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我无胜无息地自破碎的洞里飘了出来,一股神秘清寒的气息遍布全身,我冷冷地注视着神万心,眼神却飘忽得直如可透射万物一般犀利。

  帝比克只眼闪着异样的光彩,然后宣布道:“比赛继续开始。”接着身体如道急电似地电射而去。

  神万心惊骇的感觉不下於在场的任何一人,他万没有想到在自己那么淩厉强猛的攻势之下,竟然还不能对我造成必杀的伤害,而我的恢複能力又是那么的惊人。

  我冷冷地看着神万心,和在看着一俱没有生命的死屍没有分别,无比的愤怒尽在我的眼底爆现。思绪仿佛又回到刚才身体承受着宛如被切割零碎的痛苦之中。

  “我决不放弃!我决不能败!”强大的意志恢複了我身为人类该有一切知觉,肉体无穷无尽的痛苦汹涌而至。

  身体宛如被一把把看不见的刀横七竖八地切割着一般,感觉身体似乎已没有一块完整肌肉,那种撕裂般的痛楚深邃入骨。

  在强大的痛楚之下,我却感觉到一股熟悉,一股熟悉的痛楚。

  在强大的意志催使下,我终於察觉到身体的状况果然和那次在“易观风楼”走火入魔后产生的状况一模一样,那种痛楚果然就是真元能量流窜在经脉外层的肉体表层间而产生的。不同的是前次是我自己的真元能量流窜在肉体表层引起的痛楚,这次却是真元能量被神万心的“雷神气劲”驱逐出经脉,肉体表层这次不但流窜着自己的真元能量兼且还夹杂着神万心的“雷神气劲”,两种不同属性的真元能量继续在肉体表层间相互抗衡沖突着,之间的痛苦更非前次走火入魔时所能比拟的。

  但更要命的却是原本守护着五髒六腑和各条经脉的守护能量却不时地遭受到自己的複属性真元能量和神万心的“雷神气劲”侵袭,造成肉体表层宛如一个战火连天的超级战场,难怪使我有种浑身的经脉和骨头齐皆破碎了的错觉了。

  我强制忍受着身体似乎无穷止境的痛苦折磨,神识保存着一小块清醒的地带,仔细地观察着身体的异状,期待能快点找出化解这次失败痛苦的危机。

  神识逐渐地探索着经脉内部的状况,豁然发觉各条经脉全无丁点儿真元气息,不但全部破损,还有逐渐萎缩的征兆。经脉既已损毁,“精神能”也就没有流通的管道来逆化为真元能来驱逐肉体表层的“雷神气劲”了。

  “完了,这下等於被废去了武技,我凭什么再和神万心斗?”我万念俱灰,失去技能的恐惧蔓延了整个全身。我浑身颤抖着,绝望了。

  我丧气地放弃各种无谓的尝试,绝望的心情眼睁睁地看着肉体被“雷神气劲”一寸寸摧残怠尽,那些複属性能量被“雷神气劲”压迫得纷纷地散出体外,仿佛旁观者一般,我无动於衷地看着,肉体巨大的痛感似乎也未能激发起我的知觉。

  “是的,我败了,彻底的失败了。瑞芬,原谅我,我不能实现永远守护在你身边的承诺了。我最敬爱在绿色长者,也请原谅我不能实现我的诺言了。”滚烫的泪水在心里流淌着。澎湃的热血在逐渐冷缓。

  当肉体表层间属於自己的複属性能量终於被“雷神气劲”彻底的驱逐出体外,“雷神气劲”即将破坏整个身体机能的时候,我绝望而愤怒的灵魂大叫着:

  “神万心!神万心……”,心底喃喃地叫着这个使我即将毁灭的名字,一股无比的愤怒力量充斥着整个身心。

  忍受着“雷神气劲”澎湃汹涌袭击的“守护能量”突然蠢蠢欲动地波动了起来。

  完全不是战斗形的“守护能量”似乎接收到我愤怒绝望的信息,突然一改被动的守护,激烈地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沖击力,一下子把狂涌而至的“雷神气劲”震得四下飞散,溃不成军。

  我诧异地感应着这意想不到的变化,猛然间再次感应到一个强大的气流团体被“守护能量”爆发的气息牵扯得进入了我的体内。

  神万心余留在我体内的“雷神气劲”瞬间被丝毫不剩地卷进了这个气流团体之中,重新地排列组合成一股新形的能量──守护能量融入我的体内。

  “什么?是我的‘能量气场’?”我内心震骇地大叫。

  我万万没有想到,人体游离在“能量空间”中的“能量气场”竟然一反常态地被体内那股神秘的能量──守护能量引进了我的身体之间。而且还立刻成为从组合複属性能量转化为组合“守护能量”的“能量气场”。

  “能量气场”是人体外散能量和吸收能量的一个转换集合区,“能量气场”其实就是“能量区”,是游散在“能量空间”中的精神、能量、思想信息的转化地。

  记得在古大陆和铁胜侠“寒能”大会战的时候,我就是以“精神意识体”融入“单极能量寒能”之中进入铁胜侠的“能量区”中,趁机吸附铁胜侠“能量区”中不断组合形成的“寒能”,由此转败为胜。

  当时确实有个念头就是如果“能量区”可以融入人的身体,岂不就是可以使身体源源不绝地产生能量?

  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想法此刻竟在我的的身上实现,怎不叫我震骇莫名?

  “能量气场”从“能量空间”中转移到我的身体内部的时候,竟然立刻散发出无数条光带,连接起那些受到“雷神气劲”破坏的受损经脉。而“能量气场”也开始在体内正式的运转起来,一种奇怪的感觉那么强烈地升起脑域,无比轻松快意的感觉是那么使我感到舒服,身体似乎已消失无踪,一种宇宙就是我,我就是宇宙一般的感觉使我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在成百倍地攀升。

  一股超强的生机和活力在身体爆发,精神和思绪也变得分外的清晰透彻,一些不能解答的疑惑转念间便有了个合理的解释。

  原来“守护能量”就是因为要到自己失去所有的攻击能量时才可以转化为正常攻击形的能量,神万心的“雷神气劲”正是阴错阳差地把自己所有的“複属性能量”完全驱逐的时候,才引发出自己那股“守护能量”正式成为身体内部的属性能量。

  而且这股“守护能量”的攻击力和反击力却是那么的强大威力无比。

  而此刻我的身体除了依然守护在五髒六腑的“守护能量”外,能量已直接的从经脉转移到“能量气场”中,可以说,我的身体虽然已经不存在丁点儿的能量,其实拥有的能量又远无弗界。

  而且,我还明白了一点,就是当自己把存在於“能量空间”中的“能量气场”连入自己的身体时,自己的精神、能量气息、思想信息已可随时地隐藏起来,变成一个让人感觉全无生命气息痕迹的的生命体。

  “原来,那个神秘女郎就是这样隐藏起自己的生命气息。”我恍然大悟。

  听到“空中城市”二级武校的校师帝比克以为我已经死亡正要宣布比赛结束的时候,我知道真正的大战才要正式开始。

  一种感觉不到肉体存在似的无比轻松感传遍整个脑海,意到便身随,无须我在运用多余的真元能量。而我的体内也确实不存在真元能量了,除了两种能量──“精神能”和“守护能量”。

  我随意地悬浮在离地五尺处,微俯着头冷冷地盯着神万心。

  一股强大的紫雾状能量气流强猛地旋绕於神万心周身,在神万心周围地面的坚刚石纷纷被强猛的气流刮动得席卷上空,在神万心头上纷纷被气流震得粉碎。

  我知道神万心已提聚了最强的实力打算和我真正的一决胜负了。

  “‘雷神波’!”空间中再次回荡起震耳欲聋的风雷声,震撼人心的气息排山倒海地压了过来。

  神万心只手划动着,一个心形的能量光体蓦地闪现在神万心眼前,光华流窜,雷鸣轰隆,碎石纷飞,强猛的气势压得所有人几乎都喘不过气来。

  我冷冷地看着神万心,一簇怒火在我眼里熊熊升起。

  “‘雷神波’!”神万心凶厉地喊着。

  “砰”的一声,神万心旋绕周身的紫雾状气流向外一震一散,周围三丈的坚刚石板纷纷被震飞而起,一道耀眼的能量光波“雷神波”就在这时夹着轰隆的雷鸣声呼啸而来。

  我挑起了眉头,意念瞬间从“能量气场”中提聚起“守护能量”,手一伸,一个以“守护能量”凝结出来的“能量球”瞬即在我的手心爆射而出。

  “能量球”和“雷伸波”在途中实体碰撞,爆闪出无数光华,向下的余劲竟把地面再次击出一个大洞,如果不是“科动酋文市”的空中人造地面完全采取纵深五百米的坚固凝化地表设计的话,只怕地面已经承受不住能量连续的沖撞而破裂沈陷了。

  向上的余劲竟异常地直沖云霄,但在这混乱的时刻又有谁去注意到这一点。

  向只方迸散而来的余劲并没有把我撞击得再次向后飞退,我在“能量球”和“雷神波”碰撞之后,立刻朝神万心疾飞而去。

  就在这时,神万心竟然再次提升出和刚才实力同等的力量,一个“雷神波”再次撞了过来。

  “‘分化元劲’?”我淡淡地道。

  面对这眼前让人眩目的光华,我没有躲闪,淡淡的虚影一闪,我笔直地穿过“雷神波”,直飞到神万心面前,意念闪动处,“守护能量”已经紧紧地束缚住神万心整个身体,这时,在我身后的“雷神波”才突然散裂为千万个细小的小小光球,消失於空中。

  我静静地悬浮在神万心的面前,看不见的“守护能量”牢牢地束缚住神万心,控制住他的一举一动,带动起他的身体慢慢地离地浮起。

  神万心的只眼再也掩藏不住深刻的震骇与恐惧。

  我的手终於伸了出去,缓慢已极地伸到神万心面前,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

  看着我的手那么缓慢地伸到他的面前,偏偏又是一点反抗的力量也使不出来,神万心的脸上不绝地渗下冷汗,只眼的震骇与恐惧愈盛。

  “能量气场”散发出的气流吹动得头发向上直直飘飞,我冷酷地一手锁住神万心的脖子,一手攥起拳头,对准神万心的肚子就是重重的一拳,“守护能量”顺着拳劲侵入了神万心的身体。神万心由於没法运用能量防禦,疼得整个身子都向上缩了起来。

  当我感觉到神万心的力量还没被我的“守护能量”瓦解,还有反击力量的时候,我便又是一拳接着一拳击了过去。

  脑际浮现起被神万心狂轰乱打、生命随时便可覆灭的情景,怒火再也抑制不住地熊熊腾起。

  锁住神万心脖子的手猛地向上一甩,神万心被我甩得向空中直飞而起,另一手又再次爆射出能量光华,结实地击中飞向空中的神万心。

  猛然间,身体内的“能量气场”传来一阵不规则的蠢动,似乎受到一股什么能量的牵引似的,一种呕心的感觉传遍身心,隐隐间感到头部有些晕眩。

  “难道是‘能量气场’的不适应症?”我讶然自语。

  “哼,纵然如此的话,神万心也已没有再战的能力了,我也不必要担心什么了。”

  在最后一刻,我终於彻底地瓦解了神万心的力量,“守护能量”更趁机封制了他主要经脉,让他暂时没有反击的力量。

  被我封制住经脉而无法应用能量的神万心从空中惊叫着在我面前掉了下来,由於身体起了小小的不舒服感,我趁机给掉到我面前的神万心一脚,踹得他更快地往地面掉了下去。

  “你这种人,死不足惜!”我淡淡地声音如雷般震入他的耳朵。

  神万心当然没有死,从两百多米的空中掉落地面的时候,亦不过断了几根肋骨,摔断了一只右腿,两手齐皆脱臼,苍白的脸刮伤多处,神志陷入深度昏迷状态而已。

  猛然间,天地间涌现出一股超强的气息,白色光华击散天空中朵朵云层,闪现出一颗混混沌沌,无数色彩夹杂的巨型光球。

  巨型光球在千米外的空中旋转着圆形球体,不时地从中电射出蓝色电流。

  “啊?那是什么?”

  “是什么东西啊?”

  “是导弹吗?

  “咦?”副院长等人看到天空中那颗光球隐隐间似乎感到一股熟悉感。

  我惊讶地看着头上那个现在在空中千米外看来和当次在城郊凝结出一样大小的光球,立刻想到对付神万心时和我断离了联系的“能量球”,隐隐感到一股寒意升上心头。

  此刻在千米外的光球已经和那次城郊中的看来一样大,如果近在眼前,那体积岂不吓得惊人?

  意念猛然醒悟到极大的危机正迫在眉睫,我忙运起“守护能量”於声波之中向武斗会场传震开去。

  “大事不好!大家快走!赶快找地方闪避空中那颗能量光球。”

  副院长和刀葛海老师等人这刻也醒悟到事态的严重,因为他们都见识过自行吸附能量的光球显示出来的那种强大的威力和破坏力。

  “快走,快走,那个光球的目的地似乎就是这里,大家快退!”副院长赶忙发出声波大叫,领先地朝武斗场出口飞了过去。

  就在这时,光球向四周电射出的电流猛地轰然而至。在千米外看来只不过是淡淡的流体,此刻近在眼前,才发觉那电流竟强猛得惊人。

  电流结结实实地击中武斗场,轰隆巨响中,整个会场似乎都在震晃摇动,碎石四下飞溅。

  “哎呀!”“不好!”等声不绝於耳,很多人被飞溅起的石片刮中,受伤了的人大叫了起来。

  此刻所有人都意识到严重的危机,纷纷散乱地朝各会场出口飞奔。

  令人意想不到的混乱引发出武斗场的武斗家们的能量气息越发地沖腾而起,千米外的巨型光球突然受到武斗场上能量气息的牵引,呼啸地电射下来。

  强大淩厉的气息竟先一步震住所有人的感官,所有人竟都产生出无法再多移动半步的感觉。

  紧接着,硕大的电流体又再次电击而下,“古武术大赛”的警示塔楼首先被电流击毁,石头钢铁碎末轰然四处飞溅,刹那坚固的塔楼竟化为瓦砾。

  出自於我本体真元的光球牵动起我的“能量气场”不住翻滚,强大的意志力迫使我强自镇定下来,感应到场中众人的异状,我强自提聚起巨大的“守护能量”,发出超震声波,震醒被光球强大气势震慑住我的所有人。

  惊醒过来的所有人哪敢再多做停留,纷纷飞逃。

  但这个时候,巨型光球受到我气息的牵引竟越发快速地疾飞而下。

  “长平!”瑞芬清亮的声音传入我的耳际,“你怎么还待在那里?快逃啊。”

  我温柔地看着定立在混乱人群中的瑞芬:“你先走,我要走,随时都可以。”

  心里一边却在想:“我引发出来的事情,就要由我来解决,逃不是办法的。”

  没有人比我更清楚“能量球”的威力了,如果不化散掉光球的实体,后果可能更加严重,因为光球就算撞到了实体,也不会消散的,除非有一股比它更强大的力量才可能以硬碰硬地消灭它。

  瑞芬竟然看出了我的心意,大叫道:“长平不要,你不可能成功的,先离开这里吧?如果你不走,我也不走!”

  我心里一片温暖,抬头看着越发接近的巨型光球,喃喃地道:“现在逃也来不及了。”

  “科动酋文市”蓦地喧腾起尖锐地警鸣声,我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却看到远处飞出一个导弹击向了巨型光球。

  “轰隆隆”震响,硝烟弥漫,红色的蘑菇状红光出现整个天空,一些还没有逃出出口的人见状松了口气,停下脚步,仰望着蓝天,不,是红天。

  但出人意料的,一道耀眼的光波竟又逐渐地放射出豪光,旋转着从红色硝烟中脱颖而出。

  “果然如我所料。”我喃喃地道。

  我没有再回头看瑞芬一眼,由於空中尽是虚无,没有实体的对象,再者,我也不敢贸然地以巨型光球为目标施展出“瞬间移动”,天知道突然出现在它旁边会有什么后果。

  虽然我想做这次不得已的英雄,却还不想死。

  猛力地提聚起强大的“守护能量”,我以时速两千多公里的速度向空中疾飞而去。

  身体一边散发出更强大的气息充腾在空间中。

  我是想既然巨型光球是以感应到的能量气息而移动,莫如我先把它引到大气层间,再想办法怎样解决它。

  就在我快接近巨型光球的时候,猛然再感应后下方沖出三股十分强大的能量气息,速度也十分快捷地向我这边电射而来。

  “你要干什么?”沈稳带有浓重鼻音的声音蓦然出现在我的耳旁。

  我诧异地停下疾飞的身体,身后唰唰地蓦地闪现出三条飘忽人影,慢慢地才渐渐清晰,竟是三个身着白色武士软袍的老者,个个年纪约在五十上下,却显得龙精虎猛的。

  问我话的是个方框脸,满脸胡渣子的老者,一只虎目淩厉有神地迫视着我。

  “现在不是回答你们问题的时候!”虽然知道他们都是武术高手,但此刻面临严重危机,我可没有时间来理会他们到底是何方神圣?回答他们无聊的问题,当下我不耐烦地道,“这里十分危险,你们不要跟来。”

  我匆匆抛下话,赶忙提聚起最强的能量,再次疾飞而去。

  “武老,你看此子怎样?”一个惨白瘦削的老者对刚才问我话的老者道。

  “此子的武技处处出人意表,斗志也十分高昂,意志力亦十分坚定,是个可塑之才。”武老淡淡地说道。

  “可惜的是轮不到我们来教导他。”另一个脸留有三缕黑须的老者歎道。

  “我们不要在这里感歎,快跟去看他要干什么?再说这个巨型光球是什么回事?我们也要弄清楚,而看来此子似乎知道详情似的?”武老说完,领先朝着我的方向飞去。

  “咦?光球似乎改变了航线,朝那小子飞去了?”惨白老者疑惑地惊呼。

  “快走!”

  我抛下那三位老者,很快的便到光球附近,虽然导弹未能击散光球,但却阻止了它惯性的速度,使它稍微地减缓了速度,因此我才有时间跟那三位莫名的老者一会闲聊。

  巨型光球果然感应到我散发的气息,一改向下飞射的方向,转而朝着我电射而来,而光球更肆猛地电射出强大的电流体,好几次,我差点便被那些乱窜的电流击中,我吓出了阵阵冷汗,不敢有丝毫分神。

  能量越提越高,速度也越来越快,穿过厚厚的云层,渐渐感到气息越来越沈闷,我知道快要接近大气层了。

  但这个时候,我却感到速度越来越慢,呼吸越来越急促。但巨型光球在惯性的作用下却越来越快,气势越来越猛烈。

  “不妙了。”我暗道。

  我感觉道巨型光球似乎就在我身后十几米处,瞬间便可击中我了。几道电流更险而又险地从我的身边电射而过,把我面前的一些云层穿透了一个透明大的洞。

  就在巨型光球就要击中我的时候,我以眼角看到的一片云层为目标,瞬间移动到那里而去。

  就在我身体刚刚消失,巨型光球便突临而至,虽然失去了能量气息的牵引,但出於惯性的作用光球依然笔直地向前疾飞而去,但光球却在我突然消失的时候猛然间爆射出十几道强猛的电流体四下散射,接着才沖出了大气层,投入无穷止尽浩瀚无边的宇宙太空之中去了。

  就在我庆幸作战策略成功的时候,巨型光球四下散射的一道强大的电流体却猛然穿透了我匿藏的那朵云层,好死不死结实地击中了我的身体。

  一股强大的电流震感自脑际产生知觉后再向身体四周蔓延,麻木逐渐蔓延了全身,无比强猛的沖击力把我击得飞了出去,更因此而陷入了晕厥之中。

  

第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