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整个"古武术大赛"的会场出现前所未有的凝重之气,因为在所有的古武术学员为争夺到"空中城市"学习的有限名额而举行的"古武术大赛"中已进行了一个多月激烈角逐,而今天,令所有人紧张关注的这届"古武术大赛"的第一名将在今天由两个人来决出。

  表现出超乎强大威力的"天道学院"的神万心。

  比赛中遇强则强、技能奇妙得不可预测的"风神学院"夏长平。

  究竟这两人谁能决定这届第一名的称号归属呢?

  这是所有在场观众的疑问。

  也是神秘莫测的宇宙一个奇妙的选择。

  "副院长,你看长平同学得胜的机率有多大?"五田老师悄悄地问道。

  "风神学院"的五位老师神情凝重地伫立在观席区的西南角,气氛有种说不出的沈重。

  "ˇ天道学院ˇ向来就是地球上最神秘的五大古武学院之一,所传授的也一直是各同行深为顾忌的杀伤性强大的武技。更何况,ˇ天道学院ˇ并不是什麽人都可以随便进去就习的,不是资质极好的人才绝不会让他入门。因此,ˇ天道学院ˇ的就习生虽少,却个个都是百里挑一的好手。而这个神万心看来更是ˇ天道学院ˇ里实力最为雄厚的第一人。"副院长皱著眉头,眼神奇怪地看著飘逸自然、冷静随意的神万心。

  "看来副院长是比较看好神万心的喽。"五田老师道。

  副院长依然沈默不语地注视著神万心。

  "不错,神万心迎战ˇ冥王星ˇ的韩班时所展现的实力确实是让人震惊。"五田老师叹道。

  "不过,对於这最後决战,我却还是看好长平同学。"五田老师的语气充满著无比信心。

  "哦?"副院长诧异地回过头来。

  "喂,我说五田啊,快说说你的看法,老实说,看了神万心和ˇ冥王星人ˇ所展现的武技,简直是对我们这些身为教导学员古武学的执教官感到汗颜啊,他们的武技根本就不是我们这些老家夥能望其项背的啦。我对长平也没有什麽信心了,就不知道老刀怎麽认为?"老古董人虽老,耳朵却挺利的,听到副院长和五田的悄悄话,忙不迭地凑了过来。

  老古董的声音也引起了刀葛海老师和瑞芬的注意。

  五田老师看著刀葛海,微笑地道:"老刀,先说说你的看法?你是长平同学的导师,应该比谁都要清楚点才是。"

  刀葛海老师苦笑道:"我的实力,五田你还不清楚?长平能有今天的实力,完全是靠他个人的修持,长平的实力?唉,相信我比你们都还了解得少些。"

  "瑞芬老师你认为呢?"五田老师谑笑地盯著瑞芬。

  瑞芬白皙的脸陡地一红,明亮的眼睛狠狠地瞪了五田一眼。

  瑞芬知道五田是因为知道了自己和长平的关系才有此一问,想起那天在ˇ豪迈街ˇ的ˇ易观风楼ˇ楼顶和长平谈心,正感无比温馨甜蜜的时候,却那麽凑巧地被五田碰到。虽然明知五田不会泄露自己的秘密,但这些天来自己的心还是一直有些忐忑不安,没想到五田竟在这时问起这个敏感的问题。

  "长平的事,我怎会知道?"瑞芬没好气地道。

  "是啊,是啊,长平同学的事,瑞芬老师又怎会知道?五田你不要顾左右而言它,快快步入正题。"老古董不耐烦地道,"比赛马上要开始了,先说说你的高论,省得让大家的心都提上半天的难受?"

  五田只是故意要逗逗这个一直是冷若冰霜的冰山美人,倒不会真的揭人隐私。当下"呵呵"笑道:"大家可曾仔细地想过或者研究过长平同学的武技?"

  瑞芬和刀葛海老师、老古董三人首先摇了摇头,而副院长、冰其硬却沈默著。

  "看来我们三人都曾私下研究过长平同学的武技,那你们对长平同学的武技研究究竟得出了个什麽结论呢?"五田望著副院长和冰其硬。

  "你烦不烦哪?快点说说结果啦。"老古董不客气兼不耐烦地嚷道。

  "好,好!我说,我说。"五田道,"各位是否还记得那次在城郊由长平同学示范八个ˇ能量球ˇ同时出现而引起的异变?"

  五人一齐点了点头。

  "由中我看出了长平同学武技的一些奇特之处,一,长平同学的真元能在接触到外层空间时便可自己吸收能量,而且容量是无限制的,大家可以想想当时在城郊,长平同学的一个ˇ能量球ˇ就不是我们六个老师合力的能量能比拟的,所以,长平同学的真元能也许比不上神万心爆发能量的强大深厚,但只要让ˇ能量球ˇ吸足空间中的能量的话,威力又岂是我们所能想象的。

  还有一点,就是长平同学最特殊的一项特殊技,就是ˇ定神术ˇ,就凭长平同学现在强大的ˇ精神能ˇ,只要他想使用的话,现今又有谁能够抵挡得了长平在战斗时突然以强大的精神力量突袭的?"五田微笑地道。

  副院长叹息地摇头道:"五田说的虽有道理,也很透彻,长平同学的ˇ能量球ˇ不错是可以吸收同属性的能量来壮大破坏力和威力,但你有没有想过一点,神万心超乎常规的速度岂会让你有时间来使ˇ能量球ˇ吸足能量的?凭我从神万心的几场比赛记录来看,估计神万心到现在还没有使用出全身一半的实力,凭他和ˇ冥王星人ˇ比赛时施展的ˇ雷神拳ˇ的威力来说,就非长平同学以前施展的ˇ能量球ˇ可以望其项背的。旁观者已经为ˇ雷神拳ˇ带起的滚滚风雷声响显现出来的震撼力震撼得神魂欲移,更何况是亲临武斗场面对面决斗的人了。"

  "副院长的意思是……?"刀葛海老师眉头皱得紧紧的,担心之情明显地摆在脸上。

  "虽说这次的比赛我不怎麽看好长平同学,不过长平同学也不是没有胜算的,从长平同学几次的比赛记录来看,开始的战况似乎都陷入弱势之态,但在最後,不管对手的技能多麽的凌厉猛烈,长平同学却还是有惊无险地避过,并出人意料之外的反而取得了最後的胜利,就好象院长大人的绝学ˇ风雷劲ˇ就尽窥了古武学的五句奥秘真言--[敌强亦强、遇刚胜刚、遇柔胜柔、以刚制柔、以柔制刚]。真元气劲到处可如雷般刚猛,亦可如风般柔绵。"副院长眼神显露出崇拜的光芒。

  说到院长,连一向冷傲的冰其硬也不禁肃然起敬。

  其他四位老师也是一付尊敬之态。

  也许只有一人眼神的还夹杂著其它的意味,那就是瑞芬,可惜现在并没有人会察觉到瑞芬异样的眼神。

  过了半晌,可能发觉到气氛有些肃穆,副院长干"咳"了一声,打破了片刻沈寂,接著道:"看来长平同学是深得古武学[敌强亦强]这头句的奥义真言了。"

  [敌强亦强、遇刚胜刚、遇柔胜柔、以刚制刚、以柔制柔]这五句武学真言是每个古武学的入门者必须熟记的课业之一,可惜能够在各项武技中尽显这五句武学奥义真言而可以灵活运用的人并没几个。

  老古董等人自然深知这五句名言,因此听到副院长这麽说皆一齐点头表示赞同。

  "所以,如何在比赛中灵活应用自己所学的各项武技才是决定输赢的关键。"副院长道。

  "不错,反正我看长平和神万心的胜负是五五开,不到最後,结果是无法意料。"老古董连连点头。

  "是啊,著急也没用,反正长平这一次得不了第一,得了第二也不错啊。"刀葛海哈哈笑道,"以前我还想不通,但现在我相通了。"

  冰其硬在旁晒道:"第二?一个好的武术选手如果不能得第一,而是得到了第二就心满意足,不思进取,他又有何资格进入ˇ空中城市ˇ?"

  刀葛海涨红了脸:"老冰,你这话是在说我了,改天我们就找个时间决斗一场如何?"

  冰其硬冷然地晒道:"乐意奉陪!"

  "唠叨、烙饼,你们别吵了,长平入场,比赛快开始了。"老古董嗤笑地叫著刀葛海和冰其硬俩人的楷音。

  听到我入场的消息,刀葛海和冰其硬两人没空计较老古董的语病,忙转向"武斗场"望去。

  争夺这届"古武术大赛"第一称号的最後一战终於缓缓拉开了序幕。

  我静静地悬浮於离地面仅半尺的空中,让身体处於完全放松的状态之中,经脉内的真元能量随著意念的运转而慢慢地弥漫周身每一处肌肤,包括每一个内在细胞都鼓胀著澎湃的真元气息。

  无数的复属性能量以肉眼不能见的速度奇快地向外散在外层空间的薄形"防御罩"附吸而来,增加"防御罩"的能量度。

  对於这个在"古武术大赛"中有著超乎常人表现实力的神万心我不敢有丝毫大意。从他几场的比赛中可以看出他骤然爆发出来的真元能的威力和破坏力是十分惊人可怕的,你根本就无从揣摩他真正的实力。

  神万心本身不可预测的实力已经使人感到心寒,最可怕的却是他还拥有瑞芬老师所说的"分化元劲"这项特殊技能。

  因此在战斗中我不但不能尽展实力,还得随时保留一份备用能量来防止神万心和本身实力完全想同的"分化元劲"的突袭。可怕的是我不但在明里一个神万心战斗,在暗里还要防备另一个神万心突袭。

  因此,唯一可以得胜的秘密武器除了"瞬间移动"这项超特殊技和"精神震慑术"外,就只能完全借用外来的能量来增加本身的实力了。

  所以,在宣布比赛开始的声音还没响起的时候,我便赶紧在外布起一个微薄能量的"防御罩",让它在这段时间充分的吸附"能量空间"中的复属性能量。

  另一边,我身上游离出的八条"能量带"也在同时吸收著复属性能量,源源不绝的供应损耗的真元能量。

  对於神万心,他可以说是我学武到现在遇到最难对付的一人了,我是一定要施出全部可以加以利用的技能不可了。

  今天的天气一扫前些时日的阴霾,火热的太阳穿透多日凝结的阴沈气息照射在人体上时,人们已感觉不到她的火热,反是淡淡的暖意。

  空气虽然逐渐的温暖,人们反而渐渐地感到一股萧寒肃杀之气慢慢地从心里向体外扩散,牙齿也忍不住似要打起抖来。

  武斗场中,地面上的尘土无风而动,人的衣袂也在剌剌作响。

  神万心的神态依然和以前几场比赛刚上场一样从容不迫,冷静寂然。

  但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肃杀之气却冷冽得宛如锐利的冰刀,一刀刀无情地划割著我的肌肤,我感到一股寒意控制不住地从心底向外冒起。

  心头一动,体内浑厚的真元能已跟著驱逐出那股寒意。

  就在这个时候,宣布比赛正式开始的声音响起了。

  神万心突然伸了伸腰,毫无征兆的周身蓦地爆起强大的紫雾状能量气息,紫雾状的能量气息自脚底如火焰般熊熊燃腾而起,牵扯起脚下片片的坚刚石向上浮起,手一挥,那些被紫雾状能量牵扯飞浮而起的坚刚石如一列整齐的部队一般,呼啸地向著我击撞而来。

  神万心竟然一改一向以静制动的作战方略,不由得令我大吃一惊。

  看来他也是把我当成劲敌了。

  虽然有些意外,但这种借用物体攻击的破坏力我还不放在眼里。

  我一边眼睛牢牢地盯视著神万心,手里一边爆起一片光华,凝结出实体能量光波的"波动功"飞了出去,轻而易举地便把那些飞撞而来的坚刚石在途中震得粉碎。

  就在这时,我蓦地感到左侧空间中传来一股异常的能量波动,心一动,我加大真元能的运转,身体迅快地向著神万心直飞而去。

  依照我现在的身体没有重力的悬浮状况,一旦用尽全力移动身体的话,速度是非常惊人。

  我的猜测没有错,就在我的身体直接穿过神万心凝结出虚影的身体的同时,神万心的真身果然蓦地出现在我刚刚站力的地方。他果然是利用那些坚刚石来迷惑我的反应。

  我心底暗道侥幸,但我高兴还太早了。

  我没有想到神万心的身体停顿在我刚才的位置还不到十分之一秒,就立刻又寻著我的方向奔袭而来。

  此刻我已感到强大的能量攻击力已凌厉地冲击而来。

  谁也想不到在前面几场比赛中一直保持以静制动的守势来应敌的神万心这次竟然放弃了以前的守战,而改为攻势。

  而攻势竟又是那麽凌厉威猛,直让人措手不及,应接不暇。

  我暗中叫苦,这时要再闪避已是来不及了,就算有心想使用"瞬间移动",但这时面对神万心快猛的攻势心神又岂是平静得下来的?

  口吐雷鸣暴喝,双手霎时提聚起九成力量,以硬碰硬地,击向神万心。

  "轰轰……"震耳欲聋的能量碰撞声响彻整个武斗场。

  嘴里一阵发甜,我被神万心硬生生地击飞了出去。

  在身体快碰撞到场地周边的墙壁时,我强咽下冲上口腔的滚滚鲜血,一声清啸,脚轻轻一点墙壁,顺势向著被我的反震力量震退三四丈外的神万心电射而去。

  神万心想来也是料不到我临时提聚的力量竟也有那麽大的威力,也因此微微呆怔了一下,没有继续地追击。

  飞向神万心的途中,翻滚的气血已渐渐平息,左右手心处也蓦地闪现出两个朦胧的能量球,"呵啊",我的嘴里暴喝出一道声波,声波夹杂著真元气劲向著神万心震荡而去。

  人未到,"声震"先到。

  神万心对我的"声震"充耳不闻,只是冷静地看著势态凶猛飞扑而来的我。

  所有人都以为我一定要震出手中的"能量球"了,神万心自然依然是这麽认为,所以,他正在等待著迎接我的"能量球"好来测试我的实力。

  但我没有这麽做,就在我快要飞到神万心的面前时,前扑的身体一个折掠,反向空中腾飞而去。

  神万心皱起眉头,有些意外地看著已经地面有段距离飘浮在空中的我。一时间也没做什麽应变。

  其实我知道刚凝结出来的"能量球"根本就不会对神万心造成什麽威胁,所以,故意使人以为我是要反击神万心,真正的意图则是要得到一个缓冲的时间,好让我有时间来加大"能量球"的能量。另外也可借机先平缓一下被神万心出其不意的攻击而扰乱的心神。

  如果我不能保持松弛的心神意念的话,那"瞬间移动"又怎麽会使用得出来?

  这时,飘浮在空中的我不断地自体内潜运出复属性能量加入手中的"能量球"内,散移在体外的八道"能量带"也急快地吸收著空间中的能量然後直接进入体内的各条经脉处,弥补损耗的能量。

  只不过不到七秒锺,两颗"能量球"在经脉的能量直接灌输下已膨胀硕大得脸盆般大小。

  这个时候,神万心显然也明白了我的意图,身体蓦地快速地闪动,带起一排排虚影,速度之快莫可形容。

  我这次却不再用视觉来观察他移动的方位,而是以"探索能量"紧紧地锁定著他的能量具体的转向。

  "来吧!"我如雷暴喝。左右两颗"能量球"蓦地集合一起,很快的便相互融合,变为一颗巨型光球。

  两手虚暗"能量球"边缘,在掌心爆发的能量遣送下,巨型"能量球"闪耀著绚丽的光波向著感应到的能量移动的方位呼啸而去,一条细如游丝,却韧不可断的"能量带"牢牢地维持著"能量球"和左手的联系。

  "糟了!"我暗自叫苦,因为这个时候我发现了自己范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能量球"现在不错是深具强大的攻击破坏力,但我没有想到的却是神万心超乎常规的移动速度。

  "能量球"刚触及神万心的能量气场边缘,神万心的身体已又闪动到另一处,"探索能量"虽然可以紧紧锁定神万心的能量气场及时触及他的具体位置,但可惜的是"能量球"却跟不上这个速度。

  当"能量球"只来得及跟著神万心转动的身体移动了半个弧形线的时候,神万心已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蓬蓬蓬蓬……"我的胸膛如受千斤巨石击打一般,连中八拳。

  复属性能量被震得在体内疯狂翻滚,真元能暴狂乱走,再也保持不住和"能量球"的联系,我喷出了鲜血,向著地面急坠而下。

  喷洒出的淡淡血雾在阳光下如夕阳的残红,让人观之心碎。

  还好的是"防御罩"虽然被打得碎裂,但大部分的攻击力还是被它挡受了,不然我可能连再战的实力都没有了。

  看著神万心又跟著追击而下的身影,"神经海"里"的"精神能"一部分自神经系统逆转化为真元能,迅速平息体内暴走狂乱的复属性能量,另一部分"精神能"灌注在眼睛之中,"精神震慑术"挟著庞大的精神力量自双眼中透射而出,向著神万心的双眼侵入。

  神万心向下俯冲的身体陡地震了一震。

  我心一喜,看来"精神震慑术"有效。

  这时,飞坠的身体已快接近地面。

  体内狂乱的真元能也渐渐平息。

  离地面只剩下不到八米之遥。

  就在我准备反击的时候,我突然发觉神万心的双眼闪过一丝诡异光彩,那是一抹象征死亡的杀机。

  他周身的能量气息更蓦地大盛。

  那不是受到"震慑术"控制的人该有的反应。

  大惊之下,我知道神万心根本就未曾受制,这下连"精神能"也对他不起效用了,该怎麽办。

  天际似乎传来"轰隆轰隆"不住翻滚的风雷声。

  "ˇ雷神拳ˇ?!"我大惊失色,此刻耳际似乎塞满了那些震耳欲聋的风雷声,身体也感觉到被一股无比强大的刚猛力量挤压得再没有反抗的余地。

  我从没感觉到死亡离我这麽近的。

  似乎连呼吸都要停止了。

  "难道我就这麽败了吗?"

  "神万心为什麽会有杀机?"

  "难道我会死在他的手里吗?"

  神万心清俊苍白的脸上闪过一抹残酷的微笑,看著在"雷神气劲"束缚下宛如粘版上鱼肉的我。

  "雷神拳"最後一式"死亡之锤"。

  一个拳头在逐渐的递进中带起阴森的死亡气息,拳头不住旋绕著紫雾状的能量气流而幻化为一个巨型的"死亡之锤",震撼人心反的风雷声震响中"死亡之锤"向著差两尺就快坠落地面的我砸了下来。

  没有人惊呼,武斗场寂静一片,因为所有人都被这股残酷肃杀的气息和荡人心神的风雷声震镇住了。

  谁都知道这一击代表著什麽?

  死亡。

  可是谁也不清楚为什麽我已经没有反击之力了,而他还要痛下杀手?

  神万心残酷的笑意更浓了,他已准备看著自己即将完成的杰作。

  但是--

  突然地--

  我攸地张开了眼睛--

  淡然平和的眼神透露出古井不波--

  这个没有夹杂任何精神力量的眼神却仿佛给予他巨大的震慑力一般,神万心的眼神显露出了恐惧。

  "死亡之锤"轰然砸下。

  坚刚石四散激溅而起,武斗场中豁然多出了一个大洞。

  结束了吗?

  完了?

  完?

  

第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