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神万心静静站立在武斗场地看着那个被自己“雷神拳”的死亡招“死亡之锤”砸开的大洞边,地面上除了碎石片和滚滚烟尘外,就是这个大洞了。

  “小弟……”

  “长平!”“……”

  “长平学长……”“……”

  “风神学院”观席区中的人悲痛欲绝,他们明明看到我在那巨大的雷神拳劲下被深深地打进了地面,身中神万心那么强大破坏力的招式哪还有可能不死的?

  “怎会这样?不会这样的?”瑞芬红着双眼,喃喃自语着,脸色苍白得无丝毫血色,失魂落魄地呆看着武斗场。

  烟尘逐渐散尽,我双脚盘膝悠然地悬浮在离地面十米处的空中,眼神安详平和淡然无争。

  浑身更没有了冲腾的能量气息。

  我淡淡地笑道:“万心学长这招破洞的招式威力确实惊人,长平领教了。”

  神万心的瞳孔收缩,神态却愈加的冷静。寒冽肃杀之气更加凝重地充斥着四周。

  我没有感觉似的依然悠闲地盘膝悬浮着。

  “小弟……”

  “长平!”“……”

  “长平学长……”“……”

  “风神学院”观席区再次呼喊了起来,不同的是这次不是悲呼,而是欢呼。

  神万心的神态又恢复冷静与从容不迫。

  滚滚轰隆的风雷声又再次自神万心的体外迸发,强大的能量气息冲腾而起,无匹的气势蓦地铺天盖地而来。

  淡淡光华一闪,神万心侵袭过来的能量碰触到我的“防御罩”,碰撞得我盘膝悬浮的身体摇晃不定地摆动了起来。

  神万心身形一动,“雷神十八锤”配合著快速的移动,拳拳凶猛地向我直击而来。

  我淡淡地看着眼前漫天盖地凶猛凌厉的拳影,却视之不见,心如止水。

  干脆连眼睛都跟着闭了起来。

  我的心神再次迈入刚才闪避神万心必杀的“死亡之锤”的状态之中。!

  眼看着自己的身体被神万心的“雷神气劲”束缚得无法动弹,“死亡之锤”即将砸顶而下的时候,才发觉自己离死亡的距离竟已是那么接近。任何事都已经可以不必在放在心上,心神反而因此感到一阵平和安详,那些对生命的恐惧感也逝去无踪。既然什么也无所谓了,身体很自然地也放松了全部凝运的能量。

  就在神万心的“死亡之锤”砸下的时候,意念猛地一动,“瞬间移动”终于达成了。

  自己趁武斗场地被“雷神拳”的真元气劲撞击得场面混乱时瞬间移动到“选手参赛室”中,想着刚才危险的处境,简直是千钧一发,浑身都软了。

  幸好的是最后自己还是终于利用了“瞬间移动”逃脱了这次危机。

  回想着以前使用“瞬间移动”的心态,终于使纷乱的意念和心神慢慢平和了下来。

  接着又在“选手参赛室”中移动了几次,意念缓缓地平和下来,心神也愈加的静如止水。“瞬间移动”也愈来愈随心所欲,当意念和心神之间逐渐融合在一起变得古井不波的时候,我才随着心神触动的延伸感应瞬间地移动到神万心旁边。

  更为激烈和不可想象的大战即将展开,到底会鹿死谁手?不到最后关头,又有谁能了解?

  神万心的“雷神十八锤”拳拳充满了无比刚劲威猛的气劲,招招必杀地直轰我身上重要的部位。

  心神完全处于一片空明,但方圆百米之内的一举一动却无不尽入我的脑海意识。

  由于此刻身体完全放弃了复属性的真元能量在体内的运转,可以说我现在的状况是完全以肉体在承担着神万心刚猛的拳劲。同时,身体对侵袭而来的能量也变得分外的敏感。

  虽然我紧闭起了双眼,但神万心的举动在我的心神触动感应的锁定之下,却无不尽被我悉破。

  因此,在神万心的“雷神十八锤”欲发而犹未发的时候,我已先一步洞悉了他每一拳的走向,及时回避了铺天盖地而来的刚猛拳劲。

  神万心的眼里终于再度浮现一抹恐惧,“雷神拳”的另一大必杀绝招“雷神十八锤”竟招招无功而返,而且“雷神气劲”竟也感应不到我的能量气息,无法及时察觉到我移动的走向,更使“雷神十八锤”打了个大大的折扣。

  神万心简直不能相信在没有了真元能量的支持下我竟还能那么不可思议地闪避他的必杀绝招?在他的眼里这是绝不可能的。

  但为什么每一拳明明就要打中的时候,我却能幽灵一般地消失?此刻在神万心的心里我已经不是一个人类,而是一个幽灵了。

  迷惑和恐惧不可掩饰地闪现在神万心的眼里。

  我感觉满意极了,不但是对神万心的反应,也是对自己的“瞬间移动”越来越得心应手意到身随而满意。

  神万心使完雷神十八拳花费的时间也不过才三十秒,可以想象他的速度是多么的快捷。而我移动的速度却还比他来得迅速,这怎不叫他吃惊呢?

  而在观席区观战的人看到的却是神万心的快速闪动中犹如一团不住旋转流动的紫雾状的淡淡身影、和不住喧腾在武斗场中轰隆咆哮的雷鸣声。

  大约三十秒钟,一切震耳欲聋和让人目眩的急速闪动终于那么突兀地停止了下来。

  从无比喧闹的移动到如死海般绝对的静止,几乎让所有人紧张得因此憋起的气忘了要吐出来,提起的心忘了要放下来了。

  神万心冷冷地看着我,我也淡淡地看着他。

  必胜的信心在心里越来越盛,我知道该是反击的时候了。

  我缓缓地又闭上了双眼,让心神触动的感应来代替我视觉,周围百米之内的各种事物无不尽在我心。

  在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情况下,在神万心面前五六米处的我蓦地消失无踪。

  神万心更是瞪大了眼睛,在我突然消失之后,迅速地旋转起身子来,但整个武斗场中又哪有我的身影?

  在神万心施展“雷神十八锤”向我猛然发动攻击的时候,虽然也见到我每次皆在瞬间躲了过去,但由于当时双方都是处于动态之中,还不觉得我突然闪避的身法有何异常,但现在双方却处在静止状态之中,而且,我更在他的双眼和“探索能量”牢牢的锁定之中,但偏偏我就是那么突然而诡异的在他眼帘下就这样消失了。

  就好象是一个幽灵一般,但就算真的是个幽灵,总还能感觉到它那股阴森的鬼气,而我呢?消失就是消失,连丁点儿的气息也没能留下。

  神万心的额际冒起了细细冷汗,他有一个十分明显的感觉,那就是我还在武斗场中,也许正隐藏在一个他看不见的地方等待偷袭他的机会。

  神万心浑身的真元气劲尽数提了起来,刹那间便已在身体周围布起了一个雄厚的紫雾“防御罩”,强大的能量熊熊地横贯着武斗场中这片狭小的空间之中。

  感应能量缓缓地延伸出去,遍布整个武斗场,无论哪里有能量气息涌动的痕迹都逃不过他瞬间的感应捕捉。

  他慢慢地转动着身体,眼神锐利地扫视着目光能及的一切物体,身体更鼓荡着可随时给敌人予致命一击力量。

  观席区中的所有人皆目瞪口呆地看着武斗场中那不可思议的变化,他们在看到我突然凭空消失之后,心里头那股子震撼简直比那次我和贝思挞之间以精神力量的“虚拟意境”较量时而宣泄出来的精神力把他们的精神意识也牵扯进“虚拟意境”而感受到那种幻化出来的神物间强大力量相比拼时还要来得强烈。

  那种突然凭空消失的移动已经不是古武学上的任何一项武学知识可以解释得了的。

  就在他们心里头的震撼感无以形容的时候,我突然又在神万心的背后突然出现,当神万心的身体转过来时我竟又已蓦然消失瞬间又在他的背后出现。而神万心却犹然察觉不到我在他身后一般,依然缓缓地移动着身体。

  神万心的一举一动清晰的在我的心神间显映,好几次我已移动到他背后不足两尺之处,心里那股想一举把他打得无还手之力的念头是那么旺盛地在诱惑着我,但我强自地隐忍了下来,因为我知道现在我虽然已立于不败之地,但要打败神万心却还显得力有不足,就他身体散发出来的那股强大的真元气劲和雄厚无比的“防御罩”就不是我能够一下摧毁得了的。

  若被他因此逮到了反击的机会,那对我来说是十分危险的,我已不能再冒这个险了。

  所以,我还要等待机会,还要忍耐。

  此刻所有人都在专注地看着武斗场中的我和神万心,却没有人发现和我断离了本体联系的那个能量球正隐藏在一朵厚厚的云层之中,尽情地吸纳着“能量空间”中的各种属性的能量,一种不为人知的危机正在暗中酝酿着。

  思绪以亿万兆的速度在我的脑海里运转着,我一边思忖着怎样采取攻破神万心旋绕于周身那个强大“防御罩”的策略,一边的意念迅快地闪动着,如幽灵一般无声无息地不时出没在神万心的身后。

  此刻的意念虽然在思索着其它的事情,但以亿万兆速度计的脑波运转,已不会再对“瞬间移动”产生什么影响。

  无数的念头以十万多个刹那瞬间流逝在我的脑海中,我还是没有想到攻破神万心“防御罩”的方法来。

  时间过得仿佛甚是缓慢,其实从决赛的正式开始到现在的时间还进行不到十五分钟。笔下的描述又焉能及得上武斗场上的瞬息万变?

  神万心虽然看不到我的身影,感觉不到我的气息,但他当然清楚我并没有消失,一定还留在武斗场上正以一种他看不见的特殊技能隐藏着,等待对付他的适当时机到来。

  看不见的东西往往是最神秘,也是最可怕,最危险的。

  神万心很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并没有放松对自己的防御和警惕。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暗道,“神万心并不会因为看不见自己就放松防御,强行攻击的话,我的攻击力量显然还不足以攻破神万心的‘防御罩’,要怎样才能使神万心的‘防御罩’松懈下来呢?”

  神经记忆系统闪电般地搜寻着以往施展“瞬间移动”时的感觉,心中猛地一动,突然想起自己头次使用“瞬间移动”时是在“智慧会馆”中,那时自己突然出现在那位会馆员工面前时,他那副惊骇和恐惧的神色证明了“瞬间移动”的瞬间出现会使人产生震骇恐怖效果。

  这点在莫莲娜身上又得到了印证。

  想到了这一点,我已有了攻破神万心强大的防御保护罩的方法了。心情由此一松,放弃了其它杂念,意念保持在完全空明的状态之中。

  意念启动处,“瞬间移动”身法更加飘忽地展开。

  这一次,我移动的位置并没有选择在神万心的背后,而是在他的目光能看到我的位置之上──他的眼前。

  心神里头清晰地显映出神万心正缓慢转过来的身体,在他的眼神就要触及我的时候,我的身体蓦地又在武斗场上幽灵般地消失。

  这次,我移动的位置又是选手参赛室之中,我静静地等待着这次移动想要的效果。

  时间眼看已快过了一分半钟。

  嗡嗡的疑惑声终于在观席区中炸响。

  “咦?人怎么不再出现了?”

  “奇怪,怎么完全消失了?”

  “怎么回事?”

  “难道隐身了吗?不然怎么这么久不再出现了?”

  “这到底是什么技能?鬼似的,好可怕。”

  “‘风神学院’什么时候有这种特殊技了呢?”

  “刚才,长平学长出现在神万心身后,怎么不直接给他一拳?”

  “……”

  “……”

  观席区中的观战者提上老半天忘了放下来的心终于在看不见我的时候想到放下来,心里头的震骇与疑惑也才想到问出来。

  观席区中众人的疑惑声自然逃不过神万心敏锐的听觉,这些声音当然也对他造成一定的影响,就在他醒悟到原来我是以一种诡异的身法一直隐藏在他身后时,一直凝紧提运起来的真元能量和“防御罩”果然因此而有所松懈下降。

  我的心神牢牢地锁定着他,感应着他一切的微小变化。

  他的这些反应自然逃不过我的注意。

  该行动的时刻到了。

  我兴奋地想着,身体蓦地无声无息地在“选手参赛室”中消失无踪。

  趁着神万心因观战者的言词而分心的时候,幽灵般地身体蓦地在他的面前出现。

  在别人的眼中看来,我只是那么突兀地出现在神万心面前,众人因我的消失而把全部心神和注意力放在神万心身上,快要让人窒息的紧张气氛使得所有在场观战包括观看卫星收讯的人的心都如条弓弦一样绷得紧紧,他们的意识也可说完全融入了神万心之中,在他们的心里几好象神万心已是他们本人,他们已是神万心本人一般,所以当我突然出现在神万心面前的时候,他们心中的震骇感也是十分的强烈,仿佛也听到如弦一样绷得紧紧的心发出“!”的一声,断了。

  神万心本人却不一样,他心中的震骇比那些观战者们还要强上十几倍。

  在他的眼里看来,我并不只是突然出现而已,而是如幽灵鬼魅一般,在他面前一尺左右处突然凭空出现了一个头部,一双眼神如惊天疾电般狠狠地戳进他的身体,摧毁了全部的身体机能。一种不可想象恐惧感蔓延了他的全身。身体内的真元气劲也突然失去控制混乱地奔腾起来。

  刚觉得不妙的时候,身体却已不受他的意识控制,全不听使唤。

  我等的就是这个效果,意念一转,“瞬间移动”又已展开,我瞬间出现在神万心的背后,可是就在我的感觉到自己已经一拳击向神万心背部重穴的时候,力量却仿佛蜻蜓撼柱一般微弱。

  心念转动处,我明白了,“瞬间移动”靠的只是意念催使,并不带本身半点的真元能量,也即是这一拳击向神万心的力量并没有任何的杀伤力。

  意念瞬间便想了个通彻,但就在我提聚起经脉内的十二成力量、还没有机会击向神万心的时候,神万心已在十秒之内解除了我加以他的“精神震撼术”的束缚,感应到身后冲腾而起的能量气息,察觉到我具体的位置,立刻如*般无比密集拳影挟着排山倒海般的拳劲疯狂地打在我的身上。

  “‘雷神震裂破’!”神万心的声波震天般地划破了寂静的武斗场。

  “连续破──”

  空间中“轰隆隆”地响震着雷鸣声,整个天色似乎因这惨烈残酷的气息和直冲云霄的强大气势而暗淡了下来。

  无比巨大的冲击力撞击着我的胸膛,“雷神气劲”排山倒海般地侵入了我的身体,瓦解了我的反击力量,我似乎可以听到经脉被强猛的“雷神气劲”摧毁发出粉碎的破裂声,一记记雷击般巨大冲击力撞击在我身体各处,似乎每打中一记我的经脉便碎裂一条,骨头便跟着碎裂一根。

  当肉体的万般感觉也失去的时候,意识似乎也已飘远,灵魂已移。

  我好笑地想着,原来以为拥有必胜的特殊技能“瞬间移动”到头来竟是导致自己彻底失败的主要原因,岂不好笑?

  怎么不好笑?为什么连这刻笑的权利也不给我?反让我感到那么的惨痛?那么的悲哀?那么的绝望?

  我那逐渐飘逝的灵魂在哭喊着,在呐喊着。

  “你是由神挑选出来的三位‘众神殿’继承者之一,没完成你的使命之前你是不利用倒下的!绝不可以放弃!不可以!……”

  一道雷电划过我的脑海,脑际之间响起了一个似曾熟悉的声音。

  “神?神是什么东西?‘众神殿’又是什么见鬼的东西?我已经输了,彻底的失败了,为什么最后连笑的权利都不给我?还要让我感到那么痛苦?不让我解脱?”我呐喊着。

  “不是笑的权利不给你,是你自己拒绝去笑,因为你的心里还不服气失败,还不认输,还不放弃,所以你才不能解脱!”

  “我已经彻底的输了,为什么会不认输,我根本连再战的力量都没有了?怎么会还不放弃?我的身体已被摧毁,能量也已消逝,我还能有什么权利不去承认失败?你在骗我,骗我!如果我真的还有能力再战,那你帮我啊?帮我!”

  “我不能帮你,一切只能靠你自己。”

  “靠我自己?”

  “不错,求人不如求己,如果连你自己都求不了自己,你就真的什么权利也没有了。”

  “求人不如求己?连自己都求不了?就真的什么也没有?”

  “求人不如求己……连自己都求不了……”

  “连自己都求不了自己,我还有什么用?”

  我喃喃地自语着,最后终于向天呐喊起来:“求──人──不──如──求──己──啊”

  “当你的武技达到强者境界的时候,我再告诉你我的秘密。难道你忘了曾经答应过我什么吗?”瑞芬的眼睛幽怨悲伤地看着我。

  “我们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你的帮助,现在你自然不能帮到什么忙,等时间到了我们就会去找你。首先就是你要先掌握宇宙中最具威力能量元素的奥秘。然后才可能帮到我们,‘空中城市’是你掌握高级技能的途径之一。现在我们要的只是你一个承诺。”外星植物恳切而温暖的声音似乎就在耳旁。

  “承诺?不错,我还有承诺还没实现,我不能失败,我不要输,我要继续战斗下去。”

  神万心冷酷地看着武斗场地上一个被强大的“雷神气劲”冲击而塌陷的窟窿里,如死了一般软软地陷在里边的我,软躺于地上的身体姿势十分怪异,两脚成不规则地一上一下撇开着,脚呈上直达头顶,脚掌软绵绵地倒挂至小腿,脚呈下则呈数字3字形弯曲着,周身竟如没有一块骨头似的。周围白灰色的坚刚石碎片和岩壁染着朵朵鲜红的血花,触目惊心。

  天空越发的阴暗低沉,没有人发觉到在头上千米外的云层处不时闪现着异常豪光。

  所有人的心里还在重温着刚才神万心凶猛凌厉如排山倒海般的拳劲狂轰,最后一拳是那么残酷地把已躺倒在地的我轰得深陷于地面之中,余劲激发起无数坚刚石碎片四散飞射,碰到武斗场边的栏墙,更是深深地朝墙壁陷了进去,可见威势之猛之强。

  所有观战的人皆看到我是那么结实地被打进地面,他们的感官虽然是如此真实地看到这幕惨烈的画面,但他们的心里却以为尘烟散尽之后,窟窿里肯定又是一个人也没有。

  因为我表现出来的那种幽灵般的身法已不是速度可以形容的了,谁也不能保证我不能在最后关头躲避过去。

  神万心却能保证我再也没有能力站得起来了,他残酷的眼神露出一缕满意的笑意。

  “比赛结束了。”淡淡的声音虽轻,却如重雷一般炸响在所有人的耳边。

  “难道这次他没有闪过去?”这是其他观战者的心声。

  “难道长平同学真的失败了?”这是副院长等几位老师的疑惑。

  “难道长平?哦,不!长平你一定要没事。”瑞芬神色苍白,眼神尽是祈求和期待。

  “难道小弟他真的会输给这天杀的混蛋不成?快站起来啊?”姐姐愤怒的眼神仿佛要冒出火来。

  “长平学长不会输的,绝不会。”这是“力量学堂”的学友们共同的心声。

  一条人影随着神万心宣布比赛结束而闪电般地飞到那个窟窿边,探下了身子检查着些什么?

  久久,那人站起了身子,却没有说什么。神万心也已恢复为以往的神态静静地站在有一旁。

  “现在请来自“空中城市”二级武校的帝比克校司宣布决赛结果。”扩音器传来宣布比赛开始的那个熟悉的声音。

  飞到武斗场地的那人听完扩音器的声音后,缓缓地道:“我是‘空中城市’二级武校的校师帝比克,很不幸地在这次决赛中,可以列入第二名的选手在比赛中死亡了……”

  “不!”“风神学院”全体人员一听到有人死亡的消息,莫不失声痛喊。神万心既已没事,那不就证明死的人就是我了吗?

  瑞芬和姐姐一听到这个消息,身体一软,几乎晕倒在地,简直不敢相信在这次的“古武术大赛”还会出人命,而且这个人竟还是自己最心爱的人,试问又怎不悲痛欲绝?

  “所以,我宣布这次决赛结……”帝比克话还没说完,一个沈稳淡然的声音已接着说道:“比赛还没结束,才正式开始。”

  “什么?”帝比克和神万心齐声惊呼,因为这个声音是出自于他们已经证实死亡的我的口中出来。

  “长平!”没有人发现姐姐和瑞芬两人喜极而泣的声音,没有人会去在意这些,所有人的心全都被这再次的意外给塞得满满的。

  一股直欲让人窒息的压迫感紧紧地笼罩着整个“古武术大赛”的会场,天空也在投射出一种异常的光晕照射着大地,我就在这种奇怪的气氛中缓缓地自那个窟窿中飘浮了起来。

  

第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