就将有个分晓,倒不必为此而白白浪费了这剩下难得的休息之日。

  趁着这最后难得的一天,我仔细地思索着“精神能”在战斗之中的应用之道,终于从“兵工集团”狙击事件中体会到以“精神能”为辅助的应用方法──利用意念传递“虚拟意境”中的震撼效果,可以在战斗之中给对手造成心神混乱、攻击力减低的效应,这就是“精神震撼术”。

  连真元能量不比我弱的傲江大汉都逃不过我突然施加的精神力的突袭,被我一举击溃,可见在战斗之中“精神震撼术”可发挥的巨大效果。

  想通了可在战斗中利用“精神震撼术”为辅助技能的作战方法,我的自信心不由因此上升了五分。

  第三次复赛终于开始了,我心里忐忑地飞往会馆的集合地点,学友们见了我之后,神态间也没有显出什么异常,我终于确定五田老师并没有把见到我和瑞芬之间的事说出去,但不知为什么,我竟感到有些失望。

  好一会儿,我终于恍然到自己私底下并不害怕和瑞芬之间的私情会被所有人知晓,反而有些希望可以被其他人知道,只是这个念头一直压抑着,到现在才清晰地在心底里展现出来。

  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念头呢?

  我郁闷地问着自己。但不敢再往下想,害怕知道原因之后会使自己感到羞惭。

  和学友们说笑着的工夫,副院长和瑞芬等人也到了。

  瑞芬又回复到以往的冷艳。

  也许是因为她知道五田老师已经清楚了我和她之间的事,所以她并没有看我一眼,就好象我和她完全是什么关系也没有一般。

  我看了她一眼,发觉五田老师也在偷偷地观察着我们,我皱起了的眉头,刚对五田老师产生的感激不由多了分反感,也只好不再多看瑞芬一眼了。

  接下来,便又开始了紧张而激烈的武术大赛的大角逐。

  最有实力的选手也终于缓缓地浮出了水面。

  五十位选手的循环比赛之中,仅用了两天的时间就决出了二十五名选手。在近四百名来自地球各个角落的选手和“明王星”的武术选手不断因比赛而浓缩之中,已淘汰了三百多名,到今天为止已剩下二十五名选手,可见这最后的也都是最具有古武术实力的人。

  很多学院的选手在第三次复赛之中已经一个不剩的遭遇淘汰,值得庆幸的却是“风神学院”到目前为止依然挺立着四位选手──我、麦天、威克尔、翻天量。

  二十五名选手中“风神学院”就占了四名,不得不让人钦叹。

  “风神古武术学院”已经在这次的“古武术大赛”中扬名了,也成为最受那些古武术爱好者青睐的武术学院。

  二十五名选手将进行的比赛中,比赛的场地已再度转变,又回到大赛那宽阔巨大的总会场。进行着的也不是同时三个武斗区同时进行比赛,而是恢复到一对对逐一在这个武斗场中进行比赛。

  也就是说,二十五名的选手中这次进行的将是为期两天时间的比赛。但这次,又将空出一人没有比赛的对手。这个选手便也只好等到二十四名选手决出十二人之后,再和其中一人进行比赛。

  接着,最后这胜出的十二人之中将再度淘汰出四名选手出局,余下的八位选手便都能获得进入“空中城市”修习空中武学的资格。

  当然,这最后的八位选手也将为自己可以取得的名衔等级做一番最激烈的角逐。

  激烈的古武术比赛又将开始,到底谁才会是挺立到最后的那八位优胜者呢?所有人都在拭目以待着。

  

第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