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手腕横地一张,十成的“守护能量”汹涌排出,瞬间便把铁胜侠散发的寒意给逼得反卷回去。

  考虑到目前情势的危险,我毫不犹豫地尽我最大的力量,务必先解决我认为最强的对手。同时间,随着“守护能量”的涌出,身体急快地跟着欺进。

  蓦地,铁胜侠身体一个旋转,我击出去的“守护能量”如入旋涡一般,接着,随着旋转,铁胜侠的灰色披风飞扬而起,突然如块坚硬的铁板一般,朝正自急进的我当胸横切而来。

  身不由一滞,我忙一指点出,就在硬化的灰色披风被我一指击成碎块的时候,一股绝冷的寒意亦由指尖处传来。

  极冷的寒意迅速地蔓延了肉体表层,一时之间我感到身体突然有些僵化起来,就在这时,我感到胸口一闷,在灰色披风的遮掩下,铁胜侠一记后摆腿已结实地踢中了我的胸口。

  在身体被踢飞三丈外的时候更凶猛的“寒能”随着这一脚灌进了我的身体,身体更似乎瞬间被僵化了一般。

  “寒能”迅速地涌进我的体内,所到之处,柔软的肌肤立刻僵化起来,就在“寒能”终于延伸到经脉的时候,“守护能量”一接触到外来入侵的能量,立刻蠢动地反击起来,强猛的“守护能量”一下子便把“寒能”驱出经脉,并逐渐扩展到肉体表层,在短短五秒之内一切状况便已恢复正常。

  我暗自松了口气,也放下了心,看来“寒能”虽然厉害,“守护能量”依然足以对抗。

  “哈哈哈”,我狂笑起来,正要继续对我攻击的铁胜侠不由停了下来,讶然地看着我。

  虚浮在空中,我自然地甩甩手,伸了伸腿,然后才轻松地道:“铁兄,长平再次领教了。”

  铁胜侠冷“哼”一声,周身的寒意更浓了。身体一展,双手晃动出密集以及的掌影,瞬间,一股股白雾迷朦地笼罩了丈许空间,并快速地朝我覆盖而来。

  “来吧!”我清啸一声,周身布起深厚的“守护能量”,跟着迎向铁胜侠而去。

  在“守护能量”组成“防御罩”的防御下,铁胜侠的“寒能”已不能侵入我的身体,我大感舒畅地连连发出清啸,一边在“寒能”迷朦的白雾中和铁胜侠对轰了三掌。

  从九成能量一直提升到十成能量,最后一掌更提升到接近十一成的能量,铁胜侠闷哼一声,已被狠狠地震飞出去,途中也洒下如雾的鲜血──红雾。

  我意外又惊喜地看着自己的双手,这次,我终于不是靠外来力量的帮助,完全以自己的实力击败了铁胜侠,我感到身体里流动着一股强大的力量。

  “呵呵,哈哈哈……”我狂笑了起来,一种只有旁人才感觉得到的强者气息自我身体里散发出来,狂笑声中,我又动了。

  “住手!”声如霹雳雷霆,所有在奋战的人皆感到心头一震,心脏几乎忍不住要从嘴里蹦出,不由的都停了下来。

  我虚浮在离地五尺处的虚空中,左手锁扣着铁胜侠咽喉,原本刚毅倨傲的铁胜侠此刻却软绵绵地挂在我的手中,似乎连抬起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木尊行院”的人齐睁大著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我,他们决想不到我竟在短短不足十分钟的时间便击败了铁胜侠,这是什么样的力量?他们不敢相信,但看到我浑身散发出让他们畏惧折服的强者信息时,他们相信了。

  我冷冷地看着他们,在看向昌浩等人,这时地上已横躺着三名随从尸体,昌浩神色间也有些狼狈,右手臂更渗出鲜血,但此刻他的神情却是欢愉的,因为他看到了信心。

  我难过地闭起了双眼,顷刻间又有三条活生生的人命就这样没了。

  “‘宇宙巡航集团’到底给了你们什么好处?你们竟这么为他们卖命?”我闭起眼睛,缓缓地道,也在压抑着就要冲腾而起的怒火。从铁胜侠的精神记忆中,我找到了他们为什么狙击我们的原因。

  “动手!”紫雾老人再次厉喝。十名“木尊行院”的人闻之快速晃动。

  紫雾老人双手扬动下,一条紫色的龙形气流朝昌浩疾击而去。

  “找死!”怒火终于熊熊燃起,我张开了双眼,冷电似的眼光充斥着死亡的杀机。

  “‘聚元指’,出击!”我沈声道。

  右手五指兰花跳动,五道指头粗的光线在空中一闪而逝。

  张牙舞爪的龙形气流被五道“聚元指”劲击散,紫雾老人见状,并不罢手,反倒狂催能量,一掌就待朝昌浩擂击而去。

  “啊!啊。”连续两声惨呼传来,又两名随从倒下了。

  “哦喝……”愤怒声中,挟带我最大力量的“聚元指”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射出,从紫雾老人的手掌中贯穿而过。

  同时,毫不停留地“聚元指”又是连绵不绝地电射而出。

  阵阵惨叫声不绝响起,人影翻飞中,被“聚元指”贯穿身体的木尊人在被震飞的途中当场爆裂而亡,如紫雾老人一般手掌或是肩胛被贯穿而过的,在被“聚元指”强大的冲击力震飞时侥幸地保住了性命。

  不可闪躲的速度,骇人听闻的指劲,在“木尊行院”人的心目中留下了死亡的阴影。

  紫雾老人苍白着脸,眼神怪异地注视着我,颤抖着只剩的手腕,清晰可见白森森的肢骨及不住流淌着的血水。

  “你们走吧,无论谁想狙击我们,我都要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我抛下铁胜侠软绵绵的身体,解除了对他的封制,才淡淡地道。

  鬓发徐飞,衣袂飘舞,在我身后宛如耸立着十丈高的巨神一般,让所有人都感到畏惧与崇服,那是强大的自信与力量的显现,也是强者散发出来的信息。

  没有人再怀疑我的话,“木尊行院”的人来得平静,走得惨痛。

  铁胜侠恢复了强壮倨傲神态,但我看出在他那付冷漠的外观下有掩饰不住的黯然,还有一些我明白不了的深意。

  “木尊行院”的人走了,这里又恢复了平静,却又多了惨烈的气息,是啊,地上又多了几个没有生命的尸体,又怎么可以平静得了呢?

  一阵虚弱与疲惫感迅猛传来,身体一个摇晃,我终于跌了下来。连续以最大力量射出的十几道“聚元指”,几乎已损耗了“能量气场”内九成的能量,凝神静气的时候还没有感觉,一旦心情放松下来之后,脱力后的疲累感马上传来。

  在休息了半个钟头之后,一切状况又恢复正常,“能量气场”自行不住组合与分散能量的速度是十分惊人的,虽然我无法察视真实的情况,具体的感觉还是体会得到的。

  昌浩和剩下的八位随从大汉紧张地守护着我,在我睁开双眼之后,他们目光中都泛出放松和欢欣的光芒。

  但我却感觉到他们的目光中似乎又挟带着某种意味,就像是一种崇拜偶像般的光芒。

  重新踏上行程,离目的地已不远了。

  如果三大集团皆派狙击杀手狙击我们的话,那我们还将再遇到一场战斗,而现在,我们却都不再担心什么了。

  飞行途中,我想了很多,也明白了很多,与“木尊行院”的一场拼斗,我清楚地了解到自己的实力,那是我也想不到的实力。

  铁胜侠──在以前西版镇的较量之中,我凭借外星植物的力量战胜了他,但胜得并不光荣,也不容易,甚至艰苦。

  但现在,在进行“古武术大赛”的期间,我的技艺成熟到了一个我难以想象的地步,凭本身的真正能力,我又战胜了铁胜侠,胜得很容易,也很光彩。

  这说明了一点,证明了我的实力攀升到了另外一个境界。

  意外地,我们并没有再遇到什么狙击,很顺利地便到达了目的地,“林菲市”──“市中心大楼”──“明王广场”。

  “市中心大楼”是一座面积近六万平方米的七层建筑,里边经营着一系列衣食住行用的商品,也有娱乐的场所设施。

  楼前广场,面积也十分广大,广场中间耸立着一座巨大的铜人塑像,那是一个充满力量的雕塑。

  裸露的上身,刻画出柔线条的肤线,两排十二块腹肌每块似乎都蕴藏着神秘力量,肩上那块披风似乎也在随风飘展一般,让人感觉不到塑像的生硬感来。

  最为奇特的是,塑像的脸部竟让人有种雾中观花般的迷朦感,明明塑像的每处雕刻都是那么的实在,那么的清晰,却偏又让人有看不清楚的感觉。

  那是一种再怎样细看,回头就忘了的感觉。

  塑像下面是块方石,刻着几行字。

  明王广场

  修克烨.明王一世,明纪元333年。

  徐瑟.修克烨.明王二世,明纪元380年。

  “这是什么意思?”我疑惑地问。

  昌浩微笑地说:“这是‘明王塑像’,听说所雕塑的人便是以前领导‘明王星’与地球爆发古武学与新科技之间最大规模战争的领袖──明王,也就是修克烨.明王了。后来的明王星人为了纪念他,便把这个星球命名为‘明王星’。至于徐瑟.修克烨.明王二世,不用说你也知道是修克烨.明王的儿子了,因为他继承了父亲的爵位,所以,被称为二世。”

  我点了点头,又问:“那明纪元333年和明纪元380年又是什么回事呢?”

  “明纪元是‘明王星’的历年算法,其实每年也是和地球一样分为十二个月,只是每月却都固定为32天,每周也是七天,明纪元333年是修克烨逝世的日子,至于明纪元380年则是二世为他做这个塑像的日子。”昌浩解释道。

  “那现在是明纪元几年呢?”我说。

  “今天是明纪元428年,5月17日,星期三。”

  我“哦”了一声,继续望着四丈高的塑像:“这就是修克烨.明王?就是曾与‘智者’那可潘并驱的人吗?好有力量的样子?”

  “长平!”昌浩推了推我,道。

  “什么?”我回过神来。

  “我们该办正事了。”昌浩笑说。

  我醒悟过来,忙道:“哦,对,‘智能机器’在哪里?还是快把正事办了才好。”

  昌浩微笑道:“就在这里。”

  “这里?哪里?”我回顾四望,却没有发现什么。

  昌浩笑笑不语,却把“名衔签证牌”拿了出来,我随着他转到雕像后边,在方石后边有个小小的凹槽,昌浩跟着把“名衔签证牌”的头部插入凹槽里边。

  一阵“嘶沙嘎吱”的声音随之响起,跟着所站之处传来不小的震动。

  只见在塑像前方十米处悄悄地裂开一个长方形的洞口,紧接着,一间密封如太空舱的建筑跟着浮了起来。

  我惊异地看着眼前这幕。

  昌浩笑着拔出“名衔签证牌”,走上前去。

  就在这时,我明显地感应到周围传来二十几股强大的能量气息,冷笑中,我快步上前,另外八位随从大汉连忙把太空舱似的建筑连带昌浩围了起来。

  “终于出现了。”昌浩皱起眉头,行动可不慢,把“名衔签证牌”竖着放进一个长长的凹槽,太空舱的门被打开了,奇怪的却是里边依然封闭着,也就是说门里边还有门。

  “咦?”见状我讶异地皱起了眉头。

  “长平,不必惊奇,里边还有五道门需要打开,现在是紧要关头,一定不要让敌人靠近这里。”昌浩沈声道。

  我“哈哈”大笑:“你就放心吧,我绝不让别人靠近的,如有谁接近这个范围……”身体一闪,我迅速地在太空舱似的建筑周围三丈处以指劲划出了一道深刻的痕迹。跟着疾退而回,继续郎声道,“……必杀无疑。”

  昌浩看着我威风凛凛的模样,欢欣地大笑:“辛苦你了,长平。”

  我狂笑地对着蠢蠢欲动正要扑上来的黑装杀手:“不怕死的,就上吧。”

  “连老去探询消息怎么这么久了还没回来?”

  “时间紧迫,我们一定不能让东联的人发送出信息,不管了,我们上!”

  “冲啊,杀啊……”二十六名黑衣劲装杀手狂吼地狂扑上来,一点也不把我刚才说的话当回事。

  “不识相。”双眼燃起熊熊杀机,我催运起“守护能量”流转全身,双眼警惕地看着那条界线,只要有人踏进这个范围,我必不犹豫地就下杀手。

  终于,有人踏进了,双手连扬,十指连挥,十道“聚元指”电射而出。

  “哎呀!”

  “啊!”

  “好痛。”

  “不好!”

  只见踏进界限的杀手纷纷伤在我的“聚元指”下,“哈哈”狂笑声中,我高兴地道:“原来只要五成的能量就可以了。”

  五成能量的“聚元指”虽然速度上有些减缓,这些黑衣劲装杀手依然躲不了,“聚元指”的杀伤力也不见有减弱的趋势。

  片刻间,踏进界限的九人受伤,六人死亡。

  这时,昌浩也打开了第四道门,分别用“名衔签证牌”平放,横放,竖放,头放等不同手法开启。

  无法挡避的攻击,可怖的杀伤力,给袭击者造成不小的震撼。

  就在第二波的杀手有待硬起头皮狂轰而上的时候,一声雷霆大喝豁然响起。

  “住手!”

  一个须发皆白的白袍老者电闪而至。

  “连老。”

  “连老。”

  “大家住手,取消这次行动。”连老骇然地看着躺在血泊中的尸体,摇头叹息道,“还是来迟了。”

  “连老,为什么取消行动?出什么事了。”

  “你们别管,反正行动取消了。”连老不悦地道,接着朝我笑道:“长平先生可否让鄙人收回手下的尸身?”

  我一怔:“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呵呵,长平先生在‘古武术大赛’展现的身手让人无不佩服,鄙人亦是从星频转播中看到长平先生的风采,连动钦服不已,希望长平先生大人大量,让鄙人带回手下尸身,感激不尽。”连老道。

  “无妨。”我淡然地道。

  在来袭的人走了之后,昌浩也顺利地打开了最后一道门。

  他心无旁鹜地用“名衔签证牌”以不同的方法插入形状各不相同的电子凹槽,如太空舱似的密室也缓缓伸展开来,并且在顶部展开了一个雷达接收器,展开之后就不住地自行旋转并发出“哔哔”不停的响声。

  最后一道手续,却是一个和“名衔签证牌”同样大小的凹槽,昌浩擦了擦脸上沁出的汗水,道:“这是最后一道电子卡槽了,只要把‘名衔签证牌’正面镶入这个凹槽中,‘东联集团’存放在‘名衔签证牌’中的电子信息就会发送出去,而且,下面这三个电子凹槽也会自动封闭。”昌浩指着一溜排开的四个凹槽。

  我知道其他三个就是代表另外三个集团的电子凹槽了。

  “那你就把‘名衔签证牌’镶入吧,还等什么呢?”我笑笑。

  “现在可是最后的时刻,我自然有些紧张,好了,现在我就镶入了。”昌浩沈吸了口气,但他的手依然有些颤抖。

  我和其他八名大汉也紧张地看着他的动作。

  就在“名衔签证牌”镶入电子凹槽中的时候,整个室中蓦地大放光明,一些五颜六色的电流色体不住地在各机器中闪动,一个柔美的声音也跟着响起:“信息发送成功,信息发送成功,本站将在十五秒内自动封闭,请快点退离,请快点退离。

  计时开始:15……14……13……9……”

  昌浩看来也没想到会有这种结果,怔了怔,在计时数到“9”的时候才醒悟过来,忙退了出来。

  “……8……7……6……5……4……3……2……1”

  我们呆呆地看着,听着,就在计时数到“1”的时候,伸展而开的各项智能设备又恢复到如太空舱似的密室,接着又沉入了地底,不一会儿,竟连地面也恢复成原来的无丝无缝状态,若不是周围的地面上还留有血滞,我几乎不敢相信刚才地面上会有这么一座好象太空舱似设备出现。

  “完成了吗?”我怔怔地问。

  “完成了。”昌浩开怀地道,“终于结束了。”

  “太好了。”八位随从大汉欢呼起来。

  “现在我们干什么?”我大笑道。

  “当然是带长平游览‘明王星’,顺道前往‘罗工世家’,怎么样?”昌浩微笑地看着我。

  “没什么比这个提议还好的了。”我哈哈大笑。

  “走……”

  “哈哈哈……”

  

第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