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和‘兵工集团’商议的结果是定于明天在‘特兰市’的‘科技展览’大楼交换人质。”昌浩指着电子晶屏上显示出“特兰市”的一所高层大厦说。

  “秘鲁受到狙击的事件,‘兵工集团’已经知晓,所以明天必定会有一番械斗,交换人质更是决不可能的。”昌浩望着我道,“不过,长平既然坚持,无论如何的危险昌浩也陪你走上这一遭。”

  昌浩诚恳的语气让我不满的心里稍微感到欣慰,我摇头道:“明天是否有必要前去,今晚就有分晓。我想时间既是在你们双方匆促下决定的,那‘兵工集团’一定会想办法事先在那里做些安排,他们有没有诚意,我当可以在那里知晓。”

  “难道你想混进去?要知道你上次暴露了身份,又赢得了这次‘古武术大赛’的第一名,其实你已经大受所有人的瞩目,你又怎么能混进去探听消息?”昌浩怀疑地道。

  “这个你不要管,我自有方法。”淡淡地丢下这句话,我转身悬浮地飘了出去。

  想起昌浩刚才说的话,自己现在可能正受到各方的注意,如果‘兵工集团’真的心怀不轨事先要在那里设伏的话,那自己以‘浮移术’飞行到那里必定会被他们设立的警哨所察觉,还可能派人来狙击我,这对我要实行的计划便会有些影响。

  呆呆地怔立于小岛上空半晌,仰望着头上的白云苍狗,心中一动,身体猛然直直飞冲而起,飞过了飞行器的“星时速轨迹”的航道,我才改变上飞的方向,开始笔直地朝“特兰市”的方向快速地飞掠而去。

  时速达两千公里的飞行速度,不到半个小时就已到达“特兰市”城市上空。

  在超过“星时速轨道”的高空飞行,很自然的便避过了一些人的耳目,我在到达“科技展览大厦”的上空的时候才又以能量凝聚一朵云层为掩蔽体,静静地悬浮在云层当中,等待着心灵到达古井不波的空明状态,心神的触动感应才慢慢地自云层向“科技展览大厦”延伸而去。

  “明天和‘兵工集团’的约定浩你不用去了。”回到小岛“浩城”,我凝重地道。

  昌浩疑惑地看着我:“为什么?长平你发现了什么?”心思灵敏的昌浩立刻感觉到不妥。

  我叹了口气:“你说得没错,‘六气合一’真的已经遭到了毒手,不但如此,‘科技展览大厦’还在暗中埋伏了军队,打算等‘东联’的人一到就立即锁拿。”

  “军队?是哪一部的?”昌浩皱起了眉头,“‘军务部’的吗?”

  我点了点头。

  “哼,没想到‘军务部’真的开始明里支持‘兵工集团’了,连奥斯布坦部长的命令也不听了。”昌浩冷笑道。

  接着昌浩再次慎重地问我:“长平,你的消息是否正确,‘兵工集团’既然出动了‘军务部’的军队,必定戒备甚严,你是用什么方法得知的?”

  我皱了下眉头:“浩,不要管我如何得知,总之这个消息是我亲眼所见,千真万确的。”

  昌浩看着我,哈哈大笑:“长平你的话我怎会不信呢?好,既然‘兵工集团’出动了军队,那他们就等着好收场吧?”

  昌浩眼睛闪过寒芒,跟着连按办公桌上的一组仪器,慢慢地办公桌上升起一个约十八英寸的薄形晶屏,又按了几组数字编码,不到十秒钟,晶屏上出现一个逼真的人形影象。

  昌浩背靠着活动靠椅,对着那个身穿军服的中年人道:“阳斯磐将军。”

  “有什么事?”晶屏中的阳斯磐将军问道。

  “我得到一个确切的消息,‘军务部’违反了奥斯布坦部长的命令,正私自率领着军队设伏于‘特兰市’的‘科技展览大厦’里头,明天本是我和‘兵工集团’一项交易的日子,但现在有‘军务部’的人在里头,我就不便出面了。”昌浩淡淡地道。

  “果然是个令人兴奋的好消息。”阳斯磐将军严肃的脸虽然泛起了一屡微笑,但目光中却亮起针尖般的锋芒一闪而过。

  昌浩点了点头:“就这样了,相信奥斯布坦部长正需要一个杀鸡敬猴的机会来重新树立他的威信呢?呵呵。”

  阳斯磐将军的脸又恢复严肃,他也点了点头,道声再见之后就关闭了传讯。

  昌浩抬起头来,脸上洋溢着光彩:“‘兵工集团’,哼,这次就让你们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吧?哈哈……”

  我淡淡地看着昌浩,突然不知道自己介入了科技政权的纷争是否合适?而自己在这里面又能扮演什么角色呢?

  十月二十三号

  试验新一代“宇宙飞船”航行展示之日。

  此次入围的除了前几届参加夺标的“宇宙巡航集团”、“太阳科技集团”、“兵工集团”之外,也跑出了一匹黑马──“东联集团”。

  由四大集团组成的“航展”规模比前几届的“航展”都要巨大,无数资讯记者和影讯导播的仪器光华此起彼落地闪烁着。

  而此刻在达三百公里的巨型广场上,四大集团的参展飞船还没到达,终于在接近午时的时候,天边传来轰隆隆如响巨雷般的声响,四架巨大可容五千人乘坐的宇宙飞船终于徐徐地飘浮而来,降落于巨型的起飞广场之上。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此次前来颁发“名衔签证牌”的竟是军方的最高统帅奥斯布坦部长,而身为联合政府最高行政主席的哈里司竟未出场。

  我知道军方取得政权的事应该要在此次的“航展”会上现于人世了。

  奥斯布坦到底人已老了,竟已迫不及待地出来炫耀自己的权利,浑然没想到“火星”暴动的影响将会如何之大?

  他这么代替哈里司主席出来主持这次“航展”,岂不更明摆着告诉“火星”自己已是真正政府的掌控者了?就算他们不服,哈里司也明摆着退出政治舞台,他们反抗又会有什么用?

  看着奥斯布坦神采飞扬的老脸,我不禁摇头叹息。

  这些天来,自昌浩向我解说当前时局的变换和一些政府领导人的派别体系之后,我逐渐地也对政治有一些看法和了解,我知道,奥斯布坦此刻不想让哈里司出来应承一下以平息一下“火星”上政治团体的不满,反而自己迫不及待地向各方证明自己的权利,实在是大为不智之举。难怪“军政部”底下的三大部门已经逐渐不听他指令了。

  突然我又想到一点,也许奥斯布坦就是明白自己也在逐渐的失去威信和权利,所以才要趁自己还有能力的时候炫耀炫耀,不然等真的什么权利也没有再想出来炫耀一下好不容易夺来的权利也不行了。

  人类的秉性是否就是如此的自私呢?

  宇宙飞船终于缓缓升空,向着无尽的苍穹出发了。

  悬浮在飞船的头舱控制室,看着在太空外的无数星光,心灵不由感到一阵宁溢,接着又激动了起来。

  宇宙实在太伟大了,只有身处在外太空才会发觉以往的渺小、微不足道。

  地球逐渐在晶幕屏上变为最暗淡的一个光点,此刻宇宙飞船的时速已迸发到接近光速,但看在外头的景色依然犹如龟跑的速度一般。

  龟速,在人类认为最顶级的速度在宇宙看来也不过如乌龟奔跑的速度一般微不足道。

  昌浩来到我身边,笑问:“怎么,还习惯吧?”

  我叹道:“宇宙穹苍的伟大实在让人叹为观止,人类狭隘的观点何时才能冲出局限于地球的一点而到无限伟大的宇宙中去呢?”

  昌浩显然没料到我会生出这种感叹,怔了怔才接着道:“也许人类不是不懂得把目光投到无限的宇宙中来,而是人的一生毕竟有限,而宇宙的神秘却是无限的,人们终其一生也许还得不到宇宙哪怕一丁点的玄机呢?又有谁有那么长的时间来实现他要想得知的观点呢?人类毕竟只有在自己的世界才感觉到成就,但在宇宙中,你只会感到自己的渺小,连地球在宇宙中都不如沧海一栗,又何况短暂的生命呢?”

  我呆呆地思考着昌浩的话语,只觉得昌浩这些话道尽了人类所有害怕和不想去面对的观点,昌浩这些话无疑是正确的。

  人类在只有短暂的一生中又有何时间能够舍得浪费掉呢?

  就探索宇宙的奥秘就不知道要终其多少代人类的视点了,也许等到人类都成为宇宙历史的尘埃都还不能了解呢。

  一时间,我和昌浩两人就呆呆地并肩站立在舱头,看着无穷止境的太空,感染着心底那股突然而来的颤栗。

  回到休息舱中,我和昌浩再次品尝着香浓的桂茶。

  “对了,长平,我都还没来得及向你道贺呢?恭喜你夺得了‘古武术大赛’的第一名,终可实现自己的愿望了。”昌浩说着说著有些黯然,他是想起自己放弃了愿望而一时间感到黯然了。

  “第一名?”我淡淡地道。又有谁知道取得这第一的头衔有多么艰难呢?甚至差点要到丧失生命的地步,如果失败了,这代价未免也太大了些。

  “有一点我一直觉得奇怪,为什么神万心都宣布比赛已经结束,而且连‘空中城市’二级武校的校师都证明你已死了,为什么你竟还能站起来,而且力量又突然爆发得那么强大呢?”昌浩热切地看着我,期待我能解答他迫切想要知道的问题。

  我摇了摇头,表示这个问题我不想回答。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自己技能上突然提升的事情还是不要告诉别人为好。

  昌浩脸上掩饰不住失望的表情,我只当没有看见。

  不一会儿,他的神色便又回复自然:“既然不便回答,就算了,但当时空中出现那颗巨大的光球一定就是长平你弄出来的吧?你最后把它引离了方向,最后那光球怎么样了呢?这应该不难回答吧?”昌浩笑道。

  我点了点头:“我把它引到外太空去了。”

  说到这里,一个念头突然在我脑海里浮现,脸上的神色因此无比的怪异起来。

  一个可怕的念头如道惊雷闪电般瞬间贯穿了我意识。

  “失去控制的巨型光球被我引到地球外的太空去了。但危险就这样结束了吗?”

  这几天来下意识刻意避免去想起的后果此刻竟如此清晰地浮现于心底。

  “巨型光球被引到外太空并不代表解决了一个危机,反倒是另创了一个后果难以想象的危机。”心底一个严肃的声音似乎再点醒着我。

  “光球不被彻底散化,而是流落到宇宙太空中,它将更无限制地可以尽情吸纳宇宙空间中的各种属性能量,它会从足以毁灭一座大楼的力量异变到可能毁灭一个星球的力量,谁也不能保证流落于宇宙太空的光球将来会怎么样?”

  刹那间,我浑身沁出阵阵冷汗,脸上的神色也显得格外的怪异。

  “你怎么啦?”昌浩见到我怪异的表情,诧异地问道。

  我身体一个急闪,如道旋风般地直冲到宇宙飞船的头舱控制室,双眼慌乱地扫视着显示飞船外头太空景物的晶幕,似乎那颗被我情急下引到外太空的光球就在飞船的外头一般。

  这当然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光球已不知道流落到宇宙太空的那一个角落,又哪会那么凑巧地出现于此?

  其实,就算我知道光球在宇宙太空的具体位置,我又有什么能力飞到外太空去消灭它散化它的元体呢?

  昌浩满脸惊奇地跟着赶到我身边,奇怪地道:“长平,你怎么啦?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怔怔地呆看着晶幕,似乎那里有什么好看的东西似的。

  昌浩见我没有回答,也好奇地跟着把目光投向晶幕。

  我感到手脚阵阵冰冷,因为一个谁也不能意料的危机被我无意间创造出来了,如果因此引发了什么毁灭性的后果,我怎么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好半晌,我慌乱的心神才之间平定下来,现在后悔也没用了,要补救也没有办法,惟有希望光球能在宇宙中自行消逝,或者遇到宇宙中的外生物,才有可能被消除吧。

  我安慰着自己。

  回头看着昌浩一脸好奇地看着晶幕,我苦笑地连连摇头,自己奇怪的行为和举动一定已经让昌浩感到莫名其妙了。

  重新坐落于休息舱室中,我才苦笑地向昌浩解释着那光球可能带来的危机。

  昌浩听到由我手中出现的能量光球晶还会带来如此可怕的后果,不禁也感到震骇万分,他的脸有些僵硬地问:“如果光球真的可以无限制地自行吸收宇宙中的能量,那它会大到什么程度?实在无法意料。”

  我脸色惨白地点了点头。

  昌浩发觉到气氛有些异常的紧张,忙缓了缓心神,取笑道:“也许会成为一个足以媲美宇宙中的各星球,变为能量星球也不一定,到时,应该可以命名为长平星了。”

  昌浩的这句话不但没带来松缓气氛的效果,说完之后,我反倒觉得心情更加地复杂起来,他说的未尝会是不可能的事,谁能意料呢?

  昌浩的神色也有些不自然,讪讪地道:“不过长平,可以由你手中出现如此惊人的巨变,也当引以自豪了,看来古今以来都没有人有这种本事。”

  我的心情越发沉重。

  一天就这样在沉重的心情中渡过。

  在宇宙太空中是无法正确地掌握时间流速的,在最先进的飞船中却有着最古老但有时却比电子带来的时间计算法还要准确。

  那就是“漏沙计时”。

  这个古老的方法从来就不会受到宇宙中一些电子波的影响,就算飞船真的可以达到超光速,它也依然可以如故地缓缓流泻,计算出时间流泻了多少。

  翌日

  坐在昌浩的船长餐室,我享受着合成食品,昨天因为光球可能出现巨变而带来纷乱的心情已经逐渐平复,事已至此,再怎么自怨自艾也于事无补,还不如放宽胸怀去面对。

  从“能量气场”被奇异地引入身体之后,身体所有的能量和各种气息都可随时在“能量气场”中匿藏起来,另外一个让我想象不到的结果是,当我把身体内的所有“守护能量”包括守护在五脏六腑的“守护能量”(不包括已经成为身体一个不可分割的能量光质脉络部分)都匿藏进“能量气场”后,身体那久违的重量感竟又开始正常地出现,这下子,我终于明白身体产生浮力效果的原因确实是来自于那些“守护能量”了。

  只要意念再次调集“能量气场”的“守护能量”,身体的浮力效果马上又跟着产生。

  也就是说当我身体出现重力的时候,便一点防御力也没有,不过我并不担心,成为身体内部一个虚拟的能量储存空间的“能量气场”瞬间便可因我意念的运转而使“守护能量”流经身体各处。

  我十分放心地享受着脚踏实地的感觉,更何况现在是在我最好的朋友昌浩的宇宙飞船之中,更不需要担心会有什么意外。

  静静地吃着面前营养丰富的合成食品,我的目光不由扫向昌浩时刻皆不离身的那块“名衔签证牌”,此刻就放在昌浩面前的餐桌旁边。上面有很多的凹槽和一些电子流程路线,也不知道到底做什么用处。

  “浩,那块什么‘名衔签证牌’是干什么用的?为什么还要掌握政权的人物亲自在起飞那天颁发呢?”我忍不住疑惑地问。

  昌浩咽下一块食品,才说道:“这块‘签证牌’是证明最先到达的签证证明,在‘明王星’上设立了一个最精密的‘智能机器’,有四个凹槽正好可容纳每块不同的‘签证牌’放入,但每放入其中一块,其他三个就自动封锁,而且信息还会立刻自动向‘太空卫星接受站’发送再被地球接收。所以只要最先抵达‘明王星’,放上手中证明自己集团代号的‘名衔签证牌’,地球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可以知道这次‘航展’的夺标者是哪一方。因此保存好手中的‘名衔签证牌’便十分的重要,不能有意外的闪失。”

  我清楚地点了点头,这确实是个好方法。

  “但这个‘名衔签证牌’不会被人复制?先给‘明王星’上的接应人偷偷代为放入吗?”我问道。

  “当然不排除这个可能,现在科技发达,没有什么东西不能复制的,所以这块‘名衔签证牌’便得由政府的最高执掌人存放,待那天的起飞日才亲自颁发。”昌浩道。

  但另一个问题又出现,我跟着道:“这样虽然又确保了公平度,但如果掌握这‘名衔签证牌’的领导人被人收买……”我顿了顿。

  昌浩已然明白我话中之意,“哈哈”笑道:“没想到长平一下便可看出这么多的问题来,不错,你说的这几种可能都是有可能发生的,所以政府才限定在‘航展’筹备期间,断绝与外星的一切通航行,就是政府考虑到这个问题。”

  我点了点头。

  “虽然这样多少会引起政权领导人的不满,但为了证明自己的大公无私,政府领导人还是大力地给以支持。”昌浩说道。

  “禁止一切通航?那不是代表‘明王星’的樊若松等人还在地球?”想到这点,我不由皱起了眉头。

  昌浩点点头道:“樊若松等人自然不能在‘航展’还未到来之前离开地球,不过在‘航展’正式起飞之日就可以离开了。”

  “而且,他们就在这艘飞船里。”昌浩接着的话却让我感到惊讶。

  “什么?”我的脸有些不自然地。

  “我知道你和‘明王星’的人似乎有些过节,正好樊若松也要借机修养,所以我把他们安排在飞船的B区,才没有和你碰过面。”昌浩看着我说,“长平,你到底为什么会与韩班等人有过节呢?你们以前又未曾谋面?”

  我当然不能告诉昌浩我是因为怀疑和吃醋的心理作祟才会对樊若松等人加以精神力的突袭,彼此产生不满的了。

  “我对他们没什么好感。”我淡淡地道,也没有解答原因。

  昌浩脸有些不自然地说:“其实,这次飞行,我还有另一个目的,就是要和‘罗工世家’的大宗长会面,打好合作关系,也算是一种外交手段。本想让你一起去见识一下‘璞皇宗’的环境,接触‘明王星’的人,这对你日后学习武学可能有所增益,但现在,你和韩班等人的关系紧张……,唉!”

  我心中一动,自己爽快地答应昌浩,私底下不是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找机会看看能否发现瑞芬和‘明王星’的关系吗?如果不去,岂非白白走一趟了,说什么也得去。

  “虽然我对樊若松等人没有好感,却不代表对’明王星‘的所有人有偏见,‘罗工世家’之行我还非去不可了,而且我对‘桂茶’的培养也很有兴趣,也许可以知道原因呢?”

  昌浩有些为难地道:“但你和樊若松等人的关系……”

  我截住他:“和他们的关系的另一回事,‘罗工世家’的人如果连这点肚量都没有,不免让人失望,你还有必要和他们合作?”

  “既然如此,就一起去吧。”

  “到‘明王星’具体的日期如果按照以前‘宇宙巡航集团’的‘宇宙飞船’的速度,大约要地球日九天左右,但今次我们新的改进飞船只需四天便可到达,比以往整整缩短了五天时间,航行速度更上升近两倍,已超越了亚光速。”昌浩傲然笑道。

  每次说到自己设计出来的飞船科技,他便有一种自豪感。

  对于昌浩的智慧我一直很佩服,所以也代他欢喜。

  “但你以前留在‘太阳科技’的那份设计蓝图,会不会被‘太阳科技’因此设计出性能更好的的飞船呢?”我问道。

  “那份设计蓝图其实还不完整,一些设计的程式便没有写在那上面,就算‘太阳科技’真的由那份蓝图设计出宇航舰,也只能在亚光速之间。我在‘东联’设计的飞船却是结合了‘东联’一些我没有想到的设计理论,航行速度已完全超越了亚光速,只有再有几年时间实践,超越光速都有可能。”昌浩自豪地道。

  时间就这样慢慢地流走,到达‘明王星’的航程终于要结束了。

  第一次踏上“明王星”,究竟会否得到我想要的答案?还是会遇到什么奇人怪事?

  

第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