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宇宙飞船”徐徐地在“明王星”一片广阔平坦的绿色草原上降落。

  站在头舱,看着显示外头风景的晶幕,眼前是一片翠绿深蓝的世界,各种不知名的参天古树参差不齐地耸立在肥沃的土壤之中,向世界展示着属于它们的风采。

  步下飞船,目及之处,一边是一望无际的平原,靠近“宇宙飞船”的西北却是一大片茂密幽静的森林,清淡的花香,啾啾的鸟鸣,深蓝澄净的天空,洁白的云彩不时幻化出各种奇怪的图案。

  鼻间闻到一股清新的花草味与浓郁的土壤气息,这里的环境,这里的空气,和地球浑浊郁闷的气息成强烈的对比。

  看到这里,我仿佛看到到家乡古大陆大洋州的面貌,这里的一草一木却又比熟悉的家乡不知美丽上多少倍。

  不远处的森林中,一些色彩斑斓的长尾巴不知名鸟类似乎受“宇宙飞船”的降落所吓,发出清亮的鸣叫,在森林中彼此起伏地飞翔着,不时又隐入森林之中。

  第一眼看到“明王星”我便深深地喜欢上了她。

  深深地吸了口气,空气清新之中似乎还带着甜味,闻后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昌浩似乎没有我这种感觉,他下船之后,立刻组织了十五名武技不弱的随从人员,警惕地环视着四周。

  我隐隐感应到飞船之中那几个“明王星”人的气息,知道他们也正要步下飞船。

  我朝昌浩打了个招呼,便向不远处的森林飘去。

  平原之中有这么一大片广阔的森林,在这个人类生存的时代上已不容易见到,我欢喜地抚mo着粗糙斑驳的树皮,微眯起眼睛仰头瞄向十五米来高的树梢,淡淡柔和的阳光从枝叶间的空隙洒落,落在脸上亦不觉得刺眼。

  就人类万年来的知识所载,万物生命没有阳光和水分是不会生长的,有“小地球”之称的“明王星”当然也有个围绕着自己运转的太阳,其实,也许不应该叫做太阳,因为这个会发出热量的星球体积比太阳要小上一倍多,散发的热量也比太阳要微弱上几千倍,也因如此,这个星球的位置虽然十分靠近“明王星”,散发出来的热量却刚好适宜星球上的所有生命体接受。

  “明王星”人也把这个供养万物生命生长的星球命名为“小太阳”。

  手抚着苍澈的树皮,脑际似乎奇妙地接收到一些很奇怪的信息,我突然有种想和森林中的所有生命体交流的冲动。

  但昌浩一个随从呼唤我回去的声音打消了我的念头。

  回到宇宙飞船旁的时候,樊若松等几个“明王星”人已经先走了。

  昌浩微笑道:“看来你很喜欢这里?”

  我点了点头,赞叹地说:“‘明王星’其实是个比地球还适宜人类生活的星球,地球的污染太严重,而且太阳反射出来的紫外线和辐射热度又逐渐加强,我想再过不久,人类就真的该迁徙出地球了。”

  昌浩认同地点点头,接着道:“我们现在要赶往‘林菲市’去,‘智能机器’就在那边,等我先把这件重要的事处理好之后,再带长平你到处观光游览一番。对了,长平你是先在飞船上等我们?还是随我一起前去?”

  我笑道:“当然是随你一起去了,把属于‘东联’的‘名衔签证牌’放入‘智能机器’中,这可是人类历史上重要的一刻,难得一见的光采,我怎肯错过?”

  昌浩欢欣地呵呵朗笑。

  由于“宇宙飞船”的体形过于庞大,只好降落在离城市约两百余公里的市郊--这片平坦宽阔的“林菲平原”上,区区两百余公里的距离对我们几人来说并不算遥远,按我的速度不用十分钟的时间就可到达了。

  包括昌浩在内的十五名随从,一行十七人开始往东方的“林菲市”飘去。

  从昌浩得意的神色中,我才晓得他已经从“罗工世家”那里探听到三大集团的“宇宙飞船”都还没到达“明王星”,据可靠的消息透露,三大集团的宇宙飞船离“明王星”还有两天的航程,难怪昌浩一脸的轻松得意。

  “林菲市”

  城市面积八百五十三平方公里,一大片浓郁的树林环绕着“林菲市”四周,由于“明王星”的建筑物并不像地球那般建立在几千米的高空,而是只有两三层的仿古建筑,到处皆是低矮的房屋,因此在高达十几米甚至数十米的参天古树的萌荫下,城市的面貌被淹没了。

  远远看去,“林菲市”便如一个巨型的海碗一般。

  看着眼前这个奇形的城市外观,我赞叹不已。

  在地球,除非是到古大陆,不然几乎所有隶属于“联合政府”版图上的树木皆被砍伐一空,在那片砍伐掉的土地上兴建起一座座高科技的新兴城市,绿色植物在地球已经少得可怜了。

  眼看“林菲市”就在眼前,俯望脚下葱郁的树木,我不自觉地往下飘落。

  昌浩见状,也只好随我飘落下来。

  我收敛起所有能量气息,如一个平凡人一般再次享受着脚踏实地的感觉。

  “长平,怎么啦?”昌浩不解我的举动。

  我缓缓地在草长及膝的林中漫步,愉快地道:“反正‘林菲市’就在眼前不远,我们何不踩青前往?”

  昌浩环顾四周的翠绿,一时也被提起了兴致,哈哈笑道:“乐意奉陪。”

  在空中飞行时还不觉得这片环城密林怎么宽广,在地面上实步行走,才感叹竟如斯之大。

  走不多时,我已隐隐有些气喘。

  昌浩不解地问我:“长平,你是否有些不妥?气息怎的如此急促?”

  昌浩自然不知道我把所有“守护能量”都藏匿在“能量气场”内,现在的我已和一个平凡人没什么两样,浪费一些体力自然会有些气喘。

  我微微一笑道:“你不要担心,我只是要真实地感受一下脚踏实地的感觉而已,所以并没有用运用真元能量作为辅助,完全以体力行走,走上这么一段路自然会有些气喘。”

  昌浩放松了下来,摇头道:“你啊,别人是巴不得可以拥有无穷的能量使之可以免除劳力之苦,你有能力可以不需步行之苦,却偏偏要享受脚踏实地的走动感觉?呵呵……如果我有长平这种可随意悬浮的能力……”说到最后,昌浩不由摇头苦笑。

  我故意讽刺道:“凭你的天资,如果在古武学上发展,成就必不在我之下,可惜你却放弃了原先的理想,现在感叹又有何用?”

  昌浩叹道:“这却未必,就算我的资质真的比你好,但必竟是你被选中上‘修行台’而不是我。其实,就算我真的可以上‘修行台’修习十大特殊技,只怕也不会选择修炼‘定神术’,所以每个人的命运也许在冥冥之中早就注定的了。”

  想起初次翻阅“定神术”时产生的感觉,以及不可思异的异星之旅,我开始相信冥冥之中似乎真的有无形的力量在操控着命运一般。

  就在我和昌浩的情绪陷入低潮,恍惚前行的时候,异变陡生,两旁的参天大树突然轰然倒塌,向着我和昌浩及十五名随从人员横砸而下。

  眨眼间,我们十七人便被这突变给分开了。

  眼看大树朝着我冲顶横砸而下,意念自动运转,“能量气场”内的“守护能量”迅速地行走全身,手一挥,一股强大的“守护能量”贯泄而出,连续向我砸下的几株大树瞬即被震成无数粉末。

  这时,能量运转全身之后,我立刻感应到林中充斥着十几股强大的能量气息,由于面前被震成粉碎的大树粉屑四处纷扬,阻碍了我的视线,一时间也看不到被冲开之后昌浩等人的情况。

  我只好向上飘飞而起,脱离不住纷扬的树木粉末,就在这时,一股掌劲向我当胸袭来,面对莫名的偷袭,我的心中着实恼怒,当下也挥出能量迎向那股掌劲。

  感觉好象摧枯拉朽一般,对方的掌劲被我轻易地反震回去,轰隆一声巨响夹带着一声惨呼,我清楚地感觉到能量结实地击中目标。

  这时我已脱离了视线的阻碍,只见昌浩在十丈外被三名头带绿色狰狞面具的黑衣人围攻,他正利用林中的古树惊险地闪躲着三人的攻击,看来已是连反击的余地都没有。

  另外十五名随从也纷纷在相距不远的地方和一些黑衣人展开战斗。

  “奇怪?到底是什么人偷袭我们?”我疑惑地扫视着全场,都怪我把所有能量都隐藏在“能量气场”之中,不然我一定能够察觉到埋伏的敌人气息。

  这时,昌浩已被三个大汉攻得左支右绌,更被其中一人打中一掌,看来偷袭的人武技似乎也十分高强。

  昌浩面临险境,这下我可不敢怠慢,右手五指连挥,三道“聚元指”破空而出,“聚元指”破空花出激荡人心的声响,三位黑衣人在听到声响时,已来不及闪躲,一个黑衣人的肩胛被“聚元指”穿透而过,一个透明窟窿瞬间被澎湃的血液遮掩,肩胛随后爆裂开来,鲜血四下飞溅,人也被无匹的指劲震得飞出丈余,若不是身体接连砸断三株大树,更不知要被震飞多远?

  另外两名其中一个正自挥出一掌要打向昌浩,掌劲还没发出,手掌就已被“聚元指”穿透而过,接着整只手掌也跟着爆裂,五根指头鲜血淋漓地掉落地面。

  最后一个却是脑袋挨中一指当场毙命,脑袋爆裂的恶心画面也不用再提了。

  (注:本书一直到卷五的最后两章才正式出现死亡画面,而且竟被主角一下子干掉三个,典玄也不由感叹。)

  我吃惊地悬浮在空中看着自己还在微微颤动的手指,这是什么能量?这是什么威力?情急之下击出“聚元指”的威力大是出于我的想象,简直可用恐怖两个字眼来形容。

  按我的计算,刚才情急之下,发出的“聚元指”劲起码有八成以上的力量,威力却已是这么惊人,那自己的武技在与神万心决战之后岂非飞跃到一个我想象不到的地步?

  其实,我早应该就想到自己的武技提升到一个可怕的地步了,因为凭武技超乎想象的神万心,在我成功把“能量气场”移入身体之后,都被我轻易地击败,凭这一点我就应该想到自己的武技提升了好几个层次了。

  我一直没有察觉到这一点,别人似乎也没有看到我的武技的飞升,也许就在于我击败神万心的场面并不十分的精彩,所以并没有惹起多少人下意识的联想。

  倒是神万心,他每场表现出来的实力都让人感到吃惊。

  想通这点,我开始醒悟到自己的能力比以前已不知提升多少倍了。

  以前自己的“守护能量”虽然都储藏于经脉之间,毕竟是在肉体之中还有限制,但现在我的能量直接提取于“能量气场”,能量已是没有肉体因素上的限制,也就是说,我现在都不能估计出自己真正的能量有多大了。(攻击力?)

  也许只有自己把“精神意识体”融入单极能量之中再潜入自己的“能量气场”才可以计算出到底拥有多少的能量了。

  一时间,我竟呆呆地悬浮在空中发起怔来,浑然忘了还有不知名的人在旁偷袭。

  一声惨呼终于惊醒了我,神智醒过来的时候我才发现那个手掌爆裂的黑衣人已被昌浩击倒。

  我忙寻着惨呼的声源望去,昌浩的一个随从被一个黑衣人握着把明晃晃的武士刀砍翻在地,在不远处,一个被砍掉半边脑袋的随从尸横于地。

  想起刚才还活生生跟在我和昌浩后面观赏着林中风景的随从眨眼便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愤怒在心中熊熊燃起。

  再也顾不得什么仁慈之心,一道“聚元指”把黑衣人正要砍向另外一个随从的武士刀震成碎片,又一指结实地击中他的脑袋,他的下场自然很惨,很可怖。

  心灵和神智被愤怒所蒙蔽,片刻之间,偷袭我们的黑衣人个个丧生在我愤怒的指下。

  在我愤怒之下,十几名脑袋皆被摧爆的黑衣人的身份已是无从察起。

  昌浩和剩下十三名随从眼神怪异地看着我,却不敢发出声音来,因为我的怒火还未消降,我的神情显得有些可怖。

  当情绪恢复平静的时候,我才看到尸横遍野的恶心惨状,止不住胃部一阵翻滚,我在一株大树下呕吐了起来,直到胃部的酸液似乎也被吐个精光的时候,我才好受一点。

  “这是我做的吗?刚才大开杀戒的人是我吗?”边呕,我边痛苦地忖度着,泪水和冷汗涔涔滚落。

  一只坚强温暖的手抓住了我的肩膀,昌浩沈声道:“长平,我知道你很难受,知道你的想法,你要明白一点,这就是残酷的现实,你没有做错,你不杀人,就要被人所杀,杀人的滋味不好受,被杀的滋味相信更不好受,也受不得,更受不起,你明白吗?”

  “到底是什么回事?”在远离血腥的林中另外一个干净的地方,我问道。

  昌浩仰头看着天际,沉重地道:“看来三大集团早就料到我会比他们先一步到达‘明王星’,所以早就安排好了狙击杀手准备刺杀我们,只要我死了就没有办法放入‘名衔签证牌’,纵然先到达‘明王星’又怎么样?这就是人类为利益和权利争夺惯有的手段,我早就该料到三大集团是不会让我这么容易地完成这场竞争战的。”

  “那……”我皱起眉头道。

  “所以前方必定还有埋伏在等着我们,一场撕杀看来是无法避免的了。”昌浩目光霸气一闪,转眼即逝。

  “我最庆幸的是有长平你帮助,不然,只怕这次狙击我们就要命丧于此了。”昌浩感激地看着我。

  想起刚才残忍的手段我就感到一阵恶心,但现在我已是欲退不能了。接着我想到了一个问题,不禁担心地问道:“不知在‘明王星’杀死一人要判什么罪行?”想到自己竟然眨眼就杀了十几人,胃部又是一阵翻滚,但更担心的却是关于刑法的问题。

  昌浩笑着说道:“这点长平你不要担心,‘明王星’是追求复古的社会,为了提升各自的能力,‘明王星’发生挑战和斗殴事件更是频繁发生,流血和死伤更是平常事,因为‘明王星’并没有统一的行政专署,政权全被各古武势力掌控着,因此并没有统一的刑法。但如果触犯‘明王府’禁忌或让‘明王府’看不过眼,那这个人无论躲到那里都会被所有‘明王星’人通缉,也就是说‘明王府’是个名副其实的政府。不过‘明王府’虽然有这种威信,但并不是时常干预各类血腥事件,在‘明王府’不出面干预的时候‘明王星’的权利也就被各宗门派系牢牢掌握着。”

  “那最有实力的就是‘璞皇宗’了?”我问。

  昌浩点点头道:“所以,你不要担心,但能不杀伤人命就可以顺利解决的话自然最好了,不然,也没办法了。”昌浩拍了拍我的肩膀继续说道,“把你拖入这场纷争之中,实在对你不住,唉,原本是想让你陪我来观光旅游的,万不料……唉,长平,对不起。”昌浩眼中泛红。

  “是朋友、是兄弟的话就不要说这些话,幸好我跟来了,可以跟你并肩作战我没有后悔,若是知道我最好的朋友陷入险境,我又没有办法伸援手,只怕我一生中也快活不起来。”和昌浩这段情谊终于使我放开了胸怀,不再为杀了人感到痛苦和自责。

  如果因为妇人之仁,让最好的朋友为敌人所趁,只怕到时再要后悔也来不及了。

  昌浩在眼眶里的泪水终于滚落下来,他拥住我道:“好兄弟。”

  一切尽在不言中。

  重新飘上空中,我们加紧防备继续向“林菲市”飞行而去,沿途还有未知的危险在等着我们,我们已没有退路,我也没有选择的余地。

  很快的我们便越过环城林,正式踏足“林菲市”,俯憨着在树阴笼罩下略显昏暗的城市,隐隐感到整个城市在寂静中散发出的肃杀与森寒气息。

  我们互相对望了一眼,更提起了十二分的警惕心。

  昌浩凝目望着脚下昏暗如碗口的城市,皱起眉头说道:“这么平静?怎么连半个人影也没有?”

  我没有说什么,只是从“神经海”迅速游离出几道“精神能”,在头上架设起如雷达般的信息接收站,不同的是我接收的是游荡在“能量空间”中的思想信息。

  徐徐向前飞行,“精神能”也逐渐覆盖附近的地带,“林菲市”好象真的变成一座死城一般,没有存在半点人类生命的气息。

  但在这种绝对平静之中,一种危险惨烈的气息却越发清晰浓重。

  “这片地带已经没有半点人迹,看来城市中的人应该是被疏散了,三大集团的狙击计划可能早已策划良久,这次遭受的狙击一定不比寻常,大家要小心了。”我凝重地道。

  昌浩有些忧虑地道:“其实我本就应该想到三大集团可能会在‘明王星’行使阴谋诡计,三大集团在这里都各有不小的势力,脱离地球政权的钳制,他们在这里自然可以为所欲为,难怪‘兵工集团’和‘太阳科技集团’吃瘪之后也不见再有什么反应,而且‘宇宙巡航集团’的‘宇航执制权利’可能受到异变的时候,竟由始至终竟都没有什么动作,更应该引起我的猜疑的才对,没想到我还是疏忽了。唉!显然是因为有‘明王星’这处伏笔,他们才会如此?”

  “主席,既然这次我们势单力薄,我看是不是先退回‘宇宙飞船’,请‘罗工世家’帮忙援手呢?”一个随从大汉提议道。

  昌浩沉吟着,眉头皱得越深,不久叹道:“‘东联集团’和‘罗工世家’现在虽处于友好状态,终究还没正式达成合作协议,这次我亲自来‘明王星’除了参加‘航展’外,还有一个任务就是正式和‘罗工世家’的大宗长商议双方合作事宜,现在遇到困境就要‘罗工世家’代为援手,只怕‘东联’的身价在他们心目中将大受损害,而且他们也不一定就会伸出援手?”

  听昌浩语气似乎早有见地,我不由问:“这是为何?”

  “‘罗工世家’在‘林菲市’也有规模不小的‘武术会馆’,其势力在‘林菲市’向来数一数二,市民被彻底疏散,看来也是受到他们的认可,不然凭‘罗工世家’在‘明王星’的权势,只要持反对意见,‘林菲市’就不会被疏散得如此彻底。看来他们是支持狙击我们的计划的。”昌浩语气沉重地道。

  “可是,你们目前不是面临正式合作的关头吗?‘罗工世家’为什么又会支持这个可能破坏你们之间合作的计划呢?”我疑惑地问。

  “猜得没错的话,‘罗工世家’必定是想趁此机会了解‘东联’的实力,如果我们在这次的狙击之中落败,显然实力还比不上三大集团,若是我们赢得了这次的狙击,他们就可以看出‘东联’有不下于三大集团的实力,总之,狙击事件正是可以让‘罗工世家’看清‘东联’实力的大好机会,对他们来说都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昌浩这段言语立刻道出了“东联”与“罗工世家”之间的微妙关系,也道出了现实世界之中人与人之间的丑陋心态。

  一时间,大家都没有言语。

  这就是人类世界中最残酷的现实!这个意念如道惊雷炸响于我的脑海。

  “哈哈哈……”突然,我肆意地狂笑起来。

  突然的狂笑让昌浩等人大惑不解,他们一齐睁大著困惑不解、惊疑不定的目光看着我。

  无匹强劲的气流在周身旋绕,我一扫原本温和的神态,取而代之的冷酷至极的肃杀,眼神透露出森冷杀气,一种只有强者拥有的气息自我身体处散发出来。

  我嘴角泛起一丝冷笑,目光充满着无比自信与坚定的信念罩定着昌浩他们。

  “浩,只要有我在此,你们什么都不用担心,就让他们来吧,我夏长平决意让他们看看我们十五人的实力,以及决不容轻觑的手段。”

  感受到我传递的信息,昌浩和十三名随从的情绪也高昂到了极点,强大的自信在他们之间迅速地攀升,似乎存在眼前的已是不容一晒的伏击,没有什么困难阻挡得了向前的脚步。

  “走!”我淡淡地说道。

  多次感受到人性之间的丑恶心态以及残酷的现实,再到“明王星”中一下子便连杀十几条人命的强烈影响中,心性向来单纯的我终于彻底放开了与生俱来的性格的束缚,宛如突然间变成另外一个人一般,无比冷酷的气息强烈地迸发出来,眼神里那抹森寒的杀意更让人从心底发寒。

  靠近市中心,我发出森冷的笑声,不用“精神能”搜索,就明显地感应到前边那片楼房处充斥着十几股强大的能量气息,毫不掩饰地冲腾而起。

  一排十二人静静地站在楼房前的广场,已清晰可见模糊的身影。

  冷笑一声,我率先俯冲而下。

  这十二人看来并不打算掩饰自己的身份,并没有如环城林中那些狙击杀手一般戴上面具,因此当我看到十二人中一个熟悉的身影时,我不由怔住了。

  铁胜侠!

  竟然是铁胜侠?!

  依然是那么高大威猛,倨傲不凡,气宇间那抹自信与冷酷并存的气息往往让人望之折服。

  大看到了我,铁胜侠的瞳孔在收缩,看来讶异之情不下于我。接着呈现在他的脸上的是抹极浓的杀机,从他的眼神中我清楚地看到对这个使他承受唯一一次惨败的那股恨意。

  感受到他那股浓郁的杀机,心脏不由一阵狂跳,毕竟铁胜侠掌握着那种高级的能量──“寒能”是十分难应付的。想起“寒能”的可怕之处,我犹有余悸。

  昌浩这时见我面有怪异,也警惕地看着面前十二名神秘莫测人,一边问我道:“长平,你没事吧?”

  回过神来,我已经平息了情绪,强大的自信心又重新恢复了过来。

  “是啊,我现在有什么必要担心呢?铁胜侠的‘寒能’再厉害,毕竟也败在我的手下,何况现在我的武技比以前已不知提升了多少倍,更加没有害怕的理由,正好可以拿铁胜侠这种级数的高手来试验我现在的能力。”内心忖度着,脸上不由绽出一屡笑意。

  “我们好久不见了吧?自‘西版镇’一别,不想还可以在这里重新目睹铁兄的风采,难道‘木尊组’打算把目标盯上‘明王星’了吗?”我从容微笑地对铁胜侠说道。

  “‘木尊组’?难道你们是‘木尊行院’的人?”心思向来灵敏的昌浩立刻从我的话语中猜出了铁胜侠等人的来历。

  铁胜侠不语、不动,但一股滂湃的寒意已迅速袭来。

  “动手!”一个“木尊行院”的威严老者大喊,他──正是在古大陆受过我“精神能”封制的那个拥有奇怪的紫雾状能量的老人。由于我的注意力一下就被铁胜侠所引,直到此刻紫雾老人一声大喝,我才发现他的存在。

  看来“木尊行院”这次是动员了多位高手,对这次狙击事件是势在必得了。难怪他们连加以掩饰身份也免了。

  “浩,你们小心了。”我一声沈喝。手腕一翻,已迎向铁胜侠。

  一场未知输赢的大战即将爆发,究竟凭我现在的能力是否能够战胜铁胜侠与紫雾老人等多位“木尊行院”的高手呢?

  “林菲市”究竟会引发什么样的危机?究竟能否顺利地完成“航展”的“签证”?

  昌浩的命运又将如何呢?

  疑问皆在下一篇中。

  

第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